• 嗨起來吧
  • 0

「2001萬!」

紀凌風看慕容獲老不爽了,當即叫道。

「2100萬!」

慕容獲看到紀凌風嘚瑟的樣子,目光一寒,再次加價道。

「2101萬!」

紀凌風看到慕容獲這個樣子,更是開心,當即又舉牌道。

「紀凌風,你過分了!每次都加1萬,有意思嗎?」

慕容獲看著紀凌風冷哼一聲道。

「有意思,噁心你行不?怎麼滴有意見?你別拍啊!本少就是不想讓你痛快!」

紀凌風十分嘚瑟的看著慕容獲,大有一種我有錢,我任性,你管得著的氣勢!

「你等著!2500萬!」

慕容獲咬了咬牙!他之所以要對這件青花龍穿花紋梅瓶如此上心,倒不是因為他看上了,而是他記得,家中一位實權的長輩曾經提過,很是喜愛,若是自己拍的這件送給他,到時候,自己成為慕容家的家主,必然這位長輩會站在自己一邊,自己便又多得了一大助力!

「嘖嘖嘖!不愧為金城來的大少,就是有錢,2500萬,買這麼一個破瓶子,牛!」

紀凌風搖了搖頭,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很顯然,他是不願意再跟了,萬一逼急了,他不加價了,豈不是自己成為冤大頭了!

看到紀凌風這個樣子,秦穆然和歐陽飛都忍不住想笑,而慕容獲都有一種要吐血的衝動。

「欺人太甚!」

慕容獲憤怒一拳砸在了桌子上面,震得杯子和餐具都跳動了下。

「2500萬一次!」

「2500萬第二次!」

「2500萬第三次!」

「成交!」

伴隨著拍賣槌地落下,這件青花龍穿花紋梅瓶便是歸屬於慕容獲。

原本慕容獲只要花兩千萬就能夠買到的,偏偏因為紀凌風多花了五百萬的冤枉錢,讓他如何不氣!

「紀凌風,給我等著!」

慕容獲咬緊牙關,眼睛都已經通紅,可見此時的他憤怒到了何種的地步!堂堂金城慕容家的少爺,竟然在中海這麼一個破地方再三被羞辱,是可忍孰不可忍! 難怪剛剛錢平安聽到鄭恆說要將他賣到那個寨子的時候會那麼驚恐,原來那個寨子裏面要的竟然是活人,也就是說,不光是隻有女人,還有男人!

又想起,錢平安抓的好像都是女人,並沒有賣過男人,就學着楚珂的樣子眯眼問了一句,“爲什麼你賣去的,全都是女人?”

錢平安白着臉說,男人的價錢並沒有女人的高,更何況男人也不好搞定,容易被抓到,所以他每次賣去的全都是單獨或者兩個的女人,這次本來也不該對我下手的,只不過是最近很少有人再來了,他手頭上又實在是緊張,所以纔打上了我的主意,冒險半夜來綁我。

就好像是外婆留給我的話一樣,她知道我早晚會過來,如果不是錢平安這一出,我明天早上就會離開了,也並不會看到外婆留下的信。

我用力捏緊了拳頭,心裏的火幾乎要冒出來,咬着牙問道,“這麼多年,你到底賣了多少人?”

錢平安一臉驚慌,“我,我我不記得了。”我氣的上前就是一腳,這個豬狗不如的畜生!

我現在已經是徹底的弄明白了,錢平安是在看到這幅畫卷以後,纔開始打這個主意的,縣城裏面早就在傳,那個寨子十分的兇狠可怖,沒有想到他不光是爲了錢泯滅人性,還連命都不要了!

錢平安打定主意以後,就將他的老婆和妹妹先後賣了,拿到了好處以後,就開始打上了在這裏租房女客的主意,至今,已經兩年多了!

我深深的呼了一口氣,“先將他綁在這吧,或許還有用得着的地方。”

楚珂點了點頭,將錢平安拎起來,然後找了個凳子,將他死死的綁在了上面,錢平安哀求,“我知道的都已經說了,求求你們放了我吧。”

我冷笑一聲,看了楚珂一眼,楚珂勾了勾脣,彎下腰將桌子上的擦桌子用的髒毛巾塞進了錢平安的嘴裏面,錢平安猛地瞪大雙眼,劇烈的動了兩下,嗚嗚嗚了好幾聲。

我看了看外面,天色已經快要亮了,折騰了一晚上,也有點累了,我看了看放在桌子上面的畫卷,苦笑了一聲,並不想現在就打開,雖然我已經打定了主意要去一趟那個寨子,但是楚珂跟鄭恆……我又怎麼忍心,讓他們陪着我去冒險?

就算是他們強大又如何,那個寨子神祕的緊,到底能不能活着出來還是個未知數,又何必讓他們跟我一起去呢?

我打了個哈欠,朝着他們說,“折騰了一個晚上,都累了吧,先去睡吧。”

楚珂的目光直接就落在了我放在桌子上的畫卷上,朝着我擡了擡下巴,沉聲道,“打開看看。”說完警告的看了我一眼,好像是在說,混蛋玩意兒,別想甩開我!

我尷尬的摸了摸鼻子,膛目結舌道,“你,你先回去睡一覺吧。”楚珂居然來出來了我在想什麼!

楚珂定定的看着我,並不吭,我尷尬的笑了笑,只能講目光移向鄭恆的臉上,沒想到鄭恆也沒有半分想要離開的意思,扶了扶眼睛,朝着我眯眼笑了笑,像是個老狐狸一樣,我突然就覺得脖頸一涼,臉上更加尷尬了。

這兩個人精,難道非要跟着我去送死嗎!?

我怒氣衝衝的瞪着他們兩個,最後還是楚珂輕笑一聲,走到我面前拍了拍我的腦袋,然後又走到了桌子旁邊,修長的手指微微彎曲,拿起放在桌子上面的畫像,然後將綁着畫像,細細的紅色繩子解開,又將畫卷放在桌子上面,緩緩的攤開。

我胸口頓時就是一緊,用力攥了一下拳頭,然後連忙走了過來,鄭恆幾乎是跟我同一時間就衝了過來,低頭看着楚珂將畫卷緩緩的打開,我緊張的攥住楚珂的袖子,大氣都不敢再出,爲什麼覺得這個場景這麼眼熟!

漸漸的,畫像終於浮現在了我的眼前,我震驚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這是很大的一張畫,錢平安沒有說謊,那上面的確是畫出了寨子的具體位置,還記載了寨子裏面缺活人的事情,而讓我驚訝的是,畫像上面竟然畫了一羣人站在懸崖邊上,爲首的一個人身形看起來像是一個女人,捂着胸口半跪在地上,看起來好像是受傷了,她的周圍圍了一圈的人。

這羣人再前面,就是那個懸崖,懸崖裏面鬱鬱蔥蔥的,有紅色還有綠色,好像是盛開的花朵和藤蔓!我腦袋嗡的一聲炸開,我終於知道我爲什麼覺得眼熟了,這不正是在我夢裏,第一聖女陳阿鸞吹口琴喚醒食人花,楚成逃跑的那個時候嗎!?

我頓時就是一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外婆怎麼會有這個時候的畫像,這個畫面,早已經是幾百年前了啊!還有,外婆說這個是唯一的線索,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用力錘了一下腦袋,只覺得腦袋裏面現在好像是有一團漿糊似的,怎麼也想不通順,站在我旁邊的楚珂發現了我的不對勁,連忙拿住我的手,皺着眉頭問,“你怎麼了?”

過了好半晌,我才找回自己的聲音,指着上面的畫像,顫聲道,“這個畫面,這個畫面我曾經在夢裏見到過!”夢見自己是第一聖女陳阿鸞的事情畢竟是太扯了,我也就沒有說出來。

楚珂聞言皺了皺眉,然後又仔細的看了一眼這個畫像。

我用力閉了閉雙眼,忍不住的想,外婆手裏不但有大日部落的蠱書還有陳阿鸞的畫像,現在連這張畫都出來了,她跟大日部落到底是什麼關係!?

難道,外婆也是大日部落的人?這個想法一冒出來,我就用力的搖了搖腦袋,就連自己都覺得荒唐,這怎麼可能!

外婆纔多大?大日部落早在陳阿鸞還在的時候,就已經將出口全都封鎖了,別說外面的人進不去,就算是裏面的人想要出來,恐怕都難上加難,外婆如果還在世的話,差不多就只有婆婆那麼大的年紀,怎麼可能回事大日部落的人呢?

但是,這些東西到底是怎麼流落出來的呢?我皺着眉,看着自己面前的畫卷,心裏還是十分的不解。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突然傳來連染的納悶的聲音,“奇了怪了,現在天都亮了,怎麼一個人都沒出來,難道都還沒有睡醒呢?”

聞言我看了看窗外,發現外面當真已經大了,忍不住垂了垂肩膀,哭笑不得的看着門外,他還好意思說,我就沒有見過第二個比他還能睡的人。

見連染還像是個無從蒼蠅似的在外面亂轉,我忍不住道,“我們在裏面,進來吧。”

連染應了一聲,就推開門走了進來,結果見到綁在凳子上面的錢平安時,登時就是一怔,然後扭過腦袋震驚的看着我們道,“幹什麼呢你們?難不成是沒有錢,所以把人家老闆給綁來了?”

我無語的翻了個白眼,“你瞎想什麼呢?”

連染這才把目光落在我的臉上,訝異的說,“你的臉上怎麼這麼難看?”說着湊過來就要摸我的腦袋,然後被楚珂手裏的匕首給攔在了中間。

連染縮回手,不悅的瞪着楚珂,“楚珂你個混蛋,想害老子!”

楚珂冷哼一聲,收回匕首,雙手環胸,目光再次落在了放在桌子上的畫卷上。

生怕連染會再次炸毛,我連忙笑着打圓場,“過來看看這幅畫。”

連染也學着楚珂的樣子冷哼了一聲,但是氣勢少了不少,聽起來到像是生悶氣的一樣。哼完了以後,他才低頭看桌子上面的畫卷。

“這是什麼東西?”連染看着十分的不解,擡手想要拍我的肩膀,結果楚珂突然就把我擠旁邊去了,連染的手正好就落在了楚珂的肩膀上,可能是察覺出來不對勁了,扭過腦袋一瞅,登時臉色就變了,大叫道,“楚珂你是鬼啊,怎麼突然就冒出來了!”

穿越之農家大姐大 我扶了扶額頭,扯了扯楚珂的袖子,楚珂瞥了連染一眼,收回目光,並不吭聲。

連染把他旁邊的鄭恆拉了過來,不悅的嘟囔,“鄭恆你過來,我不挨着這個死人臉,虧我當初還救了他,下次就是求着老子都不管他!”

鄭恆無奈的笑了笑,然後就被連染拉到了楚珂的身邊。

見連染不解,我就給連染說了昨天晚上發生的事兒,和錢平安做的那些禽獸不如的事情,連染聽了以後氣的跳腳,又衝過去給了錢平安急診才罷休。

商量了一番,我們幾個就合計着今天去寨子周圍去轉上一圈,先熟悉一下地形,等了解了以後,再去寨子。

打定了主意以後,我還是有點心慌,欲言又止的看了看幾個人,看來得想個辦法自己一個人去,幸虧這次只是在周圍看看,依照他們的本事,就算真的寨子裏面的人撞到,想要逃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我深深的呼了一口氣,催促他們趕緊去休息,等休息夠了,再去寨子那邊探查,而連染……反正連染他也睡夠了,正好可以趁着我們睡覺的時候,看着錢平安。

連染也沒有推辭,陰笑的看着錢平安,然後直接就把錢平安搬到了他的屋子裏面去了,緊接着就傳來了錢平安驚恐的叫聲。 拍賣品一件接著一件被拍賣,看起來異常的火爆,不知道是不是大家為了給這位香城來的萬三千先生一個好印象,還是想要趁這個機會結交一下,一個個慷慨解囊,熱情高漲。

沒過一會兒,五件珍品便是被拍賣出去了。

「接下來的一件,是一支玉簪,採用上好的和田玉,手工打磨而成,經玉石鑒定協會鑒定,乃是上品!」

洛寒霜說完,只見一隻通體碧玉的玉簪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通體翡翠,散發著幽幽的光芒,異常的耀眼。

「起拍價50萬,諸位可以競拍了!」

洛寒霜話音落下,頓時底下便是響起了此起彼伏的聲音。

60萬…70萬…80萬…各種加價鋪天蓋地而來。

「嫂子,你覺得那個玉簪如何?」

坐在一旁的紀凌風看著陸傾城,突然問道。

「很好看啊!」陸傾城下意識地回到。

「嘿嘿,既然嫂子喜歡,那我就拍下來送你了!」

紀凌風笑了笑,便是舉起手中的牌子道:「100萬!」

看到紀凌風舉牌,周圍有的人想要買,可是此時卻是萌生了退意。

中海紀家大少看上的東西是他們能夠染指的嗎?很明顯不是,倒不如放棄,與紀大少結交一下。

思索片刻后,便是有幾人退出。

「150萬!」

紀凌風話音落下,慕容獲的聲音突然響起。

「媚煙,我看這個簪子與你很配,買下來送給你!」

慕容獲看向柳媚煙的眼中滿是疼愛,但是後者的眼中儘是冷漠,甚至還摻雜著一絲的噁心!

「哎呦呦,慕容獲,似乎柳媚煙不買你的賬啊,你這個老公做的,真不咋的!」

紀凌風只要找到機會就找慕容獲的不痛快,當即調侃道。

「我們夫妻的事還輪不到你插嘴!我喜歡就行了,這個玉簪我要定了!」

慕容獲目光一寒地說道。

「哦!200萬!」

紀凌風反正是不缺錢,哦了一聲后,便是又舉起了手中的牌子。

「300萬!」

慕容獲直接在原來的價格上加了100萬。

「500萬!」

紀凌風沒有任何的感觸,既然慕容獲想要玩大的,那他也不介意跟他玩玩,反正也是無趣。

「550萬!」

看到紀凌風這樣的瘋狂,慕容獲的也要慎重一點了,畢竟哪怕這支玉簪的玉再好,可是也不值600萬啊!

「600萬!」

果然,就在慕容獲報價后,紀凌風再次出價。

「看來慕容大少還真是有錢啊,沒想到買了那個破瓶子后還有這麼多的錢,厲害,佩服!」

紀凌風這不說還好,一說,頓時慕容獲的臉陰沉的更加厲害,一想到被紀凌風坑的多花了冤枉錢,慕容獲就心裡堵得慌。

這一次,他還會不會再玩之前的套路,報這麼高就是為了惡習我?慕容獲在心裡反覆思索著。

「600萬第一次!」

「600萬第二次!」

「600萬第三次!」

「成交!」

拍賣槌落下,慕容獲最終還是理智的沒有叫價,他真的擔心紀凌風這又在給他挖坑。

「哈哈哈!慕容獲,謝謝你的承讓了!」

玉簪拍賣歸屬於紀凌風,整個人都開心了起來。

「紀少,你說都是初次見嫂子,我也沒準備什麼,你這送了,我怎麼辦,而且下面估計也沒什麼適合的了,不如我們一人一半?」

就在這個時候歐陽飛建議地說道。

「不行!這是我給嫂子準備的!」紀凌風拿到玉簪后極其寶貴地說道。

「紀少,你就幫幫忙唄,要不這樣,結束以後,去我那裡……」

歐陽飛對著紀凌風擠眉弄眼地說道。

「成交!」

聽到這些,紀凌風眼睛頓時一亮,立刻點頭道,不過在一旁的陸傾城和秦穆然臉上則是有些尷尬,哪怕陸傾城再不懂,聽到這個也知道什麼意思了。

「歐陽,你以後離小飛遠一點,他有毒!」

秦穆然想到剛見歐陽飛的時候,多麼好的一個人啊,怎麼才跟著紀凌風多久,就變成這樣了呢?就這麼老司機了呢?都是狗屁,果然男人都是大豬蹄子!

不,不對,這麼一罵似乎連自己也罵進去了,是歐陽飛和紀凌風都是大豬蹄子!

田園寵妻:小農女,大當家 「嘿嘿!嫂子,給,這是我和歐陽的一點心意。」

紀凌風將到手的玉簪遞到了陸傾城的面前,不遠處的慕容獲看得眼睛都要冒火,他這一刻覺得為什麼今天晚上要來,從來到現在一直處處不順利,被壓制著!

在大學的時候,他便是不如秦穆然,沒想到現在了,還是不如他,為什麼!自己到底哪裡比不上秦穆然,為什麼所有的人都喜歡他!就連自己的老婆都對他念念不忘!

「不!不,紀少,太貴重了,我不能要!」

陸傾城下意識就是搖頭拒絕道。

「別啊!你不收我和歐陽豈不是白花錢了,我們兩個又沒有女朋友,有了也不知道送誰啊!你就收下吧!」紀凌風堅持地說道。

「是啊嫂子,這是我們的一片心意,你就收下吧!」歐陽飛也勸道。

「老婆。你就別跟他們客氣了,這幾個不缺錢,送你你就收下來了,到時候他們結婚什麼的,我們不也要送給他們嘛,收下吧!而且我看這個簪子與你的氣質很般配!」

秦穆然看陸傾城不收,於是開口道。

「真的嗎?」聽到秦穆然說這個簪子與自己很是般配,陸傾城有些好奇地問道。

「當然,來,我親自給你帶上!」

秦穆然微微一笑,便是接過玉簪,然後親自給陸傾城帶上。這一幕,全部落在了柳媚煙的眼中,剎那,柳媚煙鼻子便是一酸,有種想哭的衝動,她的心突然很痛,如果當年沒有發生那件事,是不是現在享受這種待遇的人會是自己?

「呵呵,嫉妒了?羨慕了?可惜,那個女人不是你!」

慕容獲如何看不出柳媚煙心裡想的,當即冷笑道。

「關你什麼事!我嫉妒什麼,跟我有什麼關係!還不是你不行,連個簪子都搞不定!」柳媚煙強忍著,冷聲地對慕容獲說道。

「哼!今天來,不是為了這些無聊的東西的,我要的是最後那塊地!」慕容獲眼中閃過一抹志在必得的光芒道。

「呵呵!」

柳媚煙看到慕容獲這樣子,便是不再搭理他。 我無語的看了一下門口,然後搖了搖腦袋想要上牀補覺,然後剛走到牀邊就看到楚珂這個不要臉的混蛋正躺在我的牀上呢!我看了看門外,鄭恆也已經走了,我剛剛明明看到他走了,怎麼一轉臉,就跑到我牀上來了!

我瞪了他一眼,“你在這兒幹什麼?”

楚珂眯起眸子,然後坐直身體,用力拉了一把我的手腕,速度很快,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呢,就不受控制的躺在了牀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