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妙妙更是歡快,咧著小嘴兒,只是喉嚨沒能發出聲音。到現在,她也不會發聲呢。

壓迫進入的力量越來越多,可是妙妙一點難受都沒有。她就像是無底洞一樣,怎麼都灌不滿。

唐宋隱隱有些吃驚,進入的力量明明散發到她的周身,可是很快就消失不見了。沒有聚攏在丹田,也沒有在其他部位凝聚,完全就是憑空消失。

而且唐宋發現,伴隨著自己的力量壓迫越來越強,她體內散發出來的陰氣越來越弱,身體也越來越平和。只是,她的心跳依舊很慢,一分鐘二十下都不到。

這麼多力量進入,到哪去了?

停下輸送,唐宋眉頭緊鎖打量著妙妙。抓起她的手腕把脈,脈象依舊穩定,心跳就是慢。

奇怪,這麼多力量,難不成真憑空消失了?

凝望了一會兒,唐宋發現,她身上又開始散發出陰氣。雖然沒有之前那麼強烈,但感應很清晰。

神奇的身體,難不成她的陰氣,比自己的力量還要強大?

這股陰氣看似柔和,實際上吞噬能力非常強?

猶豫中,唐宋吐了口氣的把手按在她的肚子上,隨後神色緊繃。不過這次並沒有將力量壓迫進去,而是試圖將她體內的陰氣吸收進來。

呼!

猛地,一股強大的力量順著手掌洶湧到丹田,著實讓唐宋嚇了一大跳。

洶湧進來的力量很是強大,手臂都可以看得到在蠕動,整個人瞬間膨脹。本來已經有些虧損的丹田瞬間充盈,甚至比之前還要濃厚。

而且唐宋發現,回來的這股力量更加柔和,似乎中和了妙妙的陰氣……

洶湧好一會力量總算迴流結束,唐宋趕忙把手收回。看了一眼妙妙,發現她莫名睡著了。

顧不得多想,趕緊盤腿坐下,消化體內的力量。回來的力量看似柔和,可總感覺戰鬥力更加兇猛,把體內的力量都給壓制了。

真不是一般的神奇,鬼人體內的陰氣到底是什麼東西,居然能跟他的力量中和。如果能把這股陰氣變成戰鬥力,豈不是很可怕?

想想唐宋都覺得發毛,得虧歷代鬼人都沒能研究出控制陰氣的辦法,要不然這幫人簡直就是怪物。天生就擁有超強的力量,何等握草!

過了好一會,唐宋才重新睜開眼。妙妙還在睡覺,她的小臉蛋顯得有些蒼白,有種被抽空的感覺。身上也沒有陰氣再散發出來,反而是周圍的陰氣開始湧入她的體內,似乎在幫忙修復。

看來是剛才抽走的力量之中帶著她的陰氣,導致她身體有些虧損。可是剛才那一股力量,到底隱藏在什麼地方?

想不明白,唐宋轉身將旁邊的盒子打開。盒子里正是那一顆黑色心臟。燈光照射下,黑心的跳動很薄弱,但頻率跟正常人差不多。

將黑心拿出來,慢慢靠近妙妙。不出所料,感受到妙妙的陰氣,黑心的跳動幅度立即增加。而且伴隨著妙妙的復甦,黑心也在滿血復活。

都是陰氣,果然有關聯!

雖然黑心的陰氣剛猛,可是在妙妙的陰氣面前,黑心就是個弟弟,只能噗通,根本就不敢釋放出力量,也不敢吸收力量。

猜對了,鬼人要比黑心高一個等級,尤其是妙妙。

唐宋甚至懷疑,這黑心也跟鬼人有關,也許當年大祭司就是利用鬼人製作這顆心臟……

猶豫了一會,唐宋還是將黑心放在旁邊。打開妙妙的衣服,露出稚嫩的胸口。然後,用手術刀在她胸口稍稍割開一個口子。

暗紅的鮮血很快洶湧出來,周圍陰氣立即朝著胸口凝聚,試圖幫忙修復。

唐宋看著尤為驚奇,這不是跟他的自主修復能力一樣?只不過,他的修復能力要比這強了很多很多。

眼瞅著鮮血就要停止洶湧,唐宋又抓過黑心,小心翼翼放到妙妙的傷口上,鮮血正好觸碰到噗通的心臟。

咻!

黑心忽然一閃,從裂開的傷口飛竄進入妙妙的體內。緊隨其後,周遭的空氣跟著流動,陰氣頓時洶湧。

唐宋大驚失色,雙手快速凝聚濃厚的力量按在妙妙的胸口,試圖將黑心逼迫出來。

不過很快他又停下來了,雙手凝聚力量的自然下垂,眉頭緊鎖凝視小丫頭的胸口。

黑心似乎正在跟她融合,不,準確的說應該是黑心在被吞噬,是被她本體的心臟吃了! 就這麼靜靜的看著,唐宋始終沒有再出手。真的很神奇,黑心被妙妙徹底吞噬,轉化為她自己的心臟。而且,她的心臟跳動開始加速,慢慢的穩定到跟正常人一樣的水平。

更離奇的是,她體內的陰氣開始從身體各個部位聚攏到心臟位置,彷彿要將心臟變成丹田。凝聚的這些陰氣依舊很柔和,但似乎已經變成了有攻擊性……

收起了力量,唐宋眉頭緊鎖坐在床旁看著。這小丫頭太詭異了,又或者說鬼人太神奇,總感覺他們是天生的陰氣掌控者。

融合這一顆黑色心臟之後,她居然變成可以控制陰氣,而且戰鬥力正在增強。

這下尷尬了,本來她只是散發陰氣,現在自己把她弄成一個真正的怪物!

當然,唐宋並不擔心,因為他發現不管妙妙的力量怎麼增強,只要碰到他的力量就會被中和。相比之下,他的力量優勢似乎更強一些……

足足有二十分鐘,妙妙的身體才漸漸平穩下來。神奇的是,她沒再散發陰氣,完全就是個正常人的體質。沒有再看起來陰森森的,變得越來越可愛。而且,她似乎能隨時吸收陰氣!

完全是把心臟當丹田使用,吸收的力量在丹田轉化成她自己的力量。但釋放出來會是什麼效果,暫時還不清楚……

等了好一會,妙妙忽然睜開眼。兩眼朦朧的看了一下,見到唐宋,臉上又露出甜甜的笑容。

唐宋輕抿著微笑,一邊將她抱起來一邊情不自禁道:「起來了……」

說到一半才記得她不會說話。

然而下一秒,唐宋愣了。只見妙妙張開嘴,顫動了好一會嘴唇,喉嚨發出稚嫩的聲音:「起,來,了……」

看著她張開的小嘴,唐宋有點懵。她竟然,能學自己說話?

腦子靈光一閃,問道:「妙妙,你是不是能學我說話?」

「妙妙,你,學我,說話。」妙妙說得不是很清楚,然後又甜甜笑著,打著手語,「好好玩,但是我不明白。」

厲害炸了,融合了一顆黑心,她竟然能開口說話了!

雖然不懂這些話什麼意思,只是跟著學,可這絕對是好消息。要知道,她一直跟著朱香蘭,連笑聲都不會發出。畢竟朱香蘭天生啞巴,沒辦法教她發音。可現在,居然這麼強悍!

咚咚咚……

房門敲響,卻沒有聲音,不用想也知道是朱香蘭。

回了神,唐宋抱著妙妙走過去拉開房門。朱香蘭在外邊緊張得臉色發白,她感應不到女兒的陰氣,都快要嚇哭了。實在忍不住,這才過來敲門。

見到唐宋抱著完好無損的女兒,朱香蘭楞了一下,隨後蹦跳起來。唐宋哭笑不得,蹲下來將妙妙放下,輕聲道:「你看看,她現在有什麼變化。」

朱香蘭先是抓住女兒的手,確認女兒還活著,心臟才落下來。隨後又發覺不對,兩眼頓時瞪大,不可思議的上下摸著女兒。

沒感應到女兒的陰氣了,而且女兒看起來也沒那麼陰冷……

不對,女兒還是有陰氣,只是壓縮在她的體內!

我明白了什麼,朱香蘭轉過頭看著唐宋,嘴唇顫動,眼睛漸漸翻起淚光。

抿著微笑,唐宋輕聲道:「我之前發現了一顆奇怪的心臟,融合到她體內。雖知道她把心臟吞噬化為己用,然後她就能控制陰氣。而且,她能學我說話。妙妙,說話。」

妙妙根本不懂是什麼意思,就是一聽到「妙妙」這個詞就興高采烈的張嘴,略顯笨拙拗口的發出奶聲奶氣的聲音:「妙妙,說話。妙妙,說話……」

聽到女兒發出的聲音,朱香蘭更是激動,緊緊地將女兒摟住,眼淚不自主翻滾落下。

怎麼也沒想到,女兒竟然能開口說話了!

好一會,朱香蘭才鬆開,妙妙奇怪的給她擦拭眼淚,打著手語:「媽媽為什麼哭了,說話不好是么?」

朱香蘭搖著頭打手語:「不是,媽媽高興。說話非常好,媽媽喜歡聽。」

妙妙又露出甜甜的笑容,張開小嘴兒:「妙妙,說話。妙妙,說話……」

就會兩個詞,越說越順溜,聽得朱香蘭真是淚流滿面。這兩天對她來說,太幸福了。知道女兒能正常張大,現在女兒又不再是跟鬼一樣陰森,而且還能開口說話。對她來說,知足了!

唐宋只是在旁靜靜地看著,儘管有很多問題還是沒能搞清楚,可至少現在是幸福的。

平復情緒,朱香蘭擦拭淚水,轉身沖著唐宋打手語:「謝謝!有些事,我不該隱瞞。其實,還有些東西,我沒有告訴你。」

唐宋一怔,剛要說什麼,卻見朱香蘭繼續打著手語,「很多東西,沒辦法寫下來,只能留在腦子裡,這是我們鬼人的規矩。但現在,我想我該告訴你。」

摸索著口袋,從裡邊拿出一個小小的本子遞過去。

唐宋接過來看了一下,應該是昨晚才寫的,寫得很工整。仔細看了一下,臉色微變,豁然站起來:「這……」

就知道,怎麼可能會平白無故可以利用陰氣感應,原來是一門法訣!

朱香蘭抿著微笑:「我想,你應該很需要這個。歷代鬼人,基本上都會。也希望你能好好利用,我想,我以後也沒人可以傳了。」

按照鬼人的規矩,只要能控制陰氣就已經不再是鬼人。即便妙妙特殊,也算是超脫鬼人,不在鬼人規矩之內……

吞咽著口水,唐宋硬著頭皮:「謝謝!」

顧不上多說,轉身又跑進房間,順手把門關上。

感應,這門功夫對他來說太重要了,折騰半天不就是想弄明白陰氣來源,弄明白怎麼控制?

法訣內容並不多,只有關於感應的學習辦法。至於怎麼利用,沒有任何說明,可對於唐宋來說已經足夠!

呼,呼……

盤腿坐在床上,唐宋努力的深呼吸,然後按照法訣開始運轉丹田,釋放力量。

還真是神奇,力量一絲絲融入到自然之中,然後慢慢擴散出去。跟以前的探查不同,這種擴散的損耗非常小,幾乎沒有任何影響。

很快,唐宋便感應到,一輛車開入大門,是方怡過來了…… “便宜,什麼便宜?她一分錢都沒要啊。”我十分不解,疑惑問道。

陳柏沒好氣看了我一眼,狠狠敲了一下我的腦袋,罵道:“你這臭小子就知道錢,真是氣死我了。”他這一副吹鼻子瞪眼的模樣更是讓我納悶,有些莫名其妙。

什麼情況,他這又是鬧的哪出?

旁邊的劉宇笑了笑,知道我心裏肯定很奇怪,開口解釋道:“師弟,其實對我們這一行的人來說那個異魂可是個好東西,對他們養鬼一派的就更不用說了。雖說我們一般不會養這些東西,但如果你把那異魂拿去買的話,不知道有多少人會來搶着買,價格自然而然的會漲高不少,總之肯定比你拿的這個報酬還要多很多。”

“知道了吧,雖然沒拿一分的報酬,但她可賺大了。”陳柏搖了搖頭,說道很是惋惜的樣子。“要不是因爲她救了你一命,我現在就去找她理論,她這是欺負你小子剛入門,什麼都不懂。”

沒想到那異魂這麼值錢,看來唐思當時興奮激動的表現不只是因爲自己能養新鬼魂,異魂的值錢也是一個原因,現在想想感覺是有些被她騙了的意思。不過,她救了我一命,那這事我也不想再追究了。

心裏暗自下決心,接下來一定要好好的學好這方面的知識,免得下次再吃虧。

“這次的事情一方面是怪你師兄疏忽大意,另一方面是怪你自己學藝不精,還胡亂用方法,差點釀成大錯。”陳柏一臉認真的說道,讓我下次再遇到解決不了或者不清楚的事一定要先打電話詢問一下他,以免把事情搞砸了。

我點頭說下次一定注意,不會再瞎搞了。

他喝了口水,沒再說什麼。我把包裏張朝勝給的報酬拿了出來,遞給陳柏。

“師父,這是張老闆付的錢。”

不過陳柏沒接,擺了擺手說讓我自己留着,這是我自己賺到的,沒必要給他。

“對師弟,你自己留着吧,我們這一行花錢的地方可不少,沒點錢在身上可不行。”劉宇也在一旁開口和我說。

陳柏點點頭,“你師兄說的沒錯,到時候你自己需要什麼就自己買,要是不夠就自己想辦法賺,別想着跟我或者你師兄師姐借。”

既然如此我只能是把錢收下,心裏還是挺激動,畢竟第一次有這麼多錢放在身上。

過了一會,陳柏又讓劉宇給我辦張銀行卡,讓我把錢存在裏面。

“走吧,估計你也餓了,我們下去吃點東西吧。”

於是陳柏領着我和劉宇下樓了,下樓的時候,劉宇悄悄在我耳邊小聲說道。“師弟,實在是抱歉,昨晚本來是要去找你的,但臨時又去了省外開會,今天凌晨纔回來的。這次的事,還希望你原諒師兄。”

“沒事,師兄。你也沒想到張老闆家裏作祟的會是異魂。”說實話,我心裏還真沒有一點怪他的意思,我清楚這次是個意外。

劉宇嘆了口氣,說要不是他去了外省,這次這個異魂肯定就是我們的囊中之物,也不回便宜了唐思那女人。

我只能是笑笑,心想也許是唐思命裏註定要得到那個異魂吧!

吃完東西,劉宇就回公司了,我和陳柏還喝了一會茶。

這時候,陳柏接了一通電話,說了幾句之後,就掛斷了。

“老三一會陪我去一下機場。”他看了我一眼說道,神神祕祕的。反正我也沒什麼事,就答應了。

中午過後,劉宇就開着車帶着我和陳柏去了機場。

來到機場的時候,我問陳柏我們是不是來接人的,他笑了笑,故作什麼。“小子,一會你就知道了。”

他不說,我就問劉宇,劉宇說自己也不清楚,能讓陳柏來親自接機的估計是大有來頭的人。他這一說,我心裏更是好奇了,到底回事誰呢?

我們等了一會,就看到一個穿着樸素,剪着寸頭,看着身材精壯的男人,他看起來應該比我和劉宇大上一些,大概三十歲左右的樣子。

他衝我們笑了笑,陳柏也領着我們過去了。只是離那男人還有段距離的時候,我就能聞到他身上帶着一股很濃的像是藥草的味道。

“陳老,讓您老來親自給我接機,我還真是榮幸。”男人笑着開口說道,但卻不失對陳柏的恭敬。

“你說笑了,這次它的事還多虧你幫忙,真是麻煩你了。”陳柏也露出和善的笑,說道。

“哪裏,一點微薄之力而已。”說着他便看向我和劉宇。“這兩位應該就是陳老前輩的弟子吧,失敬失敬,在下肖龍。”

陳柏也向他介紹起我和劉宇來。“這是老大劉宇,這是老三李啓明,還有個女娃是老二,她昨天接了單生意,還沒回來。”

“師父,他是?”不知怎麼回事,劉宇臉色突然間變了變,眼中露出驚訝,問道。

“你猜的沒錯,他就是田偉光田村夫的大弟子。”陳柏似乎知道劉宇的猜測,緩緩說道。

“陳老前輩又瞎叫我師父他老人家的名字。”肖龍皺着眉頭,但沒有生氣。

得到陳柏的回答,劉宇臉上立馬露出敬配之色。“原來是真的,久仰大名,沒想到今天能見到你,肖師兄你好。”

劉宇看來知道這肖龍的來頭,我就是一頭霧水了,這田偉光又是什麼人物?

“師兄,你認識他?”

“不是,是聽聞過。田老前輩可是被譽爲醫仙的用藥大能,在我們術士界是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人物。據說他用草藥的能力已經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不僅能醫人,還能醫鬼。”劉宇激動的說道。

我嚥了咽口水,沒想到這田偉光這麼厲害,連鬼都能醫治。

接着劉宇又繼續說道:“只是醫仙前輩他行蹤十分隱祕,基本上都生活在山林裏,極少有人能找到他。而他的幾名弟子也都是醫術高超的人,肖師兄就是其中一位。”

“不敢當,劉師弟過講了,我們離師父的境界還有一大段距離,他老人家纔是真正厲害的人。”肖龍謙虛的回道。

一旁的陳柏不以爲意,淡淡說道:“切,田村夫就知道整天蹲在山裏研究他的藥材,和野人有什麼區別。我看你們這幾個弟子還是被學他,多出來走走,終歸是有好處的。”

肖龍尷尬的笑了笑,回道。“主要是山林裏藥材多,沒辦法。”

“那師兄你是怎麼猜到他和醫仙老前輩有關係的?”我疑惑問道。

劉宇指了指肖龍的左胸前,說道:“你看到他衣服左胸上鏽的那個字了嗎?”

等我仔細一看,才發現肖龍左胸的衣服上的確繡着一個拇指大小的淡金色的‘藥’字,我先前但是沒注意到。

“那裏繡着的淡金色‘藥’字就是醫仙前輩門下弟子的標誌,所以看到那個字的時候,我纔有了猜想的。”劉宇解釋說道。

“劉師弟真是觀察甚微,難怪陳老前輩經常把你掛在嘴邊誇讚。”肖龍眼中露出讚賞的深色,緩緩說道。

陳柏有些不好意思,咳嗽了一聲,然後正色道。“瞎說,他是不錯,不過還有很多東西要學,還差了些火候。”

“師父說的對,肖師兄過講了,我還有很多東西要學。”劉宇回道。

肖龍乾笑幾聲,最後憋了幾個字出來。“陳老前輩對弟子還真是嚴苛。”

這時,我突然聽到一聲貓的叫聲,我愣住了,那聲音好像是從肖龍身上發出來的,而且聽起來十分熟悉,心頭不由的一跳。

果然,一個黑色的小身影從肖龍手上提着的大包裏鑽了出來。 五百米,一千米,兩千米……

距離不斷地擴散,唐宋越發覺得心驚。兩千多米,居然也能感應得到。只不過超過兩千米之後,感應就變得很弱,只能感應到大物體。兩千米以內,鳥語花香,就連細小的蜘蛛都能感應得到。

尤其是近距離的,能感應得到人說話的聲音,甚至連情緒都有所反饋。

這就厲害了,難怪朱香蘭一開始不想說,他們鬼人就靠這個吃飯。

不過先前她沒能感應到自己到來,唐宋推測應該是當敵人實力超過自己的時候,由於對方周身散發出來的力量會形成屏蔽,所有感應不到……

熟練了好一會,唐宋才收回神念。對他來說,這才是真正的神念。超強的實力,配合超強探查力的神念,才是真正的無敵!

拉開房門出去,樓下傳來方怡咯咯的笑聲,還有妙妙不斷地重複一些話語。

唐宋面帶微笑走下樓,果然見到方怡蹲在妙妙跟前,正教她說話。妙妙其實不懂什麼意思,但她就會復讀。席米跟朱香蘭坐在旁邊,也是忍俊不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