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三天後,貴族學校的醫務室中。

“若曦,我錯了!若曦,不要離開我!”

房間中猛然響起一聲爆喝,躺在牀上的趙小川瞬間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身處一片黑暗之中。

趙小川意識漸漸地恢復了過來,想起了之前發生的事情,不由心口一痛,低聲自語道:“若曦!”

“第一萬三千五百六十八次!”

符武通靈 正當趙小川沉浸在之前回憶中時,一個幽幽的聲音從他的身旁傳來。

趙小川心頭一驚,轉頭看去,發現一道光芒驟然亮起,然後一個披頭散髮,雙眼充滿血絲的女人頭出現在他的眼前。

“臥槽!”

趙小川的憂傷瞬間消失的一乾二淨,爆喝一聲,瞬間砸出一拳。

“哎呀!”

那女人頭慘呼一聲,然後一陣‘嗚嗚’的哭泣聲從房間中響起,顯得十分的滲人。

這對於趙小川來說卻並沒有半點緊張,而是通過聲音判斷出聲源處,戒備的等候着對方的攻擊。

但是趙小川等候了半天依然沒有等到那隻‘鬼’的攻擊,只有嗚嗚的哭泣聲不斷地傳來,而且那陣哭泣聲越來越大。

趙小川被哭聲擾得心煩意亂,於是開口問道:“你是什麼鬼?”

wωω ★тт kān ★¢o “趙小川,你個沒良心的!人家照顧了你三天三夜,餵你吃,餵你喝!你居然這麼對待我?”

黑暗中熟悉的聲音傳來,頓時讓趙小川神情一震,不確定地說道:“沈菲兒?”

“哼!就是姑奶奶我!嗚嗚,疼死我了!”

沈菲兒大喝一聲。

緊接着,‘吧嗒’一聲,電燈打開,周圍的一切顯現在趙小川的眼前。

“沈菲兒,真的是你?但是你怎麼會在這裏?”趙小川詫異的問道。

沈菲兒哭的更加大聲了,嗚咽道:“這裏是醫務室,我是這裏的護士,我自然在這裏了! 終極兵鋒 不然,我還能在什麼地方?”

“醫務室?我怎麼會在這裏?”趙小川皺眉問道。

沈菲兒哭道:“我怎麼知道?三天前你被王醫師帶回來後,就一直昏迷着,期間我一直在照顧着你,你看看我指甲都有三天沒有清理了!你居然還打我?”

趙小川看着沈菲兒滿臉疲憊的神色,尤其是眼睛上一個烏青的眼圈,臉上閃過一絲尷尬,解釋道:“這也不能怪我啊!誰叫你嚇唬我?”

沈菲兒呼吸一滯,但隨即怒道:“就怨你,就怨你,嗚嗚嗚!”

“好吧,好吧!是我不對!”

趙小川舉手投降,誰知沈菲兒哭的更加的大聲了。

“好了,小姑奶奶,你別哭了!這大晚上讓別人聽到影響多不好!”

趙小川透過窗戶,看着漆黑的夜空說道。

“影響不好?我都不怕,你怕什麼?”

沈菲兒越加的委屈,所以哭聲越發的猛烈了。

趙小川實在不擅長安慰女生,立刻換了個話題,說道:“對了,你剛剛說的那個數字是什麼意思?”

“數字,嗚嗚,什麼數字?”沈菲兒癟着嘴看着趙小川。

“就是一萬什麼什麼的!”趙小川敷衍道。

“是一萬三千五百六十八!”沈菲兒糾正道:“你一共在昏迷中叫了李若曦一共一萬三千五百六十八次!”

“若曦?”

趙小川神色一怔,臉上閃過一絲落寞。

沈菲兒哭了一會兒,見趙小川不再理會她,立刻用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卻發現趙小川還是沒有反應。

沈菲兒氣呼呼地打量了趙小川半天,發現趙小川眼前亮晶晶的,頓時大笑道:“哈哈,趙小川,你不會是在哭吧?哈哈,真是丟人啊!一個大男人居然這麼隨隨便便就哭了!”

“哭?”

趙小川看向沈菲兒,發現眼前一片模糊,用手摸了摸臉龐,發現入手處一片潮溼。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麼?”

趙小川自嘲的笑了笑,搖搖頭,並沒有理會沈菲兒。

“你可真噁心!掉兩滴貓尿也就罷了,居然還吟詩作對,我要是李若曦,肯定也不喜歡你!”

沈菲兒撇撇嘴,鄙夷地看着趙小川。

“別在我面前提李若曦的名字,我不想在聽到她的名字!”

趙小川冷冷地看着沈菲兒說道。

“哼,沒骨氣的男人!”

沈菲兒被趙小川的眼神一瞥,心中升起一股寒氣,嘟囔的說了一句。

之後,兩人又陷入了沉默當中。

“喂,趙小川你和李若,咳咳,那個女人到底什麼關係?”

沈菲兒沉默了片刻,有些好奇的問道。

“那個女人~”趙小川口中咀嚼着這個詞語,然後幽幽的嘆了口氣,說道:“你還太小,說給你,你也是不會懂得!”

“小?你多少歲?”沈菲兒問道。

“十八!”趙小川回道。

“你知道我多少歲麼?”沈菲兒問道。

“你多少歲?”趙小川順嘴問道。

“啪!”

沈菲兒打了趙小川后腦勺一巴掌,頓時讓趙小川有些莫名其妙,怒視着沈菲兒。

“你知不知道隨便問一個女人年齡是很不禮貌的?”

沈菲兒氣呼呼地看着趙小川,頓時讓趙小川無語。

但是讓趙小川更無語的是,沈菲兒居然又說道:“好了,看在你誠心誠意發問的份上,我就告訴你吧!我今年二十二了!”

“管我屁事!”

趙小川不想在理會沈菲兒,轉頭看向另一邊。

“啪!”

沈菲兒又拍了一下趙小川后腦勺。

趙小川怒目而視,沈菲兒理直氣壯地說道:“怎麼和姐姐說話呢?”

“誰是你弟弟!少自作多情!”趙小川翻着白眼說道。

“哼!真的以爲我的年齡沒關係麼?告訴你啊!我的年齡和李若曦的事情可是有很大關係的!”沈菲兒故作神祕地說道。

“什麼關係?”趙小川裝作不在意的樣子,但耳朵卻豎了起來。

“咳咳!”沈菲兒咳嗽兩聲,說道:“你和李若曦的關係我雖然不是很清楚,但是從這些天我的觀察來看我做出了一個判斷!”

“什麼判斷?”趙小川好奇的看着她。

“你深愛着李若曦!”沈菲兒嚴肅的說道。

“廢話!”趙小川翻了個白眼。

“李若曦不愛你!”沈菲兒狡黠的說道。

“你胡說!”趙小川怒道。

“爲什麼是胡說?”沈菲兒眼中閃爍着睿智的光芒。

趙小川呼吸一滯,最後不耐煩的說道:“反正你就是胡說八道!我愛着若曦,若曦愛着我!這一點我非常的肯定!”

“既然你這麼肯定,那爲什麼你不相信她呢?”沈菲兒淡淡的說道:“喜歡是建立在信任的基礎上,如果你都不信任她,憑什麼說她愛你!”

“信任?什麼亂七八糟的!”趙小川有些心神意亂,慍怒的說道。

沈菲兒輕笑一聲,說道:“趙小川,告訴你一件事情,根據科學表明,女人平均說謊率比男人的平均說話率要高百分之九十六!”

熬死諸天 “你什麼意思?”趙小川疑惑的說道。

沈菲兒嚴肅地說道:“生物界中,尤其是人類社會中,女人要弱於男人,所以她經常要說一些謊話來保護自己想要保護的東西!”

“比如她自己的安全,或者其他的東西,但是又有其中百分之八十的數據表示女人一般說話頻率最高的就是愛情!”

趙小川身體一顫,疑聲道:“你是說之前若曦和我說的話都是謊話?包括說不愛我?”

沈菲兒點點頭,嚴肅的說道:“我怎麼知道?我又不是她,這完全取決於你的判斷!”

“我的判斷麼?”趙小川喃喃自語道。

“沒錯,想想你爲她做的事情,再想想她爲你做的事情!如果你們兩個角色互換,會不會做相同的事情,如果會!那麼就說明她還愛着你!”

沈菲兒目光深邃的看着趙小川,嚴肅的說道,頓時讓趙小川陷入了沉思當中。 當秦穆然將心中的想法說出來以後,以南宮正的心思如何猜不出來這傢伙。

「師弟,說了這麼多你現在總算是將自己的小九九說出來了啊!」

南宮正看著秦穆然,他感覺這傢伙到底哪裡好,能夠被老道士收為徒弟,老道士那麼仙風道骨,為萬人敬仰,可是再看看秦穆然,這個小王八蛋,怎麼看,怎麼氣人,就是一個坑,大坑!

「嘿嘿,只要套路深,哪裡怕你不入坑!」

秦穆然嘿嘿一笑,絲毫不掩飾了。

「本來你不說我也打算教你的,但是現在嘛,我這個人最討厭的就是被人威脅,突然就不想教了!」

南宮正冷哼一聲,便是轉身要離開茅草屋。

見到南宮正要走,秦穆然離開站了起來道:「南宮師兄你別走啊!我說著玩的,你師弟我哪裡是那種人啊!對不對!你出去打聽打聽,我秦穆然誰不說心地善良,老實忠厚!真的是!你誤會我了!」

秦穆然反正那叫一個死皮賴臉。

南宮正臉上已經不由自主掛滿了黑線,他看著秦穆然,突然有種掐死他的衝動。

這小子不愧是秦衛國的孫子,這個不要臉真的是一脈相承。

「你老實忠厚?」

南宮正看著秦穆然。

「當然!」秦穆然點點頭,理所當然地說道。

「你要學這個點穴激發潛能也可以,不過得看你能不能接下我的一招了!」

之前幫秦穆然治療,南宮正已經感覺秦穆然的戰鬥力不一般了,心裡也很是好奇,秦穆然到底是如何做到的,現在正好可以以此提出要求來。

「南宮師兄,我到底是你的師弟啊,還很是你的仇人啊?」

秦穆然聽到南宮正要跟自己比劃比劃,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

雖然他不知道南宮正的事迹,但是從自己的爺爺秦衛國的態度來看,這就是個高手,而且地位絲毫不亞於老道士和葉孤城。

這樣一個能夠跟老道士和葉孤城比肩的便宜師兄要跟自己過招,那是得多麼想不開才會答應啊!

這跟找死又有什麼區別呢!

「你當然是我的師弟了!怎麼會是仇人呢!」

南宮正回道。

「那你還要跟我動手!我根本打不過你啊!」

秦穆然臉苦的跟苦瓜一樣。

「不試試怎麼知道呢,我不會用真正實力的,隨意一擊。」

南宮正雲淡風輕地說道。

「那你可不能夠傷了我,要不然,師父那裡我看你怎麼交代!」

秦穆然知道南宮正與自己交手那是不可能躲的過去了,與其南宮正逼著,倒不如自己堂堂正正與他一戰!

不就是比自己多活了幾十年嘛,怕什麼!

「盡量!」

南宮正點了點頭。

「好!既然這樣,我就跟你一戰,我這個天驕榜第一的天驕也不是吃素的!」

秦穆然眼中充滿著鬥志。

怎麼說他現在也是化勁中期了,戰力堪比化勁大圓滿,難不成南宮正還是沖氣境?

整個夏國沖氣境的強者才多少,就秦穆然知道的,一個老道士,一個葉孤城。

這兩個可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之人。

「這才像是師傅的弟子,那就讓我看看現在夏國古武界的天驕榜第一到底在什麼地位吧!想當年,我也是天驕榜的第一!」

南宮正看著秦穆然,說出了一則重磅消息。

「什麼?!」

秦穆然聽到這話,眼睛瞪得有如銅鈴一般大。

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南宮正竟然會是曾經的天驕榜第一,那個時候的天驕榜第一的含量……想到這裡,秦穆然心裡還就真的沒有底了。

現在的天驕榜第一,對抗曾經的天驕榜第一,說起來,好似宿命的牽扯,偏偏兩個人算起來還都是老道士的徒弟。

一個真傳弟子,一個記名弟子。

「怎麼?怕了?」

南宮正看著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我的字典里還沒有一個怕字!南宮師兄,多有得罪了!」

秦穆然目光突然爆發出濃烈的戰意,他的身後,狂暴的氣場席捲而來,朝著南宮正碾壓而去。

「氣場果然強大,但是如果這樣,恐怕還不夠!」

南宮正單手一揮,一股勁風唰唰襲來,直接將秦穆然碾壓過去的氣場衝散。

「師弟,這裡不適合戰鬥,跟我來!」

南宮正看著秦穆然,眼中閃過戰意,他一步踏出,衝出了茅草屋,整個人化成一道虛影,向著前方沖了出去,沿途籬笆中的花花草草都感受到了這一陣風,微微晃動,但是下一秒,他已經出現在了百里之外。

「我來了!」

秦穆然同樣不甘示弱,速度全面爆發,哪怕他的身上因為摁壓穴道激發潛力而酸疼,但是真的戰鬥起來,在體內那縷精氣的滋養下,他身上的不適感也逐漸好了許多。

轉眼,秦穆然在原地留下一道虛影后,便是衝到了百里之外的南宮正的面前。

「師弟,戰鬥吧!」

南宮正看著秦穆然,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