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蘇清明眼神一亮,對於弟弟的提議很心動,本來打算把蕭楠送到青雲宗大伯那,讓大伯親自教

授的,雖然會讓盧家發現,但是只要不出青雲宗,在門規的規範下,盧家不會明目張胆的動手,

現在聽到弟弟要親自教導,那就是華雲尊者的徒孫,自然在御劍宗地位崇高,而御劍宗是華冥界

實力最強悍的宗門,對於蕭楠來說,確實個好的選擇,只是,以後見面就不是很方面了。隨即又把這個想發甩出腦海,只要女兒安全了,什麼時候不能見面,自己太過執著了。

「楠兒,跟著你十六叔修行怎麼樣?」

蕭楠看著二人一副兄弟情深的樣子,實在不明白蘇清明在當初趕走蘇清言時到底扮演著甚麼角色?讓本來該是仇人的二人,相處的好似兄弟情深的樣子,實在讓人費解,不會是蘇青言想把自己帶回御劍宗在好好的在自己身上出氣吧!隨即又否定了,想到蘇青言在剛見到自己時的冷漠,就知道蘇青言不是個多事之人。 教室裏的慘叫聲漸漸停了下來,過了一會,教室門“咔嚓”一聲打開了,似乎是有東西走了進去,數量還不少。

地面上的屍體以一種詭異的形狀扭曲着,整個身體被奇怪的黑氣環繞,發出“嗤嗤”的聲音。

一盞油燈忽然亮起,不僅照亮了半個教室,也照亮了一羣穿着詭異的人。

那些人穿着同樣的黑袍,黑袍下的面容即使是近在咫尺的油燈也無法照亮,黑呼呼的,甚是嚇人。

“怎麼這麼快就死人了?”一個尖銳的聲音從其中一個黑袍傳出,語氣中還透露了一絲不滿。

“人的能力有強弱,死了弱的,留下的自然是強的。”拿着油燈的黑袍間接回答了剛剛的問題。

死的確實是弱的,即使唐致越的死亡很大一部分是因爲缺乏經驗,但還是無法拜託你是弱者的事實。

沒有經歷過足夠多的恐怖場景,即使你在恐怖世界成功度過了99天,也有很大機率在這種高難度恐怖場景中死去。

“老餘這樣做有意義嗎?留下這個鬼地方是爲了什麼?我們躲了這麼多年,難道是爲了見證更多的人死亡?”尖銳的聲音漸漸有些不耐煩。

“存在即是合理。老餘既然敢這樣做,那肯定是爲了大家。反正咒靈已經被徹底鎮壓,外面也有新的繼任者……”黑袍的聲音漸漸小了起來,似乎是想起了什麼悲傷的事。

“是啊,新的繼任者,那我們的存在又是爲了什麼呢?苟延殘喘?以祭奠我們所做出的貢獻?”說話的是一個女人,蒼老的聲音能聽出她已上了年紀。

油燈此時忽然亮了起來,照亮了整個教室,那些攀附於唐致越屍體上的黑氣像是看到了什麼剋星一般四處亂竄,發出淒厲的尖叫聲。

“當時老餘留下油燈的時候我就知道了這盞油燈藏了東西,沒成想卻是這樣使用!”黑袍的聲音有些吃力,也透露出一種強烈的欣喜。

“這油燈有何用?”那道尖銳的聲音忍不住好奇地問了一句。

“召魂!”

只見唐致越的屍體漸漸消失,隨即一個若隱若現的人影出現在黑袍前方……

“怎麼辦?這是找到的第三個空教室了,到底哪個教室纔是真的?”莫如來身旁的一位住戶指了指身前的教室。

按照衆人先前的猜想,沒鬼的空教室便是正確教室所在,但把整棟樓逛遍,住戶們卻找到了三間空教室。

三個教室究竟哪個是真教室?這個問題,瞬間難住了衆人。

“如果教室一直都是同一個的話,或許我們只要找到剛好三十二張課桌的教室就行了。”說話的是隊伍中的三女孩之一——程夢欣。

心細的她很快提出了一個可能。

時間已不多,莫如來也不去計較這個可能根據何在,便連忙向衆人下達了命令。

其中許川和潘明越就承擔了探查三樓二號教室的任務。

從五樓急速跑下,兩人很快來到了之前見到的二號教室。

雖然窗戶佈滿蜘蛛絲,但好在教室燈還亮着,可以清晰看到教室裏的所有課桌。

“你和我分別數,數完後對結果,看看是不是有三十二張。”許川說完這句話後便仔細數着教室裏的課桌。

“撕拉~”似乎是突然短路,教室裏忽然黑了一下,搞得許川只得重新數過。

“一張,兩張,三張……三十二張。”兩人分別數着自己所看到的結果,一分鐘不到,便得出了相同的答案。

“難道真是這裏?”許川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繼續數了一遍。

可結果還是和剛剛數出來的一樣,不多不少,剛好三十二張。

“要不要叫他們?”許川對於這個結果有深深的懷疑,剛剛的短路給了讓許川想到了桌子數量被動手腳的可能,但又怕錯過真正的教室,不由得問了身旁的潘明越一句。

潘明越沉默了一會,腦子一轉,忽然有了個好主意!

“剛剛數第二遍的時候你數了多少?”

許川雖不知潘明越的目的何在,但還是老老實實地回答了。

“怎麼會是三十二張呢?我第二次可是數了三十三張,你他媽的不會是忘了死去的唐致越吧,雖然人家死了,但座位還在啊!”雖然潘明越沒有任何眼神提示,但話語裏突兀的髒話的強烈語氣很快引起了許川的警示。

畢竟不是潘明越肚子裏的蛔蟲,許川現在的最佳做法是把舞臺交給潘明越表演。

“然後呢?你想怎麼做?”許川不再繼續盯着教室,而是認真地看着潘明越。

潘明越見許川如此配合,連忙將開口說道:“這麼簡單的問題還要問我,有這點時間不如多數一遍!”

潘明越話音剛落,便扭頭看向了教室。

一分鐘後,來來回回數了兩遍的兩人對視一眼,如釋重負地對笑了一下。

正如兩人所猜測的那樣,桌子數居然變成了三十三。

這間教室有鬼!不是真正的教室,兩人差點着道了!

教室中留下的鬼很好地隱藏了自己,直到兩人到來並聽到兩人對話後才起了勾引他倆進入的心思。

因爲課桌本來就不是三十二張,惡鬼只好弄了個短路弄消失幾張桌子用來迷惑許川兩人。

誰知它所謂的迷惑引起了兩位住戶的極大懷疑,而潘明越更是短時間設下了一個圈套,說出了一個不可能的數量,還故意不看教室給了鬼繼續變換的機會。

惡鬼哪裏知道這是個全套,在兩人討論的時候就連忙在教室的不起眼角落加了一張桌子,心裏還在想着快要飽餐一頓的它看着兩人慢慢離去,還以爲許川兩人是去叫其他人,心裏更是樂開了花。

誰知,兩人卻是一去不復返。

許川和潘明越是排除了一個錯誤的教室,而其他一組呢?他們數的四樓一號教室的課桌數量也是三十二張!

這個答案居然和留下衆人一起數的五樓三號教室的課桌數量一樣!

衆人一時之間又陷入了困境…… ?第三十五章:男主成師叔了

看到蘇清明一臉的欣喜,就知道對於蘇清言的提議是贊同的,更何況這位還是男主的師兄,武力值還是挺高的,蕭楠也沒有異議,沖著蘇清言行禮道:「蕭楠多謝十六叔。」

蘇清言滿意的點點頭,道:「你先把築基期的修為隱藏起來,大的名聲對你並無好處,要知道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以等回到御劍宗后,我會宣布收你做我的記名弟子,等年歲大些,在調至到築基期的修為,修行上碰到不懂的地方就去找我為你解惑。」

蕭楠心喜,對於擁有一個實力強大的師傅,實在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更何況,還有一個做男主的師叔,實在是太好了,高興地點點頭。至於輩分問題,蕭楠直接忽視了。

蘇清明對於蘇清言的安排十分滿意,轉念又想到雲家和葉家的兩位少主,不放心的道:「你那位師弟和雲家少主也是知道此事的,信得過嗎?」

蘇清言道:「大哥放心,他二人都不是多舌之人,我回去后再交代其一番即可。」

蘇清明想了想,這才放下心來,只是在聽到蕭楠還自稱蕭楠的時候,眉頭緊皺,不高興的說:「楠兒,還是儘快把你的名字改過來才行,我們蘇家的孩子,只能姓蘇。」

蕭楠到是不以為然,自己叫了這麼多年的蕭楠,要是再改名字的話,實在是太奇怪了,道:「爹,你看蕭家就女兒一個人了,如果自己再改回蘇姓,不是讓母親死不瞑目嗎?再說,不管我姓什麼,不還都是你的女兒嗎?更何況,要是女兒真的姓蘇,盧家那裡就不好交代,何必為了這一點小事,冒這個險呢?」說到這裡,眼中有淚光閃現。

果然,蘇清明在聽到女兒談到蕭雅時,不禁有些內疚,當初要不是自己帶她回來,蕭雅也不會早死,說到底都是自己虧欠於她,算了,不就是一個姓嗎?就像蕭楠說的,其實蕭楠不管姓什麼,都是自己的孩子,身體里流的是自己的骨血,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豪門搶奪二婚少奶奶 「好了,也不是多大的事,改不改也不影響什麼,就這樣了。先離開才是正事。」

聽到蘇清言的話,二人都很贊同,就現在的形式討論了一番,一致決定,先把蕭楠儘快送離這裡,一防碰到盧家人,盧湖城是盧家的三房嫡子,本身又是實力出眾,在盧家地位超然,如今盧湖城出了事,定會引來元嬰修士前來查看,還是儘快離開以策安全。

最後決定讓葉洛辰帶著蕭楠先回御劍宗,雲尚陽留下協助盧家探索地底城,而蘇清言則是跟著蘇清明返回蘇家,前提是盧家還沒有來人。

蘇清言給葉洛辰和雲尚陽發了傳訊符,沒一會的功夫,二人就趕了過來,蘇清言簡單的說了一下現在的事情,這才問兩人又沒有異議。

雲尚陽倒是無所謂,好心情的調誑道:「唉!葉洛辰,你多了個師侄哦!見面禮還不給?」說往自己從儲物袋裡拿出一把靈符,高興的道:「來來來,這是雲叔叔給你的見面禮,都是實用的符籙,快收好啊!」

蕭楠一頭黑線,這就成自己的叔叔了?話說,你跟著湊啥熱鬧啊!在地底城還是兄弟的,現在平白的高自己一輩。

看著手中的一把符籙,共有幾十張,震驚的發現,其中還有幾張五級符籙,剩餘的都是四級的攻擊符和防禦符。土豪啊!求抱大腿……

看著一臉驚喜的蕭楠,雲尚陽挑眉的看著葉洛辰,看著這位正兒八經的師叔會拿出什麼見面禮?雲尚陽可是知道,葉洛辰這傢伙除了神器龍華劍,就只有一柄上品靈器的雷熒劍,這把雷熒劍是葉洛辰平日里使用的,自然不會拿出來送人,至於龍華劍????好期待這傢伙的見面禮啊!

雖然早有猜測,但是現在莫名其妙的多了個師侄,葉洛辰還是有點不適應,見面禮什麼的太討厭了,看著好友一臉看好戲的樣子,葉洛辰真想痛揍他一頓,實在是誤交損友啊!現在後悔不知道行不行?

仔細想了一遍,自己儲物袋裡,除了《藥典》的玉簡和凈根丹,也就幾枚療傷丹藥,實在沒有拿的出手的東西,暗下決定,回去后一定多裝些東西,只是現在……算了,牙一咬,從儲物袋裡拿出玉瓶,直接扔到蕭楠手裡,裝作不在意的道:「拿去吧!」說完就轉過身去,實在是怕自己忍不住再奪過來,凈根丹啊!就這樣送出去了,實在是心痛。

蕭楠看著手中的玉瓶,面上一片狂喜,趕緊的把玉瓶交到蘇清明手中,激動的道:「爹,你吃了吧,這是凈根丹,凈化靈根雜質的。」

蘇清明三人聞言,都不淡定了,凈根丹那可是傳說中的東西,就這樣被葉洛辰當成見面禮送給蕭楠了?

雲尚陽不甘心的問道:「凈根丹?你居然有凈根丹?」隨後一臉狗腿的道:「兄弟,還有沒有?我給你用靈符換。」說罷一臉貪婪地看著蘇清明手中的玉瓶,就是自己用不到,說不定以後可以留給後人,葉洛辰這個敗家子,瞞的可真嚴啊!

不提葉洛辰還不生氣,還不是這丫的窮顯擺,這才讓自己把還沒暖熱的丹藥送了出去,這貨還有臉說,對著雲尚陽沒好氣的道:「沒了,裡面就一顆,還是我和蕭楠在葯宗修士洞府找到的,玉簡已經複製給你一份了。」說完就不再看雲尚陽了,那一臉貪婪的樣子實在是傷眼啊!也算是值了,葉洛辰這樣安慰著自己。

蘇清明自是看到葉洛辰的不舍,丹藥雖好,也要有命享才行,萬一惹得葉洛辰不高興,到時蘇家是無法承受得住葉家的怒火的,把玉瓶拿到葉洛辰的面前,笑道:「這丹藥實在是太貴重,孩子不懂事,葉少主不要見怪,還是收回去吧!至於見面禮,以後再補就是了。」

蕭楠沒做聲,靈根純度越高,吸收的靈力越快,單靈根是純度最高的靈根,自己的靈根已經和單靈根相媲美了,吃不吃倒是沒多大的區別,本來就是要送跟父親的,至於父親如何處理,蕭楠就不過問了,家族之間的事情太複雜,和父親相比,自己還是太稚嫩了。只要不是送給蘇嫣姐弟,蕭楠沒有意見。

葉洛辰倒有些不高興,聽蘇清明的話音,還不是忌憚自己身後的葉家,像是自己會秋後算賬似得,實在讓人不喜,沒好氣的道:「這是送給師侄的禮物,不想要的話就扔里吧!」

蘇清明被掃了面子,訕訕地收了回來,看著蘇清言,二人是師兄弟,關係親密,希望他能給自己點提示。

蘇清言道:「好了,不就是一顆丹藥嗎?對我等單靈根用處不大,既然給了你,就收起來好了。」又轉過身來,慎重的看這蕭楠,道:「你想好了?真的送給你父親?這枚丹藥可是對你有很大的幫助,以你五靈根的資質,能有今天的修為,全賴你的悟性,要知道悟性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誰知道以後還會不會碰到?要是你吃了這枚凈根丹,說不定會在這修仙路上更進一步。」對於孩子的孝順,蘇清言還是很滿意的,如今自己已經收下了這個徒弟,就要為她選擇最適合走的道路。作為孩子以後的指路明燈。

蕭楠知道蘇清言的好意,看著父親也是一臉不贊同的樣子,開心的道:「你們就不要擔心我了,我知道這枚凈根丹意味著什麼?只是我不需要。」尤其在說到最後,蕭楠對蘇清明鄭重的點了點頭。

對於蕭楠在自己五臟上刻畫陣法的事,二人曾經約定好,即使是對自己再親密的人,也不會說出去的,所以蘇清言並不知道蕭楠如今吸收靈力的速度,但是蘇清明卻知道得一清二楚,見女兒如此肯定,也不再多言,準備把丹藥帶回去,看能不能研究出丹藥的成份。

蕭楠以為蘇清明是要帶給蘇嫣姐弟,不高興的道:「爹,這是女兒對你的一片孝心,你不打算現在就服用嗎?」要想給蘇嫣姐弟沒門,自己還不容易得來的,可不要最後便宜了他們,蕭楠可沒忘記,自己之所以被盧家追捕,蘇嫣功不可沒。

蘇清明對於蕭楠的小心思一清二楚,好笑的道:「放心吧!爹會自己服用的,只是想帶回去研究一下,如今流傳在外的丹藥配方是越來越少了,要是知道了凈根丹的配方,對我們蘇家是件大事。」

說道丹方,蕭楠又想到自己本來想要給蘇清明的玉簡還放在儲物袋裡,取出玉簡道:「忘了說了,這是女兒得到的葯宗《藥典》,本來說要給你的,差點忘了,給。」

「《藥典》?」蘇清明聽到這個消息,比得了凈根丹還要高興,要是有了《藥典》,只要好好研究,說不定就可以帶領家族更進一步,凈根丹只是可以用於一人,《藥典》卻可以讓一個家族興起,當然前提是要有實力守住才行。蘇清明握緊手中有些燙人的玉簡,想到蘇家將會在自己這一代崛起,一時豪情萬丈。

第三十五章:男主成師叔了

看到蘇清明一臉的欣喜,就知道對於蘇清言的提議是贊同的,更何況這位還是男主的師兄,武力值還是挺高的,蕭楠也沒有異議,沖著蘇清言行禮道:「蕭楠多謝十六叔。」

蘇清言滿意的點點頭,道:「你先把築基期的修為隱藏起來,大的名聲對你並無好處,要知道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以等回到御劍宗后,我會宣布收你做我的記名弟子,等年歲大些,在調至到築基期的修為,修行上碰到不懂的地方就去找我為你解惑。」

我可以無限十連抽 蕭楠心喜,對於擁有一個實力強大的師傅,實在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更何況,還有一個做男主的師叔,實在是太好了,高興地點點頭。至於輩分問題,蕭楠直接忽視了。

蘇清明對於蘇清言的安排十分滿意,轉念又想到雲家和葉家的兩位少主,不放心的道:「你那位師弟和雲家少主也是知道此事的,信得過嗎?」

蘇清言道:「大哥放心,他二人都不是多舌之人,我回去后再交代其一番即可。」

蘇清明想了想,這才放下心來,只是在聽到蕭楠還自稱蕭楠的時候,眉頭緊皺,不高興的說:「楠兒,還是儘快把你的名字改過來才行,我們蘇家的孩子,只能姓蘇。」

蕭楠到是不以為然,自己叫了這麼多年的蕭楠,要是再改名字的話,實在是太奇怪了,道:「爹,你看蕭家就女兒一個人了,如果自己再改回蘇姓,不是讓母親死不瞑目嗎?再說,不管我姓什麼,不還都是你的女兒嗎?更何況,要是女兒真的姓蘇,盧家那裡就不好交代,何必為了這一點小事,冒這個險呢?」說到這裡,眼中有淚光閃現。

果然,蘇清明在聽到女兒談到蕭雅時,不禁有些內疚,當初要不是自己帶她回來,蕭雅也不會早死,說到底都是自己虧欠於她,算了,不就是一個姓嗎?就像蕭楠說的,其實蕭楠不管姓什麼,都是自己的孩子,身體里流的是自己的骨血,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好了,也不是多大的事,改不改也不影響什麼,就這樣了。先離開才是正事。」

聽到蘇清言的話,二人都很贊同,就現在的形式討論了一番,一致決定,先把蕭楠儘快送離這裡,一防碰到盧家人,盧湖城是盧家的三房嫡子,本身又是實力出眾,在盧家地位超然,如今盧湖城出了事,定會引來元嬰修士前來查看,還是儘快離開以策安全。

最後決定讓葉洛辰帶著蕭楠先回御劍宗,雲尚陽留下協助盧家探索地底城,而蘇清言則是跟著蘇清明返回蘇家,前提是盧家還沒有來人。

蘇清言給葉洛辰和雲尚陽發了傳訊符,沒一會的功夫,二人就趕了過來,蘇清言簡單的說了一下現在的事情,這才問兩人又沒有異議。

雲尚陽倒是無所謂,好心情的調誑道:「唉!葉洛辰,你多了個師侄哦!見面禮還不給?」說往自己從儲物袋裡拿出一把靈符,高興的道:「來來來,這是雲叔叔給你的見面禮,都是實用的符籙,快收好啊!」

蕭楠一頭黑線,這就成自己的叔叔了?話說,你跟著湊啥熱鬧啊!在地底城還是兄弟的,現在平白的高自己一輩。

看著手中的一把符籙,共有幾十張,震驚的發現,其中還有幾張五級符籙,剩餘的都是四級的攻擊符和防禦符。土豪啊!求抱大腿……

看著一臉驚喜的蕭楠,雲尚陽挑眉的看著葉洛辰,看著這位正兒八經的師叔會拿出什麼見面禮?雲尚陽可是知道,葉洛辰這傢伙除了神器龍華劍,就只有一柄上品靈器的雷熒劍,這把雷熒劍是葉洛辰平日里使用的,自然不會拿出來送人,至於龍華劍????好期待這傢伙的見面禮啊!

雖然早有猜測,但是現在莫名其妙的多了個師侄,葉洛辰還是有點不適應,見面禮什麼的太討厭了,看著好友一臉看好戲的樣子,葉洛辰真想痛揍他一頓,實在是誤交損友啊!現在後悔不知道行不行?

仔細想了一遍,自己儲物袋裡,除了《藥典》的玉簡和凈根丹,也就幾枚療傷丹藥,實在沒有拿的出手的東西,暗下決定,回去后一定多裝些東西,只是現在……算了,牙一咬,從儲物袋裡拿出玉瓶,直接扔到蕭楠手裡,裝作不在意的道:「拿去吧!」說完就轉過身去,實在是怕自己忍不住再奪過來,凈根丹啊!就這樣送出去了,實在是心痛。

蕭楠看著手中的玉瓶,面上一片狂喜,趕緊的把玉瓶交到蘇清明手中,激動的道:「爹,你吃了吧,這是凈根丹,凈化靈根雜質的。」

蘇清明三人聞言,都不淡定了,凈根丹那可是傳說中的東西,就這樣被葉洛辰當成見面禮送給蕭楠了?

雲尚陽不甘心的問道:「凈根丹?你居然有凈根丹?」隨後一臉狗腿的道:「兄弟,還有沒有?我給你用靈符換。」說罷一臉貪婪地看著蘇清明手中的玉瓶,就是自己用不到,說不定以後可以留給後人,葉洛辰這個敗家子,瞞的可真嚴啊!

不提葉洛辰還不生氣,還不是這丫的窮顯擺,這才讓自己把還沒暖熱的丹藥送了出去,這貨還有臉說,對著雲尚陽沒好氣的道:「沒了,裡面就一顆,還是我和蕭楠在葯宗修士洞府找到的,玉簡已經複製給你一份了。」說完就不再看雲尚陽了,那一臉貪婪的樣子實在是傷眼啊! 寵夫之嫡妻撩人 也算是值了,葉洛辰這樣安慰著自己。

蘇清明自是看到葉洛辰的不舍,丹藥雖好,也要有命享才行,萬一惹得葉洛辰不高興,到時蘇家是無法承受得住葉家的怒火的,把玉瓶拿到葉洛辰的面前,笑道:「這丹藥實在是太貴重,孩子不懂事,葉少主不要見怪,還是收回去吧!至於見面禮,以後再補就是了。」

蕭楠沒做聲,靈根純度越高,吸收的靈力越快,單靈根是純度最高的靈根,自己的靈根已經和單靈根相媲美了,吃不吃倒是沒多大的區別,本來就是要送跟父親的,至於父親如何處理,蕭楠就不過問了,家族之間的事情太複雜,和父親相比,自己還是太稚嫩了。只要不是送給蘇嫣姐弟,蕭楠沒有意見。

葉洛辰倒有些不高興,聽蘇清明的話音,還不是忌憚自己身後的葉家,像是自己會秋後算賬似得,實在讓人不喜,沒好氣的道:「這是送給師侄的禮物,不想要的話就扔里吧!」

蘇清明被掃了面子,訕訕地收了回來,看著蘇清言,二人是師兄弟,關係親密,希望他能給自己點提示。

蘇清言道:「好了,不就是一顆丹藥嗎?對我等單靈根用處不大,既然給了你,就收起來好了。」又轉過身來,慎重的看這蕭楠,道:「你想好了?真的送給你父親?這枚丹藥可是對你有很大的幫助,以你五靈根的資質,能有今天的修為,全賴你的悟性,要知道悟性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誰知道以後還會不會碰到?要是你吃了這枚凈根丹,說不定會在這修仙路上更進一步。」對於孩子的孝順,蘇清言還是很滿意的,如今自己已經收下了這個徒弟,就要為她選擇最適合走的道路。作為孩子以後的指路明燈。

蕭楠知道蘇清言的好意,看著父親也是一臉不贊同的樣子,開心的道:「你們就不要擔心我了,我知道這枚凈根丹意味著什麼?只是我不需要。」尤其在說到最後,蕭楠對蘇清明鄭重的點了點頭。

對於蕭楠在自己五臟上刻畫陣法的事,二人曾經約定好,即使是對自己再親密的人,也不會說出去的,所以蘇清言並不知道蕭楠如今吸收靈力的速度,但是蘇清明卻知道得一清二楚,見女兒如此肯定,也不再多言,準備把丹藥帶回去,看能不能研究出丹藥的成份。

蕭楠以為蘇清明是要帶給蘇嫣姐弟,不高興的道:「爹,這是女兒對你的一片孝心,你不打算現在就服用嗎?」要想給蘇嫣姐弟沒門,自己還不容易得來的,可不要最後便宜了他們,蕭楠可沒忘記,自己之所以被盧家追捕,蘇嫣功不可沒。

蘇清明對於蕭楠的小心思一清二楚,好笑的道:「放心吧!爹會自己服用的,只是想帶回去研究一下,如今流傳在外的丹藥配方是越來越少了,要是知道了凈根丹的配方,對我們蘇家是件大事。」

說道丹方,蕭楠又想到自己本來想要給蘇清明的玉簡還放在儲物袋裡,取出玉簡道:「忘了說了,這是女兒得到的葯宗《藥典》,本來說要給你的,差點忘了,給。」

「《藥典》?」蘇清明聽到這個消息,比得了凈根丹還要高興,要是有了《藥典》,只要好好研究,說不定就可以帶領家族更進一步,凈根丹只是可以用於一人,《藥典》卻可以讓一個家族興起,當然前提是要有實力守住才行。蘇清明握緊手中有些燙人的玉簡,想到蘇家將會在自己這一代崛起,一時豪情萬丈。 “你們也是三十二張課桌?潘明越你們兩個呢?不會也是這樣吧!”莫如來後半句話是對潘明越和許川說的。

見許川兩人一齊搖頭,莫如來鬆了口氣,揉着腦袋繼續說道:“時間不多了,如果不想被記黑名單的話,我希望有人能親自進去查看一下。”

莫如來越說越沉重,讓一名住戶進入有一半機率有鬼的教室,這實在是太危險了。

沒有任何意外,大家都像是沒聽到莫如來命令一樣,繼續低頭沉思。

弱小的住戶在祈禱隊長不要強制選上自己,對莫如來有些不滿的住戶心底卻是有些幸災樂禍,樂意看他吃癟,雖說等下大家都會被記黑名單。

莫如來見衆人連討論的慾望都沒有,很快想到了大家心裏在想些什麼,心底一聲冷笑,但臉上不動聲色,依舊裝出一副較勁腦汁的模樣。

“既然沒人願意去,大家一起受罰算了,反正我有學分獎勵。”

本以爲當了隊長,發佈任務會輕鬆點了。之前大家都是蠻聽指揮,沒想到一到關鍵時候就掉鏈子。

莫如來的想法固然好,但住戶們都不是傻子,什麼都聽別人指揮,不如自殺算了。更何況莫如來這次說的任務危險係數那麼大,除非沒有任何退路,不然沒人願意以身涉險。

“額……請問我能問個問題嗎?”潘明越見大家默不作聲,忍不住開口問了一句。

莫如來詫異地看了他一眼,然後點點頭,示意可以。

得到同意後的潘明越看向了那兩名被派往四樓查看的住戶。

“你們數課桌數量的時候有沒有發生怪事?例如停電之類的。”潘明越自然不會相信真的有會有兩個同樣課桌數量的教室,肯定是有一間教室被鬼動過手腳了。

“停電?”其中一名住戶有些驚訝,“你怎麼知道數課桌的時候發生了停電,莫非你們也數課桌的時候也經歷了停電?還是說在停電的時候課桌數量被鬼弄成了三十二張。”

莫如來聽到這裏忍不住插了句嘴:“我們數的時候沒有發生停電!這麼說來,這間教室是真的了!”

“既然是真的,還請莫隊長帶我們進去吧!”隊伍中忽然傳出一個聲音,瞬間讓莫如來啞口無言。

是啊,我告訴你憑這點判斷出了正確的教室是這個,可是你敢進去嗎?你敢不敢把自己的性命放在別人身上?

那名住戶不敢,所以才說出了讓莫如來先進去的話;莫如來不敢,因此才閉上了嘴巴。

隊伍的氣氛變得微妙起來,潘明越感覺到了住戶們把目光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老潘,有把握不?大家的命運都放在你身上了啊!”潘明越看向說話者,原來是和他經歷過同一恐怖場景的30號住戶姜元琥。

說實話,潘明越在隊伍中間看到熟人姜元琥的時候還是很開心的,但現在姜元琥當着大家的面說出這番話,無疑是想坑潘明越一把。

姜元琥沒有直接點明讓潘明越帶頭進入,但給潘明越套上的帽子卻是委婉地表明瞭這個想法。

這個時候特意說出這句話,無疑是將潘明越捧了起來,如果你有把握,那麼請帶我們進去,如果你不敢進去,大家在你身上放的期望就落空了,你應當有負於大家。

誰讓你提出了這個想法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