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小蝶不是純陰之體,沒有幫助周星星,打開第二條絕脈。

周星星很是失望,留下兩個嬌滴滴的大美人,趕緊離開。

「美人,你放心,我周星星一定會對你負責的。」

這是周星星,對昏迷的潘新鳳說的。

周星星很想帶上潘新鳳,奈何,現在身上沒有可以住人的空間法寶。

剛才試了一下大魔神系統,這系統居然只能收下契約妖獸,無法收納活人。

只有等到以後,自己有了收納活人的仙寶,再去找這個潘新鳳,把她永遠的留在身邊,和自己天天在一起修鍊。

周星星撒丫子離開,可是怕潘新鳳醒來,對自己打打殺殺的。

周星星剛走,潘新鳳就醒來了。

原來她一直假裝昏迷。

剛才的戰鬥,不止周星星受益匪淺,潘新鳳也得到了周星星體內的先天混沌陰氣。

她不但恢復了所有法力,更是比之前強大了十倍不止。

「呼呼……」

無數的巫族符文,在潘新鳳的身上湧出,密密麻麻的布滿了山洞,泛著強大不可一世的力量。

並且所有的符文閃耀,合在一處,居然形成了一個光華閃耀的巫神模糊輪廓。

巫神。

這是巫族最高的神靈,有著深不可測的詭異力量,可以一言定生死,咒術之力,霸道無匹。

潘新鳳美目放光,沒想到,這次她落到周星星這個壞蛋手裡,反而因禍得福,凝聚出了巫神法相。

這就證明,她未來可以成為巫族的傳說中的第二個巫神!

要知道,整個西方巫族,有著無數巫族後代,但是除了那個正統的巫族聖女,沒有第二個人,可以成為傳說中的巫神!

這一刻,潘新鳳身上,湧出一股豪情,她就像屹立在這天地間的女神,藐視一切。

空中模糊的巫神法相,審視了潘新鳳很久,似乎有些猶豫,但是最終,這巫神法相飄向了潘新鳳,融入了她的身體里。

潘新鳳臉色大喜,閉上眼睛,感受著巫神法相傳授給她的至高符文咒術。

一揮手,潘新鳳打出一枚符文,上面有著古老神秘的文字,很是清晰,且蘊含有強大的咒術力量。

這是一枚石化符文,古老的咒術,可以把對手石化,變成一個石頭,永遠死去。

再次揮手,又一枚古老神秘的符文出現,這是一枚蘊含了時間法則的古老符文。

「定。」

潘新鳳一句話落,那符文落在哪裡,哪裡的時間,就會被定住。

潘新鳳高興無比,一揮手,又是一枚更加古老神秘的符文出現,這讓潘新鳳大喜。

這居然是巫族,最神秘的咒術符文,生死咒的符文。

這符文一出,可以一言定生死。

但是這咒術,不能隨意施展,否則咒不死對手,還會傷到自身。

這一次,潘新鳳居然在巫神法相這裡,得到了三枚最古老的咒術符文,一枚石化符文,一枚時間符文,一枚生死咒的符文。

潘新鳳高興無比,再次一揮手,在空中又凝聚出一個字跡不算明顯的符文,等於半個古老的符文。

這是一枚蘊含了治療功能的符文,有著枯木逢春的神奇能力,可以治療任何傷勢。

但是這枚符文,並不完整。

潘新鳳皺眉,看來要想完整這個符文,或者再次領悟巫神法相,得到更多的古老符文,就要繼續和周星星在一起修鍊。

只有送給巫神法相更多的先天混沌陰氣,這巫神法相,才會繼續賜予潘新鳳更多強大的咒術。

「小賊,你佔了本姑娘的身體,就想一走了之么?」

「哼,以後你就是本姑娘的男人了,你逃不了的,就像你說的,你要對本姑娘負責!」 潘新鳳一揮手,打出枯木逢春的治療符文,射入小蝶的身體。

這符文很強大,治癒了小蝶身體上的疼痛。

畢竟被周星星折騰了半天,小蝶不痛才怪。

其實小蝶也早就醒來,只是她不敢睜開眼睛,羞澀的布置如何是好。

現在她表姐,用上了治癒術,小蝶只能假裝醒來。

「啊,表姐,我們是不是被那個壞蛋……」

潘新鳳臉色嚴肅,喝道:「這事情你知我知就可以,不要嘴巴那麼大,到處都說。」

小蝶頓時臉色一紅。

她確實是大嘴巴,之前還在靈藥園裡,對所有人說周星星壞話。

潘新鳳喝道:「事已至此,我們不能丟人後,還到處丟臉。」

小蝶點頭,很是委屈,道:「表姐,我知道了,我不會說出去的。」

「啊,表姐,外面有人戰鬥。」小蝶急道。

潘新鳳點頭,「我知道,是那個壞蛋,和我師兄王奎在大戰。」

小蝶急道,「表姐,那我們快點出去幫助你師兄,殺死那個欺負我們姐妹的壞蛋啊。」

潘新鳳怒道,「我不是告訴你了么?我們不能讓別人知道,我們的丟人事情,你想讓我在師兄王奎面前丟人么?」

小蝶頓時無語。

潘新鳳怒道,「況且,那個壞蛋修為強大,我們不是他的對手。而且我師兄王奎,也是一個很煩人的跟屁蟲。」

「我知道了表姐。」小蝶嘟起了小嘴。

山洞外,雙翅白虎,和自在門的高手王奎,在激烈大戰。

本來處於下風的王奎,一看見周星星美滋滋的出來,且要逃走的樣子,頓時氣的王奎怒火攻心。

他大喝道:「淫賊,你把我潘新鳳師妹怎麼樣了?」

周星星哈哈大笑,「你這笨蛋,這還用問么?你想想啊,我們孤男寡女的,共處一室。」

「你……」王奎氣的臉色漆黑。

周星星大笑,「何況你師妹那麼漂亮,樣貌美的和仙女一樣,」

「最重要的是,你知道和你師妹這樣的大美人戰鬥,是什麼感覺么?」

「哈哈哈,我告訴你哦,那感覺,簡直就是極品啊。」

周星星哈哈大笑,不但把王奎氣的差點吐血,也是讓山洞裡的潘新鳳和小蝶聽到了。

潘新鳳臉色羞紅,但是臉上掛著笑意,她很喜歡自己的男人這樣誇獎自己。

小蝶臉色羞紅的,偷偷了看了一眼她表姐,然後暗暗的呸了一口,恨死了周星星。

「啊,臭小子,我要殺了你。」王奎已經氣瘋了。

「哈哈哈,就憑你?你連這隻大貓都打不過。要是你能打過這個大貓,也許之前你就有機會阻止我和你師妹的修鍊了,這隻怪你是個廢物。」周星星大笑的打擊著王奎。

「你混蛋。」王奎大吼。

「開。」

接著,瘋狂的王奎,不再壓制境界。

呼呼……

龐大的靈氣,從天地間匯聚過來。

這王奎居然要突破金丹,他真的要瘋了。

漫天的烏雲匯聚過來,眼看著就要形成天劫,給王奎的金丹進行洗禮。

周星星大笑,「你想結丹是么?但是要問過小爺同意不。」

「嗖。」

周星星直接飛過去,一巴掌狠狠拍在王奎的腦袋上。

王奎都沒有躲避的機會,因為周星星現在體內有著兩顆金丹,強大無比。

但是外表上看,外人看不出來,都以為周星星是築基大圓滿的修士。

畢竟周星星現在還需要修鍊出七顆金丹,才能真正的跨入金丹真人的行列,讓外人看出來。

「啊,你……」

王奎頓時跪在地上,大口吐血。

他體內的匯聚起來的靈氣,居然被周星星一掌拍散了。

「啊,我恨你!」王奎嚎叫。

但是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光有仇恨,是不行的。

「哼,留下你這個廢物一命。」

周星星一腳踢在了王奎的丹田上,將其直接廢掉。

王奎像一隻死狗一樣,躺在地上,大口吐血,眼中都是絕望。

周星星哈哈大笑,一把搶過王奎的儲物袋,把裡面的混元丹,全部吞入九顆腦袋裡,大口的煉化。

現在有了兩顆金丹,需要的資源太過龐大。

騎著白虎,周星星快速的殺回靈藥園,要搶奪寶葯,提升修為。

畢竟還差七顆金丹,需要的資源,太多了。

周星星走後,潘新鳳和小蝶,走出了山洞。

「啊,師妹……」

王奎看見絕美的潘新鳳出來,頓時大叫。

潘新鳳皺眉,看著已經成為廢物的王奎,嬌聲道:「師兄,你已經是廢人了,以後找一個凡人過一生,好自為之吧。」

「不,師妹,你知道我是最愛你的。」王奎急道。

潘新鳳怒道,「哼,你最愛我,你還和別的女人勾三搭四?你別以為,我不知道。」

王奎大叫,「我沒有啊師妹,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沒有和別的女人在一起,我是最愛你的,我只愛你一個人。」

潘新鳳怒了,喝道:「你還騙我?你和我們自在門的幾個師妹有染,你以為我不知道么?你以為我平時,為什麼不搭理你?因為我早就知道,你是個什麼樣的人。」

王奎不說話了,他沒想到,他平時和女人在一起,做的那麼隱秘,還是被潘新鳳知道了。

潘新鳳怒道,「王奎你記住,這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只要你做了,別人就會知道。」

小蝶也是怒了,她本來被周星星欺負了,就是一肚子窩火。

這會正好拿王奎出氣。

「哼,表姐,這世界上,沒有一個好男人,這樣花心大蘿蔔,留下他何用?」

小蝶說話間,含怒出手,一劍刺入了王奎的心臟里。

「啊,好狠毒的女人……」

王奎吐血,死不瞑目。

周星星騎著雙翅白虎,回到了靈藥園,頓時引起很多高手的注意。

清虛派的高手古恆大喝一聲,「混蛋,你把我的師妹小蝶,弄到哪裡去了?」

周星星哈哈一笑,「你說呢?我們都是男人,這個還要我說么?」

「混蛋,我殺了你。」古恆氣的大吼,氣沖斗牛,目露殺機,滿頭的髮絲都開始倒豎橫飛,眼神凶光畢露。

「百步神拳。」

「呼。」

暴怒的古恆猛地一拳打出,憑空砸來。

這百步神拳,在古恆的施展下,真的很厲害。

一個巨大的金色法拳,如同實質,狀若金山,在空中吹古拉朽的轟擊過來…… 古恆的確很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