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都是小傷,過些天就沒事了……」對於剛才在那混亂攻擊中黑劍保護自己的一幕,楊峰並不打算告訴楊林,當然,他想要告訴也沒辦法告訴,因為他也不知道怎麼說,所以只能在楊林說著的時候支支吾吾的附和說了沒事而已。

看著楊峰的敷衍回答,楊林也是沒辦法的搖頭,不過不管怎麼說,楊峰都贏下了比賽作為最好的結果,再多說反而變成多餘的。

看到大長老不再費口舌了,楊峰才低聲開口:「大長老,跟你商量個事?」

「說吧,什麼事?」

楊峰輕聲道:「剛才比賽中有些累,我想自己一個人先雲天城歇息去了,關於後面什麼事情就留給你打理了…」

「什麼?」楊林這時大驚起來:「你自己先會雲天城?」

「恩,對的。」

「不行不行,這絕對不行。」楊林搖搖頭,看著楊峰:「剛才你殺了許義,憑許天霸的性格,在這皇家面前還能忍忍,但他恨不得把你殺而快之了,你現在自己一個人回去絕對不可以。」

楊峰撇撇嘴,手中的黑劍實在是太多的疑點了,而且在剛才衝過許義攻擊的時候,好像也感受到了全身經脈的一次大洗禮,楊峰覺得無論如何都必須第一時間的趕回去查看一下。

看到楊峰那表情,楊林知道這個侄孫那執拗的性格,當即無奈的道:「好吧,我派幾名族內好手護送你回去。」

身上的秘密本來就是不想讓人知道才要提出一個人自己先回去的,但現在…

楊峰面露難色,忽然——

一眼看到那些混亂的人群,楊峰一笑:「大長老,這個就不用了,要讓族內好手送回去,可能被許家發現的機會更大,倒不如我混進人群中回去比較穩妥。」

九十度、守望 在好說歹說一番后,楊林終於答應了楊峰自己一個人回去。

在個人決賽結果出來后,爭奪賽也落幕了,當然也少不了一些客套的落幕致辭,無非就是本次爭奪賽各個世家表現出色什麼的,然後就是一些排名點閱之類的…

對於這些,楊峰根本就無法去理會了,這個時候他早已易容好混入了上萬人的洪流中…

人群中,一張誰都沒有見過的面孔忽然笑了:「黑劍,到底什麼秘密,還有身上的經脈似乎又有的突破了……」

PS:情人節到了,大家都出去約會了???有木有人,有木有……有的介紹一個撒 雲天城,羅雲國的主要城市之一,極為繁榮。

這個繁榮的大城市面積非常的大,整個城市被三大家族霸佔了一大部分。而許家所佔的主要那塊區域內,更是繁榮無比,成為了整個雲天城的繁華之地。

在這塊繁榮的地方,一條街道橫穿而過,兩邊都是林立著一些高樓,有高級的消費酒店以及一些衣服店,武器店等等…

傍晚時分,從旁邊的一所高級酒店中走出兩名走著八字步的青年人來,從發紅的臉色可以看得出這兩人喝了不少的酒,而且從兩人身上那些略顯華貴的衣物上也看起來應該是大家族的子弟。

「老子連爭奪賽也不去看,就待在族內玩玩蟋蟀,啥錯也不犯就被族長罵得狗血淋頭,真******太窩火了。」

「媽的,這些還不都是怪烏山鎮那個什麼楊家那些混蛋,也不知道那個家族裡邊那什麼狗屁楊峰走了什麼****運,竟然讓一個山溝里的家族拿到兩個第一。」

「也真夠衰的,明知道許義少爺死了族長生怒氣,我還傻不拉幾的去撞槍口上。」

兩人邁著醉醺醺的步伐不斷的嘀咕著,兩人都是一臉囂張發怒的樣子,令得周圍的路人都避開幾分。

對於路人那些目光,兩人眼中充滿了不屑,接著酒勁上頭,繼續邁著闊步囂張的走,忽然——

不知從哪裡冒出來一個身影,急匆匆的,嘭的一聲撞在了兩人身上,令得這兩個原本就邁著八字步的傢伙不由的往後退了幾步才停穩。

兩人低頭一看,眼前已經癱坐一個看起來十歲左右的孩子,面黃肌瘦的樣子,而那孩子的旁邊還散落著兩個極為小而又黑乎乎的饃饃。

「對不起,對不起……」孩子連忙道歉,根本不敢抬頭,身體也不斷的在顫抖著,同時也飛速的伸手要去撿起身旁散落的饃饃。

兩人先是一怔,再看看那碰上自己的那瘦小身影撿起饃饃的樣子,忽然間面色一冷。他們兩人剛才在族內被族長惡罵了一頓,火氣不知往哪個地方撒,碰巧剛出門就被這麼一個小乞丐撞到,壓抑著的火氣一下子冒出來。

「出門都碰上不長眼的乞丐,晦氣。」其中一人抬起手狠狠往小孩頭上拍過去。

原本就瘦弱的小孩根本頂不住這麼一拍,整個弱小的身軀一下子就翻到在地上,而手中那兩個剛撿起的黑饃饃也再一次脫手滾落一邊去。

其中一人直接一隻腳踩到饃饃上,用力的揉起來,瞬間就把那饃饃揉爛掉。

「我的饃饃……」小孩看到饃饃被踩爛,一下子撲過去,抓住對方的腳,哭喊起來。

「真******晦氣,放開賤手,滾遠一點去。」被抓住腳之後,那青年怒焰更是洶湧起來,腳下猛的一下子發力,忽然間把小孩嘭的一下子踢出幾米外。

踢開小孩之後,那人拍拍身上的衣袍,嘴裡還在罵著:「真是晦氣,老子剛才在族內被罵了半天,好不容易逃出來竟然還遇到這麼不長眼的窮鬼。媽的,雲天城裡什麼時候來了這麼多的賤種,簡直太混蛋了。」

「還我饃饃…」剛被踢開的小孩再一次爬起來,只不過嘴角已經流出一些血跡,有一次的撲向剛才踩爛饃饃的青年。

「滾,給老子滾遠點。」這一次,還未等小孩接近,另一名青年用力的踢出一腳,嘭的一聲,小孩那弱小的身體再次滾向一邊。

那名青年似乎踢完還不爽,邊往小孩倒的方向走去邊惡氣沖沖的罵起來:「被一個賤種家族囂張就算了,你這個小混蛋算什麼,竟然也想騎到老子兩人頭上,找死。」

兩人頓時圍上小孩,發出一陣的腳踢,而小孩慌忙之中趕緊起身在原地抱著頭亂竄起來。

周圍的一些路人看到兩個大人在欺負一個弱小的小孩,都不由的露出一絲的同情,但是看到了那兩人凶神惡煞的模樣,卻是沒有一個人敢上前去勸,甚至看到小孩躲竄稍微往自己方向來就大退好幾步。

被小孩一次次的竄起來躲開,兩人怒氣也更大了,一下子左右夾著,對著小孩的身體便是狠狠的一腳踢過去:「我讓你這種賤種躲,躲啊!」

無限之至尊巫師 因為用力太大了,那弱小的身軀在那狠狠的腳踢下,一下子滾了好幾米遠,扎到人群中。

「滾開!」兩人怒氣沖沖走過去,人群中頓時分開一條道。

剛走幾步,忽然間看到前邊好像有人在站著,抬眼一眼,那小孩正躲在一個少年的身後發抖著。

「小子,閃一邊去。」兩人瞄了一眼擋在眼前的少年,發現不認識。而且從那稀鬆的衣服看來不像是什麼厲害的角色,當即毫無顧忌的斥喝起來。

楊峰依舊不動半分站著,也不做聲,面不改色的看著兩人。他剛才正巧路過這裡,看到了這一幕,雖然楊峰不是什麼善人,但被人這麼怒喝,憑他那脾氣還真受不住。

「聽到沒有,滾一邊去,否則……。」看到楊峰不為所動,兩人抬起了拳頭威脅著。

「否則什麼?」楊峰盯著兩人:「莫非兩位連我一起打?」

兩人頓了一下,再次打量起楊峰來,看得出這個少年穿衣服之類的確實比平常人略微好一點,不過也就是比平常人好一點而已,頂多也就是一個鄉下來的土豪罷了,估計是這些天來看爭奪賽的。

兩人思量一番,覺得這樣的人可以欺負,當即猙獰一笑:「知道就好,在我許家地盤上,你這種那個山溝來的鄉下人還不滾。」

「哦,聽你這麼說,我倒是覺得我應該管這一件事了。」楊峰嘴角輕笑起來。

看到眼前少年的笑容,兩人感到無比的憤怒,立馬挽起袖子衝上去:「小子,找死就別怪我了。」

楊峰看了一眼還在發抖的小孩,再望著衝上來的兩名紈絝,眼神中忽然爆發出一股凌厲的精光,腳下的步伐飛速的邁出。眾人只是看到少年的身材一動。

嘭,嘭。

兩人感覺眼前一花,颳起一陣風的同時,胸口已經迎來了重重的一擊,轟然倒在地上。

楊峰輕輕拍手,接著轉回身扶起那名面黃肌肉的小孩。

「你敢打人?」兩人怒視著。

「滾!」楊峰猛一回頭。

原本還想做些什麼的兩人,但看到楊峰那銳利的眼神后渾身一個哆嗦,剛才的酒勁也醒過來了,知道這一次碰到了鐵板,當即也不再做聲的站起來。

「小子,你有種,最好下次別讓我碰到。」在扒開人群離開的時候,其中一人回頭往了一眼,放言恐嚇道。

看到沒事之後,那些看熱鬧的路人也紛紛離去,只不過在最後離去的時候都有意無意的多看了楊峰一眼,就像在看傻瓜一樣。

從人們的眼神中,楊峰看出了那個意思:這小子以後死定了。不過對於兩人離去時那種口頭恐嚇根本不在意,要知道那樣的恐嚇在楊峰眼裡算個屁,甚至連屁都算不上。

當做無事人一眼,楊峰只是搖頭一笑的離開。

「等,等一下……」剛走來兩步,楊峰就聽到身後有人在叫著,聽那聲音好像是在叫自己。

「恩?有事?」楊峰迴頭,看清楚是誰叫自己了,原來是剛才被打的那個小孩,不由的停下腳步出聲問道。 「謝……謝謝,你救了我。」小孩兩隻黑溜溜的眼睛盯著楊峰,可能因為有些緊張的原因,聲音有些斷斷續續的。

楊峰看了一眼,忽然間想起自己前一世的小時候,咧嘴一笑:「沒事。」

「你是,烏山鎮的……楊峰?」就在楊峰將要走開的時候,小孩終於鼓起勇氣問了一個問題。

「你認識我?」楊峰停住了,有些奇怪的看著對方。自己並未認識這個小孩,他怎麼知道自己。

「恩…我認識你,很多人都認識你了。」聽到楊峰迴答后,小孩子眸子中閃著興奮,當即點頭回答,而此一時因為手中沒有了饃饃。一雙手也很不自然起來,放在身上那破舊的衣服上拽了又拽,接著開口:「因為,因為我去看了那個爭奪賽,所……所以知道你的名字。」

楊峰恍然一笑,原來這樣,怪不得。

「你真歷害,一下子就把那些人打倒了。」小孩子還在興奮的說著,渾然間已經忘記了緊張,還沒等楊峰說話,小孩再次露出仰望的神色:「現在很多人都說你是我們雲天城最厲害的天才。」

看著小孩那興奮的眼神,楊峰明白了,感情這個小傢伙還是一個追星族啊。

「你讓他們那些大家族的見識到了,不一定只有他們才歷害。「小男孩露出傲然的神色,不過只是一會之後又變成黯然神色,抿抿嘴:「要是我能像你那麼歷害多好,可惜我沒有……」

「不會的,你哪天也會很厲害的。」楊峰先是一怔,忽然想起前一世剛習武時羨慕那些特別大的隱世門派,當即毫不猶豫的伸出手摸摸小男孩的頭顱,笑道。

「真的?」小男孩眼睛一亮。

「恩,真的。」楊峰笑一下,接著鄭重的點頭。

雖然不知道這小男孩以後將會變成什麼模樣,但是在這個武道至上的世界里,習武是大部分人的終生夢想。楊峰可以看得出眼前這個小男孩的夢想也是如此,不管如何,楊峰知道一個鼓勵對男孩有很大的幫助。

至少以後活著也有一份自尊。

「你叫什麼?」楊峰忽然問道。

「我…只知道我姓陳,不過……都沒人叫我名字,久了我也忘記了。」小男孩不好意思的說著,眼眸閃著,接著說道:「不過別人都叫我六子,要不你就叫我陳六吧,呵呵。」

「六子,陳六…」

楊峰點頭,看著六子,發現孩子其實也蠻老實的,想了想,笑道:「那好好努力,總有一天你也會很厲害的。好了,回去吧。」

陳六站著,還是不動,嘴角蠕動也不說話。

「怎麼了?」楊峰想了想,問道。

剛問完的瞬間,楊峰發現了,這個叫做陳六的目光有些猶豫,時不時的還在盯著不遠處那已經被踩爛的黑饃饃。

心中頓時明白了。

剛才這個陳六那麼奮力的保護就是那兩個饃饃,現在雖然被踩爛了,但對他來說可能還是很重要,甚至是他今天的全部家當了。可因為那些莫名的自尊,他又不想在楊峰這個偶像面前走過去撿起來。所以一時間有些難堪…

「沒……沒,沒什麼。」陳六有些猶豫起來,接著一下子坐到地上裝出沒事的模樣,看著楊峰說道:「我想歇一會,你先走吧。呵呵。」

看到這個樣子,楊峰也明白了。這個孩子在自己這個所謂的偶像面前,自尊心很強。

「被你這麼一說,我也感到有些累了,要不我們到裡邊歇歇一會,我請你吃東西。你對雲天城比較熟悉,就給我講講雲天城的事情,可以嗎?」楊峰忽然指著旁邊的一間酒店,笑著問道。

「你請我到裡邊吃東西?」陳六的目光順著楊峰指的方向看過去,頓時一驚。

那是一間看起來很不錯的酒店,陳六在雲天城生活這麼久,雖然沒有進去過,但也是知道裡邊的大概是有錢人才能去的地方。

「你不願意給我講講雲天城的事情?」楊峰笑道。

「不是不是……」陳六擺擺手的同時也趕緊搖搖頭,急忙的否認著。

「那是什麼?」楊峰問道。

陳六望了一眼酒店,餘光在看向不遠處已經踩爛的饃饃,有些不太好意思的開口了:「那裡好像……好像……很有錢才能進去的。」

「哦,沒事,我身上有錢,只要你給我講雲天城的事情,管你吃到飽。」楊峰恍然一笑。

陳六猶豫了一會,忽然一咬牙:「恩,好的。」

兩人走進酒店,楊峰選了一個沒人的位置坐好。而陳六從進來之後就沒有再大聲說話了,眼神恍惚不定的,一直都是看著四周,楊峰叫他點菜也支支吾吾的樣子。最後還是楊峰一個人獨自要了幾個菜和一隻烤鴨。

從踏進酒店開始,楊峰就發現,這個陳六還是有些不太一樣。或許是因為從來沒有坐在這裡大大方方的吃過飯,陳六自從坐下后一直都顯得很拘謹。

看著這個模樣,楊峰也是有些好笑,就這樣還講故事。不過為了讓陳六放鬆,從坐下來的那一刻開始,楊峰就不停的問一些比較簡單的問題,比如雲天城哪個地方比較熱鬧,從這條街出去又是哪一條街之類的……

不得不說,楊峰這個方法也蠻奏效,加上陳六對於雲天城還是比較了解的。聽到楊峰問話后,也就開始了講一些關於雲天城的事情。雖然都是一些比較簡單的事情,但楊峰一直聽著。

「我……飽了。」陳六忽然停下來。

飽了?

楊峰心中一陣驚訝,他看到桌上的那幾個菜已經吃得差不多,而那隻烤鴨除了自己吃了一塊后,就沒動過。

「謝謝你給我講雲天城的事情,我也飽了,走吧。」楊峰笑道。

「呵呵,你請我吃飯應該是我說謝謝才對的……」陳六露出拘謹的笑容,目光又看到桌上的烤鴨,神色猶豫一會,忽然咬牙問道:「我們都吃飽了,剩下了也就沒人吃了,我,我剛剛吃飽了,剩下的能……能帶回去嗎?」

「可以的。」楊峰一怔,接著點頭道。之後叫人把那隻烤鴨打包好,放到了陳六的手中。兩人才走出了酒店,接著楊峰便是轉身離開了…

……

雲天城許家的府內的大廳中。

許天霸坐在首位之上,下方還坐著幾名長老,而在大廳中間站著兩名青年。

如果楊峰在這裡一定認得出,這兩人就是剛才街上遇到的那兩人。

「混賬混賬混賬,都是混賬東西……」許天霸對著兩人一連罵了幾次,兩人頭都不敢抬,唯唯諾諾的站著。

許天霸怒氣未消,又接著罵道:「你們這兩個廢物到底有什麼用,在大街上竟然還被人欺負,聽說還是一個小毛孩,簡直丟盡許家臉面了。」

兩人不敢說話。

「又不是我們錯,只是他速度太快了。」其中一人埋著頭嘀咕著。

雖然那兩人聲音很小,但還是被許天霸聽到了。他忽然一怔,似乎想到那個身影,猛然的站起來問道:「你們剛才說什麼?說那人速度很快,他什麼特徵?」

兩人驚訝的看著族長,想不到這樣也能被聽到。但沒辦法,還是按照記憶開始把楊峰的年紀,身上衣服以及大概的形貌輪廓講出來。最後又添油加醋的說:「族長,我們也說我們是許家的,但他根本不放眼裡,還大言不慚說我們許家算個屁,一點都不懼我們。」

「好了。」許天霸一聲喝住,心中冷冷的哼道:好一個楊峰,殺了我兒,又騎到我許家頭上,看來兩個第一令楊家膽子撐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