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領頭黑衣人一聲令下,十多名下立即全部退了回來,領頭黑衣人用袖口擋住半邊臉龐,對向站在他面前的白衣人,冷聲道,「哼,今天先放過你們,回頭在找你們算賬,我們走!」

「哪裡跑!」其中一名白衣人看到敵人飛向空中,剛要縱身一躍,卻被領頭白衣人攔住,這位領頭人仰頭看向飛在天空之上的黑衣人,微笑一聲,正言道,「我們現在不是要和他們為敵,而是要保護那兩位俠士安全的到達瀘州城,好了,他們一定不會善罷甘休,我們還是即刻啟程,追往那幾位俠士。」

「是。」十多名白衣人縱身一躍,全部飛向天空奔著靈兒幾人的方向快速追。

………

正在天空飛行的靈兒三人看到後方無人追來心總算也是踏實了下來,然而就在這時,靈兒御劍飛行有點東倒西歪的樣子,就好像是身體失了重心不能自控,現在多虧是天靈劍自己把持之所以靈兒這一路都是平安無事。

由於時間太長再加上速度過快,天靈劍一時也有點承受不住這樣飛行,靈兒雙伸出兩根指,一橫一豎擺在身前,希望能用體內元氣控制住天靈劍,但是效果並不理想。

這裡隨著瀘州城還有一段路程,看來靈兒是堅持不下了,正在玄幻焦急的時候,上官翡翠立即從身上掏出一顆力心丹扔向了靈兒。

接住之後,靈兒仔細的端詳了一遍中這顆較小的丹體,還沒有等他要詢問,上官翡翠主動對他柔聲解釋道,「這是我煉製補充體力的丹體,你服下之後,馬上就會精神飽滿。」

「這麼強悍,那你怎麼不早拿出來。」著靈兒一口直接吞到了肚中,剛剛進入體內靈兒就有一種被熱流溫養的感覺,陡然間靈兒全身上下開始火熱起來,臉色被憋的緋紅,體內經脈就感覺在快速運轉,不能自控。

上官翡翠看到靈兒的狀態,黛眉微皺,急忙對他比劃著白皙的小,「快,快運用體內真氣慢慢調息。」

靈兒立即舞動雙,緩慢調息著體內真氣,好讓這股熾熱降低下熱度,因為他自己實在是有點受不了這股熱流隨著經脈相互亂竄。

「翡翠姑娘,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玄幻看到靈兒滿臉緋紅的狀態,心裡很是焦急。

「他可能是不能自控體內真氣,不能讓力心丹和真氣相容,那樣它們就會在體內相互排斥,真氣保留在體內不動,而這顆力心丹已經化成熾熱的力量在他體內隨著經脈四處亂竄,在這樣下我怕他會自爆而死。」上官翡翠一副很擔憂的樣子。

話落,直接飛躍到天靈劍之上,立即舞動雙貼在靈兒身後,緩慢的用自己體內真氣,幫助靈兒調解那顆熾熱力心丹化出來的力量。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青蓮 靈兒頭頂之上冒起一股微微白煙,看似體內在逐漸消耗熱量,但是他好像感覺眼前也是越來越模糊,身體也開始慢慢晃動起來,天靈劍還在努力的保持平衡,盡量不讓主人摔下。





精彩推薦: 第502章耐不住寂寞

「什麼?」

葉平平不相信,拿過還留有一半的『催產葯』用舌頭舔了舔,還真是甜甜的,一點雜味都沒有。

白少問:「你讓我查這個幹嘛?」

「靠!被麥洛那傢伙陰了!我還以為他真的那麼壞,要老大肚子里孩子的命呢!結果,只是為了試探roce的衷心!」

麻蛋,roce也是個笨蛋!

接任務的時候,就沒有察覺到麥洛已經在懷疑他了嗎?

而且,她剛剛也沒有想到這點,麥洛既然想要得到老大,就不會這麼惡毒要貝蒂肚子里孩子的命啊!他應該知道,要是真的要了老大孩子的命,老大一定會對他恨之入骨。

葉平平鬱悶無比的坐在椅子上,長長嘆了口氣。

……

晚上八點,麥洛回了無極分部。

山上的一棟別墅里,只住著一個人——曼蒂。

聽見車聲靠近,立即退出網格畫面,合起面前的筆記本,轉身睡在身後的沙發上,一副已經熟睡的模樣。

麥洛推開門走了進來,見曼蒂睡在沙發上,屋裡暖氣有點低,就給調了一下。

然後走到一邊坐下,彷彿在等曼蒂醒來。

兩分鐘后,曼蒂緩緩睜開眼,當看見坐在一邊的麥洛時,驚喜地道:「你來了?」

「你現在警覺性是越來越低了。」麥洛說完,神色暗了暗,「對不起,我忘記你身體還沒好。」

曼蒂藏在毛毯下的手緊緊握了握,臉上卻不變,依舊蒼白中帶著無辜,「沒事,我已經習慣了,反正我現在身體已經殘缺成了這樣,以後什麼也幹不了了。況且這裡是你的住宅,我很放心。」

一邊說著,曼蒂緩緩站起來又說道:「我去給你倒杯水。」

「不用了,坐下吧。」

曼蒂坐下,見麥洛臉色不怎麼好,就問道:「怎麼了?」

「最強者R背叛了我,跟ODD的葉平平跑了。」

「ODD?我經常聽你說起ODD,ODD幫派很厲害嗎?」

「還行。」

麥洛眸光幽幽的看著曼蒂,心裡想的卻是,ODD是十二年前創立的,那時,貝蒂才幾歲,跟曼蒂是玩的最好的時候,可是曼蒂竟然一點不知情。

很明顯,從那個時候,貝蒂就開始策劃這一切了……

所以可想而知,貝蒂心機有多重,竟然瞞著所有人,在外建立一個幫派!

短短十幾年,就已經貫穿到各個國家,建立了實力不低的ODD分部。

貝蒂的實力和城府,都是他從未想到過的厲害。

「麥洛,這麼了?」

曼蒂被麥洛盯得心裡有些緊張,緩緩往他身邊移了移。

「沒事,你好好休息,我過兩天再來看你。」

說著,就要站起來。

「麥洛……」

曼蒂突然伸手抓住了麥洛的手,水眸里一片顫動,很是我見猶憐。

柔軟的身子微微靠上去,聲音很嫵媚溫柔。

「麥洛,我身體已經好多了,你是不是嫌棄我?」

「不是。」

麥洛的聲音有些生硬。

「麥洛,這麼多年你都沒有碰過女人,你不寂寞嗎?」

麥洛:「……」

沒說話,但是眸子卻幽深的看著面前的曼蒂。

曼蒂突然鼓起勇氣在他臉頰上吻了下,聲音很軟很柔,「你知道的,我愛你,為了你,我一直留著第一次在等你,麥洛,你也給我好不好?我不想等了這麼多年最後是白等,我已經失去了妹妹,我不想再失去你……」

說著說著,曼蒂眼角滑下一滴眼淚,伸手環上了麥洛的脖子。

麥洛也不是那種女人坐懷不亂的男人,況且在別人眼裡,他一直在潔身自好的等貝蒂,其實誰都不知道,耐不住寂寞的時候,或者生理上有需求的時候,女人一黏上來,他就已經把第一次送出去了。

只是生為貴族少爺,這些事都是做完拿錢打發掉,也從來不會爆出來,所以沒人知道而已。

而他能在這幾年忍住曼蒂的誘惑,是顧及著貝蒂,怕搞了曼蒂,傷了兩姐妹的感情。

可是現在,貝蒂已經拋棄了曼蒂,他根本不用再有所顧及了……

這近乎呢喃的聲音,徹底擊垮了麥洛僅剩的理智,當即把她放在沙發上,他覆了上去……

一翻雲雨後,曼蒂臉色潮紅,縮在麥洛的懷裡,一副小女人姿態。

麥洛身心舒暢的坐在沙發上,就連最強者背叛他這件事,都不再煩悶了。

一手摟著曼蒂的嫩腰,一手夾著一根香煙吞雲吐霧。

「麥洛,貝蒂……過的還好嗎?」

其實這個時候不該問,但是曼蒂就是忍不住想問。

想要一邊聊著貝蒂,一邊將貝蒂在麥洛心裡的形象毀完。

麥洛是他的男人!

即使是她貝蒂,也別想再得到他一根頭髮絲!

「好。」

麥洛說完,微微推開了點曼蒂,「好好休息,我還有事要處理,過兩天再來看你。」

一邊說著,一邊拾起褲子穿著。

曼蒂咬了咬唇,眼裡閃過瘋狂的嫉恨,但面上卻很是擔憂地說道:「麥洛,貝蒂若是做了什麼錯事,你多包容一下,她還小,不懂事。」

「小?不懂事?」

麥洛又坐回了沙發,看向曼蒂,只覺得她還是太單純了,伸手摸了摸她有些凌亂的頭髮,「你說你這個做姐姐的,怎麼就沒有管好妹妹?看你妹妹都壓到了你這個姐姐頭上了,你還替她說好話?」 玄幻見狀心裡認為不能在往前方飛行,焦急之下,只好命令天靈劍快速降落,準備先將靈兒身體調理好在往瀘州城。

天靈劍隨著玄幻一直快速降落到地面之上,上官翡翠雙緊緊的握住靈兒雙臂,心裡一副很愧疚的樣子,力心丹精力十足,如果用丹人體力有限,那麼力心丹就會頂滿用丹人的身體,直到爆裂而死。

所有的丹藥都是如此,要想服用丹藥那就必須要有強大的體魄,還有體內經脈的框架,而這個框架則是元氣、真氣、體力的容納空間,只有修鍊最強悍的元氣,才能讓框架跟著無止境的增大,只有這樣才能容納更多更爆更強的丹藥。

丹藥還有分大小體,剛才上官翡翠給靈兒的那一顆力心丹只是屬於小體而已,之前看到靈兒的戰鬥力還算可以,可是卻沒有想到他的體內竟是如此承受量,這一點上官翡翠可是真的大意了。

這對於未曾修鍊過體內經脈框架的靈兒,一時也不能容納這顆力心丹小體,現在的靈兒雖然被上官翡翠幫助調息的差不多,但是身子還是極為的虛弱,再加上昨晚沒有睡好的情況,看來這回必須要讓靈兒好好休息一晚。

僻壤之地,一個普通的小鎮,人口不到一千,住戶不到三百,老人在家洗衣做飯,孩子在門口玩泥土,年輕夫婦下地幹活或者砍柴,平靜的生活,雖然看似苦楚,但是還有一抹幸福飄過鎮庄之內,這種和諧,這種安寧,實在是讓靈兒幾人感到乍然間輕鬆許多,就像是遠離了是非之地。

玄幻扶著靈兒,上官翡翠緊跟其後,三人穩步走進鎮庄之內,雖然裡面房屋製造很是簡陋,但是裡面的氣憤卻是鳥語花香一般,左右兩邊是深林,後邊是高山,前方是河流溪水,遼闊的地域,人們揮灑著汗水,臉龐之上卻依然微笑。

正當靈兒三人剛走到鎮庄之內,前方不遠處的一座草屋門口有著幾個滿臉髒兮兮的孩子見到他們之後,起身迅速狂奔而來,臉上帶有天真無暇的笑容,雖然不雅,但是卻很甜。

「大哥哥,你們是仙俠么?」 寫寫小說就無敵了 幾個比較瘦弱的小孩用著崇拜的雙眸凝視著靈兒二人,看到他們身後背有神劍,心裡充滿了好奇感。

上官翡翠一看到孩子心裡就有一種不出的喜愛,當她看到這幾個可愛小孩的一刻,心裡更是有一種衝動,很想抱住他們輕輕的親上一口。

上官翡翠走到剛才話的那名小孩面前,緩慢蹲下伸白皙的小摸了摸他那般嬌嫩的臉蛋,美眸之中突然卻有一種寒酸心痛,原來是這小孩由於吃的不好,經常在烈日下玩耍,皮膚已經很是乾枯。

上官翡翠輕輕的摸了摸這小孩乾枯臉蛋,雙眸之中噙著一絲苦楚,對他柔聲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二狗,姐姐你呢?」二狗傻傻的笑著,一時間露出了暗黃的牙齒,但是他的笑容依然燦爛,更是甜美。

「我叫上官翡翠,你們呢就叫我翡翠姐姐吧。」話落,起身握著二狗的小,帶著這些孩子,緩慢的向鎮庄內處走。

靈兒看到上官翡翠那種孩子般的天真可愛,心裡再次出現了一絲的愛慕,在他心裡喜歡孩子的女人,就是有同情心的女人,有同情心的女人就是內心善良的女人,內心善良的女人,就是靈兒要找的女人,此時他認為自己遇到了三個。

玄幻看到靈兒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雙眸還在凝視著上官翡翠,長嘆一聲,搖頭道,「靈兄弟,我現在才發現……」

玄幻故意把話先到一半,靈兒心裡很是急躁,不知玄幻到底是何用意,偏頭對向玄幻,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凝聲問道,「發現什麼?」

玄幻先是斜嘴一笑,方才緩緩開口,「發現……你還是一個花心風流的少年,哈哈……」玄幻邊笑邊帶著靈兒繼續向前行走,看看能不能先找個人家住下來,吃點素飯什麼的。

靈兒瞥了一眼玄幻,微微垂首,心裡默默暗道,「哼,你這話的算是對了,俗話嘛,人不風流,枉少年。」

剛走沒有多遠,前方有一位老伯正在向他們幾人緩慢走來,遠處看已經是白髮蒼蒼,駝背彎腰,右放在嘴邊還在不停的輕微咳嗽著。

「爺爺!」二狗見到此老伯,大喊一聲,迅速展開他那窄小的肩臂,小步跑到老伯的身前,一把就抱住了他,看似很是親熱。

上官翡翠走到他們的身旁,玄幻和靈兒緊跟其後,還沒等他們開口,二狗就回眸眨巴了兩下,伸出小指向上官翡翠等人,憨笑道,「爺爺,他們是外面來的仙俠,讓他們我們家吧。」

老伯「呵呵」一笑,伸出微微乾枯的掌輕輕的摸了摸二狗的鼻子,隨即仰頭看向上官翡翠等人,半晌后,方才緩緩開口,「幾位俠士來自何方,不知到此鎮所為何事?」

上官翡翠微微的點了點頭,甜美一笑,恭敬道,「老伯,我們來自神壇,由於長時間趕路,有點身心疲憊,之所以來到此處,想找個熱心的人家住上一晚。」

老伯雖然衰老但絕不糊塗,明白了上官翡翠的意思,沒有半點猶豫直接微笑著緩緩開口道,「如果幾位俠士不嫌棄的話,可以到老夫的寒舍住上一晚。」

「那就謝謝老伯了。」上官翡翠微笑著表示了一下謝意,旋即隨著老伯和二狗緩步向鎮庄內駛,其他的孩子則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這家老伯住在鎮庄最里側的左環道邊,家裡還有一位老伴已經做好了午飯,老伯下地出活剛剛回來,準備找到孫子二狗回家吃飯,但卻沒想到這一趟卻多帶回了三個人。

一個普通而又簡陋的寒舍,但是卻四處通風,頂不漏雨,這也算是一座比較溫暖的房屋了,院子不大,有菜有草,其中還有一條小黃狗,看似跟二狗很是親近,剛一到家二狗就直接奔著小黃狗跑,一起玩耍了起來。





精彩推薦: 這位老伯將他們幾人帶到家中之後,急忙叫老伴在多做幾個菜出來,但是卻被上官翡翠三人給攔了下來,老伯無奈之下只好用著比較簡單的青菜和一些釀醬來招待他們三人。

雖然是青菜蘸醬,但是靈兒三人還是吃的很香,吃慣了大魚大肉的靈兒在一吃這青色的蔬菜確實也是有一種絕世美食的想法,玄幻和上官翡翠也是同樣的想法。

………

飯後,由於房屋之內只有三間房,沒辦法只能給靈兒和玄幻一間,上官翡翠一間,安排完之後,老伯帶著老伴繼續下田幹活,而二狗也則是繼續跑出跟別的小朋友玩耍,現在屋內只剩下他們三人。

玄幻按照上官翡翠的法,一點一點的將體內真氣融入到靈兒體內,然後在用他的真氣將靈兒的脈絡,一點一點的疏通,經過一個時辰的調整靈兒總算安然無恙的平息了下來。

玄幻收回真氣緩緩下床走到桌旁,穩穩坐下,倒了一杯茶喝下,這才感覺體內有一股涼氣在流通,已經是滿臉汗水的玄幻,穩重的點了點頭,對向靈兒二人正色道,「以後可不能在這麼不小心,這多虧是靈兒的仙根強悍,要是換做其他修道之人我想早就會死於非命了。」

靈兒雙腿微微移動,坐在床榻之上,後身倚著木床內的牆壁之處,嘴裡呼出一口熱氣,慢慢抬起雙眸看向玄幻,凝聲問道,「仙哥,為什麼我的體內就不能承受這顆小體的丹藥呢?」

玄幻再次喝了一杯茶水,雙眸凝視著靈兒,正言解釋道,「修道之人要想讓體內能承受最強大的元氣或者是容量空間最大的話,那就要修行體內脈絡框架,所謂的框架就是修鍊元氣來不斷的強化體內脈絡擴張度,當然只有修鍊最強悍的元氣,你體內脈絡的承受度才會無限量的增大……」

到這裡,玄幻搖頭莫嘆一聲,繼續詮釋道,「你現在剛剛進入修鍊仙道,根本還沒有太強悍的脈絡框架,又怎麼能承受這小小的葯丹,別是你,就連我都沒有修鍊過體內脈絡框架。」

「哦?」聽到這裡,靈兒心裡更是有些懵懂,這麼多年來就連玄幻仙哥都沒有修鍊過,那自己還不是也要等他個幾百來年,我靠,想到這裡靈兒內心徹底崩潰。

玄幻似乎看出了靈兒的意向,沉思了一會,方才再次開口解釋道,「我當年曾經跟師父提起過要修鍊體內脈絡框架,可是師父卻告訴我,時機未到,況且修鍊強悍元氣也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再加上那五百年來師父們一直鎮守封魔塔,那時候五百年我帶領著師弟們只是修鍊神壇法則,根本沒有想到過修鍊脈絡框架之事,一直到現在師父們還是為曾開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