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太上老君在前頭不緊不慢地帶著路,後面清風仙人和熊然則是帶著一雙好奇的眼睛還斷地掃視著四周圍的環境。

很快的,他們便來到了一處相當寬敞的地方,這裡像是仙藥谷的最中心地帶,只不過此刻,在這個地方,圍著不少的人,一陣陣吵雜的議論聲響起,細仔一聽,他們似乎在說著什麼花,等什麼人。

視線掃過眼前,只見此刻這個地方,在外圍站著的都是些年輕人,看樣子像是仙藥谷的弟子,這些弟子臉上都帶著焦慮之色。

突然,有弟子無意間一轉頭,發現了人群后的幾道身影,當即大聲一呼。

「老君來了,老君終於回來了。」

聞言,外圍的所有弟子都紛紛轉身,向著身後望去,他們視線落到了太上老君身上,弟子們都激動了起來。

「嗯?」然而,當這些弟子目光落到了站在太上老君身旁的清風仙人和熊然身上時,他們臉上的表情卻又變得古怪了起來。

只見老君微微一笑,而後對著身旁的清風仙人說道:「隨本君來吧!」

話音一落,太上老君緩慢走上前去,前方圍堵在此地的弟子們見狀,都紛紛讓出一條通道,太上老君領在最前頭,清風仙人和熊然則是跟在後面,走在人行通道上。

然而,讓清風仙人感到鬱悶的是,站在人行通道兩側的這些所謂仙藥谷的弟子們,怎麼帶著一雙鄙視的眼神看著他。

「靠,這些傻冒,個個都在翻白眼,好像很看不起我們似乎,不對,應該是很看不起大哥你啊。」熊然轉著腦袋,雙眼掃過兩側的那些弟子,同樣發現這個情況。

以這些弟子的目光,當然能夠看得出,太上老君此次帶來的兩個人,以清風仙人為主,原本他們內心還充滿了期待,都想看看能幫他們仙藥谷解除這次大危機的人,到底是何方神聖,沒想到竟會是這麼一個看起來資質一般般的傢伙而已。

「不是吧,太上老君怎麼帶來一個土包子?就他……也能讓血淚花恢復原樣?」

「不會是搞錯了吧?我看我們這裡隨便挑一個出來,都比太上老君帶來的人強。」

「聽說只有身具強悍血脈的仙人,才有可能所使血淚花恢復正常,不過我看,太上老君帶來的人,怎麼看都不像是個擁有強悍血脈的人啊。」

「就是,太上老君肯定被忽悠了。」

站在兩側的弟子不斷發出鄙夷聲,聲音傳入到清風仙人耳中,讓得他不由地皺了皺眉,這些傢伙還真是狗眼看人低啊,若不是他師尊讓他來,再加上太上老君軟磨硬泡,他才懶得管這閑事呢。

很快的,清風仙人便走出了人行通道,而那些仙藥谷的弟子們則是重新將通道圍了起來,剛一出人行通道,便覺得眼前一亮。

抬頭往前方一看,定神之下,清風仙人雙眼一縮,眼神閃爍了起來,滿臉驚訝。

只見此刻,在前方正中心的地方,一根成人腰桿般粗大的綠色植物軀幹從地底冒起,軀幹內部,一陣陣光芒時閃時隱的,很是奇特。

視線順著這根粗大軀幹往上看,光溜溜的軀幹上並沒有旁枝和葉子,軀幹一直向上,竟然長到了十幾米高,而在最頂端,軀幹突然一個轉彎,長出一段向下的弧度,在弧度末端,一朵直徑超兩米的超大花朵出現在視線內。

花朵呈粉紅之色,花瓣之狀形似蝴蝶羽翼,微微蕩漾間,散發出一陣七彩光芒,並且伴隨著一陣叮鈴之聲,真是美不勝收。

「這就是……血淚花?」清風仙人抬頭望著前方中心處那一株奇異的仙花,驚訝道。

視線再轉,只見此刻在這一株神奇的血淚花下方,竟然站著數十人,大多都是老者,他他個個雙手負立,仰著頭,目光同樣盯著眼著這株血淚花。

而令人震驚的是,這些在血淚花下方所站著的人,他們身上的氣息散發出來之時,著實讓人心頭一震,竟然個個都是仙王修為。

「我靠,這麼多仙王在這裡。」熊然站在清風仙人一旁,驚訝道。

「嗯?」清風仙人眼神閃爍著,同樣驚訝,當他視線移到這些仙王的最前方時,頓時心頭各是一震。

只見最前方站立著的是一名中年男子,此男子雙手置著身後,他站在那裡,給人一種極為奇特的感覺,彷彿只要他一出現,日月都會失色,天地都將低頭一般。

中年男子身上的氣息內斂著,但是卻有著一股隱隱約約的仙威散發出來,令得人不敢直視,心中產生一股想要對其朝拜的衝動。

「他就是蕭谷主?」清風仙人咂了咂嘴,盯著最前方那一道中年身影,喃喃道。

見到這一陣勢,即使再愚鈍的人也都能猜得出來,這名中年男子,斷然便是這仙藥谷之主,蕭谷主。

「你這熊小子,在這裡等著別亂跑。」太上老君指了指熊然,而後再看向清風仙人,道:「清風小傢伙,你隨本君來。」

我擦!見到太上老君這副模樣,熊然頓時就不爽了,讓他在這裡等,什麼玩意兒?

熊然仰起頭,一副不屑的樣子,他左顧右盼,思尋著去哪裡找點事情做做,清風仙人看到熊然這副樣子,頓時心頭一跳,趕緊嚴肅的叮囑他不要亂來,這裡是人家的地盤,惹出什麼事來,他可擔當不起。

接著,清風仙人快步跟上前去,而前方的那些仙王個個都側著頭,眼光瞟向清風仙人,而後紛紛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顯然,這些仙藥谷的長老,這一尊尊的仙王,此刻他們的想法跟剛才那些弟子一樣,怎麼太上老君帶回來的小傢伙,修為這麼低,資質嘛……也很一般,會不會是搞錯了啊,就這小傢伙,身上能有神獸血脈?

要知道,此次血淚花之危機,關乎到他們整個仙藥谷的生死存亡,容不得有半點馬虎,而救回這株血淚花,所需的血脈之力非同尋常,並不僅僅是有神獸血脈就行,而且還要求要是純度極高的神獸血脈才可以。

在他們仙藥谷中,也有那麼幾名弟子,體內同樣流淌著神獸血脈,但是這幾名弟子體內的血脈之力卻很稀薄,達不到要求。

再者說,他們仙藥谷中,那一對雌雄凰鳥,擁有鳳凰神血,但同樣是很稀薄,依舊無法救治這株血淚花。

所以,要想完全使得血淚花恢復如初,對於這血脈之力的要求,那是相當之高的。

「唉,看這小傢伙的樣子,估計體內就算是有神獸血脈,其血脈之力也不會強到哪裡去。」仙藥谷的仙王長老們目光在清風仙人身上掃了一遍,當即便有一位長老忍不住嘆息道。

「難不成老天都要亡我仙藥谷?可惜我仙藥谷大好的基業啊……」又有仙王嘆息,接著便不斷有仙王搖頭。

「現在也不奢望什麼了,只求有奇迹發生啊。」凡是目光望向清風仙人的長老,他們皆在搖頭嘆息,顯示都沒有把希望放在這麼一個看起來毫不起眼的小傢伙身上。

聽著這些老傢伙的嘆息聲,清風仙人額頭當即冒出幾根黑線,心中簡直是無語到極點,他忍不住在心中發出一聲臭罵:「他媽的,這群老不死的,把老子請過來這邊,還凈說一些廢話,若不是老子的師尊叫老子過來,請老子老子都不來,什麼東西嘛。」

在心中說完這話時,清風仙人也是一愣,怎麼感覺這說話語氣這麼熟悉啊,這不是熊然這熊小子的語氣么,嘖嘖,跟這熊小子接觸多了,還真被他給同化了。

「谷主,人帶來了。」只見太上老君緩慢帶著清風仙人,來到了最前方處,太上老君雙眼望了望身前所站著的這位中年男子,眼神閃爍了幾下,微微彎腰,道。

只見中年男子站在那裡,雙手負立,仰著頭望著前方那一株血淚花,也不出聲,中年男子衣袍隨風微微飄蕩間,給人一種傲然於天地間的感覺。

「晚輩清風,拜見蕭谷主。」清風仙人也挺識相的,站在身後當即就是一個抱拳,對著眼前這名中年男子,尊稱道。

「嗯。」微微沉寂,只見中年男子嗯的一聲,而後他終於動了,身體緩慢轉了過來,將容貌露在了清風仙人眼中。

「你就是東嶽帝君的徒弟,清風仙人吧。」這位蕭谷主完全轉過身來,他雙眼熠熠有神,盯著清風仙人,道。

聞言,清風仙人剛要開口說是,然而當他抬頭看清了這位蕭谷主的相貌之後,當即心中大驚。

「這位蕭谷主……怎麼看起來這麼熟悉,好像在哪裡見過。」清風仙人雙眼閃爍著。 「咳咳,晚輩正是清風仙人……那個,蕭谷主,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啊,怎麼晚輩覺得蕭谷主這麼熟悉的。」清風仙人眼神閃爍不定,道。

只見這位蕭谷主,滿頭黑色長發隨風飄飛,他中年之齡,長相卻是劍眉星目,威風八面,眼神間透露著一股威嚴,讓人毫不懷疑這位蕭谷主在年輕時,肯定是一名美男子。

「放肆,蕭谷主什麼身份,豈是你這資質平凡的小輩能夠見到的,若不是此次我仙藥谷血淚花之危機,蕭谷主也不會親自出面,能夠見到蕭谷主真容,乃是你三生之幸了,還敢口出狂言,說什麼之前見過蕭谷主。」聽到清風仙人的話,當即便有仙藥谷的某位長老出聲斥喝,道。

其實這些長老們在見到清風仙人之後,認定了清風仙人資質平庸,想憑他一人之力就能救回血淚花,怕是比登天還難,所以長老們並沒有把太大希望放在清風仙人身上,所以也不怕說這個小傢伙會鬧情緒什麼的。

我擦!

聽到這些長老的話,清風仙人簡直想暴走,這些老東西擺出一副高高在上之態,哪裡像是有求於人的樣子,若不是干不過他們,清風仙人早就一巴掌呼死這些老東西了。

而此刻,在外圍圍觀的那些仙藥谷的弟子們,也都紛紛向清風仙人投去了鄙視的目光。

「什麼人啊真是,這麼不要臉,剛一見面就跟蕭谷主套近乎,真是厚顏無恥。」

「就是,我等身為仙藥谷弟子,都還是第一次見到蕭谷主本人,這個外人,竟然這麼不要臉,說見過蕭谷主,臉皮夠厚的啊。」

「呵呵,真是想不到這個人資質不怎麼樣,臉皮卻是比城牆還要厚。」

「唉,真是想不明白,太上老君竟然會去外面請這種庸人來幫忙,難道我仙藥谷內就沒人了么?」

聽到弟子們的鄙夷之聲,清風仙人更是無語到極點,而此刻誰都沒有發現,先前跟清風仙人一同前來的熊然,竟然不見了。

在弟子們發出鄙視的聲音的同時,也有不少的弟子發出一陣痛苦叫聲,他們的腦袋像是突然被什麼東西砸中一樣,痛得這些弟子抱頭嚎叫。

暗處,某個角落裡,一道少年身影浮現出來,少年嘴角帶著冷笑,抬手間,一株隱形的金蓮被他托在手裡。

「嘿嘿,一群傻逼,讓你們說我大哥壞話。」熊然話音一落,手中那株隱形的金蓮再次祭出,頓時砸倒一大片。

「唉喲,是哪個王八蛋,痛死我了……」

只見此刻,蕭谷主表情很淡然,他站在那裡,緩慢抬起手掌一擺,示意周圍的長老們和弟子們安靜。

接著,這位蕭谷主又將視線落到了清風仙人身上,他一雙眼睛烔炯有神,眼眸中浮起了星辰之光,一股奇特的能量波動從蕭谷主那雙眼睛中散發出來,讓得清風仙人身體不自覺的為之一震。

兩三個呼吸后,蕭谷主收回目光,臉上浮出了一絲驚訝之色。

「這位小友,本谷主能夠確定,與你只是第一次見面而已。」蕭谷主出聲了,他聲音不怒自威,有一股王者之氣。

聞言,仙藥谷的所有長老和弟子們都笑了。

「哈哈,這個傢伙自己打臉了,說什麼見過蕭谷主,真是笑話。」長老們搖頭,弟子們嘲笑,總之大夥在心中,都在鄙視清風仙人。

然而,下一刻,所有人的表情都僵固了。

「不過,本谷主剛用星辰窺探之術察覺到,小友身上竟然存在著一些因果之力,與本谷主相互牽連著,這也是令本谷主不解的地方。」蕭谷主聲音雄渾有力,傳遍了全場,頓時讓得所有長老和弟子們都瞪大了眼睛,他們一副難以置信之樣。

「什麼?因果之力……蕭谷主竟然會與這傢伙,有著因果之力相絆。」所有人都愣住了,若是此話從其他人口中說出,他們斷然不會相信,因為這是一個多麼可笑的笑話,然而這話,偏偏是從他們最崇敬的蕭谷主口中說出,這著實讓人大驚啊。

「哈哈,看來你這小傢伙身上,秘密還不少啊。」一旁的太上老君則是仰頭一笑,道。

而清風仙人則是皺了皺眉,心中疑惑,因果之力?什麼因果之力?怎麼他一點都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會不會弄錯了?」外圍的弟子們驚疑不定的望著清風仙人,道。

「竟然是蕭谷主這麼說了……應該,不會……弄錯吧。」大夥顯然不太願意接受這個事實,一個看起來這麼平庸的仙人,怎麼可能跟高高在上,修為通天的蕭谷主會有因果關係,真是讓人難以接受啊。

「此事暫且擱在一邊,今日請小友過來,乃是想讓小友伸出援手,替我仙藥谷解除危機。」蕭谷主眉頭微微一挑,對於他為何跟眼前這小傢伙會有因果之力牽連著,一時之間他也說不出來,只能暫時將此事放一邊,辦正事要緊,他看著清風仙人,認真說道:「想必老君都跟小友說了吧。」

「嗯。」聞言,清風仙人點了點頭,而後視線落到了前方那一株十幾米高的血淚花上。

「這就是本谷鎮谷之寶,血淚花。」蕭谷主一側身,手指指著身旁這株時不時散發出光芒的血淚花,此花那原本光溜溜的軀幹上,竟然鼓起了不少的小包,似乎是有什麼東西被卡在了軀體內,出不來一樣。

「小友看到這些鼓起的小包沒有。」蕭谷主再次出聲,聲音中有著一絲無耐,道:「在這些小包的體表之下,儲存的便是這株血淚花的血淚,只不過現在這株血淚花體內經脈受堵,所以它體內的血淚流不出來,便堆積在某一個部位了。」

聞言,清風仙人恍然大悟,還以為這株血淚花軀幹上的這些小包,乃自然形成的,沒想到是經脈受堵,體內的血淚堆積在一起,把血淚花的皮表給撐得鼓起來了。

「聽老君說起,小友體內流有上古神獸鯤鵬之血脈,這倒是一種極為強悍的血脈之力。」蕭谷主繼續說道:「不過,想要舒通血淚花的經脈,需要極為濃郁的神獸血脈之力方能行,不知小友體內的鯤鵬血脈,純度能達到多少。」

聽得蕭谷主的話,清風仙人愣了愣,一時之間也回答不上來,他體內的鯤鵬血脈,純度能達到多少,這鬼知道啊,反正能幫到就幫,幫不到就當作是過來旅遊了一次,也不虧。

「咳咳,晚輩自己也不知道體內的血脈,能夠引到作用。」清風仙人輕咳一聲,道。

只見蕭谷主微微一愣,而後笑了笑,道:「哈哈,無妨,只需做個測試,便能知曉。」

話音一落,蕭谷主緩慢伸出手掌,掌心處響起一陣叮鈴聲,接著一股光芒閃現出來,光芒之中,一顆晶瑩剔透的水晶球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此乃測靈仙晶,只要小友將一滴鮮血滴到上面,仙晶便能發光。」蕭谷主盯著他手中的透明晶球,道:「仙晶所發出之光,有五種顏色,分別為紫橙黃綠白,分別代表血脈的強悍程度,紫色為最高,這種光芒幾乎只有純種的神獸血脈才能激發出來,橙色次之,能夠激發橙光,證明血脈純度達到百分之八十以上,以這種血脈來衝擊血淚花的經脈,百分百能成功。」

蕭谷主緩慢地講解著,清風仙人則是認真聽著。

黃光,則是代表著血脈濃郁程度到了基本要求,以此等血脈來衝擊血淚花的經脈,也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成功概率。

而綠色光芒,則是代表著稀薄的神獸血脈之力,這種血脈已經不足以能夠衝擊血淚花的經脈了,若是強行以此血脈來衝擊血淚花經脈,不僅血淚花會廢掉,就連血脈的主人,都會受到莫大的創傷。

至於白光,則不用說了,代表血脈之力平常,沒有神獸血脈。

「在我仙藥谷中,倒是有幾位弟子體內擁有神獸血脈之力,可惜了,他們測出來的光芒,都是綠光,血脈之力太稀薄,不足以用來衝擊血淚花經脈。」蕭谷主微微唉氣,感慨道。

聞言,周圍的長老也都紛紛露出了失望之色,正因為谷內幾位弟子測得的是綠光,所以他們才會無奈,只能尋求外在勢力相助,這時太上老君果斷推舉了一人,此人便是站在眼前的,清風仙人。

「現在就只有將希望寄托在小友身上了,相信小友不會讓我等失望吧。」蕭谷主說這話時,顯然也沒有什麼底氣,畢竟在他看來,眼前這個小傢伙,也就是清風仙人,表面上看,確實是平凡無奇,很難讓人想象,這樣的人會擁有什麼強悍的血脈之力。

「呵呵,那就試試唄。」清風仙人擺了擺手,一副平淡的樣子,而後他邁上前幾步,伸出食指,在嘴間咬破,頓時指尖便冒出了一粒血珠。

此刻,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了清風仙人的手指上,大部分人都是帶著不屑的目光,顯然他們並不看好清風仙人,不覺得像清風仙人這種資質很平凡的仙人,會激發出黃光。

「唉,真是浪廢時間,他能激發出黃光,我把頭塞給他當凳子坐。」

「切,真是搞不懂,讓這樣一個傢伙過來幹什麼,是來出醜的么?」

「就是,我仙藥谷威震八方,隨便挑一名弟子出來,都能一隻手指捏死這傢伙,你說他體內有強慢的神獸血脈,鬼才信啊。」

……

弟子們都不斷發了同嘲笑聲,他們彷彿看到了清風仙人只能激發出白光,而後讓得所有人嘲笑奚落的場景。

只見,在萬眾期待之下,清風仙人將冒出血汗的食指伸出,置於那顆透明晶球上方,微微用力一擠,便聽到滴嗒一聲,血珠滴落,劃過虛空,最後滴到了透明晶球之上。

叮咚! 叮咚!

萬眾矚目之下,清風仙人的一滴鮮血滑落,滴到了測靈仙晶之上,頓時間,測靈仙晶發出了一陣強烈光芒。

所有人目不轉睛地盯著蕭谷主手中的測靈仙晶,就在發芒發出之時,他們驚住了,因為他們看到的光芒顏色,竟然是……

「白光!」仙藥谷中所有人,包括蕭谷主在內,都不由的嘴角抽搐了幾下,他們絲毫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了。

當即,現場都沸騰了,一片片斥喝聲響起。

「白光,是白光,沒有神獸血脈,他是個騙子。」

「他娘的,大家都被耍了,把他抓起來。」

「我就說嘛,這麼一個資質平凡的傢伙,怎麼可能會有神獸血脈。」

「不要讓他跑了,敢當我仙藥谷的人是傻子,一定要讓他付出血的教訓。」

……

「怎麼會這樣?」太上老君也是一臉疑惑,清風仙人擁有鯤鵬血脈,他可是知道的,在仙凡界中,還曾借清風仙人之力,替他了結了他與鯤鵬之間的恩怨。

「難道後來發生了什麼變故?」太上老君盯著那一陣白芒,心頭也變得沒譜了起來。

此刻,蕭谷主一臉難堪,他死死的盯著手中這顆發著白色光芒的晶球,廢了這麼大功夫,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難道真是天要亡他仙藥谷。

「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