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無數的天外邪魔,就從這個通道中紛紛降臨,簡直如同洪流一樣。

太好了!

對於別的修行者來說,遇到這樣的「魔潮」,必然會有多遠躲多遠,但是對於秦朗來說,這些天外邪魔可都是精神力,可都是煉製天外精魄丹的材料啊!何況,秦朗還需要建立魔蟲大軍,也需要馴服很多的天外邪魔,他正愁不知道從哪裡去抓捕呢,想不到這裡竟然有一個直通天外邪魔老巢的通道。

不再猶豫,秦朗直接張開精神力羅網,如同一個精明地漁夫,不斷地將這些天外邪魔捕獲,然後藏入了萬毒囊之中。

這簡直就是飛來橫財啊!

當然,能夠消化這種橫財的人,那也是寥寥無幾,不管是習武者還是修真者,很多人對這些他天外邪魔都是避而遠之的。

此時,秦朗已經完全張開了他的精神世界。

通過他的精神感應,他可以「看到」無數的天外邪魔就如同流星雨一樣從上方的通道當中衝下來,然後撞入了秦朗布置的精神羅網之中,自然也會有些「漏網之魚」,不過至少有一半的天外邪魔都落入了秦朗的掌控之中。

還有些兇狠的魔頭,竟然想要奪取秦朗的身體,結果一闖入秦朗的精神世界,立即就如同飛蛾撲火一樣灰飛煙滅,成為了秦朗諸天黑暗輪迴觀想法的補品。

魔潮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秦朗甚至抓捕了好幾頭「大魚」,抓到了幾頭天外邪魔中的魔將,這些魔將已經形成了靈體,可以直接對秦朗同時發動精神和物理層面地攻擊,但因為秦朗早就對這些天外邪魔有些研究,並且他自己都培養了好幾頭魔將,所以這幾條「大魚」都沒有逃過秦朗的精神落網,最終落入了秦朗的萬毒囊中,註定會成為秦朗的「魔奴」。

秦朗總算是明白為何陰無華會選擇在這隱居了,這裡簡直就是一個絕佳的「星空狩獵場」,有了這個神秘的通道,加上陰無華的諸天黑暗輪迴觀想法,這裡絕對是一個絕佳地修行場所,難怪陰無華的精神修為如此恐怖,居然可以在體內結成五色蓮花舍利。

秦朗不斷地抓捕天外邪魔,對他來說,這可是一個絕佳地機會,如果錯過的話,那就實在太可惜了。

不過,就在秦朗瘋狂地抓捕天外邪魔時,一股危險的氣息降臨了。

這是比天外邪魔中的魔將級還要更加恐怖的存在!

按照天外邪魔的等級分類,至少應該是「大將」級別的存在了。

只不過,這類邪魔的精神力太強大了,要降臨到這個世界,需要的力量也就越大,引起了的精神波動也更大,所以這東西還未完全降臨,秦朗就已經感應到它的存在了。但,秦朗沒有打算逃走,因為他想見識一下大將級天外邪魔的實力究竟有多強,順便他也想弄清楚關於這些天外邪魔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轟!

那個強大的天外邪魔終於降臨,在他落地的瞬間,以他為中心,狂暴的氣浪將身體四周方圓十丈的草木完全摧毀,連一點生命力都沒有留下。…….……

這傢伙,似乎對自然界的生命力流露出了一種本能地憎恨。

氣浪散開,一個俊美地長發男子逐漸顯現出來,此人穿著一身黑色西裝,給人一種妖異的英俊。

「西裝?」

秦朗心頭不禁嘀咕,這天外邪魔也不知道從哪裡知道的地球服裝。但是,根據秦朗的了解,越是像人的魔頭,那就越是厲害!

何況,這傢伙一出現,居然還穿著衣服,說明了它已經具備了人類的一些思維和想法,這樣的傢伙更加不容易對付。

「卑鄙的人類修士!給本將軍滾出來吧!」

銀髮魔頭一聲大喝,強大的氣勢向著秦朗席捲而來。

一陣飛沙走石之後,秦朗的身形顯現出來,他身體四周的草木已經掛掉了,他清楚地感覺到這些草木的生命力被這魔頭給吸收了。

「居然可以吸收生命力,真是有些奇怪。」秦朗自言自語道。

「武者?」

銀髮魔頭見秦朗出現,分辨出秦朗是武道修行者之後,語氣竟然顯得比較輕視,似乎他認為武者就是最弱的修士。

「魔頭,你好像很失望?」秦朗平靜地看著這魔頭,「我雖然是武者,但是跟其他武者多少有些不同,否則也不會來這裡收取你們這些魔頭了。對了,你的幾個魔將,已經變成了我的魔奴。」

「死——」

銀髮魔頭一聲冷哼,強大的精神力立即向秦朗席捲而來。

「精神樊籬!」

秦朗一聲冷笑,精神世界中形成無數道精神樊籬,將這銀髮魔頭的精神力完全擋在了身體外面。

嗖!

銀髮魔頭身體忽地「消失」,下一刻瞬間出現在秦朗面前,拳頭向著秦朗的面門一拳轟了出來。

這魔頭身法很快,就如同閃電、瞬移一樣!

畢竟這魔頭是靈體,以為沒有肉身,所以也就不會遭到相應的束縛,念頭一動,身體頃刻間呢化為烏有,下一刻在另外一個地方出現,這就相當於是「瞬移」了。

但,魔頭雖然可以瞬移,卻不是完全不受天地法則限制,當它瞬移出現在另外一個地方時,想要實施物理層面地攻擊,就必須將精神力化為實體,也就是重新凝聚成身體之後,才能對秦朗發動拳腳攻擊。

只是這一點,就足夠秦朗做出反應了。

轟!~

秦朗一拳擊出,剛好跟這魔頭的拳頭撞在了一起。

銀髮魔頭的身體一陣顫動,甚至變得有些透明,這是它的精神力不穩固的表現,說明秦朗這一拳不是那麼容易消受的。

「好傢夥!」

銀髮魔頭一聲冷哼,身體已經退回了之前所在的地方,它用慎重地目光審視著秦朗,「真是沒想到,武者之中竟然還有你這樣的強者。記住了,本將軍名良北!如果你願意做本將軍的親兵,今天就饒你性命!」

「名字不錯,但是想法愚蠢!」秦朗回應道,「我來這裡的目的,就是為了捕獲你們這些魔頭,然後為我所用。既然你是魔頭中的大將,那就更不能讓你走脫了。放心,我不會幹掉你的,你會當我的親兵!」

「該死!」

銀髮魔頭一聲怒吼,仰天長嘯,似乎正在呼朋引伴,四周的那些天外邪魔聽見了這銀髮魔頭的召喚,紛紛聚集在了他的身體四周,為其提供助力。

頓時,這銀髮魔頭的精神力開始不斷地攀升,同時他的手中出現了兩柄長刀,這兩柄刀自然也是精神力擬化而成的,但卻異常地鋒利,就如同是那些修真者打造的法寶一樣。很顯然,這兩柄長刀應該是這魔頭精心打造出來的武器。

蓬!

或者是為了回應秦朗的猜測,銀髮魔頭的兩柄長刀上面竟然冒出了黑色的火焰,秦朗能夠感覺到這兩柄長刀的厲害,一旦被這東西砍傷,不僅肉身會受傷,就連精神世界也會受到重創,這傢伙的確不是一般魔頭可比的。

其餘的那些魔頭,聚集在這銀髮魔頭的四周,為其增加了不少的聲勢,但是秦朗知道,這些魔兵不過是這銀髮魔頭對付秦朗的炮灰而已,這魔頭是不會在乎這些魔兵的死活,只不過想要他們削弱秦朗的實力罷了。

「殺!」

銀髮魔頭一聲令下,無數的魔頭如同潮水一樣從四面八方向秦朗襲來。

如果是其他人,面對這樣的「魔潮」,最明智的選擇就是暫避鋒芒,但是對於秦朗來說根本沒這個必要,他只是將精神羅網張得更大而已,隨後就任憑這些魔頭沖了過來。

當然,數以萬計、十萬計的魔兵衝擊之下,難免會有漏網之魚的存在,但是這些當這些魔兵興奮地向秦朗衝去,試圖奪取秦朗的肉身時,卻發現它們只要挨著秦朗,立即就被「蒸發」掉了,隨後化成精純的精神力被秦朗所吸收。

紅蓮業火加上腐朽冥毒,對付這些雜魚魔兵自然是太容易了。

何況,秦朗的身體細胞剛經過了魔種和地獄氣息的強化,這些魔兵就算是沾上了秦朗的身體,也不可能搶奪秦朗的肉身,一進入秦朗的身體,這些魔兵就會被秦朗身上的魔種吞噬掉。

「殺!」

銀髮魔頭大喝一聲,如同閃電一樣出現在秦朗頭頂,然後雙刀向著秦朗砍了下來,這魔頭的雙刀虛實不定,輕鬆地斬開了秦朗的護體罡氣,向著秦朗頭頂上你砍去。

這銀髮魔頭大概是認為秦朗的注意力已經被那些魔兵給牽制住了,所以才選擇這個時候出手,但是下一刻它就失望了,因為秦朗的拳頭已經漫不經心卻又恰當好處地擊了出來,剛好迎上了它的雙刀。

讓這銀髮魔頭更覺得恐怖的是,秦朗的拳頭每前進一分,氣勢和力量就增強一分,這一拳似乎不僅聚集秦朗全身的精氣神,而且攜帶著某種未知的力量和氣勢,銀髮魔頭感覺這一拳不像是秦朗發出的,更像是這一片天地所蘊藏的力量通過秦朗的拳頭釋放出來的。

這一拳,名為「炎黃」! ?銀髮魔頭也算是大將級別的天外邪魔了,但是面對秦朗這一拳,它卻一點抵禦的把握都沒有,因為秦朗這一拳似乎已經超乎了武道的範疇,暗合某種天地至理,這一拳不僅僅是秦朗自身實力的一拳,也是攜帶了龍脈、炎黃神州、天地氣運的一拳。-.-

這銀髮魔頭雖然沒有抵禦的把握,但是它卻絲毫不退,因為它知道根本不可退,別看秦朗這一拳很簡單,但實際上是返璞歸真、化繁為簡的極致拳法,其中包羅萬象、萬般變化,任憑它的刀如何變化,都無法避開和破解秦朗的這一拳,除了硬拼之外,沒有其他任何可能!

「千變魔身!」

這銀髮魔頭再度大喝一聲,他的整個身體忽地消失不見,但是那兩柄魔刀卻是魔焰滔天,很顯然是因為這銀髮魔頭將自身的力量全部注入到魔刀之中了,以此來抵禦秦朗的恐怖一拳。

轟隆!

秦朗的拳頭猛如奔雷、快如閃電,強大的力量封住了兩柄魔刀。頃刻間,這兩柄魔刀似乎承受不住秦朗這一拳攜帶的恐怖氣勢和力量,頓時就崩解了。

而那銀髮魔頭,立即化為一道虛影倉皇逃竄,不過它凄厲地聲音卻還在夜空中回蕩:「可惡!可惡的武者……等本將完全恢復實力,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咦,怎麼回事?」

「諸天黑暗!」

秦朗平靜而冷漠地聲音在夜空中、樹林中響了起來,這聲音似乎來自夜空,又似乎來自整個山谷乃至於整片森林,總之這聲音讓那銀髮魔頭一陣顫慄,因為它發現秦朗的精神力似乎遍布了整個天地夜空,如同形成了一張巨大的無形羅網,任憑它如何左衝右突,就如同陷入了網中的魚兒,始終都被困在其中,直到精疲力竭,最後被死死地困在網中。

「諸天萬界,盡歸黑暗!」

秦朗的聲音就如同是黑夜中的催命符一樣,這銀髮魔頭的精神力雖然是無形之物,但是在這無處不在的黑暗之中,它根本就無處潛藏,因為秦朗的精神力已經遍布到這一片天地的任何一個地方了,無論是宏觀還是圍觀世界,無論是一草一木還是螻蟻蟲子,都有秦朗的精神力附著,所以無論這銀髮魔頭逃向哪裡,始終都逃不過秦朗的感應和掌控之中。

何況,諸天黑暗輪迴觀想法對這些天外邪魔具有本能地剋制性,使得這個叫良北的魔頭施展渾身解數都無法逃脫秦朗的追捕,雖然它可以化為無形之物,但是秦朗的精神力如同春風化雨,早已經跟這四周天地間的萬物融為一體,所以無論這魔頭的精神力逃往何方,都會被秦朗的精神力感知到,然後秦朗進一步收了羅網,逐漸縮小範圍,將這魔頭困在了他的精神力感應範圍之內,而且秦朗還一步一步一地削弱這魔頭的力量,將這傢伙完全困死了。

「不可能!區區一個武者,為什麼如此強橫!」

銀髮魔頭近乎崩潰了,他根本就不將武者放在眼中的,本以為輕鬆就可以將秦朗給收拾掉,哪知道這小子竟然厲害到這種地步,反過來要將它給鎮壓了。

見無法脫身,這銀髮魔頭再度顯現出實體,向著秦朗道:「人類武者,我承認你的實力很強,比如我們談談條件吧。我給你十萬天魔,你讓我離開,如何?」

這魔頭也算是狡猾,它是準備一離開秦朗的掌控,立即就逃之夭夭。

只是,秦朗怎麼會上當,平靜地說:「好,那你將十萬天魔交給我。」

「你放開精神力羅網,我就將十萬天魔交給你。」銀髮魔頭道。

「我這個人向來都是不見兔子不撒鷹,不見好處不放手。」秦朗嘿嘿笑道,「十萬天魔,你怎麼給我?」

「本將可是有高貴的皇室血統,統御三十萬魔兵,自然是一言九鼎,你放開羅網,我就將十萬天魔交給你!」

「唔……那我還是繼續對你下手吧。」秦朗繼續嘿嘿笑道,「既然你是這些天魔中的貴族,如果鎮壓了你,得到的好處當然更多。」

「狂妄!你如果把本將逼急了,我就跟你同歸於盡!」銀髮魔頭恨聲道。

「同歸於盡?你不想活命了?」秦朗絲毫不為所動,「行啊,那你就施展一下同歸於盡的手段,讓我見識見識如何?」

「你——十萬天魔給你,你真的就放我走?」銀髮魔頭道。

「當然。」秦朗道,「我們人類武者,很講江湖規矩的。」

「那好,這是天魔軍令——裡面有十萬魔兵!」銀髮魔頭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然後將一枚銀白色的令牌丟給了秦朗。這令牌上面刻畫了很多稀奇古怪的圖文,而且全都是秦朗沒見過的圖文,料想應該是這些天魔所用的符文一類的東西。不過,看這東西不像是假貨,的確是一枚軍令。

「將精神力注入其中,就可以釋放裡面的十萬魔兵。」銀髮魔頭道。

「這麼簡單?」秦朗掂量了一下這個軍令,按照這銀髮魔頭所說的,將自己的精神力注入到這軍令當中,果然如同這銀髮魔頭所說,這一枚小小的軍令當中,竟然雪藏著十萬魔兵,裡面的空間很大,無數的天魔都沉睡在其中,而且這些天魔的精神力量都很強,應該是「精兵」,並非一般烏合之眾。

轟隆!

就在此時,這軍令的內部空間猛地發出一聲驚雷,裡面的十萬魔兵頃刻間驚醒,隨後這些魔兵感應到秦朗的存在,猛地向著秦朗的精神世界撲了過。

「啊哈哈!你竟然敢打開本將的軍令!自尋死路!」

銀髮魔頭髮出一陣得意地笑聲,這軍令上面有這銀髮魔頭獨特的氣息,而且還是魔帥親自打造而成,融入天魔大帥的意志,但凡是有異樣的氣息和精神力探索進去,這裡面的十萬天魔立即就會清醒,然後奮起一擊。

這十萬天魔匯聚在一起的攻擊,那是何等地恐怖!

銀髮魔頭料定秦朗必然中招,縱然精神世界不會崩潰,也必然會遭到重創,所以這銀髮魔頭立即向秦朗動手,準備乘機將秦朗假擊殺,反敗為勝。對於魔頭來說,即便是犧牲十萬手下,那都沒有關係,只要能將對手鎮壓。

秦朗顯現出痛苦的神情,似乎已經擋不住這十萬魔兵的衝擊了。 ?銀髮魔頭閃電一樣出現在秦朗面前,雙刀向著秦朗當胸劈下。||

就在此時,秦朗的嘴角閃現出詭異的笑容,他的兩隻手在胸前一橫,頓時出現了兩柄血紅色的巨大螳螂刀足,在間不容髮之際勾住了銀髮魔頭的兩柄魔刀,這銀髮魔頭心頭暗叫一聲「不好」,身形一閃,準備化為無形的精神力逃離秦朗的攻擊範圍,但是這魔頭的身形還未完全消失的時候,那兩隻螳螂刀足的足尖忽地從地下彈了起來,然後勾在了銀髮魔頭的後背上。

這魔頭身體本來已經變成了半透明狀,已經快要變成無形的精神力,但就在這時候卻被秦朗的螳螂刀的尖爪給勾住了,強大的黑暗之力注入到這魔頭的身體當中,讓它沒有辦法變回無形的精神力。

既然不能變回無形精神力,只要還保持在實體的狀態,那麼就可能會受傷,尤其是秦朗的螳螂刀是用他的精神劍氣擬化而成的,是可以對魔頭的精神造成損傷的,再加上秦朗的諸天黑暗輪迴觀想法對天魔的本能剋制,使得這銀髮魔頭完全能成了「螳螂爪子上的螞蚱」,任憑它如何掙扎,始終都無法擺脫秦朗的掌控,反而它的精神力量不斷地被秦朗吞噬掉。

黑暗,吞噬一切。

這就是諸天黑暗輪迴觀想法的本來面目。

「不……不可能!你怎麼會黑暗魔祖的精神修行法門!」

這銀髮魔頭還算是一個識貨的人,知道秦朗施展的是諸天黑暗輪迴觀想法,也知道它自己陷入了最大的麻煩之中。既然秦朗會諸天黑暗輪迴觀想法,那麼那十萬魔兵對秦朗也不會構成威脅,反而只可能跟秦朗送菜了。

「因為我就是你的魔祖!嘿嘿~」

秦朗故意給自己捏造了一個身份,用來麻痹這個銀髮魔頭,「本人就是黑暗魔祖的分身所化,否則的話,其它人怎麼可能會黑暗魔祖的功法呢!」

「你是黑暗魔祖的分身?不可能的!這不可能!黑暗魔祖如此強大的存在,就算是一個分身,也比你強大很多!而且,它的身份何等高貴,就算是選擇軀殼,也不會選擇人類武者!」銀髮魔頭依然不相信,它依然在瘋狂地反抗。

「蠢貨!魔祖的想法,豈是你能揣測到的!」秦朗冷笑道,「本座之所以留下這裡,自然是有本座的想法。這個世界雖然很弱,但卻有其它意想不到的好處嗎,這裡的空間節點很多,可以貫通諸多世界,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難道,你想將這個地方作為跳板,去征服修真界?」

「哼!愚蠢!修真界不過是萬千世界之一,本座想要的,豈是一個小小地修真界,這裡還有很多通道貫通其他世界,修真界不過是其中之一罷了。」秦朗這是準備扯虎皮拉大旗了。

「這……您真的是魔祖老人家的分身?」銀髮魔頭已經開始軟化了。當然,它不軟化也不行,因為秦朗的諸天黑暗輪迴觀想法可不是冒牌的,完全可以將這魔頭的精神力吸干。

「如假包換!」秦朗冷哼一聲,催動體內的魔種,頓時他身體魔氣大盛,給人的感覺果然是如假包換的魔頭了。

這一下,那銀髮魔頭果然不再懷疑,驚呼道:「魔祖大人,原來您是打算先征服這個世界,然後再征服其它異世界,您的想法果然是深謀遠慮!本將……小的良北,願意為魔祖大人分憂!」

「很好!」秦朗道,「那就接受本座的元神枷鎖吧!」

秦朗可以鎮壓這個銀髮魔頭,但如果這傢伙不配合的話,秦朗還真的很難將其收服,所以他才決定用魔祖的名號來騙這傢伙。

可憐的魔頭良北,乖乖地接受了秦朗的元神枷鎖,這下他算是成為了秦朗的「魔奴」了,它的身體雖然還是自由自身,還可以自由地變化,但是它的精神已經被秦朗布下了元神枷鎖,永遠只能被秦朗奴役了。

布置了元神枷鎖,秦朗也就放心了,直接放開了這銀髮魔頭。

「拿去——快點恢復能力。」秦朗將一小塊魔石丟給了良北。

「這是魔石!」良北那個激動啊,頓時對秦朗這位「魔祖」佩服得五體投地,趕忙恭敬地向秦朗下跪拜謝,然後小心翼翼地將這魔石的魔氣吸入身體之中。魔石不愧是魔石,對於魔頭來說,這就是最好的補品,良北吸收了這魔石的魔氣之後,很快就恢復之前的實力,甚至還猶有過之。

秦朗看得暗暗心驚:魔石這東西果然是天生為魔頭準備的,一旦讓魔頭得到了魔石之後,都會迅速壯大起來。不過,魔石這東西幸虧在這個世界不多,否則只怕這裡立即就會變成魔頭肆虐之地了。

見識了秦朗的手段,又得到了秦朗賞賜的魔石,這個銀髮魔頭總算是不再懷疑秦朗的身份了,而且開始進入了「狗腿子」的角色:「魔祖大人,您降臨到這個世界,一定有什麼大計劃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