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那樣的生活不屬於我,更不屬於我父親。」

「可那是命中注定的。」

正當她還想反駁些什麼,羅拉德波耶舉手示意她不要再說下去。

「事實上今天我並不是想來和你清算那些陳年舊賬,我只不過是幫我的侄子一點小忙,他現在似乎非常想見你。」

這時,羅拉德波耶魁梧的身影後面走出一個人,二十來歲的樣貌,一頭橙紅色的頭髮。

「自從上次一別,我一直還有些擔心呢,看樣子亞羅格爾克並沒有把你怎麼樣嘛。」洛娜說著一口玩笑話,雖然那個年輕貴族看到她時兩眼幾乎噴出火,但少女卻毫不在意這無用的威脅。

「哈瑞斯,從現在開始就是你的事情了,我這個做叔叔的也只能幫你把人找到,為了方便起見,我這個老頭子就先行離開了…」羅拉德波耶拍了拍自己侄兒的肩膀,轉身消失在了門樓上。哈瑞斯波耶,一個月前在窩車則城下的慘敗讓他丟凈了顏面,他緩步走下樓,手裡的劍在火光的襯映下散發著冷酷和怨毒….

「洛娜。」

站在樓上的老人在雙方對峙了數分鐘后終於開口了:「比起你的父親,你或許更有能力….也難怪,你打家族數百年來一直被所有的王國視作威脅。」

少女毫不猶豫地承受了那份威壓。

「那樣的生活不屬於我,更不屬於我父親。」

「可那是命中注定的。」

正當她還想反駁些什麼,羅拉德波耶舉手示意她不要再說下去。

「事實上今天我並不是想來和你清算那些陳年舊賬,我只不過是幫我的侄子一點小忙,他現在似乎非常想見你。」

這時,羅拉德波耶魁梧的身影後面走出一個人,二十來歲的樣貌,一頭橙紅色的頭髮。

「自從上次一別,我一直還有些擔心呢,看樣子亞羅格爾克並沒有把你怎麼樣嘛。」洛娜說著一口玩笑話,雖然那個年輕貴族看到她時兩眼幾乎噴出火,但少女卻毫不在意這無用的威脅。

「哈瑞斯,從現在開始就是你的事情了,我這個做叔叔的也只能幫你把人找到,為了方便起見,我這個老頭子就先行離開了…」羅拉德波耶拍了拍自己侄兒的肩膀,轉身消失在了門樓上。哈瑞斯波耶,一個月前在窩車則城下的慘敗讓他丟凈了顏面,他緩步走下樓,手裡的劍在火光的襯映下散發著冷酷和怨毒….(未完待續) 「唉…摸進城堡里??」

雅米拉一聽這樣一個計劃立刻表示反對:「就你們兩個人?」

「不是還有七個么…現在都還在街上晃蕩。」法提斯抬頭白了一眼已經慌張起來了的姑娘。

「對,我們沒有別的辦法…」艾雷恩點頭表示贊同,此時此刻同法提斯之前的爭執早就被他忘了個一乾二淨,「羅拉德波耶主管著維基亞王國的情報機構,訓練過很多精明強幹的刺客和間諜,如果他想找蒙特隆小姐的麻煩,那她的狀況或許十分兇險。」

「雖然庫勞城堡的守備森嚴,但我們也只能試試,不過只有等到晚上了。」

……

「咔嚓~」

樓上的某個房間傳出了某種東西合上的聲音,哈瑞斯波耶原本還緊繃的神情立刻鬆弛了下來。

「他走了~」維基亞貴族沖著女孩聳了聳肩。

「……..」

「那麼…今天找你來,當然是為了那一個月前的事情…..」

「我並不是諾德的貴族或將軍,只是碰巧我當時住在那。」

「不不不…這個不重要,」哈瑞斯的臉上顯露出一種壞壞的笑,「在軍事上的敗仗並不是我要追究的…或許泰沙會在意,但我覺得無所謂,雖然亞羅格爾克國王之前對我們吼了很難聽的話..」

「那麼閣下在意的事情就是….」

「那次同你交手,你身上有傷對吧,」到了這個時候,哈瑞斯的面孔才突然嚴肅起來,「但現在我想你的狀況應該不錯。」

洛娜此時此刻才覺察事情變得有點超出她的預料,雖然羅拉德波耶的出面讓她猜到事情跟窩車則保衛戰有關係。哈瑞斯波耶身為他的侄子出場的可能性非常大,不過她起初本來是以為叔侄兩人會使出各種損招來對付她,豈料哈瑞斯波耶其實是想跟她決鬥。

「怎麼樣。不要拒絕一個維基亞貴族的挑戰,我已經和競技場的老闆打過招呼了。到了晚上沒人的時候讓我們重新大斗一場!」此時此刻年輕貴族顯得異常激昂。洛娜做夢也沒料到這傢伙是個十足的武者,面對一個光明正大的挑戰,她之前盤算的許多計策全部落了空。

「這個…也好..我接受這個挑戰..」

女孩硬著頭皮答應了,哈瑞斯波耶的身手不弱,而且是個男人,無論是體力還是力量的爆發性都不會落後自己,雖然劍術精湛自不必說,要想贏他。洛娜還真不幹說自己有十全的把握。

…….

此時此刻,庫勞酒館一個不起眼的包間里,三名上了年紀的男子正商量著事情。

其中一個赫然是剛剛還在庫勞城堡的羅拉德波耶,另外兩人其中一個身姿英武不凡,棘刺般的白色鬍鬚不怒自威,結實的肌肉正訴說著此人年輕時是如何的萬夫莫敵;然而旁邊的那個現在已經禿了頂,體格略顯瘦弱,鬆弛的面孔只有眼睛還放著少許精芒。

「這樣的決定…能行嗎?」英武的老者對羅拉德波耶問道。

「現在也只有這個辦法了,伏爾德拉特。」

禿頂男人用手背撐著下巴:「德瑞瑪格、洛瑪兩處要塞已經在斯瓦迪亞的控制之下,戴爾威廉和迪斯平又在猛攻拉多吉爾堡。首都日瓦丁已經岌岌可危,在這樣下去,哈勞斯就要直逼王國的腹地了。不管怎樣的辦法都拿來一試吧。」

「一旦「守密人」站在我們這邊。維基亞王國就將在同斯瓦迪亞的對抗中取得優勢。」

「但是我們並不清楚是否能夠真正信任她…」伏爾德拉特波耶,這個被稱作「維基亞戰神」的人,如今已變得謹小慎微,不復當年的豪賭和孤注一擲,面對過於不利的局勢,他開始一再的把握每個計劃能夠成功的概率,這卻使得他的敵人們更加有機可趁。

「哈瑞斯並不是什麼個性奸惡之人,雖然行事很野蠻….就看他如何對待那位小姐了…」

…….

「真是的…這幫飯桶…」

法提斯帶著不到五個人在大街上四處尋找尚未歸隊的戰士,天已經黑黢黢的了。之前解散的隊伍卻沒能按照指令回來,這讓法提斯非常的惱火。

「指揮官現在都身陷險境了。這幫雜種居然還在街上亂晃….」艾雷恩看到這樣一幕,真是哭笑不得。兩個人轉了三個鐘頭,也才從附近的妓院抓回三個。

「哎哎…那邊那個是哈瑪…」其中有士兵發現了人群中的夥伴。

那個戰士此時正抱著一紙袋的麵包、蘋果,似乎正要往回趕。

「蠢貨…」法提斯上去一把揪住那個肥仔,「把那堆垃圾扔了,現在趕快跟我去找團長…」

「團長?」胖佬被揪得原地轉了一圈,望著副隊長的面孔,一臉的莫名其妙,「團長…我剛才看到了。」

「唉????」

「她正和一個男人在一起,我剛剛經過麵包作坊時看到他們兩個。」

「那男人長啥樣?」艾雷恩一把推開急得說不出話的法提斯問道。

「這個….」士兵搔了搔後腦勺,「個子很高…比團長高一個頭多呢,大概比我高一個頭少一點…」

「他媽的別廢話!」中年男人聽著就想上去打人。

「…呃…橘黃-色的頭髮…衣服挺體面的…臉上的絡腮鬍子剔過了,總之…相貌挺英俊的…」

「哈瑞斯波耶?」艾雷恩想了一會兒轉頭望著法提斯。

「八成是….」男人一邊揪著自己的鬍子一邊設法讓自己冷靜下來,「看樣子洛娜危險了。」

「危險?」肥佬似乎不太明白他在說什麼,「他們兩個看上去關係不錯啊..」

「????」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2 「什麼意思?」艾雷恩也被搞愣住了。

「他們並排走過去了,那男人一路有說有笑的,團長好像也時不時跟他說話….呃…雖然她的表情還是老樣子…」

「這麼說…哈瑞斯並不打算玩什麼陰的…」

好不容易吧隊伍找齊。時間已經是第二天凌晨了,一行人商量來商量去,最後估計出這樣一個結論。

「在我們的印象里。哈瑞斯波耶也確實不是什麼壞人…」艾雷恩解釋道,「雖然他那人有些殘忍。還喜歡亂花錢,擺闊,玩女人…」

「最後一條是值得注意的。」法提斯打斷了他的話。

「得了吧,」一個士兵打了個哈欠,「你們看看團長用劍的力道…男人想玩她,只怕腰都給夾斷了….」

「你小子怎麼說話呢!」

「……」望著這樣一支隊伍,艾雷恩真是連話都沒得說了。

……

「話說他們往那邊去了?」法提斯此時此刻才注意到問題的關鍵。

「嗯…那個..那邊好像是競技場…」哈馬指了指方位,所有人抬頭望過去。原本晚上不開放的競技場,現在正顯現出一抹火光…

…….

金屬碰撞的聲音…

護手的十字劍同日耳曼長劍發生激烈的對抗,在場的兩人都是劍技不俗的,哈瑞斯的用力十分霸道,而他那略顯嬌弱的對手卻往往能在千鈞一髮之際避開奪命的凶砍,進而反擊讓他措手不及。不過護手劍的長度成了硬傷,如果換成戰士劍或日耳曼劍,那會是難以防備的威脅。

「嚇——」

與大多數劍手不同,洛娜使用這樣的長劍竟多半是以刺擊為主,比揮砍更要求速度。哈瑞斯甚至覺得她是否以前是一名槍兵,後來改行學了劍術。然而以較短的劍而言,防禦突刺的難度很高。如果是長矛或者巨劍,大不了在對方刺過來的時候后發制人,但是現在他真的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豈有此理啊~~~」久攻不下讓哈瑞斯愈顯焦躁,新的一劍刺來,他竟用左肩硬受了這一擊,鮮血迸流,在借勢揮動右手的刀刃,直取洛娜雪白的脖頸。

她識趣的退了,但是哈瑞斯忍著痛用骨頭緊夾著插在肉里的劍。女孩感覺到了危險,長刃無法抽出來。但是現在形勢迫使她不得不撤劍,日耳曼劍的劍尖略有一點劃到了她的脖子。在白皙的肌膚上留下了一道血紅的細傷,鋒口削斷了她的几絲飄起的頭髮….後空翻,最終穩穩地落地。

…….

「喂喂,你們幾個…!!!」

法提斯一行人剛到就被競技場的老闆攔了下來:「這裡晚上不營業。」

「那裡面點火把是什麼意思?」

「這個….」沒想到對方會這麼問,到了晚上,那個閑人會出來看競技場是不是開門呢,「這個…我點不點火把管你啥事,快滾快滾…」

「他媽的不識相,」法提斯意見老闆這樣的態度,不由得怒由心起,「你們幾個過來。」

隨著上司一聲令下,一票人高馬大的諾德漢子站在了老闆面前,老闆見狀腿不由得軟了。

「想干…幹嘛…」

「沒想幹啥…只是聽說..庫勞的淡水魚挺不錯啊…」中年男子裝模作樣地說道,「只是差點魚餌,要是能把你拴在線上往河裡那麼一拋….」

「嘻嘻~~~~」一聽這話,士兵們一個個都心領神會,沖著眼前瘦弱的男人摩拳擦掌。

「啊別別別…..」

「那就趕快給我開門!」法提斯看著眼前的熊包經不起一嚇,馬上做出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

……(未完待續) 「呼哧——呼哧——」

兩個人都在喘息,哈瑞斯受傷不輕,洛娜則是因為著急,不僅剛才差點身首異處,現在手上連兵刃也被他奪去。

貫穿肩膀的傷,維吉亞人咬著牙承受著劇烈的疼痛,他猛地發力,將那把扎進骨頭的劍拔了出來,扔到競技場最遠的角落,鮮血飛濺,慘況不堪入目。

「好了,你已經沒有劍了…」兩人在無言中對峙了幾秒鐘,哈瑞斯首先站了起來。

「是的,我已經輸了…」洛娜也站起來,但是這次她打算低頭認輸了。

「唉?」這對於哈瑞斯而言真是意外中的意外,但是洛娜其實早就預料好了,對方心高氣傲,又爭強好勝,就算能贏他,日後不免節外生枝,與其說是含辱認輸,不如說是息事寧人。

「怎麼可以呢?」

維吉亞人此時雙目血紅,洛娜開始感到有些超出她的估計了。

「如果要認輸的話那可不是一句話就能解決的啊,」那似乎是只有神志不清的人才會出現的狀態,哈瑞斯波耶,對於之前失利的憤恨,今次復仇女孩又故作退讓,不由怒由心中起,惡向膽邊生,「不如陪我過一夜吧,在床上脫光了衣服,把我當主人侍奉,這樣我就算你認輸,如何?」

…….

「洛娜!!」

法提斯等一行人衝上了看台,正目睹到哈瑞斯狂性大發,拿著劍對著女孩拚命揮砍。

護手劍被扔到了二十米開外,洛娜此時想撿回它已經是來不及了,側過身子避開了從頭頂斬下的一擊,她偷眼看了一眼維吉亞人的臉。整雙眼裡布滿血絲瞪著,露出一副很猙獰的笑容。不過雖說看著可怕,在攻擊的招式上卻少了很多技巧。現在幾乎只是在憑藉蠻力,像這樣的攻擊。一旦判定了它的軌道就極好躲開,所以即使法提斯等人在上面看的捏著一把汗,台下的少女卻並不覺得有多麼吃力。

「哈瑞斯…你…還正常嗎?」她試探著問了一句,但對方卻彷彿不懂人言一般,不做絲毫的理會。

橫斬——!!

這一次,洛娜不打算再做單純的逃避,在下蹲躲過刀鋒的那一刻,她抬起雙手鉗住哈瑞斯拿刀的兩手。跨步——用肩膀直擊對手的胸口。這一擊避無可避,維吉亞人全身一僵,女孩借著這短暫的空隙,鬆開兩手,用肘部對著他的下巴重重地一下!!

「嗚呼——」

哈瑞斯波耶高大的身軀向後倒去…

「成功了!!」看台上無論是那些普通士兵還是法提斯、艾雷恩,此時此刻都發出了叫好聲。

但是——

「這是….」

伴隨著洛娜一陣驚呼,眾人看到哈瑞斯的手拽住了她正要收回去的胳膊。

「哈瑞斯…竟然…」

維基亞武士,洛娜這回很明顯低估了對手的體能。

「哈——!!」

狂暴的維吉亞人死死卡住少女的手臂,同時伸出了另一隻手去抓洛娜的小腿,將她整個人扛到了肩上…

「洛娜…」法提斯剛才放下的心此刻又再度懸了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