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陸傾城如何不懂秦穆然的意思,看到秦穆然走過來的一剎那,臉上就露出了溫馨的笑容。

「我要幹什麼?你還不清楚嗎?我說我的冷艷總裁,現在你可是真的學壞了!」

秦穆然笑了笑,一步踏上前,便是單手摟住了陸傾城。

「這一個多月,可是想死我了,這次回去,爺爺可是發話了,讓我們給老秦家開枝散葉,過年帶回去,總裁老婆,你的任務艱巨啊!」

秦穆然不由分說,便是抱著陸傾城向著床上走去。

「啊!」

陸傾城大叫一聲,緊接著,房間里的燈便是被熄滅了,隨後房間里傳來了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聲音。

第二天一大早,陽光照射進了陸傾城的房間里,昨晚真的是瘋狂,可能兩個人都憋了一個月了,戰鬥異常的激烈,哪怕是秦穆然都有些吃不消。

古人誠不欺我啊!

沒有耕壞的地,只有累死的牛。

秦穆然看著熟睡在自己懷裡的陸傾城,身體不過微微一動,她便是從睡夢裡醒了過來。

這麼久以來,陸傾城都沒有真正地睡過一個踏實覺。

昨晚不知道是因為太瘋狂累了,還是因為秦穆然回來陸傾城的心中有了安全感,這一覺睡的特別的踏實。

不過秦穆然微微一動,陸傾城便也是蘇醒了過來。

眼眸微微一動,陸傾城睜開眼睛,赫然便是看到了那張俊俏的臉龐。

「醒了啊!」

秦穆然看著陸傾城,滿是柔情地問道。

「嗯!幾點了?」

陸傾城朦朧著眼睛問道。

「九點了。」

「啊?都九點了啊!不行,我得去上班了!」

陸傾城一聽時間,立刻從床上驚坐起,沒差點撞到秦穆然的下巴。

「今天是周六,休息!」

秦穆然一臉憋著笑道。

「周六?不行啊!周六也得加班啊,現在公司里的葯妝正面臨著轉型,很多事情都忙不過來。」

陸傾城站起身來,就是要換衣服。

「幹嘛讓自己那麼累,公司那麼多人,又不是離開了你就不能運轉了。」

秦穆然看到陸傾城憔悴的樣子,不忍心地說道。

「是啊!離開我還能運轉,可是現在你看看輕舞,她已經連續加了一個月的班了,我要是偷懶的話,豈不是她肩上的擔子更重了?」

陸傾城對著秦穆然說道。

「昂?輕舞加了一個月的班了?這丫頭,這麼拚命了?」

秦穆然沒有想到自己離開了這一個月,莫輕舞竟然都在加班,頓時有些意外地說道。

「嗯!葯妝她是主要的負責人,這段日子,輕舞的進步很大,我感覺再過幾年培養下,公司就可以交給輕舞打理了!」

陸傾城笑了笑,對於秦穆然這個妹妹,她也是讚賞有加。

「這孩子……」

秦穆然苦笑一聲。

「要不我今天煲點葯膳給你們送去,今天下午我也有事要出去一趟。」

秦穆然想了想說道。

「嗯!」

陸傾城點點頭,給了秦穆然一個香吻以後,便是洗漱換好衣服,離開了瀧江別墅。

秦穆然起身,打了一套道家八段錦,他感覺《元龍訣》真的是太霸道了,自從和陸傾城為愛鼓掌以後,他的實力越發的渾厚,感覺整個人的修為都在無形之中增長。

只是《元龍訣》實在是太過深奧了,雖然很強大,但是想要進階卻很困難。

哪怕秦穆然這樣的天賦,到今天也不過是暗勁中期而已,這還是無數的機緣下堆積成的,這要是真的一步一步來,恐怕現在還是暗勁初期的節奏呢。

不過,這樣其實也還好,至少自己的修為與戰力不對等,遇到敵人的時候具有欺騙性,在古武界這種弱肉強食的世界里能夠存活。

想到這裡,秦穆然便是收拾收拾,他要解決一件一直拖著的事情。

中海市人民醫院。

特護病房之中,一個稚嫩的女孩正開心地玩著手中的玩具。

一個美艷的婦人此時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一臉溫馨地看著稚嫩的女孩。

突然,美艷婦人的手機響了起來。

「喂?怎麼了?」

「夫人,門口有一個男子說要見您!」

門外的保鏢在電話里說道。

「誰?」

「他說他叫秦穆然。」

保鏢如實地說道。

「秦穆然?!快,讓他進來!」

蘇茹慧聽到來者是秦穆然後,立刻說道。

「是!」

電話那邊應了一聲后,特護病房的門便是打開了。

秦穆然從外面走了進來。

「慧姐。」

秦穆然看著蘇茹慧說道。

丹桂物語 「穆然,你可算是來了!」

蘇茹慧當初想要讓秦穆然幫著解開段念念的催眠,可是遇到秦穆然有事,就沒有解開。

但是現在,她沒有想到秦穆然回到中海以後,會在第一時間來找自己。

「慧姐,前段時間有事,去了下京城,現在回來以後,我覺得還是有必要幫念念解開催眠!」

秦穆然將自己心中的想法告訴蘇茹慧道。

「這段時間我也想了很久,我和我先生兩個人討論了下,覺得念念既然經歷過這樣的事情,有必要成為她成長中的一道關卡。段家的人沒有一個是脆弱的,念念將來面對的可能比這個還要險惡!所以,我們相信念念能夠承受!而且她決定給你那個手串,肯定是已經做好了準備的!我們相信她!」

蘇茹慧的眼中閃過堅定的目光看著秦穆然說道。

「好!既然慧姐你們決定了,我尊重你們的決定!」

秦穆然點點頭,便是看向了病床上的段念念。 它竟然試圖把李肅的眼睛弄開,也不知道它到底想把李肅的眼睛弄開,是爲了什麼,搞不清楚,不過之前好像說過,伽椰子它是想先讓李肅感到害怕,然後再殺了他,那這麼一來,就好理解了,弄開李肅的眼睛,絕對是想讓。

是想讓李肅他感到害怕,相信大家也都知道,恐懼,它基本上是來自於視覺上的,當然,還有聽覺,觸覺,但最厲害的還是視覺,只有視覺帶來的恐懼,是最恐懼,聽覺和觸覺,其次,估計伽椰子它就是想從這方面入手,讓李肅。

讓李肅他感覺到害怕,那接下來伽椰子它會怎麼做呢,弄開李肅的眼睛,那應該不會很難,但弄開之後,伽椰子它又會幹嘛呢,這個,暫時還不知道,不過馬上,很快就會知道了,因爲,伽椰子它此時已經將李肅的眼睛弄開了。

隨後,也馬上就知道了伽椰子它到底想幹嘛,只見伽椰子它,它慢慢的將自己的臉靠近李肅的臉,當然,伽椰子它這次並沒有要強吻李肅的意思,它只是單純的將自己的臉靠近李肅而已,但是,接下來它要做什麼,那就不知道了。

那就不得得知了,當伽椰子把臉靠近李肅的時候,李肅立刻就感覺到一絲冰冷,自己的臉感覺到一絲冰冷,這伽椰子,果然是怨氣太重了,不,是陰氣太重了,都能影響到溫度的不穩定了,厲害,實體的鬼魂,果然不是一般的。

果然不是一般的厲害,它們的陰氣都很重,比如說,咦,還不知道你又要說它了,沒錯的,大家猜得沒錯,它就是貞子,比如說,貞子,它就是一隻實體的鬼魂,也是一隻實體的鬼魂,和伽椰子它一樣,是一隻擁有實體的鬼魂。

同時,它們的陰氣都很重,怨氣怨念,那就不用說了,當然都是很重很深的,它們要報仇,它們想報仇,它們要殺人,它們也想殺人,它們本來就不是什麼善類,當然,這要從她們死後算起,她們生前,那還是,那都是好人來着。

心跳,此時毫無疑問加速了,但李肅他並沒有感到害怕,他還是一點都不害怕,他是道士,他沒理由會害怕鬼魂的,就好像,“屠夫”,他沒理由會去害怕“動物”的,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只是有點不好聽而已,但事實卻是。

卻真的就是這樣子的,那麼,就算“屠夫”他的手上沒有刀了,難不成,他就會害怕了嗎,難不成,他看到“動物”就會害怕了嗎,當然,答案因爲是,不會,沒錯的,答案就是不會,所以,李肅他到現在都還沒有感覺到害怕。

不怕就是不怕,沒有爲什麼,沒有什麼爲什麼,就好像,就好像,哎,算了,反正就是一個比方,大家自己隨便想一個就好了,李肅現在要死了,馬上就要死了,馬上就快死了,還是先想想,要怎麼樣才能救到他,才能救下他吧。

伽椰子把自己的臉靠近李肅的臉之後,它馬上就用自己的眼睛看着李肅的眼睛,用它自己的眼睛盯着李肅的眼睛看,雖然說,李肅他是長得不錯,但伽椰子你也,你也不要靠得這麼近嘛,更何況,你還一直盯着人家的眼睛看。

你是何居心,快說,請快點說,要不然的話,不理你了,不和你玩了,好好好,那你快說啊,那你快點說啊,你到底想幹嘛,你到底要幹嘛,今天,你必須得說清楚了,不然的話,分手,我們分手,我要和你分手,你聽見了沒有。

什麼,搞錯了,我們沒有談過戀愛啊,那,好吧好吧,隨便你啦,可能真的是搞錯了,尷尬,突然覺得好那個,對了,伽椰子它爲什麼要一直盯着李肅他看啊,到底,到底是爲什麼呢,這其中,絕對有問題,絕對沒有這麼簡單。

不過還好的是,即使是這樣了,即使是自己的眼睛一直被眼前的這隻怨鬼盯着看,李肅他也沒有感覺到害怕,他也沒有露出一絲害怕的神情,這,這就是李肅,道法高深的李肅,這要是換了別人,這要是換作別人,估計此時。

估計此時嚇尿都是輕的,搞不好會嚇死過去,嚇暈過去,但,李肅他,李肅他竟然沒有感覺到一絲的害怕,厲害,原來李肅纔是真正厲害的人啊,纔是真正厲害的人物啊,這樣的人物,少之又少,甚至可以說,僅此一個,絕對。

絕對沒有第二個,絕對找不出第二個,但,又有幾人能夠“有幸”遇到伽椰子它,遇到貞子它,估計是很少,少之又少,甚至可以說,沒有第二個,找不出第二個,等下,不對啊,這話有點不對,明明葉黎、劉美熙他們也都遇到了。

他們幾人不是也遇到了嗎,是的,他們幾人確實也是遇到了,沒錯的,只是,他們幾人到現在爲止都還沒有遇到像李肅他現在這樣的機遇,可以和伽椰子親嘴,可以和伽椰子“眉目傳情”,當然,當然咯,李肅他也是不想的。

他其實是真的不想的,但他沒有辦法啊,他不得不這樣啊,他根本就沒有選擇的餘地啊,他只能妥協,甚至是,還希望伽椰子不要殺他,就在伽椰子一直盯着李肅眼睛看的時候,差不多過了二十秒,當然,也許只有十多秒吧。

突然,李肅他的眼睛變色了,變成是金色的了,但並沒有金光冒出,也就是沒有金光外冒,這,到底又是怎麼回事呢,怎麼突然之間,李肅他的眼睛還可以變色呢,並且還變成是金色的了,奇怪,真的是奇怪,難不成李肅他。

李肅他,還真的是神仙不成,金光,表示着得道成仙的標誌,那麼,到底李肅他是不是神仙呢,切,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李肅他會是神仙,想多了吧,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在萬人坑的時候,李肅他的眼睛也曾冒出過金光。

最後,那隻鬼王它直接就被李肅眼睛裏冒出來的金光,給消滅了,給消滅掉了,給消滅得連渣都不剩了,所以說啊。 「念念,你還記得這個大哥哥嗎?」

蘇茹慧看著病床上已經好轉的段念念,問道。

此時段念念正把玩著手中的玩具,聽到蘇茹慧的聲音,立刻看了過來,問道:「大哥哥?」

段念念看著秦穆然,還是當初那雙水靈的大眼睛。

秦穆然看到段念念,就想到當初那個夜晚,這麼天真純潔的小孩子卻慘遭毒手。

若不是正好被自己遇到,誰能夠想象兩個孩子會遭遇什麼!

「念念!」

秦穆然看著段念念,臉上浮現溫柔的笑容。

萌寵嬌妻不要逃 「大哥哥,你認識我?」

段念念因為被秦穆然催眠了,對於秦穆然的那部分記憶都已經被封存起來。

「認識啊!大哥哥自然是認識念念的,念念這麼可愛!」

秦穆然儼然成為了一個親切的大哥哥,對著段念念說話都是輕聲細語的。

其實也很奇怪,當第一次看到段念念的時候,他就生起一種親切的感覺。

「大哥哥,你是怎麼認識念念的?念念看著大哥哥眼熟,可是就是記不得在哪裡見過你!」

段念念眨著大眼睛,很是天真地盯著秦穆然問。

「一會兒念念就知道了! 棄後重生:一品宮女 大哥哥現在跟你做個遊戲好不好?」

秦穆然摸了摸段念念的頭髮,揉了揉道。

「好啊!好啊!自從住在這裡,好長時間念念都沒有出去玩了,大哥哥要跟念念玩什麼遊戲!」

段念念一聽秦穆然說要和自己玩遊戲,立刻來了精神,一臉期盼地看著秦穆然問道。

「大哥哥跟念念玩一個不許動的遊戲。」

秦穆然笑了笑。

「好啊!好啊! 千秋謀世 是不是一二三,木頭人,不許動?」

段念念開心地問道。

「不是!是念念不準動,大哥哥來逗你,你要是動了,那念念就輸了!好不好?」

秦穆然看著段念念再次問道。

「好啊!好啊!那我們現在開始嗎?」

「嗯!」

秦穆然點點頭。

「木頭人,一二三,念念不動!」

段念念說完,便是如同被點穴一般,坐在病床上一動不動。

秦穆然看著段念念一動不動,一雙眼睛緊緊盯著段念念,同時利用催眠術開始催眠段念念。

很快,段念念的目光變得沒有了神彩。

「開啟封印的記憶!」

秦穆然說的很慢,他的話有如梵音,直擊段念念腦海里那封存的記憶。

「咔嚓!」

段念念的腦海里傳來玻璃破碎的聲音,隨後,被秦穆然封存的記憶一剎那有如潮水般地向著段念念湧來。

「啊!」

大量封存的記憶一下子湧入段念念的腦海里,段念念忍不住捂住腦袋,頭疼欲裂。

「念念,你怎麼了?」

蘇茹慧注意到段念念的異常,立刻迎上去關心地問道。

「慧姐,沒有多大的問題的,太多的片段出現,念念一時間接受不了也是正常的!」

秦穆然看著蘇茹慧,生怕她擔心,解釋道。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聽到秦穆然說沒事,蘇茹慧這才稍微放下心來。

「大概一會兒念念接受適應了就好了!」

婚入歧途 秦穆然再次說道。

「嗯!」

就這樣,秦穆然和蘇茹慧在特護病房裡靜靜地等著段念念逐漸適應記憶。

大約十五分鐘左右,段念念再次睜開眼來。

「媽咪!」

段念念看到抱著自己的蘇茹慧,眼神有些害怕地抱著她。

「念念,不怕不怕!媽咪在!」

蘇茹慧散發著濃濃的母愛,抱著段念念。

「媽咪,大哥哥呢!大哥哥呢!」

段念念突然想起秦穆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