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即使已經輸定了,可強哥依舊有這樣的傲氣。這樣的一個人,誰能保證他日後不會出人頭地,甚至超過陸羽呢。

秦洪幾人,終於開始將注意力放到這個他們認為已經沒有什麼懸念的賭約上來。

這個微妙的變化,強哥或許並沒有察覺到。可強哥身邊的蛇頭,卻敏銳的觀察到了一點。

蛇頭的心中立刻閃過一道精光,立刻明白了陸羽剛才那樣做的目的。

陸羽摸透了強哥的脾氣,知道以他的傲氣不可能這樣認輸,所以才故意引導強哥說出那樣的話。

陸羽的目的,就是讓秦洪他們重新將目光投到強哥身上,重新認可強哥的價值。

陸羽這麼做,不僅僅是為了強哥好,也是為了給他自己增添籌碼。

想通了這一點,蛇頭感激的沖陸羽點了點頭。

不管怎麼說,陸羽這樣做,將為強哥日後的發展鋪平一條道路。

看到蛇頭感激的目光,陸羽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然後,陸羽對強哥說道:「你要和我再打一場,可以。」

說完,陸羽向強哥慢慢伸出一隻拳頭。而在這個過程中,陸羽的氣勢陡然增強,如驚濤駭浪一般,向強哥碾壓而去。

「一拳,只要你能接住我一拳。那咱們兩個之間的賭約,就算是我輸了。」

霸氣,絕對意義上的霸氣。現在的陸羽,絕對是他一生中最霸氣的時刻。

而在這股霸氣的後面,則是陸羽絕對的自信。

當初陸羽最淪落的時候,尚且有膽量和強哥爭鬥。如今陸羽的實力完全凌駕於強哥之上,他的這股自信,就毫無保留的全部展示了出來。

伴隨著這股霸氣和自信,陸羽的氣勢瞬間攀升到了頂峰。

這股氣勢是如此之強,就連秦洪他們都感到驚訝。

至於直面這股氣勢的強哥,感受就更加明顯了。

一股莫大的壓力向強哥傾覆而來,在這股壓力之下,強哥感覺自己的四肢居然如此的沉重,就連活動一下也變得無比的艱難。

強哥的心中充滿了驚駭。

他已經極力的高估了陸羽的實力,卻沒想到陸羽居然強大到了這個地步。

僅憑氣勢,就壓的自己幾乎沒有還手之力。

這怎麼可能!

偏不嫁大人物老公 他不過是聚靈三段而已,自己已經快要突破到聚靈二段了。僅僅不到兩段的差距,區別就如此之大嗎?

強哥立刻想到了那塊被陸羽弄壞的測靈石。

難道陸羽的實力不是聚靈三段,而是更高的聚靈四段,甚至聚靈五段。

陸羽的實力究竟達到了一個怎樣的高度,強哥已經沒有時間去揣測了。

來自陸羽的壓力,連綿不絕的施加到了強哥的身上。如果強哥再不採取什麼行動,那等不到陸羽真的出拳,強哥就得趴到陸羽的面前。

以強哥的傲氣,怎麼可能忍受這樣的結果。

強哥的身體陡然發出一陣陣的暴響,全身的肌肉瞬間鼓起了一大塊。

強哥拚命地催動自己的修為,隨著強哥的一聲怒吼,強哥居然衝破了陸羽的氣勢,猛地向前踏出一步。

強哥喘著粗氣,紅著雙眼,牙齒咬的咯咯直響,兩隻拳頭死死地握住,一條條的青筋從強哥的手臂上凸顯出來,讓人看著就感到心驚膽戰。

強哥就這樣,挺立在陸羽的面前,直面陸羽的這一拳。

看著強哥居然抵抗住了自己的氣勢,甚至朝著自己邁出了一步,陸羽的眼中不由得露出了讚賞的目光。

這才是強哥,當初那個豪情萬丈,和自己定下生死賭約的強哥。

唯有這樣的強哥,才值得自己花費這麼多的心思。

陸羽笑著沖強哥點了點頭,然後沉聲說道:「強哥,注意了。這一拳,我不會有絲毫的留手。你可千萬別死了。」

「呸。你小子如果敢留手,老子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聽到強哥的咆哮,陸羽終於忍不住大笑了一聲。然後猛地上前,一拳向強哥打去。

而強哥也怒吼一聲,兩隻拳頭拚命向前揮出。

這一拳,雙方都沒有絲毫的花哨,就是直來直去的一拳,完完全全的硬碰硬。

陸羽的實力,已經不需要再去耍什麼花樣。而強哥的傲氣,也不允許他有絲毫的退縮。

三隻拳頭,就這樣碰撞到了一起。

陸羽沒有說謊,這一拳他的確絲毫的留手。不算陸羽隱藏的大招咒轟泯天,這一拳,是陸羽現在能打出的最強的一拳。

而這最強的一拳,根本就不是強哥可以阻擋的。

伴隨一聲巨響,強哥的身體如同一個破麻袋一樣飛了出去,在空中灑下了一片血跡。

強哥的兩隻手臂已經明顯骨折了,呈現出一種相當不正常的角度。而強哥的嘴裡也大口大口的往外吐著鮮血,看他吐出的鮮血的顏色,明顯受了不輕的內傷。

一招過後,強哥立刻被重創。至於能不能活下來,就看他自己的運氣了。

強哥的模樣已經相當凄慘了,反觀陸羽呢。

只見陸羽依舊保持著出拳的姿勢,伸出的右拳微微有些顫抖。

一招重創強哥之後,陸羽所付出的代價,僅僅只是右臂微微顫抖而已。

這一場沒有懸念的決鬥,最後的結果,同樣的沒有懸念。

陸羽輕喘了一口氣,看著自己微微顫抖的拳頭,心中一片的火熱。

終於,自己又擁有了這樣的力量。

如果不是身處的環境,陸羽真想仰天大笑三聲。

被苦苦壓抑了兩年的鬱悶和憋屈,終於在這一天全部消散了。

我陸羽,終於可以揚眉吐氣了。

當初,自己費勁了心機,使盡了手段,才勉強暗算成功,制住了強哥。而現在,自己僅憑一拳,就將當初那個不可一世的強哥重創,生死不明。

這,就是自己現在的力量。

僅僅兩年時間,自己就從在生死邊緣掙扎跨越到了這一步。

自己終於恢復了當初的狀態。

陸羽可以明顯感受到,自己剛才的那一擊,其威力已經達到了自己曾經聚靈五段的水平。

雖然陸羽現在的修為還是聚靈三段,可憑藉雄厚的根基以及魔道同修的好處,陸羽已經可以媲美自己曾經的巔峰時刻了。

一想到這兩年多的生活,陸羽突然有了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力量,自己已經找回來了,可當初自己失去的,有些已經永遠找不回來了。

就算自己在這兩年間還收穫了一些別的東西,可有些東西,是不能靠加減法來彌補的。

娘親呀,就算我找回了一切,可沒有你,這一切又有什麼意義呢。 就在陸羽在得而復失的喜悅和永遠失去的遺憾中來回搖擺時,被他一拳擊飛的強哥,狠狠地砸到了另外一塊測靈石上,狼狽的摔倒了地上。

強哥一下子就失去了知覺,生死不明。

「強哥!」

蛇頭和猴子大叫一聲,連忙沖了過去。

可不等他們衝到強哥的身邊,有一個人就已經先他們一步了。

這個人正是秦洪。

秦洪的實力是在場眾人中最強的一個,也唯有他能這麼快的衝到強哥身邊。

馮忠幾人原本也想搶到一個頭彩,無奈技不如人,只能讓秦洪捷足先登了。

秦洪來到強哥的身邊,一看強哥已經進氣少出氣多了,連忙動手救治。

雖說這是陸羽和強哥之間的賭約,又是強哥主動提出的挑戰,可強哥也是一個不錯的人才。現在又是考核期間,秦洪自然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強哥就這樣死在自己的面前。

秦洪催動真氣幫強哥穩定住傷勢之後,稍作猶豫,就從懷中掏出一個瓷瓶。

看著這個瓷瓶,秦洪的眼中不由得露出一絲肉疼的神情。

可這絲異樣轉瞬即逝,既然秦洪已經做出了決定,就不會再猶豫了。

秦洪麻利的拔開瓶口的塞子,從裡面倒出了一枚丹藥。

這枚丹藥一倒出來,葯香立刻四溢。剛剛衝過來的蛇頭和猴子,一聞到這股葯香,立刻就感覺神清氣爽。

蛇頭的臉上露出驚訝的神情,定眼一看,只見那枚丹藥渾圓晶瑩,上面還有一道道的紋路。

單憑這個賣相和香味,蛇頭就知道這枚丹藥價值不菲。

秦洪讓蛇頭和猴子將強哥扶起來,然後將那枚丹藥給強哥服下。

秦洪一手按在強哥的胸前,催動修為,幫助強哥儘快吸收藥力。

事實證明,秦洪的修為強悍,那枚丹藥也是一枚好葯。在內外互補的情況下,剛服下丹藥沒一會,強哥就發出了一聲呻吟,慢悠悠的醒了過來。

「強哥,你醒了!」

蛇頭和猴子立刻驚喜的叫出了聲。

剛醒過來的強哥腦子還有一些迷糊,有些奇怪的看著周圍幾個人。

「這是怎麼了?」

秦洪站起身,沖著蛇頭說道:「他的性命已經沒有大礙了。受的傷也基本穩定下來了。只需要安心療養上幾個月,應該可以康復。」

「多謝長老相救。」

蛇頭連連向秦洪道謝。

這時,強哥也慢慢反應了過來,想起了剛才自己被陸羽一拳打飛的情景。

而猴子也趴到強哥的耳邊,將秦洪救助他的事簡單的說了一遍。

弄清事情始末,強哥立刻要蛇頭和猴子將他攙扶起來。勉強站穩之後,強哥立刻沖秦洪施了一禮。

「多謝長老救命之恩。此恩還請長老暫且記下,等到日後,若有機會,我必定以死相報。」

看著強哥如此鄭重的向自己謝恩,秦洪不由得點了點頭。

強哥的態度還算誠懇,而從他的言辭中也可以看出,強哥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

如此,倒也沒有枉費自己的一片苦心。

至於強哥所說的以死相報,秦洪並沒有放在心上。畢竟現在說這樣的事情,還都太遠了。

而且,秦洪救助強哥也不過是舉止之勞而已,最多就是心疼一下自己的丹藥罷了。

叮囑了強哥幾句之後,秦洪再次將目光投向了陸羽。

剛才秦洪救助強哥時,陸羽就在旁邊看著,一句話都沒有說。

而秦洪這次看向陸羽,眼神徹底變了。

剛才是他救助的強哥,所以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強哥的傷勢有多重。

由此,秦洪也可以判斷出,陸羽剛才的一擊,有怎樣的威力。

陸羽剛才那一擊地威力,絕對超過的聚靈三段的範疇,就算是普通的聚靈四段都達不到。

唯有聚靈五段,才可以與陸羽剛才的那一擊相比。

弄清了這一點,秦洪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越階挑戰,這樣的事情並不是沒有。可它通常只會發生在少數人的身上。

而這一小部分人,無一例外都是天驕,都是傳奇。

而這些人,每一個的背後都藏著無數的秘密。

就像眼前的陸羽一樣。

以聚靈三段的修為,弄壞了宗門專門為考核準備的測靈石。

這個,還可以用陸羽的根基深厚來解釋。

天仙賜孕:皇上,快躺下! 可在剛才,陸羽居然打出聚靈五段才有的一擊。這一點,就算是根基再深厚也無法解釋。

秦洪發現,陸羽憨厚謙卑的外表之下,是一個巨大的謎團,透露出無限的神秘。

面對未知的事物,所有人都會有本能的好奇心,想要去一探究竟。可面對陸羽,秦洪強行強行壓下了自己的好奇心,不願去深入探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