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譚塵色變,刁鑽的攻擊收回來,面對如此力量,他也只能暫時躲避鋒芒。

葉楚欺身向前,整個人如同一把鋒芒畢露的寶劍,追擊譚塵而去,手臂就如同利劍一樣,帶著劍的鋒芒,掃向譚塵,這種凌厲的要撕裂空間的力量,讓每一個見到的修行者都咋舌不已。

譚塵被葉楚逼的退後數十丈,眼中也帶著幾分陰沉之色:「以為這樣就能奈何的了我嗎?剛剛不過是和你熱身。不錯,你值得本公子認真,不愧是天驕路上的瘋子。」

譚塵說話之間,身上頓時氣勢鼓盪,一股沉重的如同山嶽的滂湃意境橫掃而出,又帶著碧海濤波的衝擊力,鎮壓葉楚而來,化作一座山嶽直接砸向葉楚橫掃而來的手臂。

葉楚神情劇變,身上有著青蓮顫動,融入身體中的意境調動全身之力,噴涌直上葉楚的手臂,帶著自身的紋理,劍戮涌動,直射面前鎮壓而下的山嶽而去。

劍芒射出,直接沒入到山嶽之中,山嶽裂開,隨即崩塌了起來,恐怖的力量直接四射,飛射到下面的建築上,建築被橫腰折斷,轟然倒地,灰塵湧出,隨著風嘯把天空染的灰濛濛的。

葉楚崩塌了譚塵的山嶽,身體被震退,腳下踏在大地上,大地被踩出一道道裂縫。

譚塵盯著葉楚,心中也冷凝了起來,對方暴動的力量讓他心驚,以自己意境凝聚的山嶽,居然被其輕易崩塌。

「再來!」葉楚哈哈大笑,劍芒激射而出,劃過虛空,破空之聲震動眾人的耳朵,飈射出來的勁風讓眾多修行者心驚肉跳。

葉楚以自身之力,瘋狂的驅動劍意,直衝雲霄而去,雲霄直接被刺穿。葉楚騰空而起,身體向著譚塵射了過去。

譚塵冷哼了一聲:「為這樣就能奈何的了我嗎?你的聖液,我要定了!」

譚塵說話之間,山嶽浩瀚,連綿而出,飛速旋轉,從頭頂鎮壓葉楚而去,沉重的氣息覆蓋每一個地方,誰都為此而驚懼。

葉楚同樣不意外,劍意凌厲的力量和山嶽衝擊在一起,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聲波衝擊整個城池,城池中的每一個人都能聽到,引得所有人都抬頭向這邊。

驚雷巨響攜帶者無窮的氣勁,摧毀了一片建築,建築崩塌,磚石橫飛,葉楚和譚塵在其中穿插,兩人各自出手,以大力量對抗對方。

每一次交手,定然會引得空間驚雷不斷。四周肆虐的氣勁把四周摧殘的狼狽不堪,方圓百丈內的建築,被摧毀的乾乾淨淨,所有一切都夷為平地。

兩人踏步之間,腳下的大地也出現了一道道裂縫。

紀蝶望著場中,此時葉楚意境飽滿,四處橫飛。譚塵力量渾厚,聲勢如雷。兩人都漸漸的在提升自己的力量。

場中的打鬥漸漸的激烈了起來,顯然兩人都認真起來。

兩人都是人傑,出手都迅猛至極,葉楚雖然速度極快。但譚塵身法也不差,比起葉楚並沒有差多少,顯然也是一套極其驚人的秘法。

「轟……」

再次一次交集,葉楚被震的倒退數步,手臂顫動的厲害。打到此刻,葉楚知道譚塵力量到底有多麼渾厚了。

正如紀蝶說的那樣,都為人傑,境界一重相差極大。這種程度的力量難以跨越,葉楚戰到此刻,顯然在受到壓制。

不過紀蝶也不得不承認,葉楚這個人韌性十分之強,碰到越強的,他越戰越熱血,整個人的血液都要滂湃了起來。

血氣浩蕩,震動而出,和自身意境配合,十分恐怖。

「聖液必有我一份!」譚塵說話間,力量再次雄渾幾分。

「那可未必!」葉楚哼了一聲,身體迎了上去,望著那鎮壓而下的山嶽,他不閃不避,以自身之力對抗。

… 力量如同龍捲風一般,不斷的融入到葉楚的身體中。更新最快最穩定,)葉楚的氣勢在瘋狂的提升,在葉楚氣海中,黑鐵震動不息,元靈隨著黑鐵的紋理運行,葉楚的青蓮元靈原來越凝實。黑鐵非凡,其塑靈功法驚世。

這個時候,終於顯現出端倪。黑鐵每次顫動,氣海開闢。元靈被不斷的塑造,一股股奇異的紋理不斷的滲透到葉楚的元靈中,葉楚感覺到一股股神奇道理玄法。

這和天地契合的道理玄法輔助葉楚自身,意境更加深刻,不斷的融入到身體中,葉楚身體之上,青蓮閃動不息。

隨著青蓮的閃動,紅塵和飄渺的兩種氣息交纏在葉楚身上,葉楚青光閃動,無數的青元丹不斷的被葉楚吸收。短短時間,葉楚那庫存眾多的青元丹居然消耗的剩下一小半。

葉楚在消耗無數的青元丹后,境界才穩固了下來。而此刻,葉楚的血肉骨骼都已經被意境滲透進去。

紀蝶著葉楚,見葉楚的氣息不斷的內斂忍不住輕吁了一口氣,她雖然不知道葉楚蛻變到何種地步,但卻知道極為不凡。

就在紀蝶為葉楚的蛻變而心中震動的時候,葉楚身上閃動的青蓮虛影,猛然的顫動了起來,隨即不斷的從葉楚的身體中跳動而出,盤旋在葉楚的四周。

隨著這些青蓮虛影的跳動凝聚,葉楚身邊有著一朵巨大的青蓮。青蓮把葉楚整個人包裹在其中,青光閃動。沒有一絲的氣息散發出來。

可是著這一幕的紀蝶和胖子面色劇變,不敢置信的著葉楚,在青蓮之上,居然有著紋理的閃現,紋理閃現間,有著一股出塵而飄渺的意境震動,凝在青蓮之上,宛如真正出淤泥而不染的青蓮。

這種清水出芙蓉的晶瑩凈潔,把葉楚襯托成一個仙人一般。

「又是一種道?」胖子喃喃自語,青蓮之上紋理閃現,顯然是又開闢了一種道。

一個修行者,開闢一種道就極其艱難了,可是他卻開闢了兩種,這是人能做到的嗎?

紅塵女聖留下的東西確實是驚世的,其意境葉楚無力參透,可依靠著這大字的意境和黑鐵的神效,葉楚走出了自己的道。

葉楚有一防一攻的兩種真意,攻已經蛻變成道了。而此刻,防也蛻變,步入了自成道中。

黑鐵和紅塵女聖的意境是驚人的,唯有青蓮能承載,葉楚防禦的真意在青蓮中蛻變,化作蓮花瓣覆蓋在葉楚四周,葉楚雖然沒有一絲的氣息滲透,但氣質卻更為仙靈了。

「真意化青蓮,青蓮守自身,雨蓮無濕。」隨著葉楚的話語喃喃喊道,青蓮綻放,三片巨大的蓮葉,把葉楚的身軀包圍。真的是細雨都無法近身打濕葉楚的身體,防禦的密不透風。

但這綻放的三片蓮葉在瞬間綻放后就消失,隨即整個青蓮都融入到葉楚的身體中。

在青蓮融入葉楚的瞬間,葉楚氣勢瞬間全無,就靜靜的站在那裡,整個人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任由胖子如何查探,都察覺不到葉楚有著一絲的力量。

這傢伙是如何做到的?

胖子難以理解,要把自己的力量全部內斂起來,何其難。因為,身體不可避免的能散發出力量,這就就如同人呼吸一般。

可是在葉楚身上,這種常理居然也不適用。

胖子不知道葉楚有天地萬物本源的混沌青精,要不然就不覺得奇怪了。因為,有什麼能比孕育萬物的混沌青精容易掩蓋自身氣息?

「你走的挺快的,沒有想到這麼快就達到玄元境。」紀蝶盯著葉楚說道。

葉楚笑了笑,目光向紅塵女聖的巨石,白狐依舊在他的肩膀上,閉目躺在那裡,嬌小可愛。

紅塵女聖確實非凡,以超脫的實力卻入紅塵,這簡直是逆天。隨意在這裡立下一塊巨石,就意境無窮,給予他無窮好處。

葉楚絲毫不懷疑紀蝶和胖子都在其中得到極大好處,特別是胖子,葉楚隱隱感覺到他的元靈活躍至極,顯然快要突破到王者。

一塊巨石就有著如此神效,並且葉楚和紀蝶不能全部感悟。葉楚都無法想象紅塵女聖到底如何驚世了。

葉楚深吸了一口氣,心神再次融入巨石中,再次感悟。

達到王者之後,葉楚再次感悟,又有新的感悟,比起之間更加深刻。

這一站,又是三天!

葉楚一眾人就站在那裡,靜靜的感受著巨石,禿山幻境再次浮現,籠罩了整個巨石。在如此情況下,葉楚和紀蝶才緩緩蘇醒,了一眼巨石,才離開這裡!

他們實力終究有限,能感悟這麼多已經是極限了。要想再來感悟,除非是自身元靈再次升華,要不然繼續感悟也得不到什麼。

但就是這小半個月的世間,葉楚和紀蝶都受益匪淺,葉楚感覺到自身元靈因此而升華了不少。

紀蝶和胖子同樣如此,胖子已經在瘋狂吸收天地精華了,只不過他的吸收未能如同葉楚恐怖,所以境界被他生生的壓制,不再此刻達到玄元境。

「我距離你還有多遠?」葉楚突然詢問紀蝶道,這個女人很強,葉楚當年用強沒有成功,留下了一生的污點,葉楚想要在這個方面超越她。

「怎麼?就像履行一年之約了?你雖然此刻達到王者,但相比於我來說,還差的遠。」紀蝶淡淡的說道,「努力修行吧,你的速度降下來,怕是這一年沒有希望追上我了。因為你要清楚,你在進步的同時,我也在進步,速度不見得會比起你地。」

葉楚掃了紀蝶一眼,突然說道:「譚塵傳言達到王者沒有多久?」

紀蝶一愣,突然有些明白了,她淡淡的說道:「二重玄元境。但玄元境一重的差別非常大,特別是人傑。差別更是不可言喻!同樣,身為人傑,其戰鬥力技能都絕對驚世的。」

葉楚見紀蝶猜透他的想法,笑了笑也不聽紀蝶的提醒,在葉楚來,譚塵的血很有用。

「是嗎?」葉楚笑道,「走吧!幻境已經再次化作禿山了。」

第五百二十三章

任誰也沒有想到,葉楚走到十一城的時候,開口就要找譚塵,揚言譚塵的血液很甜,他想喝幾口。

葉楚這種癖好早就人所皆知了,聽到這傢伙居然不要臉到當眾宣布,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心想喝人血這樣的怪癖簡直是魔頭。

紀蝶和胖子也沒有想到葉楚突然就來這麼一出,這讓胖子古怪的著葉楚,心想葉楚這一會是想要找抽了嗎?

他雖然是人傑,戰鬥力恐怖。但是人家就差了嗎?同樣身為人傑,其戰鬥力並不見得比葉楚差。何況,對方境界高上一重,葉楚如何能戰的過對方。

當然,對於這樣的好戲他們很有興趣。整個城池也宣傳了起來,兩個人傑的比試,這太有誘惑力了。

「你確定要邀戰他?」紀蝶忍不住好奇的問道,「你可要想清楚,到時候你損失的可不只是聖液了。」

葉楚聳聳肩,示意自己並不怕譚塵。

「為了譚塵的血液?」紀蝶很好奇,「血液就對你這麼大誘惑力。你不惜一路戰過來,也要取血液。現在連人傑也去招惹!」

「因為那味道太過鮮美了!葉楚笑眯眯的說道。

這一句話讓紀蝶皺了皺眉頭,她自然不信葉楚真的會喝血液。而且每人只是取一滴,能喝什麼?

「自作孽不可活!」紀蝶也不再說什麼,等待著葉楚吃大虧。譚塵雖然在人傑中算境界低下的,但其戰鬥力也不能小視的,葉楚剛剛達到王者就去挑釁人傑,簡直和找死沒有什麼區別。

……

十一城轟轟烈烈的傳播關於葉楚要喝譚塵血液的消息,這自然能驚動到譚塵,不知道譚塵從哪裡冒出來,凌空站立在虛空之上,落在葉楚所住的屋頂哈哈大笑。

「葉楚兄要喝我的血液,我親自送上門來了。葉楚兄難道不來取嗎?」譚塵的笑意響徹虛空,吸引了無數人向著這邊趕過來。

葉楚從客棧激射而出,同樣凌空而立。達到王者后,意境融入身軀,力量也能隨著意境拖著身體凌空。

葉楚和譚塵相識而立,葉楚著意氣風發的譚塵笑道:「譚兄別來無恙了。分離半月之久,有些想念譚兄了,就怕譚兄走到了前路。」

「葉兄在這裡,如此誘惑我怎麼能捨得離開。葉兄邀請我,不知道想如何喝我的血液?你要是給我聖液,要是給你喝上一斤又如何?」

「聖液我雖然有,但是不至於隨意送人。當然,你要是能拿出等價的東西換,我也不會吝嗇。」葉楚笑眯眯的說道。

譚塵著葉楚,目光凌厲想要穿葉楚。葉楚不蠢,此刻能做出如此瘋狂的舉動,自有他的打算。不過,任由他的打算譚塵也不至於怕他。

譚塵是高傲的,除去人傑他誰也不上。他雖然在人傑中境界算不上最頂尖的人物,可要是在同一境界,他自認不怕任何一人。

何況是葉楚,在半個月前,他實力還是玄命境,這樣一個人,就算有陰謀也翻不起多大浪。

「葉楚兄既然不想送人,那是想做什麼?不會想白喝我的血嗎?」譚塵笑眯眯的著葉楚說道,「血對於修行者來說極其重要。我雖然有心幫葉兄,但……希望葉兄不要介意,另外提醒葉兄的是,血液不能多喝。面色有人在背後罵你。」

「罵?本公子會怕罵嗎?」葉楚哈哈大笑了起來,「我不介意承受罵名,只要你願意拿血液給我,現在被你罵也可以,絕對罵不還口。」

葉楚笑道:「沒關係,既然譚兄有這個心,那我自己來取就是,我想譚兄的血液一定很美妙。人傑的血液啊,嘖嘖,不知道是不是金色的!」

葉楚說話間,踏前幾部。這時候譚塵才發現葉楚居然是凌空,並不是站在屋頂,這讓譚塵心中震動,沒有想到半月的時間,對方實力就達到這種地步。更新最快最穩定,)

「難怪葉兄有勇氣挑戰我了,恭喜葉兄了!」譚塵對著葉楚拱了拱手,「只不過這才半月時間,葉兄能走到這一步已經天賦異稟了。但妄想和我交手,你還不夠資格。戰鬥可不比意境比拼,葉兄不要以為意境贏過,就能在戰力上贏過我。」

葉楚搖搖頭道:「我並不是想贏過你,而是想告訴你。我一定會贏你!」

「有自信!」譚塵大笑道,但是很快聲色俱厲,對著葉楚怒吼一聲,「但你必敗!」

譚塵說話之間,對著葉楚胸口狠狠的就抓了過去,帶著破空之聲,驚人無比。

誰也沒有想到譚塵說動手就動手,著那迅猛的手激射而出,讓人心悸。他們都忍不住倒退了起來,不敢靠太近。兩個王者交手,絕對是恐怖的。

一擊很快就到了葉楚身前,葉楚腳下踩著瞬風,雖然在虛空速度慢了不少,可還是避開了譚塵的攻擊。

「速度不夠,譚兄早上沒吃飯吧。」葉楚大笑道。

「吃沒吃飯,等等你就知道了。」譚塵說話之間,一腳又掃了出來。

葉楚早就注意到了,身影一閃避開他的攻擊,著譚塵笑道:「譚兄昨天不會去青-樓了吧,起來腳盤無力啊。」

被葉楚兩次含笑譏諷,譚塵的神情更加難,力量震動,也不再試探葉楚了。出手更加霸道!

眾人都盯著場中,期待著兩人的交手,因為這兩人都是人傑。交手肯定激烈,只是不知道葉楚能在對方手中堅持幾招。

葉楚雖然一路戰績無窮,可換做他身前的人譚塵也同樣能做到這點。

「王者交手,不知道這一次他們會動用什麼秘法。」

「葉楚的秘法都見過了,不知道譚塵有什麼秘法。」

「是啊,葉楚在明。譚塵對他的招式很熟悉,這一戰還怎麼打?」

「……」

眾人搖頭,有人瞬即開了賭場,賭葉楚幾招落敗。

葉楚當然不知道這些,他此刻就靜靜的著譚塵兇猛的拳頭攻來。葉楚身上的力量也全部暴動而出,恐怖的雲霄震動之間,絞碎虛空。

每一道力量都恐怖至極,讓人心中駭然。

第五百三十五章

王者的力量是滂湃的,滔天震動,在城池中炸裂而響,宛如炸彈爆炸一般。

葉楚和譚塵手臂交鋒在一起,第一擊沒有絲毫的花俏,以純力量對碰,氣勁從兩者中心爆射而出,衝擊波席捲出恐怖的颶風,颶風飛射,讓在下方的修行者不少人都瘋狂後退。

兩個人展現的力量太過恐怖,遠遠超過普通的王者,衝擊的氣波吹在他們的臉龐上,有著火辣辣的刮疼。

葉楚和譚塵各自向著身後倒射而出,腳下踩動,卸掉身上的力量,面色冷凝的盯著對方。

譚塵瞳孔有些收縮,葉楚的力量比起他想象中的要強幾分。

葉楚同樣為譚塵的實力而驚訝,人傑果真和普通修行者有著本質的區別,實力遠超普通修行者,就這樣一擊居然打的他有些手臂發麻。

兩人儘管都沒有動用全力,但也能出譚塵的強勢了。

兩股氣勢爭鋒相對,氣勢浩瀚震動,底下眾多修行者目光灼熱的盯著兩人。人傑都有屬於自己的非凡手段,能見證人傑的一次交鋒,對修行大有裨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