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然後又轉身去了廚房端出自己的一碗飯,不過她這次沒有坐在他們父子倆中間,而是坐在了瑭瑭身邊,不是她不想坐而是不敢坐。

總覺得今晚的方慕瑾很可怕,雖然他從進家門到現在只說了一句先吃飯,雖然他的表情很平淡,沒有生氣沒有罵人沒有打人,但是即便是這樣一言不發的他也讓人產生了敬而遠之的冰冷感,使人不敢靠近。

瑭瑭看著蘇暖暖不坐中間反而坐在自己旁邊,突然拉著小臉瞪了蘇暖暖一眼,好像在說,暖暖媽咪你好笨耶,寶寶專門給你留了中間的位置,你為毛不坐?

瞪了一眼之後發現蘇暖暖還在埋頭吃飯不理自己,小傢伙又碰了碰蘇暖暖手,蘇暖暖抬頭看他,小奶球便向中間的位置努努嘴,示意她坐過去。

蘇暖暖知道瑭瑭的意思,只見她小心翼翼的看了方慕瑾一眼,然後又沖著小傢伙搖搖頭,不是她不想坐,她是真的不敢坐啊。

坐在這裡都能感受到方慕瑾冰冷的氣息,坐過去不知道會不會被他發功凍死。

小傢伙恨鐵不成鋼的瞥了裝鴕鳥的蘇暖暖一眼,然後不放棄的說道:「暖暖媽咪,爹地愛吃蝦,你快給爹剝蝦皮。」

「哦哦哦,好的!」蘇暖暖猛然抬頭,彷彿找到了自己的用武之地似的,趕忙伸手從盤中挑了一隻最大的蝦認真的剝著,剝好之後看了方慕瑾一眼,才大著膽子放在他的餐盤中。

見他沒反對兩人都鬆了一口氣,小奶球沖著蘇暖暖眨眨眼睛,然後又指了指遠處的清蒸魚,蘇暖暖立刻明白的夾起一塊魚肉,認真仔細的將魚刺挑乾淨放在方慕瑾的盤中。

方慕瑾則像是沒看到似的,依然動作優雅的吃著,只是一頓飯下來,蘇暖暖精心給他剝的蝦仁和挑過魚刺的魚肉還剩在盤中一口都沒有動過!

蘇暖暖看著他冷漠的像個冰塊似的,突然覺得心裡有些悶悶的,到底怎麼樣他才會不生她的氣?

小奶球看著盤中的菜一口沒動,著急的夾在方慕瑾的碗中,笑嘻嘻的說道:「爹地快吃吧,吃多多長高高,暖暖媽咪喜歡高高帥帥的爹地!」

方慕瑾看著碗中的食物微微皺眉,不過也沒說什麼依然慢吞吞的吃著,到最後所有的食物還在碗底剩著,然後只見他動作自然的將碗中的食物撥到垃圾桶內。

然後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動作優雅的放下碗筷,最後抽出幾張餐巾紙動作優雅的擦著嘴巴。 蘇暖暖盯著垃圾桶內的食物臉色變得蒼白一片,就彷彿自己的一顆真心被人無情又嫌棄的扔進垃圾桶內一般,真的好傷心好難過!

他這個行為簡直太不尊重人了,她想一走了之但是卻不可以。

小傢伙看著蘇暖暖眼圈紅紅的樣子,也覺得爹地今晚好過分,但是他又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耷拉著腦袋,眼中滿是失落和傷心的表情。

方慕瑾起身說道:「把這裡收拾一下,一會兒來我書房找我!」

蘇暖暖猛然抬頭,一臉驚訝的看著他,雖然男人的表情還是冷冷的硬硬的,但是她卻高興的點頭說道:「嗯嗯,好的!!」

這是不是代表他願意給她一次談話的機會了?

方慕瑾背影冷漠的上了二樓,蘇暖暖則是在餐廳內發愣了好久。

小傢伙可憐兮兮的拉了拉蘇暖暖的手,小聲說道:「暖暖媽咪,寶寶好笨,沒有幫到你!」

「爹地這次好像真的生氣了,怎麼辦?」小奶球一臉的憂愁。

蘇暖暖則是笑著捏了捏他肉乎乎的小臉,笑著說道:「沒關係,寶寶已經很棒了,你爹地現在願意給老師談話的機會了,接下來道歉的事情我自己就可以了!」

「真的咩?爹地會原諒你咩?」

「還不知道,但是有機會總比沒機會好!」

「好了,你乖乖的上樓睡覺,老師洗了碗去找你爹地談話,說不定明天一切都會好起來!」

「嗯嗯,暖暖媽咪加油哦!」小奶球開心的踮起腳尖在蘇暖暖的臉上親了一口,然後開心的蹦蹦跳跳離開了。

蘇暖暖把餐廳收拾乾淨后,這才鼓起勇氣去了方慕瑾的書房,進去之後發現他在低頭忙著工作,所以她就一直安靜的站在門口,想等他忙完再開口。

大概二十分鐘后,方慕瑾突然抬頭問道:「蘇小姐是打算在我的書房站一晚嗎?」

「啊?不是不是,我……我找您有事情談!」方慕瑾猛不丁的開口嚇了她一跳,等反應過來又趕忙搖頭。

「什麼事情說吧!」語畢,他看了看腕上的表,又補充了一句:「我給你五分鐘時間!」

「五分鐘?這……」蘇暖暖看著方慕瑾冷漠的表情,也不糾結幾分鐘了,有話就趕快說,省的一會兒五分鐘也浪費掉了。

「我……我是來找你道歉的,對你那天晚上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我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才幫她的,對不起……我……我以為那晚的事情對你傷害不大。」

「你也沒什麼損失,不但和全民女神一度春宵,而且你之前也說你娶誰都不會對你的生活有任何影響,所以……所以我就答應蘇寶貝幫她……」蘇暖暖看著方慕瑾越來越黑的臉色,聲音越來越小。

所有的話都化作一句對不起!

豈料,方慕瑾卻盯著她的眼睛問了一句:「蘇寶貝給了你什麼好處,讓你背叛我?」

「我……我……沒有背叛……我從沒想過傷害你……我……我只想離開……」蘇暖暖覺得今晚她連說話都說不利索了,總是說些詞不達意的話,亂七八糟的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方慕瑾聽著她的話,突然打斷說道:「嗯,你可以離開了!」

「我……不是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你別誤會了……我是……我……我也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總之不是你想的那樣……」

方慕瑾則是一臉冷漠的說道:「還有一分鐘!」

「我……我……真的對不起……你可不可以不要這樣對我……對於那晚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我保證以後都不會了,你可以原諒我嗎?」蘇暖暖焦急的說著。

「還有30秒,說完你就可以離開了!」

蘇暖暖焦急的看了面無表情的方慕瑾一眼,眼中滿是無助和乞求,時間怎麼過的這麼快,五分鐘時間她還沒說就快完了。

「我……我想請你放蘇家,不要在打壓蘇家可以嗎?」

「蘇家已經倒閉了三家子公司了,股票也一直在跌,蘇家真的快要堅持不住了,能不能請您高抬貴手放過蘇家這一次,我們保證以後絕不再出現在您的面前惹您厭煩,可以嗎?」蘇暖暖一臉急切,語氣極快的說出了自己的最終目的。

呵呵,還是帶著目的來了,是覺得他很傻很天真,可以讓她利用一次兩次乃至三次嗎?

「時間到了,蘇小姐可以離開了!」

「哦,對了!這份合約你看一下,如果沒什麼問題就當面銷毀,從此以後我們就再也沒有任何關係了!」方慕瑾語氣很平淡,說著便把公文包內的一份合約拿了出來。

蘇暖暖大概瞥了一眼,驚訝的說道:「他們已經把錢還上了?」

那這麼說來她真的自由了,真的和方慕瑾沒有一毛錢關係了??

方慕瑾沒有說話而是當著她的面把合約撕掉,然後開口說道:「蘇小姐可以離開了!」

「這……這……我們是沒有關係了嗎?」她心心念念的一天終於到了,她終於擺脫了方慕瑾成了自由人,可是為什麼她卻高興不起來,反而覺得自己即將失去最珍貴的東西?

「呵,蘇小姐想有什麼關係?」方慕瑾冷笑反問。

「我……我……」她無話可說。

「方先生,你真的不可以放過蘇家一次嗎?算我求你了可以嗎?求你放過蘇家一次,也算是幫我最後一次好嗎?」

「我知道你對我很好,我也知道從我們相識的那天起,你就一直在幫我,我就一直在欠你,最後還做出那種事情。」

「我真的很對不起你,還有你為我弟弟做的那些事情我都知道了,我很感激你也很想報答你,但是我真的沒有能力報答你!」我自己的生活都是一團亂麻,又如何去報答你。

方慕瑾在心中苦笑,原來自己做的這些事情她都知道,既然知道還能做出這種事情,恐怕也只有她這種沒心沒肺的女人才能做的出來吧?

剛剛自己不過是把她夾的食物丟進了垃圾桶內,她就一副傷心不已,彷彿一顆真心被人踐踏被人扔進垃圾桶內一般。 可是當她給他下藥的一瞬間,有沒有想過他的真心才是真真切切的被她踐踏,被她毫無感情的丟進垃圾桶內,任其腐爛發潰……

「既然你知道是你欠我的,而不是我欠你的,那你憑什麼過來要求我放過蘇家?」男人語氣平淡的反問。

「我……我不是要求你,我是請求你!」

「方先生,在幫我最後一次好嗎?」

「呵,蘇暖暖,你以為你是誰?你是不是覺得你在我心中是不同的,所以在做出背叛我的事情之後,還能這樣大搖大擺的來到我家,讓我幫助你?」

「如果有人在背後捅了你一刀,隨便過來道個歉,然後就讓你給她一百萬,你不覺得可笑嗎?」

「是蘇家人讓你過來的嗎?他們是聽不懂人話嗎?我說過再讓你出現在我面前,我會讓蘇家消失的更快一些,既然他們不聽那就不能怪我下手狠了!」

「最後說一句,蘇小姐請回吧,誰的真心被人踐踏之後,也不可能當做沒有發生過!」

「也許你覺得你沒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就是送我一度春風,等將來的某一天你真心愛上了一個男人,而那個男人親手把你送到另一個男人的床上,也送你春宵一刻,你會理解我現在的心情!」

「不過我想你永遠不會有那一天,因為你是個沒心的女人!」

「你走吧,我以後不想再見到你,也正好合了你想離開我的願望,我成全你!」方慕瑾的話說的很平靜,沒有一絲怒氣,彷彿就像在閑談一般。

但是一字一句全都敲打著蘇暖暖的心,讓她羞愧到無地自容……

蘇暖暖看著男人冷漠的背影,這一刻她真的很想哭,從心底深處泛起一股濃濃的疼,雖然她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這麼難受。

但是她想告訴他,其實她不是沒心的女人,她不是真的無情,也不像他想象中的沒心沒肺,她是有心的,她也知道他的好,她在做壞事的時候也會受到良心的譴責……

只是現在說這些好像顯得蒼白又可笑,該做的不該做的她都已經做了。

人是被她傷害的,她想翻過去這一篇,但是被他傷害的人不可能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所以別人現在不想理她,也無可厚非。

蘇暖暖站在原地愣了很久才離開,可是離開書房她卻不知道自己該去哪裡?

人家把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她還哪有臉面繼續住在別人家裡,可是離開這裡她又能去哪裡?

蘇家的人恨不得把她剝皮去骨,那個地方她不能回也不想回,如果回去之後告訴王麗君,方慕瑾不打算放過蘇家,恐怕今晚就是她的死期。

蘇暖暖回頭看了一眼方慕瑾的卧室,裡面的燈已經關了,也許他已經睡了,看來這一次他是真的不想和她再有任何瓜葛了。

「唉!」

蘇暖暖微微嘆氣,然後轉身離開,走到樓下輕輕將房門關上,無所適從的在冷清的街上走著。

即便蘇暖暖關門的聲音很輕很輕,但是卧室內的方慕瑾還是聽到了。

只見他不自覺的站在窗前看著窗外街道上那個漸漸遠去的小黑點,眼中閃過一抹深邃的光芒,誰也不知道他在想著什麼。

慢慢的蘇暖暖走到拐角離開了他的視線,方慕瑾眼神微微眯起,也不知想到了什麼,只見他回頭看了一眼已經熟睡的孩子,便拿起外套和車鑰匙出了門。

只是房門還沒關上,他又轉身去了書房換了一把車鑰匙,去車庫裡提出一輛從沒開過的車離開別墅。

大概兩分鐘后蘇暖暖別出現在他的視線內,方慕瑾便停下車,目光緊緊的盯著蘇暖暖漸漸遠去,等到蘇暖暖再次快要脫離他視線的時候,他便又啟動車輛向前移動一些。

大概半小時后蘇暖暖走出了海邊別墅這條又偏僻又冷清的道路,直到親眼看見她在路口攔了一輛計程車,方慕瑾才放下心來。

把汽車停下,盯著遠去的車輛一邊抽煙一邊發獃,誰也不知他在想些什麼。

方慕瑾抽了滿地的煙頭之後才掉頭離開,對於今晚的出行,他不認為自己是擔心蘇暖暖的安全,而是解釋為家裡太悶了,他想出來透透氣,順便抽根煙!

嗯,這個解釋很完美!

他才不會再為那個沒良心的女人動心!

第二天早上蘇暖暖照常出現在幼兒園裡,瑭瑭看到她激動的跑了過來,一臉擔心的問道:「暖暖媽咪你昨晚怎麼沒有在家裡住,你道歉爹地沒有原諒你咩??」

「嗯,不怪你爹地,這次是老師犯了一個很大很大的錯誤,他不原諒也能理解!」蘇暖暖鼻頭酸酸的說著,雖然說著他不原諒也能理解,但是心裡還是很難受,他為什麼就不能再寵她一次,最後一次!

但是她又覺得自己這個想法很可笑,你算老幾,人家對你好的時候不領情,還肆意踐踏別人的感情,現在別人不想搭理你了,你卻反過來求他的寵愛?

這人啊,什麼時候才能不犯賤!!

不知是誰說的,這個世上的每個人都在犯賤,得不到的偏偏想得到,送上門的又不想要,擁有的時候不懂珍惜,失去之後才覺得彌足珍貴,現在想想好像每個人都不能免俗,誰都有過犯賤的時候,這也許就是年輕必須要經歷的吧。

「暖暖媽咪你怎麼了,爹地昨晚欺負你了咩?」

「沒有,你爹地是個好人,他不會欺負我的。」是我辜負了他的心意。

「爹地不原諒你,那要怎麼辦?爹地以後不會原諒你咩?寶寶好擔心,寶寶想讓我們都像以前那樣,開開心心的!」小傢伙拉著蘇暖暖的手仰著小腦袋一臉擔心的問道。

「老師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也許過一段時間你爹地的氣才會消了!」

「那暖暖媽咪還愛爹地咩?」小奶球一臉期待的問著。

蘇暖暖被孩子這突兀的問題問的一愣,愛?她愛過方慕瑾嗎?

應該沒有愛過吧,不然她怎麼可以心安理得的把方慕瑾送到蘇寶貝的床上去?

但是若說沒有愛過,那晚她為什麼莫名其妙的哭?

到底有沒有愛過?她也不清楚! 「好了,該上課了,等下課再聊其他的。」

小奶球沒有聽到自己想聽的答案,有些遺憾的跑去教室,嘟著小嘴皺著眉頭一臉的煩惱,他必須趕快想辦法想爹地和暖暖媽咪和好才行,不然他以後真的會失去暖暖媽咪的!

唉,真的有點後悔以前將暖暖媽咪讓給爹地當女盆友,不然她現在就是自己的女盆友,就永遠不會離開他啦。

哼,臭爹地不靠譜,沒事生什麼氣,真是小氣吧啦的一點都不像大英雄,寶寶就不會和暖暖生氣!

大概中午十點半正是最後一節課的時候,蘇暖暖的手機不停的響,她看了一眼是王麗君打來的,本想不接的,但是她卻一個接一個打。

甚至發來信息,用詞極其生硬惡略的威脅著【蘇暖暖,你再敢不接我電話,我現在就讓人把你女兒活活掐死!】

最後還發了幾個怒火衝天的表情!

蘇暖暖看著她發來的信息眼皮猛然跳了一下,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她這麼著急難道蘇家又出事了?

昨晚方慕瑾說,會讓蘇家更快消失,難道他又動手了?

想到這裡蘇暖暖趕忙對孩子們說了一聲:「小朋友們,你們自己乖乖的畫畫哦,老師肚子疼需要去一下洗手間,很快回來檢查你們畫畫哦!」

「好噠,老師快去啦,寶寶們會乖乖噠!」五個乖寶寶齊聲回答。

蘇暖暖拿起手機快速的離開了教室,還沒走到洗手間電話便又打來了。

「喂,媽?這麼急找我有什麼事嗎?」蘇暖暖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正常一些。

「別叫我媽,我可當不起!」

「你到底是怎麼和方慕瑾談的,為什他沒有停止對蘇家的打壓反而打擊的更加厲害了,你知不知道蘇家一上午倒閉了三家子公司,照這個速度下去,不用等到今晚蘇氏就沒了!」電話那頭的王麗君像是發瘋一般的狂吼道,顯然已經急紅了眼即將到達崩潰的邊緣。

「你是不是在中間搗鬼,想要蘇氏倒閉的更快一些,蘇暖暖我警告你,你敢不安分,就別怪我不客氣!」

「如果今天下午蘇家繼續有公司倒閉,你會收到你女兒一隻可愛的小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