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小諸葛啜了一口茶水,道:「貴德,這相人術你還得認真學啊!這個周天我看其面相,是個有大來頭的人,你別看他現在落魄,他日一旦發達,是你我都需仰望的!」

吳貴德瞪大了眼睛道:「啊,真的?師父,你不是在開玩笑吧?他在吃飯的時候說自己是一個窮山溝的,畢業后連工作都沒找到。如今這樣的人多了去了,就算髮達也輪不到他啊!」

「非也!」小諸葛搖頭道:「他雖然是個剛畢業不久的小子,但他會的東西,是絕大多數畢業的學生都不懂的。此外,我看他眉宇間有一種堅定,執著,這不是一般人擁有的,只有內心藏有大事的人才會如此面相!

說完停了停,道:「這樣,從明天開始,咱們那輛Q7供他使用,而你呢,就做他的司機,寸步不離的跟著他!」

吳貴德不樂意,道:「師父,再怎麼說我以前也做過老闆,要是做你的司機,我沒話說。可是,讓我給這樣一個毛頭小子當司機,我臉上抹不開!」

小諸葛冷笑道:「要是他能鬥倒那入雲龍,你也抹不開?」

吳貴德聽了愣了愣,忙道:「那可以,如果他能鬥倒入雲龍,別說給他當司機,就是當小跟班,我也情願!」

小諸葛說道:「這不就行了!為師我正是要讓他去斗那入雲龍!」 周天在房間里睡的正香,忽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將他從夢中喚醒。

被人打斷睡眠,是一件極其痛苦的事,有人把這稱之為起床氣。周天雖然沒有起床氣,但心中仍然不悅,沉著臉把門打開。

他不用猜,也知道是小諸葛來了。

門口站著小諸葛和他徒弟吳貴德。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雖說周天現在不是小諸葛的手下,但畢竟住在人家的房子里,忍耐還是很有必要的。

小諸葛這套房子,位於他店鋪後面不遠居民小區的一棟高層的七樓,他專門用來招待特殊的客人的。房子並不大,大概四十來平的樣子,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小諸葛將它裝修的很是精緻,生活設施齊全,客廳卧室浴室均布置的錯落有致。

周天隨小諸葛的徒弟來到房間后,看房間像剛剛收拾過,各種物品擺放的很整齊,物件和地板也都擦得光亮。周天心裡很滿意,姑且不論小諸葛是不是陰險狡詐,至少他在待客之道方面,做的還是可圈可點的。

周天到衛浴間放水洗了澡,又將脫下來的衣服洗了,然後方才上床休息。

小諸葛在門外沖周天笑問道:「周先生,昨晚睡的可好?」

「昨晚?」周天聽了心裡一愣,好像記得我是吃過中午飯到這裡來的啊?忙含糊的答應一聲,將小諸葛師徒二人讓進房間。

周天過去將厚厚的窗帘拉開,一道明媚的陽光照進來,刺得他眼睛白花花的看不清東西。他使勁眨了幾下,方才有所好轉。

周天轉身去床頭那取手機,小諸葛以為他要收拾床鋪,笑道:「周先生,這些你不用管,待會自有人前來打掃。」

周天「哦」了一聲,拿過手機按亮一看,可不是!上面顯示的時間是早上八點三十五分!

我靠,我竟然睡了十幾個小時!周天心中驚詫,自打記事起,他就沒有睡過這麼久過,之前賣涼皮時,更是每天只睡五六個小時。

可能是最近坐車太累了吧?周天心裡心裡想著,轉身去衛生間洗漱。

小諸葛和他徒弟兩個人站在窗前往外看著什麼。

「昨晚派人來叫你下去吃飯,但聽說敲了半天也沒見你開門,想必你一定是睡著了!」小諸葛看著洗過臉刷過牙一邊擦臉一邊從衛生間往外走的周天說道。

周天正尋思自己為什麼會睡那麼久,見小諸葛說話,便故意笑道:「主要是前輩你這裡太舒服了,讓人不捨得醒啊!哈哈!」

笑畢到陽台處將洗好的衣服取下來,因為感覺房間里都是男人,周天也沒有迴避,直接在卧室門口將衣服換了。

小諸葛瞟了一眼裸著上身的周天,臉上微微露出驚訝之色,笑道:「周先生的紋身不錯!」

「紋身?」周天邊穿褲子邊問道,「沒有紋身啊!」說完忽然想起自己身上的龍紋圖來,不由得低頭往自己身上看了一眼,發現前胸和腹部並沒有顯露出什麼,方才舒了一口氣。

小諸葛疑心是自己的眼花了,方才明明看到周天整個上身似有一條血龍,雖然紋路很細,但明顯跟正常的皮膚不一樣。

待聽到周天說沒有時,小諸葛再去看,那血龍卻沒有了。他揉了下眼睛,上前走了一步,看到的卻是發達的胸肌和光潔的皮膚。

周天裝作什麼也不知道的樣子,將襯衣和外套穿上。

小諸葛狐疑的看了一眼徒弟,用眼神問他看到什麼沒有。

吳貴德方才眼睛看著窗外,並不知道小諸葛想說什麼。

這時,周天已穿戴整齊,扣著扣子對小諸葛道:「前輩,咱們走吧!」

說完,將自己隨身的挎包搭在肩上。

小諸葛將心中的疑問壓下來,三個人離開房間,來到樓下不遠處一個茶餐廳吃飯。

飯後,三個人來到一輛Q7車上,吳貴德坐在駕駛員的位置上,小諸葛和周天坐在後排。

吳貴德問道:「師父,去哪?」

小諸葛不假思索道:「去泰東路的華府小區!」

吳貴德點了下頭,發動車子向泰東路而去。

周天不由問道:「前輩今天有事?」

小諸葛點頭道:「不錯,是件大事!周先生,此事關係重大,一切全仰仗你了!」

周天不解,便問是什麼事。

小諸葛往車窗外看了一眼,道:「今天華府的一個老闆請人看風水,不僅請了我,而且還請了入雲龍。」

「這樣很好啊!」周天聽了心中高興,暗道這真是天賜良機,可以現場親眼目睹他二人的法力水平了!

小諸葛這時又道:「待會進去后,我會向這位老闆引見你,希望你今天好好發揮,滅了那入雲龍的威風!」

「什麼?」周天聽了心裡一愣,「我沒聽懂前輩的意思!」

小諸葛心中冷笑,暗道:「好小子,跟我裝糊塗是吧?我不管你是哪路高人,既然入了我的口,就得為我所用!」

嘴上故意嘆氣道:「唉,周先生你有所不知,這個老闆先前是那入雲龍的常客,對我頗有成見。否則,周先生你初來此地,我怎麼能忍心讓你出手呢?」

說完看了周天一眼,又道:「其實你也不用害怕,必要時我會幫你的!」

周天聽了心裡罵道:「好你個小諸葛!昨天就看你面帶陰險,果然不是好鳥,你想讓我跟入雲龍斗,你來個旱澇保收,我贏了,自然功勞全是你的。我輸了,你可以撇清關係,說我只是一個客人。實在******狡詐!」

兩個人各懷心思,你一言我一語的聊著,車子很快便到了華府小區。

華府小區在龍城應該算得上是比較高檔的住宅區了,此地背山靠水,交通發達,各種基礎設施完備。周天一下車,第一眼就被它的氣勢給震攝住了,暗道,都說龍城為龍興之地,此地正是位於龍脈啊!

不過,往裡走了一段路后,令周天感到詫異的是,按理說這等龍脈之地,不該有散氣之說,但此小區幾個入口處或空檔處,卻隱聊有一層淡淡的霧氣向外流失,這實在令人不解。按周天腦子裡的七經書上所說,這為地氣散逸之像,一般來說,在這樣的地方居住的人,往往是禍事接連發生,百病纏身。

如此好的一塊風水寶地,怎麼會有這樣的局呢?

周天正尋思著,忽聽小諸葛說道:「你看,前面那棟房子,便是我說的那位老闆的家了!」 小諸葛所說的大老闆姓紀,是龍城有名的房地產和娛樂公司的老總,旗下子公司眾多,在龍城商界稱得上極有號召力的人物。他的房子位於華府小區的東南隅。

此時,紀老闆家的大門洞開,宅子一側的空地上,停著一水的豪車,凌志奧迪都算低檔的了。

周天並不知道,華府小區是一個有地下停車場的小區,地上基本上是不允許停車的,甚至說連進小區都困難。但紀老闆家卻能建有停車場,說明有屬於自己的專用通道。同時也說明,整個華府都有可能是他紀老闆的產業。

宅子門口的台階上,此時正站著一位四十來歲額頭很大的中年男子,看到小諸葛等人到來,嘴裡「歡迎歡迎」的叫著,伸著手迎了過來。

周天以為這男子便是紀老闆,心說真厲害啊,沒想到竟然這麼年輕!不料小諸葛卻沖他介紹道:「周先生,這位是紀老闆的助理,也是紀氏集團公司的副總,劉總!劉總,這位是我風水界的朋友周天。劉總,你別看他年輕,自幼深得家傳,名氣可大著呢!」

周天聽小諸葛向這個劉助理吹捧自己,臉上有些不自在,忙道:「過獎了!」

劉助理笑道:「呵呵!今天來的都是大師!幾位,裡面請!」

等進了屋子周天才發現,敢情今天簡直是一個風水大會啊!小諸葛只跟他說入雲龍在這裡,可是眼前坐在沙發上的至少有八九個人,其中四五個人模樣修的仙風道骨,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搞不清究竟哪個才是入雲龍。

小諸葛領著周天來到客廳一側的沙發上坐下。很快便有服務員模樣的人過來給他們倒了茶水。

這時,只見那劉助理又領著一個高瘦中年男子進來,周天抬頭看了一眼,只見這人長的好生奇怪,嘴巴上鬍子不多,但特別的長,而且他的眉毛似乎也比正常人要長許多,從兩邊垂下去,很像電視上演的那種仙人的模樣。

這傢伙外表功課做的真足!周天看他的模樣有些滑稽,差點沒笑出聲來。

人似乎全來了,因為周天發現這劉助理領進來這個長鬍子的傢伙之後,並沒有出去,而是把門從裡面關上了。

這時,只聽樓梯處傳來腳步聲,周天抬臉望去,只見一個六十左右的男子從樓上走下來,邊走邊笑道:「各位仙長,各位師父,讓你們久等了!」

不用說,這個人就是小諸葛說的紀老闆了!

周天端詳著他,感覺此人氣場怪怪的,似乎有兩股氣在纏繞交錯,這兩股氣一正一邪,各有吉凶,但力量卻十分均衡。

這時,只聽那紀老闆說道:「今天請各位大師前來,一是為感謝諸位大師多年來對紀某的幫助和指點,二呢,勞煩各位看一下這宅子有什麼不足和需要改進的地方!今天來的都不是外人,紀某請大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千萬別藏著掖著!」

說完,轉身來到客廳的主位上坐下來,面帶微笑的看著眾人。

大伙兒一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不肯第一個站出來說話。

紀老闆將目光轉到一個光腦袋的黑臉中年男人身上,微微點了下頭。

光頭男子會意,起身道:「各位,在下入雲龍,既然大家都不想第一個說,那在下就不客氣了,姑且就當是拋磚引玉,來評說一下紀老闆這棟宅子吧!」

哦,原來這光頭就是入雲龍!周天凝神望去,發現這入雲龍身上的氣場極強,而且完全不像小諸葛說的那樣狡詐,倒有幾分正氣在裡面。

「紀老闆,這宅子位於華府小區的明珠位,這是極其好的,不過,華府小區正東有座山,前年的時候,政府准許個人在那座山採石開礦,因此動了地氣,連帶著這華府小區也地氣散泄。」

周天聽到這裡恍然大悟,怪不得初到小區門前時,會感到奇怪,原來是地氣被動了。實在是太可惜了,如此風水寶地,竟然讓幾個開礦採石的人給破壞了!

這時,只聽那入雲龍又道:「地氣散泄為敗壞之局,此局帶來的後果就是住在這裡的人,禍事多,容易生病。當然,這些都是外部原因,用我們這一行的話說,外部原因,是天意,天意是無法改變的。那麼,我們要做的是具體到這個宅子,如何改變,來扭轉由於地氣散泄而帶來的不利影響!」

入雲龍說到這裡,環視了下眾人,道:「在下先說到這裡,有什麼不對的地方,請各位指正。接下來請大家暢所欲言吧!」

說完沖眾人一拱手,轉身坐回座位。

「好,說的好!」紀老闆帶頭鼓掌,眾人見了,也都稀稀拉拉的拍了幾下手。

周天見狀不由暗道:看來這入雲龍也夠雞賊的,嘴上說他先來評說這個宅子,但他卻偏偏只言外部環境,及到該說宅子的事了,他卻說讓別人來補充,真是狡猾大大的!

在場的風水師哪個不是人精?周天既能看穿入雲龍,那想必眾人也均能看穿,大家仍像剛才那樣,誰都不願意站出來先說話。

周天不由想道,看來這龍城的風水界並不好混,這裡面的水深著哪!

這時,只聽那入雲龍笑道:「哦,諸葛先生也來了?諸位,咱們請諸葛先生評說一下好不好?」

眾人聽了趕緊起鬨:「好,諸葛先生說說吧!」

小諸葛聽了鼻子都快氣歪了,心裡不停的咒罵入雲龍真不是個好玩藝,今天這個場合,稍有不慎,不僅會得罪了紀老闆,失去一個大客戶,而且第二天便會成為一個笑柄,在風水圈裡流傳,讓我以後還怎麼混?

這時,紀老闆沖小諸葛笑道:「諸葛先生,既然大家都尊抬你,那你就先說說吧!」

「這個,」小諸葛遲疑片刻,忽然話鋒一轉,道:「紀老闆,剛才忘了跟你介紹了!我身邊坐的這位是南國風水界有名的青年才俊,名叫周天,你別看人年輕,他是家傳!法力甚是高強!」

「哦?周天?」紀老闆沒聽說過這個名字,故而對小諸葛介紹的什麼南國風水界青年才俊深表懷疑,不過,他既然敢來,肯定是有兩下子的,於是便笑道:「那好,遠來是客,周先生既然遠道而來,那就請你給我們傳授一下吧!」

周天心裡罵了句操/你/媽的小諸葛!然後站起身大聲道:「承蒙各位抬愛,那我就不客氣了!紀老闆,前面入雲龍先生說的很好,我就不多重複了,咱們直奔主題吧!照我看,你這房子若想化解地氣散泄之局,一點都不難!」 周天這句話剛一說出口,整個房間都要沸騰了!

先前,大家都悶著不說,一是不想做領頭羊,成為眾矢之的;再就是怕說錯了話,得罪這位紀大老闆。入雲龍輕描淡寫的說了幾句后,大家仍不敢作聲。待聽到小諸葛推出周天時,都以為這個年輕人會先說一番恭敬的話,或者謙讓一下。

「這話說的太大了!吹牛都不帶這樣吹的!」「就是,就是!這種局就是算風水界的領袖人物趙小軍也不敢這樣說!」「毛都沒長齊,大話倒是學會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諷刺周天說大話。他們似乎都忘了,他們剛剛還是一群連話都不敢說的膽小鬼,這會說的越多,反而越證明他們剛才的懦弱。

紀老闆卻表現出一種對周天極為信任的樣子,沖交頭結耳討論的眾人擺了下手,示意大家靜一靜,然後笑道:「大師說的不錯!請問用什麼方法可以化解呢?」

紀老闆這句話令周天感動,他微微點了下頭,道:「多謝老闆!其實很簡單,只需布上七經陣,三日之內,此局便可化解!」

「七經陣?」紀老闆聽都沒聽說過這個名字,都別說懂了,臉上帶著困惑看著周天。

「沒錯,這七經陣為鬼谷仙師所創,化煞鎮邪。在下雖學藝不精,但此陣還是略通一二的,對於化解這等地氣散泄之局,自然不在話下!」周天在腦子裡將陰符七經又回憶了一遍,一字一句的說道。

「哈哈哈!」

一陣怪異的笑聲從周天對面的沙發處傳過來,周天定睛看去,卻是坐在離入雲龍不遠的一個道士打扮的男子。

這道士看年齡大概有四十來歲,麵皮白凈,身穿道袍,手裡卻拿一個大屏的手機。

道士大笑著站起身來,沖紀老闆微微彎腰行了個禮,轉身面向周天道:「這位先生說的沒錯,鬼谷子的七經陣確實能破地氣散泄之局,可是,請問,你如何布陣?七經陣可是對宅子有很高的要求的,不符合的就要改動。比如這個宅子,如果想布七經陣,除非你將它推倒重新另建一棟!」

話沒說完,在場好幾個相師都不懷好意的笑了起來。

周天一時大窘,他現在雖然對相書和經書十分精通,但卻並沒有什麼實戰經驗,除了在小縣城幫那個假老頭幾天忙外,周天根本沒有實地操作過風水布局這些東西。如果真像這個道士說的那樣,要布七經陣,必須將房子推倒重建,這樣的破解術,不是讓人笑話嗎?

道士似乎覺得還不解氣,坐下來后又補了一句:「或許這位來自南國的青年才俊想出錢幫紀老闆蓋房子呢!否則,像這些常識性的問題,即使是不懂風水的人也會知道的!」

紀老闆是龍城最有錢的主,遠近聞名的企業家,道士故意說周天想出錢幫紀老闆,無非是想在眾人面前羞辱一下他而已。

若在以前,周天定會火氣「騰」得一下子竄起來,就算不與這臭道士打起來,也會吵起來。但現在他不會,不僅不會,甚至他臉上連半點生氣的樣子都沒有。

他知道,對手正是因為在技術上無法超過你,所以才會在言語上爭風頭。對這樣的小人,生氣只會讓自己亂了陣腳。

小諸葛這時倒有些坐不住了,面色蒼白,臉上的汗不停的往下滾。他掏紙巾擦了好幾回,心裡都有些後悔向紀老闆推薦周天了,假如這小子在這裡搞砸了,他一個沒有名氣的小人物,別人自然說不出什麼來,但會把這些笑話安到他小諸葛的身上。尤其是那個入雲龍,此時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對了!

唉,真是千算萬算,還是沒算到這一層!

小諸葛小聲問周天道:「到底行不行啊?不行就算了,別再說下去了!」

周天似乎沒聽到小諸葛的話,他看著對面的道士,腦子裡飛快的搜索著經書的內容,漸漸的臉上露出笑容,道:「不知這位道長法號大名?仙居何處?」

道士臉上露出不屑的樣子,道:「貧道空同子,居天峰山修鍊!

周天並沒有為他的傲慢而感到不快,相反,他面帶微笑問道:「空同道長,你既是修鍊之人,想必精通五行命數!你剛才說的對,若想布七經陣,此宅子必須按七經陣做調整方可,但還有一個方法,我想或許凡塵中人不知道的話還可以理解,但像空同道長這等修鍊的高人,難道也不知道嗎?」

空同道士聽周天說話綿里藏針,不由警覺,問道:「什麼方法?」

周天心裡冷笑,暗道你果然是個空筒子!嘴裡卻笑道:「我想空同道長一定是裝故意不知道,在考在下吧?呵呵!其實這個方法就是,將以宅布局改為以生辰八字布局便可!」

空同道士一時沒明白過來,冷笑道:「莫非這位先生有改運續命之技能?如此,那可真是讓我等開了眼界了!」

周天聽了心裡暗道,老子現在不會,將來一定會!這等小玩藝對鬼穀神相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空同道士見周天不語,以為自己佔了便宜,繼續道:「今天在場的各位都有福了!我們這裡來了一位高人,南國的青年才俊,各位等會可別忘了請這位大師幫我們續命啊,每人續他五百年!哈哈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