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只有他知道自己身邊這個老傢伙的脾氣,倘若這少年的天賦愈出眾,安古風的殺機便越大。

因為安古風的伴侶是明月皇族的一位公主,可以說,安古風是明月皇族的嫡親之人,這也是為什麼他能成為拜月城符篆師公會會長的原因。

知道這一點的古青松,所以臉色複雜,並沒有眾人那般興奮,盯著燕逸塵的目光中有著一抹嘆息,也有著一絲期盼,他同樣希望,這個令自己頗為讚賞的少年,不是那個勢力培養出來的人。

(下章更精彩)

PS:求推薦,求收藏啊! 天才本沒有罪,但有時候,你太天才,那便是一種罪,而且那是致命的,因為你的崛起,勢必會阻擋他人的路。

被所有的眸光注視著,燕逸塵沒有一絲不適,俊逸的臉龐上始終掛著淡淡的微笑,沒有人知道,這個少年在想些什麼。

「如此……那便多謝會長大人了!」燕逸塵聞言眸光微微一閃,旋即笑容溫和,對安古風抱拳行禮。

對他來說,考核二階符篆師並沒有多大的困難,可以說不費吹灰之力,但是安古風此舉,倒是讓得他少了許多麻煩。

安古風笑著點了點頭,他的這般表情落到外人眼中,彷彿是他很看好眼前的少年一般,畢竟,在眾人看來,絕世天才,總是有些特權,比如說,被一些高人所看好,收為弟子等等。

眾人都是有些羨慕的盯著燕逸塵,即便是林青崖也不例外,被一位四階符篆師所看重,就相當於被一位宗師境強者所看好一般,當真是前途無量。

「好了,你直接進行三階符篆師的考核吧!」安古風笑著揮了揮手,對著燕逸塵說道。

聞言,燕逸塵笑著點頭,三階符篆師他勢在必得。

隨著燕逸塵的身影來到石台之上,眾人的目光也是跟著他的身影來到石台之上,可以說,此刻他是萬眾矚目,吸引了大廳內所有人的眼球。

石台之上邊緣位置,透明的光幕再次升騰而起,將燕逸塵和石台包裹在其中,這是為了防止刻畫靈符時參加考核的人失敗之時影響到別人,同樣,也是為了防止有人在天地元素之間動手腳,故意破壞他人考核。

三號石桌之上,還有著兩份符筆和符紙,先前的考核,燕逸塵是一次成功刻畫出靈符,故沒有損耗。

「呼!」深切地吸了口氣,燕逸塵屏氣凝神,在眾人詫異的眸光中,燕逸塵反而微微閉上了眸子,靜靜站立在原地。

「嘖嘖……我似乎是感覺到有一顆新星在冉冉升起,最終,震驚整個符師界!」大廳內,眾人對視了一眼,不由面面相覷,旋即有人讚歎道。

注視著那石桌之前靜氣凝神的少年,安古風與古青松對視了一眼,前者笑道:「老傢伙,我們打個賭怎麼樣?我賭他有六成的成功率!」

安古風臉上露出頗為自信的表情,他看透世事繁華,對他的眼光還是頗為自得的,再憑藉他四階符篆師的實力,可以判定,如果不出什麼意外,這個少年此次當會成功。

古青松嘆息著搖了搖頭,意味深長道:「我倒是不希望他通過!」

安古風聞言撫摸著鬍鬚的手微微一頓,也不再言語,頓時,大廳內的氣氛沉寂了起來,沒有一絲聲響。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盯在那石桌之前的白衣少年身上,是一鳴驚人,打破神話,震驚整個符師界,還是保持現狀?這一個問題困擾著眾人,所有人都是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符篆師公會的勢力不可小覷,希望此行過後,能與拜月城符篆師公會結下一個善緣!」閉目凝神的燕逸塵心中暗道。因為他深知符篆師公會的勢力,可以說遍布整個明月帝國,無處不在,勢力極度強大。

他卻是不知道,安古風已是對他起了殺機,或許他踏出符篆師公會的那刻,便是喪命之時。

「嘩!」燕逸塵身上散發著強盛的火紅色光芒,他右手提筆,整支符筆都是湧起了紅光,尤其是筆尖之上,閃爍的紅光太過熾盛刺眼。

「滋滋!」閃爍著紅光的筆尖在接觸符紙的剎那,發出「滋滋」的聲響,燕逸塵臉色凝重,揮筆如劍,姿態飄逸靈動,一筆筆玄妙深奧的紅色符紋,便是被刻畫其上,頓時,整張泛黃的符紙閃爍起朦朧的紅光,吸引人的心神。

「好高深的感悟!」大廳之內,林青崖見著那姿態飄逸靈動的白衣少年,不由微微一嘆,即便他天資不俗,也無法做到如此隨意,刻畫之時一氣呵成,行雲流水一般。

「我勒個去……這是哪來的妖孽啊?這是要逆天的節奏啊?!」大廳之內也不缺乏三階符篆師,有人驚嘆的出言無語道。

「只要成功收筆!可以說,三階符篆師的考核,他已經通過了!」有人面帶欣喜,興奮的笑道,能見證一位天才的崛起,似乎的確是一件樂事呢。

「呵呵!」安古風見狀笑道:「看來,我的眼光還是一如既往的老辣,三階符篆師的考核,他完全可以通過。」

古青松聞言不語,只是靜靜地盯著那揮筆如劍的少年,先前的他彷彿不著調的紈絝子弟一般,此刻的他又彷彿一位武道宗師,身上散發著安詳超凡的氣息,刻畫著手中的靈符。

在古青松看來,這個少年就像是一團迷霧,你永遠猜不透他在想什麼,也不知道他的脾性,更不知道,他下一刻準備幹什麼。

「轟!」一陣恐怖的波動在空間內席捲開來,一圈圈無形的漣漪擴散而出,擊打在透明的光幕之上,光幕都是微微一顫。

靈符之上光芒大盛,刺眼的紅光彷彿一團火色雲霧瀰漫在符紙之上一般,隨著燕逸塵的收筆,符紙之上的光芒淡去,最終緩緩沉寂,歸於虛無。

石桌之上,泛黃的符紙似乎恢復了先前的色澤,只是符紙之上有著數不清的紅色紋路浮現,那是符紋,密布在符紙之上,有著一股今人心悸的氣息浮現。

讓原本無甚作用的符紙,轉眼間便是變得不同起來,有著極度強大的威力呈現,這種神鬼莫測的手段,也只有被世人敬仰的「符篆師」才能施展而出。

光幕散去,燕逸塵拿著靈符走下石台,笑道:「會長大人,我這可算通過?」

接過燕逸塵遞來的靈符,安古風粗略的掃視了一遍,笑著點頭道:「二十三道符紋,比我想象中還要傑出一些,恭喜你,三階符篆師的考核,你通過了。」

「二……二十三道……符……符紋?」聞言,大廳內眾人都是有些獃滯。一時間,竟呆在了原地,顯然,這個結果出乎眾人的意料,讓人有些不能接受。

「二十三道符紋!」林青崖喃喃自語道。再看向燕逸塵的目光中,已經微微有些改變,他是符道武道雙修,因此才被明月學院寄以厚望,只是此刻,他卻遇到了一個與他同樣傑出的少年。

「哈哈……恭喜會長大人,我拜月城符篆師公會有如此傑出的『天才符篆師』誕生,可喜可賀啊!」片刻之後,回過神來的眾人,皆是連忙向安古風兩人抱拳行禮,笑著讚歎道。

「十五六歲的三階符篆師,如果我沒記錯,整個明月帝國,也就只有三百年前的『符尊』夜來風取得過如此成績吧?」有人甚至將燕逸塵與三百年前,威名響徹九國聯盟地區的「符尊」夜來風相提並論。

這個評價,不可謂不高。

符尊,夜來風,乃是三百年前明月帝國之人,他十五六歲之時,便是達到了三階符篆師的境界,雖然稱不上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卻也充滿傳奇色彩,曾經極度輝煌。

符尊,便是達到五階符篆師時才能有的封號,符尊在世之時,乃是明月帝國千年以來最輝煌鼎盛的時代,號令過處,莫敢不從,即便是天陽帝國,也是退讓三分。

因為那個時候,明月帝國乃是一國「雙尊」,極度輝煌,夜來風憑藉其符篆師的號召力,更是為得明月帝國招來一批實力強勁的武道高手。

那時候,明月帝國當真有睥睨天下之勢,縱橫宇內八荒之威,九國聯盟之人,莫不膽顫心驚。

有人讚歎:天不生夜來風,萬古符道黑暗如長夜。

這句評價,將夜來風捧到一個極高的地位,三百年來,符道一途,更是無人可撼動。

(下章更精彩)

PS:雖然收藏總在增加,但是那個速度,清晨看得當真是有些揪心啊,訂閱也不太穩定,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謝謝!話說,想客串的可以積極留言,你的名字,或許就會出現在下面的章節上!嘎嘎…… 如果說起夜來風恐怕還有人不知道,但倘若說起「符尊」,三百年後的今天,恐怕沒有人不知道,符尊的神話至今依舊被傳頌,永垂不朽。

「好了,考核已經結束了,諸位,也都散了吧!」

安古風對著大廳內的眾人揮了揮手,然後轉身對著燕逸塵笑道:「小兄弟,如果方便的話,我想我們可以聊聊!」

燕逸塵聞言眸光微微一閃,不知為何,他竟從安古風身上感受到一股淡淡的殺機,一層陰霾慢慢瀰漫在燕逸塵的心頭,揮之不去。

「他想要殺我?」白色儒衫袖袍之下,燕逸塵拳頭緊握,心頭微微凝重起來。如果一位四階符篆師要對自己動手,恐怕自己只有隕落一個結局,況且,還是在符篆師公會的大本營之中。

安古風笑容慈祥,讓人如沐春風,落在燕逸塵眼中,卻是死神的微笑,有著致命的殺機。

「我該怎麼辦?」燕逸塵心神沉重,不由暗暗想著脫身之法,然而,他卻發現,這根本就是死局,無法可解,至少憑他如今的實力,那垂死掙扎都算不上。

因為四階宗級符篆師,便相當於武者中的『宗師境』強者,符篆師所擁有的戰力,有時候,連同階武者都是有所不及。

大廳內的眾人都是退去了,林青崖也是望了眼燕逸塵后離開,他與眾人想得一般無二,都是以為安古風兩人看重燕逸塵的天賦,想要單獨談話。

此刻,大廳便是只剩下了三人,心頭的危機感愈發強烈,沉吟片刻后,燕逸塵洒脫一笑,道:「既然會長大人屈尊相請,晨風又怎敢拒絕?!」

燕逸塵的話語含有深意,你們是符篆師公會的會長,總不能在你們的大本營讓我出事吧?這番話也是在制約安古風,用符篆師公會的榮譽來制約兩人。

安古風與古青松兩人相視一笑,都是看出了對方眼中的讚賞,居然察覺到了詭異,還能如此風輕雲淡,不管是真有底牌,還是裝腔作勢,這少年的心性,都稱得上不錯了。

「好!跟我來!」安古風微微一笑,旋即率先動身,向外走去。

古青松笑著拍了拍燕逸塵的肩膀,道:「小傢伙,跟我來,不要擔心,在我符篆師公會,可沒有人敢動你!」

細細品味著古青松似有深意的話語,燕逸塵嘴角微微上揚,心頭的危機感稍微鬆了一些,旋即連忙追上前者的背影。

古樸整潔的書房之內,安古風臉色平靜,盯著燕逸塵道:「小傢伙,邪晨風是不是你的真名?」

安古風心中已經打定主意,如果這個少年敢說「是」,那他不管三七二十一,便是會將此人擊殺。

因為在進來書房之前,他已是接到其他城池符篆師公會傳來的消息,明月帝國之內根本沒有姓『邪』的家族,也沒有一名叫邪晨風的少年的信息。

不要懷疑符篆師公會的消息來源,他們的勢力,無處不在,遍布整個明月帝國。

安古風之所以如此詢問,是因為在他看來,除非是大宗門或者大世家,才能培育出如此傑出的少年;沒有『邪家』這個大家族,那麼,邪晨風的身份似乎越來越向那個勢力靠攏。

還有一個原因便是,一般來說,那個帝國的人,都是在各自的帝國內考取符篆師,這也是為了自身的便利,很少有人直接在別的國家考取,難道你準備定居在別的國家?

讓古青鬆鬆了一口氣的是,燕逸塵在微微沉吟之後,道:「不是,邪晨風並非我的真名!」

「哦?那你為何要隱瞞真實姓名,或許這不值得驚訝,但你要知道,憑你的實力天賦,如果使用真名,不是更能光耀門楣嗎?這也正是吾輩之人修行的目標啊!」安古風頗為詫異,語氣微微緩和了一些問道。

似乎知道少年心中的不悅,旋即他又道:「這個問題我們確實沒必要問你,你也有權不回答,但你的出現,偏偏是這個特殊的時期,所以我們不得不如此做!」

如果拋去心頭的懷疑,安古風還是很看好眼前的這個少年的,至少單從符篆之術看來,這個少年比林家的那個天才還要傑出一些。

要知道,林青崖可是明月帝國,帝都八大家族之一,可以說有左右明月帝國局勢的實力。

攤了攤手,燕逸塵苦笑道:「看這情況,如果我不老實交代,是不是就走不出符篆師公會的大門了?」

安古風卻是笑著搖了搖頭,「沒有人敢在符篆師公會動手,這點你可以放心,但是你能不能走出拜月城的城門,這我卻不敢保證!」

「果然!」燕逸塵心頭暗道,他心神沉重同時有些好奇,『特殊的時期』是什麼時期?竟能讓一位四階符篆師如此謹慎?

「好了,還是我來說吧!」皺眉瞥了眼安古風,古青松盯著燕逸塵笑道:「小兄弟,並不是為難你,而是現在情況特殊,只要你能說出真實的姓名地址,老夫保證,你可以平安的走出拜月城!」

燕逸塵輕輕地發出一聲嘆息,走到書櫃前拿起一本《符篆之術簡要》,道:「我叫做燕逸塵,相信這個名字,你們應該有些印象!」

安古風眉毛微皺沉思,喃喃道:「燕……逸塵……燕家?」片刻后,他皺眉搖了搖頭,他是從燕家著手想,然而,他卻是不知道,明月帝國哪裡有『燕家』這個大家族。

「燕……逸塵……燕……燕……燕逸塵?!!」古青松凝神細想的人忽然激動的站起身,眸光火熱盯著燕逸塵道:「你就是那個燕家『廢物』燕逸塵?」

「呃……」似乎察覺到了話語中的不妥,古青松老臉一紅,頗為尷尬的一笑。

瞅著依舊苦思冥想的安古風,古青松無語的扶著額頭,嘆道:「老傢伙,兩年前你最欣賞的少年是誰?」

「我最欣賞的,自然是那敢於挑戰星辰門少門主的少年天才燕……」安古風猛然抬起頭,震驚的盯著燕逸塵道:「你說什麼?你就是……燕逸塵?那個和星辰門少門主定下『三年之約』的清風燕逸塵?」

放下手中的《符篆之術簡要》,燕逸塵聳了聳肩,笑道:「如果在沒有一個叫燕逸塵的人挑戰星辰門的那位少門主的話,我想,那麼你口中的清風燕逸塵,應該就是我。」

安古風也是猛然起身,圍繞著燕逸塵轉起來,笑著點頭道:「是了,是了,只有清風城有個『燕家』!不錯!不錯!」

徒然,安古風臉色一變,沉聲道:「那你怎麼能證明,你就是那個燕逸塵?」

古青松和燕逸塵無語的對視了一眼,燕逸塵摸了摸鼻子,笑道:「我想,除非是傻子,否則恐怕沒有誰會用燕逸塵這個名字,冒著巨大的風險,來面對如龐然大物般的星辰門!」

古青松也是戲謔的一笑,「老傢伙,我看你是真老糊塗了,偌大的明月帝國,如今誰敢冒充燕逸塵,那不是找死嗎?可不是誰都有勇氣,敢攝星辰門的鋒芒的!」

「也對!星辰門!呵呵……」說起被所有武者奉若『武道聖地』的星辰門之時,安古風略顯渾濁的眸子中卻是掠過一抹淡淡的冷意。

安古風先前便是懷疑,燕逸塵會是『星辰門』的人,因為星辰門隨著其門主『卿天仇』問鼎『武道神話』之境,野心膨脹,一直想要顛覆明月帝國,讓星辰門取而代之。

卿天仇這些年來大肆擴張勢力,滲透明月帝國的朝堂和軍隊,其狼子野心,可謂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若非卿天仇剛剛踏足「武道神話」之境,境界還不穩固,再加上忌憚明月皇族的一些底蘊,恐怕早已掀起戰亂,顛覆明月帝國的統治了。

即便如此,明月帝國依舊內憂外患,處於風雨飄搖之中,隨時都有可能被覆滅,成為九大帝國之中,率先覆滅的帝國。

而兩年之前,敢於在望月峰上對星辰門少門主發下『戰帖』的少年,一直便是安古風最為欣賞的少年。

他曾稱讚:

清風燕逸塵,舉世無二,堪稱人傑!

由此可見,他對燕逸塵的欣賞達到了什麼程度。

(下章更精彩) 清風城『燕家』本是個不知名的小世家,然而,兩年之前,一夜之間卻聲名大噪,響徹整個明月帝國。

原因是燕家家主的兒子,竟向武道聖地——星辰門的少門主發出挑戰,定下三年之約。

兩年之前,『三年之約』那件事可是在整個明月帝國掀起了一陣風波,傳開之後,讚歎者有之,嘲諷者有之,冷眼旁觀者亦有之。

所有人都在猜測,燕家這個小世家恐怕會被星辰門打擊,縱然不會徹底滅亡,恐怕會徹底敗落,然而,讓眾人詫異的是,燕家竟的局勢竟一片大好,平靜的沒有一絲波瀾。

眾人不知道的是,崇尚武道聖地——星辰門的武者如過江之鯽,數不勝數,打壓燕家者亦不在少數,只有少數人知道,燕家危急時刻,總有一股強橫的『神秘勢力』幫助燕家度過難關。

很少有人知道『那股神秘勢力』出自何地,很湊巧,安古風便是那知曉的其中之一,他知道,那股神秘勢力便是出自明月皇族,對明月皇族來說,任何與星辰門作對的勢力,便是他們的盟友。

單單一個燕逸塵,還不足以讓明月皇族重視,即便他天賦不錯,最讓明月皇族在意的是燕逸塵那神秘的師尊,尤其是向眾人了解到,燕逸塵那位神秘的師尊曾一言斬殺玄師境巔峰境界的落家家主落南風之後,才引起了明月皇族的重視。

只有極少數睿智之人看出了一點,那等人物,豈會收資質尋常的人為弟子?

所以對於神秘消失的燕逸塵,那些睿智之人更時抱著期待的目光,很巧,安古風又是其中之一。

盯著面前這個被自己打心眼裡讚賞的少年,安古風臉上的笑意怎麼也掩飾不住,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安古風卻彷彿看待自己的子孫一般,慈祥的眼神,比看待林青崖那個老友的子嗣還要更甚一分。

「小傢伙,老夫許久以前便是知道你了,只是可惜,卻一直無緣得見,今日若非巧合,恐怕仍是見面不相識啊!」安古風笑眯眯地盯著燕逸塵,喟然長嘆道。

「不錯!不錯!小傢伙,兩年前的你可謂名揚天下啊!敢與星辰門叫板,即便是我們這些老家話,都感到汗顏啊!」古青鬆手撫鬍鬚,讚歎的意味不加掩飾。

燕逸塵對此頗為無奈,沒想到自己的一時衝動,竟鬧得天下皆知,不由聳了聳肩,道:「那時年少輕狂,一時衝動罷了!」

「哎……話不能這麼說,你的勇氣,可不是誰都有的,據我所知,一些老傢伙都是頗為看好你啊!」安古風面帶笑容,意味深長道。

燕逸塵嘴角微微上揚,道:「如此說來,會長大人先前以為我是那『星辰門』的人了?」

安古風聞言臉色肅穆的點了點頭,負手而立,嘆道:「星辰門乃是明月帝國的——護國宗門,一直以來被明月帝國所支持,但是,隨著其實力愈來愈強盛,即便其獨立於帝國之外的超然地位,也是不滿足起來,妄圖顛覆整個明月帝國,取而代之!」

安古風眸光一轉,有些嘆息道:「不得不承認,卿天仇確有雄才大略,這些年星辰門在他手中愈發強盛,他更是不斷派人滲透明月帝國,即便是帝國內各個城池的符篆師公會也是沒能避免!我甚至能聞到空氣中瀰漫的火藥味,戰亂在即!」

聞言,燕逸塵臉色平淡,心中卻樂開了花,這個消息對他來說簡直就是雪中送炭,如此一來,他便可以向明月皇族靠攏,藉助明月皇族之力,與星辰門抗衡。

如果安古風知道他的想法,恐怕一巴掌拍死他的心都有。

古青松聞言也是臉色凝重,語氣嚴肅道:「若非星辰門與帝國貌合神離,都有覆滅對方之心,明月帝國,又怎麼會淪落到北方聯盟四大帝國之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