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好好好!」柳雲卻興奮不已,心中大叫好聲。這個少年果真逆天,比起無心峰金娃娃等人絲毫不差,甚至在天賦上要強幾分。在這個時候就感悟本命絕技,他在強者的路上已經踏出了堅實的一步,將來就算步入法則也要比起別人強一籌。

因為葉楚可以從現在就磨練他的本命法則。

柳雲再無擔心,雨霧皇子雖然強。但葉楚此刻達到了玄華境,又有本命絕技。即使雨霧皇子有雨霧聖地的絕學,也在葉楚身上占不到好處。最重要的是,葉楚還身居奧義。根本無懼雨霧皇子。

葉楚境界穩定,站在那裡,就這樣著雨霧皇子,神情淡然,

他終於步入玄華境,也終於鍛鍊出屬於自己的絕技了。他身居不少秘法,很多都不凡,甚至有至尊法。可在葉楚來,他們都比不上天帝拳。因為這是自己的法鍛鍊出來的,能和自己完美的契合,最重要的是:其中有混沌青氣。

混沌青氣一縷就能壓碎一座山嶽,這時候融入到葉楚的拳頭中,那是何等恐怖的力量!

葉楚甚至覺得,玄華境站在他面前,一拳就可以把其轟的稀巴爛。這就是葉楚此刻的自信。

雨霧皇子直直的盯著葉楚,沒有想到剛剛自己不在意的螻蟻居然蛻變到這種地步。這時候他也沒有完全勝對方的信心了,剛剛那一拳給予他的震撼太大了。就算是他全力驅動,也打不出那樣一擊來。

他深吸了一口氣,著葉楚說道:「你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還要戰嗎?」葉楚著雨霧皇子。

這一句話讓雨霧皇子暴跳如雷,這是什麼意思?以為自己實力暴漲就必勝不成?你雖然讓我顧忌,但身為雨霧聖地皇子的自己也不見得怕了你。」

「還未分出勝負!」雨霧皇子盯著葉楚,「你讓我有些興趣了,但要敗你卻依舊不是不可能。聖地的底蘊,永遠是你無法想象的。」

「有什麼不能想象的?」葉楚嗤笑一聲,著對方說道,「無非是藉助先祖的餘蔭而已。我很清楚,你們身居特殊血脈。即使沒有本命絕技,但也能依靠血脈藉助先祖秘法,達到堪比本命絕技的威力。但這又如何?以為這樣就敗不了你嗎?藉助先祖餘蔭而已,永遠都成不了大道!」

聽到這句話,雨霧皇子的面色更加陰冷:『誰告訴你我成不了大道!」

他說話之間,身上的力量十二成的暴動出來,拳頭舞動之間,能震殺天地一般。

「是嗎?藉助先祖餘蔭的人,或許能成為絕世強者。但從未聽說過,因此達到至尊過。當年的至尊家族,而後又有誰出過至尊?」葉楚著雨霧皇子說道,「有時候我在想,你們的血脈是不是束縛了你們自己。」–

… 譚龍等人聽到葉楚的話,這時候都忍不住沉默了起來。雨花石和柳雲也相互不對望了一眼。

葉楚的話並無道理,當年的至尊家族中,又有誰成就至尊?最強的人物也要距離至尊一步。他們的血脈之力確實能幫助他們很多,但正是因為血脈的存在,導致想要突破成就至尊極難。

反倒是成就至尊的人,都是那些自身磨練出來的。如同情聖,如同血屠至尊。他們都是靠自己!

譚塵在一旁喃喃自語道:「難道,真的不能過分的藉助家族血脈嗎?只是,血脈融於自身,不藉助血脈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譚龍聽到譚塵的嘀咕,瞬間明悟,忍不住喝斥道:「葉楚是為了影響他的心智。你不要因此而入魔?葉楚儘管說的有道理,可你要想想,世上又有多少人能成為至尊。相比於別人,你們有太多的優勢了。有著血脈之力,就算成不了至尊,也能成為強者。要是沒有血脈之力,你們連強者都能成就。至尊之位,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奢望的,能成為絕強者,就是修行者一生修行的目標了。」

聽到譚龍的喝斥,譚塵瞬間明了:「是啊!世上有幾人能成為至尊?能藉助血脈,先一步達到絕強者,這就是優勢,至於之後的事情,等到了那一步才知道。」

很顯然雨霧皇子被葉楚這句話給觸動,神情忍不住呆了呆。而就是這片刻的獃滯,葉楚一拳揮舞出去,葉楚出手就是天帝拳。

這一拳帶著無敵的氣勢,直接轟過去,沉重無比,雖然此刻沒有之前暴動的威勢,也沒有萬道紋理閃動。但這一次舞動,眾人著那拳頭,就能感覺到其中的恐怖和鋒芒。

雨霧皇子反應過來時,葉楚的拳頭已經到面前了。他根本難以來得及閃躲,面色猛然大變。

「雨霧聖法,霧起雲涌!」

隨著他的怒吼,譚龍等人都打起了幾分精神。雨霧聖地的聖法他們也聽說過,霧氣雲涌就是其中幾位恐怖的一招,傳言當年他們先祖施展可以行雲布雨,有神靈之威。

此刻的雨霧皇子雖然比不上他們先祖,但也掌握幾分精髓。霧氣層層疊加,化作漫天的白雲。白雲變成鎧甲,籠罩他全身,又有滔天的力量,從雨霧中奔涌而出,迎向葉楚的拳頭。

不愧是雨霧聖地的絕學,當真恐怖,那滔天的力量足以撼動天地,把天地一方給牽動的扭曲。山嶽在其之下,顯得微不足道了。更新最快最穩定,)

可就是這樣的絕學,在葉楚的拳頭下,瞬間分崩離析,漫天的雲霧直接散開,化作的白雲鎧甲出現道道裂縫,隨即咔嚓一聲,猛然的崩裂,葉楚一拳落下雨霧皇子的身上,他被轟的直接倒飛出去,一口血液從他口中噴出來。

圍觀的人群一片嘩然,都不敢置信的著葉楚。雨霧皇子連絕學都施展出來了,居然還是未能擋住他的一拳之威,他的本命絕學真的這麼恐怖嗎?

柳雲這時候瞳孔都猛然的收縮,有些難以置信。雨霧皇子以血脈牽動絕學,絕對是恐怖的,要是是普通玄華境連防都破不了。可葉楚一拳而出,就直接轟碎了,並且打的他吐血不已。

「強的有些過分啊!」柳雲也有些難以理解,葉楚的本命絕學未免太強了。

眾人都愣愣的著葉楚,心想就這樣勝了嗎?以前認為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勝利的人,卻就這樣勝了?

而就在眾人因為就此結束的時候,雨霧皇子卻突然怒吼道:「雨霧劍,出!」

說話之間,雨霧皇子身體中爆射出一把利劍,利劍貫穿天地而來,有著絕世鋒芒。

這一劍而出,雨花石瞬間大喜。雨霧皇子是一個天才,在皇者的時候,就開始鍛煉屬於自己的器物,雨霧劍就是他鍛煉的本命器物,不知道耗費了多少珍貴的材料。也正是因為他耗費無數心力在雨霧劍上,境界才只是在玄華境。

這把劍的強悍他很清楚,劍配合雨霧皇子實力要翻數倍不止。這把劍出來,就算他本命絕技逆天又如何?

「當只有你有兵器嗎?」葉楚哈哈大笑,青蓮直接從手中飛出來,沖向他的雨霧劍。

「鐺……」

清脆的聲音在眾人的耳朵中想起,葉楚的青蓮直直的抽在雨霧皇子的雨霧劍上。

雨花石和雨霧皇子見狀不由嗤笑,心想這把劍豈是你能撼動的,輕易就能把你的器物給毀掉。

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毀掉的器物不是葉楚的,而是他的雨霧劍,雨霧劍被葉楚的青蓮一砸,直接斷裂成兩截。

「這不不可能!」雨霧皇子駭然,瞪眼著葉楚,滿是怒色,死死的盯著葉楚。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葉楚笑眯眯的著對方,「比器物,我還真不怕同等級的人物。」

他的器物是什麼東西鍛煉的?對方的又是什麼材料鍛煉的?仙料的恐怖豈是他能想象的,何況自己還有混沌青氣等各種妙物。

雨霧皇子一口血液噴吐出來,這是他耗費無數心血鍛煉的器物,和他心血都交融,此刻被毀對他的影響也是巨大的。

特別是,雨霧皇子察覺到葉楚的器物和他一樣,並不是前人留下來的,而是自身鍛鍊出來的。這種發現讓雨霧皇子根本難以接受,怎麼有人比起自己的雨霧劍還強!

「認輸吧!」葉楚青蓮指著對方,淡淡的著對方說道。儘管他想要這時候一舉殺了對方,可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譚龍和雨花石都在這裡,自己要殺他極難。

雨霧皇子抹掉嘴角的血液,死死的著葉楚,眼神倔強卻不認輸。

「還要戰嗎?」葉楚嗤笑一聲,「但你不夠格了。」

葉楚承認雨霧皇子強,在同階中確實難尋對手。要不是自己有著本命絕技,怕真的難以勝他。

柳雲這時候也露出了笑容,同階中,人傑相戰一般都是旗鼓相當,能勝對方已經是奢望了,勝的如此直接的,更是讓人難以接受了,葉楚給浮生宮大漲顏面。–

… 雨霧皇子儘管心中有萬千不甘,可柳雲坐鎮在那裡,他們終究還是認輸了。雨霧皇子冷眼著葉楚,在走之前放下狠話:「這一次你勝的僥倖,但不要認為我就放棄了,她永遠是屬於我的,你永遠不可能有機會!」

「是嗎?這話同樣告訴你!對了,我覺得你以後叫斷劍皇子比較好聽!」葉楚笑著著對方。

葉楚這一句話讓雨霧皇子甩袖而走,雨花石了葉楚一眼,隨即躬身對著柳雲說道:「雨霧聖地儘管不願意交惡浮生宮,但要是威脅到他們的核心利益,雨霧聖地不懼怕任何一處。」

「輸了就是輸了,不要說什麼話來嚇唬我!」柳雲笑眯眯的著對方說道,「要是換做我,這時候也該回去潛心修行百年,再思報仇雪恨!」

送走雨霧皇子之後,譚家的人也神情複雜的著葉楚一眾人。特別是譚家長老,葉楚的神情更加不友善。

「柳雲前輩還請回去休息,妙彤最近閉關。等她出關后,再安排你們見面!」譚龍了葉楚一眼,對著柳雲說完話后,也不管葉楚一眾人,帶著譚家一群弟子就走了。

柳雲見他們如此,笑了笑,轉而對著葉楚說道:「回去吧,他們怕還有得商量。不過我們既然勝了,就不怕他們反悔!」

葉楚也笑著點點頭:「前輩說的有道理,那就先回住處。何況,我們此刻佔據主動,就算到時候帶人走他們也不能說什麼!」

「哈哈哈……」柳雲也異常的開心,著葉楚點頭說道,「倒是忘記你小子和人家本來就有私情了。確實可以把她騙出來帶走!」

……

相比葉楚等人的輕鬆,譚家長老院中,此刻卻群情憤然:「族長,絕對不能讓妙彤嫁給葉楚。他無心峰是一處瘋子聚集地,如何能讓妙彤嫁過去!」

「是啊!族長,你要想清楚,我們和雨霧聖地早就有約,這時候把妙彤許給葉楚,如何交待啊?」

「他們技不如人,有什麼好交待的。怪也只能怪他們!」

「就是,真是沒有想到,堂堂雨霧聖地的皇子連葉楚都勝不了,妙彤嫁過去葉楚辱沒了他。」

「你們知道什麼?妙彤要是不嫁過去,我們的族中的利益如何保證,他們肯定不會把那東西給我們,不把那東西給我們的話,譚家……」

「這也是一個問題,我們譚家太需要那東西了。現在已經開始繁世了,沒有那東西坐鎮,這……」

「是啊,族長,為了族中利益,一定要三思啊!」

「可是浮生宮也不是好惹的,何況無心峰那瘋子向來行事乖張,要是我們食言的話,還不知道他們鬧出什麼事情來。」

「怕什麼,我們可不比不落山,那瘋子真要敢來,就讓他留在譚家聖地。」

「話是這麼說,可……」

譚龍皺了皺眉頭,著一眾長老喝道:「都給我住口,鬧成現在這樣是誰的錯?我當初就說,讓妙彤在外面反倒無視,你們一定要逼著她回來,現在她回來了,變成現在這樣你們能如何?吵吵鬧鬧的能解決什麼?」

一眾長老也噤若寒蟬,不敢再說什麼,都眼睜睜的著譚龍,等待著譚龍的決定。

譚龍深吸了一口氣,隨即著眾人說道:「鬧到這種地步,顯然是要惡一方的。就算我們此刻不做決定,也拖不了多久。既然如此,還不如讓妙彤自己選。」

「族長不可,要是妙彤選的話,肯定是偏向葉楚那邊。這……」一些支持葉楚前往雨霧聖地的長老趕緊開口道,譚妙彤和葉楚在一起,那譚家的那一件東西就真的得不到了。

就在眾人爭論的時候,長老院的大門打開,譚妙彤扶著一個老人緩緩的走出來:「祖爺爺,您老慢,哼,這些人都不是好人,就知道欺負妙彤,你要為妙彤做主!」

眾人著走出來的一老一少,特別是見到那個老人,在場包括譚龍在內的所有人都瞪大眼睛,反應過來的眾人匍匐在地上,恭敬的對著來人磕頭道:「見過祖老!」

「哼!」老人也不管這些人,任由譚妙彤扶著他,走到了中心,在首位坐下,隨即又指了指身邊的椅子笑著對著譚妙彤說道,「來,乖孩子,你也坐下來。不要生氣,祖爺爺為你做主!」

「謝謝祖爺爺!」譚妙彤甜甜的一笑,坐在老人身邊。

老人坐定之後,這才淡淡的說道:「都起來吧!」

譚龍一群人這才敢站起來,譚龍著在老人身邊的妙彤,忍不住喝斥道:「妙彤,誰讓你去驚動祖爺爺的,哼……等我……」

「哼什麼哼!」老人打斷譚龍的話,喝斥譚龍道,「你要嚇到妙彤,我就打斷你的狗腿!」

聽到老人的話,譚龍瞬間就苦笑了起來,不敢再說什麼。

他雖然是族長,但在這個老人面前卻也要顫顫巍巍。這是譚家的前幾任族長,也是譚家此刻輩分最高的人。實力不可測,譚家就是有他坐鎮,才威懾了宵小。

這位老祖宗在譚家向來是一言九鼎的人物,誰敢惹怒了他老人家。只是沒有想到,妙彤居然把他也驚動了出來。不過,見他出來譚龍反倒是鬆了一口氣,有他處理這件事再好不過了,也沒有人敢反對什麼。

「祖老,譚龍有件事情需要祖老拿主意!」譚龍躬身說道,眾人也眼巴巴的著老人。平常他們都不敢去驚動老人,因為老人壽元不多,他都是閉關維持自身壽元。

「你說的是妙彤的婚事嗎?」老人著一群人哼了一聲說道,「真是把譚家的連都丟乾淨了,還有臉叫我拿主意!」

這一句話讓譚龍一群人趕緊跪倒在地上:「求祖老恕罪!」

「哼!」老人掃了對方一眼,「都給我滾起來,跪在地上做什麼?難怪譚家越來越沒落了,有你們這些後輩,譚家祖宗到都會氣死!」

一群人被喝斥,都噤若寒蟬,都不敢說話,屏住呼吸低著頭,整個大殿掉針可聞!

……

推薦一本小黃文,很帥很濕的哦:極品狂醫!–

… 第九百零五章

抱歉了,那一章如願居然發錯了,複製黏貼錯了,把之前的三章黏貼進去了,只能修改了。因為修改不能比原來字數少,所以這一章也是大章,可是如願本來只是普通的一章的,嗚嗚嗚。求安慰,晚上還有,我繼續努力更新!

「請老祖宗示下!」眾人匍匐在地上,請求老人開口道。

「我譚家雖然未曾出過至尊,但一直以來也是憑藉著自己的努力,成為一方聖地。譚家向來頂天立地,從未怕過誰。到了你們這一輩,卻想著藉助別人的力量,豈不知救人者終歸是自己,別人有豈能救得了你們?」老人盯著一群人哼道,「求人者又有什麼出息,大劫來臨時,都要化作灰灰!譚龍,你身為一族之長,卻把譚家的祖訓都給忘記的差不多了,這族長你也不要做了。」

譚龍跪在地上:「譚龍知錯,請老祖宗責罰!」

「你從今以後,就隨著我閉關修行。譚家族長之位,給予譚塵接任。」老人一句話就把譚龍從族長的位置上趕下來。但卻沒有人敢說什麼,一眾長老都失神駭然,沒有想到老人居然如此氣憤,族長之位說罷黜就罷黜。

「請老祖宗責罰!」這些人也沒有了脾氣,都跪在地上請求責罰。

「你們確實要受責罰,譚家多少年來都是依靠自身,但你們卻想著如何藉助雨霧聖地的實力。雨霧聖地是不錯,比起此刻我們的譚家要強不少。但要是你們就因此自甘墮落,認為步入他們。那隻會讓你們越來越不堪,譚家也會因此沒落。」老人看著他們說道,「你們啊,已經沒有了那顆爭雄的心。繁世就要到來了,沒有了強者無敵的心。將來如何帶領譚家走出一條生路,在這個強者為尊的時代,退一步就是萬丈深淵。」

一眾人顫顫巍巍的匍匐在地上,不敢再有言語。

「我知道你們的心思,我們譚家有一件物品流落到雨霧聖地。希望妙彤嫁過去交換這件物品,但我們譚家什麼時候淪落到用女子去交換物品了?丟人啊,丟人啊!」老人站起來,眼中滿是怒火,死死的盯著一群人,手中的拐杖不斷的砸在地上,嘟嘟作響,讓這些人更是膽顫心驚,不敢言語。

「祖爺爺,你不要生氣!」譚妙彤這時候趕緊扶住老人,對著老人說道。

老人神情這才緩和了一些,對著一群人說道:「都起來吧!」

一群人這才站起來,眾人站起身,都正襟危坐,不敢言語。

「關於妙彤的事情,你們都不要管了。」老人一錘定音,「妙彤願意跟著誰,就跟著誰。她要是都不願意那也隨著他!我們譚家還不需要靠出賣女人來爭取什麼!至於有些人惡了我們,那就惡了吧,譚家還不怕誰!」

「是!」儘管不少人心中有想法,但聽到老人如此說,也不敢說什麼。

「至於譚家那物,雨霧聖地能給我們最好,要是不能給我們就算了。譚家靠的是子孫後代,不是藉助先族餘蔭,唯有自強才能永垂不朽,寶物能護住一時,卻護不了一世。」

「祖老的教訓我等明白!」譚龍帶著一種長老說道。

老人也不理會這些人,轉頭看向譚妙彤說道:「妙彤,你如何選擇?呵呵,不管你如何選擇,我都為你做主。就算得罪浮生宮和雨霧聖地,我也會為你走一遭。」

譚妙彤面色有些嬌紅,艷麗無比:「浮生宮既然勝了,我們譚家是有信之人,自然要遵守諾言,斷不會讓譚家難做的。」

說這話的時候,譚妙彤臉燙燙的,都不敢看眾人。

聽到譚妙彤的話,老人也哈哈大笑:「妙彤也長大了,也罷,那就圓了你的心愿。更新最快最穩定,)」

「譚龍!這件事情就交給你處理,處理完后隨著我閉關。譚家年輕一輩中,還需要你撐起來。」老人對著譚龍說道。

「尊祖老吩咐!」譚龍躬身道,「一直以來我都不想逼妙彤,但葉楚卻有些奇特。祖老應該知道他是無心峰的人,無心峰雖說和浮生宮有淵源,但那些淵源只是名義上的,比不上青彌山其他峰頭。要是是別處,我倒是不擔心,偏偏這無心峰……」

老人這時候也點點頭道:「無心峰確實是情域的另類,先有情聖,又有浮生宮老祖,又有歷代強者,到最後落在老瘋子手中。老瘋子這個人無人能摸清楚他的來歷,但他的三個弟子卻非凡,一個是一睡千古的後裔,一個是當年財神家族的後裔,一個應該是和古魘禁地有所牽連人物,每一個人都不簡單。也是身居無數是非的人!最重要的是,那老瘋子和魔殿妖宮等關係都不融洽,敵人眾多啊。」

「這才是我一直擔心的,妙彤不跟著雨霧皇子這點都無所謂。可葉楚出身無心峰,到最後總會捲入這些恩怨中,到時候妙彤。」譚龍有些擔心,「也正是因為如此,我一直下不了決心。」

「兒孫自有兒孫福!」老人看了一眼妙彤,隨即問道,「你可曾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