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生界、死界、虛界、界源,各大小世界,甚至是深淵,也有蒼冥海域的水流在流動。如此大的範圍,想要找出「大海之心」的所在地,太難太難。

地球上有句成語,叫做大海撈針。說的就是此刻的大海之心。想要在覆蓋整個天地的蒼冥海域里,找到大海之心,就是大海撈針!

難度如此大,各路消息就自然重要。而身為三界最為混亂的罪惡之地,正好是所有消息的流通好去處。

紫龍王修復傷勢后,馬不停蹄的帶著李易,前來罪惡之地。為的,便是收集關於.大海之心的消息。

李易順道,則可以打探淼淼的去處。雖然淼淼和妖帝孫悟空在一起,安全上沒什麼問題。但凡事都有例外,如果猴王一時沒照看好淼淼,讓淼淼受傷隕落。那李易到時,就是哭也來不及了。

畢竟,美猴王現在還不是無敵的。在生界,仍然有各大神尊、天帝,可以制服它。

找到淼淼是其一,趁機奪取「大海之心」是第二。兩個目的,促使了李易,不得不來到眼前的這片罪惡之地!

「罪惡之地混亂不堪,但罪惡之城內,卻是很太平。」飛行途中,紫龍王給李易解說道。

「哦,難道罪惡之城有絕世凶魔坐鎮?」李易從恍惚中回過神,疑惑道。

「不錯。」紫龍王點了點頭,「罪惡之城相比起外圍地帶,有著一套完整的制度在運行。那是從十萬年前開始的。」

「十萬年前,整個罪惡之地,就是一座囚牢。一座沒有牢房、沒有守衛的天地囚牢!」

「在這裡,能夠看到世間的所有罪惡。但在十萬年前,一個絕世凶魔,橫空出世。以雷霆之勢,掃平了罪惡之地上的所有勢力,鎮壓了千萬暴徒、瘋子。」

「最後,以冷血的手段,建造了罪惡之城,並制定出了一套規則。任何生命體,膽敢在罪惡之城裡作亂,都將受到絕世凶魔的懲罰!」

「懲罰?」李易聽的一怔。

「對,是懲罰,不是抹殺!」紫龍王深吸了口氣,眼中流露恐懼,有些顫聲的開口道,「絕世凶魔有一個天地奇寶,罪惡之心!」

「罪惡之心?」李易茫然,不解道,「這是什麼天地奇寶?」

「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奇寶,但我知道,罪惡之心,能夠控制所有生命體心中的罪惡,yin、殺、怒、忌等等,所有一切負面的力量。」

紫龍王快速道來,「正因為有了它,絕世凶魔才能鎮壓住千萬暴徒、瘋子。但凡觸犯罪惡之城規則的生命體,絕世凶魔都會把對方,吸入罪惡之心,承受無盡罪惡之火的燒烤!」

「罪惡之火?」李易終於有些動容,驚駭道,「世間真的存在罪惡之火?!」

所謂罪惡之火,是天地火焰中最奇異的異火!沒有之一!

天地間的火焰,種類繁多,其中有存在於各個生命星球上的地心火。有存在於九幽之地,無盡冰川的寒冰火。還有誕生地獄,灼燒生命體肉身乃至靈魂的地獄火、噬魂火。

更有代表天地之意,懲罰生靈的天雷火。乃至生命的本源之火,混沌火!

這些火焰,形態不同,能力完全。最神秘的,自然是生命本源之火,混沌火。然而最奇異的火焰,卻是誕生於生命體意識當中的罪惡之火!

它的形成,是由生命體的yu望,所催生衍變而來!

眾所周知,但凡是有靈智的生命體,就會有各種yu望。哪怕是究級生命體,也不例外。

只有自成一天地的終級生命體,才能控制自我yu望,達到無yu無求的境界。

但終級生命體,從太古時代到現在,又有多少呢?一隻手就數的過來!

更何況,這些強大的存在,一直在抵抗天譴。所以,除非天地塌陷,不然絕不會在外面行走。

如此一來,在天地間行走的生命體,都有著各種各樣的yu望。而yu望,最終會衍變成為罪惡!

所有罪惡的源頭,則正是罪惡之心!

李易不知道罪惡之心,但聽說過罪惡之火。一種可以焚燒生命體意識yu望,卻不會傷害生命體肉身、靈魂的奇異火焰。

這種火焰,存在於傳說中。

一直以來,李易都把它當做傳說來聽,並沒怎麼放在心上。但此刻,從紫龍王的嘴裡得知,罪惡之火,竟然真的存在?! 「不錯,罪惡之火,一直存在!」

紫龍王緩過神,沉聲道,「絕世凶魔的罪惡之心,就擁有無盡的罪惡之火!它的罪惡之心,是一個完全duli的yu望世界,裡面充斥著最可怕的罪惡之火!」

「這罪惡之火,也叫yu望之火。擁有著焚燒yu望的可怕威力。但凡被吸入罪惡之心裡的生命體,誰也無法抵抗這股罪惡之火的燒烤。即便是天帝、神尊來了,也一樣躲不了!」

「嘶~!」李易倒吸了口冷氣,駭然道,「究級生命體,都無法抵抗的罪惡之火。那豈不是說,只要這頭絕世凶魔存在,罪惡之城,就能永遠屹立天地之間?」

「是的。」紫龍王長嘆一口氣,「生界各大勢力,不敢清剿罪惡之城,這頭絕世凶魔,也佔了一定的因素。」

李易聽罷,自然而然的點了點頭。能夠焚燒意識、yu望的罪惡之火,確實可怕。罪惡之城裡的絕世凶魔,有它做後盾,鎮壓千萬凶魔、暴徒、瘋子的同時,也震懾住了生界的各大勢力。..

這其中,包括了七大天宮、七大神殿、八大聖堂!

戰神宮、龍神宮、海王殿、武神殿、月宮等諸多勢力,也一併不敢動彈。

以一己之力,震懾住所有究級生命體。這頭絕世凶魔,足以自傲了。李易以前不知道也就罷了,此刻聽聞,由衷的感到一陣敬佩。

雖然絕世凶魔,是藉助了罪惡之心的力量,但天地奇寶、生命體本身的氣運,又何嘗不是實力的一種?

「正因為有了罪惡之心,絕世凶魔在殺了不知道多少生命體,吸入上百萬的生命體,進入罪惡之心后,罪惡之城才得以屹立。」

紫龍王繼續講述道,「那絕世凶魔很聰明,哪怕知道自己擁有罪惡之心,也沒有向外擴張。只是坐鎮罪惡之城,頒布相關規則。讓城內禁止戰鬥廝殺。為的,就是防止各大天帝、神尊聯合起來,對它出手。」

「了解。」李易點了點頭,表示明白。絕世凶魔是厲害,但再厲害,再讓人忌憚,也只有一個。

若是七大天宮、七大神殿、八大聖堂的究級生命體,聯合起來對它出手,它一樣會死。畢竟,雙拳難敵四手。

各大究級生命體一哄而上,除非是終級生命體。不然,誰都抵擋不了。

絕世凶魔也一樣。所以,它即便擁有罪惡之心,也僅是坐鎮罪惡之城。為的,就是給各大究級生命體,一個態度。

我沒有染指你們地盤的意圖!

相反,罪惡之城有規則制度在運行。還可以保護一些弱小的生命體,在拍賣場拍到重寶、丹藥后,不至於當場死亡。

各大勢力,本來就不團結。私底下,依靠天地拍賣場轉手的物品,數不勝數。

絕世凶魔如此識趣,各大究級生命體,看在眼裡,自然很滿意。可以說,雙方都得到了各自的所需。

這裡面的道理,李易僅是片刻,便理清了思緒。不過,知曉是一回事。其它一些事情,李易依然有些不明白。

「按這麼說來,在罪惡之城裡的天地拍賣物,拍到自己所要的物品,如果自身實力太過弱小,那不是一輩子龜縮在罪惡之城,永遠不能離開?」李易追問道。

「當然不是。」紫龍王笑了笑,「你們界源有句話說的好,有市場就有需求,這句話在生界,一樣有效!」

「拍到物品的那些實力弱小生命體,若是想要離開罪惡之地。可以用天晶、丹藥、異寶,尋求罪惡軍團庇護,護送著離開罪惡之地,或者乾脆護送到指定的安全地點。」

「呃……」李易聽的一滯,訝然道,「罪惡軍團還兼顧著雇傭兵的項目?」

所謂罪惡軍團,李易不用猜,也知道是罪惡之城裡的最強大組織,由那頭絕世凶魔所建立。任務相當於防衛軍,維持著罪惡之城的治安。

李易好奇的是,這罪惡軍團,居然有著類似雇傭兵的任務?

「雇傭兵?不對,很貼切的形容詞。」紫龍王笑道,「這罪惡軍團,除了維護治安外,確實還行駛著護送的任務。前提是那些生命體,繳納一定的天晶。或者,相對應的異寶、丹藥,作為報酬。」

「畢竟,有錢不賺是王八蛋,誰會和自己的實力修為過不去?」紫龍王一臉笑意。

李易卻是無語,搖頭道,「賺取傭金,只怕不是主要任務。監視各地的勢力,各大組織的動向,才是那頭絕世凶魔,想要的目的!」

「哈哈……」紫龍王聞言大笑,「聖王果然不凡,僅是聽我一言,就看出了背後的真相!佩服,佩服!」

李易淡然一笑,「龍王過謙了,我也不過是亂猜罷了。」

「哈哈,聖王這一亂猜,可是把絕世凶魔的所有戲法,都猜出來了!哈哈……」紫龍王大笑。

對此,李易搖頭淺笑。剛想開口,在一人一龍正前方的一座海島上,突然傳來一陣激烈的打鬥聲。伴隨之的,還有慘叫聲、怒吼聲。

「前方有熱鬧,聖王我們要不要去看看?」紫龍王含笑,對著李易請示道。

「既然有熱鬧看,那錯過不是可惜了?」李易反問一句。說完,一人一龍同時大笑出聲。

快速飛進,片刻后,李易和紫龍王,看見了海島上的廝殺場面。

那是一名身穿血紅色戰甲的魁梧魔族男子,和三名身穿金色袍澤的神族男子,拚命廝殺著。

在四個神魔的周圍,還躺著數十名身穿金色袍澤的神族戰士。這些神族戰士,即便死了,身上也還冒著陣陣灼熱的光芒。猶如太陽一般,照耀著整座海島。

而那名魔族男子,儘管身上遍布傷口,鮮血橫流。但陣陣濃郁的魔氣,始終籠罩在他的周身。恐怖的氣勢,宛如深淵魔神。狂猛的力量,每一次出擊,都引得周圍的虛空,震顫不止。

境界不高,不過超級一元。但兇悍的氣息,卻一直壓著那三名超級二元、三元的金袍神族男子打。

紫龍王看了一眼,便興緻勃勃的開口道,「是修羅神殿,和太陽神殿的人,它們竟然打在了一起,呵呵,還真是意外啊。」

「意外?」李易狐疑,想要問個明白。不過隨即,李易眼睛忽然一縮,驚異叫道,「是他?」 「他?怎麼,聖王難道認識那修羅王?」紫龍王聽到李易的驚異,扭頭古怪問道。

「嗯。幾年前,有過一面之緣。」李易點了點頭,恢復淡漠。臉上沒有表情流露,心底里卻是暗暗吃驚。

那三名身穿金色袍澤的神族,李易不認識。可身穿血紅色戰甲的魁梧魔族男子,李易一眼就認了出來。

竟是當年在外星域,和星尺所在的星帝天宮,作對的葬月!那名孤傲、狂暴的修羅神將!

幾年不見,這個葬月竟然也突破,成為超級生命體,晉陞修羅王了!

雖然所處的超級等階,是第一階段。但葬月所展現出的力量,打的那三名,比自己等階還要高的太陽神殿的神族,不斷後退。

從現場的氣氛以及人數上來看,葬月應該是被包圍的對象才對。可事實上,卻是葬月一個人,反滅殺對方!

這是個很奇怪的現象。難不成,是葬月的修羅之身,起到了作用?

果然,在李易腦海中剛產生這個念頭,邊上的紫龍王,便搖頭笑著解釋道,「修羅神殿的魔功大。法,果然強大。修羅之身,不愧是真魔之身!」

「真魔之身?」李易疑惑。

「對,真魔之身。是每一名魔族,做夢都想得到的魔體。有了它,修鍊速度堪比普通的魔體百倍。最重要的是,真魔之身堅硬無比,一般的魔器,根本無法傷到。」紫龍王解釋道。

李易聞言,先是一怔,旋即沉吟道,「這麼說來,每一個修羅魔族的實力,都很強?」

「是的。修羅魔族,是死界最強悍的種族之一。」紫龍王點頭,眼睛看著葬月,淡笑道,「好比這名一元修羅王,戰鬥力超過了他的對手,那三名太陽神殿的神王,撐不了多久了。」

也就是紫龍王這番話落下的剎那,海島上倏然響起一聲慘叫。卻是剩下的三名太陽神殿神王,其中一名,由於不慎,被葬月一刀劈成了四瓣。

金色的太陽神血,飆灑當空。在這個血色的罪惡之地,格外耀眼。

紫龍王看在眼裡,當即笑道,「怎麼樣,我說的不錯吧?」

不待李易開口,紫龍王又道,「太陽神殿的人,死多少,我一點不關心。我好奇的是,它們怎麼反目成仇了?要知道,太陽神殿以前和修羅神殿,可是盟族關係!」

「盟族?」李易聽到這裡,禁不住訝然道,「神族和魔族,也能結成同盟?」

「當然可以。」紫龍王又是一笑,「雖說神族、魔族,屬於各自不同的陣營。但這世上,只要有利益。誰都有可能會放下一切。哪怕是殺父之仇,也能不報。」

「呃……」李易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半響,憋了回去。搖頭一嘆,李易沉默下來。只是沉著臉,看向葬月的個人表演秀。

紫龍王的預測,很快就實現。十分鐘不到,剩下的兩個太陽神殿神王,也被葬月徹底擊殺。

它手中的魔刀,這時鮮血淋漓。金色的血液,融合血色的刀身。妖異的可怕。

死去的太陽神殿眾人,身上的血液,盡數被魔刀汲取一空。數十具屍體,在瞬間變為乾癟。

魔刀大放光芒,葬月身上的煞氣,飆漲的越來越快。陣陣血光,纏繞在了它的周身。刺眼的光芒,籠罩整個海島。

一股邪惡、狂暴的血腥氣息,向著四面八方,快速的波及開來。所過之處,虛空竟泛起了片片肉眼可見的漣漪!

「好一把吸血魔刀!」李易看的忍不住,驚叫道,「葬月擁有它,戰鬥力至少加持三倍!」

「那是自然。化血魔刀,可是修羅神殿十大魔器之一。是件超級九品的魔刀,可以自主進化。修羅魔族的人使用它,能夠發揮出比自身,高出五倍的力量。」

紫龍王眼中流露精光,淡然道,「若是配合,更能發揮出比自身,高出十倍的力量!」

「?」李易一怔,繼而陷入沉默,不再開口。

葬月不是修羅皇族,自然沒有機會修鍊。可李易有!

那是修羅妖姬,當初給李易的。因為修鍊要求,太過邪惡血腥。李易本體一直沒有修鍊。只有之前的身外化身,邪惡化身,以上萬的深淵種族,修鍊過。

當時的場景,本體李易雖然沒有親自在場。但通過邪惡化身,還是「看」在了眼裡。恐怖的一幕,哪怕是現在想起來,也是一陣抵觸。

配合化血魔刀,修鍊更快?實力更強?

李易能夠聽出紫龍王的話外音,但沒有介面。這種邪惡的魔刀,邪惡的功法。如果沒有必要,李易永遠不想碰。

紫龍王想搶,那就自己去搶吧!

是的,紫龍王看似在介紹化血魔刀的作用,但傳遞的意思,卻是讓李易配合他,殺了葬月,奪化血魔刀!

至於怎麼分配,紫龍王卻放在了事後。李易聽出了他的意思,但假裝沒聽明白。直接閉嘴,表示了自己的態度。

心底里,沒來由一陣感慨,「罪惡之地混亂,在這之前只是聽說。可沒想到剛進入,就牽扯了進來。殺人奪寶?這個罪惡之地,還真是混亂啊!」

李易沉默不語,紫龍王果然面色一變。但他沒有再提,而是快速恢復過來,轉移之前的話題道,「聖王既然認識這名修羅王,那要不要過去打個招呼?」

「不用了。」李易抬了抬手,平靜道,「我和它不過是一面之緣罷了,本身沒多大交情。打招呼什麼的,反而顯得唐突了。」

不待紫龍王開口,李易又道,「既然它們已分出勝負,龍王,我們還是走吧。早點去罪惡之城,早點知曉消息。」

紫龍王一陣沉吟,片刻后,爽朗笑道,「哈哈,好,去罪惡之城。」

說罷,果真不再理會葬月,繞過海島,往罪惡之城方向飛去。李易看在眼裡,心中一聲感慨。隨後,跟在它的後面。快速往罪惡之城所在的方向,飛馳而去。

一人一龍離開。海島上,提煉魔刀、修養中的葬月,眼睛猛地睜開,追著李易的身影,目光中迸射出了一束怪異的光芒。

凝視片刻,沙啞道,「想不到,他也來了生界。還和龍神宮的人在一起。嗨,蒼冥泉眼之爭,果然牽引頗大。這麼熱鬧的場面,想必『他』也會來吧?」

喃喃自語中,葬月收起了化血魔刀。隨後一個騰空,也追在了李易的後面,往罪惡之城,快速飛去…… 罪惡之城名稱上是一座城,但佔地上,卻是一座極大的海島。面積堪比天空之城,位於罪惡之地的心區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