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從來沒有人能夠開闢出一片域來,即便是聖域的強者,也只能勉強開闢出一個小空間,這根本沒辦法與諸神開闢的空間相提並論。

「一個能夠開闢出域的聖器……」達林舔了舔嘴唇,目光變得火辣。

「我勸你還是不要起什麼貪念。」聰明如凱瑟琳一眼就看出了達林的心思,搖搖頭說道:「宮廷御賜的聖器只有真正的王才能夠支配,要不然,根本沒辦法發揮出威力。」

「不會吧,這些東西還認主的呀。」達林撇了撇嘴,沒好氣的說,「按你的說法,我們是進入了王域之鐘裡面的域了?」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凱瑟琳淡淡的說:「亞特蘭蒂斯帝國早在玉蘭紀元的時候便被毀滅了,連同那個紀元都不復存在,王域之鐘不可能重現昔日的帝國。」

「域是可以說是一個小世界,如果說有人將紀元之中毀滅的帝國轉移到這裡……」

「不!不可能!」凱瑟琳驚呼道,冰霜的臉上難得的掛上一絲驚訝的神色,「這種事情,恐怕是神也無法做到這一點,亞特蘭蒂斯帝國已經消失了,這僅僅只是它的投影而已!」

「說得也是。」達林很快放棄了之前不切實際的想法。

數千年前顯赫無比的巨大帝國,絕代強者多不勝數,那是一個強者輩出的時代,不然也不會大膽到打起光明神殿的注意。而當時的帝王更是聖域的巔峰強者,又有什麼人能夠將那樣的盛世轉移到域裡面呢。

即便是神也無法做到吧。

兩人很快陷入了沉默,思路有了,可沒有人能夠解釋發生這一切的原因。

「也許我們應該去那個教堂看看。」達林所說的是那個王域之鐘所在的教堂。

「嗯。不過王域之鐘要在午夜十二點才會有鐘聲響起,明天晚上我們再去吧,我們可以趁著這個時間出去外面看看。」凱瑟琳說道。

「噔噔蹬……」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了悠揚的鐘聲,就像是神殿發出的天籟,又想是精靈讚美的聖歌,讓人聽起來心中舒坦,一種莫名的信仰在他們腦海之中浮現。

那是一片白色的光芒,柔軟的光線讓他們忘記了所有負擔,他們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去,彷彿越是接近這個光芒,就越能夠感受得到那身心舒坦的感覺。

忽然,一道淡藍的光芒從達林胸前發出,璀璨而光亮,彷彿聖光照耀,福澤人間,將整個房間籠罩其中,藍光靜謐,葳蕤生光,卻讓兩人從那迷茫沉醉之中醒悟過來。

此刻兩人眼前白光消散,聖靈的鐘聲不復存在。達林和凱瑟琳這才發現,因為聽到那鐘聲的緣故,雙膝下跪,正在虔誠跪拜。

「這是……」達林回過神來,一眼就看到了胸前那閃爍淡藍色光芒的璀璨。

那是克雷雅的小水滴,在克雷雅沉睡之後,他第一次看到這小水滴產生了異樣的感應。

難道克雷雅蘇醒了?!

… 兩人被小水滴的光芒拉回了現實,達林滿臉驚喜,而凱瑟琳則是看著達林胸前那泛著藍光的地方一臉狐疑。

「克雷雅!克雷雅!……」達林不斷叫喚著,可是回應他的只有沉默,小水滴一片死寂,淡藍色的光芒也消散了。

看來小水滴的異常是因為剛才鐘聲的緣故了。

達林有些泄氣,這才將小水滴重新塞進衣服裡面。

「你!你……你怎麼會有這個?!」忽然,旁邊的凱瑟琳美麗的容顏帶著不可置信的神色,泛著淡紫色神採的眼睛睜得老大,驚叫道。

冰霜公主很少有這麼失態的時候,達林知道她是看出了這個小水滴的不同尋常,於是問道:「怎麼?你知道這小水滴的來歷?」

「笨蛋!那不是廢話嗎,這個是聖石!傳說之物,難道你沒有看過光明聖經嗎?」凱瑟琳意外的看著達林,就像是看著怪物一樣。光明聖經幾乎是所有聖教徒必讀之書,凱瑟琳因為王室的原因,也看過這本流傳久遠的古典。

「我又不是聖教徒,對光明教廷更是不感冒,看光明聖經幹什麼。我神經才去看這個。」達林聳了聳肩,有些無奈,隨後語氣一轉,開口問道:「你還是告訴我什麼是聖石吧。」

達林覺得這很有可能關乎到克雷雅的身份之謎,因為這小水滴就是和克雷雅一同從天空墜落的,也許可以從中找到救助克雷雅的辦法也說不定。

「好吧。」凱瑟琳嘆了口氣,低聲說:「聖石的來歷有著許多版本,其中最最著名的是光明聖經裡面記載的。」

「光明聖經裡面記載,傳說聖石是諸神時代遺留的聖物,裡面有著諸神的氣息,他們因為某種原因而隕落,他們在隕落之前運用可怕的神力將自己的氣息封存在聖石之中,等待著某一天復活。」凱瑟琳說道。

「封存氣息?」聽到此處,達林腦海裡面忽然閃過一個猜想。

克雷雅會是封存在聖石裡面的一位神么?

應該不可能吧,那傢伙太弱了。怎麼可能是神呢。而且,要是神的話,怎麼會連自己的身份都忘記了。

「還有一個說法,那不是出自光明聖經,而是雷蒙伯爵從冰封森林那裡聽來的,據說是從精靈族的古老捲軸之中得知,他把這個消息當做是恐怖故事講給我聽了。」

「聖石其實並不神聖,而是邪-惡的諸神遺留在人界的寄宿,他們在聖戰之中隕落之後,將自己的力量封存在聖石之中,他們在等待著領導他們的王復生。」凱瑟琳說道:「那是個可怕的預言,我當時被嚇得整晚都睡不著覺,雷蒙伯爵更是被母后狠狠的罵了一頓。」

「王的復生……」達林反覆咀嚼著其中的意思。

他想起克雷雅那女王的姿態,一直讓他叫她女王大人。

這王的復生,指的該不會就是克雷雅的復生吧。要是她的記憶復甦了,會不會給世間帶來災難呢?

也許吧,可現在的克雷雅還是無辜的,即便以後她會是殺人不眨眼的王,至少她現在不是。

「阿爾維斯,你還好吧。」凱瑟琳見達林失神,以為他再次陷入鐘聲的誘惑裡面。

「沒,我沒事。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而已。」達林微微一笑,將腦海中的雜念拋開,對著凱瑟琳說道:「我們去看看外面那個奇怪的鐘聲吧,也許能夠發現一些什麼。」

兩人打定主意,向外走出去,卻見外面的人一個個都十分虔誠的跪拜在地上,有老有小,就像是在沐浴著某種儀式,讓人驚訝。

就算是虔誠的聖教徒也沒有這麼虔誠的參拜吧。

「這些人是受到了那鐘聲的迷惑了,你看。」凱瑟琳指了指其中一名婦女的臉。

虔誠的跪拜者們眼神失焦,瞳孔消散,他們的眼中沒有了絲毫人性的靈動,整個人就像是行屍走肉一般。

「該不會是王域之鐘在搞鬼吧。」達林聽著鐘聲,那個方向是教堂。

「有人在利用王域之鐘做壞事?」達林猜想。

「不可能,王域之鐘不可能有古惑人心的作用,一定是其他的東西在作怪。」凱瑟琳語氣很堅定,作為王室的成員,她對於宮廷御賜的十大聖器十分的了解,王域之鐘只有開闢域的能力,絕對不可能有魅惑人心的作用。

兩人不在多說,直接朝著鐘聲盪起的方向跑去,這個地方實在是太過古怪了,強烈的好奇心讓他們不得不前往一探究竟。

「聖神的福音讓汝等新生,汝之虔誠將會獲得聖神的庇佑,聆聽神之序章,讓我們一起追隨神的步伐,願汝等在世間從此不再有慾念……」教堂的中央,牧師斯特蘭穿著聖潔的白袍,在眾人的虔誠參拜下吟誦著古老的聖詩,光芒從他的周身閃耀,奪目的華光將他襯托的如神一般純凈。

「是斯特蘭?那傢伙在朗誦神諭。」達林說道。

「他周身的那些是……是信仰!」凱瑟琳美眸一縮,身體一個顫抖,「怎麼可能,信仰之力竟然強烈到這種地步?」

「信仰之力?不會吧,竟然這麼多!」達林聽到信仰之力,很自然的聯想到了克雷雅讓他幫忙搜集的事情,克雷雅所要搜集的信仰之力很奇怪,竟然是女孩的心愿,悄無聲息與現在這種強烈的信仰完全不一樣。

「傳說,聖神是靠著信仰之力來凝聚力量,這雖然是一個小城鎮,全部人的信仰聚集起來也是個相當龐大的數量,如果這個地方真的是亞特蘭蒂斯帝國那樣浩瀚的地域,那所搜集的信仰之力……」凱瑟琳不敢想象,獲得這份信仰的聖神,他的神力究竟會達到何種地步。

「異教徒?!」一聲驚呼從教堂中央傳來,達林與凱瑟琳的談話似乎被這名神官看到了,在鐘聲嘹亮,聖歌縈繞的時刻,也只有背叛聖神的人才會安然無事。

「快!快離開這裡!」達林毫不猶豫拉著凱瑟琳轉身就跑。

羅蘭大陸裡面,被稱為異教徒的人會被捆綁在木樁上用火焰生生燒死,料想在這個時代也會有相同的悲慘命運。

絕對不能讓他們抓住!

… 達林拉著凱瑟琳一路狂奔,身後斯特拉牧師帶著一群人沖他們追來,一直從教堂追到叢林之中。

「可惡的異教徒,竟然在朝聖的時候出來搗亂,褻瀆了聖神,真是罪大惡極!」有人咬牙切齒道。

「快,不要讓異教徒跑了,一定要將那些褻瀆聖神的傢伙抓起來交給審判會!」聖教徒們一個個手握長槍,在林中搜索。

「那兩個人是生面孔,以前根本沒見過,一定是派遣進城的來查探情報的,絕對不能讓他們逃了!」

「抓到他們或許可以知道邪教下落,大家不要放過任何一個角落!」

……

聽著周圍的叫喊聲,達林和凱瑟琳屏息凝神,躲在草叢裡面。現在他們有些明了了,在這個地方,除了光明神殿這個正統的聖神殿堂之外,還有一個被人稱為邪教的組織,雖然他們沒有說出這個邪教的名字,可達林隱隱猜測到了什麼。

如果他們說的那個邪教真的存在,那麼或許是……

「喂,阿爾維斯,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凱瑟琳低聲說道。

「這個……這些人雖然是普通人,可我們兩個人的魔力都沒辦法運用,和普通人沒有什麼分別,一旦被他們抓到的話,很難逃跑,暫且先躲一下吧。」達林低聲說道。

凱瑟琳點點頭,她也是這麼想的。

兩人在草叢裡面躲避眾人的搜索,身體緊緊挨在一起,達林可以清晰的聞到凱瑟琳身上傳來的淡淡少女芳香,還有那與生俱來的淡淡寒意。

這就是冰霜之女的獨特體質,讓凱瑟琳的體溫比普通人的要低,可達林卻並不知道,還以為是凱瑟琳高燒過後留下的後遺症。

他的手輕輕摟著凱瑟琳那柔軟的肩膀,將她往自己的身上再靠緊一點。

「你幹嘛?」凱瑟琳眉頭微皺,那冰霜的臉上難得的閃過一絲羞澀。

「你身體好冷,靠近點吧,不然又會感冒了。」達林雲淡風輕的說。

凱瑟琳聽罷微微一怔,低著頭,不知道她心裏面在想著什麼。遲疑了一會,少女那淡藍色的長發輕輕靠在達林的肩膀,柔軟的髮絲帶著少女獨特的馨香,讓達林一陣迷醉。

「阿爾維斯,如果我的身體永遠都是冰冷的,你還會像現在這樣溫暖我嗎?」凱瑟琳低聲問道,她的頭低著,看不清她臉上是何種表情。

「這……」達林眨了眨眼,不明白女孩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一時間竟然不知道如何應答。

「傻瓜。」沒有等達林回答,凱瑟琳卻是輕笑著說道。

「嘶嘶嘶……」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叢林的聲響越來越小,那些搜索的人似乎已經遠去了。

「趁現在走吧,要不然等他們搜索到這裡我們一樣要完蛋。」達林拉起凱瑟琳的手,一股腦的衝出叢林,周圍枝葉響動,一下子便吸引了周圍搜尋的人。

「快!他們在那裡,該死的異教徒,居然這麼會躲,逮到一定讓他們好看!」

「快通知斯特拉牧師,他們一定會使用邪術!」

周圍的人迅速朝著達林這邊靠攏,他們很清楚,褻瀆聖神的異教徒都是惡魔的化身,在聖光照耀的世界是絕對不允許存在的。

「媽的,這些傢伙的耳朵也太靈敏了吧。」達林怒罵一聲,和凱瑟琳一同飛奔。

因為無法施展魔法與鬥氣的緣故,凱瑟琳與達林只能像正常人一樣急速奔跑,再加上凱瑟琳是女孩子,速度也沒辦法太快,兩人一時間竟然也沒辦法擺脫後方的眾人。

「阿爾維斯,你自己跑吧,我跑不動了。」凱瑟琳氣喘吁吁,身為王室的貴公主,她的身體素質沒有達林這種長期在外鍛煉的人結實,一下子就吃不消了。

為了不拖累達林,凱瑟琳開口說道:「你自己一個人的話可以逃出去的,不用管我了。」

「少廢話!」達林拋下這句話,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將凱瑟琳的手握得更緊了些。

「阿爾維斯……」凱瑟琳看著跑在自己前方的男生,內心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快!別讓他們跑了!」身後眾人還在追,似乎不把褻瀆聖神的傢伙逮到,這群人就不會死心似的。

「奶奶的,這群傢伙也不用這麼拚命吧,都跑了多長時間了,竟然還在追!」達林回頭看了一眼身後,一大群聖教徒個個凶神惡煞,在後面不斷叫喊,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氣。

「阿爾維斯,你快看!」就在這時,凱瑟琳驚叫,她看到了叢林前方那一抹光亮,兩人似乎跑到了叢林的盡頭,距離那個教堂城鎮十分的遠了。

「哈哈,前途光明,終於跑出這個破林子了。」看著周圍的樹叢越發的稀少,達林知道他們就快跑出教堂的勢力範圍了,只要躲進山林裡面,量這群笨蛋翻山越嶺也休想將他抓出來。

然而,讓他們吃驚的是,林木戛然而止,峭壁懸崖,中間是一道深不見底的漆黑深淵。

前方根本就沒有路!

「媽蛋!這是出門不幸么。」達林氣得破口大罵,回頭想要尋找其他出路,卻是發現身後已經佔滿了人,一個個凶神惡煞的盯著他們,不要說是聖教徒了,說成是地獄走出惡鬼還差不多。

「沒路了吧,這次看你往哪跑!」

「異教徒都應該去死!」

「褻瀆聖神的傢伙,下地獄去吧!」

眾人以半月形圍著達林和凱瑟琳兩人,讓他們無法突圍而出,同時叫罵聲不斷,似乎對於沒有聖神信仰的傢伙極為排斥。

「諸位,請安靜。」忽然,眾人後方傳來一道聲音,周圍的人聽到,一個個虔誠的低著頭,十分識趣的讓開了一條走道。

黑暗的叢林之中,緩緩走出一個人影,牧師斯特蘭身穿聖潔的白袍,一臉慈祥,彷彿光明的聖使一樣從人群之中走出,光潔而神聖的華光在他的周身浮現,將他襯托的更為莊嚴聖神。

「是你個神棍!」

「住口!異教徒,這是聖神的傳道者,斯特拉先生,你說話最好放乾淨點!」

「就是,該死的異教徒,竟然敢褻瀆聖神的威嚴,應該一把火燒了他!」

周圍人紛紛不已,對於眼前的兩人已經沒有一絲憐憫。

「哼,可笑,你們開口閉口一句異教徒,一句褻瀆聖神,請問我到底如何褻瀆你們聖神了,你又哪隻眼睛看到我信奉其他神明了。」達林冷眼掃過眾人,開口說道。

眾人聽罷,啞口無言,而站在眾人中央,被襯托的一塵不染的斯特拉則輕微一笑,露出聖潔的笑容說道:「今天是光明神殿朝聖的日子,你們聆聽了聖神的福音,卻沒有被聖神引導而跪拜,這就足以說明你們不是聖教徒。」

「哼,可笑,不是聖教徒又怎麼樣,我是無神論者,哪條法律規定我一定要信仰光明神殿的。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達林大聲說道。

然而,此話一出,周圍眾人卻是一臉驚慌,啞口無言,看待他們的眼神從剛才的憤怒到如今的恐懼,彷彿是聽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你,你剛才說你,你是無神論者?!而且還是我行我素的那種,天呀,這太可怕了!」有人驚呼。

「我聽到了,我聽到他這麼說了!天啊,這人比異教徒還要可怕,懇請聖神將這個傢伙打入地獄吧。」

「斯特拉牧師,這個傢伙說不定真是那個邪教的人,我們絕對不能放他離開!」

從周圍眾人的神情開來,達林覺得剛才他的言語似乎觸犯了這個地方的某個規則。

難道人一定要有信仰才行么?

斯特拉聽罷,臉色也是微微一變,剛才還一臉雲淡風輕,此刻卻是一臉嚴謹,上下打量了達林一番,說道:「孩子,你知不知道你剛才說出的這番話是如何的忤逆神願。」

「沒有信仰不要緊,聖神不會怪罪你,畢竟剛剛出生的嬰兒也不懂得聖神的恩澤,但是聖神是慷慨的,她一如既往的施與恩澤。」斯特拉說道。

「可是,你居然說你心中沒有神,而且心生慾念,我行我素,這就是世間所不容許發生的事情。」斯特拉一臉遺憾的說,似乎當達林說出剛才那一番話之後,所有的一切都變得不可挽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