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越說越激動,越問越弱聲,越心冷。

——其實我什麼都沒有為你做出。只不過是因為盛情園樓閣之中數百女子的互相殘殺導致太多殺戮,過多死傷,我為她們憂楚,我為她們哀傷……

——那麼就招致了那樣的史無前例、空古絕後風雪茫茫?就招致了更多的城夫人女子被凍死凍傷,招致我現在成了這番模樣,人鬼不像,生氣不如……城主你竟然就沒有了哀傷?沒有了憐傷?

我在自己越發動情,越發激動,越發動容之中,一連說出很多、許多步步逼人的話語,去反問他,去責問他,因為我得知了他的回答后,我得知他並沒有在我那種千磨百難里挺身而出,哪怕現身而出,就那樣無情無義地置我於生死不顧,就那樣任我自生自滅,我不由得萬分痛楚。

龐城主他聽著我的反問,聽著我的質問,他的臉表一片安靜,寧靜片久,靜過了我們整個上午時間的相處。而又那樣寂靜無聲地停頓了片刻的工夫,他忽然間也變得滔滔不絕,想必是意識到了他的過錯,他的歉疚,不管那一切是基於什麼,他開始毫無保留地對我陳述——

那個風雪茫茫的深夜裡,他原本以為我會一直停留在盛情園三層樓閣中我自己的睡房之內,他沒有起碼那裡不會如同屋外的世界里那樣天寒地凍,那樣風雪吹打,起碼那裡的屋外還有小個子廚工與兩個侍衛的隨從,保護。他說他沒有想到一切都會出乎他的意料。他說他也沒有想到那夜的大雪會下得那樣至極,那樣過分!他說他也沒有想到他的大憂傷能夠招致那樣惡劣深變的天氣,那在他的記憶始初里,還是第一次。所以他以後就不敢再輕易傷悲。而在他感覺到風雪茫茫呼嘯撲墜無止之下,他跟我一樣安靜地停身在高高的東雪堂堂屋之內,繼續傷悲,茶不思飯不聞。他說他能夠聽得到深夜裡窗外風雪尖銳無止的咆哮,那種恐怖,那種猛烈,使得他每每也驚心,使得他每每也從憂傷的沉淪里回醒,使得他每每也擔憂盛情園樓閣中的女子們,使得他也每每擔憂城府之外的滿城子民,擔憂他們一樣在天寒地凍的絕境里熬受著,生死難卜。他也能感覺到那是一種災難的降臨,但是他那個夜晚里更多的還是憂傷,愈演愈烈的憂傷,和沉思,傷得太深,對窗外的世界每每不管不顧。而且,他說他向來最信任那個小個子廚工,他相信有廚工在,有廚工可以調集府中的救援,他就沒有花費再多的心思,去我的身上。他說他也能感覺到那個夜晚的漫長,那個夜晚的恐怖,那個夜晚的離奇,他還說他的憂傷至深,至痛,他可憐那些無辜死傷的城夫人們,都是因為他,喪失了年輕的生命。他說他是千古罪人……

而我覺得他的那些領悟都還遠遠不夠。我覺得他所言出的那一切都很無力,無力彌布他對我的過失,對我應有的愧疚。我甚至覺得他對我的愛,對盛情園園野之中的每個城夫人女子的愛戀都不夠,他是應該憂傷,應該毀傷,他是他本該應有。只不過,只不過是他的憂傷又帶給我們所有人更多的苦痛,致命……就像那夜的風雪呼嘯,就像那晚的天寒地凍。

——那個夜晚對於你們所有的城夫人女子而言可能都是有生以里最難以熬受的,同樣它對於我而講更是有生里最顯得漫長的。我深思我的以後,我深思我的愛美,我深思被世人眼中,被世人口中認作的花心,我深思我的以後。可我一直都覺得那是我本可以享有。而世間里如花似玉的美麗姑娘們楚楚美麗,使我抗拒不能。

我聽到他述說到那裡的時候,我就無比地生氣,無比地氣憤了,我想我對於他都要無語,我在當時就認為他幾乎是無可救藥的了。

我就更加地傷心了,對他更加地失望了,對他的熱戀漸漸冰涼,對他的愛情慢慢灰心。我很傷心,很無助,我隨即又一番倔強地忍著滿身的劇痛迅速地扭身,躺身,不再看他,不再正視於他,即便是我對他再多麼喜歡,再多麼有情。(未完待續。) ?我最終平躺了身軀,面朝著屋頂,緩慢地閉上自己淚眼模糊的眼睛。最多也是在無可奈何之中耳旁陣陣傳進他越說越順口,越說越不管不顧的語聲——

我在那個風雪茫茫無止伴同自己淚水嘩嘩而下的夜晚末尾的時候,忽然間被窗外黑漆漆的凍天冰雪世界里一束束,一片片,直至完全的耀眼熾烈白天給驚醒,驚得我忽然間忘記所有!我先是被窗外明亮如同白晝的光亮一瞬之間照射得亮明了眼睛,看到了狂風呼嘯吹卷之中的窗外純凈潔白的厚雪奇異世界,看到了厚雪高高掩埋之下的我的一城世界,凍城世界。緊接下去的很快世間里,可謂是轉眼之間的世間里,我那樓閣草木高聳撐死的潔白冰雪雪景世界里隨著依舊密密麻麻撲落而下的雪花墜落,就從大約後方,東雪堂的大後方穿射出一座座,而後接二連三的,再以後擦肩接踵偏轉遠離而去的神奇透明法影法像,瞬間遠走消逝!我頓時震驚!再接下去,應該說是緊接下去,我的窗外熾烈耀眼白光的強度更加明亮,更加照耀,而熾熱滾燙一般,頃刻之間就遮蔽了我窗外所有的冰天凍地世界就將我窗外所見的之初被照射出的城中所有樓閣花木平地撐起的冰雪世界輪廓情景都給照得不見,都使其強烈濃密的白光將其完全遮掩!而到了那樣的時候,我就能更加清晰震目地望見窗外潔白的熾烈穿射向外的白光世界里那一座座極速偏轉而遠的神奇透明法影法像!那些法影法像看上去無比尊貴,神聖,個個盤腿正身、右臂前伸、左臂收攏前胸,個個魁梧、高大、凝重透明,卻也是個個無色無聲,透明遠行,都不能夠被看到正面的面孔。我忽然間就感覺好奇怪,好奇特,好神奇,我就覺得我的沽園城中一定有非凡之物,要麼就是非凡之人存在,才使我有生時間裡第一次開眼。而那些無色透明法影法像穿走而去的背後,不久,又使得我漸漸地震驚。伴隨著那些法影法像的穿走,伴隨著窗外熾烈耀眼白光的照耀穿射,我都能感覺到自己整間東雪堂的堂屋之內空氣滾熱,熱得我滿頭大汗,熱得我嗓干口渴,熱得我焦躁不安,熱得我坐卧不寧,熱得我好奇驚詫之下撲身到被黑夜裡狂風暴雪吹打撲推開的南窗窗口,探身出窗外,忍受著滿臉的炙烤專註緩慢地看著白光穿射,法影法像從我屋頂穿射遠走的亂象背後,將會出現的情景。也是我千方百計地探頭,更甚至探頭出窗外后,仰頭向上,想要看清那些白光之中的法影法像面孔。但是,在我忍受著炙烤的煎熬努力了片久的工夫,那些密碼偏轉而去的法影法像就漸漸變得稀疏,變得稀少,變得沒有,也同時伴隨著外面城中世界里的熾烈耀眼純凈白光光芒變淺,光熱變淡,后又白光漸弱,漸漸變得可以被隱約里辨別出,一道道筆直向外穿遠,再弱到使得我的高高東雪堂堂屋之外的城中樓閣花木輪廓慢慢顯現,而逐漸清晰,而使得外面的城中世界又像白晝一樣,可以重新望見平日里的大街小巷,可以望見廣闊的度劫場中央地方以北紅潤的扁圓鎮草石擠壓之下的三米余長的高頭怪草,那個城中的大街小巷裡唯一沒有躲避天寒地凍風雪茫茫的生命,草王。草王的神情平靜,高抬著三角型巨頭,瞪著有神的大眼睛悠閑自在地環望滿城內外天空地野裡面的情景。再緊繼之,我窗外的宛如白晝一般的城中世界里的天色繼續暗淡一些,暗淡下去,卻是並沒有暗淡到如初的黑夜那樣,而是暗淡到了黎明,暗淡到昏黑色的天空中東方的天色漸漸放亮,微白,而且天空中漸漸呈現出模糊的微藍。而且那一切穩定,也是平靜,隨後天色開始慢慢地繼續放明,直至清晨臨至,我望著窗外清新的一切,如舊的一切,我才頓時恍然大悟,那熾烈白光的穿射過後,那無色透明法影法像的穿射過後,原來滿城中半夜之久積聚鋪蓋而下的厚可過腰的冰凍大雪已經被完全地驅趕乾淨,或者說是已經被完全地烘烤乾凈,一片雪花不在,一滴雪水不存。而那一切,那整個徹夜的天寒地凍絕境的可怕,彷彿全然就是一個夢!

當龐城主述說到那裡的時候,我就忽然間心靈激動,被震動了,我感覺他的描述,我彷彿有些熟悉了,很快就有印象了,就覺得他那一次的描述在情在理了,因為我很快聯想到了我在那個風雪呼嘯吹卷之中的茫茫黑夜裡,在那個未知女子的凍死體軀下方遭受殘酷無情地毒打虐待之末,那個我近身地方之惡毒女子揮舞手中費出九牛二虎之力扭斷下的斷臂猛烈地衝撞而下敲落在我的額頭頂部時候,我在劇烈的疼痛難忍之下就是從額頭頂部突然爆發出去的那些明亮耀眼白光穿射而走,向著四外里,向著四面八方,向著盛情園的園野之外飛散而去的觸目驚心情景,我更是聯想到在我的知覺存在之末,就夾雜在那些熾熱耀眼白光之中同樣穿射而遠的就如龐城主口中描述出的那些神奇怪異法影法像!那些法影法像也是盤腿正身、無色透明,偏轉無向。我隨後就沒有了知覺,而龐城主的所見,有可能就是在我額頭頂部熾烈白光穿射出去之後的光景了。我隨後就激動不已了,我隨後就忍不住努力側轉一下身軀,側偏一下面孔,急切地追問他——

那麼接下去呢?

我一邊著急地詢問他,我一邊禁不住要起身,要去嘗試著看一看窗外的城中情景。但是我努力過一次之後,我就馬上放棄了,我剛才激動之中都已經忘記了我那一時那一刻的身體狀況,我都已經不記得自己是腿腳殘廢的一個近乎完全廢人了。我的衝動,我的想法都僅僅是說明我太太異想天開,太忘乎所以而已。而在我經過那一次地竭力努力之後,我在忽然又引起自己滿身上下的劇痛之後,我很快變得平靜,又覺得自己委屈,又覺得自己可憐,又覺得上天對我不公,又覺得自己已不如人,我眼睛里繼續閃動出淚花,我結合著窗外的城中已經是人聲鼎沸,議論如潮,恢復如舊的聲象情景,一邊等待龐城主的回答。

龐城主緊接下去的陳述聲音里就聽上去有些頹廢了,更是愧疚不已了,更是有些生意,有些顫動,但聽起來他又在極力剋制著自己一樣,慢慢地語調又平靜,平淡如水了——

在外面的天色放明之後,在外面的白雪紛舞之夜消失之後,在外面氣溫、人氣恢復如常之後,我就有些半信半疑了,就有些如夢如醒了,我更是依然覺得外面的那一切昨夜情景都只不過是夢一場,事實上如那樣,而事實上究竟又是不是那樣,我就要不得不親身走出窗外去考證,去識清。於是,我在做出了那樣的決定之後,我轉身靠近睡床,披上外衣,又匆匆扭身下了樓。可是在我步身到樓下府堂中的時候,我聽到府堂前方寬大的踩花院內侍衛們成群結隊地圍在一起,熱火朝天地議論昨夜的險情,議論前夜的天寒地凍,議論夜晚的時分徹夜裡是多麼地嚴冷,是如何地天寒地凍,是如何地風雪呼嘯,而那凜冽震耳的寒風連同夜裡紛紛揚揚而墜落下的層層雪厚都變得無影無蹤!我也聽到他們跟我一樣議論和好奇那神異的耀眼白光,聽到他們議論白光之中同樣見到的奇怪法影法像,之後聽到他們更加提及那個夜晚里他們都有幾個親人被凍死凍傷!他們的口中也傳示著對於那個夜晚的質疑。我聽到他們紛紛表達跟我一樣的感覺,跟我一樣的經過那夜大夢初醒的怪覺,對那個夜晚宛如做夢一般的可怕錯覺,卻是他們紛紛表達對於那個夜晚天寒地凍痛苦的感受真切,感覺強烈,他們經過一番交談核實,都覺得一切彷彿是夢境一樣,但又都發生得真實。我在聽到了他們嘰嘰吵吵的議論之後,我在他們繼續滔滔不絕的議論之中,我忽然間感覺到那一切應該都是真的,那個黑夜裡面我所看到,所聽到,所感受到的一切都是不用質疑的,都是千真萬確的。那樣,我就更加詫異了。我就感覺一切怪象的發生才最奇異。而為了進一步考證和證明那天夜裡所發生過的一切,我特別地邁步進身到踩花院裡面,去刻意地觀察院中一切情景裡面的變化。而雖然院中的一切殘雪經過那熾熱耀眼白光的照射之後全部都被烤乾,儘管院中的一切外圍牆瓦石塊如舊,但我很快就留意到了院中細節之處的變化,那就是因為踩花節定立的時間是每年的五月十七日,而踩花節之後我選入盛情園中的數百個佳麗與我共度過的時日並不是很長呢,或者乾脆直接說這個時候應該還是盛夏的季節,所以院中的牆角處鑽出的小花小草都應該還是紅綠如初著的,或者說如果那夜的一切發生真的只是夢境的話,我那府堂踩花院中的花草應該還是茁壯如舊的。所以,我隨後快步穿行進院中,快步移身於院中,俯身於院中每一個角落裡,著急而慌亂之中發現,那踩花院中的昔日花草不管大小高矮新舊,已經一棵不剩地都被凍死不剩。而在我做出那樣的一連串反常動作之後,我隱約里聽到踩花院中聚集著的侍衛們的議論聲音漸漸變得壓抑,消無,卻是忽而又從院中隨我四處躲閃讓位之後他們停身的位置里發出陣陣低微的熱議聲。我能感覺到他們都在看著我的舉動而詫異。在我忙亂地迷糊著將院中大半個角落裡面的枯草敗花都給看過了一個遍之後,我的頭腦越發清晰而肯定而確定了前夜發生的天寒地凍風雪茫茫情景之後,我緩慢地抬身,豎立起我高大的身軀反過去朝著我那一刻定身的府門門口位置所對的踩花院深處群聚著的侍衛們那裡望去的時候,我的神情就變得獃滯就變得發愣,變得更加冷靜。而在緊接下去侍衛們大聲開口問我所做的時候,我也恰恰是在那個時候高抬起了頭部,高抬起了眼睛,注目向他們那裡的一刻,恰恰注目到他們群人背後的踩花院深處高高聳立著的那棵沽園城中唯一的楓樹,我更加確定而驚目地看到那棵我平日里最愛惜保護的楓滿樹上下原本翠綠濃密的葉子經過一夜之隔都已經枯萎,凋敗,墜落滿地。我明白是那夜狂風的吹卷將滿樹被凍得枯萎的葉子給扑打落地。我於是完全地明白,我於是完全地相信,相信了那個夜晚的天寒地凍,不再有一絲的懷疑。而緊接下去,我相信了那個夜晚的天寒地凍之後,我隨即馬上就回想起了踩花院中的那些侍衛紛亂嘈雜的議論口聲裡面提及過的,也曾使我心驚肉跳的自己的親人被凍死凍傷的消息。我之後,對他們進行過簡單的詢問,和他們簡單地交談之後,交談了他們的直覺里那個風雪茫茫黑夜裡面冷凍的恐怖和惡劣之後,我大致了解過他們的親人被凍死凍傷之處就在自己毫無禦寒準備的睡屋之中的時候,我頓時就想到了你,想到了盛情園樓閣之中同樣居住著的其他城夫人女子們,想到了那些執意站立在盛情園的園野裡面抗爭賭氣,以求我收回宣封你做城美人承諾的那些本王的數百之多的佳麗們!(未完待續。) ?龐城主講述到那裡的時候,他的口聲忽然間又是一頓,他的整個人口聲里現出一絲噴涌而出的,簡直是掩藏不住的痛苦悲傷過後,我瞬間又聽到他的憂傷口聲一抹殆盡,他很快淡然一笑著對我繼續更加平靜,如同講述一段跟自己毫不相關的故事一樣,對我繼續說——

緊接下去,我頓時無比緊張,無比擔憂地迅速扭身,匆急地衝進沽園城府的府堂堂門,箭步穿過府堂的堂廳,而徑直從其一側的後門出口衝出去,腳步猶豫一下先是停立在後花山的腳下,放眼向著后花山中掃過一周,看著滿園的凌亂,望著滿眼的風吹過去殘跡,望見園中角落出一具具被凍死暗紫色的侍衛屍體,我強忍著悲痛沖涌,我三步兩腳爬上一座座起起伏伏的后花山山丘,都沒有踩著堅硬、宛如的石級小路,而徑直翻越過一個個山丘衝到了后花山的北門,進入護城廟門前的門口處,我忽地呆愣。因為我發現,我親眼看到跟后花山的各個避風角落裡的凍死侍衛做出一樣姿態、相同形態的小個子廚工,和他所帶著的兩個強壯侍衛!他們一樣是歪歪扭扭著身軀,耷拉著頭部,一動不動地出現在我的視野里,使我怦然心驚,心怕,心憂!我當時的第一感覺就是認為,他們三個跟后花山的角落處蜷縮著身軀被凍得皮膚暗紫色的侍衛們一樣,都被凍死,都被那夜的狂風暴雪奪取了生命。但是當我看到使我再熟悉不過的小個子廚工背影連同那兩個不難分辨出的魁梧、強壯身軀都是斜靠在護城廟前方高大的香爐旁邊的時候,在我只是看到了他們三個的側身側面,而沒有真正見到他們的正面的時候,我出於內心的不舍與渴望,我還是對他們的生還抱有一絲的渴望,我鼓起力量快速抬動腳步向著他們三個趕緊,快速向著那台高大的護城廟門前的香爐趕近,而在我的身軀靠近那台香爐的同時,我更多的注意力都凝集到了他們三個人身上,我還渴望著我的腳步快進聲,我恨不得急得跺地的腳步聲能夠在我靠近他們的同時將他們其中的某個人從凍死中喚醒。可是,在我自己都覺得可笑,在我自己都認為毫無希望的時候,我的眼光突然間掃見了他們三人之中第一張完全進入我視野裡面的面孔,那個小個子廚工的面色正常的臉孔!他的臉孔在我更加緊張,更加註目地觀察,注目地細望時候發現除了側部,或者說除了耳部和側臉頰還有鼻尖處被凍得通紅髮紫之外,也除了臉蛋子的表面微微泛紅,像兩隻半熟的大蘋果臉之外,其神態安靜,像是在熟睡之中!而且,伴隨著我的身軀距離他越發地近,我隱約里還能聽到他在南天天空里已經是夏日驕陽的普照之下勻速的呼聲!我頓時就驚喜滿目。

——那個小個子廚工沒有被凍死?那是為什麼呢?同樣是在風雪茫茫的天寒地凍深夜裡,而且他的身軀還那麼瘦小,他為什麼就可以躲過劫難?

我聽龐城主講述到那裡之後,我就不得不驚奇地發問出。因為從龐城主之前對於踩花院中存活著的侍衛們對於自己被凍死凍傷的親人們的口述,從龐城主親口講過的后花山的山野角落裡被凍得暗紫無動被認為是死屍的侍衛們的描述,而關於那個小個子廚工的面色基本正常,更對於他還可以發出勻速熟睡呼聲的描述,我自然是很詫異很驚奇的。

——而且,而且隨著我的身軀進一步趕近,而心情稍稍放鬆移轉腳步靠近另外兩個身體強壯的城衛的時候,我在隨後見到他們二人面孔正臉的時候,我發現那兩個人面部的神色比小個子廚工的還正常,還紅潤,有氣色,還生機蓬勃,有活力,只不過他們二人睡得瞧上去更熟。我頓時就大鬆了半口氣,越來越平靜心情,舒坦自己緊張顧慮的心情,而不緊不慢地完全靠近了他們三人,並且緩慢輕聲地蹲下我的身軀,蹲停在他們三人的跟前中央,我開始認真地研究。

——那有什麼好研究的呢?你何不直接將他們叫醒?如果他們都還活著,那麼您三嗓子兩聲就可以做到。而倘若他們死去了,就算您喊破嗓門,把天空喊破窟窿,他們三個也不會醒。

我那會兒就聽著著急了,馬上反問出。

——其實,對於他們三個人的存活,在我看過其人的面色后,在我聽聞到他們三個人的呼聲之後,我就基本上已經肯定的了。我只不過是比較好奇,為什麼他們三個能夠經受過那樣慘烈的天寒地凍侵襲后還能完好地活下來。那除了次日的朝陽乃至盛夏的驕陽從南方正直地照耀在護城廟的廟門前方大香爐上,並同時直接照耀在他們三個人懶洋洋的身表之外,我想應該是有另外的緣由的。 棄女多謀 我先是感覺蠻有趣味似的打量一下他們三個人的周圍,我看到他們三個人身外除了那台高大而狹長的香爐之外,別無它物。而隨後,我在反反覆復地打量他們三個人的近旁時候我猛然間注意到一個細節之處,那就是他們三個人那時候的姿態是一模一樣的,可以用一模一樣形容,那就是他們三個人幾乎是朝著一個方向熟睡,更主要的是他們三個人的身子都是半坐斜靠著,他們三個人的頭部都緊貼著狹長的香爐!我再進一步深思一下,馬上就猛然間想到了一種可能。我隨後毫不猶豫地伸出自己的右手臂,抬高自己的右手臂,同時伸直自己的右手五指,朝著自己觸手可及的最近香爐狹長的爐體上碰觸。而還沒有等到我的手臂碰觸到那條香爐,我就恍然大悟,因為我的手指在靠近香爐的時候我感覺到了異常暖熱的溫度,就發出自那台香爐的爐體上!當我的手指觸摸到了那台香爐之後,我就能很清晰地感覺到他的溫熱,暖手。我隨即興奮地站起身軀,放眼向香爐內部望去,才發現香爐的爐體內部被燒得慢慢地香灰!我頓時徹底明白。(未完待續。) ?——你是說,那個小個子廚工和另外兩個城衛三人烤身所在的香爐是溫熱的?

我聽到那裡的時候,半信半疑著,雖然也只有那種可能可以解釋他們三人的面色正常,基本如舊,在經受了非同一般的天寒地凍徹夜折磨以後。

——就是那樣的!因為隨後我就心情大為舒暢,也更是佩服他們三個人的智慧。我接下去考慮到要趕著去後方的盛情園樓閣中看望你和其餘的佳麗們,我就沒有再過多地兜什麼圈子,更沒有在護城廟的門前過多地歇腳停留,我那隻觸摸在香爐爐體上的右手之後用力地敲打香爐幾聲,以小個子廚工為首的三個人便很快相繼從沉睡中迷迷糊糊地蘇醒。但是,當他們三個人紛紛睜眼的一瞬,又是相繼地一連高蹦起身,有的徑直右臂拄地起身,一邊定著眼睛抬頭直愣愣地瞅著天空中白亮耀眼的日頭。在他們緊接著想必是紛紛感覺到驕陽奪目的一霎,其人不約而同地各自高抬其自己的手臂用力地揉動兩下眼睛,眨動兩下眼睛,又用力地眨巴兩下眼睛,隨後繼續口中發出驚疑至極的嘆叫聲音的同時紛紛很是情緒失控一般的扭動頭部,反覆扭動頭部放眼向著滿天天空里細望,望著純凈慰藍的天空里認真地辨認,仔細地辨認,甚至還是好一會兒不停地辨認,一邊口中不停地嘟囔著,好奇著,一百個不相信著,忽而還有人舉起另外的手掌拍打著自己的臉蛋子,忽而用力擰動幾下,卻看上去仍是不敢相信一樣。而最終使他們清醒的還是我的一句有心有意的輕咳聲。當那個小個子廚工聽到我的咳聲稍頓一下自己的頭部,隨即猛烈地下偏腦瓜兒,下轉眼睛一瞬之間看到我站立在香爐的跟旁的時候,他的嘴巴張得快趕上一隻碗口那麼大了,做出瞠目結舌的樣子從上到下有模有樣地打量我的身軀一遍,之後很快又高抬起自己的雙眼注目到我的面孔上,睜大眼睛辨認片刻,才仍舊吃疑不已地終於開始正常出聲……是你嗎,城主?我隨後自然是不再給他繞圈圈,特別直接地反問過去……你們打算睡到什麼時候?可是,那個小個子廚工好像根本就沒有把我的問聲聽進耳朵里,他緊繼之再一次扭轉眼睛忽而抬頭望太陽,忽而轉臉望天,忽而又是底下腦袋稍微粗略一些地打量我一遍后又是細問……雪,雪停了?風,風止了?在他的那一番連貫問聲出口的同時,他的臉表重新現出最是驚疑的神色,一邊深皺著眉頭,隨後還補問一聲……怎麼這麼快就暖和了?那句補充的問聲出口之後,小個子廚工還特別地快速往緊里抱一抱雙臂,蜷縮一下身軀,好像仍對那夜的寒冷徹骨地懼怕著。

——那個小個子廚工一定是還在沉浸於那夜的極度惡劣天寒地凍里,他一定整個人都不敢接受當時的艷陽天氣呢。

我聽到那裡的時候,表示理解地贊同著回應一聲。

——事實上就是那樣。

龐城主聽到我的回應,也是停頓一下,跟我對接一句,又很投入一般地接著講:

那個小個子廚工跟我對話的好一會兒的時間裡整張面孔上都塗滿著驚疑。我當時在他極度激動,極度驚疑的片久時間裡對他提醒兩句后也沒好過多地向他解釋,也只能是讓他自己慢慢回醒,不然我解釋地越多他越是迷糊不清。而之後又過去了片久的時間,他好像相信眼前了,忽然對我說……你是龐城主,這確定無疑了。可是,那鋪天蓋地的狂風暴雪是怎麼停止的呢?在他那句問話出口之後的瞬間里,我身體另一側的兩個壯實城衛又突然間異口同聲地驚叫出口,對我震耳欲聾地驚叫出口……可是不對呀?那雪呢?那麼厚的落雪呢?……對呀!那雪密密麻麻,不留空隙,落在地上厚可及腰,使得我們寸步不能行進的冰凍寒雪呢?……我們,我們這是還在活著呢嗎?……會是還在活著?……看周圍的景象如舊,如同平日里,這天色、這天熱,我們究竟是睡過了多久?多少天多少宿?他們三個人的疑問口聲隨即在後方兩個壯實城衛想必是一直望地望府中樓閣頂部的時候猛然發現了那夜的茫茫落雪消失得一乾二淨后極度疑惑出口后,更加激烈不休地辯論,議論,疑問出聲。而待我向他們三人徑直將那夜的熾烈白光和法影法像的出現和其所產生的結果告訴他們之後,他們簡直是太不敢相信了,他們臉表紛紛表現出想必是他們三人有聲里最深重,也最真實的一次驚疑,疑惑,不解!他們三個人之後好一會兒的時間裡終於安靜下去,臉上和眼睛里都是獃獃愣愣的神色,左顧右看,遠近打量,一邊感受著恢復如舊的周圍天色,才終於漸漸地平息了眼中、口中和臉表的疑惑。

——事實上,也確實夠難為他們的。他們的那樣驚訝的表現,是完全可以理解到的。因為那夜的狂風暴雪呼嘯吹卷下的永生難忘的印象,在天亮之後就突然地產生了巨大的改變,而且那夜天寒地凍的惡劣天況里可謂是煞費苦心、千辛萬苦下出的滿城地表厚可及腰的難以想象落雪也是在天亮的一霎突然間都沒有了,連一滴雪水都不剩了,他們三個人只是閉眼睜眼的之間,整座沽園城裡就發生了可謂是天翻地覆般的轉變。

我在聽到龐城主敘述完小個子廚工連同兩個壯實城衛的極度疑惑之後,我很是理解地回應幾聲。但是緊接下去,我的疑惑就緊跟著出生——

而既然是龐城主您將小個子廚工連同兩個壯實的城衛安放在了盛情園樓閣中我的睡房之外了,那麼他們三個人非但沒有在那樣的窮天極地惡境里保護我,他們為什麼跑去了護城廟的門前睡大覺了?而且還是在天寒地凍的奪命風雪中。(未完待續。) ?龐城主在聽到我的那一番緊趕而上的問聲之後,我微微側轉眼睛瞧過他的面龐一眼,他大鴨梨輪廓的臉孔上並沒有顯露出任何的為難和遲疑神色,而是口中繼續語氣平穩地對我講述下去——你的那個疑問在我等到他們都完全清醒后,都沒有了什麼疑慮之後,我已經詳細詢問過了。

他們給出我的回答是……那個夜晚的風雪撲落之兇猛簡直是太離譜啦,太離奇啦,而且天氣的驟變程度繼續加深著,他們三個人在盛情園樓閣三層的樓廊中簡短地商議之後決定尋找對策。

因為他們三個人所在的陰暗北方大扇面輪廓的樓廊之中,那高高在上的三層樓廊中是最招風的,也是最冰冷的。

而且那夜的狂風暴雪太恐怖,太嚇人,他們三個怕局勢失控,根本就無力抵禦風雪,更是害怕他們三人在那樣的天寒地凍屋外高高樓廊中會最先承受不了劇冷,而被狂風暴雪酷極的冰凍給最先奪去了性命,那樣的話他們就剛沒有能力進一步守護在睡屋之中境況稍稍好過一些的你,更因為是他們需要搬救兵,去抵抗萬一那無法控制的天寒地凍環境里盛情園園野之中的城夫人女子們再失控,他們三個人的力量就更加地力不從心,沒有能力守護萬一衝湧上三層樓廊之中侵犯於你的女子。

他們三個人也同時確實承認了他們自己也想要為自己找一些禦寒的衣服和柴火。

而那個時候距離盛情園最近的,在那種天寒地凍、風雪紛揚瀰漫之下的,就是護城廟中的高香了,本來成捆成捆羅列在護城廟內部的乾燥高香,是最容易點燃取暖的了。

於是,他們三個飯桶不經深思熟慮,就在那片刻無法停留的風雪鋪天蓋地沖襲樓廊中簡單達成了一致的協議,商議,就一同結伴而行,匆匆急急地打著油燈下了樓。

其也是由於那個時候的深夜裡,所有的城衛們都已經無可奈何地離開了盛情園的園野之中。

而他們三個在那種窮天極地里也是實在無助。但是,但是在他們感覺到天空中的狂風暴雪撲墜吹卷程度愈演愈烈,越發到達無法控制的地步時候,他們在從盛情園的樓閣之中緩慢下樓下達下方寬闊的園野南端樓底的時候,那突如其至的大雪已經可謂是劈頭蓋腦一般地在白日里雪水重新瞬間結凍而形成的冰層之上積出半尺於厚!

他們三個人說那暴雪下墜的速度簡直是超乎想象,簡直是不堪設想,他們在好奇盛情園中的園野里大雪下得迅猛之餘,他們更加著急而快速地邁步向外,在那個時候已經完全顧及不上白日里不吃不喝、與我執意爭鬧的那些狂風暴雪之中站立依舊著的女子們了。

他們說在那個時候,他們耳旁更多的是他們三人一次又一次腳步急促地往返於盛情園的園野之中和府堂頂部高高的東雪堂之中我所在的睡屋之間時候我每每在他們離開我的東雪堂堂屋時候都三番五次叮囑過他們的,無論如何都要照顧好李美兒,不能讓她出半點兒閃失,一定要護李美兒周全。

所以,他們說他們行進的腳步更加地匆急,更加地快。但是,他們告訴我他們即便心裡當時都是那樣想的,也可以說幾乎是片刻都不敢遲緩,在料想到了鋪天蓋地的大雪將更加恐怖地吹卷飄落之餘,他們的身形在僅僅從盛情園的樓閣底部中央走到臨近盛情園樓閣底部的出口門洞洞口地方的時候,他們滿身上下撲落而沾附住的白雪就已經超越了半指多厚,而且可以說是瞬間成冰結凍。

他們三個人感受到那樣可怕的天寒地凍情景之後,三個人停身在盛情園樓閣東側下方底部的過洞里,也就是盛情園唯一的入口門洞里躲避著大雪的鋪蓋,卻是似乎更加猛烈地吹受著鑽動而入而出的狂風席捲撲面,又夾雜著密密麻麻的大雪繼續朝著他們滿身上下扑打壓蓋的時候,他們越發地著急,卻同時越發地害怕。

他們說他們三人躲在那風雪呼嘯彷彿是最猛最烈的過洞地方里一度停滯不前,猶豫不已,期間兩個壯實的城衛一手緊緊抱著手打的油燈,另一隻手一同為小個子廚工扑打沾附在衣表的厚雪,卻是如何都扑打不幹凈,後來就有些扑打不動。

而那個小個子廚工其人也曾言他在那樣的天寒地凍境地里也是閑不住,因為自己可以強烈地感覺到在那個時候越是停身歇息,越是冰冷,越是滿身上下劇冷,彷彿自己將要被凍成冰人一樣,於是他也趁機尋找著光明為另外的兩個壯實城衛接二連三地扑打同樣積落在身表的層層雪厚,越髮結凍的雪厚,也是越發被凍得僵硬而扑打不動的雪厚。

他們三個人後來就越發一致地發現,彷彿他們每個人被積蓋身表的雪厚越發地不能被扑打乾淨,而且是伴隨著過洞里鑽來衝去的狂風頻繁過往,那狂風席捲著的密密麻麻的鵝毛大雪以比過洞之外的天寒地凍世界里其餘任何的地方里的落雪向著他們周身撲落得都快,都急,沾附並結凍得都多,都緊,都牢固!

他們就更加地感覺到無助,更加地感覺到恐懼。而那種恐懼的地步要遠遠勝過他們在盛情園樓閣頂部的大扇面輪廓的樓廊里所有,他們很久的時間停留在過洞裡面猶豫不前,束手無策。

而那個時候,過洞之外的狂風暴雪吹卷飛揚的程度繼續再加劇,變烈。

他們全身上下已經找尋不到任何一處溫暖的地方。可是,那個時候根據他們的陳述,他們三人卻都沒有墮落下去,更沒有想過要停滯。

因為那個時候他們心中還都謹記著自己的責任,還都牢記著我對他們發出的叮囑。

他們說他們那時候抱著堅定的決心,要衝出去,要搬救兵,要尋找到可以取暖的衣物,要親手弄到可以取暖的香火。

只是,只不過是那個時候的狂風吹卷愈演愈烈,他們在發覺在那條過洞裡面越停留越冷,越停留越危險之後,他們每每想要前進,想要衝出過洞向外,都顯得寸步難行。

因為那個夜晚里的寒風實在是太過猛烈,他們都能夠聽聞到上方的樓閣頂部偶爾的一扇扇門窗被吹開,被吹落,被席捲著呼呼轉轉著砸落到地,而在趕上狂風順著盛情園樓閣底部的過洞由外向內灌進,灌行的時候,他們不僅做不到向著門洞之外行步,他們更加強烈地感覺到自己越是努力向前,越被狂風吹卷著後退,甚至是他們每個人都在那條並不是很狹長的過洞裡面被風吹而卷著吹回後方的盛情園園野之中,而且在那個過程里,他們被狂風吹卷得在半空里飛飛揚揚,翻翻轉轉,冷到不行,冷到結凍地步且不說,他們三個人述說他們每個人都有著相同的感受最深的遭遇,那就是狂風呼嘯猛烈地將他們三人給兇惡地吹卷到半空里翻轉最冷的時刻里,他們都強烈地感覺到無法呼吸,將要室息,因為那夜的鵝毛大雪密密麻麻,可謂是互相擦肩接踵,那數之不清的濃密落雪就宛如是一條一天之厚的大棉襖徑直從天蓋落著,捂壓著他們,壓在他們的身頂,那雪濃密到使他們好像是呼吸都不能夠。

而在他們終於僥倖從半空里飛飛揚揚著墜落到地后,或者說是砸落到地之後,他們有的還不止一次被吹出門洞之外而在風向突然偏轉的一霎砸落地面之後,他們後來口聲傳遞著,也思維敏銳著,他們就都不敢再從厚厚的落雪地上站立起,他們就最後全部徑直將身軀俯低,趴身在厚厚的冰凍雪地上,爬行在冰冷的雪地里,又最終意志頑強地爬回了門洞里。

再接下去,他們就再也不敢站立起,就那樣艱難緩慢地在雪地上爬行,尤其是等到他們進了門洞里之後,他們更是形容得自己連頭都不敢抬起,不顧一切地兩隻手臂如同游泳一樣奮力地倒騰著,滑地使力,帶著身體勇敢地繼續前行。

而直到那樣,他們才能夠緩慢而艱難地行身得距離門洞的盛情園出口另一側越發地近,越發有希望地爬身出那扇門洞。

他們三個人在最開始的時候就配合得非常密切,爭取三個人走在最近處。

他們三個人在距離最近的時候都奮力地呼喊出聲,以求得聽到另外兩者的回應。

但也經常遇到某一個人行進得很快,而其越是向前行進,越是加速向著前方行進呼喚,越是聽不到前方同伴的回應聲音時候,其人便一動不動地趴身在冰冷的雪地裡面,承受著身下劇烈的寒冷,冰冷,和身表下方結出的塊塊冰塊的硌疼,而繼續等待。

而相反,他們之中假如有某個人感覺自己爬行得慢的時候,其便一邊著急不停地呼喚著另外的兩人,一邊奮勇頑強地向著前方追趴爬。

但他們三人對於那種情況的陳述過於簡單,而他們只是提到了他們那時候所處的狂風暴雪吹卷瀰漫之中,可謂是一尺之外不見任何的光芒,他們指的是手提著的油燈燈光。

更何況是在他們之中的小個子廚工手中沒有油燈照亮的情況下,他們的行進和互相呼應就變得更加地困難。

而後來的時候,在他們三個人終於歷盡了艱辛,好不容易幾乎一同爬出了盛情園樓閣下方過洞洞口的時候。

他們三個人突生心智,互相呼喚呼應著又經過一番努力而相互之間手牽了手。

在第一個靠近門洞出口右側邊際地方的人好不容易夠到門洞的右側外邊緣了以後,那個人宛如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樣,其奮力地扭轉身軀向外,更是向著有右方,藉助那扇門洞邊緣給出的可以抓卧住的便利,其人徑直爬身到門洞邊緣的右側空地處,也就是右側盛情園樓閣底部的底牆牆根處,緊緊地貼住牆壁之後,還順沿著牆根的根基繼續向著牆根的延伸成大扇面輪廓的南側內凹牆壁深處爬進,一邊帶著另外的手臂緊緊抓住著的另外的人和另外的第二個,最後成功地都逃離出了那片狂風暴雪呼嘯吹卷紛揚兇猛惡劣的樓閣底部東側過洞地方,他們三個人之後全部退身到盛情園高大的樓閣底部大扇面輪廓的向北內凹牆壁的牆根地方,短暫地休息和喘息片久。

(未完待續。) ?之後的他們三人在盛情園樓閣底部喘息的時候,他們互相湊近了頭部,依舊手牽著手,也不放手手裡同時握住的燈籠,他們簡單地商量新的對策時候,他們經過簡單的交談溝通,他們很快又遇到了新的難處。

因為他們其實從第一個人爬身進門洞在邊緣向深處延伸著的內凹牆壁根部的時候就已經發現,而也是他第一個發現,或者說是其人發現得最真切,那就是外面的冰天雪地世界里的地表落雪已經積出得非同尋常地厚!

而在那第一個人行身過去之後的背後雪地路徑在由後方的第二個被牽住手臂的人再次爬過的時候,其人就已經是在第一個行進者的身軀、腳步將厚雪踩壓得近乎平坦之後,他才經過。

所以,給第二個人的感覺,那時候的落雪在盛情園樓閣南側向北內凹陷的牆根根基處堆出得可能並沒有多厚,在其人的直覺里。

而同樣,第三者更是!但是在他們三個人於大扇面輪廓的盛情園樓閣底部短暫地停歇交談之後,也可能在他們隨後一致地手打燈籠向著近身前方,南方的落雪自然積壓、撲落而成的地方照耀的時候,應該是其眼鏡貼近了燈籠細心分辨之後,他們三個人才又一致地認識到了那時候外面的冰天雪地裡面的層層落雪已經積壓掩埋堆積出了多厚。

所以,之後的一霎他們就又一次愁楚了。因為他們那個時候也只能憑藉著感覺前行,他們那時候手裡提著的油燈光明在那樣密密麻麻的鵝毛大雪撲墜飄落遮掩里,根本就沒有了多大的用處。

他們那時候甚至嘗試,風雪密集到最深的時候他們打著手裡的燈籠只有緊緊使眼睛貼在油燈光亮的燈臂上,用力地凝聚視線向對方,只有在對方跟自己一樣緊緊貼住油燈光亮的另外一頭時候,才能將對方的面孔給完全看清。

而我認為他們形容得應該是過了分,但也能夠想象得出他們那時候所處的狂風暴雪天氣里的境況是多麼地惡劣。

而他們那種嚴重的程度也更應該是大風吹卷最烈的時候,恰趕上,所以風雪密密麻麻地穿行在油燈的光明兩側,使他們基本上什麼都看不清。

而那個時候在護城廟的廟門前方在那台狹長的香爐前方,小個子廚工和另外的兩個壯實城衛對我重點強調的並不是那時候大雪的密集,他們三人強調的關鍵點只是,那個時候,在他們可以說歷經千辛萬穿出那扇空蕩蕩的門洞之後,門洞之外的露天地表上,已經積出了超乎他們三人想象之厚的落雪!

他們三個人之後獲得了短暫的安寧,棲身在向北側極度內凹的高大盛情園樓閣底部牆根處所獲得的短暫安寧,相比於在那口空蕩蕩的旁側活動而講要相對安全許多,也自如許多的安寧!

而他們無非,他們最多蜷身在牆根角落裡接受一些風吹罷了,即便狂風吹卷得再過猛烈,也不能將他們吹卷得怎麼樣,他們只須要緊緊地貼住牆根牆壁就可以啦,最多是冷點兒罷了,倒可以過得短暫的安穩。

況且,在那個時候,他們所處的境地里還有一點另外的好處。因為原本牆根地方的落雪積出是比較厚的,也可以說是最厚的,但是由於從他們三人之中的第一者順著牆根踏行過之後,再到後續的兩人一前一後手牽著手相繼再次踏行過緊貼牆根地方的短小路徑之後,他們三個人所蹲身,或者說他們三個人所蜷身所在的地處的後方是堅實的牆壁,而他們的前方,根據小個子廚工那時候命令兩個城衛使用油燈的光明照耀,加之他本人特意伸出手臂向下方地表比量,已經可以肯定地估量出那時候他們前方的厚雪鋪落堆積出的高度已經厚達泥上!

也就是說他們身前的落雪雪厚已經一米有高,起碼他們當時所停身著的牆根處是那樣!

所以,所以他們三個人假如在當時背靠著堅實的牆壁,面對著厚可過米高的厚雪,他們全部蹲身下去,即便南方的露天世界里的狂風吹卷得再烈,其也是對他們構不成什麼吹襲的!

那裡就是他們完好地避風的角落!可是,可是小個子廚工當時給我的描述里,他們三人並沒有在那樣相對安逸許多的牆角處苟且,求安。

他說他們三人心中一直都銘記著我叮囑過他們的使命,他們三人都還牢牢地記憶著我對他們三番五次做出的叮囑,牢記著我對於他們守護好你的叮囑。

所以,小個子廚工對我說他們三個當時『被困』在那樣的牆根角落裡的時候,才是最難堪的。

他們說他們三個身前面對著那樣厚度的積雪,他們起初的時候,在黑夜茫茫、風雪茫茫遮蔽之下感覺到無比地茫然,茫然失措。

因為那種厚度的落雪使得他們可謂是寸步難行,在那樣的時刻。以小個子廚工為例,他可以說自己腿腳的高度還趕不上雪厚,他的腳步都抬不起,他的單腳抬聲到最高的一刻還險些夠不到雪厚的頂部,可能他起初行進的時候不會遇到什麼大困難,但是當他的兩隻腿腳嘗試的時候都被深陷在一米有高的厚雪雪地裡面的時候,他往高處再抬腿腳,再把腿腳,根本就變得不可能,不能夠,甚至是他告訴我他連在深陷入內的厚雪裡面彎曲腿腳都不能夠!

他在那時被困在前行幾步的厚雪裡面,都多次被急得欲哭。而那兩個身子強壯的城衛也都做過了相同的嘗試,他們的腿腳整體上比小個子廚工也沒有高出多少,他們在每每嘗試前行的時候,前行得比小個子廚工行走的距離稍遠了半步的距離后,他們二人也深深地感覺到寸步難行。

可是那個時候的天寒地凍情況據說仍在加劇,風雪繼續毫不手軟地撲墜不止,他們那時候忽然感覺到進退兩難,忽然感覺到困苦重重。

而他們講,當他們被困在冒險前行沒幾步的落雪深陷腿腳裡面之後,他們的心情都是無比急切,無比焦躁的。

他們那時候所擔心的但不是他們三人被凍困在厚厚的落雪雪地之內,被凍封了腿腳,被凍封了身軀,被凍死在風雪撲落沖襲里,他們說他們那時候心中更急切要做的仍舊是為上方三層樓閣頂部的城美人弄去溫暖肥厚的衣物,更或者是為他送去可以取暖的柴火等等。

那樣的話,最起碼他們三人可以窩身在盛情園樓閣三層大扇面輪廓一樣的樓廊里蹲低了身子取暖烤火,而同時城美人你身穿著溫暖肥厚的衣物抵禦嚴寒,他們三人的任務距離完成起碼所剩就不遠的腳步了。

(未完待續。) ?可是那個時候的他們,越是著急,越是發覺,也更是發現那個可怕的黑漆漆深夜裡天寒地凍的境況延續更深更烈,而狂風暴雪的呼嘯吹卷除了繼續加劇之外,根本就沒有分毫的停緩之意。

他們三個人在那時候是最茫然失意的了。但是他們三個都能夠深深地意識到天寒地凍的嚴酷和危險,而那種煎熬在他們身處露天雪地淹沒裡面的三人而言是感受最真切,也最難以忍受的,他們便聯想著盛情園的樓閣睡屋裡面的你一定也會跟他們一樣有著無法言表,無法形容最真實的凍苦煎熬。

他們對我講他們在那種天寒地凍惡劣最嚴峻的世界裡面,他們都不敢有哪怕再多出一分一秒的偷懶停留,他們說如果是那樣的話,他們所有人已經是冰冷至極的肉身很可能就是在下一個轉眼一刻便會完全結凍。

他們在那個時候已經越發強烈地感覺到情形的緊急,他們在從邁步進厚厚冰雪裡面的第一時間開始就不敢再有任何的停留,不敢再有任何的懶惰,他們一邊在艱難之中嘗試,一邊細細地摸索,在各種失敗和挫折裡面繼續行進,如同螞蟻的爬行,比不過蝸牛速度之快地扭扭曲曲不停地慢行,依舊是相互拉住手臂。

而在他們費出九牛二虎之力終於距離那堵向著北側深凹的大扇面輪廓的牆壁根處越發地遠,就像小船離開了港灣飄行進了深水中央裡面了之後,他們三個人迎接著更加凜冽撲面的寒風倒吹,更是使得他們寸步難行。

他們想盡各種快行的辦法向著南方大約的方位里嘗試行進,都感覺不可能,都感覺無比困難,而漸漸地,也可以說很快,他們的肢體就被凍得麻木,就被凍得就像完全沒有了知覺一樣,他們簡直在那個時候都看不到希望了,因為眼前就是鵝毛大雪密密麻麻撲降墜落著的深深黑夜裡,他們可以說是什麼都看不到,看不到方向,看不到前方,看不到希望。

他們只要是在每每艱難地前行出一步,高抬出一隻艱難地腿腳想要落腳的一霎,忽然吹過去一陣猛烈的寒風就可能將他們的身軀吹偏,將其人身體站立不穩而可能匆忙落腳支撐身軀的那隻落腳落地的位置吹偏,從而就可能使得他們朝著護城廟側方過路行進的方向走偏,就會在黑天夜地里行進著的他們帶去更大的艱難。

他們說他們那個時候只有向前,他們說他們那個時候只能毫不停歇,毫不鬆懈,否則就是死亡!

他們說他們在千磨百難之中互相出謀劃策,他們想到了種種可以在那狂風暴雪淹沒沖涌著的險境里前行的辦法,他們說他們不畏艱險,他們說三人一心,他們說他們勇氣驚人,他們在向著護城廟方向摸索,探尋著行進的過程里成功地研究出了至少兩種可行的前進辦法,其中的一種方法是他們彼此緊緊刺著身子,三個人并行著排成一排,其中左右兩個人的兩隻手臂紛紛各自用力拄在中間著者的肩膀之上,那兩個人的身軀分別把整體的全部重量集中到手臂之上,更是落在中間者的一隻肩膀上,其人紛紛完全從雪地里拔身而起,兩隻腿腳一同離地,離開雪地的最高點,而向著他們認定出的護城廟方向向前落腳,兩隻腿腳一同向前落進下方的一米左右高的厚雪雪地里。

而當兩側的兩個人採用相同的辦法手拄中間者的肩膀在空中起身前行落在認定中的前方雪地裡面之後,其二人筆直站穩了身子,再由後方的原本中央地方里的那個人的兩隻手臂分開,分別拄在前方左右的兩個人的一隻肩膀頂,雙臂使力,將自己的身軀,尤其將自己的兩隻深陷厚厚雪地裡面的腿腳拔出,兩隻手臂撐力帶著自己的整個身軀向前大進一些距離落地,兩隻腿腳穩固有力地再次插進厚雪裡。

再接下去,中間者左右的兩個人再採取他們各自相同的辦法手臂拄在中間者的肩膀頂部,撐著自己的整條身軀前行,如此反覆。

其人第二種研究出的方法其實也很奏效,但不過是比較費力而已,那就是他們三個人還是大約肩並著肩站立,朝向護城廟右側所在的方向,只不過是相比於第一種方法,他們三個人之間彼此的橫向距離都拉得相對大一些。

緊接下去,他們三人誰也不依賴誰,他們各自為力,各自行進。而行進的方法可以想象出一種動作,那就是蛙撲!

他們說他們三個人都嘗試了那種蛙撲,也就是每個人的兩隻腿腳一同插立在厚雪的深處,他們隨即全身力量凝集到自己的兩隻腿腳上,手臂同時給出向前的帶動之力,可以說是腿腳手臂一同使力猛烈地離地高跳,但是並不要求能夠跳得多高,只是儘力就好,而在他們每個人每次做出了最大的努力高跳向前之後,在感覺自己的身軀向著高處,向著最大限度的前處跳到了最高、最前的距離的一霎,其每個人的整個身軀忽地前撲而下,而倒下,而徑直向著自己的前方撲倒下,同時為了保證正常的呼吸,他們每個人在自己向前撲身後落身的剎那之間高抬起自己的頭部,而且兩隻手臂緊緊地合併在一起最出最大的努力前伸,最後其三個人每人的身軀一同都平穩落地,或者更確切地說是撲地,撲倒在前方高高的、厚厚的雪地上,能撲落多硬,能撲落多大力度就撲落多大力度!

而在他們三個每人的身軀完全撲落到雪地上羅穩之後,他們馬上片刻不停地爬起身來!

由於落雪太厚,在那整個撲雪的過程里,他們的身體其實都不會遭受到什麼傷害,但是當他們三個人每每撲雪之後從雪地上再次爬起身來的時候,他們身下的一人之長加上一手臂之長的撲雪后被身軀壓得平坦硬實了的雪地都會變成一條相等長度的雪道!

所以,其人在每每蛙撲撲雪落地又起身之後,他們的身前就出現長長的雪道。

用第二種方法的時候,他們就感覺在風雪呼嘯茫茫的黑夜裡前行的速度要快出許多。

但總體上講,那個小個子廚工補充的時候對我說,即便他們開動思維發現了兩種以上地在那種冰天雪地世界里尤其厚可及腰的雪地裡面得以行進向前的方法,但事實上他們在真正運用那些方法行進的過程里,他們的方法並沒有那麼順利可行。

究其原因,最首要阻攔他們的就是方向,就是光亮,他們是在黑天暗地的冰雪世界里摸行,他們的油燈根本就起不到什麼用處,在試圖靠近護城廟方向的時候。

而且,還有一樣阻攔他們前行的自然就是狂風,就是那兇猛激烈更方向無定的呼嘯狂風!

那陣陣發出震耳欲聾聲響的狂風不僅帶給他們致命一樣的寒冷,更是在他們每每手拄他人肩膀整身從雪地裡面拔出腿腳浮行在半空里試圖向前的一刻驟然間吹起,將其人身軀吹卷著向後或者是向著左方、右方吹偏,吹得其人身軀前行的方向偏離,甚至是吹著其人的身軀直接後退,后飛一連數米,十數米退去,使得他們前功盡棄。

同樣,那冷酷無向的猛烈寒風呼嘯無定地吹卷沖襲也是在其人每每試圖蛙撲時候恰恰腿腳手臂使力使得自己身軀高高地離地一刻,那狂風便一連將他們吹出幾個跟頭遠翻身扎倒進厚雪裡,倒插進厚雪裡,甚至危急生命。

所以,他們無論在那天寒地凍世界里的任何一種嘗試都不能絕對一帆風順,都歷經各種坎坷,他們也更是百倍珍惜他們向著護城廟方向趕近過去的每一寸距離。

而且,他們三個人還一同特別地向我強調,他們之所以方向一致地朝向護城廟的方向趕近,那是因為護城廟前方的后花山北口是唯一可以通入外面尋求援兵的通道,更因為最起碼,護城廟的廟堂內部羅列著的成捆成捆的高香乃是他們三人在風雪撲落掩埋的冰天凍地黑夜世界里可以找到取暖柴火的最近渠道,他們一致認為護城廟中未經受冰雪沾染過的高香也是最容易起火和燃著的了。

他們那天在護城廟的前方還告訴我,雖然平日里的盛情園中到達護城廟的廟門前方只用不了千百米的距離,但是那個黑夜裡的他們卻彷彿是花費了將近一個整夜的時間行進。

他們甚至強烈地感覺到那段距離的行進好像花費了一生的時間工夫,雖然我也知道其人誇張得過度,但我能夠大約里想象出他們那個夜晚的難度。

小個子廚工特別對我講,當他們歷經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摸行到也藉助油燈光明的貼近照耀辨別出護城廟的廟堂牆壁了的時候,他們已經都不能肯定那是護城廟廟堂牆壁的後方還是側方了,但是他們那時候都已經看到了希望,他們接下去只須要緊緊貼著廟堂的牆壁繞行或者說是扶行就可以了,就一定能夠到達護城廟廟堂的前方了,但他們那個時候都已經筋疲力盡了,可謂是神力皆空了,皆虛了,他們在從未停止的風雪吹寒暴露中折騰了大半個日夜的時間之久后,他們對我說他們身上已經沒有一絲熱度了,他們說他們那個時候甚至連五臟六腑都寒涼到肯定是冰晶凍結的了,他們的神智在那個時候都異常地模糊了,很難忽而出現一分的清醒,他們就竭盡全力地互相鼓舞,互相召喚,互相拉拽著,步履艱難地蹭著護城廟的牆壁,一點一點地尋找那廟堂的前門之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