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如今清風仙人又不能施展仙法去干擾部落發展,所以如何取得山之外的水源,又是另外一個難題。

清風仙人盯著山外這一片片水源許久,而後他身形一動,便往住處飛去。

部落雖然進入了石器時代,然而清風仙人的住處卻沒有改變,依舊是一竹屋,對於他來說,這隻不過是個暫時停留的場所罷了。

「水之源!」清風仙人不停思慮著,如何將山外的水引進來。

微微沉寂,清風仙人神識化音,聲音飄出部落,他發出一聲召喚。

「南巫氏,速來見我。」

南巫氏,乃部落這一代的首領,部落正是在他的帶領下,走進了石器時代,將文明推上了另一個高度。

「仙長?」南巫氏此刻正在某一個區域視查,耳邊突然響起一道聲音,讓他心頭一震。

他不敢有絲毫怠慢,立即動身,朝清風仙人的住處而來。

竹屋外。

南巫氏趕至,清風仙人正候著。

「拜見仙長!」南巫氏見到清風仙人,當即拱手作揖,露出一臉崇敬之色,道:「仙長喚吾前來,不知有何吩咐?」

「嗯!」清風仙人觀之,他點了點頭,對於南巫氏,他還是頗為滿意。

這位首領凡事親力親為,愛民如子,急民所急,憂民所憂,當真是一代領袖風範。

「如今清風部落,人口劇增,所需糧食亦是逐日增多,面對地缺水少之狀,你可有良策啊?」清風仙人緩慢開口,問道。

聞言,南巫氏愣了愣,他雙眼閃爍了起來,仙長所說的這個問題,困擾著部落數百外之久,如今部落日益強大,地缺水少的問題則是變得越來越嚴重。

「仙長說的問題,亦是吾近年來所憂之惑。」南巫氏思慮著,在他心中早已有了想法,他看向清風仙人,繼續說道:「部落立於群山之中,其內無源,故而吾思慮著,是否能在山之外,尋找解決之策?」

此話,也讓得清風仙人有些詫異,這南巫氏,還真與他想到一塊去了。

「山之外,乃一片片水域之源,若能將其引進,可解部落之急。」清風仙人緩慢說道。

「水域之源?」聽聞此話,南莁氏當即激動了起來,仙長的話,他從來沒有懷疑過。

然而,在一陣激動之後,南巫氏卻是皺起了眉頭,因為清風部落,自成立以來,便被片片高山包圍著,每一座山,都直通天頂。

若要翻過這些山,去到山之外,這中間所需的時間,將會是很久,故而這個方法,行不通。

此法不通,需另尋他徑,南巫氏腦中靈光一現,心中浮現出了另外一個大膽的想法。

平山?

若是能將包圍著清風部落的山,剷平掉,那部落的人便可以輕鬆到達山之外,取得水源。

此刻,南巫氏將心中這個想法,告訴了清風仙人。

聞之,清風仙人也是有些驚訝,此想法,雖然大膽,但若真能平盡眼前山,那麼對於部落後世的發展,將會起來很大的作用。

然而,平山?如何平?

清風仙人無法使用仙力干擾,若是人力為之,多少會有些不切實際。

「仙長,吾推薦一人,或許此人會有辦法。」南巫氏認真說道。

聞言,清風仙人心頭一震,他雙眼大亮。

「哦?」 「哦?」清風仙人聞之欣喜,當即問道:「汝所說之人乃何人啊?」

「此人,便是部落中第一匠師,愚公是也。」南巫氏認真說道。

石器時代,石匠這一職位相當尊貴,受人追捧。

在清風部落中,有這麼一號人,人稱愚公,乃一代匠器大師,在他手中所創造出來的石器,可謂是完美無暇,巧奪天工。

「愚公?」清風仙人略感驚訝,竟然號稱第一匠師,卻取這麼一個名字,真是怪哉。

此刻,南巫氏看出了清風仙人的驚訝,他也是微微一笑,而後開口解釋,道:「仙長有所不知,此人自少年時,便對石器痴迷無比,為了雕刻出至美石器,曾數年時間,不休不眠,導致少年白頭,猶如一老翁,所有人皆是戲稱其為愚公。」

「哦?」聞言,清風仙人眼神微微一縮,此人能夠擁有這般毅力,對於石器一道之追求,達到如此痴狂的地步,這不正像他在仙界中,追求實力的心態嘛。

「這愚公,也正因為對於石器的執著,從而造就了他一手精妙的好技藝,他更是發明了各式各樣的石雕器材,在石器雕刻上,部落中堪稱第一人。」南巫氏微笑道。

清風仙人點了點頭,對於這愚公還頗有幾分欣賞之意。

「好,那便看看這第一匠師,是否實至名歸。」清風仙人微笑,道。

「吾這就傳召愚公前來,晉見仙長。」南巫氏躬身,道。

然而,清風仙人卻是擺了擺手。

「不必。」清風仙人微微一笑,道:「你在前方帶路,本仙要親自去到愚公居住之地。」

聞言,南巫氏雙眼一縮,心中有些驚訝,仙長竟然要親自出動。

「是。」南巫氏低頭抱拳,而後便走在了最前方,為清風仙人領路。

很快的,他們便來到了部落中,一處佔地較為廣闊的石屋前。

該石屋,較為特別,呈錐形之狀,牆面上,雕刻著各式各樣的圖案,有花草樹木,亦有諸多祥瑞之獸,顯得栩栩如生,活靈活現。

「仙長,此處便是愚公的住處。」南巫氏對著身旁的清風仙人低聲說道。

此刻,清風仙人也是細細的觀察著眼前這座特殊的石屋以及周圍的環境。

「這般手藝,確實非一般人可比。」清風仙人點了點頭,道。

而就在此時,石屋內,傳出一些聲音,緊接著,便有幾道身影從裡面走了出來。

「方才所講解的,你二人可知曉。」一名頭髮全白的青年,從石屋中走了出來,遠遠望去,仿若一老翁之相,而緊跟在他後面的,是兩名少年。

兩名少年,看著眼前,那一發雪白毛髮的青年人,他們雙眼都充滿著崇敬之意。

「嗯?」此刻,白髮青年也是意識到了,在他石屋外,站著兩個人,他視線投了過去,看清了其中一人相貌之後,當即有些驚訝。

「南巫首領。」白髮青年快速上前,來到南巫氏以及清風仙人面前,後方兩名少年也是緊跟其後。

「首領來到在下住處,不知所為何事?」白髮青年微微低頭,拱手作揖,道。

此刻,清風仙人抬頭,盯著眼前這名白髮青年。

此人,雖為青年,然而卻是頭髮全白,若不走到近前,還真以為是一介老翁。

「你便是愚公吧。」清風仙人率先開口,道。

南巫氏則是站在清風仙人一旁,畢恭畢敬。

見狀,愚公有些驚訝,心中猜想了起來,此人是何人,竟然連首領,都對他如此畏敬。

「在下正是愚公。」白髮青年點了點頭,而後他身體微側,指著後方兩名少年,繼續說道:「這兩個是我的徒弟,太行和王屋。」

在愚公身後,兩名弟子微微彎腰施禮。

此刻,南巫氏見到愚公一臉疑惑,便出聲解釋,道:「愚公,這位,便是咱們部落的仙長,乃是清風部落的開創者。」

「仙長?」聞言,愚公以及其身後兩名弟子,皆是面露震驚之色,他們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

清風部落,自成立至今已有近千年,在部落中,一直都有傳說,他們部落,有著一位仙長,帶領著他們部落,一步步走向文明,走向強盛之路。然而這也僅僅只是傳聞,後世之人,除首領外,無誰能得見仙長之貌。

這也難怪,部落在初始之時,清風仙人倒是親力親為,致力開創文明,到了後來,清風部落逐漸走上正軌,清風仙人則是於幕后,授命首領,直接令其代行事之。

故而,到了如今,部落中,只有每一代的首領,知道這名仙長的真實存在,而部落中其餘人,對於這位仙長的事迹,也僅僅只是聽從傳言罷了。

「拜見仙長。」愚公與兩名弟子先是愣了愣,而後便是震驚,他們當即單膝跪地,道。

聽首領之話,極為認真,不像玩笑,而觀首領那一副心存敬畏之樣,更加肯定了這名仙長的身份。

部落中,首領是權力的最高執行者,沒有人能讓首領敬畏,若是有,那便只有那位傳說中的仙長了。

「起來吧。」清風仙人點了點頭,一聲示意。

隨後,愚公以及身後的兩名弟子便相繼起身,他們皆是震驚而又好奇的看著眼前這位仙長。

傳說中的仙長,今日竟會到他愚公所住之處,不知為了何事。

愚公心情忐忑,他不斷猜想著。

「仙長今日前來,便是有一事,想讓你出力相助。」南莁氏見到此刻滿臉震驚的愚公,他笑了笑,道。

聞言,愚公更是一驚,部落一直在相傳,這位仙長乃神仙化身,無所不能,無所不知,怎麼會有需要他幫忙的地方。

「仙長吩咐,愚公必當為之,不知是何事?」愚公疑惑問道。

「你等隨我來!」清風仙人淡淡說道。

隨後,只見清風仙人手臂一揮,一片片仙光流動,雲霧繞起,仙光攜帶著南巫氏、愚公以及其兩名弟子,化為星點,消失在了原地。

同一時間,在清風部落外圍處,群山之旁。

幾道身影憑空而出,正是清風仙人,南巫氏以及愚公他們。

「這……」愚公以及兩名弟子,他們雙眼在四周環視了一圈,旋即便大感震驚,方才他們還在住所之外,一眨眼便到了部落外圍。

清風仙人小施仙法,便令他們大驚,此刻,他們心中已完全肯定,眼前之人,果真是仙長,神仙啊! 群山腳下。

「仙長果真是仙通廣大啊。」愚公心頭一驚,他向著身旁的清風仙人作揖道。

「哈哈,仙長的神通豈止這些。」南巫氏見到愚公一臉震驚,他當即出聲笑道。

此刻,清風仙人雙眼亦是往著眼前的高山望去。

微微沉寂,他便收起心神,而後一聲呼喚:「愚公。」

「仙長請吩咐。」愚公低頭彎腰,道。

「你可知道,清風部落,如今越來越壯大,乃盛世之狀,然而卻也面臨著極為嚴峻的問題。」清風仙人開口,神色認真。

聞言,愚公一愣,他知道仙長所指所意。

水源短缺,這一問題一直困擾著部落世世代代的人,現如今部落人口比部落初始時,增長不知多少倍,故而這水源問題,已經到了極為嚴重的地步了。

「水源難題。」愚公回答道,他看向清風仙人,猜想了起來,而後繼續說道:「莫非仙長有法可解危?」

清風仙人點了點頭,他手指往著身旁高峰一指,道:「你可知,群山之後,為何物。」

聽此話,愚公搖了搖頭,他們世世代代皆是生活在部落中,沒有人攀過這些高峰,故而並不知山之外的景象。

高峰險峻,攀越至少需要一年半載,凡人未達辟穀之境,需要進食進水,這麼久的時間,哪裡有充足的食物給他們補充能量。

「山之外,為水域,源源不斷。」清風仙人開口道。

話音一落,愚公以及一旁的兩位弟子皆是大驚,他們在部落中,常年飽受無水之苦,不想這水,竟在山之外。

「愚公,仙長找你來,便是想看看你,可有辦法,將眼前之山移除?」南巫氏望向愚公,道。

「移山?」愚公眼角一縮,隨後他雙眼看向眼前這一片片的高山,眉頭微微皺起:「這恐怕有些困難吧。」

聞言,南巫氏有些無奈,他上前幾步,道:「愚公,如果不困難,就不會找你來了,你可是部落中的第一匠師啊,可別砸了這個招牌。」

「這……」愚公若有所思,一副為難之樣。

此刻,在愚公心中,確實存在著疑問,既然部落中,有仙長的存在,在這山之外,又有水域,那為何仙長不施展神通,移去山峰,從而造福萬家。

仙長不出手,卻要找他這個石匠?

一旁的清風仙人,看到愚公的表情,也是知道了愚公的疑惑,當即便緩慢說道:「本仙因為一些原故,不得以仙力干擾部落發展,否則,若是逆行為之,整個部落將不復存在。」

「嘶!」

愚公與兩名弟子,皆是一驚,竟然有此事。

「愚公,移山一事,關乎整個清風部落的千秋髮展大計,本仙相信你,可以做到。」清風仙人微笑看著愚公,道。

清風仙人凡塵之身,為帝王,治理政事,當有一套,給人信心,方能成其事。

聞言,愚公眼神閃爍著,他心中在思慮。

身為清風部落的一份子,確實理應出一份力,若真能移山,得水源,乃功德無量之事。

然而,雖為部落第一匠師,技藝精湛,無人可比,但是這技藝,還不足以移除眼前這通天之峰。

不過說來也巧。

日前,愚公與兩名弟子在製造一些新的石器之材時,偶爾間,將很多種物體混合在了一起,造成了大爆炸,通天火焰燃起,聲響震天。

由於破壞力極強,愚公便將此術,稱之為暴破之術,並且列為禁忌術,不得任何人使用。

「暴破之術?」清風仙人聽聞愚公說起此事,當即便有些激動,若是能以這暴破之術,將山峰轟開,那豈不是引水有望。

「正是。」愚公神情嚴肅,道:「不過此術,還需要多加改進,不然恐怕爆發起來,會禍及四方。」

「好!」清風仙人激動,當即說道:「從今日起,你便全力研製這爆破之術,有何需求,盡可向南巫氏提出。」

聞言,南巫氏以及愚公紛紛作揖領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