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那都是他自找的,多麼諷刺啊。

那如神仙眷侶般的兩人正在朝著他走過來。

軒轅子凌立即收斂了臉上所有的表情。

從樹下面走了出來。

站在月色之下,背影朦朧。

離的老遠,帝玄胤也能看得出他是誰。

眉頭頓時一皺,將夜冰依帶進懷中,看向軒轅子凌,冷冷的說道,「你在這裡做什麼?」

軒轅子凌沒有搭理他,轉過頭看向夜冰依道:「我是來找你的。」

夜冰依心中一動,驚訝道,「你將精魄拿到手了?」

軒轅子凌搖了搖頭。

「並沒有,戚長老昨天看到他來了之後,便害怕出什麼意外,連夜就走了。

我一直沒有找到下手的機會。

不過,現在他們還沒有通過域口,你們可以在他回去之前攔截。

否則到了七重天,你們在想得到精魄,那就不容易了。」

「沒有得到啊。」夜冰依又有些失望。 帝玄胤看向軒轅子凌,沒好氣的冷聲道,「那他們跑了,你為什麼沒有跑?」

軒轅子凌挑眉看向夜冰依,「我沒有跑,那是因為我跟她之間的約定。

還有,我或許算不得上是什麼好人,但我軒轅子凌絕對是言而有信的君子。

就算我被發現了,我也有辦法讓他們相信我。

剩下的都是我自己的事情。」

帝玄胤的眼神很冷,他怎麼不知道,他居然跟依依做了什麼交易了?

夜冰依暗暗咽了咽口水,然後給他一個待會兒跟你說的眼神。

然後對軒轅子凌點點頭,「好,我知道了。」

軒轅子凌看了她們一眼,又說道,「我還有一個消息,你們想不想聽?這對你們來說,可能不是個好消息。」

夜冰依眉心一跳,「你說說看。」

「妖王,已經從戚長老的手裡跑了,他怕是會回來找你們,報復你們。你們最好還是小心一點為上。」

夜冰依和帝玄胤兩人立即對視一眼。

確實,這他媽不是個什麼好消息。而且還是一個非常壞的消息。

「好了,我要說的就是這些,我先走了。」軒轅子凌轉身欣長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月色之下。

「依依,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帝玄胤霸道的扣住夜冰依的肩膀,面色不悅的道。

夜冰依討好的將臉埋在他的胸前,咽了咽口水道:「沒什麼啦,我就是答應了帶他一起去離開這個大陸……」

「你說什麼?!」

帝玄胤的反應很是激烈,氣憤的道,「該死的!已經有了一個姬流音這死男人還不夠,你竟然還想要帶著軒轅子凌?他還是你曾經的未婚夫,你居然帶著他去,你是不是想氣死我?

你到底是怎麼想的?有沒有在乎我的感受!」

夜冰依看著眼前對自己大呼小叫的男人,完全沒有剛才的溫柔,不由有些委屈的輕咬唇瓣。

也不跟他解釋,轉身就走。

哼!

真是氣死她了。

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么?

憑什麼朝她發什麼火?

還有,他這麼生氣幹什麼?

難道她的心裡裝的是誰,他還不知道嗎?

如果他連這都分不清,那他真是找打,不配得到她的愛!

夜冰依越想越生氣,腳步加快走路,頭也不回。

帝玄胤見此,不由微微一愣,隨即趕緊追了上去。

從背後張開雙臂將夜冰依緊緊地圈在懷裡,下巴蹭著她的頭頂,柔聲道:「對不起,依依,我剛才只是一時衝動,並不是故意對你發脾氣,對不起,不要生我的氣好嗎?」

夜冰依聽了他的話,心中的氣瞬間消了一半。

轉過身來,雙手抱住他勁瘦的腰肢,低聲道:「我之前醒過來的時候,就發現落到了他們的手上,然後就一直想辦法出去。

最後我假扮丫鬟到了宮裡,被軒轅子凌發現了,我怕他拆穿我的身份,找不到你,就和他合作,才答應了他的要求。

人家做的這一切,還不是為了要早點見到你?

你卻說我不在乎你的感受,真是氣死人了。」 遙遙天邊,層層鉛雲簇擁着飄了過來。

瞬間黑暗一片的羣山之間,小小山坳裏,跌坐在溼潤地上的大野雄健,緩緩擡起頭來悶聲說道:“這位大……先生,您的意思是,我現在已經變成了電影裏的那種喪屍?”

離他不遠,小林中野半蹲在地上,臉上滿是不忍和愧疚的沉聲說道:“前輩,你放心,只要我們平時小心一點,肯定不會被別人發現的。”

站在兩人面前幾步遠外的陳志凡,臉上浮現出幾許不耐的冷聲說道:“你現在算是非常純正的殭屍一族成員,跟那些只知道茹毛飲血的行屍比,完全就是跌了身份。”

稍微停頓了片刻後,他伸手朝邊上那兩棵大樹的方向招了招手,然後眼裏閃過一抹幽芒的淡聲說道:“你運氣好,雖然被一槍爆了頭,但是子彈並沒有大量破壞你的腦組織。再加上你吸收了大量的精純陰氣,還有我的一滴本命精血……”

說着說着,某青年以一種帶有幾分莫名詭異的目光在大野雄健身上來回大量了起來:“這麼一說的話,你的運氣,還真是好的有點離譜了。”

可不是麼。

剛纔他就已經發現了,眼前這個張着一副猥瑣面容的中年警察,雖然只是一頭紅眼白屍,但是其一點都不像剛開始轉生的殭屍那般四肢關節僵硬、行動緩慢。

除了看起來臉上少了幾分血色、身上氣息稍微有點陰沉外,只要不是去醫院做一些體檢之類的檢查,絕對不會有人想到他會是一頭行走在黑暗裏的殭屍。

摩挲着自己那光溜溜的下巴,陳志凡暗自沉吟道:想來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表現,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應該就是出在自己的那滴本命精血上。

不管怎麼說,自己現在可是灰眼飛屍的存在。從宿慧裏得知,中高等殭屍的本命精血,對低等級的殭屍來說,不亞於靈丹對修者的功效。

不過看着那張猥瑣的臉,他不禁感到慶幸不已。

幸好之前在滴入精血的時候,並不打算將其轉化爲自己的奴僕,要不然的話,收了這麼一個長相失分的手下,可是非常不好意思帶出去見人的。

輕輕晃了一下頭,將腦海裏那種不美好的場景散去後,陳志凡眼裏倏地閃過一抹灰芒的沉聲說道:“你叫大野雄健是吧,想不想變得跟你旁邊這位搭檔一樣?”

正沮喪於以後不能再見小女兒的大野雄健,在聽到他的話後,眼裏閃爍着絲絲紅芒的急聲問道:“大人,您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就字面上的意思啊。”撇了撇嘴的某青年挑了挑眉,“你搭檔運氣也不錯,在斷氣之前被我給救了。所以,他現在是人。”

伸出一根指頭指了指小林中野,他繼續凝聲說道:“用現在比較科學一點的話來說,你現在的身體,已經完全停止了新陳代謝。換比較通俗一點的話來說,你現在就是一具徹徹底底的屍體。”

“哦,對了,順便問一句,你覺醒了宿慧沒有?”回想起自己剛剛轉生成爲殭屍時的情況,陳志凡撩眉問了一句。

“宿慧?大人,宿慧是什麼東西?”大野雄健皺眉,臉上全是疑惑和不解的表情。

“難道只有自然狀態下生成的殭屍,才能覺醒宿慧?”同樣臉上浮現出一絲不解表情的某青年,輕聲嘀咕了一句後,暫時不去想這個問題。

反正是把人給復活了,雖然說復活以後已經不再算是人,但只要思想、記憶還是那個人的,那就沒什麼太大的問題不是。

至於說以後會發生什麼諸如被人發現之類的危險事情,那就不是自己需要操心了。

而他之所以費了這麼一番功夫,把人給復活,一部分原因是看在那個年輕警察的誠心哀求的份上,另一部分原因,則是想要製造出一件試驗材料而已。

試驗的對象,就是那顆價值6億美刀的巨獸之心。

之前在拍賣會上的時候,雖然用靈念掃描過它,並且透過氣息大概認出了它的來歷。但是世間妖獸千千萬,誰知道這顆處於半封印狀態的心臟是屬於哪種妖獸的。

所以在處理這顆妖獸心臟之前,必須得搞清楚它有什麼具體功效才成。

剛纔,鬼撲滿那個小東西吃了一點,那個叫小林中野的年輕警察吃了一點,自己也吃了一點。小傢伙的根腳很深,恐怕不能作爲實驗數據來考慮,那年輕警察是人身,得來的實驗數據目前而言一點卵用都沒有。

自己倒是純正的殭屍一族,可體內奇奇怪怪的東西還挺多,恐怕也不能提供什麼有效的實驗數據。

拍下巨獸之心的初心,可是打算再給大鄉武夫他們增強一下實力的,要是沒搞清楚它的功效就胡亂讓他們吃了的話,如果出現什麼不好的事情,豈不是會害了他們。

因此,在小林中野跪下求陳志凡的時候,他就已經決定將那個叫大野雄健的中年警察給轉化成爲一頭殭屍了。

所以,在看到情況合適後,某青年就適時朝大野雄健拋出了他的誘餌:“你想不想變成人?唔,外表看起來跟正常人沒什麼兩樣是肯定的,甚至還可以讓你的心臟重新跳動起來。”

“大……大人,您說的是真的?”瞪眼看着眼前這位讓自己由衷感到敬畏的年輕男子,大野雄健不無激動的急聲追問了一句。

一旁小林中野也是一臉興奮的握拳喘氣不已。真要是大野前輩變得跟常人一樣的話,那今晚的事情就真的是完美了。

懶得再多費脣舌的陳志凡,挑了挑眉說道:“你就說你想不想吧。”

“想!大人,我當然想了!”忙不迭點頭的大野雄健“噗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

“有危險也不怕?”由於確實是不知道那顆巨獸之心是什麼妖獸的心臟,所以他決定還是先把事情說好,“你要知道,我並不能保證沒有一點的危險。”

低頭看着自己的雙手,發現指間指甲尖利,隱隱瀰漫着絲絲的銳芒,眼裏紅光一陣閃爍的大野雄健,在猶豫片刻後,忽地擡起頭來一臉肅然的說道:“大人,我不怕!”

“很好。”

頷首點頭應了一聲的陳志凡,偏頭朝着半空某個位置撩眉輕喝道:“還愣着幹什麼?趕緊把巨獸之心給我吐出來啊。” 夜冰依抱著他的手臂,突然狠狠咬了一口,當然沒捨得下狠嘴。

帝玄胤頓時喜逐顏開。

心情飛揚起來。

舉起自己的手臂,「依依……寶貝,你咬吧,只要你不生氣,隨便怎麼咬,咬哪裡,都可以,千萬不用客氣。」

「你……不要臉!」夜冰依看著他不懷好意的眼神,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面色紅潤,這傢伙真是越來越不正經了。

隨即兩人一起說說笑笑,手牽手回去了。

當夜冰依和帝玄胤回去的時候,夜雲澈已經睡著了。

而另一間客房當中,眾人團聚一起。

不僅有煉獄的弟子,還有藍家人,千邪寒,千歌,皓月,以及夜冰依的師父,清樂大師。

他們都是為找夜冰依不來。

見到帝玄胤帶著夜冰依回來,眾人心中一喜,急忙上去問候了一番。

尤其是藍老夫人,很是熱情,拉著夜冰依,也不管她願不願意,便跟她坐在一起,一口一個依依,叫得好不親熱。

夜冰依雖然沒有說什麼,但心中也是認可了她這個外婆。

就算沒有血緣關係,但畢竟她這個人也是非常好的。

否則也不會把她娘養這麼大。

之前她對她的那些不好的印象,完全都是因為那個假冒的。

真正的藍老夫人,確實和她娘親口中那個慈祥的老婦人是一個人。

帝玄胤看向眾人,開口說道:「七重天的人將精魄搶走了,明天我們便會去追尋回來,此去恐怕以後都不會再回來了,大家可有誰想要一同前往另一個大陸的么?」

這兩天,大家都已經了解到,除了這片大陸,還有一個新大陸。

而去那個大陸發展,遠遠比這裡的路走的遠。

聽到帝玄胤這麼說,眾人心中便細細思索著。

一旦去了另一個大陸之後,那麼他們就或許一輩子都回不來了。

帝玄胤看著眼前這些人,也沒有打擾他們。

給他們認真想想的時間。

畢竟他也拿這些人當自家人。

如果他們願意跟著他一起走,他也很歡迎。

畢竟,他初來乍到去那裡,也很需要家人的支持。

千歌和皓月還有清樂大師三人率先站出來說道。

「我們本來就是被家族拋棄了的,沒有什麼可值得留戀的去哪裡都一樣,我們跟你們一起去,還有師父也瀟洒慣了,我們大家一起去闖蕩一番,所以依依,我們三個都跟你一起去!」

夜冰依頓時興奮道,「歌兒,大師兄,師父,真的么?那真是太好了,這樣,我去了那裡也有家人了。」

夜冰依無比得意的笑道。

然後轉頭,看向角落裡的黑衣人。

「邪寒,你要不要也一起去?」

千邪寒雙手抱著劍,杵在那裡,很久,他聲音沉重地丟下一個字,「去。」

大家也都了解千邪寒的來歷,知道他也是有苦的,不過其中到底是怎麼樣的,所有人都不清楚,但無疑,大家也都認可了他這個朋友,聽到他去,夜冰依很是開心。

她淡淡一笑,其實千邪寒會去,也在她的意料之中。 畢竟這個冷冰冰的傢伙跟她們這熱情如火的一家人相處的可是融洽呢。

這要是突然離開她們,他恐怕也會不習慣的吧。

同樣,她也不習慣他的離開,畢竟她心中早就把他當成了一家人。

帝玄胤轉過頭看向他們幾個,「九辰,風凌,你們呢?你們若是想留下來,我便把煉獄之主的位置傳給你們,不會勉強。」

兩人想也不想便道:「帝尊大人去哪裡,屬下們當然要跟著帝尊大人在一起!」

帝玄胤靜靜地看著他們許久,隨即揚唇一笑,「好!」

風凌和九辰兩人目光崇拜的看著帝玄胤。

無論什麼時候,他們依舊願意服從他,服從這個睿智的高傲的帝尊大人。

他們和帝玄胤的關係,早已不是簡單的普通主僕那樣的關係了。

藍天雲站在一旁,看了半天,也不由著急了。

他走上前抓住帝靈兒的手,急道:「靈兒,難道你也要去嗎?你走了,我怎麼辦?!」

帝靈兒白了他一眼道,「你是你,關我什麼事啊?」

藍天雲直接不要臉的賴上她,緊緊的抓住她的手不放,很是傷心的道,「你是我的,我是你的!那怎麼可以,你要是走了,我豈不是要打光棍一輩子?」

這話說的,就是變相的表白了。

而且還光棍一輩子?

他是在說她走了,他不會再在找別的女人嗎?

帝靈兒雪白的小臉微微發紅,咬了咬唇道,「反正我是不會離開哥哥的。」

「我不管,靈兒,反正我也不會離開你的!」藍天雲道:「我說過要一直保護你,陪著你的,你要是不能留下來,就帶上我跟你一起走好了。」

話音一落。

藍聖便不贊同道,「可是,天雲,你是什麼身份?你走了,那家族,怎麼辦呢?」

「舅舅,我們藍家還有天星啊,反正如今妖王什麼的都不在了,一切太平,我就算留在家族也沒有用。

反正我的心早就跟著靈兒跑了,我就算留下來,我也會寢食難安,我會鬱鬱而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