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些軍用裝備從那裡弄到的?」劉飛宇盯著鐵峰問道。

「從別人手上購買的。」鐵峰情緒低落,換做任何人都不會高興,自己的遠大理想一朝破滅。

「那到底是誰?」劉飛宇繼續追問。

「不知道,是他找到的我,說這個世界會步入亂世,問我想不想干一番事業,我當然不甘平凡,這些裝備都是他提供的,平時都是他主動聯繫我,我卻不知道怎麼聯繫他。」如今形勢不由得鐵峰不老實交代。

「嗯,我知道了!」劉飛宇沒有再追問了,在本命誓言的約束下,劉飛宇不相信鐵峰還會隱瞞自己,對於這件事情,劉飛宇心裡已經心裡明白了,應該是影殺的布局了。

對於這個殺手組織,劉飛宇可是從心裡恨透了,自己就差點栽在影殺手中,讓自己昏迷了將近一年,要不是自己情況特殊,自己就再也無法清醒過來了。只要有機會,劉飛宇絕對想把影殺連根拔起……

將炎狼寨重新布置一番,劉飛宇帶著湛藍之魂還有一部分炎狼寨成員再次出發,時間緊迫,劉飛宇務必要多收編一些強盜土匪,來終止王國的內亂。

一個月後,格林王國周邊的強盜土匪被劉飛宇訪問了一遍,除了寥寥幾個強盜團伙見機快跑了外,絕大部分都被劉飛宇收編了,在收編大業的末期,王家派出修鍊者軍隊來阻止劉飛宇。

不過在劉飛宇的巧妙周旋下,沒有與之對上,不過收編的一個據點被拔掉了,損失了一部分物資和人手,不過無關痛癢。

如今,劉飛宇看著自己麾下的勢力,也是禁不住的有點小自豪,如今麾下收復的強盜土匪中有兩個九級修鍊者,十個八級修鍊者,五十多個七級修鍊者,四級到六級的修鍊者足有七百多個。完全就是一股相當強大的勢力了。

四級以下的修鍊者足足有上千個,這些有許多都是未成年人,還有相當的潛力,培養得好,不少人都是能夠成長到七級以上的存在,對於這些強盜的後輩,劉飛宇也不會歧視,將他們進行統一培養,如果資質好的小孩,劉飛宇還會將其送到學院去,這些都是王國未來的人才。

至於他們的父輩,那麼就得為平息王國內亂儘力了,說不好就會身死,當然,劉飛宇也有一套機制,不會讓他們無止境的征戰下去,看不到絲毫的希望,而是答應他們,獵殺或俘獲一定的敵方修鍊者,達到要求后就可以不用再參戰,至於能不能夠活下來就全憑運氣了,對此,劉飛宇也不會有內疚感。

現在王國周邊,劉飛宇還留下了包括炎狼寨在內的三個據點,裡面沒有多少人員,每一處駐點由一個七級修鍊者帶著十個六級的修鍊者,方便監視王國還有鄰國的動靜。

其餘的所有修鍊者,被劉飛宇集中起來,進行操練,數百人的規模,不能稱為一盤散沙,要擰成一股繩,當成軍隊來訓練,這樣才能發揮出更大的作用,這些自然不用劉飛宇親自操刀,聯繫一下李家,自然有人來訓練他們。

不得不說,這一次收復這麼多的強盜土匪,令李家和張家震驚不小,尤其是李家眾長老,對劉飛宇感觀改變不少,不在認為劉飛宇是盲目自大了。

湛藍之魂眾人在這一波的行動中獲益匪淺,一個個的都開始瘋狂的修鍊起來,如今的王國,也是到了相對平靜的時期,不過明眼人都知道,這樣的平靜期為其不遠了。 ?這一次的行動,劉飛宇實力展現了相當的一部分,讓湛藍之魂眾人信心大增,每一個人都對前程充滿了憧憬,跟著這樣的一個團長是自己幾輩子修來的福氣為,從這一行,湛藍之魂的凝聚力再次提升不少。

「沒有想到這臭小子這麼厲害了,我們都完全插不上手,本以為晉級到七級以後能夠幫上不少的忙,看來還是高估了我自己,難怪以前他不讓我們參合他的事情,從現在看來,我們的確沒有參合的本錢!」劉驚雷不無自嘲的對著李華梅說道。

「是啊,兒大不由娘,他能夠有這樣的實力,我心裡應該安慰,但我總覺得心裡不夠踏實,他如今的實力,是無數次的與死神相伴才換來的,我至今還在想,讓他走上修鍊之路到底對不對?」面對劉驚雷,李華梅沒有隱瞞自己的感受。

「都已經到了這個份上,只能希望他能夠一路平安的挺過來,就是我們最大的安慰了,不過如今在格林王國,能夠吃定他的人已經不多了。」一想到這裡,劉驚雷心裡伴隨著一股自豪,心情也開朗一點。

「那倒是,不過他的舞台可不是一個小小的格林王國能夠束縛的,他的舞台是整個紫月大陸,不說了,他以後的路我們沒法預測,唯有幫他打理一下湛藍之魂才是正經!」李華梅不再糾結。

不過劉驚雷夫婦雖然心裡擔憂劉飛宇,不過心裡還是自豪的,這一次清剿強盜后,自己家的兒子如今在王國也是響噹噹的人物了,被劉飛宇收編的起到,也是一股不弱的勢力了,甚至使用得當能夠左右一場戰局了。

如今夠一段落,劉飛宇還有隻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說服古羅家族和吉爾家族,至於王家,於公於私,劉飛宇都不打算饒過,於私,王家最先算計並獵殺自己,多次被逼到絕路。

劉飛宇怎麼樣也要王家付出一點代價,還有,費列羅家族是王家的附屬家族,當初費列羅家族對葉秀雲做出的事情,也是要承擔一定的責任,仇恨也是可以連帶的,儘管劉飛宇不會滅掉王家,但主要的元兇劉飛宇是不會放過的。

與公,王家為了自己的利益,不顧一切挑起王國內戰,讓格林王國硝煙四起,百姓流離失所,不少家族遭到清洗,伍家就是受害家族之一,更加是觸怒了劉飛宇,只要有機會,非得給王家一個教訓。

這一次劉飛宇的目標是古羅家族,儘管古羅緊挨著也是對付過劉飛宇,但當前形勢下,劉飛宇還是有大局觀念的,只要能夠儘快的解決王國內戰,劉飛宇自己的一點小恩怨可以不計較。畢竟古羅家族和吉爾家族不是主犯。

劉飛宇沒有隱瞞,湛藍之魂眾人是對劉飛宇近乎盲目的自信了,但劉驚雷夫婦還是相當的擔憂,但也是無能為力,自己是一點忙都幫不上,只能在心裡惆悵。

本來有許多人要跟著劉飛宇一起去的,葉秀雲、東方小荷還有熊戰鯊等,甚至還有幾個收復過來的強盜,包括楚牧田和鐵峰,都願意跟隨在劉飛宇身邊。

「飛宇,要不你就帶著鐵峰吧!」李華梅語重心長的對劉飛宇說道。

「媽,不用了,不會有事的,要知道,我還有一個身份,他們不敢對我怎麼樣的?」對於李華梅的心思,劉飛宇如何不懂。

在李華梅看來,這一趟無疑是有危險的,即便古羅家族和吉爾家族不敢明目張胆的殺害劉飛宇,但將其囚禁倒是很有可能的,自己和劉驚雷還有葉秀雲及東方小荷都不適合,那樣只會拖累劉飛宇。

而鐵峰不一樣,一方面是一個九級強者,能夠幫到劉飛宇不少,另外,即使犧牲掉鐵峰,也不會有什麼心理壓力,人的心思就這麼奇怪。

而鐵峰願意跟隨劉飛宇,也是一種心理,在鐵峰的內心中,就不是一個甘於平凡的人,要不然也不會和劉飛宇一樣收編強盜土匪,等待時機準備圖謀至少是一地諸侯。

儘管被劉飛宇制服了,但野心依然不小,況且劉飛宇展現的實力令人驚訝,跟著劉飛宇,或許也是一個不錯的靠山,因此鐵峰願意賭,或許在劉飛宇身邊也能夠混的風生水起。

「自己保重,我和小荷在家裡等你!」葉秀雲簡簡單單的一句話,但其中的情誼確實千般重!在場的不少人都是有落淚的趨勢。

「你小心點,把颶風鷹帶上吧,應該能夠幫上一點忙!」東方小荷將颶風鷹送到劉飛宇面前。

「放心吧,格林王國這個破地方,能夠留下他的人不多了,真到了危急的時候,鷹爺我拼了命也要把他帶出來!」颶風鷹渾然沒有把這當回事,還安慰東方小荷,不過說話的語氣怎麼讓東方小荷感覺搞怪。

「早點回來喝酒!」熊戰鯊依然是嘻嘻哈哈!

「正經點好不好!」一旁的伍芳欣掐著熊戰鯊的腰部恨恨的說道,那樣子引起不少人的笑意。

「好了,沒事的,我答應你們,會平安回來的,你們在家等我的好消息!」所有人都來給劉飛宇告別,對於親人的關心與情誼劉飛宇也是十分感動。

踏上颶風鷹的背上,示意颶風鷹起飛,颶風鷹巨大的翅膀張開,掀起一陣狂風,那些靠近的湛藍之魂成員,等級不太高的頓時有人站立不住,被狂風吹得連連後退,引起剩餘的人一陣哄堂大笑。

這是劉飛宇故意為之,讓大家放鬆點,看來效果也是不錯,葉秀雲和東方小荷毫無形象的噗嗤一聲,即使劉驚雷夫婦也是極力掩飾住笑意,在這些小輩面前,他們還是要裝出穩重,不過心裡的擔憂也是被沖淡了不少,對於颶風鷹的實力,湛藍之魂眾人是羨慕不已。

「只要大家好好出力,都會有適合你們的契約魔獸的,相信你們的團長,會幫你們解決的。」李華梅代劉飛宇給湛藍之魂人眾人承若。

「耶!團長萬歲!」不少年輕一點的湛藍之魂成員興奮的大聲呼喊!這是沒有誰能夠拒絕的誘惑,一個好的契約魔獸能夠提升自己實力一大截。

馬上國慶了,最重要的是安全與健康,祝大家玩的開心! ?其實對於大家的契約魔獸,劉飛宇也是比較頭痛的一個問題,一方面是劉飛宇要求比較高,不是什麼魔獸都能夠入劉飛宇的法眼,即使是這些湛藍之魂的普通的成員,劉飛宇的要求也是不低。

至少是成年就能夠達到六級的存在,而且必須是比較特殊的魔獸,然後輔以丹藥,強行衝擊到七級甚至以上,劉飛宇的目標,湛藍之魂眾人,這一些班底,最少都是要達到七級。

以後湛藍之魂擴大了,就不敢保證了,但這些人,劉飛宇希望他們能夠達到七級以上,這是自己的班底和心腹。也是湛藍之魂的主幹,未來的湛藍之魂靠他們開枝散葉,如果實力太低了可不行!

上次去死亡沙漠,也有這個心思,只是以劉飛宇目前的實力,還無法收復死亡沙漠的魔獸,而銀輝耀出生的地方倒是有不少的魔獸可以用,不過現在的劉飛宇可不敢前往。

說不定那個地方就被別人控制了,自己前去無疑是自投羅網,在自己實力不夠的時候,劉飛宇是不願再去了!

以颶風鷹的速度,防禦沒有多久就來到了南沙郡的郡城晨陽城,這是古羅家族的大本營!

大大咧咧的從空中降落到城北城門不遠處,將颶風鷹收進魔獸契約牌,劉飛宇舉步朝晨陽城走去。

「閣下什麼人?來晨陽城有什麼事?」一個衛兵攔住劉飛宇問道,語氣還算不錯,對於這樣的人,一個城衛是不敢輕易得罪的。

劉飛宇高調到來,許多人都看到了,尤其是城牆上巡視的城衛,如今在一些軍官帶領下正在朝城門趕來。

「我是劉飛宇,格林魔武學院17538界學生,八級魔武師,王國子爵,如今有要事與古羅家族商議!」劉飛宇語氣平淡。

「現在是非常時期,我們古羅家族的高層不是誰想見就能夠見的,劉少俠,您還是請回吧!」這是一個軍官模樣的人走來。對於劉飛宇的名號,這些中低軍官還真的不見得知道。

「你只要把我的話傳到,如果他們不見的話我二話不說直接轉身離開!但如果你不傳話,那麼就是你的責任了,而且,我還有一個身份,歐拉帝國的准駙馬!」劉飛宇也不生氣,對於這些中低階層,犯不著與他們計較,況且他們也是聽命行事,沒有多大的權利!

「嘶!」附近一片抽涼氣的聲音傳來,尤其是這個小軍官,頭上有著汗水出來,歐拉帝國的准駙馬,這個稱呼不是一般的沉重,壓在他的心頭,劉飛宇是歐拉帝國准駙馬的消息還屬於封閉狀態,不是他們這些底層能夠第一時間知曉的,當即連忙道歉:「是小的不是,我這就去稟報,不知道大人想小的帶什麼話?」

「就說我代錶王室李家,前來與貴家族商討王國未來!這關係到你們古羅家族以後的存亡與發展!」劉飛宇沒有藏著掖著,直接說出自己的目的。

「好的,我馬上就去稟報,只是要委屈大人稍等!」這個小軍官近乎掐媚的說道,然後轉頭朝一幫城衛說道:「你們好好的伺候好這位大人,我前去稟報,馬上回來!」

「是,長官!我們知道了!」一幫城衛連忙行禮!

這個軍官牽過一匹六級的魔馬,翻身騎上,往城內奔去……

「大人,您請坐!」有一個機靈的城衛不知道從那裡找來一把椅子……

不久后,古羅家族的核心地帶,那個城衛軍官一路闖進,然後下馬,一路奔跑,達到位置后單膝跪地大聲說道:「北門城守有要事稟報!」

在平時這裡有古羅家族的長老值班,處理各種事宜,不過今天在這裡的古羅家族高層很多,看樣子是準備開會商討什麼事情。

「進來吧!」少時,一個威嚴的聲音傳出!

「說吧,有什麼事情?」這個北門城守一進屋,就看到古羅家族許多大人物都在。

這些古羅家族的高層臉色都不錯,前兩天收到王家的消息,準備謀划大的進攻了,內戰到如今,也是時候結束了,雖然古羅家族損失同樣不小,但只要取得了最後的勝率,一切都是值得的。

「是這樣的,剛才王國劉飛宇子爵前來,說是代錶王室李家前來商談王國未來!說是關係到我們古羅家族的存亡與發展!」這個城守幾乎原封不動的將話帶到。不過心裡只打鼓,這話有點惹這些高層發怒啊,但自己有不敢不說,當下只能小心翼翼的在邊上候著。

「混蛋,他以為他是誰啊,能夠左右我們古羅家族的存亡與發展。」一個脾氣暴躁的長老當即開后罵道。

聽到這句話后,這個北門城守心裡一咯噔,要遭殃了!當即更加是畏畏縮縮的大氣也不敢出。

古羅家族許多高層都是臉露不岔的神色,他們剛才正在商討以後的局勢,然而,這時候劉飛宇跑來,說是能夠左右自己家族的存亡和發展,在他們看來,目前局勢以及相當明朗了,他們可不覺得劉飛宇是來投靠他們的,因為劉飛宇用的頭銜是王國的子爵,還代錶王室李家前來的。

「大長老,你怎麼看?」古羅家族的族長古羅•森嚴將目光投向大長老古羅•森林。古羅•森嚴六十餘年級,或許是常年的上位者,自有一股威嚴,但如果細看,則威嚴中帶點陰鷙。

「讓他進來吧,實在不行我們出手將其制服,但千萬不要傷了他性命,否則歐陽家族的怒火是我們承擔不起的。」大長老稍微思考一下說道。

「那好,你去將那個劉子爵請進來吧,我倒是想看看,他能夠玩出什麼花樣來,敢大言不慚左右我古羅家族的生死存亡與發展。」古羅•森嚴當即下令。這時候這在興頭,被劉飛宇攪合,心中難免不舒暢,想著給劉飛宇一點顏色看看。

「是!」這個北門城守立馬行禮,然後急匆匆的跑出,在心裡不停的祈禱,期望不要連累到自己……

在這個北門城守出去后,古羅墊•森嚴又朝古羅•森林詢問:「你說這個劉飛宇現在這個時候來我們古羅家,是出於什麼目的?」不光是古羅•森嚴想知道,所有古羅家族的高層都想知道,紛紛看向大長老。

「等他來了,自然就知道了,沒有必要現在就妄加猜測,難道我們這麼多人還會怕了他不成?」大長老一副處驚不變的態勢。

「也是!是我們心亂了!」古羅•森嚴笑了笑!以掩飾自己的尷尬,不過在心裡嘀咕到:「還是大長老穩重,不愧是大長老!」 ?其實古羅•;森林心裡知道劉飛宇是什麼目的,無非是想策反古羅家,當然,古羅家也只有兩條路,要麼繼續對立下去,要麼反過來幫助李家,已經不存在中立的可能了。

「劉子爵,我們族長有請!」這個北門城守見到劉飛宇后,已經變得更加恭敬了,這個劉子爵一句話能夠讓古羅家族一干高層都不淡定,這可是需要不小的能量,可不是自己能夠得罪的。

在心裡,這個北門城守還還擔心劉飛宇和古羅家族高層談崩後會有什麼後果,會不會連累到自己。

「族長,我們要不要派人迎接?畢竟這小子是歐拉帝國的准駙馬。」古羅家族一個長老開口詢問道。

「沒有必要,一個小小的子爵而已,沒見他這一次用的是王國的子爵頭銜而不是歐拉帝國的准駙馬,並且代表的是王室李家,說明是以格林王國內部事務和我們商談,而不是代表歐拉帝國。」古羅•;森嚴沒好氣的說道。

「劉子爵,族長他們就在前面的房子里。」達到目的地后,北門城守朝劉飛宇說道,不過心裡嘀咕:「怎麼沒有人來迎接,這是最基本的禮儀。事情越來越不好辦了。」不過這個北門城守可不敢聲張。只得朝房裡說道:「報告族長,劉子爵已經帶到!」

「帶他進來吧!」古羅•;森嚴漫不經心的語氣。

「劉子爵,請隨我進去,不過這裡是我們古羅家族議事的地方,還麻煩劉子爵將武器卸下,謝謝!」北門城守小心翼翼的說道。

「你進去吧,我在外面候著!」劉飛宇心裡頭也有火,這古羅家族好不懂禮數。在劉飛宇的心裡,我就在外面候著,看你還敢不敢把我晾外面!

「這~不好吧,劉子爵,還請不要為難小的。」這個北門城守急了,幾乎是求著劉飛宇。

「沒事,你儘管進去!」劉飛宇的語氣不容置否!

「這~」這個北門城守無法可說了,只能一咬牙,自己先進去了。

「劉子爵呢?」古羅•;森嚴問道。

「回~族長,還在~外面候著!」這個北門城守滿頭大汗,說話都不夠利索了!劉飛宇和古羅家族已經開始交鋒了,不過可是苦了這個北門城守。

「劉子爵,這是何意?」古羅•;森嚴朝門外喊道,聲音中聽不出喜怒。一開始古羅家族就輕視劉飛宇,想給劉飛宇一個下馬威,畢竟在他們看來,是劉飛宇和李家前來求他們,不過現在古羅家族一眾高層開始覺得這個劉飛宇不好對付了。不過事情已經騎虎難下,勢必有一方要相讓才行。

「我本好意前來與你們家族相商,共同商談王國的未來,而你們就這樣待客,連基本的禮儀都欠缺,真是令人恥笑!」劉飛宇說話已經開始不客氣。

「笑話!你一個小小的子爵,而我是堂堂的公爵,難道還要我親自來迎接你嗎?」古羅•;森嚴同樣語氣強硬,看來是準備和劉飛宇杠上了。

「難道裡面全部是子爵以上,況且我是代錶王室李家前來,難道你們的眼中,王室的威嚴一點都沒有了嗎,真的要一條道走到黑?」劉飛宇慢慢的加重語氣。

「王室李家,他們不是沒有找過我們,即便他們的大長老親自前來,也是無功而回,難道你認為你在我們古羅家族中的分量比李家的大長老還重?就憑你歐拉帝國的准駙馬身份?而且,現在王國形勢想必你也知道,不出三月,王國將會徹底洗牌,李家能不能夠存在都是一個問題,我古羅家族有必要與你們談判嗎?」古羅•;森嚴針鋒相對。

「我得告訴你一個事實,李家並不是已經到了不堪一擊的地步,而且,這樣內戰,消耗的是王國的實力,即使你們贏了,也是會一蹶不振,你們算算,王國內戰以來,我們的損失有多大,我不忍心看著我生長的王guo生靈塗炭,才決定平息內亂,還王國一個安定團結的環境!」劉飛宇振振有詞。

「就憑你,就想平息王國內戰,你不覺得可笑嗎,連他李玉山都沒有辦法的事情,你就大放厥詞,還有,你不忍心看著王guo生靈塗炭,那麼為什麼不支持我們三家聯盟,而去支持李家和張家,只要支持我們,不是能夠更快的平息內亂嗎,只要劉子爵和我們一起,前程更加遠大,只少一個伯爵少不了,不知道劉子爵有沒有興趣和我們一起圖事?」古羅•;森嚴抓住不放,甚至反過來開始勸說劉飛宇加入他們。

「首先,我現在已經不是一個人了,我組建了一支修鍊者軍隊,麾下已經有九級修鍊者兩個,八級修鍊者十個,七級修鍊者五十多個,四級到六級的修鍊者七百多個,加上我自己,已經能夠左右戰局了,再者,以前王家還有一些家族包括你古羅家族,都是追殺過我,而李家就沒有,所以我為什麼要幫助你們,能夠對你們古羅家族網開一面,你們就應該感到很高興了,我可以答應你們不會秋後算賬,讓你們能夠繼續在格林王國發展生息,權利地位不變,你們可要考慮清楚了?」劉飛宇慢慢的增加自己的籌碼。

「這?」房間里,古羅家族一眾高層開始遲疑,劉飛宇說的他們也不可無視了。

「你這點力量還無法左右王國的局勢,要知道我們現在是占著絕對的優勢,大不了我們將你擒獲,等王國局勢穩定下來了,得到克拉克帝國的承認,你也無法插手了。」這次說話的是大長老古羅•;森林。

「好算計,不過你們得清楚一個事實,你們想擒獲我,不說能不能夠實現,即使真的擒獲了我,你們也不敢拿我怎麼樣,否則歐陽家族的怒火你們承受不起,而且,只要我自由了,相信我的怒火你們也承受不起,還有我很遺憾的告訴你們,即使你們現在有四個九級修鍊者,還有上十個八級修鍊者,也無法擒獲我,只要我願意,你們這裡方圓十數里都將變成一片火海,古羅家族也將成為歷史,不要試圖挑戰我的底線。」反正料定古羅家族不敢對自己怎麼樣,劉飛宇現在肆無顧忌。 ?「難道他身上有火系禁咒捲軸?」不少古羅家族的高層用精神力交談,這時候他們都不夠淡定了。

「劉子爵,撒謊可不是你的作風哦,而且即使使用火系禁咒,我們要走,也還是來得及,除非你願意陪我們一起死。」古羅•森林的聲音,多多少少包含一些心虛的成分。

「要知道,我可是歐拉帝國的准駙馬,這一次得到了歐陽家五位老祖的親自指點,老祖們滿意之極,就送了一張捲軸給我防身,只要捲軸出,他們會為我討回公道的,還有,這裡可是你們的大本營,即使你們八級九級修鍊者勉強能夠逃脫,那麼你們古羅家族也算是廢了,還有一點,我的底牌可不是你們能夠揣度的,即使我將禁咒釋放,我自己也有十足的把握逃生,即使你們有人阻攔也不行。」劉飛宇鎮定的聲音,讓人完全看不出虛實。

其實劉飛宇身上也沒有禁咒,這完全是忽悠他們的,就是欺負他們不敢賭,不敢劉飛宇得到歐陽老祖的指點可是真的,真真假假虛虛實實,才讓古羅家族不好判斷。

這話一出,古羅家族高層都相當不淡定了,用精神力急切的交談著,對於他們來說,劉飛宇就是一個刺蝟,無從下口,問題是還不敢公然殺死,否則古羅家族也完了,完全就是有恃無恐。

他們現在不敢拿古羅家族的百世基業來賭劉飛宇有沒有禁咒和敢不敢釋放的問題,畢竟劉飛宇如今身價不菲,加上又是歐拉帝國的准駙馬,說不定他的身上還真有,萬一得罪死了,不顧一切的使用,古羅家族就毀於一旦。

經過激烈的交談,古羅家族形成初步的共識,千萬不能再得罪劉飛宇了,現在只能先服軟,早知道現在,剛才就不應該這樣對待他,弄得都不好下台階了。

不過都是老狐狸,瞬間就找到了台階,於是古羅•森嚴哈哈笑道:「劉子爵果然好膽識,我等佩服,剛才只是試探劉子爵的膽識與智謀,並不是我等有意刁難,現在老夫親自出來迎接劉子爵,我們一起商談王國的未來,哈哈!」

既然準備示弱,那就乾脆點,先穩住劉飛宇再說,至於以後該怎麼樣,那就要看劉飛宇有什麼樣的承若和好處了,怎麼樣撈取最大的利益才是重點,許多時候,即使承若也是可以背棄的。

不過他們沒有料到的是,剛才已經是讓劉飛宇心裡不痛快了,儘管不會借題發揮趁機刁難古羅家,但好處是要折扣不少的,劉飛宇也無法做到以德報怨,再要得到劉飛宇的好感,可就要難上不少了。

說罷,古羅•森嚴帶隊,十多個古羅家族的高層全部出來迎接劉飛宇:「劉子爵,裡面請!」

前後的反差,讓人覺得哭笑不得,尤其是這個北門城守,一顆心總算懸了下來:「還好,總算是危險解除,至少性命無憂,不過可惜家族落了下風,為什麼一開始就不能大度一點。」

現在連劉飛宇的武裝都沒有要求卸下,讓劉飛宇帶著所有的武器進入值班室,然後繼續深入到密室,一開始古羅家族一眾高層在這裡聚集,還沒有進入後面的地下密室進行商討。

隨著古羅家族一眾高層到了古羅家族的地下密室,這是每一個家族都必有的,一條長長的地道后,來到了古羅家族的地下密室,這個地下密室相當大,方圓十數米大小。

整個通道和密室內壁都用上好的魔獸皮覆蓋,劉飛宇精神力展開,透過魔獸皮毛后,外面是一層厚厚的金屬,要從外面用精神力刺探完全行不通,即使劉飛宇這樣的覺醒了金屬性的煉器師都不行,或許等劉飛宇達到聖級可以達到。

「好了,劉子爵,現在請你給我們分析一下王國的局勢,你認為我們該怎麼做比較好?我們聽聽你的意見。」這一次古羅•森嚴的姿態放低了不少。

「那我就不客氣了,兩年的內戰,王國的實力下降到了什麼程度你們比我更加清楚,如果再不想辦法平息內戰,王國的實力將會下降到什麼地步,內戰消耗的都是王國的實力,按照正常的情況,等內戰結束,即使你們贏了,你們家族的實力還剩下多少,在我看來,這都是毫無意義的行為,即使你們贏了,獲取勝利果實最大的不是你們古羅家族,也不是吉爾家族,而是王家,說不定哪一天,就輪到你們的頭上了。我說的可對?」劉飛宇侃侃而談,雙目注視古羅•森嚴。

「你說的也有理,不過只要我們贏了,有著更多的資源,我們家族的勢力會逐漸恢復並最終超過以前,達到一個新的高度,還有對於王家,我們也提防著,即使王家要對付我古羅家族,也是會討不了好。」古羅•森嚴同樣陳述自己的觀點。

「你說的是私下和吉爾家族聯盟對抗王家吧,如果王家獲得格林王國的控制權,那麼王家的發展勢速度必要遠遠的超過你們兩家,你們要知道,王家善於經營之道,或許百年後,你們兩家聯手都不一定能夠與王家爭雄了,要麼步了李家和張家的後塵,要麼就是徹底淪為王家的附庸。」劉飛宇句句切中要害。

「以後的事情誰能夠料到,你說的情況或許存在,但絕不是現在,我現在只關心眼前的事情,先將眼前的利益拿到再說,我相信,只要我們發力,他們張家和李家頂不住三個月了!」對於劉飛宇的話,古羅•森嚴也無法反駁,只得轉移話題,試圖重新取得上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