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談小詩起身,從洞口向下看去,原來是她們三個最大的哥哥正在逗她們,而且,他們的爸爸也在下面。

看來他們是昨天晚上就回來了。

談小詩下了樹,絲絲和美麗看見談小詩都沖著談小詩伸了伸小手,只是她們也只是伸了幾下,等到談小詩要抱她們時,她們卻忙將手收了回來,縮進了摩西和潘西的懷裡。

談小詩笑了笑,這兩個小傢伙真是精得很。

「餓了吧,吃點東西吧。」希爾將一個碗遞給了談小詩,昨天的事情真是嚇壞他了,好在他們碰見的是小蛇。

談小詩一邊喝湯,一邊道:「你們昨天晚上什麼時候回來的?」

「我們回來的挺早的,是你太累了睡著了,我們就沒有叫你。」希爾道。

談小詩點了點頭,她看了看小蛇們,看來他們的事情都已經解決了。

只是,看著這麼大的兒子,談小詩仍然覺得有些不敢相信。

本來有小嘉利那麼大的孩子她已經覺得很不容易了,而現在她竟然一下子有了這麼大的兒子,而且,還是這麼帥氣的兒子。

摩西和潘西剛剛變成人形沒多久,所以他們看上去就像是十七八歲的少年,還很稚嫩。

而聽他們兩個說,喬西應該也快變成人形了。

這時洛克走了過來,他在談小詩的身邊坐了下來。

他摟著談小詩的肩,道:「現在小蛇們也找到了,雖然還有兩個不見了,但是也算是知道了他們的消息,接下來我們差不多該回城了吧。」

談小詩看向洛克,他們一定是害怕再發生這樣的事情,所以才會想到早些回城的吧。

「好,早點回去也可以。」談小詩道,城裡還是要比外面安全一些。

洛克笑了笑,這時,他看了看摩西和潘西,道:「他們雖然是你的崽子,但是他們已經長大了,你還是和他們不要太親近。」 談小詩看著洛克,她用眼神表示著她的調笑。

洛克不會是連自己兒子的醋都吃吧?

洛克被談小詩看得有一些不自然,他輕聲咳了一聲,道:「我只是覺得孩子大了,而且他們之後也要出去獨立的。」

談小詩點頭,「哦,是這樣啊。」她像是明白了一樣,可是眼底卻仍然帶了笑。

洛克一臉的正經模樣,還點了點頭。

談小詩見他那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

洛克摟住談小詩的肩,一臉的溫潤滿足。

談小詩靠在洛克的肩上,看著自己的的孩子們,她也覺得此時的生活真的有一種歲月靜好的感覺。

此時摩西和潘西不知道在和那三條小蛇們說著什麼,那三個小東西都是一臉的嚮往,而喬西不能變成人形,體型又大,所以他在那裡特別的顯眼。

這時,小嘉利和獅崽也圍了過去,許是因為摩西他們大了,他們和弟弟們倒並沒有發生什麼摩擦,而且他們還十分的讓著他們。只是有一點,就是他們對小嘉利似乎十分的感興趣。

「嘉利弟弟,聽說你剛從蛋里出來就是人形?」潘西打量著小嘉利,還忍不住捏了捏小嘉利小巧的耳朵。

小嘉利打掉潘西的手,自豪地道:「是啊,我一出來就是人形,你們不要看我現在長得小,等我長大了,一定比你們都要高大。」

摩西笑了笑,他也捏了一下小嘉利的耳朵,道:「那等你長大了再說吧。」

小嘉利被兩人都捏了耳朵,他的小臉垮了下來,小眉頭也皺了起來,一臉的不滿。

「聽說你還會噴火?」潘西又道。

一說到最讓小嘉利自豪的方面,他心中的不滿就消失了,他挑了一下小巧的下巴,道:「當然。」

「那給我們噴一下看看。」潘西和摩西一起道。

小嘉利一臉驕傲地變成了獸形,然後沖著空地噴了一道火焰。

「還真能噴火,小嘉利,你真的太神奇了。」潘西和摩西一臉的讚歎。

小嘉利看他們的樣子,就更加的驕傲了。

談小詩看他們幾個在那裡說說笑笑的,她的嘴角也忍不住勾了起來。

而且,晚上睡覺的時候談小詩還發現了一件事。

因為喬西的體型較大,所以樹洞里顯得十分的擁擠,而談小詩看見小六他們三兄弟睡在了喬西的身上,兄弟幾個之間十分的融洽。

談小詩他們是在絲絲和美麗一周歲的前一天回去的。

當天晚上他們將家裡好好收拾了一下,準備明天這一家人好好慶祝一下。而且,他們不僅是慶祝絲絲和美麗的一歲生日,也慶祝小蛇們終於和他們團聚了。

第二天早上,談小詩在摩西和潘西的陪同下去了集市。

這些日子城裡的元氣恢復了很多,集市也向以前一樣熱鬧。

摩西和潘西從沒有看見過這樣熱鬧的景象,兩人都是看的目不暇接。

「媽媽今天給你們做吃的,是你們從沒有吃過的。」談小詩看他們兩個的樣子,雖然他們長得都比她高大,但是他們在她的眼裡似乎還是之前那可愛聽話的小蛇,還是像孩子一樣。 「我記得媽媽之前做的食物就很好吃。」摩西道。

「是啊,我也記著呢。」潘西也在一旁附和。

談小詩笑了笑,「今天給你們做的更好吃。」

摩西和潘西都是一臉的期待,他們兩個長得都和洛克有幾分相似,尤其是那淡淡一笑的樣子,更是和洛克很像。

談小詩看著他們,突然有一種白撿了兩個帥兒子的感覺。

本來談小詩想快換些東西然後就回去,後來她一看摩西和潘西對集市很感興趣,於是她就沒有太著急,讓他們兩個好好轉轉。

集市上的獸人們看見談小詩的時候一開始都有一些吃驚,他們有的看上去有些不自然,有的倒還好,還和談小詩主動打招呼。

在談小詩換酒的時候,有一個獸人將一袋米給了談小詩,道:「雌性,你將這米拿著吧,之前我做過一些錯誤的事情,這算是我向你們道歉了。」

談小詩看了看那獸人,道:「我家裡的還有米,而且之前的事情已經過去了,我也不想再提了。」

談小詩雖然不是斤斤計較的人,可是一想到那些人之前的做法,她還是不能做到一點都不計較。

那獸人見談小詩拒絕了,他有些好意地撓了撓頭髮,道:「其實之前我並不想那樣的,可是總覺得自己的情緒不受自己的控制,就像吃了噬心果時的樣子。」

談小詩仔細看了看那獸人,「你吃過噬心果?」

那獸人點了點頭,道:「之前城裡有一段時間有一些獸人誤吃了噬心果,我也是其中的一個,好在後來有你們給的晶石,不然我們現在還不知道是什麼樣子呢。」

談小詩突然記起了長老的話。

長老說,吃了噬心果的人還有可能會被控制,難道他們雖然不瘋了,但是因為吃過噬心果,所以還是會被控制了?

聽那獸人的話,極有這個可能。

那麼,控制他們的人就是那個長老的活死人弟弟了。

難怪之前那些獸人莫名其妙地就找他們的麻煩。

「以前的事情我們都忘了,你們也不要太在意了。」想到這裡,談小詩的情緒微微好了一些。

那獸人見談小詩對他的態度沒有之前樣冷硬了,也笑了笑,道:「這米你拿著吧,省的以後還要換。」

「米真的不用了,我家裡還有很多。」談小詩微微笑著道,說完,她便招呼摩西和潘西兩人拿了換好的酒,繼續向前走。

那獸人站在那裡獃獃地看著談小詩的背影看了好一會兒,直到有人調笑他,他才回過神,啐了那人一口,抬著米走了。

他們三人這一趟是收穫頗豐。

回到家裡,談小詩就和希爾開始準備中午和晚上的飯了。

其實中午的時候只有談小詩還有絲絲和美麗吃,主要是晚上那頓飯要豐盛一些。

談小詩發現潘西和摩西兩人也快成了妹控了。

自從他們回來,就是他們帶絲絲和美麗的時候多,就連吃飯也是他們喂的。

而絲絲和美麗也十分的喜歡他們,只是可憐了喬西,他只能看著干著急,卻連抱她們一下都不行。 談小詩和希爾做了一桌子的菜,主要是麵食她就做了好幾種。

而因為是生日,所以談小詩試著做了一些小蛋糕,沒想到做出來的樣子還挺不錯的。

雖然和現代的生日蛋糕不同,可是當做小點心還是不錯的,絲絲和美麗也都挺喜歡吃的。

吃飯的時候,摩西他們三個第一次吃餡餅,都是一臉的驚嘆。

談小詩知道他們愛吃肉,所以做的都是純肉餡的。

「媽媽,這個東西太好吃了。」摩西嘴裡塞得滿滿的,還一邊誇餡餅好吃。

談小詩笑了笑,又給他們一人夾了一個。

因為摩西他們回來,所以談小詩這幾天的心思幾乎都花在他們身上了。

他們前幾年都不在談小詩的身邊,所以談小詩想盡量彌補之前的那幾年。

她幫他們做衣衫,給他們做吃的,對他們很是關心。以至於她的伴侶們都吃醋了。

就像現在,談小詩坐在摩西和潘西中間,而她的伴侶們則只能坐得離她遠遠的了。而他們再一看談小詩此時對摩西他們那照顧的樣子,那眼神一個個都酸溜溜的。

「小詩,我也要吃餡餅。」希爾看著談小詩,可憐兮兮地道。

「那就吃唄。」談小詩看了希爾一眼。

「我夠不到。」希爾道。

談小詩又看了希爾一眼,有些無奈地夾了一塊餅放到了希爾的碗里。

希爾的臉上帶了笑,大口吃了起來。

談小詩當然知道希爾的心思,她的嘴角微微勾了勾,自己也吃了起來。

談小詩本來是想給絲絲和美麗弄抓周的,可是她一想這裡什麼都沒有,她實在不知道要讓她們抓什麼,所以就省去了。

吃完了晚飯,他們一家人就坐在院子里看星星。

今天晚上正好沒有月亮,星星很多很亮,再加上晚風的清涼,真的是難得的舒暢。

「小詩,你喜歡這裡還是喜歡外面?」

他們在外面坐了一會兒,崽崽們就都回去睡了,只剩下他們五個還在院子里。他們一直都沒有人說話,這時邪突然問了談小詩一句。

談小詩想到不久前希爾也問過她一個類似的問題,她仍然看著星空,想了想,道:「外面吧。不知道為什麼,談小詩總覺得外面才是屬於他們的。

「我也覺得外面好一些,尤其是我的海底城堡。小詩,等回去了我們還回海底吧。」邪又道。

「相比於海底,我更喜歡那座小島。」談小詩道,語調微微帶了幾分慵懶。

邪躺在那裡,道:「嗯,也是,你住在島上方便一些。」

「嗯,我也覺得外面好一些,這裡的城市雖然安全一些,可是這裡神秘的事情太多了,就像那個長老和他的弟弟,一般的獸人可沒有他們那樣的能力。」圖爾斯道。

圖爾斯的話落,希爾也跟著附和了兩聲。

確實,這裡的世界有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複雜的事情也多,所以等到藍色太陽出現,他們就出去吧。

而以後,這裡的一切就和他們沒有關係了。 幾天後,城主知道了談小詩他們回來的消息,他過來看了他們一次,之後就沒有過來過了。

華也來過幾次,聽華說,二白也回來了,現在在城裡待得挺不錯的。

這段時間城裡十分的安穩,並沒有什麼大事發生,只是半個月後,突然發生了一件大事。

這天晚上,他們和往常一樣早早睡覺了,只是夜裡卻被吵醒了。

希爾揉著惺忪的睡眼走了出去,回來后他精神了過來,道:「那個長老的弟弟家著火了,而且他好像還在裡面沒有出來。」

談小詩一聽也精神了,著火了?

「我們去看看吧。」談小詩道。

「我帶你去。」邪起身,道。

「好。」談小詩走到邪的身邊,邪會飛,他帶著她其他的幾人也能放心。

「你們就看家吧,我擔心會有什麼事情發生。」談小詩交代了一下就和邪走了。

飛上天空后,遠遠地談小詩就看見了火光。

那獸人的屋子是木屋,一旦火著起來就不好熄滅,要是那獸人沒有出來,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只是,談小詩想,他本來就是一個死人,這要是被燒一下,是不是就是徹底死透了?

飛得近了一些,談小詩開始聞見了煙味,也看見有很多獸人來來回回的挑水救火。

只是木頭本來就易燃,此時木屋已經倒塌,已經看不出之前的樣子了。

「那獸人出來了嗎?」邪帶著談小詩飛低了一些,他拉了一個獸人道。

那獸人看了他們一眼,神色有些焦急地道:「沒有,現在應該是救不出來了。」那獸人說完便拎著水桶匆匆走了。

看來那獸人是真的被燒死了,看著火勢,怕是要被燒成灰燼了。

談小詩他們看了一會兒,直到木屋燒得沒什麼可燒的了,火才熄滅。

那些獸人們繼續用水將燒紅的木炭剿滅,等到只剩下白煙不見火光的時候,他們開始在廢墟下找那個獸人的屍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