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種默契讓蘇紋兒心裡很不舒服,因為,楊萍的水太深。

比謝毅有過之而無不及。

一晚上遇到的人,凈是一些糟糕的回憶。

就像是吃飯吃到蒼蠅一樣,讓人即生氣又噁心。

宴會上,陳壘和孟瑜站在一起,真的非常般配,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陳壘的視線根本沒有在她身上停留超過十秒。

一直忙著和孟董的那些商界的朋友交際,所謂的感情早就被他拋之腦後了!

高妍瞧著蘇紋兒從宴會回來,情緒不佳,心事重重的。

她一臉擔心的問:「你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蘇紋兒默默的搖頭,「沒事…只是有些累罷了!」

高妍點點頭,叮囑道:「已經不早了,你趕緊回屋休息吧!」

雖然猜到蘇紋兒有心事,不過,她既然不想說,高妍也不打算追著問。

等她想說的時候,自然會告訴她的。

蘇紋兒洗了澡,上床休息了,沒幾分鐘她就睡著了。

陳壘一聲不吭的站在門外的路燈下,他是看著蘇紋兒卧室的燈熄滅之後,他才轉身離開的。

宴會上遇到那些不該遇到的人,她心情一定很不好吧!

陳壘雖然事先不知情,不過他有心理準備,所以,並沒有太驚訝。

反倒是蘇紋兒,心緒又該混亂了。

他很自責,自己不能好好的保護蘇紋兒,讓她不得不參加這樣的場合,把自己搞得精疲力盡。

孟董的意思,他不能拒絕,只能忍痛同意了!

他在宴會上收穫很豐盛,可以說,一切正在按照他的計劃順利的進行。

當然,蘇紋兒很有可能是唯一的變數。

他只希望,過了今夜,她能把宴會上的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全部忘記,不再給她造成新的困擾。

謝毅凝望著蘇紋兒那灼熱的眼神,還有他假裝不認識自己。

這一切不過是因為蘇紋兒的緣故罷了!

陳壘身份特殊,謝毅不願意在人前暴露他與蘇紋兒之間的關係。

怕有人對她不利…

這一點,陳壘還是挺佩服謝毅的,至少謝毅沒有因愛生恨,不顧蘇紋兒的死活,只為了輸贏。

正是謝毅的態度,讓陳壘心裡浮現一絲懷疑,他當初為何放棄蘇紋兒?

想來有他不知道的秘密。 隔天蘇紋兒起床很晚,當時差不多十點多了。

她睡眼惺忪穿著睡衣下樓的時候,隱約間聽到樓下傳來一陣歡聲笑語。

別墅里除了偶爾小萌會來找她之外,並沒有其他的客人。

樓下的說話聲,明顯是有陌生人的樣子。

心裡充滿了疑惑,穿著拖鞋,慢慢的走下樓。

抬眼就看到客廳的沙發上坐著一位阿姨,年紀約莫五十多歲,體態稍有些豐滿,不過保養的還不錯。

給人的感覺挺年輕的,穿衣打扮看起來樸素乾淨。

瞧她和高妍聊的那麼開心,難道是高妍家裡的親戚?

蘇紋兒走上前不解的問:「妍兒…這位?」

她的眼睛來回在陌生阿姨的身上打轉,看起來和藹可親,臉上始終帶著淡淡的笑容。

不知為何,莫名的給人一種親切的感覺。

「紋兒你醒了?正好……我給你介紹一下。」

高妍看到蘇紋兒慌張的從沙發起身,高興的跑到她跟前。

一手拉著她的胳膊,一邊把她拖到阿姨的面前。

阿姨此刻已經從沙發上站起來了,正在笑呵呵的盯著蘇紋兒瞧。

「這位是周阿姨。」她指著阿姨熱絡的給蘇紋兒介紹。

蘇紋兒淡笑著打招呼,「周阿姨。」

高妍神秘兮兮的鬆開蘇紋兒,跑到周阿姨身旁,湊在她耳邊,低聲說,「阿姨,她就是我和你說的蘇紋兒。」

同時,忍俊不禁的開玩笑,「也是你心心念念,急切想見到的少夫人。」

雖然她說話的聲音壓的很低,可惜還是被蘇紋兒給聽到了。

她臉上一陣羞澀,尷尬的朝高妍發牢騷。

「妍兒,你胡說什麼呢;不怕別人笑話呀!」

什麼年代了,還如此老舊的,喊她少夫人。

她渾身都起雞皮疙瘩,有種想要逃開的想法。

高妍才不在乎她嬌嗔的言語,自顧自的解釋說:「我說的沒錯啊!」

「這些還是阿姨親口告訴我的呢!」

她一臉顯擺,得意洋洋的說。

周阿姨快速的奔到蘇紋兒面前,十分激動的拽著她的胳膊問道:「你就是少夫人呀!」

「多好看,多水靈的姑娘啊!」

「我們家小壘的眼光果然不錯。」

周阿姨對蘇紋兒是越看越好看,越看越喜歡。

蘇紋兒一開始是受不了陌生人,第一次見面,對她如此的熱情。

顯得有些拘束,只是尷尬的咧嘴陪笑。

周阿姨人不錯,她也不能太冷漠,讓人下不來台。

蘇紋兒被她嘴裡說的話給驚到了,一頭霧水,一時搞不清張狀況。

蹙著眉頭,認真思索了片刻,難道她嘴裡說的「小壘」指的是陳壘這個人渣嗎?

結合剛才高妍那些玩笑話,竟然忍不住有此猜測。

她不確定的試探著問:「您說的這些,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

就算真的是陳壘,他和孟瑜訂婚的消息可謂是人盡皆知。

阿姨一定也聽說了吧!

她為何還當著自己的面,說這些讓人難過的話,是故意的呢?還是只是被陳壘蒙在鼓裡的長輩而已!

周阿姨態度認真的搖頭,「不會搞錯的,小壘找我的時候。」

「特意交代了,說您懷有身孕,還要上班,沒辦法照顧自己。「想請我過來照顧你一段時間。」

蘇紋兒心裡的疑慮被打消了,撥雲見日,可她心裡並不是很高興。

阿姨一看就是被陳壘給忽悠了!

倘若她知道了,陳壘的未婚妻另有其人,那她還會像現在則這樣,對她如此的熱情嗎?

明知道自己尷尬的處境,幹嘛奢望太多,讓自己心裡多受煎熬。

她努力壓制心裡的不痛快,和顏悅色的開口。

「原來您就是周阿姨,之前聽人說起過。」

「您能來,我真的非常高興。」

雖然第一次見面,不一定能看出人品。

可周阿姨能這麼久讓陳壘一家人念念不忘,始終惦記著。

可想而知,陳壘一家人一定是把她當親人對待的。

蘇紋兒對她一見如故,感覺很親切。

各方面觀察,她都是最合適的阿姨。

只不過,有些話還是要提前說清楚,以免今後產生誤會。

蘇紋兒面色凝重的說:「阿姨,您來之前,陳壘是否已經和您詳細的說了我的情況呢?」

周阿姨突然一副瞭然於胸的模樣,微笑著拍了倆個連兩下她的手背。

「少夫人您放心吧!我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不會亂說的。」

來之前,陳壘也再三的叮囑,她也是明白人,不會辦糊塗事。

該問的她問,不該她知道的,她也不會多打聽。

蘇紋兒非常感激的道謝:「謝謝阿姨。」

這年頭,能找個如此通情達理,並且知分寸的阿姨,真的不容易。

她忍不住有些感動了!

周阿姨說:「還沒吃飯吧!我這就去給你做飯。」

「阿姨不用麻煩了!我不餓。」

人家剛來,就讓人做飯,確實有些不好意思。

蘇紋兒試圖拉著她,不讓她去廚房。

結果還是被阿姨掙脫了,慌張的跑開了。

她剛想追,卻被高妍給伸手攔住了!

「你就由著她吧!否則她會感覺不自在,認為你把她當外人。」

蘇紋兒猶豫了一會兒,無奈的同意了。

高妍比她懂的人情世故,既然她這麼說了,也是有道理的。

蘇紋兒瞧了一眼廚房的位置,裡面傳來咚咚的切菜聲音。

恍惚間,蘇紋兒有種置身在被親情包裹的,家裡的感覺。

之前空蕩蕩的別墅,冷冷清清的,沒有人氣。

現在好了,有個真正關心她的人和她作伴,她應該感激才對。

她問高妍:「阿姨什麼時候過來的?你怎麼不喊我呢!」

高妍回答,「她來的挺早的,差不多八點鐘的時候。」

「我睡得正香呢,被急促的門鈴聲給吵醒了!」

「打開門就看到阿姨了。」

最初她也恨納悶,一個陌生人登門,還把她錯認成蘇紋兒。

見面就喊「少夫人」,本來還半睡半醒呢!

這不,一下子就清醒了,滿頭霧水的盯著她。

之後,兩人聊了一會兒,才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

陳壘也真是的,這麼大的事情,竟然不提前打聲招呼。

讓大家搞得這麼尷尬。

蘇紋兒點點頭,「原來這樣啊!」

高妍神秘兮兮的拽著她上樓,看她的樣子,是怕周阿姨聽到兩人的談話。

蘇紋兒被動的被她拽到她的卧室。

「你幹嘛呢!」蘇紋兒一臉疑惑的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