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請你佔有我!」

聽到這句話,連楚守都吃了一驚。

而菲普利儘管有酒精的麻醉,可是她的臉上卻紅得快要滴下血來,心臟也撲通通地快要跳出胸口,她索性閉上眼睛,只是抬頭對著楚守。

菲普利從未過如此膽大的行為,然而接著酒精,她終於將心中的話說了出口——她渴望成為楚守的女人,渴望在這個男子生命中留下印記,哪怕只有一天,哪怕只有一個太陽時,這就足夠了,這就已經很奢侈了。

懷中的美人吐氣如蘭,臉若紅霞,朱唇微啟,嬌態百媚,粉醉傾國。

楚守迷了,他看著菲普利,緊緊握了握手中菲普利的戒指,眼裡充滿了不舍和沉迷……(未完待續。。) 「嗯,嗯……啊,好舒服。」

「這裡,這裡,對,這種感覺,居然這麼濕……」

「啊啊啊,不行,停不下來,太舒服了……」

「這,這要飛了……簡直,啊,啊,啊……」

傑奎琳等人在離開菲普利的房間后,商討一下,決定再去請求懷奈米。等她們來到象牙塔的時候,發覺門口的禁制已經消失,她們小心翼翼地進入象牙塔內尋找懷奈米,在其房間門口,聽到了以上的聲音。

結露一聽就立刻滿臉通紅,她總覺得這個聲音實在是……太那個了。

傑奎琳等人雖然沒有任何男性經驗,也不知道為什麼也感到面紅耳赤。

而大家對這個聲音感到很陌生,不過隱隱又有一絲熟悉的感覺。

少女們面面相覷,獃獃地站在懷奈米的門口,一時間都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

最後還是由神經最粗的鳳綠開口,她對著房間問道:「懷奈米校長在嗎?」

「誰啊!?」門裡聲音的主人似乎被人打斷很不愉快,她瓮聲瓮氣地問道。

接著,不久之後,房間的門迅速被打開,從裡邊走出了一個怒氣沖沖的年輕少女,她滿懷幽怨地看著打擾她的眾人。

「緋雪!?」看到這人,傑奎琳、科琳以及卡拉都忍不住驚叫了出來。

是的,眼前這名少女與緋雪幾乎一模一樣,白皙的皮膚,精緻的面孔,以及那種神秘的氣質……可是似乎也有些不同,例如緋雪的是半短的藍白色頭髮,而這名少女卻是粉紅色的長發。

當然,如果要說最大的不同點,那就是這名少女正當著眾人面。一邊若無其事地摳著她那娜小巧玲瓏的鼻子,而且偶爾會將摳出鼻子的不明物隨手亂彈開來,這讓傑奎琳等人忍不住退後幾步,與這名少女保持一定距離。

「緋雪是誰?老娘是懷奈米!」少女聽到那些人的話,眼睛一瞪,手捏蘭花,然後輕彈玉指,居然將一團從鼻子里挖出的帶著馬賽克的不明物作為武器向傑奎琳等人彈去。

由於這個東西太過於恐怖,而且細小不可觀察,傑奎琳等人嚇得手忙腳亂地向四處躲避。

「不可能。懷奈米校長不是你這個樣子!」鳳綠最性急,首先喊出了質疑。

聽到鳳綠的話,這名少女不忙不忙地罵道:「你這個矮丫頭,老娘什麼樣子用得著你管嗎!?認不出校長讓你去抄寫五百遍校規!」

聽到少女的話,艾特似乎明白了什麼,她疑惑地問道:「懷奈米婆婆,你怎麼變成……那麼年輕了?」

「是青春泉露,你找到不老泉露了!?」艾瑪里首先反應過來,驚呼出答案。

「那不是廢話嗎?」懷奈米白了一眼艾瑪里。臉上露出不滿,「你們人魚的效率那麼低,找了上百年都沒找到,結果卻是別人先送來了。」

不老泉露。聽著好聽,實際上卻是一種可怕的毒藥。這種毒藥每吃一滴會維持5天的時間讓人的年齡倒退一百歲,如果沒有到一百歲的人服下去,那他將會立刻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化成肉泥和血水。

不老泉露原本是人魚的秘寶之一,以前經常贈送懷奈米的禮物,因此懷奈米才無條件願意教授人魚詛咒術。但在百年的那場大戰中這種藥品的配方不慎丟失。而百年那場戰爭更是讓這個配方變得模糊——不老泉露屬於毒藥,如果沒有確實精確的配方,隨便合成的話不但沒有功效,反而會變得十分危險。於是藥品的供應停了下來,這讓懷奈米百多年來只能保持老邁的形態。

懷奈米此時變得如此年輕,因身為人魚的艾瑪很快就想到了原因。

懷奈米一臉陶醉地掏著鼻子,她已經上百年沒有摳鼻了,舒服之下忍不住發出「啊,啊」的聲:「啊,啊,雖然年齡什麼都無所謂了,但是只有年輕的鼻孔才是是好摳的,那麼鮮嫩多汁,老了就體會不到了,感覺太爽了,這種感覺,就算三千多歲了我還是戀戀不忘,根本就停不下來啊!」

聽到懷奈米的話,傑奎琳等人差點就要抓狂了,她們不約而同地心想:「老婆婆,你摳鼻子能不能別那麼**啊!?不要把那麼奇怪的嗜好當成理所當然啊!」

當然,這種想法只能憋在心裡,少女們不可能當著懷奈米的面說出來。

「不過摳自己的鼻子才是最舒服,摳別人鼻子不但不舒服,還特別噁心。」這名美少女外表的老太婆若無其事地繼續感嘆。

「老太婆,你到底有多喜歡摳鼻子啊!?而且,你剛剛是不是暗示你摳過別人的鼻子了!?」眾位聽眾紛紛掩住嘴巴,才硬生生沒把這話說出來。

「好吧,我們就不要糾結怎麼摳鼻子了。」美少女外表的老太婆摳著鼻子,反而去問那些少女道,「時間寶貴,你們來找我到底有什麼事情?」

聽到懷奈米的詢問,艾特深知其性格,也不敢廢話,直接向懷奈米說道:「懷奈米老婆婆,你能不能聽取一下科琳她們的意見,把菲普利和卡拉一起救了呢?」

艾特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去問懷奈米的,因為她知道,懷奈米說一不二,這樣反覆請求只能適得其反。但是目前沒辦法,艾特畢竟也對傑奎琳一伙人有了感情,不希望她們得到如此悲傷的結果。

「哈?救菲普利和卡拉?我才不要呢!」懷奈米彷彿已經知道少女們的請求,甚至回答的時候都沒有看她們,專心摳鼻。

聽到這個回答,在場的少女不止傑奎琳一驚,甚至三名冰雪學院的學生也忍不住驚訝。

「懷奈米老婆婆,你記錯了吧?」艾特強忍吃驚,笑著說道,「你以前不是說在兩個中選一個救嗎?怎麼現在又改口兩個都不救了?」

「沒辦法,同樣的請求我從來答應兩次,這樣太沒效率了。」

「什麼!?」

「好吧,我說清楚一些吧,剛才有一個叫做楚守的傢伙來找我,給了我不老泉露的配方,所以我答應他救這兩個人。」懷奈米從行動空間里掏出一個小酒瓶,將其遞給卡拉,「我答應了楚守,不可能再答應你們同樣的要求,這瓶葯你給這個小女孩喝下去,詛咒就會產生,她將永遠擁有人類的雙足。」

大家看著那看起來很粗糙的陶器酒瓶,突然想起了之前楚守在進入菲普利的房間里也是拿著同樣的瓶子。

「喝下去就好了嗎?這麼簡單嗎?」卡拉錯愕地看著酒瓶子,她此時不知道要怎麼形容自己的心情。

「當然不是。」懷奈米自覺地回答卡拉的問題,「這是詛咒啊,需要交換自己最寶貴的東西才得以實現。」

「最寶貴的東西?」卡拉有些恐懼了,她不敢喝下瓶子里的酒。

「放心吧,楚守已經交換過了,一共兩瓶葯,我收取了他最寶貴的兩樣東西。」

「那是什麼?」聽到這個消息,傑奎琳大吃一驚,不由得急忙問道。

「客戶秘密。」懷奈米似乎不太願意回答太多的問題,她有些不耐煩了。

「懷奈米校長,請問,楚守是怎麼得到不老泉露的配方的?」艾瑪里作為人魚,認為自己有必要知道本族秘寶的來歷。

「你們魚人辦事情太死腦筋了,你們的這張配方其實一直在一個叫做格格巫的綠皮地精一族手上吧?你們總是向它討取原配方,它當然不會給了,我這張配方是摹本。」

是的,女楚守之前與格格巫用一萬枚金幣交換的,就是這個配方的摹本。與人魚的死腦筋不同,人魚認定正本本應是自己的,因此和格格巫商討沒有周旋的餘地。而女楚守卻利用格格巫的花錢心理,得到了摹本——在格格巫眼裡,對方用一萬金幣來交換摹本,它自己沒有損失,又減少一大筆費用,何樂不為?而女楚守看來,她要的東西只是個配方,摹本和正本沒什麼區別,她出生的國家在高考的時候有多少學子用的不是盜版資料,不也能取得高分?根本沒有硬嗑要求正本的心理負擔。因此她很輕易取得了這個配方。

懷奈米回答了這個問題,耐心已經到了谷底,她將門一關,傑奎琳一伙人便直接從房間門口出現在了象牙塔之外。

這是一個高級的空間魔法,懷奈米送客之意昭然不掩。

少女們還有些發獃,她們還沒從剛才的驚訝中恢復過來。

「真不知道楚守先生怎麼樣了……」傑奎琳知道楚守與懷奈米做了交易,有些為其擔心。

但科琳此時臉色卻很不好看,因為她隱隱察覺到楚守一直都在她們的身邊,甚至這次矮人國度之行也在對方的計劃之下。

這種命運被人擺布的滋味很不舒服,科琳猛然間想起了簡之前對她說過的話——「楚守可能是傀儡王!」

是的,科琳自從簡被傀儡王殺害之後,便感到她們一伙人似乎一直被傀儡王所控制著。

這兩種焦慮再加上簡的話,幾乎讓科琳對楚守提高了十分的警惕。

「不行,不管楚守是不是傀儡王,都不能讓菲普利老師和那傢伙獨處!說不定會有危險!」科琳咬了咬牙,不和大家打招呼,便使出了加速魔法,飛奔向菲普利的房間。(未完待續。。) 科琳是高級火系魔法師,她全力施展的加速魔法速度極快,不到一會兒,她就來到了菲普利的房間前。

令她感到吃驚的是,楚守此時卻是站在房間的門外,習慣性地摸著頭髮,看向房間的門口。不知道為什麼,科琳覺得楚守此時的樣子似乎有些可憐。

是的,此時楚守的樣子既沮喪,又無可奈何,他一改平時目中無人的狀態,看起來十分糾結。

「菲普利老師怎麼了?你怎麼在這裡?」科琳對楚守的印象本來就不佳,她也沒給予這名男子太多的關注,相比楚守,她更關心菲普利。

「在裡邊好好地睡著呢。」楚守苦笑了一下,說道,「她醒過來之後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你為什麼不在她的身邊陪著她,你這種做法很差勁啊,萬一她有什麼意外呢?!」科琳不知道為什麼,對楚守總有一股無名的怒氣。

是的,科琳每當回想起了簡出事的那天,明明楚守就是最接近簡的人,卻讓簡被傀儡王輕易殺死了,在科琳看來,這完全是楚守不負責任的結果。

但其實科琳最責怪的是自己,她心裡深處總是認為是因為自己太弱才無法改變命運,無法拯救簡,在傀儡王強大的力量面前,她深感絕望,這份無奈難忍的痛苦,讓她不知不覺將怒氣發泄在了楚守身上,她自己也沒有發覺這一點。

「做不到呢,如果可以的話,我真希望能在她身邊保護她。」楚守無奈地搖著頭,看著房間的門口,緩緩地說。

「為什麼?」

「因為懷奈米讓我換取菲普利生命的詛咒的東西,是我和菲普利的羈絆啊。」楚守苦笑著說。

「你和她的羈絆?」

「嗯,她醒來之後,將不會再記得我的事情,而且一旦我和她進行交流。哪怕一個眼神,她將會直接死去。」楚守摸著頭髮,看著房間的門口,語氣卻平靜而緩和。

「怎麼可以這樣!」聽到楚守的話。科琳忍不住有些動怒了,「這不是故意作弄人的嗎!?」

是的,用自己最寶貴的的東西,卻換來永遠和對方形同陌路的結果,這種方式簡直就是滿滿的惡意!

「不過呢,實在太好了,當時候我想也沒想一口就答應下來了。」楚守摸了摸頭髮,苦笑中帶著一絲欣慰。

「你是什麼意思!?」科琳聽到這話,忍不住將怒火發泄到了楚守身上,「雖然我不知道你和菲普利老師是什麼關係。可是我能從菲普利老師眼裡看得出她對你的愛意,你覺得這份愛就是這麼無所謂,可以隨便捨棄的嗎!?」

「不,你錯了。」楚守搖了搖頭,否定道。「我只是覺得這個結局已經很好了,想到她今後還能在世界的某一個角落裡歡笑,這不是很好嗎?」

「你的腦子裡有問題嗎!?」科琳因為憤怒聲音也有些高了,「這麼輕易地放棄,你根本就是在敷衍菲普利老師的感情!」

「不是敷衍,我已經全力以赴了。」楚守這句話說得很緩慢,使得話語間飽含分量。居然讓科琳一時間無言以對。

「我的愛很卑鄙也很自私。」楚守平靜地說道,「我認為永生永世不分離,為了愛什麼殉情的,或者是為了愛把兩人都折磨得很痛苦,這不是愛,這只是動物想要交配的節奏罷了。」

「根據科學分析。人類的愛不過就是一種信息素,維持時間為5到6個月。」楚守頓了一下,繼續說,「這六個月海誓山盟,刻苦銘心。然而當兩個人一起生活度過蜜月期之後,卻不斷地爭吵,最後分手,這種例子數不勝數。」

「但是同樣相伴一生幸福至死的男女大有人在!」科琳反駁道。

「嗯,因為他們才是愛啊。我已經說過了,我的愛是很很卑鄙很自私的。」楚守認同地點了一下頭,「我認為真正的愛,是要付出覺悟的。我是以兩人的幸福為覺悟去愛!」

「我所謂的愛就是要賭上兩人的幸福不減價的覺悟去追求對方——如果兩人能美滿在一起幸福加倍是最好的了。但如果不能在一起呢?是要傷害對方讓兩人都一起痛苦嗎?不,這不是愛,這只是信息素,只是動物想要交配而已!

如果這段愛情付出了失敗了,當對方幸福的時候,自己祝福對方的同時也要努力讓自己去幸福,去追求另一個幸福,而不是讓自己變得痛苦,這就是要拚命地不讓這兩份幸福不跌價。

當對方無法幸福的時候,例如死亡,那悲傷在所難免,然而卻更要加倍幸福地活下去,為了繼承兩人的兩份幸福。」

「你這種說法很卑鄙呢。」科琳聽了以後,也不反駁,只是語氣有些陰陽怪氣。

「所以我說啊,我的愛很很卑鄙自私。」楚守看著科琳,然後獃獃地看著菲普利房間的門口,「所以,我希望菲普利以後更幸福地活下去,因為,這個覺悟雖然很卑鄙,卻更加辛苦,我……」

楚守沒說下去,只是嘆了口氣,將目光看向科琳,柔聲說道:「科琳,我希望你答應我,無論怎麼樣都要保護好自己,好好活下去,真的,救一個人真是想象不到的辛苦啊!」

楚守這話發自肺腑,很是沉重。

菲普利在梅里亞島出事出乎了楚守的計劃,為了拯救菲普利,女楚守這幾筆看似輕描淡寫,楚守卻其實在底下做了很周密的準備,其中的艱辛困苦只有楚守才了解滋味。

科琳聽到楚守突然變得語重心長的話,一時間不知道要說什麼,兩人的話題一下子冷卻了下來,四周的氣氛有些微妙的尷尬。

正在這時候,突然房間里傳來了菲普利輕微的聲:「水……」

「太好了呢,她終於醒了。」楚守和科琳聽到之後,猛然間同時一陣喜悅。

科琳踏步上前,想要打開房間的門口,而楚守卻獃獃地站著,最後退後了。

「真是太好了呢……」楚守看著房門摸了摸頭髮,笑了笑。

然而科琳卻能感受到這個笑容里卻含著難以言喻的苦澀。

「嗯,就這樣,這樣就好了,我有些多餘了呢,實在不好意思。」楚守喃喃著,很顯然他已經無法用語言表達自己的心情,只能胡言亂語。

「請一定要更幸福地活下去啊,找個好人結婚,然後兒孫滿堂……可惡啊,說好的不虐主呢?不ntr呢!?」楚守似乎已經有些崩潰,他這麼胡言亂語著,轉身向遠處落寞地走去。

科琳看著楚守的背影,第一次覺得這個男人其實也沒想象中那麼討厭。 於是乎,消滅石原腎太虛和阿努比斯之後,冬葉原贏得了往昔的平靜。在天馬座小明的主持下,矮人們開始對冬葉原進行修復工作。

而在矮人王國完成了目標的傑奎琳一行人亦決定兩天之後離開。

然而這些少女對於今後的去向各有不同打算。

傑奎琳、傑西弗和科琳決定去南疆大陸,去獸人的地盤營救被劫持的毛利櫻。

恢復了人形的黑精靈小蘿莉卡拉本想和傑奎琳等人一起去南疆大陸的,可惜她已經無法再進入傑奎琳的召喚空間,所以她不能再利用召喚空間隱藏zi,卡拉沒有自保能力,南疆危機四伏,她去的話不一定能幫得上忙,說不定還會給大家添麻煩,因此她只能打消這個念頭。

至於這名小蘿莉要去哪裡,在菲普利強烈提議下,她將會和菲普利一起回到大聖王國,相信這名黑精靈小蘿莉孤兒會在菲普利的照顧下得到更優質的生活。

令傑奎琳感到既驚訝和難過的是,菲普利似乎真的將楚守這個人忘得乾乾淨淨,當大家提起楚守的時候,這名美人校長一臉茫然,怎麼也想不起來和這個人所發生了yiqie事情。

當然,這或許對美佳絲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畢竟大家都知道美佳絲對楚守抱有好感,菲普利這個頭號情敵的退出會讓其如釋重負。

不過這只是傑奎琳一廂情願的認為而已,美佳絲知道了楚守與菲普利的事情之後心情反而很低落,她打算回一趟家鄉好好調整心情,好勝的蘿莉體美少女學姐難得地表現出一副落敗者的落寞。

少女們本來是如此計劃行程的,可是她們的計劃很快就被矮人們打亂了。

當矮人們知道「榮耀空騎」將要解散,這些偶像們將會消失在大家的視線之外的時候,他們如喪考妣,是的。如喪考妣,就連前幾天這些矮人的前任國王天馬座星矢被石原腎太虛殺死的時候他們都不會那麼難過。

矮人們痛哭一片,在族人的強烈要求之下,矮人國王天馬座小明強烈邀請傑奎琳等人最後再為他們開展一次表演會。

傑奎琳等人本來想要推卻的,不料矮人們是死了心地想要再看偶像們的最後一次表演,因為他們知道,如果錯過這次,他們將永生不再有這樣的機會。

矮人可是出了名的死腦筋,單細胞,一旦決定的事情他們就會一股子勁兒干到底。

既然無法讓傑奎琳等人為難。強迫她們表演,矮人們一咬牙,居然動用國家力量,禁止飛船進駐矮人的地盤,這樣一來傑奎琳等人就無法離開冬葉原了。

矮人本來是不想如此無禮的,但他們發自肺腑地渴望再kankan偶像們的演出,因此只能這樣亂來了。

很不巧的是,現任矮人國國王就是榮耀空騎的死忠粉,這個決定得到了他最大力的支持。於是乎整個矮人國進入了全面戒嚴的狀態,矮人們自發組織,一旦發現有飛船停靠的就立刻上前驅趕。如此一來,人類與矮人王國的通航受阻。傑奎琳等人只得滯留在冬葉原。

矮人的行為讓人類很不解,但當史密斯國王聽到矮人方面的解釋后,他立馬大腿一拍,強烈要求矮人把時間拖久一些。他要組織全家來冬葉原看演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