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他聲音軟軟的,溫柔又動聽。

這隻有在他心情特別好,或者做那種事的時候,他才會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

我本來亂竄的火氣,全被他這一句話給熄滅了,消散得一乾二淨。

其實我心裡又何嘗不糾結。

我怪他,更怪我自己。

這幾天,我一閉上眼,就會夢見小雯躺在血泊里的情景。

那畫面,太真實了,無時無刻不在衝擊著我的大腦。

如果不是醫生給我打了安定,我想我一定會精神崩潰。

原本我還緊繃,擔心他會不會做些什麼,可等了一會兒,只聽到身後傳來綿長而有規律的呼吸聲。

陸逸塵溫柔的呼吸在我耳邊回蕩,聽著他有力的心跳聲,我忽然覺得無比安心。

或許是這幾天鬧騰地累了吧,沒撐過幾分鐘,我的眼皮也慢慢重了起來。 第二天,陸逸塵陪著我吃完早飯沒多久,季天羽就帶著警察來了。

跟著一起來的還有秦漠。

季天羽說,讓秦漠作為我的代表律師在場。

我有些疑惑,只不過是警察來了解情況,怎麼連秦漠都出動了。

不過,我知道他們這麼做,肯定有他們的道理。

做筆錄時,除了秦漠外,陸逸塵和季天羽都不方便在場。

我不知怎的,心裡有些沒底。

陸逸塵起身的時候,我扯住了他的衣角。

他身子一頓,回頭見我露出一副可憐巴巴的表情,面無表情的臉也變得柔和許多。

「別怕,該說什麼說什麼,我就在外面等你。」

說著,陸逸塵揉揉我的頭,跟著季天羽出去了。

面對警察,我把當天的事發經過一字不落地說了。

說到小雯被秦朝施暴的時候,看我一度哽咽,難受地連話都說不完整。

等我把事情說完后,警察看了看自己寫的記錄,問了我個問題,我氣得差點沒從病床上跳起來。

警察說,據余強交代,我跟小雯是自願跟他到出租房內的,並不存在綁架。

說我跟小雯都是玲瓏的人,本來就做的不是什麼正經工作。

這次是說好了價錢,一起玩玩。這都是我跟小雯自願的,不存在什麼強姦。

還有,小雯懷孕的事情,也是瞞著他們的,他們要是知道的話,肯定不會做這筆交易。

所以,最後出事,完全是個意外。

他們這是,把我跟小雯說成是做那種皮肉生意的了。

我萬萬沒想到,事情都這個地步了,他們還能這樣狡辯,把黑的說成白的。

按他們來說,這一切都是我跟小雯自甘墮落,咎由自取。

「不,他們撒謊,他們先是綁架了小雯,再用小雯來威脅我……」

我的情緒控制不住,激動起來。

這時一直站在門口的陸逸塵見狀,連忙開門進來,幾步走到我面前抱住了我。

該說的都說了,警察見我情緒崩潰,就沒有再多停留,只留了句,還要回去繼續調查,就走了。

我好不容易平靜的心緒又激動起來。

「我要去看看小雯,你帶我去好不好,我就去看一眼。」

陸逸塵抱著我,我在他懷裡掙扎要下床。

最後,還是醫生給我打針,我才安靜下來。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還是在病房裡。

聽到說話聲,我側過頭看,不光陸逸塵他們幾個還在,還多了個尚窮。

幾個人,正坐在沙發里商量著什麼。

我細細一聽,他們說的是小雯的案子。

我一急,手撐著床沿就想起來。

但身體有些失力,稍一起身,又趟了下去。

聽到動靜,幾個人停止談話,同時轉頭。

陸逸塵見我醒了,從沙發上起身,走了過來。

「醒了。」陸逸塵摸摸我的臉問,「肚子餓不餓,有沒有想吃的?」

我點點頭,又搖搖頭,問他小雯的事情到底怎麼樣了。

「先說好了,你不能激動。」

「恩,你快說吧,我保證不會再那麼激動了。」

我拉著陸逸塵手晃。

陸逸塵說,現在事情關鍵在於,余強他們不承認綁架,而警察那邊也確實沒有直接證據。

沒有目擊者證明我跟小雯是被綁架,不是自願。

出事的那間屋子,是余強新租的。倒是有目擊者看到,小雯跟余強有說有笑地一起進房間。

我氣憤道:「那我身上的傷呢,如果我是自願,怎麼會被他們打成這樣。」

「只憑這點,說明不了什麼。他們完全可以繼續反咬一口……」

秦漠搖頭,表情一臉深思。

「手機,我的手機呢。」我激動地問。

我手機里有跟陳薇的通話錄音和視頻,那些是最好的證據。

連忙幾天,我的頭腦混混沉沉的,每天就只顧著發獃,都忘記醒了以後,我就沒見到過自己的手機。

在我期待的眼神里,陸逸塵搖了搖頭,「你的手機不見了,很可能是被陳薇帶著走了。」

我的心落了下來,癱坐在床上。

「怎麼辦,手機也沒有,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了么。」

我嘴巴張張合合,低聲呢喃著。

「這件事交給我,你別想那麼多。放心,只要他們做了,就不怕找不到其他證據。」

陸逸塵輕撫我的肩,安慰我。

「小豆腐,你放心,這麼大膽,得罪了你家陸大少還能全身而退的人,我還沒見過呢。」

季天羽靠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表情倒是顯得輕鬆。

秦漠和尚窮在一旁附和。

我心裡一股暖流經過,他們這幾天為了我的事,沒少傷腦筋吧。

「謝謝。」淚意上涌,我紅著眼睛向他們道謝。

陸逸塵摸了摸我的眼角,嘆了口氣,朝季天羽他們揮手,「好了,你們先回去吧,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我本來以為,只要人抓到了,那定他們罪肯定是板上釘釘的。

卻沒想到,事情比我想得複雜多了。

如果不能把他們一個個都繩之於法,小雯會不會死不瞑目。

我呆愣著,腦海里各種思緒閃過。

「好了,比再胡思亂想了。你現在要做就是,什麼都不要管,好好休息。看看才幾天,你就瘦了這麼多,昨天我抱著你,硌得慌,手感都沒以前好了。」

說著,陸逸塵還露出一臉嫌棄的表情,戳了戳我的肩。

不過,說歸說,他還是用手將我圈進了懷裡。

我心裡的悲傷和委屈無從發泄,被他圈著,我像是找到了宣洩的出口,把頭埋在他胸口,眼淚不自覺地洶湧而出。

「陸逸塵,是我對不起小雯,我好想她。」

我問陸逸塵,為什麼好人沒有好報呢,小雯她都死了,他們還污衊她,把她說得那樣不堪。

他們說我什麼,我無所謂。

可那樣說小雯,我冷靜不下來,恨不得拿把刀衝上去把他們全都殺了。

如果能讓他們獲得應有的報應,即便豁出我這條命,我也不怕。

「傻瓜,殺他們那是臟你的手。我們是守法公民,要依法辦事。相信我,那些人我有的是辦法對付。」

陸逸塵一本正經地說著,見我看他,還眨了眨眼。

說什麼守法公民,我才不信他那麼乖呢。

不過,我相信他,既然他這麼說,就一定會有辦法。

過了這麼幾天渾渾噩噩的日子,我總算是清醒過來了。

清醒過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到了老夏。

這麼多天沒去看老夏,他不知道該多著急了呢。

可我現在這幅樣子,去看他,他肯定會擔心。

我正糾結著,陸逸塵拉開床邊桌子的抽屜,拿出一個盒子遞給我。

「前幾天買的,看看喜不喜歡。」

我接過一看,是只最新款的手機。

裡面卡都裝好了。

「喜歡,我太喜歡了。」

正愁著沒手機打電話呢。

我興奮地抱著陸逸塵,在他臉上吧唧了一下。

找了個陸逸塵不在的空擋,我打了個電話給老夏。

「夢夢,你這幾天都沒來醫院,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老夏關心地問我,語氣有幾分焦急。

聽到他的聲音,我的心就像是有了著落。

我不是一個人,我還有老夏。

「沒有,爸,我這幾天在外面出差。出發得急,沒來得及告訴你。連著幾天都忙死了,等我空下來,想著你肯定睡了,就沒敢打電話。這不難得今天空,就馬上打電話給你了。我這邊還要幾天,等回來了馬上去醫院看您。」

我獨立地早,老夏一慣來都很相信我的話。

我這麼說,他自然沒什麼懷疑的,忙叫我好好工作,他那邊有護工在,讓我不用分心管他。

掛了電話后,我想了想,又給許諾打個了電話。

她問我知不知道小雯去哪兒了,好幾天沒回家住了。

我忍住了眼淚,深吸了口氣,告訴她小雯家裡有急事,回老家了。

小雯的事,我只想深埋在心裡,不想讓別人知道。

讓許諾知道,也只不過是多一個人傷心。

「那她什麼時候回來?」許諾問。

我說,她好像是回老家相親結婚,可能,不回來了吧。

小雯沒有死,她只是回老家,聽父母的安排,結婚生子去了。

我這樣跟許諾說,同時也在心裡暗示自己。

躲在病房內的洗手間里,我抱著手機,又痛苦了一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