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嗯,分二間吧,等會大長老、二長老他們都會過來。」蘇驍勇出聲,化解了棠雲的尷尬。

走進包廂,面積不小,進個三十多人都不會擁擠。

蘇馳風卻硬將棠雲推到了蘇驍勇那邊,不管出於他是否因為懷疑棠雲之故,他都記得照顧向月的感受,盡量不讓棠雲與向月同處一起。

向月對他投於一個讚賞的目光。

蘇馳風從定魂珠處感覺得到向月的情緒變好,回以一笑。

包廂內也鑲嵌著照明的夜明珠,地上鋪就淡藍色暖玉的地板,光線柔和,廂內冬暖夏涼,十分舒適。

案几上還擺著酒水瓜果和糕點,這環境和待客之道真是沒話說。

這樣的競拍場合比黑市要規範、舒適和高檔多了。

蘇馳風、向月、袁飄飄一行共十三人席地而坐,跟著一起的敖艷,拘謹的坐在最邊上。

張為擠在他們中間,湊熱鬧:「風哥、薄醫師喝點酒水,姐和各位姑娘你們嘗嘗水蜜桃,新鮮採下來的,特甜。」

「好大的桃子!」

看到果盤裡的水蜜桃,個頭大如柚子,向月瞳孔不由一縮,空氣質量優質,連桃子都能長這麼大嗎?

「寶寶嘗嘗。」

蘇馳風已經伸手將果盤推到了向月面前。

向月捧起一隻水蜜桃,咬了一口,水份很多,非常甜,不由大讚:「好甜!各位,我不客氣了,你們也吃啊。」

「阿風就想著向姑娘一人,還是向姑娘好,想著我們。」百里紅看著那水蜜桃也嘴饞得很。

蘇馳風笑著把果盤推向百里紅幾人。

「這次競拍會,我們張家坊市對有一定實力的勢力都發出了邀請函,唯獨沒有邀請一個大勢力,姐,你知道是哪個勢力嗎?」張為讓向月猜。

「還用問,肯定是望天宗了。」百里紅正啃著水蜜桃的嘴,就插了上去。

「聽說頂級煉藥大師絳焰失蹤在遠古遺迹里,至今沒出來。望天宗派了許多弟子進去尋找,也一個沒出來,門中弟子還接二連三遭到暗殺,整個望天宗人心惶惶,已經有弟子想要退宗了。」姜家香嘆息道。

強大如廝的望天宗面臨如此困境,多少令姜家香為之唏噓。

「失去頂級煉藥大師的望天宗,實力當然一落千丈。絳焰為各大勢力煉製靈品丹藥,先要收取材料,還有不小的費用,他失蹤,交不出靈品丹藥,這筆賬自然要望天宗賠償了,望天宗恐怕要賠個清家蕩產嘍。」

張為一副商人的精明道,「我們坊市還請望天宗幹什麼,他們還有能力競拍嗎?再說望天宗也不敢進華亭,風哥會放過他們嗎?」

「哼,望天宗害我們當家的,絕不會有好下場!」白鶯、梅姑和慕容青虹氣憤道。

向月聽到望天宗門中弟子接二連三遭到暗殺,不由望向了蘇馳風。

蘇馳風密語傳音給她:「是益陽派隱衛乾的,你未醒,我放不下,沒去幫忙,罪魁禍首絳紅一日不死,望天宗別想有一日安寧!」

向月微微點點頭,要不是九彩羽裳和定魂珠忠心護主,她早死在了絳紅的紫寶攻擊之下,這仇豈能不報?

「別小覷瞭望天宗,即使傾家蕩產,但底蘊深厚,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少了個絳焰確實令他們實力大落,但望天宗是煉丹師最多的勢力,不能煉製靈品丹藥,煉製出來的上品丹藥也夠他們大賺了。」

薄無琴鄭重道,「望天宗下面有不少附屬勢力,每年交貢上去的財物,不會低於一般勢力一年的收入。絳焰失蹤,只能使他們一時亂了陣腳,不會太久,他們就能恢復過來。」

「嗯,薄醫師說的是,望天宗一恢復過來,必然會有所動作。」蘇馳風點點頭,說道,「我們便是要趁著望天宗沒恢復過來之前,打擊他們,殺絳紅!」

「天星門可有遭到人襲擊?」

向月生怕望天宗的人找天星門的麻煩,連忙問白鶯他們。

望天宗畢竟是當世五大門派之一,幾百年的底蘊,弟子無數,高手眾多,正如薄無琴所說,少一個絳焰,不足致命。

與他們相比,天星門的實力太弱小,頃刻之間就會被他們顛覆。

「別擔心,望天宗以為你重傷,不一定能活著,目前不會報復天星門,何況他們現在自顧不暇。不過,一旦你蘇醒的消息傳播開去,倒是要儘早做好防範。」

蘇馳風朝著向月投去一個安心的笑容,「我會派些人過去幫你去鎮店,再傳個消息給益陽,讓他也派些人過去,望天宗奈何不了我們,沒人能傷你的人!」

向月點點頭。

但是她不會只想著依賴別人。還是那一句話,只有自己強大,才是真正的強大,讓人忌憚,讓人傷害不了!

在發生薄無琴被抓事件之時,白鶯已經傳信召山老和莫問回來。

等向月回天星門,將幽冥王洞府得到的各種藥材,分給大家,定能再次壯大天星門的實力。而她也是,必定更加勤奮的提高自己的修為。

當然她也將句離算上,等走的那一天,隨她一起回天星門,還有很多仙力本源要分給他。

「曲江遠古遺迹還能進去?」

聽她問起,句離回道:「能進去,不過進去的人,沒一個出來,那地方很邪乎,望天宗的人進去了二十多個弟子,一個也沒出來。」

幽冥王洞府無比遼闊,想要出來,跟中彩票頭獎一般,要麼運氣好踩中什麼傳送陣,給傳送出來,要麼就是開啟最深處的總樞傳送陣。

但是總樞傳送陣必須貫注強大的仙力才能開啟,望天宗的人可能嗎?

那些進去的人,出來的可能性簡直是渺茫之極。

向月心中冷笑,口中津津有味的吃著水蜜桃,這味道的確好極。

「白堂主,傳令我們天星門的人,不得進入曲江遠古遺迹!」

「當家的,你先看看這件寶物。」

白鶯欣喜的從儲寶袋裡取出一塊六角形狀的大銀鎖片,雙手遞給向月。(未完待續。) 向月準備將手中吃了一半的水蜜桃放下,去接那六角形的大銀鎖片時,蘇馳風伸手拿去了她手中的水蜜桃,嘎啦一口,毫不介意的咬在了向月咬過的地方。

蘇驍強、百里紅、袁飄飄、姜家香和敖艷,乃至句離、白鶯等人都為之一呆。

這是向月吃剩的東西啊,他們兩人的關係好到了這份上了嗎?

薄無琴一張乾淨的臉,也是震驚一片,本來略顯憂鬱的眼睛,憂鬱之色濃重了幾分,不過他馬上低下了頭,掩飾他的憂傷。

蘇馳風卻若無其事,依然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他早視向月為自己唯一要娶的妻子,又怎麼會嫌棄她吃過的東西?

這些天,蘇馳風可沒少受薄無琴的臉色,因為向月昏迷未醒,沒有心思與薄無琴計較,現在向月安好,以他的腹黑,當然要警醒薄無琴一下,別插足他和向月之間。

不過察覺到薄無琴這一舉動,似乎在隱忍著心中的感情,不想讓任何人發現,包括向月,這讓蘇馳風不明,喜歡對方,卻不讓對方知道,這是暗戀嗎?

「飄飄,你吃嗎,我給你拿?」蘇驍強心底羨慕不已,想著自己什麼時候也能吃到袁飄飄吃過的東西就好了。

「不用,我不想吃。」袁飄飄搖頭。

「千里傳訊鎖?這麼大?」

向月瞟了蘇馳風一眼,沒去理他,擦了擦手,便接過六角形的大銀鎖片。大銀鎖片表面刻畫著五星形圖案,這不是與畢尚曾經商量過改造千里傳訊鎖的形狀嗎?

不過比想像中要大了許多。

「不錯,這塊是當家的,當然大了,當家的你用用看。」白鶯笑道。

向月運用起內力於指尖,在五星圖案里,寫下:「我醒了,大家不用擔心!」

而此時白鶯手中也多了一塊千里傳訊鎖,她的千里傳訊鎖倒是普通大小,像掛在頸部的吉祥飾物。

她的千里傳訊鎖上同時顯現出向月剛才寫下的字。

在這些字之前,卻帶著一個大大的「主」字。

「厲害啊,姐,這種千里傳訊鎖聽說只有皇城一位木姓煉器大師才能煉製出來,很多大勢力想跟木大師訂製,還訂製不到,姐的天星門竟然有這樣一名煉器大師。」

張為驚嘆不已道。

就在這時,向月手中的千里傳訊鎖微微一亮,似乎有訊息過來,她一貫注內力,五星形圖案里馬上顯出一排字。

丁:「當家的,你終於醒了,太好了!天星門一切都好,等你回來。」

白:「當家的!」

很明顯,是丁雪杏也接到了向月的訊息,立刻就回訊過來。

而另一個「白」,自然是白鶯了,就剛剛,她寫下了當家的三字,參與回復。

向月為之驚喜不已,想不到遠在東陽郡的丁雪杏,能夠接到華亭這裡的訊息,而且每塊千里傳訊鎖都以姓氏標註,令人一目了然是誰發的訊息。

向月手中這塊大千里傳訊鎖是「主」,聯通白鶯等人手中的「屬」,以後在外,傳遞訊息將會非常方便快捷。

白鶯他們之間也能傳送訊息,不過不能像向月這樣一次接受這麼多,他們只能一條條發送和接收。

「畢大師厲害……哎呀!」

向月突然想到約了畢尚在曲江邊碰頭,一起去皇城的,但她卻遭到了絳紅的攻擊,因重傷在蘇家養傷,不由哎呀了一聲,連忙問道,「畢大師去了曲江了嗎?」

慕容青虹忙回話:「當家的,別擔心,煉製一塊千里傳訊鎖很費時日,畢大師煉得廢寢忘食,早忘了時間,要不是我們趕回去請薄醫師,他都不知道日子過了多久。」

煉製一塊千里傳訊鎖最少也要十天半月,尤其是向月這塊最大,又最精製,從向月去曲江之時,畢尚開始煉製,直到白鶯她們幾人回去叫薄無琴,才煉製完成,這麼久的時日,還是畢尚廢寢忘食的成果。

這也難怪畢尚會忘了要去曲江與向月匯合了。

這些天他又廢寢忘食的煉製,半個月里煉製出二塊千里傳訊鎖,其中一塊讓人送來給白鶯,另一塊在丁雪杏手上,方便兩地互通消息,得知向月恢復情況。

接下來他繼續為各長老、護法和堂主配齊千里傳訊鎖,讓大家更加方便互通訊息。

向月點點頭,能夠發送訊息的千里傳訊鎖已經接近後世的高科技通訊設備了,煉器師果然強大,這項職業無怪乎受到世人推崇和尊敬。

未時差不多就要到了。

張家坊市的人已經從後台抬上八尊紅玉展台,一字開排列於高台上。每尊紅玉展台上,則蓋著一塊紅色錦布,遮掩著將要競拍的寶物。

一個身材中等、儀錶堂堂的中年男子站上了高台。

「我父親張琛。」張為一指那中年男子,為向月幾位不是華亭的人介紹。

底層座席此時也差不多快要坐滿人,一見張琛上台,知道競拍就要開始,紛紛安靜了下來。

「多謝各位賞臉,大駕光臨我們張家坊市的競拍會,在下張琛,負責主持這次競拍會,現在就為各位展示今日的競拍寶物。」

張琛聲音清亮,向著座席和包廂抱抱拳,做事幹練利索。

「第一件,一隻怪異的蛋,各位請看!」

掀開紅玉展台上的紅色錦布,只見玉盤上躺著一「塊」大蛋,因為這蛋不是圓形或者橢圓形,更像長方形,長二尺,寬一尺余,四個角倒是不尖,偏圓頭,也有點接近梯形。

蛋殼呈銀色,微微泛著暗光,像水**動似的。

「這是什麼動物的蛋,果然怪異!」

「從未見過長長方方的蛋,還真是怪異啊!」

見到這種模樣的蛋,場下頓時噪雜了起來。

張家坊市將這顆怪蛋作為第一件競拍之物,便是為了引起眾人的新奇,看到場下的氣氛一下子被引燃,張琛微微一笑,介紹道:

「我們張家坊市的鑒定師鑒定不出是何種獸類,或許是飛禽,也可能是走獸,不過各位放心,這隻蛋絕對是活的!」

「這隻蛋底價一百銀兩,請競價者一次出價不低於十銀兩,現在競價開始!」

張琛話音一落,馬上就有不少人出價。

「一百五十兩!」

「二百兩!」

「二百五十兩!」

……

誰都知道獸類難馴,除了像安陵家有一門馴禽術,能夠馴化飛禽之外,要想馴服一頭獸類,最好的辦法是抓獲剛出生的幼崽,親自餵養。

只有從小帶在身邊養大,再結合大棒加糖丸的手段,聽話就給好吃的,不聽話就一頓狠揍,強行將其馴服。

未孵出來的蛋,比幼崽更容易馴養,這讓許多想要有一頭坐騎的人,爭先恐後的競價起來,一次出價都跳至五十銀。(未完待續。) 試想讓安陵家馴化一頭飛禽,沒有一千黃金,辦不到。而這隻蛋底價才一百銀兩,即使這隻蛋不知是何類物種,只要能孵化出來,說不定是一隻非常兇猛的飛禽呢。

不知何物,才更有期盼,許多大勢力弟子都參與競價之中。

很快價格就被叫到了五百五十兩。

白鶯、梅姑和慕容青虹聽到一隻怪蛋被叫到了這個價格,一個個臉色大驚。

這種場合,來的都是大中型勢力和富豪貴族,小勢力和小康型個人都沒有資格參與進來。白鶯她們三人要不是隨向月進來,哪見過這樣的場面?

白鶯和梅姑雖然也在幽冥王洞府采了不少黃金,但她們早已經上交了天星門,就算黃金仍在她們身上,她們也捨不得花。

這裡一件競拍物品這等昂貴,估計所採的那些黃金,也不夠買幾件的。

坐在最邊上的敖艷也是第一次見識這樣的場面,張著嘴,一臉的驚駭。

向月通過眼瞳透視,這種怪蛋確實如脈博一樣有節奏的微微跳動,像當初在烏麻族地得到的蝴蝶卵,也是如此跳動。

「張為,你們從哪搞來的這隻怪蛋?」

「有人從蠻荒之地撿的,被我們收購進來。」張為喝著酒,問道,「姐,你對這隻怪蛋也有興趣嗎?」

「嗯,很好奇會孵化出什麼動物來。」向月點點頭,想起蝴蝶孵化出來時,那可是把她嚇得不輕。

就在兩人說話間,價格就被叫到了七百兩,一會兒功夫,從一百兩叫到七百兩,這價格飈得夠快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