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不過那猶如瀑布般狠狠摔下的湖水豈是那麼容易抵擋的,更何況紫衣女子並沒有受傷,自然不能讓林敬修一個人去抵擋。

紫衣女子也明白這個道理,點點頭便走到林敬修的身旁。

玉手一點,原本系在腰間的白色腰帶飛出,化為一根兩米長的水袖。隨著紫衣女子的動作,水袖猶如靈蛇般在空中飛舞。

看著紫衣女子手中的白色水袖,林敬修微微一愣,這水袖明顯是一件上品靈器,看來這紫衣女子一直在隱藏實力。

不過紫衣女子實力越強,對他就更有利,他與孟雲軒此時也算是結盟了,而孟雲軒與紫衣女子關係如此親密,自然也算是盟友。

「嘩嘩嘩…」

就在此時,那瀑布般的湖水轟然落下。

雖然早有準備,但當瀑布般的湖水撞擊在琉璃色光幕時,林敬修依舊感覺胸口猛然一悶,琉璃色的光幕也開始顫抖著,發出雨打芭蕉般的聲音。

隨著時間的推移,林敬修感覺自己體內的靈力像是洪水般的狂涌而出,不一會臉色瞬間蒼白了起來。

手一翻,一個玉瓶出現在手中,一股腦的將瓶內的靈丹全部倒入口中。感覺到體內再次生出的靈力,林敬修才微微鬆了口氣。

不過當他看到旁邊的紫衣女子時,眼睛不由的一亮。

紫衣女子揮舞著手中的白色水袖,「瀑布」還沒有接近她,便被白色水袖以一股極柔的力量送到了其他地方,沒有一滴水能夠靠近她。

好在瀑布來的兇猛,去的也很迅速,很快山洞內便再次恢復了平靜。

「姜道友,這個時候還隱藏實力,真的打算就此放棄七彩鍛靈果嗎?」看著退去的湖水,林敬修沖著姜姓老者喊道。

「還是說姜道友有把握自己對付這隻半隻腳踏進五階妖獸的附蔓蛇。」

「半隻腳踏進五階妖獸?林兄是說隱藏在湖泊中的妖獸不是五階妖獸?」服用了一些療傷靈丹之後,孟雲軒臉色已經好了許多。

吃驚的不止是孟雲軒,渚飛、紫衣女子和那個長臉男子也都是滿臉的驚訝。

剛才的「瀑布」之威他們都是深有感受的,特別是渚飛和長臉男子,他們可都是手段盡出方才抵擋住。

如果這都不是五階妖獸,那麼真正的五階妖獸到底恐怖到什麼程度。

「這裡可是締煌靈府,既然不允許丹靈期以上的靈者進入,又怎麼可能會有五階以上的妖獸呢。」林敬修輕笑著搖搖頭。

「林道友說笑了,即便不是真正的五階妖獸,也是相當於半步紋丹的存在,又豈是老夫這個築靈期靈者能夠對付的。」

姜姓老者神情變了數次之後,才恢復正常,那雙陰冷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林敬修,口中卻是略顯輕鬆的說著,彷彿絲毫沒有受到林敬修的話影響。

「不過林道友的實力卻著實讓老夫大為意外,遠超同階靈者的靈識之力,雄厚的靈力,加上極品防禦靈器,這等寶物即便是老夫也無比眼紅。」

說著,眼睛看向了林敬修頭頂之上漂浮的青玉琉璃傘。

身為築靈期大圓滿的靈者,手中也不過只有黑色彎刀一件極品靈器,而林敬修不過築靈初期,居然擁有極品防禦靈器這等至寶,如果不是忌憚林敬修的身份,他真想衝上去殺人奪包。

姜姓老者的話瞬間讓眾人的吸引力落到了林敬修的身上,他們都是築靈期靈者,自然知道極品防禦靈器的價值。

「靈器再強終究只是外物,怎能比得上姜道友築靈期大圓滿的修為。」手一抬,青玉琉璃傘重新落到他的手中。

「還是儘快解決眼前的問題吧,如果耽誤太久的時間,尚師兄和端木師兄該著急了。」

本來還有些眼熱的幾人,一聽到尚凜煜和端木少朔的名字,眼中的貪婪頓時消失得一乾二淨,即便是姜姓老者眼中的殺意也減弱了幾分。

人的影、樹的皮,天翼修羅和和琉璃修羅的大名在築靈期中幾乎是無敵的存在。

「在半隻腳踏進五階妖獸的附蔓蛇面前,我們這些人根本就毫無反手之力,能夠依仗的恐怕就只有姜道友。」聽到林敬修的話之後,孟雲軒目光一轉便開口說道。

「這是讓老夫去送死吧。」姜姓老者臉色一冷。

「姜道友真是冤枉孟某了,如果姜道友出了事七彩鍛靈果不是更沒有希望了嗎?」孟雲軒一臉真誠的說著。

「哼」

姜姓老者冷哼一聲,沒有再說什麼,顯然他也明白孟雲軒說的是事實。

。 「如果我們能夠解決其他附蔓蛇,姜道友會不會輕鬆一點。」林敬修沉吟片刻后,看著沉默的姜姓老者說道。

對方也不是傻子,這樣危險性極大的事情、如果他們不表現出一些誠意、付出一些代價,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確定?」

姜姓老者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林敬修,不是他不相信林敬修的實力,而是這些附蔓蛇太過難纏。雖然他們已經斬殺了不少附蔓蛇,但誰也不無法確定還有多少附蔓蛇的存在。

而且他們都很清楚,除了隱藏在湖泊之中的那隻半隻腳踏進五階妖獸的附蔓蛇外,四周肯定還隱藏著一些實力堪比三階妖獸的附蔓蛇。

這個等級的附蔓蛇,即便是他自己也沒有太大的把握,否則死去的褐衣老者也不會毫無反手之力。

「事情到了這種地步,還有說謊的必要嗎?」林敬修目光之中的精光完全收斂,平靜的猶如一潭死水,讓姜姓老者心中不由得一凜。

「我會將附蔓蛇所在之處標記出現,你們只要出手攻擊便可。至於姜道友,只要提防附蔓蛇王不要出手干擾便可。」

沒有理會姜姓老者的變化,林敬修口中淡淡的說道。不同於先前的溫文爾雅,此刻的林敬修全身散發出一股令人心驚的威嚴,彷彿是天生的上位者一般。

說著兩簇青色的火焰在他的雙眼中綻放,與先前深邃的目光相比,格外的醒目。

「靈目之術?」看到林敬修的變化,姜姓老者有些難以置信。

靈目之術在諸多靈術之中絕對是上等的靈術,不僅是因為靈目之術的稀有,還因為靈目之術難以修鍊,沒有數十年、甚至是上百年根本不可能取得太大成效,所以丹靈期以下的靈者很少會修鍊靈目之術,因為太浪費時間和精力了,畢竟築靈期靈者的壽命也只有兩百歲左右。

而林敬修不過二十歲左右,即便是從娘胎里就開始修鍊也不過才二十年。

更何況身為古濤宗師的弟子,他不僅要分心學習煉丹術,還在二十歲前突破築靈期,無論哪一樣放在別人身上都是天才的存在,如今卻同時出現在一個人的身上,他怎麼可能不震驚。

其餘人雖然沒有說話,但臉上的震撼之色絲毫不比姜姓老者少。

看到他們的反應,林敬修並沒有太多的意外。在施展出青焰神目之前,林敬修就已經猜到他們的反應了。

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林敬修也不想暴漏太多。

但剛才妖姬再次傳來消息,七彩鍛靈果快要成熟了,如果再不動手,他們就徹底沒機會了。

所以他必須在七彩鍛靈果成熟時,牽制住附蔓蛇王,這樣才能給妖姬爭取時間。

而附蔓蛇王的實力林敬修已經見識過了,他根本沒有任何希望,他們之中能夠暫時牽制住附蔓蛇王的也只有姜姓老者有可能。不過以對方的老奸巨猾,自然不可能輕易出手,所以他才想出這個辦法。

當然,隨著他們這邊人數的減少,實力上似乎已經弱於漠土宗,所以他必須表現出足夠的實力,才能震懾住對方。林敬修可不相信,單憑青雲宗的名字便能讓對方不敢向自己出手。

在這種地方,殺人毀屍可是非常簡單的事情。

青焰神目被運轉到了極致,四周石壁上那一條條淡綠色的身軀頓時清晰的呈現了出來。

一拍腰間的儲物袋,一個玉瓶出現在他的手中。

身為煉丹師,林敬修身上的靈丹十分齊全,驅蛇散便是諸多靈丹中的一種。因為其中含有雄黃的成分,所以用來驅趕一些低級的蛇類妖獸。

當然此刻林敬修使用驅蛇散並不是為了驅趕這些附蔓蛇,而是想在這些附蔓蛇身上留下一些標記。

右手一甩,玉瓶之中的驅蛇散全部倒出。那是一些金色粉末狀之物,漂浮在半空中看起來像是星辰一般的閃爍著。

驅蛇散一被倒出,便像是長了眼睛一般,紛紛向那些依附在石壁上一動不動的附蔓蛇飛去。

為了防止被人發現,那些附蔓蛇都是一動不動的趴在石壁上。等到它們反應過來,已經來不及躲開那些從天而降的驅蛇散了。

在驅蛇散的刺激之下,那些附蔓蛇再也隱藏不了,紛紛露出本來的淡綠色身軀。

而它們剛剛暴漏,孟雲軒四人的攻擊已經落下。連一階妖獸都算不上的它們,面對他們這些築靈期靈者的攻擊,結果可想而知,紛紛化為血肉碎末。

不一會,數百隻附蔓蛇便死在他們四人手中,腥臭之氣已經瀰漫在整個山洞。

至於林敬修,灑出那些驅蛇散之後便沒有了任何動作,但眼中的青色火焰卻是不時的跳動著。

「終於忍不住了嗎?」

林敬修心中冷冷一笑,青鋒劍毫無預兆的飛出。

「嘶嘶…」

蛇信吞吐的聲音響起,隨即林敬修臉上路出一絲驚愕之色。只見那半米大小的附蔓蛇尾巴猶如彈簧般彈出,直愣愣的撞上青鋒劍。

要知道青鋒劍可是貨真價實的上品靈器,別說這隻附蔓蛇還不是三階妖獸,即便是三階妖獸也很難抵擋住青鋒劍的鋒芒。

事實證明,林敬修的猜測是正確的。

蛇尾撞上青鋒劍后,並沒有堅持多久就被青鋒劍一分為二。

隨即林敬修眼中出現了不可思議的一幕,斷了尾巴的附蔓蛇去勢不減,與青鋒劍擦肩而過,然後像是張了翅膀一般的向林敬修射來,根本沒有藉助任何力量。

不僅如此,林敬修很快就發現,左右兩邊各有一條附蔓蛇,體積與斷尾的附蔓蛇差不多大小,同時向林敬修要害襲去。

果然,這些附蔓蛇恐怕已有了靈智,否則不可能設計出如此殺局。

殺局堪稱完美,但它們卻小看了林敬修。

「七星絞殺」

林敬修嘴角的冷笑更加明顯,雙手同時一揮,七道銀光碟旋在他的四周,隨著他的聲音,七道銀光瘋狂旋轉,一舉將三隻附蔓蛇吞噬。

。 「斬」

伴隨著一聲冷喝,一道巨型的黑色彎刀直直的劈在湖泊中再次翻起的一波巨浪之上。巨浪被一分為二,化為滿天水花重新跌入湖泊之中。

隨著巨浪的消失,林敬修周身旋轉的銀光還原成七柄銀色長劍,環繞在他的身側。除了臉色略顯蒼白之外,絲毫看不出其他的異樣。至於那三條附蔓蛇,更是消失的無影無蹤,連屍體都沒有留下。

這一刻,包括姜姓老者看著林敬修的目光都有些不同了。雖然他不想承認,但林敬修剛才的攻擊足以威脅到他了。

一個築靈初期的靈者能夠威脅到自己,這件事要是被人告訴他,他一定覺得對方是神經病,但如今事實擺在眼前,容不得他不相信。

「附蔓蛇王要出來了。」

姜姓老者很快便收回了目光,再次看向恢復平靜的湖泊。

雖然能夠威脅到自己,但也僅僅是威脅到罷了,在絕對實力面前林敬修沒有什麼僥倖的機會。目前最大的威脅,是來自於湖泊中那隻相當於半步紋丹的恐怖妖獸。

附蔓蛇王雖然還沒有成為真正的五階妖獸,但憑藉其恐怖的天賦,真正的丹靈期真人也不敢掉以輕心,更何況是他。

「人類,你們現在離去,本王可以既往不咎。」

嘶啞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出,隨之散發出來的威壓也是無孔不入,彷彿想要將他們全身骨頭都碾碎。

「附蔓蛇向來睚眥必報,說這種話未免太天真了吧。」姜姓老者嘴角勾勒出一絲冷笑,但眼中的慎重之色卻是一絲不減。他很清楚,以他目前的實力與附蔓蛇王還有一些差距的。

「找死」

怒吼聲響起,一道墨綠色的光影從湖泊之中激射而出。墨綠色的光影還未接近,一股腥臭之氣便已瀰漫而出,讓人不由得有心頭暈目眩。

「這些氣體有毒。」林敬修身影向後急退,口中還不忘提醒著眾人。

其實根本不用他提醒,除了姜姓老者之外,其他人早就退到了一旁。

「刺啦」

黑色彎刀在姜姓老者的控制下,猶如一道黑色閃電撕破了空氣,發出破裂的聲音,瞬間迎上了那道墨綠色的光影。

「不好,那是殘影。」

墨綠色光影一接觸到黑色彎刀,毫無抵抗之力的被一分為二。

看到這一幕姜姓老者先是一愣,隨即彷彿想到了什麼臉色猛然一變,想也不想的全身光芒一裹向旁邊斜飛而去。

「砰」

墨綠色光芒一閃,先前姜姓老者站立的地方出現一道巨大的裂痕,裂痕足足蔓延了數米之遠,可以想象的出來,這要是落在人的身上,那麼全身上下恐怕都找不到一塊完整的骨頭了吧。

剛剛躲開的姜姓老者還沒來得及做任何反應,墨綠色的光影便以更快的速度反彈而起,瞬間來到了姜姓老者的頭頂之上。

雖然震驚,但身為築靈期大圓滿的靈者,自然不可能就這點能力。

原本飄浮在身前的盾牌出現在頭頂之上,體內靈力狂涌而出,那件本就是靈氣四溢的盾牌彷彿是火山爆發一般,化為數米大小,將他完全護住。

姜姓老者的突然爆發讓墨綠色光影的速度微微一滯,讓眾人終於看清楚了它的模樣。

與普通附蔓蛇相比並沒有太大的區別,只是顏色更加深邃,完全變成了墨綠色,體積也比一般的附蔓蛇大上不小。

「嘶嘶」

看著大發神威的盾牌,附蔓蛇王猩紅的蛇信吞吐著,纖細的身軀在空中一動,便奇迹般的完成了一百八十度的旋轉,那讓人不寒而慄的蛇目死死的盯著孟雲軒等人,然後再次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內。

林敬修眼中青色火焰跳動,原本握在手中的青玉琉璃傘再次撐開,青色光芒如陽光般撒下,瞬間將他包裹其中。

激發了青玉琉璃傘的林敬修依舊不滿足,袖口一震,數張靈符同時飛出,化為一層層靈氣四溢的防護罩。

剛剛做完這一切,附蔓蛇王的身影便出現在青焰神目之下,通體墨綠色身軀直直的撞上了那些防護罩。

附蔓蛇王雖然還不是真正的五階妖獸,但靈智已經不遜色於人類,先前正是因為林敬修出手,那些附蔓蛇才會如此迅速的被解決。而且它的三大護法,都是死在林敬修的手中,這麼多人中它最想殺死的毫無疑問便是林敬修。

所以放棄姜姓老者之後,沒有絲毫猶豫便直奔林敬修而來。

「咔咔」

在附蔓蛇王的攻擊之下,那些黃階極品防禦靈符沒有起到任何作用,猶如泡沫般消散在半空中。

沒有了那些防護罩,附蔓蛇王速度不減的撞上了青玉琉璃傘撒下的青光所形成青紗。

林敬修只覺胸口一悶,一絲血跡順著嘴角溢出。青玉琉璃傘所凝聚出的青紗更是劇烈跳動著,一副隨時都有可能破裂的感覺。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