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接下來,隋戈指揮征剿大軍攻陷了時之宗、真禪宗、凈土宗三個宗門的山門,斬殺幾個宗門的門人弟子數百萬,收編一百多萬。而七羅界的一些小宗門,不待征剿大軍對付他們,已經主動向秦漢王朝遞交了效忠書,以免除被征剿大軍踏平山門。如今,征剿大軍的威名已經名震整個七羅界,尤其是征剿大軍的大元帥,一舉震退九個散仙,更是被整個七羅界的修士傳得神乎其神,更有許多修士認為,征剿大元帥應該是從仙界下來的人!

半個月之後,征剿大軍來到了日蓮宗的山門前面。

這是征剿大軍的最後一個征討目標了。

五大宗門之中,也只有日蓮宗的山門沒有被攻破了,所以日蓮宗也就成了五大宗門的門人弟子最後的收容所。那些不想逃亡、不想投降的宗門修士,全都聚集在日蓮宗,準備跟隋戈的征剿大軍決於死戰了。(_–)

日蓮宗,成為了征剿大軍最後的一塊硬骨頭了。

日蓮宗,位於七羅界的極北,距離日蓮宗山門不遠的地方,就是萬丈深淵,從這裡就可以直接前往七羅界的背面。日蓮宗,四周山脈都是白茫茫一片,因為這裡的冰雪終年不化,這讓隋戈想起了人類世界的北極圈。

日蓮宗山門所在的日蓮峰,高逾萬丈,從山腳下看去,太陽最高的時候也不過剛剛越過山峰,山頂上的冰雪折射出來的光芒,形成一個巨大的七彩蓮花,所以就有了日蓮宗的名頭。

當初,天台宗、日蓮宗清剿天皇道宗,用了差不多半年的時間,可惜好景不長,如今隋戈的征剿大軍只用了半個月時間,就已經摧毀了四大宗門,就剩下了一個日蓮宗苟延殘喘了。而且,日蓮宗的部分強者,都已經悄然離去了,並非每個修士都擁有於宗門共存亡的勇氣和力量。

但是對於隋戈來說,征剿日蓮宗是必須的。

斬草要除根!

日蓮宗是最後一個塊硬骨頭,但是硬骨頭也必須要啃,否則的話,五大宗門甚至是天皇道宗,都可能會死灰復燃呢。

而且,征剿七羅界的宗門,是隋戈反攻人類世界的一個關鍵環節,不容有失。

咚!咚!咚!咚!

戰鼓聲已經響徹整個天地間,征剿大軍似乎已經準備行動了。

這時候,日蓮宗的宗主終於現身在山門口了。

日蓮宗的宗主一向非常神秘,很少拋頭露面,不過今天隋戈卻看到了日蓮宗宗主的真面目:

一個女人!

白衣如雪,一塵不染、恍然若仙的女子!

雖然身材仍然有些矮小,但是她給人的感覺卻不是矮小,嬌小玲瓏。

看來,這女人應該算是七羅界的頂級美女了。

女子一臉寒霜,目光冰冷地盯著隋戈:「你就是秦漢王朝的征剿大元帥?」

「正是。」隋戈說道,「日蓮宗的宗主。。端木希?」

「既然知道,何必再問。」端木希語氣冰冷,「為何一定要置我們日蓮宗於死地!如果你們退兵的話,本宗主可以發誓,永遠不干涉王朝之事!」

端木希已經做出了讓步,當然這代表日蓮宗高層做出的最大讓步。

發誓永遠不干涉王朝之事,這就等於日蓮宗會變成真正的世外宗門了。

「對不起,本帥不能接受。」隋戈平靜而有些冷漠地說道。

征剿大業已經進行了大半,隋戈不可能半途而廢的,如果現在心慈手軟,就會為將來留下禍端。隋戈需要一個完全君主集權的王朝,一個完全可以讓他控制的傀儡王朝來控制整個七羅界。所以,他不允許日蓮宗這樣的存在。

「那你要怎樣?」端木希繼續問了一句。

「簡單,日蓮宗必須馬上解散,本帥的人將會踏平日蓮宗的山門。從此以後,不會再有日蓮宗存在,而日蓮宗的門人弟子,要麼效忠秦漢王朝,要麼離開七羅界!」隋戈說出了一個極其苛刻的條件。

「這個條件,我們不能答應。」端木希斷然道。

「不能答應,就只能開戰了。」儘管對方是一個美人,但隋戈不為所動,因為他不可能為了一個女子,而放棄他心裏面的目標。

「好!征剿大元帥,你果然是狠辣!不過,你若是開戰的話,秦漢王朝就會有數千萬人,為我們日蓮宗陪葬!」端木希大聲喝道。

「千萬人?」

「沒錯!如果你們進攻日蓮宗,我們的人就會進攻秦漢王朝的幾個大城鎮,包括雲帝城!將會有無數人為你的狂妄、血腥行為付出代價!」端木希有些瘋狂地說道。

端木希本以為這樣的威脅對隋戈有些用處,誰知道隋戈毫不在乎,淡淡地說道:「最毒婦人心!想不到這話對七羅界的女人也同樣適用。不過,本帥最恨人威脅了!征剿大軍聽命。。日蓮宗邪魔外道,意圖滅殺我秦漢王朝無辜百姓,喪心病狂、罪無可恕!殺。。無。。赦!」

咚!咚!咚!咚!咚!咚!

戰鼓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而且比之前更加高亢。

端木希似乎還想要說什麼,但是隋戈再也沒給她說話的機會了,直接開始攻打日蓮宗的山門了。

與此同時,端木希也下令潛伏在秦漢王朝的修士們動手了。

兩場血腥屠殺,幾乎同時上演。

征剿大軍在隋戈的親自帶領之下,開始屠殺日蓮宗和其他宗門的餘孽,鮮血幾乎將整個山峰都給染紅了;同時,日蓮宗和其他宗門潛伏在秦漢王朝諸多城市的修士,也開始大肆屠殺這些城市的百姓。

一天一夜之後,征剿大軍終於踏破了日蓮宗的山門,剿滅了五大宗門的殘餘。

不過,鎮守日蓮宗的散仙,竟然只有一個人。

看來,其他的散仙,都已經放棄了日蓮宗。

這個散仙最重被隋戈擊成了重傷,但是他卻送走了端木希。看來,此人對端木希寄予了厚望,不想她葬身於此役。

除了端木希之外,日蓮宗的其餘人,只有極少數人成功地逃過此劫,因為虎千行等人拒絕了宗門修士的投降,直接殺無赦,這是對日蓮宗派人屠殺百姓的報復。

踏平了日蓮宗山門之後,征剿大軍班師回朝。

隨後,隋戈知道了日蓮宗安排的「屠城行動」中,共有四千萬是百姓被屠殺,而參與屠殺的修士,也被孔白萱和臧天、海瑟薇等人擊殺了大半。

針對此次慘劇,秦漢王朝的君主秦天正將這一日定為秦漢王朝的國難日,並且下令整個秦漢王朝之內,永遠不允許任何一個宗門存在,否則,征剿大軍將徹底鎮壓!

秦漢王朝的征剿大軍鎮壓了五大宗門之後,其他的大小宗門都紛紛解散,或是效忠秦漢王朝,或是成為散修,各自修行,或是遠離七羅界。

而七羅界其他王朝,震驚於徵剿大軍的威名,也紛紛地表示效忠,願意成為秦漢王朝的屬國。

正如隋戈向秦天正許諾的那樣,秦漢王朝終於成為了整個七羅界最偉大的王朝。

整個七羅界,都在秦漢王朝的統治之下!

而隋戈的目的,基本上也已經達到了。

為何說基本上達到了,因為這其中還存在一個變數:

那就是七羅界的背面世界,這是秦漢王朝的皇權無法觸及的地方,尤其是還有一個天葬崗!

如今,隋戈的鴻蒙樹已經將根須觸及到七羅界的諸多地方了,唯一還不能觸及的地方,就只有一個天葬崗了,他知道這天葬崗是七羅界散仙渡劫的地方,可謂是散仙的地盤,但是如果不能徹底佔據這個地方,隋戈就不能放心利用七羅界作為跳板,反攻人類世界。現在的人類世界,可是一個群魔亂舞的地方,隋戈可不想跟眾多魔物激戰的時候,卻被天葬崗的散仙們背後捅刀子。

毫無疑問,天葬崗的散仙們肯定對隋戈沒什麼好印象,因為隋戈的所作所為,這些散仙都已經耳聞目睹了,甚至還有些散仙直接吃了隋戈的苦頭。現在,這些人都在龜縮在天葬崗,就是為了復仇! ?秦漢王朝,終於完成了建國大業。(_–)

整個七羅界,全都在秦漢王朝的統治之下了,偶然還有些冥頑不靈的修士試圖破壞大局,但最後都被征剿大軍一一剿滅,還有一些修士,則被懸命客棧懸命而亡。

因為懸命客棧的存在,七羅界的很多修士變成了「賞金獵人」,並且這個職業逐漸變得非常受歡迎,因為現在沒有了宗門,很多不願意效忠王朝的修士,就變成了賞金獵人,很快這些修士就發現,作為賞金獵人也很不錯,因為以前替宗門幹事情、賣命,得到的好處還不一定有作為賞金獵人得到的好處多。

當秦漢王朝大局穩定的時候,隋戈也開始向七羅界最後一塊硬骨頭進發了。

隋戈再一次前往七羅界的背面。

七羅界背面的很多地方,都已經被隋戈掃蕩過了,大部分的神魔骨骸也落入了隋戈的手中,變成了天兵神將。

如今的七羅界背面,顯得比以前更加死寂。

不過,以前來七羅界的背面,隋戈總是小心翼翼,步步驚心,但是現在卻不同了,現在隋戈是直接前往天葬崗所在的地方,準備掃平最後一個障礙。

天葬崗,是七羅界散仙們的渡劫之地,因此數十萬年甚至更久遠的時間以來,接受天劫神雷和至尊仙氣的洗禮,讓天葬崗的大地變成了類似仙品靈壤的存在,而這也是隋戈一定要前往天葬崗的原因。不過,儘管天葬崗的土壤接近仙品靈壤,但是品質卻不純正,因此算不上真正的仙品靈壤,而且加上這裡經常被天劫神雷和散仙的力量席捲,天葬崗才是七羅界背面的真正不毛之地。

並且,天葬崗的土地也很板結,堅硬得如同鋼鐵一樣。

整個天葬崗,從地形上看是七羅界背面的一個高原,面積足足有數十萬平方公里。對於普通人來說,這是一塊很大的地盤了,儼然就是一個小國家,但是對於修士尤其是散仙來說,卻是很小的一塊土地。來到天葬崗的邊緣時,隋戈沒有絲毫猶豫,踏上了天葬崗的地盤,同時鴻蒙樹的根須也開始向天葬崗扎入。

隋戈的這種行為,就是對天葬崗散仙們的挑釁行為,很可能會遭遇諸多散仙的聯手一擊。–)

但隋戈絲毫不懼。

此時的隋戈,已經無懼散仙的存在了。

不,應該是無懼渡劫初期的散仙了。

因為就目前為止,隋戈遭遇的散仙都是初期修為的散仙。渡劫初期,超越和掌控空間法則;渡劫中期,則超越和掌控時間法則。渡劫中期和初期,說起來只是一點的差距,但卻好比是天壤之別!

為何?

因為渡劫中期,超越和掌控時間法則,就可以讓時間流逝的速度增快或者減慢,雖然不能逆轉時間回到過去,但試想一個渡劫中期的修士用時間之力攻擊一個人,讓對方的時間迅速流逝,那麼對方的壽命豈非很快就會燃燒完畢?

同樣,渡劫中期的修士,可以讓自身的時間變得緩慢,這樣就可以有更多的時間來修行,堪破天道等等,總之渡劫中期的修士跟初期比起來,簡直強大太多太多了。

但也正是因為如此,渡劫中期的修士,卻是更少見,甚至隋戈都懷疑在七羅界應該不會有渡劫中期的修士存在了。畢竟七羅界的散仙本來數量就不多,而要從渡劫初期提升到中期的修為,恐怕是萬中無一!

然而,這一切都建立在隋戈的猜想之中,真正的情況究竟如何,他也無法完全肯定。

不過,當隋戈的雙足踏上天葬崗的瞬間,他就可以肯定了。。

七羅界,居然真的有渡劫中期的修士存在!

因為隋戈立即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氣息和威壓,這是超越了之前他所見過的任何一個散仙。

這一股氣息和威壓,只是剛好停留在天葬崗的範圍內,不多一寸,也不少一寸,似乎在告誡前來這裡的人,他才是這個天葬崗的主宰。

鴻蒙樹的根須停留在隋戈身體四周,並未繼續向前深入,因為再向前的話,隋戈就只能立即跟對方一較高下了。

渡劫中期的強大存在,這可是隋戈都沒有把握戰勝的對象。

「征剿大元帥!」

一個聲音響了起來,霸氣、威武,還有一種高高在上、俯瞰眾生的感覺。

隨著這聲音響起,一個赤著上身,赤著雙足,披頭散髮的鐵塔一樣的壯漢出現在隋戈前方十丈開外。

「你是何人?」隋戈平靜地問道。

「堂堂的征剿大元帥,竟然還不知道本人之名?」壯漢大聲說道,「聽好了,本人就是這天葬崗的主人。。秋本楓!」

「看來,你已經聽說過我的事情了。」隋戈說,「既然如此,我就開門見山了。秋本楓道友,如果你帶領其他散仙離開七羅界的話,本帥可以不聞不問,任憑你們離開,否則。。」

「沒有否則。」秋本楓打斷了隋戈的話,「早就聽說,秦漢王朝的征剿大元帥是一個狂妄之徒,我本以為只是年少輕狂,想不到卻是不知道死活的張狂!你可知道,本座不僅僅是這天葬崗的主人,也是整個七羅界的主人!無論是秦漢王朝,還是你的征剿大軍,本座只需要一個指頭,就可以讓他們灰飛煙滅!」

「就怕你的指頭沒那麼硬!」隋戈淡淡地說道。

「好!果然是狂妄!」秋本楓道,「在本座面前,你是頭一個如此狂妄之人!本座一定會讓你好好享受一下死亡威脅的!先吃本座一拳!」

秋本楓搶先動手,一拳轟向了隋戈。

渡劫中期,果然比渡劫初期強大太多,秋本楓隨意一拳,竟然打出了一個仙罡拳影,快逾閃電一樣轟向隋戈的胸膛,若是被這一拳轟中,恐怕就算是青帝木皇甲胄也無法完全抵禦。

「草木俱朽!」

隋戈也是一拳轟了過去。

最近修為境界提升,隋戈的法神也汲取了不少的至尊仙氣,而且鴻蒙樹的根須已經延伸到七羅界的每一個地方,除了這天葬崗,任何一個修士修士感召仙界之門或者吸納至尊仙氣的時候,都可能被鴻蒙樹盜取一部分至尊仙氣,所以通過鴻蒙樹,隋戈得到的好處實在是難以想象。

轟隆!

雙拳相交,一聲巨響,整個天葬崗一陣劇烈晃動,而天葬崗之外,附近的山石都被強大的力量衝擊碾壓成了粉末。

「好!再吃我幾拳!」

秋本楓大喝一聲,拳頭拳風如影,頃刻間打出了數百拳,每一拳都帶著仙罡的毀滅性力量。如果對手是一個普通散仙的話,這時候只怕都已經被秋本楓給虐死了,但是隋戈沉著應戰,拳拳硬拼,竟然絲毫不落下風,這一次隋戈的目的很明確,就算是不能斬殺這些散仙,但至少要逼他們離開七羅界。否則的話,隋戈的計劃就很難順利實施。

要趕走這天葬崗的所有散仙,唯一的辦法就是擊敗秋本楓!別無他法。

連番的進攻之後,秋本楓依然沒有佔到一點便宜,但是至尊仙氣卻消耗了不少,這讓他終於開始正視起隋戈來了,開始將隋戈視為一個對手了。並且,秋本楓也開始感召仙界之門了,因為他需要補充至尊仙氣,作為散仙,至尊仙氣的是他們最關鍵的力量源泉,所以就算是秋本楓也不能缺少至尊仙氣,所以他立即感召仙界之門補充至尊仙氣。

不過,秋本楓感召仙界之門,隋戈也有「口服」了,秋本楓雖然只是一個人,但是感召仙界之門的能力卻比一拳渡劫初期的散仙還厲害,但是無論秋本楓感召仙界之門、吸收至尊仙氣的能耐有多強,那也肯定比不過隋戈用從仙界之門中盜取至尊仙氣速度。

不過相對於其他散仙,不過片刻功夫,秋本楓就感知到情況不對勁,於是他停止了感召仙界之門,皺了皺眉頭,然後用冰冷地目光注視著隋戈:「他們說得沒錯,你果然有些門道!居然可以從仙界之門中盜取至尊仙氣。。不過,你這樣做是在找死,因為本座最恨別人打攪我吸收至尊仙氣!」

「但是本帥喜歡盜取至尊仙氣。」隋戈淡淡地一笑,他不怕激怒秋本楓。

「你。。死定了!」秋本楓狂傲而憤怒地說道,渾身殺氣騰騰,不過這時候他的身上,釋放出一團刺眼的白色亮光,那是至尊仙氣爆發時的光亮,顯然他是準備動用全力,擊殺隋戈了。

在光亮之中,秋本楓的頭頂上緩緩地升起一件古怪的仙器:

這一個極其古老的青銅色法螺,上面烙滿了各種古怪的符文,一看就知道是一件非同一般的法寶,當這一件法寶顯現出來的時候,隋戈明顯感覺到一種強大而詭異的威壓,一種讓他的法神都感覺到強烈危機的法寶。

「狂妄的小子!你徹底激怒了本座!不過你能夠死在本座的時光法螺之下,也算是一種福氣!」

秋本楓頭頂的法螺越來越大了,而他周身的氣勢威壓也變得越來越強了。

這時候,隋戈感覺到一種非常詭異、陌生的波動,這不是空間波動,而是時間波動!

時間法則,開始被打破了! ?扭曲時光之力。這本來就是渡劫中期修士的可怕之處。

也只有渡劫中期的修士,掌控和超越了時間法則之後,才能有這樣的本事。憑藉這個本事,渡劫中期的散仙,成為了完全超越了渡劫初期散仙的存在。

毫不誇張地說,就算是一千個渡劫初期的散仙,也不可能擊敗一個渡劫中期的散仙,更不要說擊殺了,因為兩者的差距,不是量的差距,而是質的差距!

時間之力,無處不在,但是卻很難被人感知到。

因為時間的流逝無情而平緩,無法抓住,似乎也無法改變。

為何說是似乎,那是因為在修士的眼中,空間和時間都不是一成不變的,空間法則可以改變,時間法則當然也是如此。只是,縱然是渡劫中期的修士,能夠改變時間法則的能力也僅僅是在一定的範圍內,超過了這個範圍,改變時間法則的能力也同樣受到限制。

而此時,秋本楓的時光法螺祭了出來,立即就讓隋戈感覺到時間之力的波動,準確的說是感覺到時間快速流失的波動,就如同一個人,忽地感覺到自己在快速衰老一樣,只有這個時候,人類才會感覺到時間之力的無情。而此時,隋戈卻是感覺到自己的壽命已經開始迅速流失了。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