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在以前波瀾不驚的十幾年裡,冬青島一直被六月聯盟用來舉行成立慶典,每年的那個時候,就會有數以百計的島嶼執政者,帶著各自的隨從隊伍前來參加。

因此,這個島雖然面積很小,碼頭卻規模很大。

奧莉向東側走去,推開一座小型建築的木門。這座小屋在剛才的震動中,倒塌了大半,只有門的這部分還勉強算是完整,應該是常駐在這島上的留守人員居所,現在裡面也是空無一人。

不過奧莉也沒看見屍體,也許沒等到霍爾他們前來,在帝國精英海軍圍住楓歌島的時候,這裡的人就已經溜走了。

「看來是沒有船隻進出港記錄可以查了。」奧莉失望的說道。

「先休息一下吧。」盧卡說著,坐在了地上,他的體力真的已經到了盡頭。

其他人也都各自找到乾燥而平坦的地方,或躺或坐。

盧卡今天用過的法術遠遠超過他的極限,這讓他無比疲憊,很快就進入了夢鄉。等到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時間已經到了中午,明亮的陽光直射他的眼睛。不過,他不是被陽光弄醒的,而是被一陣超大音量的叫喊聲驚醒。

丹尼爾的聲音忽然從另一個方向傳來,碼頭南側盡頭的海岸,被幾塊五六米高的岩石阻隔,他的聲音就是從這些岩石後面發出。

「我找到船啦!」丹尼爾大聲喊著。

其他人也都揉著眼睛爬起來,走到碼頭南側,看著面前的岩石一陣發獃,幽靈可以把自己虛化,從石頭裡穿過去,別人可沒有這個本事。

盧卡嘆了口氣,沖著石頭對面喊道:「你站遠一點!」

隨後,他沖著岩石施放出一個力場波。

「咦?才休息這麼一會,你就有力氣施法了?」西婭驚訝的問道。

「只有這一系還能湊合用。」盧卡答道。這不過是一個一級法術,在新得到的塑能之力的支撐下,他用起來並不困難。

那幾塊本就嚴重風化的花崗岩,在魔法衝擊下,很快碎成若干碎石,丹尼爾的身影在被揚起的塵土中出現。

「船在這裡!」他指著前方礁石嶙峋的海岸線,興奮的說道。

碼頭南側的這片海岸,不太適合泊船。無數尖銳的礁石面目猙獰的探出水面,而海面上深淺不一的顏色說明,水面下方還有更多的暗礁,很難有船隻從這裡全身而退。

盧卡向前方看去,那艘雙桅船果然沒有辜負這片海岸的厚望,船身斷成三節,桅杆也橫著架在礁石上。

「你要是早說是這樣的船,我就不費力氣了!」盧卡無奈的說道。

「難道那神棍上岸以後,還讓人把船破壞了?」奧莉疑惑的問道,她從來沒見過這麼不給自己留後路的。

「這倒不是,」盧卡觀察著龍骨上斷裂的痕迹,「島上剛才各種能量亂竄,這船應該是被溢出的能量拋起來,在礁石上摔成這樣的。」

「力量這麼大?竟然連船都能拋起來!」諾拉嘆道。

這一切發生時,他們身處漩渦的中心,感受到的反而沒有島嶼外圍那麼強烈。

「那能不能修復一下?」菲爾還沒有放棄。他知道,按照常理來看,這艘船的破損程度,已經連一點修復的價值都沒有了,可盧卡也許能弄出什麼不可思議的法術來呢?

盧卡搖了搖頭:「我沒有辦法。」

這種事情,一般來說屬於木匠,而不是法師的工作範圍。盧卡沒有學過,也不知道有沒有類似的法術。即使有,閉嘴現在不知道在哪兒,他也沒有地方去學。

「至少這裡還有木頭啊,要不我們把自己綁在上面,飄到其他島上去?」西婭建議道,似乎全然沒有發現,如果按照她的想法行動,大概整個團隊也剩不下幾個活人了。

克里特忽然說道:「有船經過。」

大家一起抬頭,朝西南方的海面看去。

海平線與天空的交界處,先是隱隱約約出現了一根桅杆的頂部,隨後是另外一根。沒過多久,一艘雙桅船的完整剪影便出現在遠方的海面上,從形狀判斷,似乎是落日群島很常見的商船。

這個時間,一般來說不會有商船到冬青島來,這艘船很可能只是路過此地。

「趕快想點辦法,引起他們的注意!」盧卡說道,「要不然,他們沒看見就開走,我們可就真的被困在這島上了。」

一般的海難生還者,要引起靠近船隻的注意,最常用的辦法是,在海灘上點起一堆能冒出濃煙的半濕樹葉。在白天,騰空而起的煙霧要比火光更加醒目。

不過冬青島全部由岩石構成,連一點正經植被都沒有,只有潮濕海岸上生長著的一點苔蘚,這顯然沒法用來點火。

盧卡連續施放微型火球,這法術的效果,在夜裡非常顯眼,此時在炎炎烈日的照耀下,他自己都不知道能有多少作用。

「試試這個!」西婭從兜里掏出一面銀色的小鏡子,對準那艘船的方向,希望反射過去的太陽光能引起對方注意。

奧莉、諾拉和凱特也如法炮製,引得菲爾一陣嘀咕:「女人們都會隨身帶著這種東西嗎?」

一段時間之後,也許這這麼一番折騰真的有了效果,那艘雙桅商船扯起滿帆,全速朝冬青島駛來。

商船越來越近,盧卡卻有些疑惑。

那艘船吃水很淺,一看就沒有裝載多少貨物。

而且自從開戰之後,帝國艦隊就一直在這片海域附近晃悠,沒有哪個商船的船主願意冒險,把船開到這片海域來。

還有更重要的一點,這艘船從西南方駛來,那是北楓歌島所在的方向。可按照這個航線,往冬青島的東北開去的話,那個方向再開上幾百海里,直到這片海域最北端的冰蓋處,沿途也沒有任何有人居住的島嶼。

「那艘船的航線有些問題。」克里特也發現了這一點。

「不錯,」盧卡點頭,「看上去,他們就是沖著這個島來的,現在沒法判斷是敵是友,不過有可能是霍爾的同夥。大家做好戰鬥準備吧。」 隨著盧卡一聲令下,他身邊的所有夥伴,甚至包括手無縛雞之力的凱特,都紛紛面向碼頭棧橋的方向站定,面色凝重的舉起了……拳頭。

除了盧卡的紫晶法杖,其他所有人的武器,甚至包括克里特的望遠鏡,都在兩個月前丟在了劍矛島上,現在只有丹尼爾舉著撿來的麥斯上將的軍刀,還不算徹底赤手空拳。

西婭和諾拉本來不需要武器,就能使用閃電和活焰進行攻擊。可她們倆剛才把能量全部借給了盧卡,沒有一兩個月的時間,不可能恢復得過來。

盧卡回頭看了一圈,向前走上兩步。看起來,還是要靠自己的魔法啊。

雙桅船靠近碼頭,船身稍微轉動,平行著貼向棧橋。島上大部分棧橋都已損毀,只剩下這一處還能使用。

船上的水手卻沒有盧卡他們這麼劍拔弩張的,而是帶著一臉自來熟的笑容,為首的一個扔下一根手腕粗的繩索,指著棧橋上的系船樁喊道:「來搭把手啊!」

對方的打扮和口音,明顯不是來自帝國的風暴神殿,盧卡心裡的疑惑雖然並沒有解除,也不太好立刻發難。

就算不是友方,此時萬一貿然出手,對方扭頭把船開走,他們再想離開這座島,可就有些難度了。

他朝身邊的幾個人點了點頭,丹尼爾、莫雷斯和格雷這幾個身強力壯的走到棧橋上,接住船上拋過來的繩索,緊緊綁在系船樁上。

「您幾位請趕緊上來吧。」水手說著,把跳板搭在船和棧橋之間。

「這船是專程來接我們的?」盧卡的腳停在跳板前。

「是啊,您是萊斯特船長沒錯吧?有人雇我們來跑這一趟的。」水手答道。

「雇你們?這真的是商船?」盧卡眯著眼睛看了半天,對面這個,還有甲板上忙碌的其他水手,身上既沒有一點海盜的戾氣,也沒有任何受過海軍訓練的痕迹。

「他們的確是商船水手,船上也沒有來源不明的能量。」克里特說道。

這個結論並沒讓盧卡放鬆多少,即使這艘船是貨真價實的商船,雇傭他們的人到底揣著什麼心思,現在也很難判斷。

「你們船長呢?」盧卡臉色不太好看。

商船上的船長同時也是商人,這樣的人比海盜更懂得和氣生財的道理,在禮節上一般都無懈可擊。可現在,船上只派出一個水手來跟盧卡搭話,連大副二副水手長都沒有出現,這也難怪盧卡不爽。

「船長現在不太方便,讓我先代他向你們問好。」水手仍然滿臉笑容,「過一會,他處理完自己的事,肯定會來向各位道歉的!」

見盧卡仍然不太相信,水手繼續說道:「廚房已經在準備,午餐馬上就好!」

聽見這句,別人還沒什麼反應,諾拉已經按捺不住,要不是盧卡擋在她身前,早就一個箭步衝到船上去了。

反正這艘商船克里特鑒定過了,就算雇傭他們的人心懷歹意,自己的魔法控制住這艘船上的幾十個水手,還是輕而易舉的。

想到這裡,盧卡做出了決定:「先上船吧。」

然後,他用比西婭更快的速度,直衝餐廳衝去。

所有船的餐廳位置都差不太多:

最小的單桅船沒有單獨的餐廳,需要用餐的時候船長室的桌子一翻就當成餐桌來用。這樣的雙桅船稍好,但也是和會議室同為一間船艙。

當然,大部分水手是沒有在桌子旁用餐的資格的,能夠在船上吃頓正經飯,那是船長和大副等少數人的特權。

這艘船也是一樣,餐廳面積有限,就算臨時加了一張桌子,裝下盧卡他們十二個人以後,也顯得非常擁擠。

「萊斯特船長,咱們一邊上菜,一邊開船行不行?早一天把您送回去,我們能多領半成的傭金呢。」水手賠笑商量。

「可以,先把吃的拿來最重要!」盧卡沒有為難他。

午餐陸續送了過來,看來雇傭這商船的人很清楚盧卡的隊伍構成,除了正常供應之外,還給諾拉和林德各自加了十幾倍的份量。

「你先別走,」盧卡嘴裡叫著一塊肘子,口吃不清的對那個水手說道,「我還有話問你。」

水手在門邊站住,轉過身來。

盧卡拿起餐巾,擦了擦手上的油,盯著他看了一會,這才說道:「現在這艘船的目的地是什麼地方?」

「塔塔島啊,不過先要在雷頓港補給一下,」水手臉上有些無奈,「有您這兩位船員在,食物儲備不夠直接到塔塔島的。」

盧卡愣了一下,不管是什麼人派來的這艘船,怎麼都會要跟他碰個面才對,可這水手竟然要直接送他回塔塔島去,這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雇傭你們的人是誰?」奧莉忍不住問了一句。

水手為難的搓著雙手,一言不發。

「對方肯定不讓他們說的,要是說了,說不定會扣掉他們傭金的吧。」菲爾說道。

「沒關係,你不能說是什麼人,描述一下對方的長相總可以吧?或者有什麼小特徵?」盧卡一點點誘導。

水手還是搖頭。

「沒用的,要是能讓你問出身份來,對方乾脆自己上船來接我們得了。」作為間諜,格雷對這種事比較熟悉。

一陣笑聲在門外響起,被追問得不知所措的水手終於鬆了一口氣。

「我就在這船上準備接你們啊,就是接得晚了一點而已呀。」對方擺擺手讓水手離開,走進餐廳,坐在最遠處的一把椅子上。

他穿著毫無裝飾的原色麻布襯衣,長相讓人過目即忘,可盧卡卻立刻就認出了這張臉。

「布萊克!」他大聲叫道,把紫晶法杖舉在胸前,打翻了桌上幾個湯碗。

「布萊克?就是那個黑市的傢伙?」奧莉抄起了餐刀,手頭只有這東西長得還像是武器了。

其他人都沒和布萊克打過交道,可被他的同事馬奇特賣掉的事情還歷歷在目,也都抄起刀叉沖著門口。

「你們別這麼激動嘛,我又不好吃的。」布萊克仍然掛著一臉禮節性的微笑。

「你到底想幹什麼?又想賣我們一次嗎?」盧卡手上已經凝聚起魔力流來,即使布萊克看不見,空氣中不時閃出的冰晶也能說明問題。 面對盧卡的魔法和一餐廳的刀叉威脅,布萊克也略微有些慌亂。

「看您說的,我們可是一向按合同行事的。」他連連擺手,「就是怕您有疑慮,這一次,我們老闆特意讓我帶來一封信,請您過目。」

說著,他從兜里掏出一個信封,想要遞給盧卡,卻被兩人之間無數沖他舉著的刀叉擋住。

「拿過來!」盧卡說道。

奧莉用一柄乾淨的叉子扎住信封的一角,挑到他面前。

盧卡在桌布上隨便抹了抹滿手的油,接了過來,封皮上寫著「盧卡.萊斯特船長敬啟」。

他抽出裡面的信紙打開,見大家是一臉好奇,便大聲讀了出來:

尊敬的萊斯特船長:

近日與您簽署的合同已經完美履行,對這次合作,我們深感滿意。

關於執行與第三方簽署的合同時,對您和您的夥伴帶來的不便,我們深表歉意。但我們一向以合同為行動準則,這一點也希望您能夠理解。

為表達我們的誠意,避免這件事對雙方未來的合作造成不必要的誤會,我們為您準備了一份特殊合同,保證雙方的安全和隱私不會再因類似的事件受到損害,具體事宜由布萊克先生與您洽談。

另:再次表示誠摯的歉意,我們為您準備了一份禮物,特殊合同簽署時一併奉上。

——謹致問候,X.Y,暗流商會會長

「暗流商會?」西婭重複了一遍這個詞,不僅是她,好幾個人都沒聽說過這個名稱。

「就是黑市,這年頭,好像誰都喜歡給自己起個繞口的名字。」盧卡解釋道。他在塔塔島和布萊克簽合同的時候,已經見過這個名字,並不覺得奇怪。

見他看完了信,布萊克又掏出一大卷羊皮紙:「我們老闆這一次,讓我帶來的特殊合同……」

「你先等等!」盧卡毫不客氣的打斷了他,「先說明白,你們老闆,就是這個署名X.Y的傢伙?」

「是啊。」布萊克點頭。

「連個全名都不寫出來,這算什麼誠意?」盧卡高聲問道。其實他這有點故意找茬的意思,面對不久之前剛剛把自己賣掉的黑市,不挑點刺實在對不起大家這些天的辛苦。

布萊克早就預料到對方的心情不會太好。他平時大多是在島上駐守,並不經常上船,可這次老闆派他來的原因也很清楚:如果來的是馬奇特,大概一見面就會被對方撕成碎片了。

這次,他的任務就是平息對方的怒氣,修復雙方的關係。

所以,面對咄咄逼人的盧卡,他仍然滿臉笑容的回答:「這個呀,在我們內部,老闆也只是用這個名字。」

「你也不知道他的本名嗎?」盧卡追問。

布萊克老實的答道:「我們老闆不是落日群島本地人,他的名字用咱們的文字寫不出來,也不好發音,只能這麼標記一下。」

「他為什麼不自己來見我?想要道歉,本人親自來才是最有誠意的吧?」盧卡仍然不依不饒。

布萊克解釋道:「剛才不是說過嗎,我們老闆不是本地人。他的生意範圍可不局限在落日群島這一小片海域,他現在根本不在這裡啊!」

「你是說,他在整個海洋世界坑人?」盧卡問道。

「看您說的,不過是按合同上約定的,賺些銀幣而已。」布萊克答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