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當初還說要帶自己回加瑪帝國查詢父親的下落,如今卻是沒有了消息,男人都是這樣子嘛?說出的話要不了多久就忘記了…

猶豫了一下,這段時間還真的有些想見到這個男子,只不過當初自己還能夠與他並肩齊名,可現在卻是被落下太多了,能夠滅掉冰河谷,單單這種

實力就遠比她一個三星靈宗強上不知多少….

然而那種說不出的情愫卻是耐不住心中的阻攔,輕輕咬牙之間便是將那枚玉片按碎,若是唐玉遇到危險了,至少也會捏碎玉片,想起自己吧?

懷著那懵懂的心思,清兒臉上有著一絲羞紅。

*******************

「嗯?」

剛剛適應了身體的變故,如今卻是突然感覺到靈魂的變動,唐玉控制著體內的氣息流動,用那依舊有些眩花的眼睛朝著某個方向看去。

「是哪裡?出了什麼事?」他卻是有些蹙眉,那個方向,有誰和自己有著關係?又怎麼會得到靈魂玉片呢?

他思索了片刻,自己決然不會把靈魂玉片隨便給誰,也並不會遺棄,那麼定然是與自己有些關係的人….

「清兒?」他不由嘆道,現在手中有自己靈魂玉片的人,似乎也只有她了…

她找自己會有什麼事?明明說好了等到回加瑪的時候再尋她,不過現在看來,那恐怕就是個泡影了!當初自己答應她的是回去之時再告知,如此說

來也並不算是自己失言。

沒有在乎她的舉動,唐玉繼續吸收著池中的藥物與精血精華。

然而池中的翠綠色褪得很快,不足一天時間,那個池子中的水已然接近透明….

「呼!呼!」

唐玉感覺到體內能量在增長,不由地嘆著氣,如今能量卻還沒有全部被吸收。然而就是他嘆息之時,卻是太古龍族中不少人都為之愕然!

「龍吟聲!」

族中上老與那慕軒急速朝著小堡趕來,說不出是驚訝還是喜悅,然而卻是極為明顯的神情變化浮於臉上。

「能夠在血脈覺醒的時候發出龍吟聲,也只有他們歷史之中第一代太古龍族的族長有過這樣情況!(此處意為來到加瑪之後的第一代族長!)」

慕軒難掩那種喜悅,一把推開了小堡的門。

「這…」

幾人啞然,面前這池子水幾近透徹,而唐玉卻是沒有絲毫出來的意思…

「突然闖進來也好,為什麼不準備些藥液?起碼也得備上三五日的吧?」在唐玉看來,那阿紫都能夠吸收三天,對於自己,他們太古龍族起碼也

應該準備充分一些,怎麼這藥水一日就沒了!

「這池子里的藥量是足夠三日吸收,你這,你..」慕軒甚至不知道說些什麼好,這般急速的吸收,別說見過,就是連聽,他也都還沒有聽說過。然

而畢竟一族族長,當即命身旁的人迅速再帶來三日的藥材。

「你剛才發出龍吟聲,現在有什麼感覺?」慕軒將一些精血再度滴入池中,嘴裡不忘詢問。

龍吟聲?唐玉回憶剛才,自己也不過是低沉地嘆息幾聲….

「沒什麼感覺,能量並沒有完全吸收,嘆了幾口氣,卻是你們聽得是龍吟。」淡淡道,唐玉又閉上眼。

池中水已然變得清澈,正好此刻那些長老將剛才匆忙配出的藥材和藥液倒入,對色頓時變回翠綠。

見狀,唐玉滿意地點了點頭,卻是沒有在乎慕軒他們,控制著風精抵禦襲來的能量,防止傷害到骨翼,自己汲取著那湧入身體的能量,感覺到通體

順暢。

再度進入吸收,慕軒卻是並沒有準備離開,他揮手令其他人離開之時自己便是在一旁坐了下來,為了防止再次出現藥液供應不足的情況,這次他可

不能大意了,雖說已經給足了六日的量,可他心中還是擔心….面前這青年好像有著非同一般的血脈!

目睹著翠綠的池水再次變得清淡,隨後又填入了一次藥材,而唐玉略顯飽和的樣子也終於給了他一個離開的理由….

「六日…六日的量在兩天內吸收,卻還是沒有完成…」慕軒嘴裡念叨著,如同著魔了一般,全然沒有了一個巔峰強者的樣子。

「唐玉還沒出來?倒是厲害啊。」阿紫見到慕軒,便是開口問道。她心裡也明白,如果血脈不夠純正,體內是容不下那麼多太古龍精血的,自然

也就不可能吸收這麼久。

對於她的話,慕軒該如何回答….

而此刻略有焦急的古老與天靈靈師也不知不覺出現,等待著那慕軒說些什麼似的。

「他很快就要出來了,到時候你們問他吧…」唐玉這種情況他都沒有聽說過,要如何與人講述!古今以來,第一次發生了這種異狀,難怪他會是

開啟冥山最為重要的那個人…

沒有得到絲毫消息,幾人目光都顯得有些黯淡。

「你不告訴就不告訴!我自己去看!」阿紫扭頭跑到小堡那裡,推門而入….

感受到那推門而入的氣息,唐玉坐於葯池中而緩睜了眼。

見唐玉光著身子,阿紫立即背過身去,臉上頓時熱氣升騰。

「你脫光衣服做什麼!」阿紫狠狠道。

「倒是我該問你為什麼要進來吧?」唐玉又把眼睛閉上,那些藥液朝著唐玉身體流竄,翠綠色略有變淡,而此刻唐玉感覺到那份充溢的狀態馬上就

要達到了。

「你先出去吧,我馬上也結束了。」略有催促地說過,便是一陣風朝著阿紫拂過,她自然也明白這是唐玉搞出來了,撅著小嘴就轉頭離開了。

剛才也不過是因為慕軒不告訴她,一時賭氣便沖了進來,也並沒有什麼目的..

「怎樣了?」見阿紫這麼快就出來了,兩人開口問道。

「一會就知道了!」阿紫沒好氣地說,也不理他們,直愣愣地離開了,就剩下兩個老者在這裡猜疑。

片刻,兩人都不知道是不是應該進去看看。

「應該是沒什麼事情,不然這小丫頭也不能這副樣子。」古老對天靈靈師說道。後者應聲,兩人這才回到各自屋中。

他們如今甚至不知道唐玉這種變化是好是壞,當日那種景象之後唐玉實力大增,又是有了對於星辰的掌控之力,然而那血脈的覺醒之後會給他帶來

太多壞處,本就性情冷淡的他若是再變,那會是什麼樣子?如今又催動了太古龍的血脈覺醒,雖然能夠提高視力,可唐玉的身體能不能吃得消?

傍晚,日落西山。然而這雲州西北的太古龍棲息地還略顯光亮。

平和的夕陽在天際灑下最後一縷光..

突然一陣變動,那本已落下的太陽卻是猛然一動,不再下降,有著反升的趨勢!

夕陽的紅霞加深,霎時之間竟是一陣血色布滿天際!

反升的太陽消失了原本的色彩,定睛看去,卻是一輪血日當空!

天色暗淡,一陣血腥的味道發出,此處被血色的天空包裹,一股沉悶的聲音發出,猶如巨龍低吟一般!

「血日當空譜血兆,離體雙魂散世間!」

身形一動,一老者轉身飛走,似是一路跟著唐玉他們而來。

太古龍族中發生這種事情,慕軒自然直接飛到唐玉所在的小堡中,他堅信如此動靜不可能是別人做出!

正欲破門而入之時,卻是一道血色光芒突兀而現朝著自己爆射而來。

閃退著身形,這才發現那小堡已然被一道由那血日所射出的紅色光暈所籠罩,而一陣陣龍吟聲從中發出,卻是不知道發聲之人可是唐玉..

「怎麼回事?」阿紫見狀不由驚問,她當初也並沒有造下這種動靜!如今唐玉這又引來什麼了?

「嘭!」

正當越來越多的人朝著這裡聚集的時候,卻只是聽得一陣巨響,隨之而來的便是唏噓與驚嘆!

天空恢復正常,然而那小堡卻是已然爆裂。

紛揚的塵埃之中,一身影站立,隨風緩現,而他背後似是有著一條蜿蜒盤旋的游龍!

「呼!呼!」

喘著粗氣,只見一雙眼紅光閃爍,黑袍披於身上而隨風搖曳,面容俊俏的男子身後浮著一條暗紅色游龍之影,那龍影發出陣陣低吟,與唐玉形影不

離!

「真..真龍!」慕軒有些哽塞,只有著達到了靈聖級別才能夠召喚出真龍護體,如今唐玉定然沒有達到這種實力,然而這龍也確確實實存在,雖然

只是個龍影,可依舊透露出那種撼人心弦的氣勢。

唐玉左手食指略微翹起,左臂朝著後面甩了甩,只聽虛空之上一道暴戾聲,那龍影便是鑽入唐玉體內。

雙手攤開,唐玉如今感覺到一種能量在自己體內急切地想要爆發,然而若是真的爆發出來,這太古龍族能否承受得住?

「吼!」

吼聲發自唐玉喉中,雙手頓時緊握成拳,在唐玉身邊出現一個淡紅色的光圈,似是保護罩一般,而肉眼可見紅圈之內空降模糊不清,一股巨大的能

量暴..動著,能量之大卻是令得那天靈靈師都不由後退了一步,不少人甚至因為懼怕那光圈爆發而靈氣防護展開。 ?大地的劇烈顫動持續了足有一刻之久!

如今這太古龍族域的確是鳥獸不落,生靈不沾!

光圈之內的空間流動速度變得緩慢,唐玉的身形也逐漸能夠看得清,此時他衣袍被颳得凌亂不堪,甚至連頭髮也有些散亂,然而最令人驚訝的,便

是如今感受不到他絲毫的氣息,甚至於那慕軒!

毫無疑問,覺醒成功!

已然能夠召喚真龍護體,又如何會掌握不了空間之力?

看著唐玉..腳下那道由能量衝擊形成的深溝,人們都倒吸了一口冷氣,雖然身體之上沒有著絲毫煞氣,卻是無形之中給人一種威懾。

光圈消失,唐玉緩步朝著慕軒幾人走來,步伐邁出雖是沉穩,身形卻又好似飄忽不定,彷彿身後帶有些許幻影一般,鮮紅的嘴唇微微上翹,如同鬼

魅一般的面相竟還顯得百般深沉。

「我就是第二個雙重血脈的人?」他聲音很淡,目中紅光一閃,身邊一道空間漩渦現出,足足有唐玉那麼高。

血脈覺醒之後便是直接能夠繼承天賦!

慕軒啞然,百年來沒有聽說過的事情,竟然是在這一刻出現在自己眼前!而面前這個男子卻是如同自己孫女那麼大的青年!

「我血脈覺醒之後明明還修鍊了好多天才掌握這空間之力的….」阿紫喃喃地說著,卻是隨風流入唐玉耳中..

「驚天之作!」慕軒目光獃滯地盯在唐玉身上。

「如今你實力如何?實力如何?」慕軒當日見到唐玉,便是已然知道這個男子將會挽救他們太古龍族,令得他們能夠回到西靈域,如今唐玉實力

的變化與他也息息相關!

此刻關注著唐玉究竟實力如何的也並不只是他一人,偌大的太古龍族竟是悄然無息,眾人都在等待著唐玉的回答。

皺著眉頭,唐玉卻並沒有回答他們的問題,好像突然發現了身體有什麼不對一般。

「嗯?」經過這次的洗禮,本來靈魂是有著一些變化的,自己感覺身心也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蛻變,然而怎麼他還是隱隱覺得心靈深處有著一片

空白的記憶,彷彿有著另外一段尚未開啟的記憶一般。

「到底是怎麼樣了?」慕軒焦急地問著,卻是令得唐玉極為不耐。

「不知道!」唐玉冷眼觀他,淡淡答道,轉身便是朝著古老走去。

對族長這麼說話!一陣不小的騷動發出,雖然不知道這人是誰,但看來慕軒對他也並沒有什麼束縛之力啊,竟然眾目睽睽之下這般對他說話,可見

完全沒有把他放在眼裡!

「老師,你能否看出我現在身體有什麼不對?」唐玉淡聲問道,被風精所吹送,這聲音卻是只有古老一人聽見,而其他人只見到唐玉嘴巴動了動,

卻聽不到任何話語,又是為之嘆奇!

聞言,古老仔細地打量著唐玉,本是感覺不到唐玉的氣息,然而隱約之間好像有著一種靈魂之力萌生的跡象,可那時隱時現的感覺他也無法斷定出

來。

「身體的確有著一樣,可是我卻是無法說出緣由…」古老搖著頭嘆息道,目光卻依舊停留在唐玉身上來回打量著,好像下一秒便是能夠發現些什

么。

唐玉苦笑之餘卻是並沒有絲毫氣餒,雖然現在感受不到自己確切的實力,然而連面前這些人也都感覺不到,在他心中卻也能引起一陣不小的好奇,

難免想要試試自己的實力。

「唰唰!」

「啪!啪!啪!」

唐玉只是微笑過後的身形閃動之際,便是在慕軒身邊產生了一道風力漩渦,而在人肉眼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卻是聽到了「啪」的一聲,他們卻是不

知道那一道聲音之中包含了三次攻擊…

繞慕軒一周而發出了三次隨意的攻擊,雖然被盡數擋下,卻是令得後者有些措手不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