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反正別人怕他,她可不怕。

隨即邁開小短腿衝上床榻,然後手腳並用的就要往上爬!

「瑤姐姐是我的!你靠邊!」

「出來幾天就不知道東西南北了是吧?再不聽話,把你收回去。」

「不!我要瑤姐姐!」

「嘖……」

一人一靈,你一言我一語,就算是死人也被他們吵醒了。結果很不巧,待葉夕瑤一睜眼,正好看到某人扯著小姑娘,絲毫不知憐香惜玉,就要往外扔!

「你幹什麼?還不給我放下?!」

洛九天被吼的一愣,小雪趁機趕忙爬過來,然後一下子鑽進葉夕瑤的懷裡。

扯著葉夕瑤的衣襟,小雪沒說話,但依偎的姿勢,卻猶如找到了母親的小孩子。洛九天頓時覺得某小孩兒礙眼急了,當下雙眸一眯,可就在這時,只聽房外一陣嘈雜聲。

葉夕瑤一愣,接著便只聽芬兒走到房前,低聲道:

「小姐,您醒了嗎?」

「什麼事?」

「金翼府靈院的葛掌院來了。」

「好,我知道了。讓葛掌院稍等片刻!」

嘴裡應著,可葉夕瑤卻不禁微微皺起眉。

葛掌院可是金翼府掌院,沒事大清早跑國靈院找自己……莫不是金翼府那邊出什麼事了?

想到這裡,葉夕瑤瞬間眉頭一動。當下摸了摸小雪的頭,同時抬腿一腳將某人踢了出去。

「下去!」

話落,葉夕瑤也懶得看他的臭臉。當下迅速更衣,待簡單整理一番后,便直接走了出去。

可待開門一看,葉夕瑤卻頓時愣住了。

只見此時的小院子,竟密密麻麻站了一群人。

為首的除了葛掌院,竟然連靈院的向先生,以及陳掌院使也來了。

而這些人一看到房門推開,葉夕瑤走出來,當下快步圍了上去。

「丫頭,到底怎麼回事?是不是真的?」

「葉天驕,你堂弟他們真的要來我們靈院?」

「是趕在靈院大比前過來嗎?」

眾人齊聲開口,葉夕瑤直接懵了。當下忍不住開口打斷眾人,說道:

「等等,各位先生,先等等!究竟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

眾人聞聲,微微一愣,隨即互看了一眼。隨後還是葛掌院最快,穿過人群擠過來,道:

「啊?你還不知道?你看看文貼,上面都鬧翻了!說是今年另外一個尊者天驕葉無塵,還有其他幾位天驕都要轉到我們晏國國靈院來!」

說著,葛掌院還從懷中掏出自己的文貼玉牌,然後遞到葉夕瑤眼前。同時說道:

「這不,昨晚上忽然爆出來的。說是前陣子闖院的天驕,竟在昨天一天之內,紛紛提出轉院。我也是凌晨收到的消息……」

說到這裡,葛掌院微微頓了一下。然後壓低嗓音,頗有些神秘的問道:

「丫頭,你給我透個實話,這事究竟是真的假的?可別讓我們這些老傢伙空歡喜一場!」

此時的葉夕瑤還在看文貼,一聽這話,不禁覺得好笑。隨即道: 「應該是真的。」

其實對於自家堂弟轉院的事情,葉夕瑤早就知道。

只是葉夕瑤沒想到,他們的速度竟然這麼快。

剛回去沒兩天,消息就傳出來了。

而且,更讓葉夕瑤驚訝的是,這次轉院的不只是自家堂弟以及葉青書等人一些葉家人,金胖子除外,竟然連陸廉張梁也跟著轉了過來。

畢竟,陸廉和張梁並不是葉家人。

並且兩人的家族在凌雲大陸也是首屈一指的大家族,如今竟也一併轉過來,顯然是帶有家族傾向的。

當然,這裡面除了已經參軍的王北川,以及龔少殤……

葉夕瑤正想著。可此時的葛掌院等人卻先是一愣,隨即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好!太好了!」

「真的,竟然是真的……哈哈哈,天佑晏國啊!」

葛掌院等人簡直要樂瘋了。要知道,如今的九國十三城,就屬晏國實力最弱。以至於每年就算有天賦好的弟子,最後也會被別的靈院搶走。更是為此沒少被別國笑話。

而今年出了一個葉夕瑤不說,如今更有好幾位天驕要轉過來……哈哈,簡直是天大的喜事。

尤其是如今靈院大比在即,想到這裡,葛掌院等人當下叫道:

「哈哈,太好了!走走走,去告訴老苗,估計他現在還不知道怎麼著急呢!」

「對對對,不能讓苗掌院著急。對了,葉天驕也一起?正好說說,你堂弟他們的情況如何?」

可聞言,葉夕瑤卻搖了搖頭,道:「各位先生放心,他們來肯定是來的,至於情況,到時候等他們來了,各位先生自然知曉。就不用弟子多言了。」

人來了,到時候自然什麼都清楚了。

葉夕瑤不想湊這個熱鬧,當即委婉謝絕。葛掌院等人一聽,倒也沒說什麼。隨即笑呵呵的組團走了。

**

這次的事情鬧得確實不小。

甚至比之前的天驕闖院,更讓人瞠目結舌。畢竟,身為天驕,本就天賦高人一等,這樣的人物闖院,好像也順理成章。可天驕集體跳槽轉院,這事可就不一樣了。

並且,這些人點名要去實力最弱的晏國國靈院。所以一時間,聖靈大陸的眾人都被炸出來了。尤其是葉無塵等人所在靈院的一些教習先生,更是氣的跳腳。直接在文貼上說,晏國無恥,竟然公然挖牆腳!

可眾人都不是傻子。所以這個說法一出來,便立刻被人噴了回去。

「就晏國還挖牆腳?年年靈院大比墊底,就是拚命挖,也挖不到吧!」

「明明人家是沖著葉妹妹去的,還說什麼挖牆腳,臉呢?」

「準確消息,今年的尊者天驕葉無塵和葉妹妹是同族親姐弟。人級天驕金鑫自稱是葉妹妹小弟!」

「本人陸廉同班弟子,聽他說,他和葉妹妹是故交。」

消息越挖越多,接著沒過半天的功夫,葉夕瑤和眾人的關係網,便統統被挖了出來。

對此,各個國靈院這個氣啊,可依舊抵擋不了葉無塵等人轉院的決心。再加上晏國國靈院這邊的大力歡迎,結果不出兩天,葉無塵等人便齊齊轉到了晏國國靈院。 天驕組團轉到同一所國靈院,放眼整個聖靈大陸近千年的歷史中,也是絕無僅有的。

晏國舉國歡慶。甚至連晏國國君都公然表示,要舉行大宴,表示慶賀。

對此,潘相一黨雖然頗有些意見,可終究架不住民眾的熱情,只得作罷。

而就在全晏國一片歡呼迎接新天驕的到來時,葉夕瑤卻再次閉關,開始修鍊。

實際上,這次的曾家之行,對葉夕瑤的觸動非常大。

尤其是對靈術的感悟上,頗有醍醐灌頂之感。

甚至在當時的瞬間,葉夕瑤便覺得靈階有突破的跡象。只是回來后,處理了一些雜事,耽擱了一下。

但此次閉關,葉夕瑤並不打斷突破,而是對之前的靈力,進行沉澱。所以只一天一夜的功夫,葉夕瑤便微微睜開眼。

靈士中期巔峰,突破只差臨門一腳。葉夕瑤對這個結果還算滿意,但隨後卻並沒有急著起身,而是再次閉上眼,直接進入了神識。

自打修鍊之後,除了直接翻看萬方集外,葉夕瑤實際上很少進入神識中來。

而經過這次曾家一行,葉夕瑤已經知道,這所謂的神識,其實有另外一個名字:靈宮。

靈宮,孕育靈神的地方。靈神滅,而靈宮碎。一旦靈宮破碎,便再無修復可能!

就像之前曾家的那位灰衫老祖,就是被風清烈的靈神若水,一掌滅殺,造成靈宮崩潰。

當時的恐怖情形,葉夕瑤現在依然記得。這也讓葉夕瑤第一次意識到,靈宮竟也是如此重要。

只是沒想到,這次葉夕瑤一進入靈宮,卻頓時愣住了。

葉夕瑤原本的神識,只是一個由巨石圈成的空地。空地的正中,有一個古樸的石台。石台上懸著一顆比貓眼略大一小圈的灰黑色靈石。

同時在石台的左側的粗糙石壁上,刻畫著小傢伙噬靈貝的圖案;右側的粗糙石壁上,則刻畫著六角金龍丹爐,同時在丹爐壁畫的前方,懸放著萬方集,烏金記等傳承古籍。

可這一次,葉夕瑤一進入神識,首先便感到一股怡人的水汽。

那水汽氤氳,帶著一股濃郁的生機,每吸一口,都讓人覺得渾身舒坦。

隨後待細看之下,更是發現,整個神識靈宮,竟徹底變了模樣。

原有的簡陋巨石牆壁,徹底變得光滑而平整,形成一座巨型石殿。

石殿樣式簡單而古樸,卻分外恢弘。而在石殿的正中,依舊矗立著一個石台。只是這石台明顯比從前更加精緻了,石台上方的灰黑色靈石,更準確的說,應該是靈神石,也在不知不覺間,黑了一層,大了一層!

接著再看右側,依舊是丹爐和古籍;可左側的巨幅石壁上,小傢伙噬靈貝的圖案,越發栩栩如生。而在小傢伙的旁邊,此時卻多了一個人蔘圖案,正是奶娃娃小白。

同時,就在小白壁畫的下方,一彎清泉,汩汩而出,正是之前氤氳水汽的來源之處!

而此時,小正太正光著P股,腦袋上搭著毛巾,泡在靈犀泉中,悠然的閉著眼,哼著小曲…… 許是太過舒服了。

以至於小正太根本沒注意,葉夕瑤忽然進來,並且已經將他從頭到尾,看個精光。

直到過了好一會兒,小正太微微睜眼,接著頓時嚇得叫了起來。

「啊!你這女人什麼時候進來的?」

「你說呢?」

雙臂環胸,話落,葉夕瑤微微秀眉一挑,故意掃了小正太一眼。

小正太一愣,當下小臉兒爆紅。隨即哧溜一下,把身子完全浸在了靈犀泉里。自露出一個紅紅的腦袋,氣憤的吼道:

「你,你這個女人!竟然偷看我!」

「呵,偷看?偷看你什麼?你有什麼可看的,來,讓我看看!」

小正太頓時氣的臉都綠了。隨即對上葉夕瑤那似笑非笑的眼,接著鼓著小嘴兒,身形一晃,下一刻便換了一身黑色錦服,從石殿中間的石台後,走了出來。

「哼,女流氓!下次再偷看小爺,小爺和你沒完!」

葉夕瑤瞬間雙眼一眯:「你要是再廢話,我就告訴小雪,你就這麼大!」說著,葉夕瑤伸手手指微微一比。小正太一愣,一開始沒反應過來,可短暫的怔忪后,頓時氣的差點兒暴走!

「死女人,你閉嘴!你這個女流氓,你要是敢說,我就和你絕交!絕交!」

可聞言,葉夕瑤卻冷哼一聲。伸出去的手指,隨即又往小縮了一點。小正太頓時急的都快哭了,當下撲過來,就要咬人!

鬧騰了一陣,之後言歸正傳。

而小正太一聽葉夕瑤只是來看看靈宮的情況,便不由得冷哼一聲,道:

「你現在才知道看么?哼,看了也沒用,沒有小爺,你還是什麼都不知道!行了,隨本小爺過來!」

火氣來的快,去的也快。話落,小正太下巴一揚,然後大爺一般,背著手,來到中間的石台前,道:「這個靈神石,你知道的吧!靈神石是靈神力量的來源,也就是小爺我的力量來源!這個是隨著靈階上升而不斷變化的!純潔無暇,顏色越深,力量也就越強。

至於你這個……哼,不過才是灰黑色,小爺大好的天賦,都被你埋沒了!不說也罷!」

顯然,靈神石是靈宮的靈魂。而說過了靈神石,小正太便又簡單的說了下壁畫和古籍,以及靈犀泉。然後便將葉夕瑤帶到石殿中,葉夕瑤一早便注意到了巨石王座前。

這個巨石王座之前是沒有的。可這次卻憑空矗立在石殿的正前方,帶著一種說出的恆古之力。

而小正太明顯對這王座非常滿意,隨即道:「看都沒,這個王座是本小爺的!你乾的不錯,繼續努力。」

可葉夕瑤卻微微周圍,甚至怎麼看,怎麼覺得這個王座有些眼熟。可不等她追問,便只見小正太再又說道:「其實這些都沒什麼,不過前兩天有件事,倒是比較古怪……你來看這個!」

說著,小正太將葉夕瑤帶到丹爐壁畫前,然後抬手一指,道:「看到沒?這個丹爐的畫像,上面的六條龍,好像有一條在動!」 葉夕瑤之前也是看過壁畫的,可當時並沒有發現什麼異樣。

可此時被小正太一提醒,葉夕瑤凝眸仔細一看,當下微微一驚。

果然,壁畫上的六角真龍中,竟真的有一條龍的圖案,在微微閃現著一絲熒光一樣的脈絡。

乍一看,當真就像真龍復甦,在緩緩遊動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葉夕瑤問。

小正太頓時翻了一個白眼,道:

「我怎麼知道?我還想問你呢!」

「什麼時候出現的?」

小正太想了想,隨即一拍手:「就是那天!你在公孫家煉丹的時候……哦,我想起來了,當時是不是有一個什麼東西,把墨魚吃了?然後我就發現,有什麼東西鑽到靈宮裡來了。估計就是那時候出現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