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就在星悅他們幾個人離開沒多久,躲在倉庫的眼鏡男見外面沒了動靜,就想打開門看看外面的情況。

但是,當他擰開鎖的時候,卻卡住了。

怎麼會?

眼鏡男一驚,隨即用力地拽拉這個鎖把,但卻怎麼也開不了。

他一時之間慌了心神,難道自己要被困死在這邊嗎?

經過一番努力,他最終是放棄了。

反正這裡有很多食物,應該可以堅持很長一段時間。

到時候,店長回來之後,一定會將自己救出去。

悉嗦。

忽然,一陣異響傳來,眼鏡男咯噔一下,跳了起來,一臉凝重地掃視著周圍。

「誰?!」

沒有人回應,但那陣悉嗦聲,卻一直在。

眼鏡男忐忑地循聲走了過去,來到了一個蓋著毛毯的事物跟前,他猛地將毛毯掀開,一個男人露出了出來。

「店,店長!」

眼前的人,就是這個便利店的店長。

但是,店長已經別魔化,變成了一個魔化人…… 「郭顱,通知小舞了嗎?」

「通知了,但星殿說現在有重要的事情,暫時來不了。」

諸葛先生拄著拐杖,緊皺眉頭,眸中閃過一絲擔憂。

在夜家,風家,還有第九軍區的軍隊鎮壓之下,H市的魔化速度終於得到了控制。

但是,被魔化的人實在太多,如果不儘快處理的話,這些魔化人隨時都會對他們發起第二波衝擊。

到時候,他們除了將這些魔化人殺了,別無他法。

「小舞,你要抓緊了。」諸葛先生嘆了口氣,回過身來,掃了眼那躺了一地的魔化人,一個個醫療人員正著急地給他們注射鎮靜劑。

北湖公園,位於C區的中心,是一個頗有歷史的公園。

星舞從明珠大飯店那邊出發,一路飛奔,很快就來到這個公園。

她心裡縈繞著不安,總覺得事情不是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而現在最讓自己擔心的還是夜鋒身上潛在的威脅。

「夜哥,我會儘快處理這邊的事情!在這段時間裡,你千萬不要出事。」星舞眸光深凝,喃喃自語,隨即一個縱身,向前方的公園飛掠過去。

廢棄工廠。

夜鋒微眯著眼,一臉淡漠地看著那一頭重新恢復過來的魔化怪物。

魔化怪物擁有驚人的自愈能力,但他相信不管多麼強大的自愈能力,都會有其弱點。

很顯然,目前最有可能滅掉怪物的方法,是將他燒成灰燼。一旦所有細胞都失去活性,也就沒有自愈的可能。

如果穆萌萌在的話,這或許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要知道,這個傢伙的特長就是玩火啊。

呼——

夜鋒舒了口氣,瞥了眼自己的雙拳,那一對散發著藍光的拳套,給了自己足夠的信心。

「難得小星星送我這麼厲害的拳套,又怎麼可能會在你身上栽跟頭呢?」他勾了勾唇角,目光冷冽起來,體內的靈力源源不斷地洶湧滂湃。

如果星舞在這邊的話,一定會驚聲尖叫,淬靈體的夜鋒,簡直是自帶充電寶,在這一瞬間,實力竟然輕輕鬆鬆衝破到了鍊氣二層。

這便是淬靈體的可怕,遇強則強,只要還有一口氣,能夠重新站起來,他的實力就能夠不斷提升。

當然,這也是夜鋒本身的境界很高的原因,現在轉為修真,自然得心應手。

「殺!」夜鋒低喝一聲,身影一動,向怪物沖了過去。

魔化怪物怒嘯連連,身上的觸手瘋狂地伸了出來,交纏成一張血色大網,向他絞了過來。

面對這一張大網,夜鋒的目光一沉,不退不避,隨著靈力轉動,兩個藍月拳套光華大亮。

「鳳鳴!」隨著一聲厲嘯,他的目光鎖定觸手大網的空隙,一拳迅猛地轟出,強烈的靈力激蕩空氣,擦出了火花,燃起了熊熊火焰。

熊~~

火焰燎原,化作一頭不死火鳥,仰天啼鳴,帶著炙熱的火焰,撕碎了這一張觸手大網。

「給我燒成灰燼!」夜鋒的瞳孔一縮,拳勁爆發,那一個不死火鳥爆散,化作漫漫火焰,將魔化怪物包裹起來,瘋狂地灼燒起來。 被焚燒的魔化怪物,一道道觸手率先被燒斷,化成灰燼。他不斷地掙扎哀嚎,哪怕是變成了只懂殺戮的怪物,也有著對生存的渴望。

只是,他的誕生,註定不被這個世界所允許。

夜鋒趁勝追擊,縱身一躍,如大雁掠空,飄逸的身法,又如鴻毛般輕盈,俊逸的臉上,一雙眸子透出兩道凌厲的神光。

「麒麟閃!」他猛地一握拳頭,靈力轉動,激蕩空氣,產生一股烈風,又擦出雷鳴電閃。

從遠處觀望,還以為這邊旱雷陣陣,殊不知這樣的動靜,竟然是由一個人製造出來的。

神威七式,可是匯聚了夜家歷代家主的智慧,沉澱下來的武技,即使星舞見了也讚賞有加。

化繁為簡,引動自然之威,是修真者秘技的根本,而夜家人恰好觸碰到了這一個本源,從而演化出神威七式這一種不輸於修真秘技的招式。

火焰中,魔化怪物痛苦掙扎,不斷有新生的肌膚來取締被燒壞的肌膚。

但是,他卻不知道,天空中一個更加強烈的招式即將降臨。

「昂~~」一陣麒麟咆哮,無數凌厲的烈風絞了下來,將魔化怪物切割成好幾塊,然後雷霆劈落下來,加上火焰的燒灼,這些撕裂出來的肉塊,被瞬間燒成了灰燼。

啪嗒一聲。

夜鋒穩穩地落在地上,身影如標杆般挺拔,那一襲白色襯衣始終乾淨,不染一絲塵埃。

等了一會,見魔化怪物終於沒有活過來,他微微鬆了口氣。

緊接著,他毫不停留,準備離開,和星舞回合。

就在這時,一個個渾身瀰漫著黑氣的人從四方八面走了出來。

夜鋒的瞳孔一縮,臉色倏然一變,從對方的架勢來看,這是一場有預謀的埋伏。

「出來吧。」他眸光微沉,抬手推了推眼鏡,只見一個身姿妖嬈的身影從這些魔化人群中走了出來。

「咯咯,夜少,你的五感很敏銳啊,竟然能夠感覺到我的存在。」狐娘搖晃著腰肢,慵懶地走了出來,那一雙嫵媚的眼睛,閃爍著勾人的神光。「不過,我一開始就沒想過藏起來,反正最棘手的人已經不在了。」

「你什麼意思?」夜鋒挑了挑眉,最棘手的人,難道這個女人指的是小星星?

狐娘撩了撩長發,嫵媚一笑,道:「你們兩個聯手,所向披靡。但只要將你們兩個分開,就可以逐一擊破。」

「呵,想法不錯。」夜鋒冷笑一聲,隨即身影一動,也不跟狐娘多廢話,想要衝出去。

他現在的感覺很不妙。

如果這是一個圈套,那麼星舞現在一樣很危險。「可惜,我沒時間陪你玩。」

「夜少,你以為你逃得了?「狐娘的雙眸一沉,烏黑的長發一陣飄搖,然後一陣濃郁的香風瀰漫出來。

同時,那些魔化人也紛紛將夜鋒給合圍起來,鑄成一堵人牆,阻止他的逃逸。

夜鋒的心神凝重,呼吸間,一股香味鑽進了自己的鼻息。

隨著這一股香味入體,他莫名地渾身一顫,一個趔趄,差點軟倒在地上。

但就在這一瞬間,體內的靈力迅速轉動,飛快地將這一股香氣逼出了體外。 隨著迷香被逼出體外,夜鋒的雙眸一亮,腦袋也清醒過來。

看到這裡,狐娘緊皺秀眉,暗暗驚疑。

怎麼可能?這股迷香和上次的一樣,但為何現在的夜鋒僅僅是一個晃神就恢復過來?

換作是之前,或許夜鋒還會被這股迷香給陰到,但他現在修鍊了冰魄玄功,真氣轉化為靈力,淬靈體又被開發,已經不是過去的自己能夠媲美。

這些迷香一但進入自己身體的瞬間,淬靈體就判斷其本質是有害的,並且迅速反應過來。

星舞從來都沒有放鬆過對夜鋒身體異樣的警惕,熬了兩個通宵,匆匆趕出冰魄玄功上卷,就是想讓他有多一個保障。

很顯然,她這個想法,就在剛才救了夜鋒一次。

「呵,還想用上次的招式來陰我嗎?」夜鋒睥睨著狐娘,冷笑一聲,「可惜,你剛才的量似乎不夠啊!」

狐娘眯著雙眸,猛地一抬手,周圍的魔化人發出了一陣低吼,身上的魔氣繚繞,組成了一張黑色幕布,向夜鋒碾壓過去。

「很抱歉,我也沒想過要用同樣的招式搞定你。」她咧嘴一笑,獰聲道:「這才是我準備已久,專門用來對付你的手段啊。」

魔氣匯聚的黑色幕布,向夜鋒沉穩地碾壓過來,就像是一張半透明的黑色幕布,緩緩地蓋過來一樣。

夜鋒的雙眸深凝,緊攥著拳頭,隨著靈力轉動,藍月拳套散發出耀眼的藍光,讓他在這一張黑色幕布下,如同一顆璀璨的星辰,異常耀眼。

看著這一對散發著耀眼藍光的拳套,狐娘的雙眸一亮,閃爍著貪婪之色。

其實,她一直都隱匿在暗處,看了夜鋒對戰魔化怪物的整個過程,這一對拳套無疑表現出不俗的威力。

夜鋒戴上拳套之後,似乎不懼任何反衝力,可以全力施展拳招,否則他也不可能那麼瘋狂地接二連三地施展麒麟閃對付怪物。

「這對拳套是屬於我的。」狐娘勾了勾唇角,微微抬眸,只見夜鋒正試圖轟破那一張黑色幕布。但是,這一張黑色幕布,可不是為了困住他的啊。

夜鋒的目光冷冽,猛地一握拳頭,靈力轉動,雙拳有火焰跳動,想要再次施展鳳鳴,燒掉這一張黑色幕布。

然而,正當他要出手的瞬間,心頭卻狠狠地顫了顫。

怎麼回事?

就在這一刻,他感覺腦袋一陣劇痛,似乎有什麼東西要鑽出來一樣!

「啊!」夜鋒低吼一聲,雙眸閃爍著冰冷的殺意,隱隱有紫色異芒閃耀,「給我,滾出來!」

他體內的靈力,瘋狂地捲動,似乎要將這一股奇怪的東西給逼出來。但是,天空中的黑色幕布,也趁機碾壓過來。

嗡的一聲,黑色幕布罩住了夜鋒,並且纏繞著他,一點一點地滲入其體內。

隨著這些魔氣的侵入,就像是澆灌的肥料,讓那一個深藏的種子,迅速發芽。

「夜鋒,不要再壓抑自己了。」狐娘嫵媚一笑,聲音如同梵音一般,鑽入夜鋒的耳朵。「在這裡,你可以完全釋放自己的本性,就像十年前一樣。」 「啊!」

夜鋒仰天長嘯,那一雙眸子閃爍著妖異的紫芒,渾身爆發出一股強橫的氣勢,狠狠地將那些魔化人全部震飛出去。

狐娘的心神一驚,也被這一股氣勁震得連退數步。

「好可怕的力量。我是不是解放了一個了不得的怪物?」看到如此瘋狂的夜鋒,狐娘都禁不住一陣心驚。

她知道,夜鋒在小時候就暴走過一次,爆發出驚人的實力,屠殺四方。

現在夜鋒再次暴走,她卻沒想過自己能不能控制這一股可怕的力量。

此時此刻,夜鋒的眸中,閃爍著暴戾,殺戮,還有極惡,整個人如同著了魔一樣,瘋狂咆哮。

咔嚓!

陪伴了十年的金絲眼鏡,在這一股氣勁的激蕩下,出現了一道裂紋。

「弱水三千!」就在夜鋒爆發之時,一聲冷喝炸起,一道道凌厲的劍氣橫掃過來,將那些圍著夜鋒的魔化人一個個絞殺。

狐娘的瞳孔一縮,猛地一抬頭,卻見一個俊逸的男子竟然從天而降,飄逸的身姿,一陣炫目。

「踐踏!」俊逸的男子低喝一聲,整個人的氣勢瞬間暴漲,單腳一踩,如同一道標杆,向底下的夜鋒踐踏過去。

夜鋒陷入瘋狂之中,混亂不覺,被這一腳踩了個正著,被狠狠地壓在地上。

「什麼人?」狐娘往後撤了一步,神色凝重地看著這個一襲白色西裝,長發及耳,笑起來的眼睛能眯成一雙狐狸眼的男人。

「長虹劍擊!」剛才的冷喝又響起,狐娘的心神又是一顫,下意識地側身躲閃,只見一道劍光掠過自己的胸口,將胸前的一片衣襟給削掉,露出了一片雪白的肌膚,還有一道深深的溝壑。

「哎呀,不好意思,刺歪了!」

狐娘側首,只見一個板寸頭,俊朗不凡的男子手握一把古樸青銅劍,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自己的胸口。

她微眯著雙眸,想不到在這個關鍵時刻,會殺了兩個程咬金。

看他們的兩人的實力,恐怕要比自己強多了。

狐娘向來是一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也正是這一點,讓她在爾虞我詐的魔人之中,一直活到現在。

「咳咳,南宮琉璃,你負責壓制夜鋒,我來對付這個美女。」洛千靈咽了口唾沫,眼神都被狐娘胸前的雪白給吸引住了。

南宮琉璃剛想說話,忽然感覺腳下的夜鋒似乎要掙扎出來,他皺了皺眉,體內的真氣一轉,更加強勢地將之鎮壓下去。

「洛千靈,搞定那個女人,趕緊過來幫忙,我一個人搞不定夜鋒。」他一臉凝重地說道。

「安啦安啦。」洛千靈摸了摸頭髮,斜握魚腸劍,擺出了一個自認為很帥氣的姿勢。「美女,我來咯。」

從這兩個人的對話,狐娘已經知道這兩個人是誰,卻是南宮琉璃和洛千靈。

這兩個人,都是青年一輩的佼佼者,以自己目前的實力,還不足以對付他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