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王海濤有些驚恐,他大哥竟然被這個年輕人壓制住,兩人雖然都是滿身是血,但是他還是能夠感覺到他大哥處於下風。

不知所措的王海濤的眼睛突然看向了君嫣然,隨後他猛然向著君嫣然沖了過去,只要能夠抓住君嫣然,他一定可以分散那個如同魔鬼一般的年輕人。

李木的腦海忽然清明一下,或者說他的意念在王海濤動彈的一瞬間便猛然清醒。

李木的眼睛直接看向了飛快衝向君嫣然的王海濤,他任憑王海浪的手掌直接拍在了他的後背,他能夠清晰的聽到自己骨骼碎裂的聲音,但是李木還是一瞬間來到了王海濤的身前。

王海濤心中大驚,他手中的大刀直接砍向了李木的身體,李木的拳頭上的血光爆發,全力一拳砸了下去,虛空都劇烈的顫抖了一下,隨後大刀直接破碎,李木的一拳直接將王海濤的頭顱直接砸碎。

紅色和白色的液體直接灑落在李木的身上,而李木連一個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王海濤的身體筆直的挺立,一瞬間僵硬,無頭的身體看起來極其的恐怖,隨後血液噴發半米之高,方才軟軟的倒在地上。

「老二!」王海浪眼睛猛然紅了起來,他的身上的氣勢竟然再次長了起來,怒髮衝冠。

「我要你死!」王海浪咬牙切齒的大吼,他的身體直接被藍色的光芒所籠罩。

「我讓你死!」李木也是大吼一聲,一股血紅色的光芒彷彿火焰一般在他的身上直接燃燒了起來。

兩人的身體再次碰撞,這次兩人的身體直接沖向天際,整座大山之中直接出現一個巨大的裂縫。

兩人在虛空中戰鬥,龐大的天地力量直接洶湧澎湃蕩漾開來,這一刻許多人都不由自主的抬起頭,震撼的看著天地間出現的一圈圈波紋。

「這是有鑽石強者在戰鬥?」一群年輕人此時正在聚集在一起,許多人都被天空之中龐大的動靜直接驚醒,指著天空之中被藍色與血紅色遮蓋的天空之中說道。

「不對,一個氣息不是鑽石強者,那個血紅色的人影還是鉑金!」雲飛揚突然皺著眉頭說道,到底是誰?

「這裡怎麼會有鑽石強者?」有一個年輕人有些奇怪的說道。

「你不知道?這個被夢魘之霧籠罩的這一片大地,其實更多的可以叫做流亡之地,因為這裡被夢魘之霧籠罩,精神力會被大幅度壓制,所以有許多窮凶極惡之人,被各大勢力追殺逃亡到這裡,要不然你覺得只不過是一個什麼諸葛公子會讓這麼多人聯盟?」有人不屑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那怎麼沒有見到這些流亡之人?」那個年輕人一副明白了的樣子,但是隨後再次好奇的說道。

「因為你看到他們的時候,基本上你距離死亡也不遠了!」

而還沒有離去的那個叫做聖法的最強王者突然看向了遠處交戰的地點,露出了饒有興趣的笑容。

「不錯,一個鉑金境界竟然能夠鑽石打成這樣,雖然距離蕭斌還差一些,但是也挺不錯了!」聖法摸著自己鬍鬚笑著說道。

「那是自然,蕭斌可是法祖一脈幾乎最強大的天才,自然不是一個外界之人可以媲美的!」另外一個中年人笑著說道。

「給我死啊啊!」

一聲巨大的聲音直接響徹天地,隨後血紅色的火焰壓制住藍色的水光,猛然從天而降,重重的砸在了大地之上,大地劇烈的顫抖。 李木血紅色的眼睛僅僅的盯著臉上帶著驚恐與不可置信的王海浪,他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被一個鉑金強者打成這樣,他身體的骨骼都被硬生生打的全部碎裂,而這個鉑金的年輕人,自己對他留下的傷勢卻似乎沒有任何作用一般。

王海浪不知道的是,他留下的傷勢已經全部因為李木對他的傷害而快速恢復李木本身的傷勢,末日加上泣血之刃,百分之三十的吸血能力可不是鬧著玩呢!

「給我死!」

李木低吼一聲,全身的肌肉都全部緊繃了起來,隨後李木的雙手用力,王海浪的身體直接被撕成了兩半。

手撕鑽石,這是李木憤怒之後的力量!

李木的身體全部被鮮血所覆蓋,整個身上都是一片血紅,分不清是他的鮮血還是敵人的鮮血,此時的李木看著便讓人感覺頭皮發麻。

周圍有許多天才都在附近,李木和王海浪戰鬥這麼大的動靜,早就吸引了數百人在這裡觀看,此時見到李木如此情況,也是感覺倒吸了一口冷氣,怎麼看這個年輕人就如同惡魔一般。

「好強大……」有人看著李木的身影,不由得喃喃自語的說到,竟然把一個鑽石活生生的撕了,這樣的鉑金實在是恐怖。

「竟然這麼殘忍!這樣的人和那些魔物有什麼區別……」也有人看著李木的身影,有些不爽的說到。

「這絕對是最頂級的天才,不知道是哪個大勢力的弟子,看著他的模樣,很陌生啊!」

眾人說話的聲音不大,但是卻都在探討著關於李木,李木的身份也被他們所猜測著。

李木殺掉王海浪之後,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腦海之中清醒許多。

隨後李木直接走向了那一座山峰,雖然兩人交戰無比慘烈,但是卻是那種拳拳到肉的戰鬥,所以山峰雖然一片狼藉,但是卻沒有坍塌,如果當時兩人都使用大範圍神通的話,恐怖方圓百里千里都會被李木和王海浪夷為平地。

「嗚……」躺在地上的王海江聽到洞口的動靜,急忙強行提起自己最後一絲力氣,想著洞口看去,但是看到出現的那個身影之後,他的眼睛之中露出了絕望的神色。

很明顯,李木和王海浪打的那麼慘烈,絕對是不死不休,誰先回來那麼便是誰獲得了勝利,而現在李木回來了,那麼他大哥絕對是凶多吉少。

王海江無力的倒在地上,看著想著自己靠近的李木,突然想要自盡,但是他沒有這個勇氣。

李木看著王海江眼睛之中,恐懼,絕望,還帶著祈求與後悔,本來想要折磨一頓的李木感覺有些沒意思,隨後直接一腳踩在王海江的胸膛之上。

王海江的身體猛然彎曲,他的心臟直接被李木踩爆,隨後李木走向了君嫣然。

君嫣然看著走過來的李木,終於在也頂不住自己嚴重的傷勢,直接昏迷了過去。

李木背著君嫣然,拿出一根晶瑩的繩索將君嫣然固定,隨後抱著小狐狸,夾著秦禹的屍體,就這樣走出了洞穴。

洞穴之外的人看到這個情景,頓時明白為什麼這個年輕人會如此的瘋狂,很明顯那重傷以及死亡的人是他的夥伴。

之前說李木殘忍的人也默默無語,夥伴被人傷成這樣,而且更是有一人死亡,換做任何一個人也受不了啊!

沒有起什麼波瀾,李木就這樣快速的消失在眾人眼前,有人眼神閃爍,但是略微考慮了一些,還是沒有跟上去,畢竟能夠一拳一拳把鑽石打成這個樣子的人,沒有人知道在下一刻爆發出多麼龐大的力量。

李木的意念很強大,他飛快遠離人群,終於在幾個小時之後找到了一個藏身之所,再三檢查一下沒有其他人的時候,李木長出了一口氣,眼中的血紅色緩緩的平息下來。

他小心翼翼的把君嫣然秦禹放下來,小狐狸早已經被李木餵了丹藥,此時雖然看起來還有一點萎靡不振,但是最起碼能夠自己行動了。

李木看著渾身是血的秦禹和君嫣然,臉龐不由得狠狠地抽動了一下,隨後他開始在儲物戒之中尋找了起來,李木曾經獲得過許多儲物戒,在李木有意識的分類之中,李木這個儲物戒之中儲存的全部都是丹藥,其中尤其以療傷的丹藥最多。

終於李木拿出了一個白玉煉製的盒子,單單是盒子出現,便讓這個山洞之中的氣息涼了下來,一股清涼的感覺撲面而來,李木輕輕的打開玉盒,頓時一股強烈的丹香直接散發了出來,李木僅僅是聞了一口,便感覺自己身上的傷勢似乎好了一些。

李木沒有猶豫,直接將這枚乳白色的丹藥塞進了君嫣然的口中,頓時丹藥直接化為一道白光,迅速的開始在君嫣然的身體之中散開,修復著君嫣然的身體。

隨著君嫣然的身體之中的氣息開始穩定一些,李木的眼睛看向了身體現在都有些發冷的秦禹,不由得感覺心臟有些抽痛,雖然他不知道過程,但是他卻知道秦禹絕對是因為保護君嫣然才會死亡的,自己欠秦禹一條命!

李木再次深吸了一口氣,他從儲物戒拿出了一截古香,這一截古香是在商山之上那個道館之中那個神秘的老道士給的,當時李木獲得紫霞仙子的靈魄,還有通靈玉,但是李木感覺不夠,所以老道士又給了這麼一截盜香!

(此處我要說聲抱歉,當時148章之後其實還有一章,但是更新跳過去了,一會我會把那一章發到免費章節之中,讓大家免費觀看,再說一聲抱歉!)

當時根據老道士而言,「此香名為盜香,不屬於此界之物,此香點著之後,可以盜天地一縷生機,可以讓死去不足三天時間內的人復活,哪怕是靈魂泯滅,同樣可以重聚靈魂,此香還可以用三次!」

李木臉色凝重,這根香是用人的意念之火點燃,所以在李木的凝視之下,突然一縷淡淡的白煙開始出現在盜香之上,之見盜香開始無火自燃,李木突然感覺到一個奇異的力量開始出現在山洞之中。

突然一股微風開始輕輕的吹動了起來,白色的煙絲似乎有意識一般開始緩緩的向著秦禹的身體飄動了過去,秦禹的身體開始被一股神奇的力量拖了起來,漂浮在半空之中。

「嗚……」

一聲似乎如同鬼叫一般的聲音響起,一股陰風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洞穴之中,灰色的陰風越來越濃烈,開始圍繞著秦禹的身體不斷的旋轉。

空間微微顫抖著,似乎被這股陰風直接消弭融化一般,秦禹的身體出現在虛空之中,李木能夠看到那虛空之中無數的七彩顏色的線彷彿一個大網一般將整個虛空籠罩。

這是李木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場景,他也曾經打破空間,但是都沒有見到這樣七彩繽紛的線條,突然一滴黑色的河水緩緩從七彩的大網之中滲透了進來,一滴,兩滴,三滴……

密密麻麻的河水開始在虛空之中匯聚,漸漸地形成一條小溪,小溪繼續增加,成為了一條小河,大河。

最終黑色的大河奔騰,裡邊漆黑一片,李木看不到河水之中到底有什麼,但是他的心中無比震撼,這樣的一條浩浩蕩蕩的大河在虛空之中奔騰,這是一副無比壯觀的場景。

突然一股陰冷的氣息緩緩的從虛空之中透露了出來,白色的煙絲如同有靈性一般向著黑色的大河之中嘆了過去,一滴黑色的河水在白色煙絲的包裹下開始接近秦禹,猛然沒入了秦禹的身體。

突然一道晴空霹靂直接在外界炸響,巨大的聲音讓李木嚇了一跳,隨後李木緊緊的盯著秦禹的身體,心中有些顫抖,有些激動,這麼大的場面,雖然是在虛空之中進行,但是似乎這個盜香真的可以幫助秦禹復活。

隨著一滴黑色河水滴入秦禹的身體之中,秦禹本來已經死亡的身體突然輕輕的顫抖了一下,李木的心臟跳的很快。

隨著一滴黑色河水進入秦禹的身體之中,所有的煙絲也開始飛快的進入秦禹的身體。

大秦帝國帝都,皇宮之中,一個龐大的壓力緊緊的覆蓋整個帝都,讓所有人都為之膽戰心驚,就在前不久,一直被大秦帝國的帝王看中的秦禹竟然突然靈魂玉牌破碎,直接驚動閉關的皇上。

皇上對於秦禹的喜愛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秦禹也許能夠成為下一任大秦帝國的皇帝,可是現在竟然隕落,皇帝整個人的怒火直接爆發。

「到底是誰竟然敢殺我大秦皇子!」一個格外威嚴的聲音直接響徹整個大秦帝國的帝都,所有人都感覺到一股屍山血海,生靈哀嚎的景象,匹夫一怒,血濺三步,帝王一怒,屍骨遍布!

一股金色的光芒直接從皇宮之中爆發,隨後天地都直接被撕裂,一個模糊的影像出現在天地之間,但是卻被一層灰色的霧氣包裹,壓根就看不到裡邊的場景。

突然一隻大手直接抓去影像之中,一股水藍色的氣息直接被從中抓取了出來,但是令人驚異的是,這股水藍色的氣息突然開始變得灰白了起來,這便意味著這道氣息主人已經死亡。

所有見到這個場景的人臉色都有些難看,殺秦禹皇子之人已經死亡,那豈不是代表這件事成為了無頭公案,那便意味著皇帝有氣無處發。

一個皇帝的怒火無法發泄,這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因為隨便一個事情便有可能成為點燃這絲憤怒的火焰,到時候死的就不只是一兩個人那麼簡單了。 此時的大秦帝國帝都,整個帝都全部籠罩在一片惶恐之中,在距離皇宮不遠處一個高大華麗的建築之中,此時整個院子之中似乎都只有一個女子哭泣的聲音在響起。

這是大秦帝國秦政二兒子秦勝天的王爺府,也是秦禹的家!

秦禹之父秦勝天被封號勝王,所以整個王府則是被稱之為勝王府,而在勝王府的大廳之中,一股壓抑的氣息籠罩在其中,裡邊有十幾個人,但是無不臉上帶著悲痛的神色。

坐在上首的是一位身穿紫色長袍的男子,而極其不穩定的壓抑氣息正是從男子的身上傳了出來,周圍的空間甚至都在隱約的顫抖。

而坐在男子身邊的則是一位婦人,婦人看起來溫婉和善,身上有一股賢惠的氣質,一看便是那種有教養的大家閨秀,但是此時這個婦人卻眼睛通紅,泣不成聲。

「勝王爺,勝王妃,二位請節哀啊!」一個身穿鎧甲的男子此時悉心的勸道。

「是啊,二弟,人死不能復生,節哀順變啊,弟妹,別哭了,小心身體!」一個身穿淡黃色長袍的中年男子同樣勸解道。

秦勝天的手掌緊緊的握著椅子,突然椅子的扶手直接在秦勝天的手中粉碎,這樣的一幕落在大殿之中各人的眼中,都是心中暗自嘆了一口氣,秦勝天可是王者級別的強者,竟然無法控制住自己的力量,由此可見秦勝天心中到底有多麼悲傷,多麼憤怒。

「二哥,節哀順變……」

「王妃,小心身體啊,畢竟事情已經發生了!」

「禹兒是個好孩子,可惜,天妒英才啊……」

其他的人也紛紛勸解說道,還有兩個婦人輕輕的走到了秦禹的母親面前低聲的安慰,整個大殿之中充滿悲傷的氣氛。

突然秦勝天深吸了一口氣,他的眼睛也有一些通紅,中年喪子的疼痛實在是劇烈,秦勝天聲音有些沙啞的說道:「魯侍衛,禹兒隕落這件事情父皇怎麼說?」

這個魯侍衛便是最早勸解勝王的身穿鎧甲的存在,這是從皇宮之中傳消息的侍衛,也是皇帝秦政的親信。

「原本秦禹皇子便是前往絕望之城,而皇上親自出手都沒有得到秦禹皇子隕落的畫面,想必是在夢魘之霧之中隕落,皇上從虛空之中抓取一縷兇手的氣息,但是發現兇手已經死亡,所以線索也直接中斷!」這名魯侍衛嘆了一口氣這般說道。

「那,魯侍衛,皇上有沒有辦法救救禹兒!」突然那個一直在哭泣的女子帶著些許希冀的看著魯侍衛,皇上的實力深不可測,如果皇上出手,哪怕禹兒已經死亡,恐怕都有可能把禹兒救回來。

「勝王妃請放心,據奴才所知,皇上已經離開皇宮,前往絕望之城,只要找到秦禹皇子的身體,想必皇上應該會有辦法救下秦禹皇子的!」魯侍衛小心的說道,其實他說這話都已經逾越了……

「太好了,二弟二妹,只要父皇出手,那麼禹兒絕對還有生還的可能,現在你們最主要的是要穩住情緒,不要太過悲傷!」身穿淡黃色的長袍的男子臉色溫和之中帶著淡淡的悲傷說道。

「多謝大哥關心,魯侍衛,我現在想要進宮去等待父皇回來,不知道可不可以?」秦勝天暫時忍住悲傷,心中已經暗自下了決定,等父皇把禹兒的身體帶回來,如果父皇救不了,那麼自己便帶著禹兒去求神殿的神主,如果神主願意釋放光系的神術,那麼禹兒便有可能生還。

隨後勝王府的人緩緩散去,整個帝都很大,但是如果消息流傳開來,那麼又顯得格外的小,秦禹皇子隕落的消息很快便被各大勢力家族所得知。

「秦禹隕落了!那麼下一任的皇位……」一個中年男子身穿華服,得到這個消息后,瞬間眼睛之中爆發了無窮的光芒,他所處一片虛空之中,一條條規則似乎都在凌亂。

東方家,一位白髮老者猛然從虛空之中走出,在大廳之中正在激烈商討事情的幾十人頓時直接住嘴,坐在上首的一個高大的男子見到老者的到來,猛然站了起來,恭敬的說道:「父親!」

白髮老者點了點頭,隨後沉聲說道:「關於秦禹的事情不準再探討,關於秦禹這件事,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插手,否則家法不會留情!」

「父親,怎麼?」東方世家家主有些疑惑的問道。

「因為皇上的為人重情義,所以在他看中的皇子死亡的時間段之中,不要有任何動作,否則便有可能造成毀滅性的打擊!」

此刻,整個帝都之中了解皇上為人的老一輩強者大多數都發出了同樣的警告,此時的帝都竟然因為秦禹的死亡出奇的平靜。

而李木此時看著那白色的煙絲開始緩緩的融入秦禹的身體之中,虛空之中陰風大作,似乎有一聲聲厲鬼在大聲的嘶吼。

突然那一滴黑色的河水與白色的煙絲彷彿融合在一起了一般,直接一個模糊的人影出現在秦禹的身體之中,那是一個透明色如同影子一般的黑白兩色的人影,人影的模樣依稀可見,正是秦禹。

這個黑白兩色的影子緩緩的消失在秦禹的身體之中,秦禹本來沒有任何生命氣息的身體突然傳出了一聲心臟的跳動。

李木心中大喜,沒想到這個盜香竟然真的可以救活李木,但是李木還沒有高興多久,天空之中突然風雲變幻起來,一片一片的烏雲密密麻麻的彷彿海浪一般從天空之中滾滾而來。

李木能夠感受到天地間猛然降臨下來一道恐怖的意念,意念直接籠罩住秦禹的身體,天空之中的烏雲之中突然血紅色的雷電開始閃爍了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

李木心中大驚,這種天地間的異變來的太過突然,只不過十幾個呼吸之間,天空便已經被無數的烏雲籠罩,隨後壓根就不給李木反應的時間,直接一道手臂粗細的血紅色雷光向著秦禹的身體劈了過來。

李木頓時明白一定是盜香幫助秦禹復活,所以觸碰到天地之間的一絲禁忌,就如同當初李木在莽荒平原東峰見到的那個死極而生的強者一般,這是要遭受天譴的事情。

只不過一瞬間的功夫,李木便想通了其中的原有,很明顯這雷光是來抹平觸動天地法則的存在的,意思便是只要將復活的秦禹再次毀滅,那麼天地間的法則便會恢復原樣,這類似天譴一般的存在也會自動消失。

李木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直接便是衝天而起,手中出現血飲刀,重重的向著這手臂粗細的血紅色雷電劈砍了過去。

既然秦禹都能夠為君嫣然,或者說為答應李木保護君嫣然的承諾而付出生命,那麼李木便可以為守護秦禹付出生命。

李木手中的血飲刀與手臂粗細的血紅色雷電剛剛接觸,便臉色微變,他感覺到一股龐大的力量直接籠罩住他的身體,血紅色的雷電直接成為了一處恐怖的雷團,隨著一聲劇烈的爆炸,密密麻麻的血紅色雷電死死的將李木重重圍住。

李木感覺自己的身體彷彿被無數只鋼針狠狠地刺入一般,劇烈的疼痛感覺差點讓李木昏迷,但是血飲刀依然倔強的直接撕開血紅色的雷團。

然而天空之中又是一聲悶雷的聲音響起,這一瞬間,便是六道同樣粗細的血紅色雷電直接劈了過來,但是這次卻沒有劈向秦禹,反而直接劈向李木,很明顯,李木的存在已經觸犯到那冥冥天地間的一縷意志。

李木確實能夠感受到那股意識的存在,因為此時一股威壓已經直接鎖定住李木,李木甚至感覺在烏雲之中有一雙眼睛在死死的盯著自己,淡漠無情。

李木不驚反喜,現在秦禹可以說最虛弱的狀態,也許僅僅是一個頭髮絲粗細的雷電便可以讓秦禹灰飛煙滅,而現在雷電盯上了他,那麼李木便放心了。

「購買:魔女斗篷!」

「購買:不死鳥之眼!」

「購買:抵抗之靴!」

一瞬間,李木直接購買了三件裝備,至於之前的馬可波羅英雄附身,已經因為馬可波羅購買的裝備,早就因為過了時間而直接消失了。

李木手中的血飲刀直接揚了起來,他的背後猛然出現一道巨大的黑色的身影。

「修羅血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