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好膽,你們真以為有聖獸撐腰,就可以不將我雷族放在眼裡了嗎?告訴你,我雷族也有聖獸,而且在我雷族中,能滅殺聖獸的高手可不少!」雷明瞳孔一縮,森然的警告道。

「聖獸……」

周善龍等人內心一突,連忙望向了葉晨風,他們沒想到葉晨風竟收服了一隻聖獸,不過想到雷族的實力,周善龍等人心中還是期望事態不要惡化下去。

「哼,你以為你是誰,能代表雷族?」葉晨風冷哼一聲道:「在我沒有發火前,你們有多遠給我滾多遠,否則別怪我不給你雷族面子。」

葉晨風話語剛落,一陣嘩然。

周善龍等周家眾人露出了恐慌之色,而東河博等人卻露出了驚喜之色。

「這小子果然是一個愣頭青,不知道得罪雷族的後果有多可怕,這下子好了,不用我煽風點火,雷族應該就能將他滅了!」

「沒有這小子和聖獸撐腰,我看周家如何與我東河氏作對!」東河博露出了一絲陰冷之色,在心中默念道。

「媽的,我看你找死!」

作為雷族護法,一直被人供奉的雷明何曾被人當眾辱罵,一道道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在他身體中響起,大量的雷光在他身體中吞吐,撕裂著他身體周圍的空氣。

「雷護法你息怒,葉公子不認識您,多有冒犯還請見諒!」

周善龍沒想到葉晨風當眾冒犯雷明,心中充滿了恐慌,連忙解釋道,想要平息雷明的怒火。

一旦激怒雷明,引發與雷族的衝突,周家就完了。

「滾,再廢話,老子先滅了你周家!」雷明像一隻惡狼,怒視著周善龍,惡狠狠地大罵道。

「我我……」

觸碰著雷明兇殘的眼神,周善龍喉嚨一滾,更加的恐慌,不知所措。

「周家主,這裡交給我吧!」

葉晨風微微一笑,無視雷明釋放的可怕氣息,淡淡的說道。

「小子,我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乖乖跪下向我磕頭賠罪,再將聖獸獻給我雷族,我可以做主饒你一命,否則你還有周家,都將難逃一死!」雷明眸子中不斷地閃爍著道道雷光,用上位者的口氣說道。

雷明之所以為東河氏撐腰,前來周家找麻煩,並非看上周家的金雷石礦,而是看上了聖獸,如果他能將一隻聖獸獻給雷族,他相信自己在雷族的地位將大大提升,就是破格成為郡王也不是不可能。

雷明話音剛落,周善龍等人臉色大變。

而氣質淡雅的周雪,也被眼前的一幕嚇破了,緊緊地咬著嘴唇,望向了葉晨風,想要知道他會以什麼方式解決眼前的麻煩。

「說實話,我真的不想和雷族為敵,但很可惜,雷族出現了你這種敗類!」葉晨風也不生氣,淡淡的說道:「靈魚,掌嘴!」

「唰!」

葉晨風話語剛落,靈魚腳踩神猿八影,突然出現在雷明身前,不等他做出第二反應,胖嘟嘟的小手狠狠地抽在了他的臉頰上。

「咔嚓!」

一道清脆的巴掌聲響起,靈魚巴掌中充斥的億斤之力直接粉碎了雷明的臉頰,將他一巴掌扇飛了出去。

整個周家前院一片寂靜。

「大膽,你們竟敢傷害雷護法。」東河博心中大喜,大聲命令道:「都愣著做什麼,還不速速出手將幾個惡賊拿下,滅了無法無天的周家。」

「嗡嗡嗡!」

東河博話音剛落,一名身材枯瘦,滿頭白髮的老者動了,在他移動之間,一道白光在他身體中迸射而出,以極快的速度攻擊向了靈魚。

「哼,區區道寶也想傷你姑奶奶!」靈魚冷哼一聲,神猿血脈燃燒,她體內的力量瞬間超過了億斤,揮動充滿力量,白光熠熠的小拳頭迎了上去。

「咔嚓!」

一道清脆的破碎聲響起。

白髮老者打出的道寶被靈魚一拳轟裂,靈魚一腳踏碎腳下的地面,帶著讓人窒息的力量,靠近了大驚失色的白髮老者,一拳轟擊向了他的胸口。

「噗!」

雖然白髮老者感覺到危險拚命防禦,但依然未能抵禦住靈魚超過億斤力的一拳攻擊,他整個胸口深陷進了身體中,大量的鮮血在他嘴巴中噴洒出來,在半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重重的摔出了周家府,雙眼一黑生死不知。

一拳轟飛白髮老者,靈魚腳踏神猿八影,衝進了人群中,爆發出驚天動地的力量,施展神猿一族傳承神通,兇猛的攻擊,不斷重創一名名雷族,東河氏高手。

雖然雷族高手的實力超過一般人,但靈魚的實力太恐怖,他們根本抵擋不住。

一時間,整個周家府中響起了此起彼伏的哀嚎聲,除了臉頰粉碎,血流不止的雷鳴和臉色微變,退到人群後面的東河博外,其他人全都被靈魚重創,痛苦的倒在血泊中喪失了戰鬥力。

雖然眼前的一幕雖然超出東河博想象,但他心中卻露出了狂喜之色。

靈魚當眾毆打雷族高手,等於挑釁雷族雄威,將周家逼上了絕路,他相信用不了多久,周家就將從青雷郡除名,而東河氏就可趁機吞噬周家的地盤,霸佔金雷石礦。

「啪!」

東河博陷入到美好的幻象之中時,靈魚一個閃身出現在他面前,充斥著億斤之力的一腳掃向了他的雙腿,一旦被這一腳掃中,東河博雙腿將被掃斷。

關鍵時刻,東河博爆發出驚人的實力,兩大道圖噴薄出他的身體,擋在他的身前,硬憾靈魚橫掃來的一腿。

「咔嚓!」

東河博凝聚的兩大道圖破碎,但他也利用兩大道圖阻攔的時機,向一旁閃去。

「摘星拳!」

靈魚眼睛中迸射的金光鎖定了狼狽閃避的東河博,全身的氣血和力量快速的交融,一顆握著巨大形成的大手如劃破蒼穹的流星,狠狠地轟擊向了東河博。

「血遁!」

面對這一拳,東河博嗅到了濃濃的死亡威脅,毫不猶豫燃燒氣血,化作一道血光進行閃避。

「轟!」

整個地面劇烈的顫抖了一下,在靈魚施展摘星拳攻擊下,方圓一里的地面出現了塌陷,而施展血遁的東河博雖然逃過一劫,但依然被可怕的餘威震得氣血翻滾,痛苦不已。

這時,目的達到了東河博沒敢久待,施展血遁迅速離開了。

「你,你好大的膽子,連我雷族的人也敢打,我雷族和你不死不休!」

見識到靈魚的可怕,臉頰塌陷的雷明不斷地後退,搬出雷族給葉晨風等人施壓。

「不要狐假虎威了,就憑你這種小人物,雷族一抓一大把,打了也就打了。更何況,這件事我們自問沒有錯,而我相信雷族會有講理之人!」葉晨風背負著雙手,冷冷的說道:「這次就算了,如果你們敢再挑釁周家,我必殺你們,滾吧,不要讓我再看見你們。」

因為黑電王的關係,葉晨風不想與雷族鬧得太僵,也不想隨意破壞雷域格局,沒有讓靈魚大開殺戒。

「好好,你有種!」

被靈魚實力嚇怕的雷明沒有久待,帶著傷勢不輕的雷族眾人灰溜溜的離開了。

至於葉晨風的警告,他根本沒有放在心上,但他不知道,如果不是因為黑電王,他們早已變成了一具具屍體。 「葉,葉公子,靈魚小姑娘,你,你們怎麼把雷族的人也打了,你可知這件事的可怕後果,雷族不會善罷甘休的!」

看著雷明等人狼狽離開,整個周家府寂靜一片,臉色慘白的周善龍聲音顫抖的說道。

「幾個小人物而已,打了也就打了!」葉晨風微微一笑,神色從容的說道,並不擔心雷族的報復。

「葉公子,你剛來雷域,可能不知道雷族有多可怕,就算是中央世界三大神國,都不願正面與雷族發生衝突,而傳言雷族有兩大涅槃天境老祖坐鎮,他們實力通天,無人能敵!」周善坤輕輕嘆息一聲,將雷族的可怕道了出來。

「放心吧,周家不會有事的!」葉晨風自信的說道。

周家因為葉晨風與雷族的衝突,陷入到陰霾之中,得知雷明等人的遭遇,青雷郡雷族被完全激怒了。

雷族屹立於雷域百萬年中,還未有人挑戰他們的威信,更何況周家還是雷域末流勢力,這讓雷族感到了奇恥大辱,立即調集高手前往了周家,為雷明等人討公道。

「周善龍,這次你們可壓錯了寶!」

而得知雷族郡王正帶高手前往周家,燃燒氣血,狼狽逃回東河氏的東河博露出了陰狠的笑容。

他感覺周家完了,絕沒有翻盤的可能,開始調集人手,準備伺機吞併周家的勢力,霸佔那座讓他們眼紅的金雷石礦。

「不好了家主,根據眼線傳來的消息,雷穿王帶領眾雷族高手正向憶周城趕來!」得知雷族的動向,周家眼線第一時間將消息傳到了周善龍耳中。

「什麼!」

得知這一消息,周善龍像泄了氣的皮球,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額頭上冒出了大量的冷汗。

不單單周善龍被這一消息嚇破了膽,周善坤等人同樣陷入到恐慌之中,腦海中已經預感到周家離滅門不遠了。

「怎麼辦,我們該怎麼辦?」

臉色慘白的周善龍失魂落魄的在嘴中念叨著,周家的整體實力與雷族相比,差距猶如天地,雷族如果想要滅他周家,他周家將在劫難逃。

「家主,也許我們還有一線生機!」一名周家長老緊咬了一下嘴唇道。

「什麼生機!」

周善龍等人的目光齊刷刷的投射向了這名周家長老。

「將罪魁禍首葉晨風交出去,然後獻出金雷石礦也許還有一線生機!」周家長老深吸一口氣道。

「不錯,挑釁雷族的並非我周家,而是葉晨風和那靈魚,只要我們和他們劃清關係,再奉上大禮,一定能得到雷族的原諒!」不少周家高手紛紛附和道。

「這……」

聽到眾長老所說,周善龍陷入到沉思中,雖然這是唯一可能讓周家躲過大劫的辦法,但他卻不想這麼做。

畢竟葉晨風對周家有恩,葉晨風之所以與雷族發生衝突,也是為他周家出頭。

更何況,在他的潛意識中,他感覺葉晨風還有力挽狂瀾的底牌,不過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

「不行,我不同意!」周天逸在椅子上站了起來,大聲反駁道:「葉大哥對我周家有恩,我們不能做這種忘恩負義的事。」

「我承認那葉晨風對我周家有恩,但如今,因為他的魯莽無知,卻將我周家推向了萬丈深淵,他一心找死,難道還有拉著我周家陪葬!」

「不錯,我同意四長老的話,這是我周家唯一活命的機會。」周家諸長老紛紛附和道。

「諸位長老,傾聽雪兒一句話!」這時,沉默不語的周雪輕咬了一下嘴唇道:「葉公子可是我周家始祖請來幫我周家渡過難關之人,我想他一定有過人之處,而且我周家始祖還將我周家第一至寶九蛟圖給了他,我想始祖絕不會看錯人的。」

「更何況,據雷族所言,葉公子還疑似收服了一隻聖獸,我想他敢挑釁雷族,一定有所依仗!」

「這……」

「對了,葉大哥不是說,他認識雷族的人,我想他敢當眾教訓雷護法等人,他認識的人一定比雷護法更恐怖!」周天逸接話道。

「哎,葉公子說他認識黑電王,但我通過關係側面打聽了一下,雷族好像沒有這個人!」周善龍輕輕嘆息一聲,憂心忡忡道:「不過我同意雪兒,天逸的話,我們不能做忘恩負義的事,我決定和葉公子他們並肩作戰。」

「家主,你真的要眼睜睜看著周家跳進火炕!」四長老等人頓時急了,大聲說道。

「這件事我心意已決,你們不用勸我了,不過我不會逼大家與我們並肩作戰,誰想離開周家,現在還有時間!」周善龍深吸一口氣,用盡最後的力氣說道。

而他之所以做出這個決定,是因為周雪的一番話打動了他,他相信周家始祖的眼光,決定冒險一賭。

「家主見諒,我等實在無法眼睜睜看著一家老小喪命在雷族手中!」

四長老等三人相互傳音交流了一下,緩緩站起身來,沖著周善龍等人深深地鞠了一躬,立即離開了大堂,帶著他們一脈族人迅速離開了被陰霾籠罩的周家府。

「還有人要走嗎?」

臉色蒼白的周善龍無力的坐在太師椅上,緩緩地說道。

「家主,我們願意與周家共存亡!」

周善坤等人深吸一口氣,紛紛站出來表態道。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走吧,我們出去等待雷穿王他們!」

說完,周善龍緩緩地站起身來,帶著目光堅毅的周善坤等人走出來大堂,在前院等待雷族高手到來。

「周家,你們果然沒有讓我失望!」

葉晨風靈魂何等的強大,在周善龍等人在大堂議論紛紛時,葉晨風就將他們的對話全部收入到了耳中。

至於雷族的威脅,他並未放在心上,就在剛剛,他已經聯繫上了黑電王,將發生的事告訴了他。

得知雷族的人要對付葉晨風,黑電王勃然大怒,立即向他保證會妥善處理這件事的。

有了黑電王的保證,葉晨風放下心來,安靜的在房間中調息修鍊,等待前來討伐的雷族高手。 「嗖嗖嗖!」

一道道刺耳的破空聲在寂靜的周家府上空響起。

緊接著,一股超出周善龍等人承受的氣息出現了,如一座巍峨的高山壓迫了下來,這股氣息之強,讓周善龍等人雙腿發顫,隱約站不住。

而周天逸,周雪等小輩,更是被這股恐怖的氣息壓得灘坐在地上,面無血色。

就在周善龍等人即將被這股越來越強大可怕氣息壓到在地時,周家府西院中突然出現了數丈長的白色手指,一指破空,直接將籠罩周家府的可怕氣息點破了。

「周善龍,我說你周家怎麼敢與我雷族作對,原來你們請來了高手,不過今天就是天王老子在這裡,也救不了你周家!」

一名身穿深藍色長袍,臉部如刀削般稜角分明,魁梧的身體閃爍著道道電芒的中年男子帶著一眾雷族高手,出現在周家府外,用上位者的口氣喝斥道。

而這名藍衣男子,正是青雷郡第一人,雷族郡王雷穿王,一身修為達到了涅槃人境巔峰。

「雷穿王,你聽我解釋,事情並非像你想象的那樣!」周善龍硬著頭皮站出來想要解釋。

「沒什麼好解釋的了!今天我會讓你們知道,挑釁我雷族的下場!」雷穿王眼睛中閃爍著道道雷光,殺意凜然的說道。

「雷穿王,我周家願意獻上新發掘的一處金雷石礦,求郡王網開一面,給我周家留條生路!」

感受著雷穿王身上散發的可怕氣息,周善龍內心一顫,低著腦袋惶恐的解釋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