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恩,你受苦了。」我親了一下李憶的額頭說,

「你先睡一會兒吧,我看著點,你攢點精力。」

「恩,好。」李憶甜甜的笑了一下,便躺在了我的腿上。可能是李憶這幾天太累了吧,幾乎是閉眼就著,我把手放在李憶的眼睛前面幫李憶擋著光,這山洞裡面都是李憶為了防止偷襲弄出來的照明用的東西,亮度很強,我怕李憶睡不著。

李憶差不多睡了三個小時左右,便醒了過來,在這種情況下誰也睡不了太長的時間,不論是人還是妖,在這種情況下身體都會有一個本能的反應,就是會非常的緊張,睡著睡著突然會起來的情況也是很正常的。

這就是為什麼有很多的動物也會站著睡覺的原因,這是一個生物的自然本能,動物世界大家都看過,遠比人類社會還要殘忍,有可能睡著覺就被吃了。

李憶起來以後,我們兩個稍微的收拾了一下,便開始重新開始探查這個山洞。

說真的,這個山洞裡面我還是不相信會是那種從裡面往外打的,按我的思維來說,肯定是因為有法術的干涉。

本來我有一個和盧道士他們聯繫的契約,我還算是比較的放心。但是剛剛李憶睡覺的時候,我很快的就發現了事情的不對勁。

這個契約的確可以不受到結界的干涉而繼續使用。但是這個我現在卻像是被什麼東西給禁錮了一樣,換句話說,就像是封印,就像是我被封印了起來似得。

不光那個契約還有鬼使的契約沒辦法用了,就連我本身的法力都非常的混亂,甚至沒有辦法來支持我順利的召喚出法術。

我本來以為李憶的情況也和我一樣,但是我一問才發現李憶現在的情況非常的正常。

看來這件事情也算是人為的了,李憶沒有被封印,非常的正常,因為李憶根本沒有聯繫到外面的人的手段。

而我就不一樣了,我至少有兩種能夠聯繫到外面的手段,因此把我封印了起來,這件事情非常的能夠想通。

看來這件事情也不是那麼好弄了,萬一弄不好了的話,下場就是我和李憶會被活活餓死。

而且李憶堅持的時間比我還要長,畢竟李憶是妖,現在她的身體情況也算是正常。

但是我就不一樣了,我好歹也算是個人,之前我哦有法力的時候還能夠依仗著法力稍微的堅持一下,用法力來彌補身體所需的能量。

但是現在,我的身體情況被封印的亂七八糟的,一般來說封印都是比較整齊的,比如封印這裡就是封印這裡,但是我現在身上的這個封印就像是被打亂了一樣,這塊兒被封了,這塊兒沒封,但是因為那塊兒被封了也用不了。

這種情況就像是切菜,人家封印是切成整段的,好歹有能用的地方,只是中間斷了而已,我呢,直接被剁成沫子了,弄得混亂無比。

在這種情況下,我自然是沒有什麼好的辦法來控制我身上的法力了,更不要說用法力來彌補我的能量了。

因此現在就只有兩條路子了,要不餓死,要不逃出去。我和李憶沒有怎麼耽擱,直接就開始從山洞裡面開始搜查了起來。

現在的情況實在是太複雜了,索性我和李憶就不去想了,開始實際操作了起來。

這個山洞的確和李憶說的一樣,就是中間一個空洞,兩邊的山洞是在外面有一個很大的弧度,形成了一個連同的通道。

李憶之前就是子啊這個通道裡面遇到了一點小的機關,不過也都被李憶躲了過去。

我和李憶又重新仔細的搜了一遍,結果依舊是沒有任何的機關的存在。

瞬間我就發現這裡的情況實在是太特殊了,這種情況除了鬼打牆實在是沒有什麼能夠解釋的方法了。

「你說那個人把咱們弄到這裡是為了什麼?」李憶問道,很明顯他指的就是那個把我們炸得不要不要的那個妖。

「不清楚。」我搖了搖頭說道,對於這個開了掛的東西我只想日他媽,除此以外沒有別的想法。

「你說,這個通道裡面沒有的話,會不會是在那個洞裡面。」我突然想起了什麼,扭頭問李憶。

「你在那個洞裡面搜過沒有?」我問。

「沒有。」李憶被我這麼一說,貌似也想出了什麼似得,對我搖了搖頭。

「走,回去看看。」說著我扭身就帶著李憶朝著洞裡面走去。走了差不多五分鐘以後,李憶突然停下了腳步,滿臉震驚的看著我。

「怎麼了?」我被李憶這麼一弄嚇了一跳。

「咱們…沒走錯路吧?」李憶像是剛剛被什麼東西嚇到了一樣,看著我問道。

「沒有呀,總共就一條路,咱們能走到哪兒去?」我差異的看著李憶,很快的我就意識到了李憶為什麼這麼吃驚,既然是問我走沒走錯路,那麼肯定就說明了一個事實,就是我們的路,變了。

很快的我變透過了李憶的腦袋看到了李憶前面的情況。之前我們走到盡頭就是那個我醒來以後所躺的山洞,但是現在這裡的盡頭卻變成了一條河。

「怎麼辦?」李憶不自主的拽住了我的胳膊問道。

「要不…回頭走一遍試試?」我問道。

「恩。」李憶點了點頭表示贊同,緊接著便和我掉頭重新走過。可能是因為這種無形的壓力,我和李憶走的速度都變得非常的快,幾乎是只花費了十多分鐘,我們便走到了通道的另一邊。

然而出現在我們面前的,還是那條河,不一樣的是我能夠看到河對岸的洞口,是我們之前轉身朝這邊走的這個洞口。

這還帶替換的?我瞬間就被驚在了原地。

「怎麼辦?」李憶看著我問,

「咱們總不能慢慢等吧?」

「要不…賭一把?」我看著李憶說。

「怎麼賭個法?」李憶問。

「順著河走。」我說道,

「這樣總比之前那個山洞沒有出去的地方要好得多。

「問題…」李憶望著河裡說,

「萬一被淹死了怎麼辦,後面的河咱倆都不知道多深。」 ?

我和李憶兩個人無奈的靠在山洞邊上的石壁上,望著我們身邊的河流,一點辦法也沒有。

「你說咱們怎麼辦?」我發現我和李憶溝通中最多的話就是怎麼辦,說真的,我們兩個誰也沒有辦法,現在的這種情況完全的就是超出了我們兩個的預料,現在別說我們兩個了,我估計就是把盧道士整過來也不一定有什麼好的辦法。

「我怎麼知道應該怎麼辦呀。」果然,李憶的回答一點也沒有超出我的想象,這種對話在我們兩個之間已經進行了無數次了,不是我問她,就是她問我。

「要不按我最開始說的,賭一把?」我看著李憶問道。

「這樣的風險太大了,很容易會出事兒的。」李憶搖了搖頭說道,「除非你想咱們兩個現在就去自殺。」

「那現在不就是個死循環了么。」我又重新的靠回了石壁上。

「炸出去?」李憶突然說了一句讓我驚訝的話。

「不好,會塌,而且我們也不知道我們現在離外面到底有多遠,回頭出口沒有炸出來,我們兩個反而被埋在了這裡,不划算。」我搖了搖頭,朝著河邊走去,準備洗把臉,稍微的清醒清醒,順便看看這個河裡的水有沒有問題,要是河裡的水沒有問題的話,依靠著清水的支撐,我們還能夠稍微的多支撐上一段時間。

我突然覺得現在特別的好笑,我們在這個山脈裡面待了這麼長的時間了,而且還遇到了這麼多危險,但是現在,我們卻連這個山脈裡面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都沒有弄清楚。

唯一算是好一點的老頭子,也只是大體的猜出來了這個森林是幹嘛用的,具體的情況他也不知道。

而且我們現在,就像是被什麼人玩在了鼓掌之中,似乎是所有的事情都是事先安排好的,就是為了把我們安排進來而已。

按說陳磊對我有恩,這樣的思想是不應該有的,但是我現在的的確確的開始怨恨起了陳磊。

陳磊的手裡肯定掌握著大量的關於這個林子裡面的情報,但是他卻以這種方式,明明知道包括我在內的絕大部分人都看出來了這個事情的不正常,但是還在隱瞞著,最終造成了如今了這個局面。

不過這些事情想也沒有用,現在我倒是想去把陳磊揪起來揍一頓呢,但是我現在也走不過去呀,最起碼能讓我從這裡出去再說。

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彎下了腰,稍微的洗了兩下臉。

我進到這裡面已經有了一段時間了,之前的的那個山洞裡面很乾燥,雖說不會有太大的水分流失,但是我外露的皮膚基本已經被吸得差不多幹了,李憶也是一樣。

李憶歲數是妖,但也是生物,我就更不用提了。

作為生物,皮膚在乾燥的時候,對於用皮膚來感知的事情就會下降很多的靈敏度,因此剛剛的很長一段時間之內,我們兩個都以為這個山洞裡面都還是處於一個封閉的狀態。

但是我沖完了臉,皮膚稍微的被弄濕了以後,突然的就發現了這裡面並不是全封閉的。

這裡面存在著空氣的流動,也就是風。

風的方向正好是從河流的另一邊流過去,從另外一邊颳走。

既然出現了這個問題,也就是說,這裡面並不是全封閉的,而是和外界有著接觸的。

「李憶,過來!」我興奮的扭頭對李憶招呼道,李憶還以為我是讓她過去喝水,便慢慢悠悠的站了起來,朝我走來。

直到我在李憶的手上拍了不少的水,讓李憶自己去感覺一下以後,李憶才恢復了那種震驚的神色。

「走不走?」我看著李憶說道,我能夠明顯的聞出來這個河邊上的空氣非常的新鮮,完全的和那種在底下被埋了多少年的*空氣是不一樣的。

「走。」李憶點了點頭,看樣子她也算是下定了決心了。

「先做點準備。」我親了下李憶的額頭說道。

這裡雖說是和外界有著連通的,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們直接下河就是安全的,尤其是我這麼多天積累的經驗來看,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出來點什麼東西把我們兩個給弄得半殘了呢。

李憶現在也算是恢復了不少的實力,別的先不說,最起碼召喚一些比較高級的餓護盾,李憶還算是弄得出來的。

妖這種東西,本身就和人,鬼什麼的不是一個性質的東西。

妖的最初就是各種生靈,萬物皆可為妖,但是成妖的時間是非常的漫長的,因此很多妖都是經過幾千年的時間才能夠成為一個妖,幾千年的時間,就算是一個普通的生靈都要比一個普通的修道者要厲害的多。

因此很多妖都是有著強悍的實力的,在行內,從來就只有其服務剛入行的新人,或者是欺負剛化鬼的新鬼的先例,從來沒有說有欺負剛剛成為妖的事情。

因此就算是剛剛化妖的妖,都要比普通的修鍊者強上好幾倍,甚至能夠和盧道士這個級別的人一決高下了。

現在李憶是在一個很衰弱的狀態,不然的話,我絲毫也不會懷疑李憶的全盛時期的實力。

話說回來,很快的李憶就把護盾照在了我們兩個的身上,護盾的強度還算是可以,而且李憶的這個護盾是一個完全隔離的護盾,將我們兩個完全的和外界隔離了開來。

護盾裡面也存留著很多空氣,用作以防萬一。

「準備好了沒?」李憶笑眯眯的看著我問道。

「恩,準備好了,走吧。」我點了點頭,順手召喚出來了一個照明用的小火苗。

李憶那邊也弄了個照明的東西,貌似是個草一樣的東西,反正比我的這個小火苗亮得多。

我們兩個都弄得差不多了以後,便直接順流下到了河裡面。

本來我們還以為這個河比較深,因此李憶的護盾弄得也比較的結實,一個大圓球,就像是之前很多公園裡面流行的那種在水裡面飄著的那種遊樂球。

但是我們兩個正真的下到了河裡面,才發現河也並不算是很深,我們兩個的體重把護盾一壓,甚至都能夠看到河底。

不過這樣,我們兩個也沒有怎麼太過放鬆,繼續全神貫注的前進。

這條河也不算是很長,也沒有出現很是狹窄的地方,基本正好能夠讓我們兩個通過。

而且在河的邊上,我甚至能夠看出來一些人工開鑿的痕迹,這點讓我更加的覺得這個山脈裡面非常的詭異。

誰會在這種地方開發河流?就算是秦始皇估計也沒有那個閒情逸緻來玩吧。

不過話是這麼說,我們兩個在這裡面走的還算是比較的順暢。

差不多一直前進了半個小時左右,我們兩個就看到了光亮。

既然有光亮,就應該是通著外面的,不,,是百分百和外面連通的。

我稍稍的忍住了一下激動的情緒,很快的和李憶一直往前趕,差不多又走了十多分鐘,這次啊看到了外面。

果然,這也是一條地下水,不過也不能夠算是地下了,我們是從一個不知道什麼山的半山腰出來的,好在外面的小溪還算是比較平坦,沒有出現我之前那種出來就是大瀑布的情況。

不過饒是如此,這裡畢竟還是半山腰,地下還是有著坡度的,因此我和李憶也沒有什麼太大的空間能夠讓我們離開,只能夠順著小溪往下流。

水流的速度還是比較快的,沒多會兒我們便到了地,直接從小溪裡面被衝到了一個比較大的湖面。

因為李憶的護盾的關係,我們兩個一直是在一個漂在水面上的姿態,也算是比較搞笑。

「這個湖我怎麼那麼眼熟呀?」我看著湖水奇怪的想了起來。

「你來過?」李憶震驚的看著我。

「不知道呀,我只是覺得很眼熟而已……」我正這麼說著,眼睛便看到了湖中心的一個很明顯的標誌物。

是一個小島,這個小島和湖心島一樣,我很熟悉,之前我就來過這裡。

我記得我也是被河水衝來的。

對,沒錯,就是之前的那個湖,之前我遇到陳磊的那個會吸法力的湖。

「你的法力沒有沒被吸走?」我想到這點,立即看著李憶問了起來。

「沒有呀,我感覺還可以,而且這底下的水…貌似還在給我體內輸送著法力…」李憶也很是詫異的回答道。

「先離開這裡,去岸邊。」我被李憶這麼一說也鬧暈了,索性先閃人,想不起還躲不起不成。

很快的我和李憶就像是逃命一樣躲到了岸上,李憶解開了護盾,我們兩個也算是能夠吸上幾口新鮮空氣了。

雖說之前李憶預留的空氣還算不少,但是我們這一路緊張的趕下來,基本都讓空氣里的氧氣被我們兩個弄成了二氧化碳了。

「這個湖有什麼問題?」李憶稍微的緩過來一點以後看著我問了起來,很明顯,我的讓她很詫異。

我沒有直接說,畢竟上來就說這個水會吸法力誰也不信,更何況李憶還沒被吸。 ?

聽完了我的敘述以後,李憶的臉上充滿了不可執行,很明顯,我的描述和李憶剛剛所經歷的情況完全就是兩種天差地別的待遇。

「怎麼可能,我在這水裡面感覺挺舒服的呀。」李憶搖了搖頭說,「是不是你記錯了,難不成這個水只認美女?哈哈。」李憶說著自己就笑了起來。

「好了好了,我老婆是大美女好了吧。」我柔情地摸了一下李憶的頭,用了一下傳說中的摸頭殺,自從我發現這招對李憶效果特別大以後就經常的在使用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李憶的本體就是貓的原因,不是說貓就很喜歡摸頭么。

「不過你說的情況還是很值得一探究竟的。」李憶點了點頭說,隨後,李憶便站起身來朝著湖邊走去。

「你小心點。」我看李憶準備去湖邊,趕緊也跟著過去了,生怕李憶會出點什麼事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