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大姐,那個大伯伯你認識啊。」焰焱問道。

「第一次見面,但是他的首徒在我們北疆的妖域可是鼎鼎大名。」焰霖說道。

「誰啊。」

「金翅大鵬王。」焰霖緩緩說出。

「那個曾經大鬧了整個荒靈星域的金翅大鵬王?」焰燃吃驚地說道。

「嗯。」焰霖應了一聲。

「聽說他曾經暗戀過大姐。」焰焱鬼靈精地八卦道。

「臭丫頭,修鍊卻是沒那麼努力,八卦倒是滿腦子。」焰霖生氣道。

「聽聞他已叛出師門,自成一派,並回歸鵬族,被捧上王位。還和幾大族妖王結為兄弟,人稱混天大聖鵬魔王,在七大聖中排行第三。七大聖中都是狠角色,大哥為牛魔王稱平天大聖,二哥為蛟魔王稱覆海大聖,四哥為獅駝王稱移山大聖,五哥為獼猴王稱通風大聖,六哥為禺狨王稱驅神大聖,老七為美猴王齊天大聖孫悟空,因為他被天庭請高人降服,當了行者,又稱為孫行者,排名最後。」焰燃說道。

「那些是世人杜撰的,真實情況誰都不清楚。」焰霖說道。

「那老者說的『不利消息』是什麼?」希正不由地問道。

「雪域三帝是我聘請人擊殺的。」焰霖也不隱瞞。

「你是說雪狐、冰凌、冰蠶族的三位靈帝。」希正駭然,原來李季來說的秘密是這個,他應該知道了自己放了一把火,然後焰霖派人擊殺了正處於虛弱狀態的三位靈帝。認為是自己夥同焰霖坑殺了三位靈帝。

「為什麼要這麼做?」希正問道。

「擋我者死。本來我早就知道了他們三人心口不一,另有所圖,常常排擠我雪域冰宮的決定。我原定是在我實力提升之後,再下殺手。沒想到他們窺覷你體內的九色九葉蓮,給了我圍殺他們的機會。也碰巧是你放的那一把火,將他們燒的只有勉強抵抗的份,所以我乘機下手了。」焰霖狠狠說道。

「這同時也幫了我。」希正不由地問道。

「其實,我幫你也是有私心的,我有一事相求。」焰霖說道。

「請講。」希正也希望雙方坦白,這樣也就能夠更好消除顧忌。

「你知道,靈帝強者的壽命也超脫不了萬年這個限度。」焰霖屏蔽了四周,緩緩說道。

「我知道你體內的東西,那是讓帝級強者瘋狂的東西,我也不例外。但是我知道她的厲害之處,若是強取,雙方都得不到便宜,所以我有一事相求。請您答應。」焰霖繼續說道。

「關於九色九葉蓮的,我也做不了主。」希正說道,九色九葉蓮對自己是福是禍都還說不清。

「不是,雖然我也很想藉助九色九葉蓮助我突破至靈皇境界,但是我更是希望你能夠在大成之後,護佑我雪女一族。」焰霖說道。希正是誤會她的大義了。

「我實力卑微,這個恐怕做不到。」希正現在自身都難保。

「你只要答應我就行了,當然,如果能夠在九色九葉蓮大成之後,讓與一穎蓮子給我,助我突破皇境就更好了。【通知:請互相轉告唯一新地址為。。】退而求其次,我只希望我雪女一族以後不再受到傷害。「焰霖誠懇地說道。「我儘力而為。「希正終於知道了焰霖幫助自己的主要目的。 ?第六十二章被困

「對了,希正兄弟接下來有何打算?」焰霖鄭重地問道。

「我也不知道。」希正突然覺得現在變得很迷茫,自己的實力已經卡在了五魂十層天這個天塹隔閡,近期想要突破是不可能的。而葉靈他們又離開了,現在自己又是孤家寡人一個了。

一直以來,自己都是為了變強這一目標,而不懈努力奮鬥著。當努力的目標開始變得極其遙遠時,猛然間回頭髮現自己的生活開始喪失了目標,變得就像是太空中的塵埃一樣,漫無目的,無著無落。整個人頓時陷入了低潮。

「既然沒什麼事,可以去我們雪域的雪城遊玩些日子。雪城可是比鐵城要大好幾倍,而且那裡的生活更加豐富多彩。你一直沉浸在修鍊中,這是很好,但是也要懂得適當調節一下。不然修鍊會變得枯燥,這樣可能會適得其反。」焰霖說道。

「對呀,況且雪城比空中浮島的靈氣的濃郁程度也差不了多少,如果喜歡的話,可以在雪城常住。」焰燃也說道。

「雪城的靈氣與空中浮島相差不遠?有這麼奇特的凡地嗎。」希正驚訝的問道。

「其實,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空中浮島與凡地本是一體的。因為正是由於空中浮島的靈氣濃度大,可以將其完全托起,隨著時間的推移,漸行漸遠,慢慢地變成了現在的空中浮島。」焰焱解釋說。

「哦。跟銀河爆炸論有點相似,但又不完全相似。」希正說道。

「嗯,所以,正哥哥,你來我們雪城修鍊也是一樣的。」焰焱說道。

「不了,現在已經擾煩你們多時了,還不知道該怎麼報答呢。」希正說道,確實現在已經相欠他們夠多了。

「也行,只是現在外面的形勢有所改變,你也應該重新審視一下現在的局勢了。」焰焱嚴肅地提醒著說道。

「北疆的大人物出現了,以至於北疆的起義軍和叛亂軍都節節敗退。最終,五大疆域的大人物出面協商,要求停止戰爭,若是再發動戰爭,將合力滅其全族。現在戰況已經基本停下來了。疆域間的鬥爭已經暫停了,但是域內戰爭可以繼續,實力低下的族群可能有難了,比如你原來的主人——力魔皇一族,聽說他們最近被聖靈族盯上了。」焰霖說道,顯然,她已經調查過希正的身世和經歷。

「真的嗎?」希正還記得當初老族長的眼神,無奈中帶有的期盼。

「大人物的約定只是說帝、皇強者不得干涉任何恩怨。所以皇、帝以下人物的私人鬥爭也許還會繼續。」焰霖提醒道。

「您的意思是說,天庭將來還會派人對付我。」希正說道。

「我們三姐妹實力雖然不敢說不怕中疆的天庭勢力,但是只要帝皇以下的人物不出,我們還不需擔心。況且我們常年都在雪域修鍊,經營和生活,所有的事情都是在我們在自己的地盤,相對來說還是安全的。」焰霖分析道。

「而你就不同了,如果你不留在我們這裡的話,他們肯定會去找你。而且九曜星官已經被你殺了一批,他們雖然說只是些不長進的後輩,但是也難免會有他們的親族為他們打抱不平。他們不能找我們報仇,自然會尋個目標報復,那就是你了。再加上那個傳說中的天機預言和所謂的通緝令。你的處境可想而知。」焰霖說道。

「沒事,我小心一些就是,但是力魔皇族對我有恩,既然他們有難,我多少也該回去看看。所以我是一定要去一次他們的族地,才能放心。就算不為報恩,也得為他們送行。」希正說道。

「雖然和你不是很熟絡,但是覺得你認定的事情應該是沒人可以改變,所以我們也不多留了。不過我們北疆雪域冰宮隨時歡迎您回來。如果遇到什麼事情,也可以回來跟我們說說。」焰霖鄭重說道。

「謝謝。」

「對了,正哥哥,你原來不是叫我幫你收集龍晶的嗎。但是很抱歉的是,現在為止還沒收集好。這段時間,我們已經傾盡我雪域冰宮的商會,我只收集到九階火系的十顆、土系兩顆龍晶。我想現在在市場中流通的高階龍晶已經沒有了。」焰焱抱歉地說道。

「為了籌備三年後的『奇士之約』,各大勢力都在傾盡全力努力培養他們的後輩新人,所有各種靈物的消耗也是巨大的。而且現在各大域為了資源使勁搶奪,所以,你要的龍晶比較難尋了;況且雷系的、光系的龍晶本來就是更是難尋找,更別說身為龍族皇者的金龍族了的金系龍晶了。加上各系蟄伏的強大體質都會相繼出現,消耗的靈物數量也會劇增。所以各類靈物已經更加短缺了。」焰燃也幫焰焱解釋道。

「嗯,沒事,以後多幫我留意一下就是了。」希正收取這十二顆龍晶,出發了。

希正選擇了力魔皇族地的方向,進入了傳送通道。在傳送通道中,只感覺道時間在流逝。恍惚中,希正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整個環境與先前不再一樣,而是傳送進入到了一個紫色的空間。這個環境雖然與傳送通道相似,但是感覺上卻是截然不同。

希正仔細觀察了一下,肯定了自己的判斷。自己是誤入了一個空間環境中,所有的一切都是虛幻出來的。一想到這,希正蓄力一拳嘣響了前面的傳送通道。正如預料中的那樣,前面的景色瞬間潰散,消失不見。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片紫色,紫氣茫茫,充斥了眼前的整個天地。

事有蹊蹺,希正快速向前,想要看個究竟。足足飛奔了三日,終於看到了前面有東西,像是一堵牆,一堵結實寬厚的紫色的牆,堵於天地之間,不見邊際。

這是什麼鬼東西,希正一拳重擊牆體,但是所有力量被反彈回來,而牆體絲毫未損。

希正換了幾個位置,試了試,都是如此。感覺四方天地均被紫色牆體包裹住了,希正意識到自己進入到了莫名的區域空間,被困在裡面了。

希正蓄力猛攻一處,也是一樣,根本無法擊破牆體。打了良久,突然靜心聽到外面有聲音。

「師兄,你看這寶葫蘆被他打的突進吐出,不會被他打壞了吧。」外面一人說道。

「放心,這紫藤葫蘆乃是與大天尊的紫金葫蘆同藤結出的。這紫藤葫蘆長成之後,又被祖師爺精心鍛造煉製,之後還點化一身靈氣,孕育靈智。能有百般變化,水火不侵,能納萬物,雖然不說皇兵,但是遠遠超出了一般的帝器範疇。」另一人肯定到。

「什麼天兵天將,什麼九曜星官,都是一群不用腦的傢伙。這區區小魔,師兄一人對付他就已經綽綽有餘了。」旁邊那人不失時機地拍馬溜須道。

看來對方並不是天兵天將,也不是九曜星官,那他們抓自己做什麼?希正一時間也不明白。但是,可以肯定的一點就是,這些人是敵非友,現在自己陷入了他們的設好的陷阱中。

「外面是些什麼人,困我在此,想要做什麼?」希正大怒問候。想到自己被困於紫藤葫蘆這超級帝器的法寶之內,很是窩氣,憤怒地將紫藤葫蘆猛砸,可惜卻不能損傷這法寶分毫。希正開始想念焰燃的碧雪烈焰七絕劍來,要是有這帝器在,尚且可以試著破開這葫蘆來。

「師兄,你看,這法寶竟然被他打的不斷變化著,沒事吧。」外面那人又擔心到。

「沒事的,量他也沒那麼大能耐。」那名師兄說道。

「裡面的人,就不要在掙扎了,你是破不開這法寶的。」那名被喚作師兄的人,吐口念了一個咒語,開啟了法寶的交流功能,外面可以清楚地看到裡面的情況,裡面卻不能看到外面的情況。

「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困我在這個地方。」希正憤怒地質問道。

「我們是誰?我們是赤霄天兜率宮一脈。我是負責掌管寶器的精研,這位是我師兄精通。」那小一些的小道士自報家門道。

「赤霄天兜率宮?」那不是後世傳說的太上老君——老子,希正不由地想到,莫非這太上老君還在人世間。

歷史上,太上老君也就是老子,又名李耳,騎牛化仙,被後人稱為道德天尊混元上帝,三清之一,又稱「道德天尊」、「混元老君」、「降生天尊」、「太清大帝」等,是地球最先得道的一批人中的大智者。但是,自己怎麼會勞煩如此大人物呢。

「原來是兜率宮的精研、精通兩位師兄,不知我犯了什麼事,煩擾兩位師兄親自來請在下呢。」希正趕緊打哈哈,通緝令是天帝下的令,應該跟太上老君沒什麼關係吧,他們是明白事理的人,想不通為什麼怎麼會平白無故地抓自己呢。

「少來跟我們打哈哈,本次我與師兄是特地來抓你的。」精研說道。

「我跟兩位素未平生,兩位為什麼要為難我呢。修道之人,怎麼能夠重凡心,喜殺戮呢。」希正反駁道。

「你殺害了碧霄天的九曜星官,你就是絕世大魔,人人得而誅之。現在我們來擒拿你,也算是為三界除一大害。」精研說道。

「是他們要來殺我,我難道要束手就擒,任人宰割嗎?」希正辯駁道。

「總之,你就是大魔大惡,這是中疆包括赤霄、碧天庭都知道的事情。【通知:請互相轉告】你用不著反駁。「精研說道。霄、青霄三天在內,乃至整個唯一新地址為。「精研師弟,用不著跟他廢話,咱們趕緊回去,恐生變故。「精通告誡道,兩人頃刻加快了回程速度。 ?第六十三章煉丹

精研、精通師兄弟二人快速關閉了紫藤葫蘆的交流功能,任憑希正在裡面怎麼鬧都不管,只是一味地趕著回去。

約莫走了幾個月,中間還使用了諸多傳送禁器,才回到了傳說中的那九座浮島之一,被稱為赤霄天的那座浮島。這裡的星雲如同布置在地板上,各色的雲霞飛舞,仙禽異獸騰飛,綿延不斷的仙樂演奏著。而且這裡擁有無數的宮殿,也跟傳說中的天宮相差無異了。這裡靈氣更是濃郁,相比凡地,幾乎濃郁了幾十倍。可以說相對凡地來說,這裡就是仙境。但是所有的這些,被困在紫藤葫蘆中的希正都看不到。希正原來還想努力修鍊,爭取有朝一日達到六魂以上,這樣可以名正言順地進入『九天』,可沒想到自己竟然是以這種被抓的方式進入到九天之中。

精研、精通師兄弟徑直進入到這裡的最為宏偉的一座宮殿中,在其西北角的一扇火紅建築物的門前停了下來。這時,精通取了一件鑰匙般的法寶,開啟了這座火紅的建築物,引入眼帘的裡面竟然是擁有一個廣袤的空間,空間正中是一個巨大的塔狀建築物,而空間正面是一大片整齊宏偉的殿宇,每一處都彷佛是精緻的藝術品。

「師兄,我們是不是要請碧霄天的師兄弟們過來看看,是我們抓到了這個絕世大魔。同時咱們也證明了,光有實力也是不行的,還應該有腦子。」精研對精通說道。

「精研師弟,不行的。我們這次的所有的行動都是瞞著師尊的,不但我們私自下凡地還沒跟師尊請示,而且還偷偷地將他的紫藤葫蘆帶著下凡地去,這些如果被別人知道的話,我們都會被責罰的。」精通敲了一下精研的腦瓜說道。

「師兄,對哦。但是,現在我們這樣做,誰都不知道,好像很無聊哦。再說,我們這次抓了絕世大魔,也算是立了大功一件,也不至於會被師尊責罰吧。」精研不甘地說道。

「嗯,這樣想來也是,只是碧霄天的人,我們不要請太多。我們只請三公主和七公主過來見證一下就可以了。」精通說道。

「對啊,對啊!到時候,三公主和七公主一定會對我們刮目相看的。」精研也同意道。

「既然如此,那你現在就去請三公主和七公主。我先開啟天尊的八卦爐,等會好將這絕世大魔投入爐中煉丹。」精通對精研吩咐道。

「好得,我這就去。不過師兄,您別那麼快將他放進爐子里去了。這八卦爐是皇器,別到時我還沒回來,這大魔就被煉得渣都不剩了。」精研一邊往外走,一邊交代著說。

「我自有分寸,會等你回來的,你倒是速去速回。」精通白了他一眼,無語的回答。

「嗯。」精研答應了一聲,飛奔而去。

精通獨自扛著紫藤葫蘆,同時打開了這個宮殿中心位置那座巨大的塔狀建築物,裡面竟然是一個巨大無比金銅色的煉丹爐,爐子四周都刻滿了各種字元,雕琢著各種文理圖案。

精通念了幾個咒語,爐子的巨大的厚重蓋子竟然自行打開了,懸浮在空中。精通接著將大殿中存放的各種不同的仙藥材料一股腦全部丟進煉丹爐里浸泡。

「要配上最好的仙材藥材,才配得起你這位絕世大魔。反正這裡的仙材多得是,說不定還能練出一顆一品仙丹來呢。若是如此,那我可就發財了。」精通一面自語,一面將各種不同的能看得到的仙材通通都丟進煉丹爐。

看藥材已經裝的差不多了,精通又是一個咒語,煉丹爐下面的地底竟然突然竄出巨大的火苗。火苗直接透過煉丹爐進入到煉丹爐裡頭,難道這就是天庭獨有的「三昧真火」。不稍片刻,整個宮殿便瀰漫著撲鼻的葯香。

做完這一切,精通開始坐著等待精研回來。

「師兄,我回來了。」不一會,遠遠地,就看到精研帶著一群人,踏著彩雲飄飄而來。

「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伙。」看到精研帶著的那一大堆人,精通暗罵了一聲。

「師兄,我們來了。」精研落地之後,對精通說道。

「嗯。」精通白了他一眼。

「七公主倒好,一個人在花園,可是三公主和其他五位公主在一起,我沒有辦法,只好帶她們一起來了,路上又碰上了青霄天玉虛宮的諸位師兄,也就一起來了。」精研看精通表情不悅,暗地解釋道。

「七位公主殿下,各位師兄師弟們,小道有失遠迎了,還請見諒。」精通反倒是神色一變,嬉笑迎接道。

「聽聞你們師兄弟二人就將大敗九曜星官的那位魔人給帶回來了?不知是真是假。」一個鷹臉虎軀的少將模樣的小青年問道。

「是的,你看,正在這法寶當中。看,看,看他還在攻擊法寶,想逃出來呢。」精通將紫藤葫蘆掏出來,開啟了內視功能,給在場的各位觀看。

此時,希正正在憤怒地攻擊著這紫藤葫蘆。卻不知,此時正在被天庭的眾多小將們觀賞。

「這人長得好標緻啊。」二公主看了一眼說道。

「確實如此,臉龐堅毅姣好,身體高挑勻稱,肌肉結實有力。實在是有大將之風啊。」一名道士模樣的人評價道。

「大師兄過譽了,此人的魔性難於馴服,那個所謂『他是個絕世大魔』的預言應該錯不了。」另一人反駁道。

「看他的手臂,宛若神器,那雙拳宛若神錘,我真擔心師叔祖的紫藤葫蘆會不會被他給敲壞了。」另一名仙子模樣的人說道。

「輕煙仙子無須擔心,他只不過區區五魂巔峰人物,還沒突破六魂呢,料想他還沒那能耐。待會我就將他投入天尊八卦爐中煉製,看能練出一壺什麼樣的寶丹來。」精通說道。

「原來是抓來煉丹啊,精通師兄可要給我留一顆寶丹啊。」一名妖孽般的女子對精通說道。

「那是一定,就怕到時不夠分。」精通爽朗地說道。

「你要將他煉丹?」七公主問道,帶有几絲怒意。

「是的,七公主殿下有異議嗎?」精通不解地回答。

「就是啊,這人是精通師兄抓回來的,要怎麼處置,自然由他的喜好了,莫非七公主殿下看上這絕世大魔了。」那名妖孽女子倒也不怕七公主。

「曇花妖,你不要亂講。」三公主一語呵斥道,維護七公主。

「曇花仙子也是一說而已,大家別傷了和氣。」精研趕緊打圓場。

「我只是認為不妥而已,並無其他想法。想當年大鬧天宮的齊天大聖,眾人都還心有餘悸吧。我只是擔心是否會重蹈覆轍,到時別釀成大錯才好。」七公主小心規勸道。

「放心,當年的大聖是菩提祖師的高徒,而且那時他已經成了氣候,已經是七魂的一方尊者實力了,現在這小妖魔不過才五魂實力,不可同日而語。」精通高傲地說道。

「就是啊,齊天大聖最後還不是被降服了。」那個被稱為曇花仙子的妖孽女人唯恐天下不亂地說道。

「就是,沒什麼大不了的,也許除了這大魔,精通師兄或許還能立一個大功呢。」有人附和著說道。

「你們看,他更加生猛了,原來廢體修鍊起來也是很強大的啊。」那名被稱為大師兄的道士模樣的男子一直在觀察紫藤葫蘆裡面的希正。

「對啊,不是說『天生廢體』不能修鍊的嗎?」二公主也說道。

「不知道,雷晶大師兄如果看到他們的『天生』一族的族人被煉丹,會有何種想法。」曇花仙子取笑道。

「對啊,雷晶大師兄是天生雷靈。還有呢,在我們九天,『天生一族』的不是還有『天生水靈之體風情』嗎?要不要通知她們過來看看啊。」其中一人說道。

「不止呢,『天生一族』還有『天生風靈之體歐陽風』,還有被萬無師叔祖當作至寶的『天生全靈體葉靈』呢。」大公主也說道。

「你們已經沒時間通知他們了。」道士模樣的大師兄突然間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