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哦?你不心虛的話,為什麼這麼緊張?接完電話后,為什麼還放鬆?長吁一口氣呢?」吳天昊盯著我看著。

本來我就心虛。

被他再這麼一盯的,我的心裡就更加的心虛了。

「不相信算了,隨便你愛怎麼想就怎麼想。我自己回家好了。」剛好我看到公『交』車來了。

我趕緊的擠上公『交』車。

吳天昊一看我這樣子。

一副氣急敗壞的沖著我吼:「你敢……」

「有什麼不敢。」說完,我擠在人堆里,吃力的擠上公『交』車。

當我的腳踏上公『交』車的時候。

我回頭看了一眼吳天昊。

只見吳天昊的臉上變得鐵青,額頭青筋是那麼的明顯。

我知道,他肯定是氣炸了。

最後,我頭也不回的直車了。1757732 ?最後,我頭也不回的直車了。

裡面人很擠,你擠我,我擠你……

每次周五回家的時候都是這樣子。

習慣就好,擠擠更暖。

車子開動的時候。

我站著晃啊晃的沒位置坐。

感覺有人抓著我的頭。

回頭一看。

只見吳天昊黑著一張臉瞪著我。

「你,你……」我頓時說不出話來。

他怎麼也在車上了?

「哼……」吳天昊似乎一副要修理我的樣子。

慢慢的擠到我的身邊。

我不敢看他,不敢……

特別是他那冰冷的眼神像是要把我吃到肚子里一樣。

我害怕……

車子突然的來個剎車,我整個人往前沖……

幸好吳天昊扶住了我才沒讓我倒下去。

「靠在我身上。看你,笨笨的,還不讓我送。」吳天昊的這話明明是帶著關心。

但卻被他說的這麼的霸道。

我聽著他的話傻了。

還沒得來及反映。

就被他拉到他的懷裡,緊緊的按在他的『胸』前。

這樣子,不管車子再怎麼晃,再怎麼轉彎。、

我都很安全,有吳天昊保護著。

他小心翼翼的將我保護在他的懷裡。

我的心裡頓時湧入一絲絲的甜蜜。

或許,他的心裡內疚了吧。

所以,現在想補償吧。

心裡突然的想著:如果以後我跟鄭思天在一起,他一定也會像吳天昊此時一樣的摟著我,不讓我受到一絲絲的傷害吧。

想到這裡,我感覺生活充滿著美好與嚮往。

「想什麼呢?」突然的,吳天昊那不死不活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來了。

「沒有。」我也很冷淡的回答。

心裡不明白了:他怎麼似乎就長了一雙能看透人心裡的想法呢?

要不然的話,他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呢?

難道是因為我表現的太明顯了嗎?

「明明就有在想什麼,還說謊,怎麼這麼不老實。」吳天昊挑著雙眉。1757733 ?「明明就有在想什麼,還說謊,怎麼這麼不老實。」吳天昊挑著雙眉。

天吶,什麼人啊。

「是是是,我是在想著你為什麼要跟著擠上公交車。」我帶著鄙視。

「因為你。」吳天昊說的很乾脆。

但卻說的很曖昧。

「我……」我的心裡又開始有些蠢蠢欲動起來了。

「因為我幹嘛啊?放心,我不會出去偷男人的,不用這樣看著,我在跟你沒有分手之前,一定會很安份不會給你戴綠帽子的。」我帶著冰冷的語氣。

「你敢……?」吳天昊的語氣果然又變了。

「我都說了,我不會。」我沒好氣。

「你這女人,不可理喻。」吳天昊的臉色變得烏雲密布的。

似乎是被我氣到了吧。

我沒再理他,很快的,我就下站了。

「你家在哪裡?」下了車后,吳天昊看著我問。

「我家離這裡很近了,你別再送我了,免得被人看到就不好了,送到這裡就可以了。」我一臉認真。

「幹嘛?我這麼見不得人?」吳天昊挑著雙眉。

「我沒有這個意思。只是,我怕別人說嫌話。」我的語氣有些冷冰。

「有什麼好說嫌話的,走。」吳天昊拉著我的手。

我用力的甩開:「不可以,要是被他們看到了,他們一定會告訴我父母,到時,我就完蛋了。」

不是我說事情說的誇張化。

而且,我真的會完蛋的。

「那,你想怎麼樣?」吳天昊的語氣表情有些不耐煩。

「送到這裡就好了,我自己會回去。」我帶著懇求。

怕是吳天昊要是固執起來的話很固執就完了。

「那你走在前頭,我跟在你的後面走好了,就當不認識,你到了家,我就回去,這樣總可以了吧?」吳天昊最後無奈的妥協了。

「幹嘛啊,我又不是不認識的,再說了,現在又不是黑夜,又不怕什麼的。」我被吳天昊說的莫明其妙了。

(書網) ?「幹嘛啊,我又不是不認識的,再說了,現在又不是黑夜,又不怕什麼的。」我被吳天昊說的莫明其妙了。

「走,羅嗦什麼啊。」吳天昊拉著我的手。

看來,要是我不順他的意思讓他送我回家的話。

這件事情是不能解釋的。

我用力的『抽』回手后。

還是妥協了:「好了好了,就按你說的,你跟在我後面,離我一米處,當做誰也不認識誰,就當是同路的陌生人,當我進去后,你就回去。」

「早應答不就好了。」吳天昊的眼神帶著鄙視。

他還鄙視我呢。

就這樣,我在前面走著。

吳天昊在我的後面走著……

我時不時的回頭看著他,看他是不是離我一米處。

果然的,這丫的沒有做到。

緊挨著我走著。

算了,他有裝得跟我是陌生人就好了。

反正快要到家了,要是再扯這扯那的一定會被父母發現。

到家后,我回頭給吳天昊使了一個眼『色』。

吳天昊給我回了一個眼『色』似乎說:知道了!

我轉頭用小跑快速的進去。

一口氣跑回樓梯。

回頭看了看吳天昊沒有跟在我的身後。

這才放心。

一口氣到了房間,拉開窗帘……

剛拉完窗帘的那一刻,手機響了。

心想著:這思天打的電話真準時啊,剛回房間拉好窗帘就打來了。

拿出手機一看。

不是鄭思天。

正是那『陰』魂不散的吳天昊。

「喂……有事嗎?」語氣不是很好。

「我在你家樓下,你出來陽台上就能看到我。」吳天昊的聲音有些慵懶。

「啊,你還沒走啊。」我一聽吳天昊的這話心裡就開始緊張了。

我家是住在商品房,住五樓……

「嗯,出來……」吳天昊霸道的用命令的語氣。

雖然,心裡抱怨他的霸道。

但,腳不是情不自禁的走出去了。1757734 ?但,腳不是情不自禁的走出去了。

走出去后,果然的,看到吳天昊的嘴裡叨著一根煙抬著頭。

手裡握著手機看著我。

「看到了啦,你趕緊回去。」我有些緊張心虛。

「幹嘛,怕什麼啊。我就看下你。等我『抽』完這根煙后,我就回去。」吳天昊用另一隻手拿下嘴裡的煙在我的面前晃了晃。

雖然隔著五個樓層。

但,我還是看得很清楚那煙……

「幹嘛?」我莫明其妙的問著。

「捨不得走。」吳天昊的語氣說的很乾脆。

似乎像是一筆帶過般。

可是,這四個字如沐『春』風般的吹入我的心裡。

如冬日裡的一縷陽光輕輕的灑入我的心中。

好涼爽,好溫暖……

「怎麼了?」吳天昊那溫暖的聲音再次響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