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如果此次能夠逃過一劫,一定要得到此等寶貝,這等寶貝只有我方翰才能配的上。

韓陸的修為沒有林凡強大,但是他敢跟林凡叫板,一切都是因為手中的玉凈瓶。

在這兩年裡,此寶貝已經被韓陸完全修補,其中的功能更是了如指掌。

當年在宗門,他便想將林凡狠狠虐殺,如今是時候了。

PS:謝謝大夥的支持,推薦一本書《玄門網路神豪》,幼苗,沒辦法,被逼的。(未完待續。) 韓陸長袍瞬間膨脹而起,一道道白色光芒從玉凈瓶中飛射而出,纏繞在其周身。

「林凡,我忍你很久了,此乃天地混沌之氣,外邪不侵,我已立於不敗之地,今日就讓你看看我韓陸的厲害。」韓陸眼中神光乍現,戰意盎然,哪怕自身實力不如對方,但是依靠這神秘的玉凈瓶,他也自信與林凡對抗一番。

「方翰,你還想看到什麼時候?」這時候韓陸看向傻傻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的方翰,語氣也是有些不悅,他知道這方翰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雖說現在聯手,那也是迫不得已,絕對不能信任對方。

不僅需要對抗林凡,還要防著方翰。

方翰聞言看向韓陸,眼中閃爍一絲貪婪之色,但瞬息之間,凝視林凡,滔天魔氣瞬間爆發出來,比之燕皇也是要強大不少。

「看來你們兩人的奇遇也是不少。」林凡看著這兩人如今的變化,哪能想到,當時在聖魔宗的模樣。

方翰這傢伙,應該是得到了某種傳承,走的路線乃是霸道。

而這韓陸自身靠的就是手中的那寶貝了。

林凡沒有看過這種類型的寶貝,但是能夠將一個人碌碌無為的人,在兩年的時間內,提拔到這等境界,也絕非是等閑之物了。

如果這方世界沒有自己的存在,這兩人可以說是真正的主角了。

可惜這一切,顯然是不可能發生了。

這時,方翰的肉身發生了變化,身軀活生生的被拔高了不少,一股滔天魔氣,渲染虛空。

韓陸心中一驚,也不敢小視方翰,沒想到這傢伙的實力,竟然也如此之強。

……。

「一起上吧。」林凡看著兩人隨後招了招手,雖然對兩人的實力感到詫異,但也僅僅是這般而已。

在林凡眼裡,這兩人一直都是弱雞。

韓陸手指一彈,一滴透明的水珠,突然從玉凈瓶之中,漂浮而起。

這滴水珠,平凡無奇,但是其中彷彿蘊含著某種無比強大的力量。

方翰看向韓陸,投來了疑惑的眼神,就這一滴水滴?莫非是在搞笑不成?

「林凡,這一滴水滴,便是一方小世界。」韓陸淡然的說道,隨後手指輕輕一彈,這滴水滴猛的向林凡飛去。

在韓陸看來,還從未有人能夠對抗這一招,曾經還沒完全掌控玉凈瓶時,就這一滴水滴,便能將一個高手活生生的鎮壓而死。

如今掌控玉凈瓶之後,力量更勝從前。

方翰聽到韓陸的話,面色也是一變,他沒想到這玩意,竟然如此之強,同時心中的貪婪之欲,更加的強大。

林凡看著那穿梭虛空而來的水滴,嘴角也是露出一絲笑容。

輕緩緩的伸出一根手指。

「嗡……。」

就在這時,虛空之中,陡然傳來一聲巨響。

「怎麼可能?」韓陸看到眼前的一幕,也是大驚失色,他沒想到,林凡竟然只靠一根手指,便將這接住。

「韓陸,你以為靠一件寶貝就能鎮壓我?除非我這些年都活在狗身上了。」林凡冷笑著,剛剛觸碰到那一滴水滴的時候,確實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傳來,這股力量非比尋常,就算是凝練了五條規則之鏈的人,也不一定能夠抵擋的住。

可惜自己可不是凝練了五條規則之鏈,到如今而是凝練了將近快五百條了。

這等實力,足以碾壓一切,鎮壓四方。

「方翰,你還看什麼?還不趕緊動手。」先前還很鎮定的韓陸陡然嘶聲吼道,這一切的變化實在是太快了。

「魔帝領域。」

方翰面色一變,怒吼一聲,一拳朝著林凡轟來,這一拳之中蘊含了無窮的力量,其中更是蘊含了絕世魔帝的霸道威嚴。

一拳撕裂虛空,一道魔帝虛影,鎮壓一切。

「哼,原以為有什麼能耐,也不過如此。」林凡冷視了一眼,隨手一拳,剎那之間浩瀚如海的力量,將方翰這一拳包裹在其中。

「砰砰……。」

虛空炸裂,虛空洪流四散而開。

方翰面色大變,一臉的不敢置信,「不可能……你怎麼可能如此之強。」

「轟隆……。」

在對上林凡那一拳的剎那,方翰的身軀猛的飛射而出,那手臂也是血肉模糊,森然白骨肉眼可見。

韓陸看著方翰如此不堪一擊,也是不敢有任何的隱藏。

「林凡,我跟你拼了。」

韓陸一手拍向玉凈瓶,剎那之間,光華茂盛,遮天蔽日。

玉凈瓶憑空而起,那瓶口陡然傾瀉而下,其中彷彿有無窮的滔天海水要灌輸而下一般。

「林凡,今日哪怕共歸於盡,也要將你鎮壓。」韓陸面色蒼白,連噴幾口精血,那精血如同擁有靈性一般,沒入那玉凈瓶之中。

頓時一股氣息瞬間從玉凈瓶中散發而出。

剎那之間,一道白色之水,灌輸天地,從天而降。

「哼,陪你們玩玩,還真當一回事了,也罷,今日就讓你們徹底的絕望。」林凡凝視虛空,一手伸出,抓向虛空的玉凈瓶。

「哈哈,林凡,你太自大了,這玉凈瓶不是這片天地之物,其中所蘊含的力量,絕對不是你所能對抗的,今日你就要為你的行為付出代價。」韓陸搖晃著身軀,彷彿損耗太大,隨時都能倒下一般。

可就在這一刻,韓陸瞬間露出了驚恐之色,一隻巨掌,遮天蔽日,其中磅礴的力量,將虛空全部崩裂。

那白色之水,灌輸到林凡的手掌之上,頓時冒起了白色的煙霧。

「有點能耐。」林凡淺笑一聲,但是卻沒有將其放在眼裡,一掌將那玉凈瓶抓在手中。

任由怎麼反抗,也無濟於事。

「韓陸,你還有何等本事,儘管使出來,我都接著了。」林凡看向韓陸,不屑的說道。

「怎麼可能……。」韓陸猛的退後一步,一臉的不敢置信,自己最強大的依靠,在林凡手中,竟然如此的不堪一擊。

「把它還給我。」韓陸嘶吼道,雙眸之中,燃燒起了無窮的烈焰之火。

「你是在做夢……。」林凡瞬息來到韓陸面前,韓陸頓時面色一驚,一股恐懼感瞬間湧上心頭。

尤其是看向林凡那眼神的時候,韓陸便感覺到了一股不妙的感覺。

「其實你們自認為很強大,但是在我眼裡,你們依舊很弱。」林凡淡然的說道,絲毫沒有將他們當做一回事。

撲通一聲,韓陸倒在地上,急忙向後爬了幾步,隨後一手指著林凡。

「你不能怪我們,當年的情況,你也看到了,我們只想活著。」韓陸咽了咽口水,如今一切的底牌都沒有了,對於他來說,玉凈瓶就是他最大的底牌。

林凡聽到這話,淺笑一聲,「誰都想活,但是我可不認為,你現在活著會比當年死去的滋潤。」

「當年你不想死,恐怕就是因為這個吧。」林凡將玉凈瓶把玩在手中說道。

「我……。」韓陸面色一變,不知道該說什麼,當年擁有這等寶貝,怎麼能死在那裡。

林凡不屑的看著韓陸,寶貝?小爺擁有系統這等金手指都不怕死,就這玩意?

「哈哈……。」這時候林凡笑了起來,隨後雙手一握,規則之鏈猛的爆發出來。

「你要幹什麼?」韓陸看到林凡此刻的行為,頓時大驚失色,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砰……。」

「不……要……。」剎那之間,讓韓陸驚恐的一幕發生了。

那在其心中的寶貝,竟然被林凡給一手給捏碎了。

林凡對於這玉凈瓶雖然好奇,但是也沒怎麼放在心上,同時對於這寶貝的強度也是佩服的很,用了全力之後,才能將其捏碎,倒也是一件好寶貝。

「啊……我的寶貝。」韓陸此刻撕心裂肺的吼叫著,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那些液體流過林凡的手掌,緩緩的滴落在地上。

滴答……滴答。

一團白霧飄然而起……。

PS:推薦一本書《仙俠世界的無敵者》,一萬字幼苗。(未完待續。) 「林師兄,求求你放了我,我真的後悔了,當年我不該害怕,求求你了……。」方翰此刻是真的害怕了。

在絕對的碾壓之下,方翰早已經畏懼了。

如果哪怕只有一線生機,他也絕對不會求饒,但是如今連一線生機都看不到。

這樣的死去,他真的不服啊。

魔帝傳承,冠絕宇內,只要活著,自己一定能夠成為獨霸一界的人物,怎麼能就這麼死去啊……。

「你說我會放了你們兩嗎?」林凡將手中的玉凈瓶殘渣扔到一旁。

韓陸則是跑了過去,將玉凈瓶的碎片,抓在手中,心中也是萬分的悲憫。

自己的依靠沒有了……。

「林師兄,求你看在我們曾經同門的份上,放了我吧,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方翰此刻哭訴著,但是心中的憤怒,卻是如同毀天滅地了一般。

恨啊……。

為何之間的差距如此之大,自己可是得到魔帝傳承的人啊。

「就是看在同門的份上,才跟你們說了這麼多廢話,否則你們早已經在那上面了。」林凡冷笑的說道。

報仇就要果斷,有了可憐之心,就要放過,那還報什麼仇。

「不……不。」方翰不斷搖著頭,「師兄,我這些年,得到了很多寶貝,我都可以給你,只求你放了我,我真的不想死……。」

「寶貝?你看我缺寶貝嘛?當年你們就算是怕死離開宗門,我也不會怪你們,可你們竟然為了表達忠心,殘殺同門王師兄,這我可不會原諒你們。」林凡冷笑著,對於這些人的下場,他早已經有了打算。

「啊……。」

就在這個時候,韓陸的自身陡然發生了變化,一股氣息剎那之間,籠罩了整個練武場。

林凡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

此時的韓陸,長發飄逸,全身籠罩著一團白色煙霧。

方翰此時也是一臉的懵比,他不知道韓陸怎麼了,但是如今不管怎麼樣,只要能夠保住小命,幹什麼都行。

「呵,是那玩意嗎?」林凡看向那破碎一地的玉凈瓶,嘴角露出一絲了冷笑。

韓陸全身顫抖著,先前那憤怒,悲憫的眼神,陡然變了。

氣質在這一刻,也是變的飄渺起來。

這時候,異象消失,韓陸看了看周圍的情況,又看了看那碎了一地的玉凈瓶,隨後凝神望向林凡。

「此人是我選中之人,放了他,今日毀我玉凈瓶之事,就此一筆勾銷如何?」話雖從韓陸嘴中說出,但林凡知道,這說話之人並不是韓陸。

「哦,你是什麼人?」林凡笑了。

「我是誰,你還沒資格知道,你只要明白,我不是現在的你,所能知道的存在,今日結下善緣,日後對你卻有好處。」韓陸說道。

「還很囂張啊。」林凡一聽,這傢伙是要在自己面前裝逼了。

而方翰此時聽到兩人的對話,雖然不太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但是見韓陸此刻的模樣,顯然有些不對勁了。

「不,雖說你如今很強,但終究是井底之蛙,切忌不要給自己帶來麻煩。」韓陸淡然的站在那裡說道。

「轟隆……。」

就在這個時候,虛空的深處陡然傳來了一聲巨響。

「南無聖帝……。」

韓陸抬起頭,嘴角微微露出一絲笑容,「天道。」

林凡站在那裡,心裡微微有了一絲波動,現在的情況恐怕有些複雜了。

這依附在韓陸身上的傢伙,叫做南無聖帝。

而那虛空之中傳來的聲音,莫非是蒼靈洲的天道?

「南無聖帝,當年我便已經感覺到你將神識降臨此地,上界如何了?」虛空之中七彩光芒大盛,隨後凝成了一道蒼老虛影。

「上界如何,你無需知道,不過看來,你現在也不好過啊,至尊分裂了你,如今的你恐怕只剩下四分之一吧。」韓陸說道。

「是的,我與東靈洲天道,已經完全分離。」天道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