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小黑~」艾莉茜爾跳下了床,衝上前抱住了洛梓泉,洛梓泉輕輕撫摸著艾莉茜爾的後背,柔聲道「沒事了,沒事了,剩下的都交給我吧~」

艾莉茜爾擦了擦眼角的淚水,站直了身子,洛梓泉看了一眼紅著臉撇過頭去。

艾莉茜爾見洛梓泉的反應不由得檢查了一下自己,原本寬鬆的睡衣早以包裹不住自己的玉體,艾莉茜爾紅著臉整理好衣服,咳嗽了一聲道「咳咳,好了」

洛梓泉尷尬的回過頭對著諾珠道「辛苦你了」

諾珠閉上眼搖了搖頭。

艾莉茜爾指著諾珠道「你可別給她的外表騙了,她和我在一的時候都是…嗚嗚嗚」諾珠一個閃身邊到了艾莉茜爾身後捂住了艾莉茜爾的嘴巴,右手一個爪刀,艾莉茜爾便昏死了過去。

「幹嘛?」

「演習要演足,她這種性格肯定會壞事的~」諾珠豎著食指道。

「哦~有道理,嗯~很有道理」洛梓泉摸著下巴道。

「小姐交給你了,我留下來接應你們,也好有個照應」

「嗯,那真是太謝謝你了,以後我一定讓比比給你封爵的」洛梓泉鞠躬道。

諾珠微笑著搖了搖頭道「我什麼也不要,我只是僅自己的職責而已罷了」 ?「莉莉殿下,洛梓泉閣下就交給你了」諾珠鞠躬道。

「嗯」莉莉點了點頭。

洛梓泉拿上了諾珠早就準備好了的包裹,雙手抱著艾莉茜爾,留下了一句我打算走帝國西邊,便直接跳了下去。

諾珠看了房間四周,將桌子上的東西灑滿一地,衣櫃煩亂,萬事俱備后諾珠拍了拍手道「演戲要演足」

然後大叫一聲,對著床柱上狠狠一撞頓時眼冒金星,倒在地上昏死了過去。

翌日

諾珠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躺在一處不認識的房間。

「你醒了么?」

諾珠隨聲看去,是艾斯利塔。

「是,老爺」

「我女兒人呢?」艾斯利塔冷冷道。

「我昨天直接就被歹人擊暈了,小姐當時就在我身後…小姐不見了嗎?」諾珠著急道。

「誒~艾利塔~」

「父親」

「帶上家族的人,就算把整個學院城翻過來也要把茜爾給找回來!」艾斯利塔的聲音中帶著一股說不出的威嚴。

「是」艾利塔應道。

諾珠身子微微發抖,咬了咬舌尖擠出了一些眼淚,哭訴道「都是我的錯,小姐…嗚…小姐…」

艾斯利塔嘆了口氣,轉身邊離開了房間。

艾利塔見父親走遠,湊到了正在哭訴的諾珠身旁,拍了拍諾珠的肩膀道「喂!別哭了,我妹是不是給洛梓泉帶走了」

諾珠依舊是哭喪著臉。

艾利塔嘆了口氣道「是我讓洛梓泉這麼乾的」

諾珠一聽瞬間便恢復了之前高冷的表情,艾利塔縮了縮脖子表示被嚇到了。

「是的,少爺」諾珠淡淡道。

「額…那就好,你接著哭吧…我也去演戲了…」說完艾利塔也離開了房間。

********************************

「嗚…」一聲嗚鳴,艾莉茜爾微微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坐在魔道汽車裡,莉莉抱著一捅炸雞吃的正嗨,見艾莉茜爾醒了,莉莉招了招手,嗨了一聲。

「額…嗨…」艾莉茜爾尷尬道。

「洛嫂醒啦~」埃羅尼克道。

「我去你妹的洛嫂!」洛梓泉反手就是直接一巴掌蓋在了埃羅尼克頭上。

「嗚…我錯了~」埃羅尼克捂著頭道。

「別給我賣萌,真噁心」洛梓泉不屑道。

「洛哥,再往前開一點就快到帝國邊境了,西良城就在前面了,我們只能送你們到這邊了」克蒙道。

「嗯,謝謝你們了,沒想到剛出莊園你們就來接應我們」洛梓泉道謝道。

「呵呵呵~這都是諾珠姐的功勞~我們哪有這本事,沒想到還沒等多久你就來了,還以為你是明天才過來」克蒙憨笑道。

「不管怎麼說,還是要謝謝你們,進了城我們就此告別吧」

「嗯」

克蒙嫻熟的操控著魔道汽車,在洛梓泉看來這無非就是手動檔的老式汽車而已,沒準到了自己手裡也能開的有來有回。

和克蒙和埃羅尼克告別後,洛梓泉拉著艾莉茜爾漫步走在從未見過的城鎮。

「誒?我們已經到了這麼遠了么?」艾莉茜爾驚道。

「徹夜不停的開車一直開了兩天才到的,諾珠這一掌還真是猛,居然讓你睡了兩天~」洛梓泉道。

「誒?諾珠打我了?」

「沒有沒有,我打的,呵呵呵~」洛梓泉笑道。

「哼~不過還真是的,沒有家裡人陪同我還是第一次離開家到這麼遠的地方呢~」艾莉茜爾拍手道。

艾莉茜爾走在前頭,洛梓泉和莉莉跟在艾莉茜爾身後,這座位於帝國最西處的城鎮,雖說沒有學院城那麼繁華,但也和洛梓泉前世的小縣城有的一比,可見這個世界的人類比亞人族強大了不止數倍。

「吶吶~我們什麼時候在回去~」艾莉茜爾轉過頭,雙手拉著洛梓泉的臂膀道。

「額,沒那麼快吧,反正就當出來玩玩,散散心」洛梓泉道。

「好呀好呀,我討厭死爸爸了,居然讓我嫁給尼昂那傢伙~」艾莉茜爾堵著嘴道。

「呵呵呵,我兄弟有這麼差么,你就這麼討厭他?」洛梓泉笑道。

「哼~那種傢伙只適合當朋友,才不適合當戀人」艾莉茜爾強調道。

「嗯~不管怎麼說,還是先找一家旅店住下,等到了明天我們在繞道去喵族那邊,途中會經過好幾個亞人族的村子和城市」洛梓泉看著地圖道。

「誒?去找比比玩么,好呀好呀~」艾莉茜爾拍手道。

「比比上次讓你家裡丟了這麼大的人,你居然還想和她玩?」洛梓泉道。

「那都是我爸爸的錯,比比肯定不是真心說的~嘻嘻」艾莉茜爾嬉笑道。

洛梓泉嘆了口氣微笑著摸了摸艾莉茜爾的頭。

翌日。

天剛亮洛梓泉便睜開了眼睛,房間是雙人房,艾莉茜爾對面的床上,洛梓泉和莉莉睡在一起,雖說有點尷尬,但是艾莉茜爾卻根本不建議,依舊是傻傻的笑著。

「今天先去前面不遠的村子看看,人類的村莊是怎麼樣的我還沒見過呢」艾莉茜爾指著洛梓泉手中的地圖道。

「依你的,你要去哪就去哪,只要不哭著喊回家就成」洛梓泉道。

「人家才不哭呢~」艾莉茜爾堵著嘴道。

「好餓啊~」莉莉坐在床上喊道。

洛梓泉合上了地圖,道「先去把肚子填飽,然後再去趕路」

「哦哦!」兩個妹子一起高舉雙手吶喊道。

********************************

學院城,婚禮當天。

「什麼?艾莉茜…我的未婚妻被歹人擄走了?太好…不對,太不好了!」尼昂皺著眉頭道。

「尼昂少爺,您別生氣,我們老爺已經讓少爺去全城搜捕了,由南向北,由西向東,一定會將歹人抓回來,保護小姐安全!」塞利斯齊亞家族的管家道。

「嗯,那你們下去吧,諾珠我有話問你,你等一下」尼昂對諾珠招了招手。

「洛梓泉真的把艾莉茜爾帶走了?」尼昂扶著諾珠耳朵竊竊道。

諾珠點了點頭道「洛梓泉閣下帶著比比殿下往帝國西部走了,照現在來看,應該已經快到西良城了,放心吧」

「那我就放心了,這破事總算是了結了~」尼昂摸了摸胸口鬆了口氣道。

這時「什麼?三個都沒用?一個還被擒住了?這哥布林是什麼來頭?我倒是要親自去會會!」尼威納塔大喊道。

「怎麼了叔叔?」尼昂走到了尼威納塔身前問道。

「邊境那邊有一股實力強勁的哥布林在作亂,我拍了三名聖殿騎士去協助剿滅,結果死了兩個,還有一名女騎士被擒住了!哼~我要親自去會會,到底是什麼世外高人,居然敢動我的人!」

尼昂點了點頭道「畢竟是哥布林,不能讓他們太過放肆,不然對邊境的人民危害太大了」

「嗯~這一次反正艾莉茜爾也不知去向,不如你就和我先去剿滅哥布林吧」尼威納塔道。

「嗯,我回去的」尼昂應道。

尼威納塔拍了拍尼昂的肩膀「好~好小子,不愧是我哥的兒子,通訊兵,去通知騎士團,本座要親自出征,帶領三十個新人,我們先到西良城,然後再去和地方士兵圍剿!待會我們就出發!」

「西…西良?」尼昂瞪大了雙眼看著尼威納塔。 ?「怎麼了尼昂?」尼威納塔問道。

「哦…哦沒什麼,肚子疼了起來,我去去廁所~」尼昂飛快的跑出了眾人視線,躲在教堂外,心臟撲通撲通跳的不停。

「尼昂怎麼了」安妮走過來道。

「感覺心裡有點難受,我要去一趟西良城,今晚不能陪你們喝酒了,抱歉」尼昂抱歉道。

「西良?都快到帝國邊境了,去哪裡幹什麼?」安妮皺著眉問道。

「去報個信,洛梓泉現在也在西良,我叔叔馬上就要過去了,我要趕在他們前面去報個信」話一說完,銀光一閃尼昂便已經騎在了龍駒上。

「哦,那你趕快去吧,我回去和他們說說」安妮說完便轉身要走。

啪!

「誒呀,鞋帶怎麼斷了,真是的家裡的傭人又偷工減料,誒,尼昂你先去吧,不用管我了~」安妮蹲下身子道。

尼昂緊皺著眉頭,道「那我走了」說完,一聲龍吟,尼昂便已經跳過了教堂三米多高的圍牆而去。

「尼昂人呢?」尼威納塔喊道。

「沒有找到尼昂少爺,將軍現在怎麼辦?」 紫竹林一 一名騎士道。

「誒,不理他了,混小子又不知道去那混了,我們走!」尼威納塔身下一抹金光閃過,一頭滿身鎧甲的獅子身體便出現在下身,鎧甲一直蔓延到全身,棕色中帶著金色,就連面部也擁有鎧甲,一縷半米長的棕色獅毛從脖子處的盔甲流下,整個人便猶如一頭雄獅一般,站在身旁的騎士們臉上都寫滿了敬仰。

「出發!」一聲威嚴無比的聲音響徹了整個教堂。

「公爵,今天的事情我父親非常抱歉,我們會儘早找到茜爾的」艾利塔鞠躬道。

「哈哈哈,屁大點事,我看那小丫頭是和洛梓泉跑了吧,就你這德行,你妹妹被擄走了,你還能站在這和我說話?」尼威納塔大笑道。

艾利塔身子一抖,尷尬的笑了笑「這都是他們孩子的事情,我不希望參與,還請您和您的家族有個交代」

「罷了罷了,我就當沒聽到這事,你們全部都給我把這事忘了!」尼威納塔指著周圍的騎士道。

騎士們搗蒜似的瘋點頭。

********************************

「你還真是在哪都能找到炸雞店啊~」洛梓泉看著莉莉道。

農門俏酒妻:爺,太放肆! 「哼~要你管」莉莉輕哼道。

「嗚..莉莉真可愛~」艾莉茜爾說著便開始搓莉莉的小臉蛋。

「嗚嗚,放手我要吃雞!」莉莉掙扎道。

打鬧一番后,三人行走在街上,莉莉夾在洛梓泉和艾莉茜爾中間。

「媽媽~那個阿姨和姐姐好漂亮」一名迎面過來的小孩拉著媽媽的衣角道。

婦女輕輕的敲了一下小孩的頭道「盡瞎說,分明是兩個姐姐~」然後向洛梓泉三人做了個抱歉的手勢。

「哼~熊孩子」莉莉輕哼道。

「不過我們這樣,真的就像父母帶著可愛的女兒出來逛街一樣呢~」艾莉茜爾柔聲道。

「咳咳,別這麼說,你才幾歲,就想著當媽了」洛梓泉咳嗽道。

「哼~人家已經快十五歲了,對了小黑你多少歲了?」

「額,剛十四…」洛梓泉按著自己前世的出生年月算起,生日已經過了,當然也就是十四歲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