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看著報紙上比魔鬼契約還誘|人的徵兵廣告,西撒差點就心動了。可惜他捨不得自己在中域積攢的產業,更舍不了繁華的中土,前往被原始叢林覆蓋南洲吃苦頭。

仔細回憶自己從織網城得來的情報,再結合夏婭對於埃姆在南洲遭遇的敘述,西撒就知道報紙上的內容全是騙人的。全球四大頂級軍團之一的軍用芒果,在那邊連連受挫,現在再添進去一個機動香蕉和蒸汽檸檬,也好不到哪去。至於其他的雇傭兵、冥界友情送死團,都是被魔物割草的背景道具。

「哎,這場戰爭商機無限啊,要是可以為他們提供軍火,就能賺到暴!就算當小兵上前線,也有機會得到世界之脈。中域的次神,絕大多數進行了註冊,受到保護,沒法動手。但南洲不同,那邊的神靈想怎麼宰就怎麼宰。」西撒無限遺憾的感慨著。

「首先,你得有一個紡車將軍。」卡蜜拉打擊道。

「其實,我們或許能參與進去?」麗塔突然開口。

「參與進去?我們是職業收保護費、綁架、暗殺的組織,難道去南洲收魔物的稅?」西撒疑惑道。

「不,我是說解剖者那邊。我們有股份,可以憑藉關係網,製作一批藥物賣給遠征軍。就像我們和北方毛熊做的生意一樣。」麗塔說道。

「哦,聽起來不錯,但是聯繫誰好呢?」西撒也覺得這個點子不錯,他最近有一個大計劃,卻缺一大筆錢。賣要給遠征軍是個好主意,但問題是,他和遠征軍一點都不熟。

「找卡特吧,天譴教會是這次遠征的組織者,卡特就是其中一員。可以通過奈奈聯繫上他。」麗塔答道。(未完待續。。)

… 就在中土大陸的齒輪開始緩緩運轉,準備發起一場前所未有的洲際戰爭時。困守於太空,不斷向錫蘭投放隕石的外星人們,在氧氣不足,集體窒息而亡的前一刻,也迎來了生的曙光。

「有救了!我們有救了!」一個外星人勤雜兵,指著還能運轉的幾台『鈦星科技』設備,激動喊道,「我們接收到外界信號了!是『超級英雄聯盟』的信號!」

遙遠的宇宙深處,一座無比巨大的時空星門,正靜靜的佇立在虛無的真空當中。星門的四周,並不是那些看上去充滿科幻色彩,能夠扭曲時空的裝置;也不是極富能量文明特色的水晶邊框,而是四根巨大到令人心顫的古舊石頭。

四根兩長兩短的超級石柱,組成了一個龐大到令人髮指的石質門框。這些比摩天大樓還要粗壯的石柱上,密密麻麻雕滿了十分精細的紋路,看上去竟與錫蘭的魔法陣有幾分相似。

此時,巨大的石門中央,正懸浮著一個不斷向外擴散紫色電流的物體。因為它所散發的強光實在耀眼,所以很難看清這個物體的具體形狀,只知道這是一對外源源不斷釋放超級能量的物品。

而這些紫色電流模樣的能量,在流經石門上的紋路后,引發了奇妙的效應。時空星門所在的虛空開始扭曲,一個類似於蟲洞的空間門,在這裡形成。外面的人,看不到門對面的情況,門對面的東西也無法掙脫出來,甚至是半點聲音。

「好了,擁有天界門票的船隊,請排好隊伍。一艘船一艘船的通行!請保持秩序,一旦發現違規者,我們會直接予以轟殺!」星門的兩邊,各停放著一座戰鬥型宇宙要塞,護衛著超巨型壯觀石門。

在石門面前,凌亂排列著一艘又一艘或大或小的宇宙飛船。與上次的聯合艦隊不同。這次的天界山探索活動,給出了大量名額,凡是買得起天界門票的外星人,都有資格組建一艘船進入其中。這些船可大可小,可買可租,沒有任何要求。

現在,正好輪到兩個形狀完全相同的小型宇宙要塞,準備進入星門。或許是提前就計算好了,這兩個要塞的寬度。正好比石頭門小一圈,勉強可以通行。

「對不起,您的飛行器數目超標,星門只允許一個要塞通過。」負責把門的人員,對一個人類模樣的女性說道。

女人在外星守衛眼中,或許長得很奇怪,很難看。但在西撒這些審美正常的人的眼中,卻是一個行事幹練果決。極富御姐風采,甚至已經開始向女王進化的黑髮美女。

「是這樣的。我一共有兩張門票。」說著,女子取出兩張天界門票。

「對不起,打擾您了,請通行!」外星人道歉,接著讓開一條路。

女子控制著自己的兩座要塞進入了石頭門,同時嘴裡喃喃道:「錫蘭。我又回來了!」

在距離這座石頭門很遠的地方,一艘圓環形狀的宇宙戰艦,正靜靜漂浮在宇宙中。這艘飛船的表面,塗滿了『火焰』的圖案標記,無聲卻有效的震懾著。來自各大星域的外星人,讓它們夾緊尾巴老實做人,不敢生出半點異樣的念頭。

火焰所代表的力量,是橫跨十二個星系群,囊括了近千個擁有高級文明星系的『大宇宙超級英雄聯盟』幕後最大的股東;霸佔了無邊宇宙近四成的星空航道;在無盡星海中最有影響力的家族。它們,就是神界之中的第一神族!

用西撒能夠理解的話來解釋,『火焰標記』的主人,就是地獄罪族中,排位第一的『憤怒』一族。沒有錯,『地獄』在無盡星海的稱呼,就是『神界』,罪族自然而然的變成了神族。而在億萬年前消失的『萬界之心』錫蘭艾姆恩,則被外星人稱呼為『舊神界』。

此時,坐在『憤怒一族』名下宇宙飛船之中,看著遠方星門不斷吞沒宇宙飛船的,卻是另外四個家族的成員。

為首那個,與西撒在熱洲雨林里見過的罪族,有七分形似。此外,還有一個帶著眼罩,靠在椅子上打呼嚕的青年。在這個兩人身邊,一個全身松垮垮的軟骨男,彷彿鼻涕蟲一樣癱坐在沙發上,嘴裡叼著一根煙捲,彷彿抽大|麻一般銷-魂的**著。在鼻涕蟲身旁,是一個面無表情眼神空洞的男人。

「我們家那位傳回了消息,錫蘭的一切都已準備妥帖,暴食那邊把污穢引爆了。現在,那些土著正調動力量,準備遠征另一塊大陸,清剿那些污穢。」為首的年輕人說道。

「一群白痴,送死行為。」抽煙的軟骨頭不屑的評價道。

為首的並不理他,而是繼續說:「現在,計劃已經到了關鍵時刻,我們四家的任務極為關鍵,不能出半分錯誤。」

「我只負責調度這些外星人,別把我扯進去。」打呼嚕的眼罩突然開口,彷彿剛才並沒睡著一樣。

「好吧,你們家不算。喂,海帶頭,你準備的怎樣了?這次重回天界山,你有把握拿到『世界門』的控制權嗎?天界山的ai還存在著,我們地獄只有一次機會。」帶頭的看向眼神空洞,一頭海帶捲髮的男人。

「沒問題,我族手中有著完整的天界山資料,得到世界門輕而易舉。問題出在鈦星人那裡,如果它們不按照計劃行事,另有主張的話。世界門缺少必要的能量,將無法正常運作。」海帶頭擔憂道。

「這點不用擔心,空間方面,我族才是專家。對了,這次重歸天界山,我們能得到多少許可權?」頭領問道。

「七分之三吧,除了我們和鈦星人,那些外星人當做,應該有一個幸運兒能被選上。不過天界山的環境,和錫蘭截然不同,我們或許可以在天界山自由行走。但去了現世,就會受到世界之脈的壓制。現在看來,恐怕除了血海和天界山外,再沒有第三處地方可以阻攔它的入侵。」海帶頭說道。

「現世的問題我們會處理的,那些隕石已經被我們動過手腳,奪取幾條世界之脈不是問題。而且我的家族在錫蘭。也埋了不少釘子,是時候啟用了。」鼻涕蟲再次開口,嘚瑟道。

「那麼合作愉快!」頭領伸出手,說道。

「合作愉快!」海帶頭和軟骨男,同時伸出手,三隻手掌疊在了一起。至於那個打呼嚕的眼罩男,又睡著了。

……

現世之中,又過了半個多月。南郊的外星生物展覽館正如火如荼的擴建著,每天都有大量來自舊區。以及鋼構市的閑散市民,慕名前來觀光旅遊,見識一下傳說中的外星人,順便漲姿勢。

如今,蠅妖精們已經正式和零之環建立合作關係。身為堂堂次神,卻要為了不菲的工資,屈身為對方做保安,每天領著一大群魔蠅在每一個分區的外圍巡邏。

自從零之環正式入主南郊。接管了外星生物后,他們就在森林中。建立了大大小小的巨大蛋殼型封閉建築,內部設有環境發生器,模擬各種自然環境,觀察外星生命的變化。

此外,分館多了,能夠收取的門票數量也相應增加。現在。想要玩遍所有的外星生命展覽館,不花個好幾萬買門票,是玩不完的。那些來南郊的遊客,也只敢在最外圍的便宜區域逗留,只有土豪才會逛遍所有分館。

不提小小黑毯城的外星人。放眼這個世界,經過多半個月的醞釀發酵,那些墜落星球又未被及時回收的隕石,全都釀成了大禍。或許這些隕石,不如黑毯城的那般瘋狂,能夠在短短六天內繁殖成災,但這些外星人卻成功適應了星球環境,結合四散逃脫,憑藉遠超土著生物的身體素質,急速繁衍。

某種程度上講,除了連北極熊都沒有的南極洲外,錫蘭各大洲的人煙罕至的原始環境中、海洋中,都發生了大規模的物種入侵事件。這些外星入侵者的各方面素質,都超遠本土生物,而且少有天敵,很輕易就能破壞當地的食物鏈,造成自然循環崩潰。

但現在,這些都是小事情,雖然它們加起來會釀成大災,但在此之前,有一件更大的事情,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從此時此刻起,無論邪王卵、血海,還是停留在太空超過兩個月依舊沒動靜的外星艦隊,都無法搶走南洲剿滅戰的風頭。

這場戰爭已經成為了全球所有智慧生命的焦點,南洲殘存的居民們為此高呼,因為他們看到了擺脫噩夢的希望;中土的居民們盲目樂觀,都急著搶購已經連續發行四次的戰爭債券;熱洲的土佬們在看樂子之餘,不忘在太陽宮的帶領下,剿滅那些自然入侵的外星生命;至於底蘊最悠久的東洲妖怪們,依舊過著最奢侈的生活,坐等中土的暴發戶們栽跟頭。

西撒最近很忙。

他在奧利妮的『內部消息』刺激下,正忙著籌集資金,準備投資這場戰爭;此外,還忙著為奈奈考察地址,準備將暗殺公司搬到黑毯城。另,他還要繼續擴大對北域的軍火生意,支持毛熊們維護自身權益,反抗那些邪-惡的資本家;艾瑪那邊的香水,也通過共濟會的商路,買到了東洲;解剖者成功搭上了南域幾個小傭兵團,買了不少藥物,他能夠從中得到一筆分紅;g老爺那邊的公司,又到了查賬的季節;隨著春季的結束,驅蟲先鋒的綁架撕票訂單也越來越多,拜倫等人正磨刀霍霍向豬羊;不過最賺錢的,卻是黑毯城的亡靈生意。

自從零之環接管南郊森林,開始擴大外星生物圈,又大肆投入資金,建造了上百個氣候環境獨特的小自然圈后。那些失去隕石主導,又沒了23333指引前進路線的外星生物,徹底失控,開始千姿百態的胡亂進化。在這一過程中,大量極端可怕的怪物,因為種種意外逃出實驗室,避開魔蠅娘們的搜索,進入了黑毯城的下水道系統。

最近一周,夜間兇殺案件急速上升,經過調查,兇手對於美色、金錢毫無興趣;殺人動機也不是復仇,或隔壁老王;受害者被殺后,無一例外都被啃個精光,若非黑毯城強制給每一位居民脖子上掛一個狗牌,那麼法醫也休想認出死者的身份。

如此多的證據,只能推導出一個結論,那些被零之環培養成超級怪小怪獸的外星生命,正潛藏在黑毯城的陰影中,等待狩獵時機的降臨。

對此,無論舊區還是新區的居民,都感到無比的恐慌。在這人心惶惶的危急關頭,由亡靈組成的黑騎軍,推出了『亡者保鏢』套餐服務,面向大眾出售強大的『戰鬥型亡靈』,最高級的型號,甚至擁有患下位的戰鬥力。

自從黑騎軍推出這項服務后,生意便紅紅火火恍恍惚惚。西撒看到,自然就眼紅了,於是他也賣亡靈。不過他不走高端路線,而是佔領低端市場,大量收購那些廉價的殭屍勞工,經過簡單的改造,把它們變成低級炮灰,再傾銷給舊區的窮人,讓他們能夠安心走夜路。

也就是兩天前,無法忍受西撒無恥山寨行為的黑騎軍,第一次對驅蟲先鋒發出了警告,讓西撒收斂一些,不要如此猖狂的盜竊他們創意,大家做生意都不容易,不要惡意壓低價格。

感到威嚴被挑釁的西撒,在昨天推出更加無恥的服務,不要9998,而是998!可以分期付款,為自家亡靈進行戰鬥升級。連亡靈都不需要賣,只要家裡有一款老舊的保潔殭屍,我們就為你進行升級,讓您的殭屍成為擁有5戰鬥力的不死小強!

現在,西撒正在制定預防黑騎軍反撲的方案。

「黑騎軍,是黑毯城中,最值得我們重視的兩個對手之一。因為他們手中掌控者另外一條不受我們控制的世界之脈,還是二級的次神脈。」麗塔分析道。

「哦?叫我猜猜,另一個一定是零之環吧?」西撒篤定道。(未完待續。。)

ps:感謝:qqe22、金色權力、夢難息、空——雲、tianzn、龍九潛、天使571409、果然君、天靈靈的月票,以及金色權力、依舊榮耀、anky56的打賞。

點娘你為何要屏蔽23333的名字呢?

吃了葯,感覺自己萌萌噠。

qq群被基佬佔領了,我不敢去。於是又整了一個高大上的微信號,你們可以加,不過我未必有時間聊天。如果有問題,可以在評論去留言,這個我經常看。

微信不知會不會被屏蔽?「m78godzilla」m78的哥斯拉,別拼錯了。

… 「哦?叫我猜猜,另一個一定是零之環吧?」聽完麗塔的分析,西撒斷言道。

如今的零之環,已經正式將手插進了黑毯城中,而不再通過金槍魚酒吧間接控制。他們對於南郊森林的重視,遠遠超出了西撒的想象。根據蠅妖精反饋的情報來看,如今的森林,已經變成了一個袖珍的小世界,其中包含了沙漠、極地、火山、深海……

每一種被記錄的環境,都被模擬出來了。而那些流入黑毯城的外星怪物,有很大一部分,是他們主動釋放的,目的和當初拿黑毯城檢驗生化兵器一樣,黑毯城的舊區,又一次被當成了試驗場,用力檢測他們新的研究成果。

「不過我至今還在納悶一件事,那些外星怪物進化的如此高級,智力想必也不會太差。怎麼就一直留在黑毯城的下水道中,不肯離開呢?又沒人攔著它們,怎麼就不逃走呢?」想到全球各地泛濫成災的外星入侵事件,黑毯的外星生物進化的更加強大,種類更多,卻沒有一個選擇離開,前往更遠的地方,比如鋼構市。

「或許和世界之脈有關,要麼就是在等待一個新的『領袖』誕生。這一切都要等23333從沼澤出來,才能得到驗證。只有她才能和外星生命交流,弄清它們的想法。」麗塔給出了自己的看法。

聽到23333,西撒也只能聳肩。艾爾莎的身體就快培養完成了,最近一段時間,蛇妖心情很好,經常奪舍女王大人出來找西撒聊天。交談中,西撒得知23333成為了艾爾莎大魔王最喜歡的收藏品之一,和那些十七年蟬。以及各種各樣的稀有生物們,一起關在地牢中,供蛇妖研究。

由於23333是自己人,所以艾爾莎才沒下殺手,進行解剖、切片等殘酷研究。但想要獲得自由,這傢伙還需要在地牢內住一段時間。

「啊!算一算時間過得真快啊。去年這會兒。我們還在熱洲為太陽宮忙前忙后,計劃去沙漠旅遊,探索太陽祭壇。 唐時月 沒想到如今已經在中域住了大半年,艾爾莎身體也快製作完畢了。」西撒感慨道。

「是啊,師匠就要恢復自由了!」麗塔點頭稱是,但低垂的眼睛卻滑過大量的數據,不知在計算什麼,又想些什麼?

「想什麼呢?」西撒突然問道。

麗塔呆了一下,接著自然的回答道:「我在想您在沙漠中的經歷。那些來自銀月的月星人。它們口中所言的『核晶壁』、『星界目錄』,還有您繼承的『銀月秘鑰』,以及我的『黑晶兔耳』。」

「嗯?你怎麼想起這個些了?莫非你覺得那群兔耳朵,和太空中的外星人有關?」

原本,西撒對此並沒上心,畢竟銀月繞著錫蘭不知轉了多少億萬年?月球人不知存在了多久,甚至跨越了第一、第二,第三紀。但經麗塔這麼一提醒。他又感到兩者之間,有極深的聯繫。

如果說月星人和外星人沒聯繫。那麼如何解釋那群兔子一離開錫蘭,那些早不來晚不來的外星人,偏偏這時候侵略錫蘭呢?

「的確!根據少爺您的回憶,還有殘留在兔耳中的一些資料,我推斷原本的錫蘭行星系,在核晶壁的隔離保護下。與更外界的宇宙彼此獨立。雖然我們能夠探索到『太空』,接觸到『宇宙』,但只是極小的一部分。真正的星海,還距離我們很遙遠。」麗塔說出了自己的推斷。

「嗯,繼續……」西撒嗯了一聲。示意女僕繼續。

「而您在太陽祭壇中,誤打誤撞幫助太陽王重新掌控了部分他曾經的權力,操縱太陽部分力量的能力。 總裁:意外寶寶 而在這件事的背後,太陽宮應該和銀月有一筆交易。月星人將一個名為『星界目錄』的東西交給了他。作為回報,太陽王通過『太陽』和『星界目錄』,為月星人打開『核晶壁』,放他們離開這個封閉的行星系。再往後,核晶壁開啟,引起了外宇宙的注意,外星人們這才順藤摸瓜,找到了錫蘭。」

「這都只是你的猜測,有證據嗎?」西撒突然感覺腦子有些不夠用。

這到底算不算突如其來的黑幕?應該是某個驚天大陰謀的一部分吧?萬一麗塔說的是真的,那麼自己也算直接參与了歷史進程。核晶壁的打開,也有自己一份功勞啊!這麼說起來,自己也是蠻膩害的嘛!

西撒身旁的麗塔不會讀心術,自然不知道自家的少爺已經腦洞大開,開始將自己和能夠影響控制太陽運轉的太陽王相提並論。

「證據雖然不算充足,但多少有一點。那些月星人插在您頭頂的黑晶兔耳,原本應該儲存滿了各種機密資料。在它們送給你之前,又刪除了裡面的內容,只留下一段開啟銀月封印的秘鑰。」

聽著麗塔的講解,西撒點點頭。雖然不清楚黑晶兔耳原本是什麼東西,但那隻老兔子將耳朵插進自己頭頂的時候,確實有一股不斷變幻的多位數複合密碼鑽進自己的腦中。

「其實,這對兔耳朵中,還有一些沒有清除乾淨的信息。」麗塔總結了一下言語,繼續道,「黑晶兔耳中,記錄了一個名為『星界目錄』的東西,它是月星人繼承原本月球之主的遺產。」

「星界目錄,已經聽你說了好幾次了,那究竟是什麼東西?」西撒好奇道。

「傳說中的『錫蘭艾姆恩』,是存在的!在第一紀元時,這顆星球曾有著高度發達的文明,但有關記錄卻是一片空白。那時的錫蘭,是這一方宇宙的中心,它連通了上萬個擁有智慧生命的星球,每一個空間通道就代表了一個世界。所以『錫蘭艾姆恩』翻譯過來,就是萬界之心的意思。」

「怎麼聽起來那麼像故事?我承認咱們星球雖然神奇,但也牛叉不到那個地步吧?」西撒有些不信,若是錫蘭真的這麼牛叉,也不至於出現九災了。哪有隨隨便便就能出現九個足以毀滅『萬界之心』的宇宙級災難?

「這些我不清楚。但有一點可以肯定。月星人交給太陽王的『星界目錄』,記錄著『核晶壁』以外,這片無盡星海中,曾經最繁華的上萬顆星球坐標。我想,這些外星人或許是太陽王,或者其他人。在研究星界目錄是,意外吸引過來的?」麗塔給出了一個最保守的猜測。

「星系之外的宇宙?你是說,錫蘭所在的星系,其實是一個超大型宇宙中,一顆被封印的小砂礫?聽你這麼說,我有些無法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啊!難道在錫蘭之外的星球中,還有許多可以輕而易舉覆滅次神、乃至真神的強大存在?」

仔細思考麗塔的話語,這不就是『一山還有一山高,一球更比一球大』嗎?次神雖強。世界之脈雖叼,但錫蘭畢竟只是一個行星。在行星之外,還有更大的行星,以及更大的天體。宇宙是無限的,那麼比錫蘭高級的星球,也應該是無限多的。那麼在茫茫宇宙面前,區區一個錫蘭算什麼?而在代表茫茫宇宙的外星人聯軍面前,區區一個自己又算什麼?

想到這裡。西撒悲從心生,感到無比的沮喪與無力。有一種『老子不玩了』的衝動。

「不!實事並不是這樣的!雖然我沒有證據,但我卻有種預感,錫蘭與其他星球截然不同,這裡非常重要!我們的力量,也絕不如你想象的那麼不堪!別忘了,錫蘭曾經是『萬界之心』。而且還有保護了星球三個紀元的『核晶壁』。如果不是星界目錄,又有誰能夠將其打開?外星人又如何能夠進來?」麗塔出聲安慰道。

「嘿嘿,你居然也能有預感?」西撒難得被女僕的話逗笑了。自家冷靜無比,一切靠數據說話的鋼女僕,竟然也有了『預感』。難道她的智能又升級了?

「其實,你說的也有道理。按照你的意思推斷,這些外星人也不是那麼可怕,它們的一切行動,都必須遵照第一紀遺留的規則?」

「就是這樣!如果不是星界目錄,那麼核晶壁無法被打開,外星人也不能進入行星系,來到錫蘭。而它們的一切行為,都逃不開第一紀文明留下的限制。我們呢?一直生活在錫蘭,這個曾經的『萬界之心』上。天知道我們的腳下,世界之脈中,埋藏了多少第一紀遺留的寶藏?或許我們不清楚這些辛秘,但那些傳承悠久的勢力,那些從第二紀存活下來的古神呢?」麗塔繼續為西撒打氣。

「你越說,我越興奮啊!魔災,外星人,地獄……等等,我好像有些眉目了?你說那個神神秘秘的地獄,會不會和『核晶壁』之外的宇宙有聯繫?錫蘭的歷史上,從沒有關於外星人的記錄,但偶爾提及過地獄。不過地獄絕不存在於現世,更不存在於這個時空。那麼,地獄也是外宇宙的勢力咯?但是,還是想不通……啊!」

西撒再度糾結起來,自己地位太低,能夠獲悉的秘密實在太少。關於這方面的辛秘,就算織網城的蜘蛛女王,也不可能了解太多。若是卡蜜拉當年沒有因貪污而被做成貓棒子,她現在或許已經成為血月的一個真神,能接觸一些內幕。

算來算去,唯一能依靠的,竟然是自己的罪族血統?!難道真的要聯繫蒙特?他現在,應該在南洲攪風攪雨吧?

「少爺,我覺得,你如今最應該重視的,是銀月!」麗塔突然開口說道。

「隱月?」西撒下意識的介面。

「沒錯!銀色之月,隱秘之月。或許月球的地位遠比不上太陽,但隱月卻是從第一紀就存在的天體。那些兔耳朵也說了,它們是銀月曾經主人的僕從,而銀月上還殘留著大量第一紀的遺迹。如果第一紀的文明真的那麼強盛,那麼成功繼承銀月的您,就有了和太陽王平起平坐的地位。」麗塔蠱惑道。

「真的這麼容易?」西撒嘴巴張大,感覺腦子有些不夠用了。太陽王是蝦米東東?第二紀老牌主神!太陽神系的神王!死了無數年還能成功轉生,分分鐘重奪太陽許可權,掌控星界目錄,坐擁熱洲三分之一世界之脈,又一次君臨天下,重建神系的老怪物!

好吧,以上雖然有些誇大,但太陽王的地位,絕對是這個星球上,最高層次的那一小撮。能夠與太陽王平起平坐的,西撒還沒聽說過。不過他猜測,協會、議會、教會之中,都應該有類似的**oss坐鎮。此外,無限山、天界山、血海,也應該有同級別的存在,就像洪荒中的聖人、准聖一樣?

至於螺旋山,拉倒吧!隨著見識的增長,西撒越來越覺得觀測塔混的很慘淡,看他們費盡心力搭建的太空魔導衛星網,輕易被隕石穿透,就能猜出一二。

「如果您能在銀月解封之前,順利收集齊其他幾段秘鑰,並且找到銀月所在,然後解開封印。或許就能成功吧?」麗塔不確定的說道,「既然太陽和血月都有相應的神靈,那麼我想,銀月沒道理不存在世界之脈?而且這根世界之脈,絕對是真神脈,甚至是五級真神脈,甚至最頂級的世界主脈?」

「別想的那麼好。如果銀月真的那麼美好,月球人幹嘛還要逃難去外宇宙?」西撒心中熱血沸騰,但卻故作鎮定的擺擺手,「現在的計劃嘛,還是想辦法從織網城那邊,將移動城堡收回來!其次嘛,委託織網城幫我收集其他擁有銀月之鑰的人的消息。最後,幫我盯緊觀測塔和原罪財團,他們那個天梯計劃我突然很有興趣。還有,拜託g老爺,幫我注意一切與宇宙飛船有關的消息。我需要一艘能夠fly_to_rhe_moon的太空飛船。我的正途,註定是星辰大海!」

「然而我們現在最需要做的,還是防範中域這片小地方中,最偏僻落後黑毯城中的,黑騎軍的反撲。」感覺西撒狀態太過狂熱,麗塔一盆冷水潑上去。

「啊!對了,這才是當務之急。」被打回現實的西撒楞了一下,問道,「桃樂絲呢?」

「陪伊蚊若小姐去森林了。」麗塔回道。

「盯緊一點,我手下人的剛得到消息,那個小白臉跳蚤來黑毯了。雖說那傢伙是個姐控,暗戀伊蚊若,但還是要小心為上,別讓我妹吃虧上當。必要時候,你可以聯繫小師姐,你們兩個雙劍合璧,暗中宰了那傢伙!」西撒擔憂道。

「桃樂絲小姐很聰明,不會被騙的。不過……海拉就難說了。」麗塔想了想,說道。

「海拉?不是吧,這哥們真的花痴了?」 穿成短命女配之后 西撒微微一愣,驚詫道,「她真的喜歡男人?我還以為她和豆豆是cp吶!」

「海拉不是妹控嗎?她一直把赫爾當女孩養。」一直窩在桌子上睡覺的黑貓,突然問道。

「不,海拉那是為了省錢,才給赫爾穿自己的舊衣服。不過,赫爾卻是實實打實的姐控。嘖嘖,真是冤孽啊!」一想到自己的兩個徒弟,西撒心中就燃起一陣陣八卦之火,真想看看他們最後的結局會發展成什麼樣子啊?!(未完待續。。)

ps:訂閱好慘淡啊,又開始掉了,諸位看官速速去拉客。

感謝:耀空、西伯利亞的兔子、瘋刺紀元、心有呢覺了、胡涯、念來過倒才豬的月票,以及渣渣君xw的打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