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蘇秦看著門派廣場中央最大的那一個擂台,此刻的擂台上已經有一個身影佇立在了那裡,一動也不動。

蘇秦又把目光看向了把這個擂台圍得里三圈外三圈,把偌大一個門派廣場圍得水泄不通的門派弟子,蘇秦欲哭無淚………

蘇秦看了看擂台,又看了一眼望不到盡頭的弟子,然後咬了咬牙,看著擋在身前的這個男弟子就沖了上去。

「這位師兄你好帥啊,我借過一下……」

「(⊙o⊙)哇,師姐你的皮膚好好啊,平時怎麼保養的,我家是中醫世家,對皮膚保養也頗有心得,明天給你一份我總結的『如何做一個漂亮女人』怎麼樣,同意了就讓我借個過……」

「師弟,你看就知道你根骨不凡,將來必成大器,我借過一下。」

「師妹,單身一個人嗎,我可是認識咱們整個華山派最帥、最有才華的蘇秦,明天我把他介紹給你,所以為了報答我,你得讓我借個過……」

快了,快了,終於馬上就要到擂台的邊上了,還有最後一個人了,再越過這一個人,我就到擂台邊上了。

「這位師姐你的身材好好啊,一看就知道你肯定比陸嫣然的身材都好,可以讓我借過一下嗎……」

蘇秦滿臉堆笑的說著,然後那個女子也緩緩的轉過了頭。

「額………」

蘇秦在看到女子相貌的那一刻,他的內心是崩潰的……

「陸師姐,好巧啊……」

(快,誰來告訴我,我現在該怎麼辦,挺急的,在線等!!)

蘇秦略帶尷尬的看著陸嫣然。

「巧嗎?我可是特意來看你比試的。

「額……陸師姐來看比試,是我的榮幸,我的光榮……」

「對了,蘇師弟,你剛才有沒有聽到有人說有人比我的身材還好?」

陸嫣然的聲音依舊是那樣的動聽,語氣依舊是那樣柔和,可是蘇秦卻聽的不寒而慄。

「誰說的,這明顯就是說胡話啊,我就不信在華山派還有人能比陸師姐的身材還好。」

「哦,只是在華山派?」

蘇秦在聽到陸嫣然的話之後不禁淚流滿面……

「陸師姐在整個江湖上,整個大陸上都是身材最好的那一個!」

「哦,只是身材最好?」

蘇秦吐血………

「陸師姐身材冠絕天下,容貌傾城傾國,塵世間絕無第二人可以與陸師姐相提並論!」

蘇秦信誓旦旦的說完了這句話。

「嗯,這還差不多,你快上去比試吧,都快開始了你也不知道著急。」

陸嫣然看著蘇秦,緩緩的說道。

蘇秦在內心大喊道。

「你以為我不想早一點上去嗎!!你要是不把我攔在這裡,我早就上去了!!」

當然蘇秦也就只敢在內心喊一下了。

「陸師姐,那我先上去了。」

「等一下,這場比試你要是贏不了的話,後果你懂的!」

蘇秦在聽的陸嫣然的話之後,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蘇秦整理了一下因為穿越人群而有些皺褶的衣服,然後又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氣勢,這才踏著台階一步一步的走上了擂台。

蘇秦在走到擂台上之後看到了一個頭髮凌亂,衣服也很破舊的一個人,那凌亂的髮型直接擋住了那個人的半張臉,蘇秦一愣,然後立刻開口道。

「不好意思,我走錯擂台了……」

蘇秦正欲轉身走,就聽到了那個人叫住可他。

「蘇師兄,你沒走錯。」

蘇秦看著站在自己不遠處的這個人。

「不對啊,這人是誰啊,柏墨雖然沒有我帥,沒有我有朝氣,但是也沒有這麼滄桑啊,難道我走錯劇場了?」

蘇秦正在胡思亂想著的時候,柏墨開口說話了。

「蘇師兄,謝謝你的那一碗水,咱們開始比試吧!」

「在比賽前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蘇秦表情嚴肅的看著柏墨,然後開口說著。

「你的這個十分非主流殺馬特的髮型是在哪裡做的?」

「蘇師兄,你說什麼肥豬,殺馬,難到師兄餓了嗎?」

「額……你就當我什麼都沒有說過吧……」

「柏墨,咱們開始吧。」

蘇秦對著柏墨抱了一個拳,柏墨同樣也對蘇秦抱拳以示回應。

蘇秦和柏墨兩個人用的都是劍,而且他們兩個人可以說是本場門派大比最大的兩個黑馬,而且他們用的劍法也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

一個用的是華山派上上下下全都會用,在華山派都快要爛大街的《基礎劍法》,而另一個人則是用的華山派已經很久沒有人練成過的劍法《一劍天地》。

所有人都很期待這兩個劍法天才到底能碰撞出怎麼樣火花。

「比試開始!」

隨著裁判的一聲令下兩個人瞬間進入了戰鬥狀態,只不過兩個人的戰鬥狀態略有些不同。

蘇秦已經將劍拔了出來,左手劍鞘,右手利劍,而柏墨的劍則是在劍鞘之中,柏墨的手也緊緊的握著劍柄。 放棄我,抓緊我(全) 蘇秦的目光默默的落在柏墨的身上,而柏墨也的雙目也僅僅的盯著蘇秦,兩個人的備戰動作不同,但是卻最適合自己,蘇秦和柏墨兩人誰也沒有找到對方的漏洞,畢竟以他們此刻對劍法的領悟程度,在不進行交手的時候還是能不露破綻的。

蘇秦看著柏墨,目光中不僅露出了一絲疑惑,此刻看柏墨的身形姿態,明顯和與三天前他與陸嫣然比試時蓄勢的姿勢一模一樣,可是為什麼身上卻沒有散發出來一點氣勢呢。

不僅是蘇秦,就連看台上的岳不群、寧中則還有與柏墨交手過的陸嫣然也很疑惑。

蘇秦看著柏墨的樣子,內心不禁湧現出了一個猜測。

蘇秦握劍的手一旋,然後緩緩踱步朝著柏墨走去,就在距離柏墨還有五米左右的距離時,蘇秦的身形突然暴增,一劍就朝著柏墨的頸部劃去。

柏墨看著蘇秦襲來的這一劍,並沒有去抵擋,然後身形微微一退就躲過了蘇秦的這一劍。

蘇秦的這一劍並不是為了傷到柏墨,柏墨躲過了這一擊,而蘇秦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就在柏墨閃躲蘇秦這一劍的時候,他的身上還是露出了一絲令蘇秦熟悉的氣勢,而這一絲令蘇秦熟悉的氣勢就是三天前柏墨與陸嫣然比試時所散發出來的蓄勢的氣勢。

蘇秦嘴角微微一笑,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柏墨之所以頭髮凌亂、衣衫不整的出現在比試的擂台上,恐怕就是因為在他養傷的這段時間裡一直在苦思冥想的解決這個劍法的缺陷吧。

看起來柏墨這三天的收穫還是很大的,不過他還是沒有將這個缺陷完全彌補,在交手的時候還是會有氣勢的泄露。

「既然確定了你是在蓄勢,那我就不能讓你安穩的蓄下去了。」

蘇秦不能與柏墨繼續耗下去了,如果讓柏墨繼續蓄勢下去的話,那對蘇秦就會非常的不利。

蘇秦腳尖一猜腳下的石板,然後就朝著柏墨飛身而去,蘇秦的劍尖直指柏墨的眉心。

柏墨看著蘇秦的這一劍皺了皺眉頭,如果想躲避這一劍的話,一定要做出大幅度的閃身,而現在柏墨最不想做的就是大幅度的閃身。

蘇秦的劍尖將至,柏墨也不得不暫緩蓄勢,走後撤了一大步。

在柏墨躲過這一劍之後,蘇秦再次朝著柏墨的胸口刺去,柏墨看到之後只能向左一個閃身,繼續閃躲,緊接著蘇秦又分別朝著柏墨的膝蓋、雙目攻擊而去,總之只要是人體的薄弱之處,都是蘇秦攻擊的範圍。

這次柏墨沒有像上次與陸嫣然比試一樣選擇硬扛,而是不停地大幅度閃躲,不是他不想扛,而是因為蘇秦所有的攻擊都是朝著他的要害攻擊的,他不得不選擇退避。

隨著柏墨一次次的退避,他的蓄勢也一次又一次的被打斷,身上的氣勢也一點點的消散,很快就如同雲霧一樣,消失的毫無影蹤。

柏墨這時也明白了蘇秦也是和他一樣的人,直來直往,在擂台上不會顧及太多。

柏墨停止了蓄勢,他也明白了蓄勢對於蘇秦來說完全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蘇秦的劍光再次襲來,這次柏墨並沒有閃躲,而是一劍拔出,劍影一閃將蘇秦的劍擋了回去,蘇秦也被柏墨的這一劍擊退了一步。

柏墨沖了上去,瞬間與蘇秦打鬥在了一起,一時間劍光交錯,劍身碰撞時發出的金屬的聲音不絕於耳。

「哇,這就是門派大比前兩名的實力嗎,好可怕啊。」

「天吶,怎麼會這麼厲害,我都看不清楚他們的劍。」

「你們快看,他們此刻的招數!」

「現在蘇秦用的招數並不是基礎劍法中的招數,但是卻有著基礎劍法的感覺在裡邊,每一擊都能完美的抵擋住柏墨的劍法。」

「而柏墨此刻用的也不是劍法一斬天地,他現在用的招數十分的快,而且很連貫,就像是不停地在使用拔劍術一樣,可是劍一直在他的手中,從來也沒有回到劍鞘之中,難道這是我沒有見過的一門劍法嗎。」

這時人群里一個中年人看著擂台上交手著的兩個人,開口道。

「蘇秦和柏墨兩個人都是修鍊劍法的天才,他們兩個人現在用的招數可以說是基礎劍法和一劍天地,可是他們又不是基礎劍法和一劍天地。」

「為什麼說即是又不是呢?」

人群中不知從哪裡響起了一句疑問的話語。

「他們此時所用的招數明顯是源於基礎劍法和一斬天地之中,所以說他們的招數可以說是基礎劍法和一劍天地,可是他們所使用的劍法明顯已經改變,他們對這兩門劍法的領悟、理解已經讓他們形成了自己獨特的風格,一定程度上來說是他們自己的創造,所以說又不是基礎劍法和一劍天地。」

柏墨一劍又一劍的攻擊向蘇秦,蘇秦感覺柏墨的每一劍都像是一個小威力版的拔劍術,不過這種拔劍術對蘇秦來說並不是太難應對,可是在擂台上此時蘇秦只能使用基礎劍法範圍內的招數,只憑藉基礎劍法的話,應對起來還是非常困難的。

一盞茶過去了、一炷香過去了,蘇秦在柏墨的攻擊下漸漸落入了下風。

「不行,在這麼下去單憑基礎劍法肯定會輸的,可是如果在不暴露其它劍法的基礎上如何才能取勝呢。」

蘇秦的大腦在高速的運轉著。

就在蘇秦在極速思考的時候,柏墨的劍從蘇秦的左側襲來,蘇秦右手的劍回援不及,只能用左手的劍鞘抵擋。

「碰!」

蘇秦的劍鞘與柏墨的劍相交,發出了沉悶的響聲。

蘇秦在聽到這一道聲音之後,腦海里立刻想到了一個成語——一心二用。

在《神鵰俠侶》之中對於「一心二用」的刻畫比較多,無論是周伯通的左右互搏術,還是小龍女在與金輪法王交手時使用的雙劍,都是「一心二用」的成功事例,如果自己也能一心二用,左右手同時可以施展基礎劍法的話,那麼自己表面上的實力無疑會提升一大截。 合作默契的兩個人在一起對敵一定會發揮出超越個體的攻擊力,如果是兩個人毫無默契可言,那麼他們連起手來的威力,恐怕還不如他們一個人出手時的實力強。

當然凡事無絕對,如果不熟悉的兩個人都是見多識廣的高手,那麼以他們多年的經驗也可以做到很好的配合自己的搭檔,這樣也可以發揮出不俗的威力。

「如果能夠使用左右互搏術,那麼自己的實力一定能得到很大的提升。」

蘇秦想到這裡隨即眼神一亮,而後便動了起來。

蘇秦右手持劍,左手握著劍鞘,兩隻手同時施展起了基礎劍法。

這件事情對於別人開始或許很困難,但是對於曾經抽到過「劍法精通」的蘇秦來說,還是很容易的。

聯盟之黃金年代 總裁老公好過分 蘇秦眼睛一睜,左右手同時施展基礎劍法向著柏墨攻擊而去,柏墨也被蘇秦這一手弄懵了,他不明白蘇秦為什麼兩隻手可以同時施展出基礎劍法。

柏墨見蘇秦雙手襲來立刻就用手中的劍擋下了蘇秦右手的劍,他心想劍鞘也有多大的威力,可沒成想現實給了他迎頭一擊。

蘇秦右手的劍被柏墨當下來之後,左手的劍鞘也迅速攻擊到了柏墨的胸口上,柏墨立刻就被蘇秦這一擊打退了兩三步。

柏墨被蘇秦這一擊擊中之後才意識到自己大意了,小看了蘇秦手中的劍鞘,此刻柏墨胸口十分的疼痛和沉悶,就像是胸口剛被一塊巨石擊中過一樣。

蘇秦看著臉色微微有些蒼白的柏墨,他也沒有想到「一心二用」的威力會這麼大,一時間擂台上的局勢發生了巨大的反轉。

「我就說蘇秦比你厲害你還不承認,現在無話可說了吧。」

寧中則笑眯眯的看著坐在自己身旁的岳不群。

岳不群聽到寧中則的話之後,也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眼神又看向了此刻正站在擂台上的蘇秦,眼中閃過了一絲耐人尋味的色彩。

擂台下的陸嫣然看到這一幕之後,眉目中不經意間也是流露出了一絲驚喜。

柏墨在經過了數十息之後也緩了過來,手持利劍主動發起了進攻。

柏墨跳躍著,以極快的速度沖向蘇秦,身形移動之快就像是一個閃電。

柏墨的劍由下斜向朝著蘇秦劃去。

柏墨所用的這一式是他自己琢磨的對敵技巧,他每天拔劍、出劍、揮劍無數次,他最能了解大多數人出劍的方式,大多數的人不論出劍還是抵擋都是由上及下,因為只有這樣他們招式的力道和威力才能發揮到最大的程度。

如果自己以一種他人從來沒有過的思維去發起攻擊,那麼有極大的機率會打亂對方的節奏,近乎百分百的機率可以擊中對方,柏墨很少在人前用這一招,但是只要他用了這一招就必勝,所以柏墨對自己這一劍也是充滿了信心。

柏墨的劍向著蘇秦不斷的接近著,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柏墨的劍鋒要劃破蘇秦的胸口時,蘇秦右手的劍和左手的劍鞘一交叉,用力向下子按,立刻就擋住了柏墨斜著劃上來的這一劍。

當這一劍被蘇秦擋住的一瞬間柏墨突然愣了一下,他沒想到蘇秦竟然可以以這樣的方式將他的這一招擋下來。

柏墨愣神了,蘇秦卻沒有,蘇秦左手劍鞘用力一橫,劍鞘立刻與地面平行,然後緊緊的壓住了柏墨向上用力的劍,而後右手的劍立刻順著柏墨的劍身滑向柏墨的手臂。

蘇秦的劍身滑過柏墨的劍,空氣中不禁響起了「刺啦刺啦」的刺耳聲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