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負責偵查的心腹說道:「是嗎?那讓你見識一下,體會一下其中的滋味!」

負責偵查的那個心腹,變幻手勢,組成了一股奇怪的陣法,小六在藥力作用下,眼神開始迷離,一股靈魂剝離感開始蔓延,撕裂和陣痛感逐漸出現,萬蟲撕咬,肉體和靈魂似乎正在一絲絲分開,小六汗珠滾落,牙巴咬的咯咯作響,眉頭皺成了一條縫了,嘴巴開始求饒道:「大哥,大爺,你就收手吧!我實在受不了!」

負責偵查的心腹看了看小六,笑著說道:「你不是剛才很硬的骨頭嗎?怎麼才開始就認慫了呢?你不是還想當什麼爺爺嗎?」手中不停,加大了力度。

小六的臉色變幻莫測,一會兒紅,一會兒青,一會兒紫色,不停地流轉,臉部的肌肉扭曲,此刻小六才明白為什麼剛才自己的只不過是小巫見大巫罷了,哀求道:「大爺,你就饒了我吧,我上有老人需要贍養,下有小的幾個人需要我養,你放了我,你叫我做牛做馬,我都心甘情願的!……」

負責偵查的心腹說道:「看在你此刻這個樣子,我就暫時饒你一命,看你老不老實!」說完之後,就收了手勢,停止了進一步搜魂,等待小六的回話。

小六等那個負責偵查的心腹停止了施法之後,用力用牙齒去咬舌頭,可是嘴巴剛凝聚力量。

「啪啪啪啪啪啪」一連串的耳光就扇在了小六的臉上,小六發出了咿咿嗚嗚的聲音,臉一下就變得更加無力了。

「你太不老實了,居然想咬舌自盡,看我怎麼收拾你!」那個負責偵查的心腹抽完小六的耳光之後狠狠地說道。

小六的臉部開始浮腫,渾身軟綿綿的,連咬舌頭的勁都沒有了。

那個負責偵查的心腹說道:「你不要想能夠在我的眼皮子下面求死,即便你咬舌,我也有辦法讓你的舌頭重新給你接上!不要有任何的妄想。」

小六斷斷續續地說道:「我……我……不會了……大爺,我的祖宗……你就饒了我吧!」

那個負責偵查的心腹也抽累了,於是用一隻手撫摸著小六的下頜,另外一隻手拍著浮腫的臉部,緩慢說道:「這樣才乖,不然又要討打,何必給自己苦頭吃呢?於你於我都沒有什麼好處,何必為難自己呀!小……六……」

小六無力地點了點頭,舌頭僵硬地說道:「好……好……」

那個負責偵查的心腹說道:「呵呵,那就好,我再信任你一次。」從儲物袋連忙拿出了一粒藥丸,用手扳開了小六的嘴,把藥丸喂進了嘴裡。

小六本想抗拒這藥丸,可是一切都由不得他,那藥丸順勢就進入到體內,化為藥力,向四周擴散,舌頭開始變得柔軟,一種重新掌控生命的感覺開始蔓延,最後整個身體也可以活動了,靈魂再次掌控肉體的喜悅充滿了內心。

「怎麼樣,感覺不錯吧!」那個負責支持的心腹問道。

「呵呵不錯!」小六說道,「你想知道什麼,我可以告訴你!」

「你們這兒是不是有地下室之類的密室!」那個負責支持的心腹問道。

小六答道:「這兒有密室,這可能你都發覺了吧!只是不確定如何進入?進入有什麼危險?」小六也就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確實如你所說,我需要確切的內容,你說一說。如果說的很老實,我會給你解藥的,還會放了你的!」那個負責支持的心腹繼續誘惑道。

「那密室的入口也很隱蔽,其實就在那廳堂之內,不過要有陣法口訣,才可以進入,不然就會陷入幻境之中,很難出來!」小六說道。

「原來如此,那你說一下如何破解這陣法?」那個負責支持的心腹問道。

「沒有破解之法,這個陣法已經存在了不知道有多少年了,只有進出的方法,應該是上古大賢製作的。」小六把自己的猜測和想法說了出來。

「看來你說的也是實話,那你說一下這個如何進入陣法,可要說實話,你的小命可是在我的手心裡攥著的喲!」那個負責偵查的心腹說道。

「我的大爺,我的祖宗,我怎麼還敢說謊話了呢?你要是又像剛才那樣,我可不想再來一次呀!」小六說道。

「那你說說看,我看是否屬實,我也略通陣法!」那個負責偵查的心腹說道。

小六笑著說道:「我怎麼有膽騙你呢?要走這兒進去,就必須,前進三步倒退七步,連續前後左右繞轉一圈,才可以進入。」

那個負責偵查的心腹思考了一下,點了點頭,開口問道:「你們這兒有多少人?修為如何?」

小六遲疑了一下,沒有說什麼話,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怎麼不想說?」那個負責偵查的心腹反問道。

「不是,不是,可是我真的不想出賣我大哥呀!」小六無可奈何地答道。

「那你自己掂量掂量吧!」那個負責偵查的心腹說道。

「好吧!我算怕了你了,我們這一行,總共三十六人,那個店主人是老大,其餘的都是兄弟,裝扮成小二和廚師之類的。這個店也是被霸佔的,原來的店主人都被關押起來了!」小六把知道的全部都說了出來。

「那你們今天是否綁了一波人,用藥把他們麻醉了!」那個負責偵查的心腹繼續問道。

「確實有這樣的一群人,其中有一個叫王子殿下的,這也是我們此行的真正目標!」小六說道。

「你說還有一個叫王子殿下的妖族嗎?」那個負責偵查的心腹問詢道。

「是的,那些人都這麼稱呼他的,剛才我才審訊過他!」小六說道。

那個負責偵查的心腹暗喜,真的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尋來全部不費功夫!說完走到小六旁邊,在他的頸部一拍,小六就暈過去了。

「你就在這兒安靜一下!」那個負責偵查的心腹說完之後,就消失了。

密室內陷入到了安靜,店主人正在思量如何得到最大的回報。

風動天此刻也利用這份閑暇,也變得安靜了許多,遍體的傷口隱隱作痛,他卻盡量忍住了不肯說什麼話語。 龜有成坐在椅子上,等待那個負責偵查的心腹的彙報,一邊等待那些人的到來。

那個負責偵查的心腹走了過來,對龜有成說道:「丞相大人,小的已經探聽清楚了這兒的具體情況,可見這些人應該都不簡單,有備而來!」

龜有成眉頭緊皺,想了想,問道:「他們有多少人?有什麼緊要的機關?極其他們的修為如何?」

那個負責偵查的心腹說道:「他們一共三十六人,其中修為聽說是那個店主人最為強大,應該不弱,具體情況我還沒有見到本人,因而很難把握,最為重要的是此地密室內應該有一個陣法這個陣法有一個特點是沒有辦法破解,這一系列的問題應該讓我們有充足的準備才好呀!」

龜有成看了看周圍,眼睛轉動了一下,問道:「居然有如此奇妙的陣法,你可知道他們的具體情況嗎?」

那個負責偵查的心腹說道:「其實我都聽說了,但是不敢確信究竟如何?畢竟是從敵人那兒偵查出來的,當然也有百分之八九十的把握,為了確保丞相大人的安危,小的想先試一下,最後再由丞相大人你出馬,確保萬無一失!」

龜有成點了點頭,笑著說道:「呵呵,看來這些年你沒有白活,變得更加機靈了,其實還是不要忙,也不要打草驚蛇,等我們的人都到齊了,再來一個瓮中捉鱉!」

那個負責偵查的心腹說道:「還是丞相大人,深謀遠慮,小的願意鞍前馬後為你效勞!」

龜有成頓了頓吩咐道:「你快去看一下,那些人都到了沒有?如果到了就通知一聲!我們一起部署!把這群強盜剿滅!」

「丞相大人,我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沒有給你說!」那個負責偵查的心腹說道。

「什麼事情,快說呀!剛才還覺得你辦事情挺麻利的,怎能婆婆媽媽的了。」龜有成責怪道。

「是這樣,我探聽到了妖族王子的下落。」負責偵查的心腹說道。

「在哪兒?」龜有成問道。

「你萬萬想不到,這真的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尋來毫不費功夫!就在我們所住的店裡面!」那個負責偵查的心腹說道。

「這簡直就是太好了,那在那兒?」龜有成問道。

「就在密室內,應該被店家一夥給捆綁起來了,想得到什麼好處吧!」那個負責偵查的心腹說道。

「是嗎?看那個富家公子樣子,確實有很多的油水!你估計的不錯!還好我很機靈,要不然也要陰溝裡翻船了!」龜有成說道。

「丞相大人,小的這就去看一看那些人到了沒有,好通知他們到你這兒匯合,才好計算一下!」那個負責偵查的心腹說完之後,就消失在了龜有成的眼前。

「胖海星,你過來一下!」龜有成對那個個兒矮矮的心腹說道。

「丞相大人,你有何吩咐?」胖海星恭敬地問道。

「你看一看,周圍和地下等地方是否有逃生的通道,一定要看仔細!我可不想有什麼疏忽!」龜有成吩咐道。

「小的遵命!」胖海星說完之後,也消失不見了。

龜有成也靜靜坐在那兒慢慢理清思路,好把握住任何的機會,確保救人萬無一失。

風動天此刻已經放棄了所有的抵抗,一副等死的樣子。

店主人看了看,心下滿意,他需要的就是這種兵不血刃的效果,可以很好地達到目的,小六走了一段時間,可是端一碗水就要這麼長時間,看來他是對我剛才訓斥他不滿意,躲在那兒偷懶去了,他可是對小六的脾氣瞭然於胸的。

「你儘管提要求,只要你放了我的兄弟們,還有龍族的那些人,我會讓全部滿足你的!」風動天沉默之後說道。

店主人看了看,心中已經有數了,這幾個不過是蝦兵蟹將,無足輕重,只要把風動天弄死了,既可以得到風動天的寶藏,同時可以很好地達成交易協議,兩面得到好處,心中喜不自禁,臉上板著沒有笑容,說道:「看來王子殿下,也是性情中人,讓小的佩服,要不是因為情非得已,我決計不會為難於你的!」

「店主人就不要說這些話了,如果僥倖我沒有死,我們會成為敵人的!但是事已至此,我們就不要說這些無用的話,你說一說你想要得到什麼?只要有我會毫不吝嗇地給你!」風動天說道。

「王子殿下是爽快人,我就不費口舌了,你那兒是不是有一塊循環玉珏殘片?」店主人問道。

風動天遲疑了片刻之後,回答道:「是的!我確實在無意間得到的!」

店主人一聽,心下大喜,問道:「那這塊殘片在哪兒?是不是帶在身上的!」

「這個循環玉珏殘片,我剛得到的時候很是高興,希望能夠找尋到其餘的,可是搜尋了許久,卻沒有見到絲毫的痕迹,因而把他放在了妖族之內了!畢竟這一次是來迎親的,可不是來得到的!」風動天說道。

「看來你沒有什麼誠意呀!你還是不把你的這些兄弟當一回事呀!」店主人略譏諷地口吻說道。

「確實如此,不信,我把我的儲物袋打開給你看,反正我都是要死的,也沒有什麼可以隱瞞,遮遮掩掩的了呀!你也就都可以放心了!」風動天說道。

風動天用血液滴在了儲物袋上面,儲物袋開始迅速膨脹,足足有兩層樓那麼高,就停止了。

風動天轉過頭對店主人說道:「你可以去看一看,如果找到了,隨意你處置這些人,如果沒有,還請遵守你的承諾,把這些人放了,我的這些寶藏全都奉送給你!」

店主人看來看著儲物袋,心下暗道:這不愧是妖族王子,居然有如此大的,看來寶藏也不少,可是這裡面有沒有什麼機關之類的,不要得不到寶藏,反而成了階下囚可不好,轉而懷疑地眼神看著風動天說道:「王子殿下真的好算計呀!想讓我自己鑽進去,任由你擺布吧!」

風動天一聽,說道:「店主人,我看我們還是一起進去,你看我也沒有什麼反抗之力,如果有什麼就憑店主人的修為應該可以秒殺我的。」

「好吧!」店主人考慮再三點了點頭說出兩個字。

風動天走在前面,店主人走在後面,店主人第一次看到連忙的奇珍異寶簡直數不勝數,應有盡有,眼睛裡面冒出了綠色的光芒,同時在各個箱子連忙找尋,心想這些珍寶過不了多久就是他自己的了,一邊打開,認真檢查起來,不希望有任何的遺漏! 風動天一邊走,一邊介紹這些琳琅滿目的奇珍異寶,想想,這一切不過是過眼雲煙,心下微寒,人在屋檐下,只有順其自然了,還是一件件介紹這些珍寶的來歷和用途,走到丹藥庫,一股撲鼻的香味,迎面而來。

店主人用鼻子嗅了嗅那些氣息,簡直就是一間藏寶庫呀!用力呼吸著這些氣息,心下有了太多的想法,喜悅的情緒開始蔓延開來,心下暗道:看來此人不應該留下了,那樣的話,這些都是自己的了,臉色卻依舊笑著說道:「呵呵,看到你這麼有誠意!我不介意條件優厚,可以把你放了!就看你有沒有足夠的誠意!」

風動天看著店主人的神情和表現,心下明了,感覺這個人實在是太貪婪了,這樣的人就是要讓他慾望更加強烈,把他們撐爆,這樣的話就可以達到目的和效果。風動天笑著說道:「店主人,你看我是說玩笑的嗎?你看別人說得好,財不外露,我把我壓箱底的寶貝都拿出來了,你難道還不滿意嗎?」

店主人依舊裝著面無表情的樣子說道:「堂堂妖族的王子,能夠得到妖王如此的器重,你說你是不是把我當三歲小孩一樣看待。」說完轉過頭看著風動天,等待著風動天的回答。

風動天一陣雲淡風輕地四下介紹著,一邊說道:「我已經是你砧板上的肉了,只有你宰割的份,何況你看我現在的樣子,還不是你說了算嗎?你讓我往東,我能夠向西嗎?我還有那麼多的兄弟的命掌握在你的手裡呢?你這樣的情況該如何面對呢?即便這樣,我保留下來,對我已經沒有多大的價值了呀?」

風動天轉過頭,用炯炯有神的眼眸看著店主人,真誠而坦蕩的笑著說道:「你說是不是呢?」

店主人看了看風動天的眼神,期望可以捕捉到一絲一毫的虛假的信息,可是沒有絲毫的痕迹可以看出來,要麼這個風動天就是說的是真誠的話語,要麼就是風動天的偽裝技術達到了天衣無縫的境地,就連他這樣的老江湖都看不出來,轉而移開了視線,問道:「每一個儲物空間都會有主人的氣息和獨到的方法才可以打開,級別越高要求的越高,你的難道沒有嗎!」

風動天心中暗罵道:這個傢伙還是太狡猾了吧,居然連這些都知道,一般級別的儲物空間或者儲物袋之內的,只需要灌注元力或者精神力量,都可以很快打開的,這些級別的儲物空間或者儲物袋都是有限的,達到了風動天的那就可以用須彌納芥子之內的,形成了空間之中的空間,達到了儲物空間的幾何倍數的增長,同時期間的開啟方式和方法也不盡相同,就猶如前者是一間房子大小,後面的就可能是一幢大樓,甚至於是一個建築群形成的城市一般,主要看主人的修為和這儲物空間的進化程度,還有就是所使用的儲物空間的器材的優劣。這傢伙還是一個識貨的人,看出了其中的門道,說明這個店主人的背景還是讓人猜不透的,應該有極其大的背景和來歷不凡,此人這般知曉,可見不是那麼好糊弄的了。

店主人看到了風動天那一刻的遲疑,問道:「怎麼不想告訴我嗎?你看你現在還有什麼可以和我討價還價的呢?」

風動天思考了一會兒之後,說道:「怎麼可能討價還價的理由呢?我只是在考慮你究竟有多少值得我信任的呢?如果我把這儲物空間的秘法都告訴你了,你又出爾反爾的,不把我的那些手下放了,我又能怎麼辦呢?」

店主人反問道:「你覺得現在你還有講價錢的籌碼嗎?即便你沒有告訴我,可是你考慮過,我可有千萬種理由讓你說出來的。你信不信呢?」

風動天沒有絲毫的反駁,可是在自己的儲物空間對於風動天來說是修復的最佳地方,可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感覺藥力也在慢慢被清除出去了一樣,可是還需要時間才可以呢!只有用更多的時間,才可以達到效果的,可以恢復功力的一部份,就可以周旋一會兒的,不過看這個樣子店主人還是應該沒有察覺吧!

風動天說道:「當然,我能夠有什麼辦法呢?只要你能夠信守諾言,至少我會把打開的方法毫無保留地告訴你的,你自己要權衡一下,可以有,實在,不行,我也就不用哆嗦,大不了大家都不想得到,我明明知道自己必死無疑,還有什麼懼怕和留戀的呢?你如果不想把我的意願滿足,你覺得能夠有把握改變我的想法和得到你想要的嗎?」

店主人看了看,固執和堅強的風動天,一時半會兒沒有了任何的話語可以說了,用手習慣性的摸著他的鬍鬚,陷入到了沉思之中:風動天說的也是實話,以妖族的實力來說,他們應該是有足夠的辦法讓自己什麼也得不到,到時候不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雖然那一方已經付給了一半的傭金,可是真正的看到風動天這儲物空間豐厚的資源,那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了,現在能夠有機會得到,那麼他的這些要求也不過分,可以先放了,然後想辦法把那些人都幹掉,做到神不知鬼不覺的,一想到這兒,也就沒有再逼迫他,他也怕雞飛蛋打,滿臉笑容地說道:「呵呵,王子殿下,剛才不過是開一個玩笑,你看你發什麼火呀!發火傷身。」

風動天一聽,冷冷的說道:「連人都快沒有了,還談論其他的什麼呢?如果你答應了我的要求,我會滿足你的要求,當然……」頓了頓,風動天沒有說話了。

店主人看了看,笑著說道:「好好,其實主要的目的就是更加了解一下,你的意願我可以滿足,你告訴我儲物空間的使用方法,就可以滿足你的願望,同時達到你的要求,說不定你也可以離開。」

風動天笑著說道:「我可不期望你能夠有如此大方的事,只要你能夠信守諾言,先放人,然後我才告訴你儲物空間的使用方法。」

店主人看了看風動天,實在也找不到任何的方法了,現在可以達到較好的效果,這也是意外之喜了,說道:「好吧!我們就出去吧!都已經到了這裡的時候,我也不想在為難你。」

風動天把自己的元氣和真元又恢復了一些,但是還是有一股阻礙阻止著運行,不過一切都要快突破了,只差一層薄薄的紙一般,於是說道:「呵呵,其實很重要的事情就是還有許多的還沒有介紹完呢?店主人你難道不想看一看嗎?」

店主人反問道:「等你告訴我使用方法之後,我隨時隨地都有機會看的,也不必你介紹了。」

風動天一下沒有了絲毫的語言,看來自己的想法還是沒有得逞,只好點了點頭,說道:「店主人,你說的在理呀!你看我居然這麼說!好吧!先放人,後面再談。」

風動天和店主人兩個人於是都向儲物空間之外走去了。 星宇客和蝦裡面等看到風動天和店主人重新出現在眼前,店主人那笑容就可以看出了,這一行收穫也不少。

店主人的一個小弟問道:「大哥,怎麼樣呀?」

店主人看了看,笑著說道:「沒有什麼,先把這些人放了,我們再商量怎麼辦吧!」

「什麼,先把這些人放了,那可不行呀!大哥。」

「是呀!大哥,這些人萬萬不可留呀!我們還是把他們……」說完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這些人一旦走漏風聲,我們可不好呀!」

「這可不是大哥你的風格呀!怎麼大哥你變成了慈悲為懷了!」

「大哥,你怎麼樣了,難道被這小子說動心了!」

……

店主人聽到他的兄弟七嘴八舌地說著,擺了擺手,那些人依舊不停地說著,臉色一下變成了灰暗了眼睛看著那些人,沒一會兒就變得安靜了下來,問道:「你們難道沒有聽見我說的話嗎?還當不當我是你大哥,我說了叫你們放人,你們沒有聽見嗎?」

「大哥,你可不能這樣呀!這樣可不好呀!」店主人的一個小弟繼續堅持著自己意見。

店主人目露凶光,看了看他的小弟一眼,那個小弟就沒有什麼話語可說了,立即閉上了自己的嘴巴,他可是知道他大哥的手段和殘忍的程度了,也就不再頂嘴了,心中雖然憋了一肚子的火,也就不再說什麼呢?

其餘的幾個也就沒有再說什麼了,一下變得安靜了下來。

星宇客這時對店主人說道:「你就不要說什麼了,我願意為王子殿下留下,你放了他!可行?」

風動天說道:「呵呵,你就不要這樣說了,說了也沒有效果的,只是要你回去給父王帶一個信,兒臣無用,沒有完成他的任務。」

星宇客繼續乞求著店主人要他把風動天放了,留下他。

店主人不耐煩地看著星宇客,說道:「你也不掂量掂量你自己吧!你也太高看你了,你有什麼值得我來換呢?」

店主人這麼一問,星宇客不禁有些說不出話來了,說的也是有什麼可以值得交換的呢?

店主人繼續說道:「要不是,剛才和王子殿下相談甚歡,我答應了風動天王子殿下,我早就把你拍死了,還要等你在這兒磨磨唧唧的,煩死人了。」

星宇客反駁道:「你來把我拍死呀,我看你有膽就來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