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你就穿上唄,到時候咱們參加宴會,尤其是那些下人,都喜歡打量穿著,咱們要是穿的不好的話,會被別人看低的!

衣服你就穿著,你要是覺得實在是不好意思的話,到時候就陪在我身邊,讓我心裏面有個點,因為這請帖收的不明不白的,實在是讓我有點害怕。」

李公子聽到這話,點了點頭,把衣服收了起來,到了那一天之後,他們兩個人穿戴好,雇傭了一輛馬車,便往平郡王府趕去。

安易送的禮物是一顆人蔘,大約幾十年份的,不是特別珍貴,還有一罈子酒,都是自己釀的,但那是用靈泉水釀的,味道十分的好!

到了大門口之後,他們三個依次下來,說起來這三個人長得都不錯,再加上昂貴的衣服,整個人看起來氣宇軒昂,風度翩翩,確實是一個美男子,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別人看到他們之後,開始竊竊私語,因為長得這麼好,看穿的衣服也挺貴的,說明家世好,可是他們實在是沒有印象,這三個人到底是誰?不過能參加平郡王這個宴會的,一定是有點兒能力,或者是有點兒家世的。

被下人們迎了進去,平郡王知道那個安易來了之後,正在招呼客人的他,首先愣了一下,不過還是帶著笑,一起走到門口,去迎接那個安易了。

能被郡王迎接,安易那個真是提心弔膽,他也只是一個小嘍啰而已,哪有這麼大的面子,所以整個人都很謙虛!

「你就是安易吧,我早就聽說過你的世界,真的很不錯,能夠救助災民,最近還聽說你逮了一個人販子,還抓了兩個小偷,確實是個人才,怪不得皇上誇獎你,果然是名副其實!」平郡王昨天就把在安易所有的事情都打聽清楚,可是令他奇怪的是,這安易明明娶了妻子,可是皇上怎麼還讓他邀請別人呀?皇上也知道,自己邀請那些達官貴人,就是為了給自己女兒挑選夫婿。

可是這個男人已經成親,而且還有了三個孩子,皇上卻還讓他過來,難道這個男人的身份不簡單,或者這個男人,是皇上的私生子啊?

想到這裡,平郡王開始激動了,如果真的是這裡的話,那皇上的反常應該有了解釋,如果這個男人這是皇上的私生子,把自己女兒就算是做妻,也不辱沒了自己

至於那個原配,天津網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裡面,一個出身鄉野的商戶女子,能有什麼本事,能比得上自己這個郡王的女兒嗎?

萬一這個男人再爭氣一點,得到皇上的青眼,以後那個位置,那可就是……

想到這裡,平郡王十分的開心,好話更是不停的往外露,讓安易十分的不好意思。

「郡王真是客氣了,在下實在是當不起您的誇讚,我只是做了所有人都會做的事情罷了,只不過我的運氣好了一些,被皇上遇見,所以才有了封賞!」安易笑著解釋道。

平郡王看著這青年人不驕不躁,十分的滿意,林柏和李公子互相看了看,他們也不明白,為什麼安逸能這麼受郡王的歡迎?君王可不是普通人啊,整個京城裡,能被封王的,那可是屈指可數。

不過他們就算是在疑惑,也沒辦法知道事情的原委,安易被平郡王迎了花園裡面,坐在了上首,至於他帶來的兩個朋友,則被安排在下席,也不算辱沒了他們。

坐在上面,周圍都是一些權貴人家,安易實在是不好意思,總覺得坐著不舒服,臉上滿是尷尬,他一個小嘍啰,跟這麼多大佬坐在一起,總覺得心驚膽戰的。 說實話,來到古代的時間不長,但安易也參加了好幾次宴會,大家無非就是吟詩作對,談天說地,最後再比一下才藝,基本上都是如此,可是這個宴會就不同,來的都是一些達官貴人。

除了彈琴書畫吟詩作對之外,大家還來了投壺,就是把箭扔到壺裡面,看誰扔得多誰就贏!

還有聽戲,不過天氣是在晚上,請最好的戲班子為大家表演,不過能表演的非常少,像什麼四大名著,還有唐貴妃醉酒什麼的,你在這裡想都不要想,因為根本都沒有。

很多劇目都跟牡丹亭一樣,一些情情愛愛,富貴人家的小姐,為了愛情,毅然嫁給一個窮書生,後來求書生中舉之後,和富貴人家小姐,過上了幸福快樂的日子,看了安易牙都酸了!

不過一個戲班子要價極高,普通的宴會根本就請不起,就算是一般的戲班子,可是唱得又不好,起來了,也是浪費,還丟了面子,所以想安易參加的那幾次宴會,基本上都沒有戲班!

安易聽著下面那些大人討論著國家大事,而他十分的乖巧,坐在上面,一言不發,平郡王坐在旁邊,看著安易,好像在思考著什麼。

「聽說江南那邊又發生了水災,在馬上就要到春耕了,安公子,請問你以前也讀過書,可有什麼辦法?」平郡王有心想考一下而已,所以提出了這個問題,萬一這個皇子是個草包,那自己女兒還有什麼盼頭。

安易聽到這話,臉上滿是茫然,最後小心翼翼的說道:「朝廷大事,豈是我這種人能夠討論的,再說了,在下以前是讀過一些書,不過早就吞到肚子里,消化得一乾二淨了……」

聽到安易的話,大家笑了笑,平郡王也跟著笑了笑,但平郡王還是想知道,所以問道:「你直接說就成,不用擔心這些,畢竟你說出來,如果是個好點子的話,也算是為君分憂了……」

安易聽著平郡王還不肯放過自己,額頭上漸漸出了汗,再說了,人家是個郡王,自己也是一個小爵爺,實在是得罪不起啊!

「其實也沒有什麼辦法,我想問一下各位,江南老是發水災,你們的解決辦法是什麼?」安易看著下面的各位大人,十分鎮定地問道。

各位大人們互相看了看,看見平郡王的面子上,一位大人說了出來,「江南這幾年確實好發一些水災,我們主要是把一些出水口給堵上,防止水在溢出來,再把良田給淹了!」

安易聽到這話,喝了一口茶,緊接著說道:「這次水就跟中醫一般,不能光堵,還要疏!」

大家聽到安易的話,覺得有那麼一絲道理,安靜地聽了起來!

「你把水堵到了水,雖然暫時不流了,可是它會慢慢的蔓延,把周圍的田地給淹了,你要是把水疏通了,弄得別的地方去,或者是把它們弄成荷塘,種一些花養一些魚,還可以用來澆灌良田,可謂是一舉多得……」

說到這裡之後,安易看著大家都在思考,也不好再說什麼了,畢竟在座的都是能人,他要是裝作什麼都懂,並且說的還有道理的話,不就是在打別人的臉面嗎。

「我說的話,大家聽聽也就罷了,都是我一些胡言亂語……」

平郡王坐在上,手中把玩著單子,他心中已經有了主意,這個人確實不是什麼傻子,而且還非常的有主意,也懂得知進退,是一個好苗子!

「你說的非常的不錯!」一個聲音傳了出來,緊接著,一個身穿魚龍白服的男人走了出來,看著大家點了點頭。

大家正準備站起來,皇上揮了揮手,不準備讓大家行禮,「我今天只是隨便出來看看,大家都把我當成普通人吧!」

他們聽到這些話,都互相看了看,臉上也不知道是什麼表情,對於評平郡王,他們心裡也是鄙夷的,畢竟出賣了原來的皇上,打開了城門,這才讓當今的聖上,成為了皇帝!

可事實上,他們也確實不是什麼好人,他們也投降了,並沒有死鑒,跟平郡王也沒有什麼兩樣,可是平郡王比他們先投降的,所以他們鄙夷平郡王,這樣才能彌補他們的內心!

可是現在皇上來了,那擺明了是給平郡王面子呀,他們雖然鄙夷平郡王,但是還看的皇上這麼給面子,他們心裏面也開始動搖起來,要不要和平郡王連親。

安易也許接著站了起來,皇上對他點了點頭,坐在平郡王旁邊,看著安易,他心中若有所思,不得不說,安易這個人很合他的胃口,可是有些方面,還需要鍛煉一下,實在是太好心了。

他不說好心不是什麼壞事,但絕對不是什麼好事兒,那是非常容易招來禍事。

皇上看了一眼而已,緊接著看著下面的臣子,帶著一絲誇獎的說道:「你們非常好,就算是出來參加宴會,也不忘記的國家大事,江南的事情,已經走了不少麻煩,畢竟事情要再不解決,就非常影響春耕,江南可是糧食產地,這要是影響,那全年的糧食……」

官員們聽到這話,都羞愧的低下了頭,要真是擔君之憂的話,就不會參加宴會了。

「皇上,微臣認為安公子剛剛說的那個建議,其實還是不錯的,畢竟不能堵,還要疏通,再說了,江南可是水鄉,到時候多開通一些湖泊,不光可以用來澆灌田地,還可以種些棉花,還可以養魚,那可是一舉多得,千秋萬代的好事!」

皇上聽到這話,看了一眼而已,有腦子,非常的不錯,要不是娶了妻,還有三個孩子,這些那個閨女考慮他,也是有可能的!

現在他們倆已經成親了,也沒辦法到轉和的餘地,這個男人還不錯,待會兒問問他,看他對自己的妻子到底是怎麼回事,如果不行的話,就送他上西天,不過行動盡量小心一點,他可不想讓自己的女兒背負克夫的名字。

皇上想到這裡之後,垂下眼眸,思考了一番,對著下面的大人說道:「回去之後,你們整理一個摺子,把準確的方案上報給朕!」

他們趕忙點了點頭,皇上站了起來,對著安易說道:「咱們也算是有一段時間沒有見,走,咱們到那邊去敘敘舊!」

大家聽到皇上的話,對安易投來了嫉妒的目光,安易倒是心驚膽戰的,難道他們沒有聽說過。伴君如伴虎嗎?再說了,自己的老婆和自己的大舅兄,那可是不得了的人物,因此他更加的心虛了!

走在路上,皇上好幾次想說什麼,可是總覺得不是時候,到達一處荷花池之後,看著在春天開的荷花,發現這平郡王真是下了本錢,這夏天還沒到,這荷花都開了出來!

可是現在有時他關心這個的時候,皇上略微思考了一番,問道:「聽說你娶了妻子,還是一個商戶人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按理說你的身份,應該娶個官家小姐,要不然這樣,你把你那個妻子給休了,我再重新給你挑選一個!」

皇上在心中暗暗的想到,如果你真的要挑選一個的話,我就把你弄死之後,一直在給你燒個紙人,誰讓你敢嫌棄我的閨女的!

安易聽到這話,眼睛一下子睜大了,他害怕皇上已經懷疑到他妻子的身份,所以低下頭,帶著一絲小心翼翼的說道:「回稟皇上,我的妻子很好,微臣不需要別的妻子,有他一個就足夠了!」 皇上聽到這話,心中略微對安易滿意了一分,可是心中想,也許安易只是口是心非而已,所以緊接著,又加大了籌碼。

「就算是再好,難道能比得過官家女子嗎?難道你沒有聽過一句話,你去小戶女,獲取商家女,就是因為商家的女孩子,從小就精於算計,而且滿身的銅臭味,再說了,你也算是朕的朋友,到時候再給你娶個大官之女,保證你一生官位順昌!」

聽到這句話,安易的心徹底的是提了起來,皇上老是讓自己休妻,難道是知道自己妻子的身份了?只想自己把妻子休了之後,他好對自己的妻子還要自己大舅子動手,可是皇上也沒有明說呀,難道是自己胡思亂想了嗎? 冷少奪情:萬能嬌妻別想跑 安易不敢去賭!

「皇上真是說笑了,想當初,在下的母親也曾經說過,讓我把那件婚事給推了,好娶一個官家之女,可是我不願意,因為我的大舅子,在我最貧困潦倒的時候,他幫助了我,不光如此,還把自己疼愛的妹妹許配給我,就這一份恩情,我真是沒齒難忘!

如果只是報恩的話娶妻的話,相信對自己的妻子也堅持不了多久,可是我不光是為了報恩,是因為我妻子真的非常好,知書達理,溫婉大方,我有了這麼一個妻子,真是我家祖墳冒青煙兒!」

皇上聽到這話,十分的開心,畢竟別人誇獎他的閨女呢,他手握緊,抵住嘴唇,咳了咳,「你可真是一個有情有義的真漢子,可是你真的不考慮一下嗎?這個平郡王正在挑選夫婿,我認為你挺合適的,就讓他們邀請了你,如果你不答應的話,那就是落了他們的面子……」

安易聽到這裡,總算是明白了為什麼平郡王會邀請自己,不過他還是搖了搖頭,「我還是沒有辦法,如果平郡王因此會怪罪我的話,那在下也是無話可說……」

皇上看著面前的年輕人,覺得越來越欣賞他了,「如果有一天,你的媳婦和你的孩子們一起犯了矛盾,那你會怎麼處理呢?」

安易聽到這話,張開嘴,想說什麼,卻不知道該如何說,這就跟你女朋友問你,我和你媽媽同時掉進河裡面,你會先救誰呢?

「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您這個問題,說實話,我和我娘子曾經也有一段時間了,我的娘子非常的溫婉,孩子們也非常的乖巧,從來沒有發生過爭吵的事情,所以……我不知道該如何的回答你……」

皇上聽到這話,在心裏面發出一聲冷哼,看來這個人,還是站在自己兒子身邊,不過想想也是,哪個男人會不在意自己的骨血呢!

「你和你妻子曾經也有段時間了,朕聽說現在兩個好消息都沒有傳來,是因為你有了三個孩子,就不準備再要孩子了嗎?那你對得起你的妻子了嗎?」都成親快有一年了,連個好消息都沒有傳來,皇上自然不會懷疑是自己女兒的過錯,那唯一有過錯的,就是安易了!

安易低下頭,嘴角抽搐了一番,「這怎麼會,我最喜歡多子多福了,怎麼會不喜歡孩子呢?再說了,家裡面的大部分錢財,都掌握在我妻子手中,如果我心裏面有什麼異常的話,我娘子直接就會把錢捲走,踢了我,再也不要我了,這也是我給她的一份承諾。」

除了空間的事情,還有自己原來的身份,安易把自己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自己的娘子,夫妻雙方確實不應該隱瞞,可是有的事情還需要隱瞞呀,比如私房錢呀,比如一些重要的大事,萬一他告訴妻子,自己其實是一個女的,那妻子要是嫌棄自己怎麼辦?那自己的丈夫威風,到底還耍不耍呀!

至於空間的事情,他相信有一天自己會和她說的,畢竟他也把空間的錢和妻子說了,剩下的事情,就需要時間來證明了!

皇上聽到這話,只覺得心中滿是惆悵,如果這個男人吃喝嫖賭,而且對自己的妻子又不尊敬的話,他直接就把他殺了,心中沒有絲毫的忌憚,可是這個男人愛自己的妻子,這樣他不由得猶豫起來,萬一把他殺了,女兒怨恨他怎麼辦!

皇上思考了一番,準備還是隨波逐流吧,反正自己再過幾個月,自己就要去那邊了,聽說寶藏的事情已經問出來了,就在那個地方,到時候自己再去查看一下,看看那邊有什麼立場,順便把閨女認回來,好好的給她撐一下場面!

皇上想清楚這些之後,對安易點了點頭,「你現在年紀也不算大,準備再考一翻嗎?剛剛聽了你那些建議,正覺得都還不錯,到鄉野之間,實在是浪費了你的才華!」

他可不想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白身,雖然這個男人身上有一個爵位,可那也只是一個末等爵位呀,如果自己平白無故給他升爵的話,會引起別人懷疑的,再說他也沒做什麼好事,不對,剛剛那個治水的建議,好像就是他提出來了吧,如果真的有用的話,到時候身份上再給他提一提,不過不能提得太過,會引起別人忌妒,給他招惹不必要的麻煩的!

安易搖了搖頭,帶著一絲堅定的說道:「回稟皇上,微臣的心意還是不變,我不羨慕那些身份高貴的人,只希望悠然在田野,因為權力就是毒藥,沾染一點,就會變成一個意想不到的人,我不想變得面目全非,看著連自己都害怕……」

皇上聽到這話,本來正在思考,一下子停頓了下來,是啊,權利易改變人心,想當初,自己也只想和工作安安分分的過日子,可是自己的家族不同意呀,皇上只有這麼一個閨女,那就擺明以後的身份地位,會有自己記仇,如果過繼別人的孩子話,那自己就成了別人的眼中釘肉中刺!

皇上聽到這句話,看著安易,權力富貴不一定是好事兒,這句話確實說的不錯,便不強求他入朝為官了。

時候也不早了,皇上也不能老是在這裡呆著,畢竟要是讓那些別有用心人看見,那自己就倒霉了,便起身告辭,也沒有讓別人相送。

平郡王得知皇上走了之後,心中有一些疑惑,這皇上怎麼沒有發次婚的旨意,難道是對自己的女兒不滿意?配不上這位小皇子?

配不上就配不上吧,這與女兒嫁不了皇子,嫁給別人也是好的,剛剛已經有很多有權勢的人透露著,想和自己結親,再說了,那個地位,他已經去幫人爭奪一次了,如果在不要命的再去幫人爭奪一次,那可真是提心弔膽!

平郡王招呼大家吃酒喝肉,也沒有冷落了安易,畢竟以後的事情誰也說不準,萬一安易發達了,把今天的事兒當作報復怎麼辦!

唱的戲劇十分的平常,可是大家卻聽得津津有味,安易聽著這些吱吱悠悠的聲音,掏了掏自己的耳朵,隱隱約約感覺到一絲不耐煩,看著時候也不早了,慢慢地站了起來,向平郡王提出了告辭。

「不再多坐一會嘛,這個戲劇唱的還不錯,想聽他們一次唱曲兒,可是很艱難的!」平郡王聽著上面唱戲,好心的建議做的。

安易搖了搖頭,看著林柏和李公子,說道:「實在是不好意思啊,現在天色已經不晚了,再說了,今天還是我兩個朋友陪我一起過來的,也不能老是讓別人等著,等有時間了,我再來拜訪你,您看可好?」 平郡王點了點頭,安易送了一口氣,趕忙帶著兩個小夥伴,駕著馬車,一起往家裡面趕去!

在馬車上,林柏十分的好奇,問道:「聽說皇上剛剛召見了你,皇上長得什麼樣子,還有,皇上為什麼會召見你?」

「你問這麼多,我該先回答你哪個好呢?皇上召見我,主要是因為以前見過我,作為皇上長什麼樣子,無非就是兩個眼睛,一張鼻子,一張嘴,能有什麼樣子啊!」安易慢慢的說道,心裡卻在思考著,皇上對他說的那番話的意思。

可是他無論想也想不明白,這皇上無緣無故的讓自己休妻幹什麼,無論怎麼說,自己的妻子總歸是她的女兒,作為父親應該想到自己的女兒好吧……等一下!

安易一下子就明白了,皇上肯定是知道自己妻子的身份了,關於為什麼問自己要不要休妻再娶?主要是想試探自己,如果自己回答不好,那自己的小命就完蛋,到時候再給自己的妻子,找一個更好的男人。

想到這裡,安易送了一口氣,皇上既然知道自己妻子的身份,現在還沒有什麼行動,並且為了妻子還願意試探自己,想給自己一個妻子更好的丈夫,說明皇上是愛護自己妻子的,並沒有什麼惡意!

想著想著,很快就到家了,安易魂不守舍地回到家裡,坐在書桌前,想又想,總歸把這件事寫成一封信,準備明天早上讓人寄出去。

不管怎麼樣,還是要把事情告訴自己的妻子,無論她是什麼反應,好歹有個準備吧,不然到時候發生了,誰都是一臉蒙蔽,那就不好了!

第二天一大早,安逸把信交給驛管,不得不說,這古代也有傳說中的快遞,不過快遞費極高,而且速度也極慢,不過在這個運輸艱難的古代已經是很了不起了,不過寄出去的東西,很少有完整的回到家人手中。

安易寄得只是一封信,所以應該很平安,再說了,如果東西實在是少得太多的話,還可以申請賠償,不過恐怕不是每個人都感覺申請賠償的,畢竟民不與官糾紛,不然到時候呆在大牢里,那就倒霉了。

把信寄出去之後,安易漫不經心地往家走去,等走到糕點鋪的時候,突然想起了什麼,趕忙走了進去,高大娘看到安易,首先弄了一下,畢竟兩人昨天才見過,每個人的身份都不簡單,都盡量在減少見面,萬一出了點兒事兒,也不好牽扯另外一個人身上。

高大娘帶著安易來到了雅間,給安易去了一杯茶,問道:「你怎麼了?看起來魂不守舍似的,發生了什麼事情?」

安易喝了一杯清茶,感覺好一點之後,這才說道:「昨天我接到平郡王的邀請,說是到他家參加宴會,沒有想到皇上也去了,還拉著我說了一些雲里霧裡的話,後來我一琢磨,發現皇上既然知道我妻子的身份……」

「啊?皇上知道您妻子是小主子了嗎?那皇上是什麼反應?要知道,小主子現在可是變成女人了!」高大娘以為皇上就是知道這件事情,但是他沒有想到,事情遠比這個更複雜。

安易搖了搖頭,緊接著想到了什麼,疑惑的問道:「難道你不知道我妻子的另外一層身份嗎?」

「你妻子不就是小主子,也就是當今的太子嗎?能有什麼身份呢?」高大娘很是疑惑。

安易的眉頭跳了跳,看來他們還沒有把這些事情告訴高大娘,所以喝了一杯茶,慢條斯理的說道:「其實也沒有什麼,就是我楊子她身體里做的雖然是太子殿下,可是他這副皮囊,卻是原來的皇後娘娘和皇上生的小公主,後來因為後宮爭鬥,皇後娘娘擔心小公主受到危害,就使了一個法子,要小公主假裝病死,實則送到宮外,交給別人撫養,不說大富大貴,但好歹能夠平安長大!

可是皇後娘娘也沒有想到,太子殿下竟然死了,還穿越到他妹妹身上,我相信,這冥冥之中,一定有所謂的緣分吧,不然太子殿下誰都不肯穿越,怎麼就穿到他妹妹身上了呢?」

高大娘聽到這話,首先是震驚,她當然知道小公主,可是她以為小公主早就病死了,沒想到居然還有這番遭遇!

「那……那皇上到底是什麼態度?」高大娘忍不住的問道。

安易低下頭,嘆了一口氣,說道:「他們總歸是父女,又不是啥你死我活的仇人關係,皇上自然希望想找回我的妻子,所以才來試探我,不然皇上你都不會理我!」

聽到這話,高大娘略微思索了一番,便說道:「其實這也是一個機會,如果皇上把公主認了回去,那你們以後做事情總歸會順利一些,畢竟有了公主這層身份,誰都不敢招惹,而且人脈也比較廣一些!」

安易點了點頭,認為這也是一個辦法,「我已經寫信告訴我娘子原委了,就看他準備怎麼解決吧!」

高大娘點了點頭,看著窗外,然後又看著安易,張開口想說些什麼,可是又閉了起來,十分為難的樣子,過了好久,高大娘才說道:「謀朝篡位,那可是掉腦袋的事情,公主真的考慮好了嗎?現在皇上已經知道了她的身份,那公主肯定是要繞回去的,以後的榮華富貴肯定少不了,何必冒著生命危險,去做那樣的事情,就算他們是父女,可是做了那樣的事情,皇上肯定不會放過她的,那到時候……」

安易張大了嘴巴,其實高大娘也是好心,他希望自家娘子平平安安度日,不牽扯到那些是是非非之中,可是他娘子不甘心呀,明明身為一朝天子,被別人害死了,自己的父親卻無動於衷,而傷害她的人,就能好好度日,還能獲得那權力的職高處,如果是他,他也會不甘心!

所以娘子才會想和大舅兄合作,重新把那個地位奪回來,不然的話,他的仇一輩子都沒法報,一輩子只能那樣的度日,就跟殺了她,沒有什麼區別!

安易:「高大娘,娘子是你帶大的,你是最知道她的心性兒,你讓他放棄報仇,就跟殺了她沒有什麼區別……」

高大娘嘆了一口氣,她當然知道小主子的性格,可是看著小主子有好好的福不去享受,卻冒著生命危險去做那樣的事情,你說萬一成功了還好,可萬一不成功,那可是誅九族的罪,小主子已經死過一回了,她只希望小主子能夠平平安安的活著,不要去招惹那些是是非非。

「算了,只要小組是喜歡,就照著小主子的性子來吧,老奴生是小主子的人,死是小主子鬼!」

寂靜的空間里,回蕩著這樣一句話,安易心中不知道是何滋味,他這一輩子,只希望平平安安的度日,然後再中個幾十畝良田,或者悠然田野,絕不捲入到朝廷斗中,可是萬萬沒有想到,他還是進去了。

無論如何,事情已經發生了,他只能站在自己妻子的背後,全力以赴的支持自己的妻子,不然的話,後退就是死路一條!

安易把這杯茶喝完之後,便起身告辭了,走在熱鬧的大街上,安易只感覺自己置身之外,彷彿那過往的行人,來來回回的穿梭,跟沒有這個人似的,安易被一種深深的孤獨感籠罩著。

他看著遠處的夕陽,輕輕嘆了一口氣,眼睛里閃過一絲堅定,無論如何,他都要走下去,無論路途有多麼艱難! 安易振作起精神之後,便在集市裡逛起街來,突然有人拍了一下肩膀,安易回頭一看,看著面前的男人眼睛亮了起來,感覺十分的驚喜!

「大舅子,我不是在做夢吧?見過,在大街上看到你!」安易十分驚訝的說道。

齊銘看到安易這副模樣,撲哧一下就笑了,用扇子點了點他的頭,然後打開扇子,扇了扇,說道:「大白天的,你怎麼會做夢呢?這當然是真的呢,剛剛我在酒樓上,正好看見你在下面漫不經心的走著,這才下來,打聲招呼這幾天來京城,過得怎麼樣?」

安易抓了抓自己的頭,「其實也沒有發生什麼大事,就是買了一座宅子,又買了幾千畝地,還準備讓人蓋個莊子,你知不知道?那莊子裡面還有溫泉,等房子蓋好之後,咱們一起去那邊度假,喝著小酒,泡著溫泉,別提多痛快了……」

安易興高采烈的說著,齊銘點了點頭,最後安易說著說著,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變了一下,緊接著說道:「昨天我去參加平郡王的宴會了,在那邊還碰到了皇上,其中最重要的是,皇上已經知道娘子的身份,而且正在試探我,看皇上的樣子,應該很在乎娘子,這也許是咱們一個機會……」

齊銘聽到這話,本來正在扇扇子的手停頓了一下,看了看周圍,對著安易說道:「這不是說話的地方,你跟我一起到偏僻處,咱們詳細的說一下!」

安易點了點頭,跟著自己的大舅子,進了一個布店,左拐右拐之後,來到一個偏僻的房間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