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正在這時,一名少年走上前去,將老人扶了起來,伸出一隻手拍了拍他的後背。

「咦,居然還冒出一個敢老人的英雄,現在的少年倒是很富有愛心,不過可惜,太缺乏社會經驗了,他這一扶,說不定就要攤上大事兒。」

「是啊,現在的好人難做,即使有些老人明事理,但有些老人的家屬卻奇葩,被他們纏住,脫身都難。」

「這個少年咱這麼不懂事,他這麼做,他家裡的父母知道嗎?」

……

見有人敢上去扶起這個老人,周圍的人頓時都將注意力轉向了那個少年。

「你給我住手。」

一個著裝時尚的美麗少女三兩步上前,伸手就抓向莫問的肩膀,準備將莫問拖走,她的手勁格外的大,恐怕三四個大漢都比不上她,根本就不像是一個少女應該有的力量。

然而,她的手指剛碰到莫問的身體,便像是觸電了一般,一個激靈,猛地後退了兩步。

「你……」

靚麗少女沒有想到自己居然無法把這個人拖走,反而被震的後退了兩三步,知道遇上了能人。

「你懂什麼,發病狀態的老人不能隨便亂動,我已經撥打了120,醫護人員馬上就會趕到現場。」

靚麗少女頗為惱怒,這個人懂不懂醫學常識?你又不是醫生,又不是護士,上去動手動腳,萬一出了問題怎麼辦?

——————————————————————————

今天就一更,因為剛回到本源世界,很多東西都沒有理清頭緒,容我多構思構思。

(未完待續。)本源世界的劇情還要好好的完善一下,很多坑都要填,容我好好的再構思一天。

聖醫的劇情已經走到中期,接下來的情節將會全面展開,很多人物將會逐漸出現,很多坑也會一個個填上,內容將越來越精彩。(未完待續。) 科技之無限未來 莫問將老頭兒扶起,一隻手緩緩拍打他的背部。

靚麗少女怒視莫問,這個人怎麼這麼不可理喻,都說了別動,還上去亂動。

然而,令人感到驚訝的是,那個少年的手彷彿有著神奇的魔力,拍了幾下老頭居然緩緩地出了口氣,痛苦的面部表情恢復了平靜,扭頭看向扶住自己的人,微微一愣,很是驚訝,定睛看了他良久道:「你……你……你是莫老弟?」這是一張非常熟悉的面孔,多年未見,竟然今天還能再見,不過不對呀,為什麼那麼多年沒見莫老弟居然一點未變!老頭緩緩起身搖搖頭自言自語道:「看來我真的老了,出現幻覺咯!」

「韓老哥,好久不見。」莫問微微一笑。

「你……你真是莫老弟?」韓建功格外驚訝,二十幾年前的人物,歲月居然沒有在他臉上留下絲毫的痕迹。往事一幕幕回想在心頭,還記得當初那個少年風華正茂,醫術高超,遠超出同齡人的能力與不可思議的手段,想來也是一個奇人,難怪不老。

「韓老哥,莫非你連我也忘了嗎?」莫問淡淡一笑。

「莫老弟,果然是你。」韓建功驚喜萬分,緊緊握著莫問的手:「真沒想到老頭居然在有生之年還能見到莫老弟你。」

周圍的人都紛紛的望向這一老一少,「我就說嘛,這世界怎麼還有那麼有正義的人,搞了半天原來認識的啊?」

「我草,剛剛的一剎那我還真被這少年給感動了,正想上去幫忙,還好沒去。」

「這老頭的演技真好,剛剛還感覺快斷氣了,現在就沒事了,演戲也不演個全套的!」

韓建功也暗暗心驚,這個病已經折磨自己半個月之久,剛剛莫老弟拍撫兩下,居然徹底好了,一點痛苦都感覺不到,他這個老弟果然神奇。

靚麗少女很是驚訝的望著這一老一少,剛剛還那麼病重的老頭,居然被少年拍打幾下就好了,怎麼會?難道少年真會治病醫人?

莫問一隻手背在身後,他剛剛拍撫韓建功的手掌凝結了一層黑色的寒冰。他臉色有些沉重,心中暗暗心驚,韓建功身上有著一股恐怖的邪氣,正是這股恐怖的邪氣凍住了他的手掌,這種力量他從未見過,非常的恐怖,遠遠超出了自己見過的任何一種能量。

好在韓建功身上的邪氣相當相當的稀薄,要再增加一倍的話,韓建功恐怕立馬就會死亡。如果這種邪氣足夠多,恐怕他都扛不住!

靚麗少女走上前去拉著韓建功的手邊把脈邊問道;「老爺爺,你真的好了嗎?沒事了?」他父親曾經是華夏大學醫科院的高材生,自己也是學醫的大學生,醫術她倒是懂一些。這老爺爺的脈象穩定,不像是生病的人。

「哈哈哈哈,好了,好了,都好了!」韓建功大笑道。

靚麗少女狐疑的看著他,從老爺爺的脈象上來看不像是個生病的人,他的身體很健康,難道剛剛真的是準備碰瓷,不過遇到了熟人,不好意再演下去,所以才說自己好了?

「哈哈,莫老弟,多年不見,不如喝兩杯?」韓建功笑道。

「韓老哥老當益壯,我奉陪!」莫問道。

說著兩人就勾肩搭背的走了,周圍的人怔怔的望著這一老一少,全部都感覺莫名其妙,剛剛還病入膏肓的老人,現在居然跟一少年勾肩搭背的喝酒去了,一攤手,這是什麼事?

「果真是碰瓷的呀?剛剛好險,還好沒有發善心,不然就慘咯!」

「哎呀,一看那老土就不是什麼好人,可惜了那翩翩少年,那麼年輕竟然跟那樣的老頭待在一起。」

「什麼翩翩少年呀,我看都是半斤八兩不相上下,因該都不是什麼好貨色!」

「唉,央央華夏大國,竟然有這種歪風邪氣,現在的老人啊,沒有一個省油的燈。」

「哈哈,老王啊,你看,剛剛拉著你不讓你你去扶是對的吧?」

「嗯,謝了啊老李,下次你嫂子燉肉請你過來吃飯,還好今天有你,不然我可就慘咯,恐怕連兒子的彩禮錢都得賠進去!」

……

大家都議論紛紛。

靚麗少女王淑儀輕哼了一聲,「呸!兩個死騙子,老的為老不尊,小的也不是一個好東西!」

王淑儀心中又鬱悶又氣氛,虧他剛才還那麼認真的救人,原來是個騙局!此時她已確定,那個老頭就是一個騙子,好好地一個少年居然與這樣的一個老騙子混在一起,不學好,也肯定不是一個什麼好人!

……

某處格調優雅的酒店,一老一少對坐在靠窗的位置,老的年過八旬,已是白髮蒼蒼。卻在與一位少年喝酒,兩人推杯換盞,有來有往,不亦說乎。

送酒上來的服務員心中滿是鬱悶,從未見過此等畫面,年過八旬的老人來酒店喝酒已是很稀奇,何況還是一個年過八旬的老人和一位少年在酒店喝酒,還相互道稱老哥老弟,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別多……不過這老人的身體倒是特別健朗,面色紅潤,老當益壯,喝這麼多酒,連氣都不喘一口。

「老弟啊,你還是一如既往的神奇,老哥見過的奇人異事也不少,但就屬你最神秘了,這病折磨了我半個月,誰都治不好,甚至這世界還沒有一個醫生能治好這個病,但你卻隨手就把我醫好了,簡直不可思議。」韓建功有些感嘆的道。

莫問端著酒杯,略為沉吟道:「韓老哥,你這病是怎麼染上的?」他很好奇,這股邪氣很不簡單,怎麼可能出現在凡人的世界,修仙界都很罕見!

韓建功定了定神,道:「兩個月前,國外出現很多奇怪的疑難雜症,這種病症目前為止還沒有人能治得好,而且有著很強的傳染性。華夏派出一支醫學團體出國義助一個重災區,當時我帶隊,結果在接觸一位重症病人的時候,不幸被感染到。」

韓建功心中也很奇怪,這種病症很像是瘟疫,但在病人的身體中卻檢查不到任何高傳染的病菌,甚至連病菌的傳播途徑都不知道。最可怕的是任何防護措施都無法阻擋病症的傳播,很多接觸病人的醫生都被感染。

莫問點了點頭,若有所思。

韓建功哈哈一笑,高興的道:「不瞞老弟,老哥正要與你說這個事情,我們醫院還有很多這樣的病例,還望老弟出手相助,妙手回春。」

以前沒人能治的病,終於有人能治療了。韓建功心中甚是高興。

(未完待續。) 華夏第一軍醫院!

再次來到這裡,莫問心中感慨萬千,還記得,他記憶覺醒后,第一次小試牛刀就是在這個醫院中,當時雲小蠻的爺爺染上紫青花之毒,無人能治。

「莫老弟,時隔二十多載,我已經垂垂老矣,步履蹣跚,半隻腳邁入了棺材。你卻依舊風華如舊,這世間莫非真的有神仙妙法,能令人青春永駐?」

韓建功望著醫院的大門,無比感慨的道。

他在這個醫院奉獻了一生,轉眼已是走到了生命的終點,若不是莫老弟出現,他知道,自己時日不多,最終還是要死在自己的職業上。

他倒是不怕死,只是作為一名當了一輩子醫生的人,走之前不能將這個病症解決,永遠都是一個遺憾。

莫問笑了笑,沒有言語,修仙有法,不過韓建功這個年紀,卻顯然不適合再修仙。

兩人有說有笑的回憶著當年,很快就走入醫院中。

醫院裡,很多人都奇怪的望著一老一少,兩個的年齡相差兩輩恐怕都有多,居然勾肩搭背,老哥老弟的相稱。

「咦,怎麼又是你們兩個?」

大廳中,一道有些不太友善的聲音響起。那聲音的主人,穿著一身護士服,身材高挑,容貌漂亮,偶然望見足以令人眼前一亮。

只是,她此時板著臉,一副冷冰冰的模樣。

「喲,小姑娘,又是你呀。」

韓建功笑著向她打招呼,這個小妹妹,不就是之前街上偶遇的那一位靚麗少女嗎?她居然還說自己醫院的護士,這倒是讓他沒有想到。

「老人家,你跑到醫院來幹什麼,我看你身體很健朗,貌似沒有生病吧?」

王淑儀很是懷疑的望著韓建功,這個老頭兒,身上一股酒味,肯定剛與旁邊這個不-良少年喝酒去了。之前就在大街上裝病,現在難道還要裝病裝到醫院來不成?

難道……

王淑儀突然心中一驚,猛地望向四周,這個老頭兒與這個少年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難道他們離開之後又去碰瓷了?

她眼眸望向四周,很擔心有人掉入到了他們的圈套中,老人故意碰瓷,少年假扮家屬,訛了別人,別人也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這個社會就是這樣,華夏有三類人絕對惹不起,老人、孕婦與小孩。

她心中暗暗決定,如果他們真的是碰瓷的,回頭一定要將這事兒稟報給院領導。

「我來醫院……」韓建功剛開口,王淑儀便一把拉住了他,無比熱情的道:「大爺,您是不是來醫院檢查身體的呀,我帶您去吧。」

王淑儀拉著韓建功就往門診部走去,哼,等下不管檢查出什麼問題,都說這個老頭兒身體健康,這麼老了還喝酒,身體沒有問題才怪,這個黑鍋讓別人背,憑什麼!

王淑儀很不喜歡那些為老不尊的老人,覺得他們敗壞了社會的風氣,影響了一代人的道德,利用別人的善心,這種人最為可氣。

「唉,我……我不是……」韓建功哭笑不得,這個小姑娘也太熱情了吧。

「大爺,您就放心吧,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了。」

王淑儀根本不給韓建功說話的機會,拉著他就風風火火的往前跑,好在韓建功身體健朗,換成別的八旬老人,恐怕跟在她屁-股後面都夠強。

莫問面色古怪的望著這個古靈精怪的小姑娘,若有所思的笑了笑。

剛才在大街上,這個小姑娘身上便有著一股內氣的力量在波動,她乃是一名內息境界的古武者。俗世中,古武者可相當罕見,這個小姑娘也不知道師承何人。

王淑儀悶著頭往前走,迎面差點撞上一個女護士,那是一個中年女護士,相貌端莊,正埋著頭看著手上的一份資料。

「你這冒失鬼……咦,韓老您不是在家休養嗎,怎麼來醫院了?」中年女護士抬頭望向韓老,有些愕然的道。

韓老?

王淑儀莫名其妙的望向四周,護士長叫誰,韓老?

她自然認識眼前這個中年護士,不就是她們的護士長大人嗎。整個第一軍醫院,有資格讓護士長如此尊稱韓老的人,只有那個醫院的前院長韓院長吧!那不正是自己心中的偶像嗎?

王淑儀興奮的四下張望,尋找韓院長的身影,她來到這個醫院實習,就是因為這個醫院裡,有著很多德高望重,真正醫者仁心的神醫。韓院長,一直都是她最崇拜的人之一。

「呵呵,閑不住,來醫院看看。」韓建功呵呵一笑。

王淑儀聞言,身軀一僵,腦袋有些沉重的扭過頭,愕然地望著身後這個被她攥著的老人,顫聲道:「您……您就是……韓院長?第一軍醫院的上一任院長?」

韓建功拍一拍王淑儀的肩膀,呵呵一笑道:「小姑娘,好好乾,我看好你。」

他倒是對眼前這個小姑娘感覺很不錯,很少見到這麼熱心的小姑娘了。

王淑儀頓時滿面赤紅,抓著韓建功的手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尷尬的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堂堂第一軍醫院的前任院長,醫學界最德高望重的幾位元老,自己居然把她當成街頭行騙碰瓷的不-良老人。

王淑儀感覺這輩子都沒有這麼臉紅過,心中又羞愧,又懊惱。

韓建功,醫學界的泰山北斗,一輩子都奮鬥在醫學的前線,接近九十歲的老人,退休后還繼續留在醫院工作,一生不知救了多少病人,甚至,為了治病,為了醫學,他年過八旬還親赴國外瘟疫區,不幸染上了不治絕症,據說生命已經進入倒計時,整個國內都為此而轟動。難怪,他之前暈倒在路上,難怪……我怎麼就那麼笨呀。

「韓老!多休息兩天吧,醫院有我們呢。」

護士長望著眼前佝僂的老人,心中忍不住的心酸,她知道,韓老說是回家休養,其實是回去處理後事,等他身上的病疫徹底爆發后,他就要被徹底隔離。

(未完待續。) 想到這裡護士長不禁感到鼻子發酸,一位兢兢業業為醫院,為醫療界奮鬥了一輩子的人,到都來沒能得到一個善終……護士長趕緊用手擦拭了眼角即將流出來的淚水!

「小唐呀,你看,我這不沒事了嗎?我已經好了,今是過來看看那些染上怪病的病人,我真的已無大礙了。」韓建功拍拍護士長的肩,語氣溫和的說道。

「小唐啊,你們先去忙吧,我自己隨便走走。」韓建功微笑著對護士長說道。

「莫老弟,這邊請。」韓建功往旁邊讓了讓伸出右手很是客氣的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韓老哥客氣了,請。」雖也適當的伸出右手,但也只是做了做樣子,並未客氣的上前一步。

留下了驚呆的王淑儀與護士長愣愣的站在大廳,心中萬分不解,想想堂堂華夏醫學界頂尖上的存在,今天卻在她們的面前對一個少年如此客氣,不解。周圍的人也是像看怪物一樣的望著那一老一少。

「咦,護士長,我昨天還聽咱科室的李醫生說韓老院長不是病情正在惡化期,馬上就要回來接受隔離了嗎?今天看樣子不像啊?」王淑儀摸了摸頭很是不解的望著護士長問道。

護士長微微一笑,道:「如果這樣真是萬幸了,不但解決了世上的一大疑難雜症,更讓咱華夏的醫術更上一樓。」

「唉!!!」護士長長嘆一口氣搖搖頭看了看手中的資料離開。

王淑儀獃獃的站在大廳,無疑,今天她是開心的,因為他見到了自己心目中的偶像。不過也是最尷尬的,因為她把自己的偶像當成了碰瓷的騙子.

醫院第十八層

這裡已經被徹底隔離。一老一少正通過層層安檢進入這裡。

「莫老弟,這次真的萬幸能夠遇到你啊。不然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死不足惜,可這個怪病萬一在華夏流傳開來,我死都不瞑目。」韓建功感嘆道。

「韓老哥,不必客氣,舉手之勞而已。」莫問淡笑道。

「莫老弟有所不知啊。」韓建功步履闌珊,搖頭道:「這病甚是奇怪,無法預防,除非你不與感染之後的人有之體上的接觸,否則你就會被感染,並且這病剛感染的時候沒什麼,也不傳染,他會一天一天的加重。當加重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就開始感染別人了。不瞞老弟,我是運氣好,在醫院隔離的路上遇到了你,不然,估計我這把老骨頭也在這裡面了。」

莫問淡然一笑,「老哥謬讚了。」

十八層十分陰暗,氣氛非常壓抑,雖過道三三兩兩的病人坐在哪裡,卻也靜的連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見。眾人眼神中充滿絕望。眾人苦笑著跟韓建功打招呼。

「韓老。」

「韓老。」

韓建功微笑著向他們點點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