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好快的速度?」

莫問心中暗暗驚訝,他施展出風耀之法,才有如今的速度,這個不知什麼來頭的神秘女人,居然有趕超他風耀之法的意思。

莫問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下一刻,天地間風聲呼嘯,一道旋風包裹著莫問的身體,下一刻,他的身影便出現在遠處,速度猛地又漲了一截,再次與南宮明珠拉開距離。

原本以為即將追上莫問的南宮明珠心中一驚,眼中閃過一抹凝重之色:「果然蘊含著法則之力,他到底是誰?」

此刻,她已經確定,莫問能運用法則之力,否則不可能出現這樣的異象。難道,他也是一名修仙者?可是,又不像啊……

南宮明珠不服氣的勁頭一下就上來了,冷哼一聲,一團碧綠色的光芒驀然從她背後亮起,緊接著,一雙薄如蟬翼的翅膀出現在她背上,像是一對蜻蜓翅膀,那對翅膀散發出碧綠的靚麗光輝。

那碧綠的翅膀一出現,南宮明珠的氣質頓時發生了改變,雙翅微微一顫,人便化為一道光影,剎那間飛出上百丈。

「修仙者!」

莫問目光一凝,那個白泡女人,居然是一個罕見的修仙者。

他自然不會修仙者與武者都分不清,武者雖然能使用靈器,但與修仙者有著本質的差別,即使在這個空間里,內氣可以當成靈力運營,但與修仙者相比,依舊有著很大的不同。

修仙者能把靈器收入體內,通過本源內火不斷淬鍊與培育,與自身聯繫無比緊密。靈器可以因為修仙者的修為境界提升,培育時間的長短,而發生晉階的情況。下品靈器,可以通過修仙者的努力,經過幾十年,上百年的培養,晉階到中品靈器。

以這種方式培育出來的靈器,對於靈器主人來說,將未必得心應手,可以徹底發揮出靈器的威力。

當然,理論上,靈器經過修仙者不斷的培養,可以無限晉階下去,甚至晉陞為玄器、靈寶……

但事實上,這種事情,卻是極為罕見的事情。靈器晉階,與修仙者自身的培育息息相關,但更多的卻是與靈器自身的材質有關。如此煉製靈器的材質只是很普通的材料,那想靈器往上晉階一層,將無比困難。

如果煉製靈器的材料乃是最頂階的寶物,那即使剛煉製出來的時候,僅是下品靈器,那經過修仙者的培育,也有不斷晉陞到靈寶的可能。

修仙者與尋常武者之間的不同之處有著很多,法寶的使用只是其一,但通過法寶的使用情況,便足以判斷出修仙者與尋常武者。

白袍女子的碧綠蟬翼法寶,便是通過自身培育出來的靈器,平時隱藏於紫府中,心念一動便可釋放出來。

那碧綠蟬翼法寶雖然只是一把中品靈器,但由白袍女子這個培育主人施展出來,威力甚至不差於武者手中的玄器。

碧光光芒閃爍間,南宮明珠便與莫問再次拉近距離,有碧綠蟬翼靈器相助,南宮明珠的速度達到了相當駭人的地步。

片刻功夫,南宮明珠便追上了莫問,從莫問身邊一閃而過。

她微微抬起下巴,冷傲的望了莫問一眼,然後便不再理會他,像是一隻勝利的孔雀,雄赳赳氣昂昂的往前飛去。

「傲氣個什麼……!」

莫問翻了一個白眼,微不可聞的輕哼了一聲,鬱悶的繼續往前飛。

風耀之法雖然不簡單,但莫問的修為畢竟不如南宮明珠,她又是修仙者,有著神行術與飛行靈器的增幅,他已經追不上了,即使拼了命都沒有用,這種差距,他也沒有辦法拉回。

後面,黑袍楚源不緊不慢的往前飛行,碧幽幽的眼眸卻望著南宮明珠,眼中閃爍著莫名的光芒。這裡知道南宮明珠真正身份的人,恐怕只有他一個人。

原本,他以為魔天的人只有一個不成氣候的武宗在帶隊,對鬼幽沒有什麼威脅。卻不想,他在算計魔天的時候,魔天也在算計他。他更沒有想到,此次魔天前來的真正首領,居然是南宮明珠。

好在斗靈塔中,一切的規則與秩序都由塔靈掌管,製造這場死亡遊戲,令所有人無所遁形,否則魔天在暗,鬼幽還真有可能吃一個大虧。

身為鬼幽之人,楚源從沒有把那些古武者當成對手,他眼中的對手只有魔天。

南宮明珠的出現,已經對他造成了威脅。

吼吼吼!

天地間,那些緩緩走向石海的獸影越來越清晰,終於,一頭接著一頭的妖獸出現在了石海里,一眼望去,無邊無際,妖氣縱橫,天地間都充斥著一股肅殺。

僅僅眨眼的工夫,莫問便發現,自己前後左右,全部都充斥著妖獸。他大略的掃了一眼,發現妖獸雖然多,但高階妖獸卻不多,七階妖獸的密度,大概每一百頭裡面,能有一頭七階。

對於這裡最低都是金丹巔峰境界的人類武者來說,這種程度的妖獸潮,似乎沒有什麼威脅,但莫問知道,一切都只是開始。

莫問一揮手,五個銅環從衣袖中飛出,正是五獸環。

剛一出現,五獸環便化為五頭靈獸,每頭靈獸都有著七階後期的修為,戰鬥力很是強大。

當然,這並不是五獸環的極限,如果莫問願意,甚至可以令五頭靈獸有著七階巔峰的修為,不過這對自身的內氣消耗太大,即使莫問有足夠多的中品恢復之光,平常情況下,也無法維持這樣的消耗。

五頭七階後期的靈獸,戰鬥力已經夠強,對付尋常妖獸沒有問題,因為靈獸乃是靈器所化,不死不滅,遇上這種弄不死的東西,妖獸遇上也無奈。

五頭靈獸撲入妖獸群中,全力以赴的廝殺,莫問至少一半的內氣都在維持五頭靈獸所需要的力量,若不是將日月回天經修鍊到第八層,恢復內氣的速度夠快,恐怕不用一刻鐘,他便要用恢復之光來恢復內氣。(未完待續。。)

… 當然,消耗的內氣雖然很快很多,但殺傷妖獸的速度,亦是很驚人,大量的妖獸死於五頭靈獸之手,然後便有大量星光向莫問聚集而來。

七名人類武者全力在石海妖林中衝殺,南宮明珠一馬當先,遇上的妖獸幾乎無一合之地。

前來此處的七人都不是弱者,尋常的妖獸最多阻礙一下他們的速度。

莫問在石海妖林中穿梭,身上散發出一道道恐怖的寒氣,他根本不用出手,所過之處,地凍天寒,一隻又一隻的妖獸凝結成冰雕。

「好可怕的寒氣!」

&nbspv∈,a≌ns↗♂m;一直有意無意跟在莫問身後的高寒山心中無比震驚,如此可怕的寒氣,簡直前所未有,他認識的幾個修鍊寒屬性的功法的一代武宗,可怕都沒有達到這個地步!

若是不憑藉一些奇珍異寶,以自身的功法屬性便能達到如此恐怖的寒氣,那要把功法修鍊到什麼境界?

世間至陰致寒的武學功法他知道不少,但只有把那些天地間一等一的至寒功法修鍊到最高境界,恐怕才有如此可怕的寒氣吧!

而且,他知道莫問的身份,千古明教的傳人,修鍊的乃是九陽神功,至剛至陽的功法,他的功法屬性,應該是炎氣才對,怎麼可能會有如此可怕的寒氣?

高寒山都感到自己糊塗了,怎麼一個少年而已,他卻感到越來越神秘,越來越看不懂。

如果不是場合不對,他真的抓住莫問好好的詢問一番。

明殿的布行衣在此,高寒山之前故意不上前與莫問攀談,怕露出什麼馬腳。畢竟莫問的身份太過重要,盡量不叫明殿過早知道。

不僅是高寒山震驚,另外幾個武者都是很震驚的望向莫問,如此可怕的寒氣,以他們一代武宗的見識都感到罕見。他們有些無法理解,一個少年怎麼可能釋放出如此強的寒氣。

尤其是那個藍衣老者,眼睛瞪得老大,儘是不可相信之色。

七人中,他恰巧便是修鍊寒功的武者,而且乃是一代武宗,可他的寒氣,居然都不及那個少年。

對於一個修鍊寒屬性功法的武宗來說,簡直太過驚駭與難堪,他堂堂一代武宗。修鍊了一百多年,居然不如一個少年。

「在下藍重之,乃是浮幽秘境寒光閣的太上長老,不知閣下出自何門何派?」

藍重之心中震驚,忍不住向莫問接近,並主動出言問道。

寒光閣乃是浮幽秘境中的頂尖勢力之一,或許沒有明殿的名聲大,但在浮幽秘境中,卻也足以排入前五。宗內有幾名武宗坐鎮。

作為一個所有弟子都修鍊寒屬性功法的宗門,寒光閣的至高功法便是天下有名的至陰致寒之寒水雲功,修鍊寒水雲功之人,一旦達到最高境界。可冰天凍地,將河流凝結成冰。

藍重之身為寒光閣的太上長老,不久前已將寒水雲功修鍊到最高境界,寒氣大成。原本他還頗為自得。但見此時莫問,一手寒屬性力量,居然超他如此之多。

別說他。即使掌門大師兄,都無法擁有如此可怕的寒氣。

藍重之仔細觀察過,莫問的寒氣乃是由內氣屬性釋放而出,不像是有什麼寒性異寶的緣故。

可什麼寒屬性功法,能令內氣的寒氣達到如此恐怖的地步?

據藍重之所知,寒光閣的寒水雲功肯定達不到這個境界,之間能達到這個地步的至陰致寒功法,絕對鳳毛麟角,屈指可數,而且只有修鍊到最高境界,恐怕才能達到。

莫問不過一個少年,之前好像才只是金丹中期的修為,即使他將一門至陰致寒的功法修鍊到最高境界,那也不可能有如此可怕的寒氣。現在就如此可怕,那等他成為一代武宗,又會如何驚人?

此時,藍重之很想知道莫問出自何門何派,更想知道他修鍊的乃是何等寒屬性功法,世間居然有如此可怕的寒功!

「前輩客氣了,在下只是一閒遊散人,無門無派。」

莫問淡淡的道,他從藍重之身上,感受到了很強烈的寒氣,不過他的寒氣以上他的九陽真氣,一下就被壓制了下去。

事實上,九陽神功只是世間至陰致寒的功法之一,倒也算不上世間最強的寒屬性功法,不過世人只知九陽神功有七層,卻不知九陽神功通過第34代教主之手后,修改到了第九層。

歷代明教聖女,大多只能把九陰神功修鍊到第七層,再進一步,難如登天。或許偶爾出現一個驚采絕艷的聖女能將九陰神功修鍊到第八層,但不知為何,有意隱瞞,所以並沒有流傳出來。

莫問通過元神分化之術,將九陰神功修鍊到了第八層,已經達到了一個更高境界。藍重之都比不過,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藍重之自然不會相信莫問的話,若是沒有足夠深厚的師門傳承,尋常的武者豈能修鍊如此至高的寒屬性功法?不過莫問既然不願意說,藍重之知道自己問了也白問。

「莫問小友,今日見你,才知什麼才是寒功。老夫慚愧,修鍊寒水雲功一百五十載,自認為達到了寒功的最高境界,此時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藍重之從懷中摸出一塊散發著寒氣的玉牌,手指一彈,便飛向莫問,穩穩的懸浮在莫問面前:「此乃寒光閣的寒光令,持有此令之人,便是寒光閣的最高貴賓,身份等同於太上長老,日後遇上寒光閣之人,皆可憑此令隨意差遣,莫問小友還請收下。」

莫問聞言心中一驚,從藍重之的話中,便能猜出,這塊寒光令在寒光閣中代表著很高的地位。平白無故的,把這種重要的東西送給他?

轉念一想,莫問便明白,這個藍重之顯然在拉攏他,代表背後的宗門主動向他示好。一些宗門,大多會主動結交一些能力不凡之人,或者潛力不凡之人,今日接下善緣,日後或許便能用上,這便是古武界的交際。

像寒光令這種東西,一般不會亂送,一旦送出去,肯定是值得擁有這塊令牌的人。

一塊寒光令,自然不可能像藍重之所說的地位等同於太上長老,最多就是榮譽身份,沒有太上長老的實權,或許能命令一些寒光閣的尋常弟子,再高一點,恐怕就不頂用了。

「那多謝前輩厚愛了。」

知道藍重之的意圖之後,莫問倒也不客氣,乾脆的收下了寒光令。像這種東西,如果不是與送出者有仇,基本都不會拒絕。他收了寒光閣的東西,自然等於結交了這個宗門,如果拒絕的話,反而可能化友為敵。

藍重之微微點了點頭,不再多言,繼續往前衝殺。他畢竟身為一代武宗,不太好在一個後輩面前表現的太過熱切。

譚啟越眼中閃過一抹異色,他之前主動與莫問結交,不過看中了他的潛力,卻不想,他依舊小看了這個少年,已經足以令他鄭重看待了。如此可怕的寒氣,他兩百多年的生命中,只見過一次。

那是一個絕世強者,即使他達到了現在的境界,都依舊感到不如那個人。卻不想,一個少年身上,居然已經有了不差那個人多少的寒性力量。

功法的境界不意味著修為有多高深,但卻意味著武者對自身功法的領悟與造詣,功法境界越高,突破修為境界的瓶頸便越容易。甚至可以說,只要給莫問足夠多的時間,中途不出現意外,他必然能成長到一代武宗的地步。

布行衣的面色徹底陰沉了下來,莫問簡直就是一個怪胎,之前的絕對技巧,更是令他感到恐懼,如果不能將這個怪胎儘早剷除,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明殿的明尊聖經乃是至剛至陽的功法,像莫問這樣的至陰致寒之力,正好可以剋制明殿的明尊聖經。

兩者間,原本可以相生相剋,正常情況下,布行衣倒也可以不在意。

但是他發現,即使將明尊聖經修鍊到最高境界,恐怕都很難壓制莫問此時展現出來的恐怖寒氣。或許殿主大人可以憑藉深厚的修為壓制住莫問的寒氣,但若是不憑藉修為的優勢,單以純屬性上較量,恐怕殿主大人都很那壓住那寒氣。

莫問現在還如此年輕,日後若是成了一代武宗,那對明殿的威脅,恐怕足以令很多人寢食難安。

別說那些武者,即使身為修仙者的南宮明珠與楚源兩人,都有些驚訝的望了莫問一眼,武者能將寒屬性力量修鍊到這個地步,當真是罕見,修鍊的功法,恐怕也是世間罕見的絕學。

莫問沒有理會別人的目光,一路往前殺,現在出現的妖獸只是開胃小菜,對七大人類強者都沒有什麼威脅。莫問甚至沒有施展出武學,只是單純的憑藉屬性的力量,不斷的將一隻只妖獸冰凍。

九陰神功修鍊到第八層,寒氣之力雖然驚人,但想要把寒氣的威力在戰鬥中徹底發揮出來,還需要通過長期的實戰來體現。莫問不施展別的武學,只用寒氣之力,便可以更快更熟練的掌握寒氣的運用之法。

莫問甚至在想,若是將陰靈珠釋放出來,配合他現在的寒之力,那威力有多驚人?不過莫問可不敢把陰靈珠拿出來,除非他想被所有人類武者圍攻。(未完待續……)

… 任務中擊殺的妖獸,依舊可以增強自身的修為,石海妖林裡面的妖獸無窮無盡,對於他們來說,相當於罕有的獵場。●⌒,.修為到了他們這個境界,想再前進一步,需要擊殺的妖獸太多。

莫問現在的修為,再想往前踏入一步,達到金丹後期,需要的星光之力,將是之前得到的所有星光之力的總和。可以說,殺四頭獸王的力量,差不多才能晉階。

而且,莫問即使達到金丹後期,內氣修為依舊無法與武宗相比。

武宗乃是一個分水嶺,古武界中,能有金丹巔峰的修為的武者,或許有不少,但武宗卻鳳毛麟角,一個宗門中能有一個武宗,便可稱之為大宗門。

那些修為達到金丹巔峰的武者,若想進一步達到武宗,需要的星光之力將會很恐怖。

即使那個修為最接近武宗的白袍女子,她若想進一步達到武宗的地步,至少還需要擊殺三頭獸王的力量。

當然,這個說法只是對比,那個白袍女子並不是武者,乃是一名修仙者。不過境界上,修仙者與武者差別不是很大。修仙者中的金丹境界,與武者中的金丹境界差不多等同。

不過,修仙者中沒有武宗的說法,元神境界之前的修仙者,只要沒有凝聚出元神,不管多強都只能算是金丹境界。

莫問一路衝殺,三個時辰內,必須跨越一千里,達到石海妖林的另一頭。

每一個人類勇士的識海中,都有一個坐標,可以很準確的找到那個位置,不用擔心會在石海妖林中迷路。

手指一點,一道黑光一閃,直接貫穿了十幾頭妖獸,那些妖獸全部化為了冰雕。

時間逐漸推移。眨眼功夫,已經過去一個時辰,莫問已經闖出了五百多里。七人中,他並不是最快的人,前面還有三個人,那個白袍女子,鬼幽的首領,以及修為深厚的譚啟越。他後面也有三人,不過都相差不遠,不會超過五十里。

任務第一關。對於都有著金丹巔峰修為的人類武者來說,似乎不是什麼難事。

不過莫問也發現,隨著他們的深入,遇上的妖獸越來越強大,數量不減,但等階卻在不斷提高。起初一百頭妖獸裡面,只有一頭七階妖獸,現在一百頭妖獸裡面,七階妖獸至少達到了三十頭。

莫問不驚反喜。妖獸等階越高,他修為提升越快,進步越大。第一關,對他來說。應該沒有什麼困難,哪怕後面有獸王擋路,他相信也可以闖過去。

一行人殺到後面,遇到的妖獸越來越強。後來。妖獸群中,幾乎再也找不到七階以下的妖獸。

他們已經闖過了九百多里,距離目標地點。僅剩五十里。

但這個地段,不斷所有妖獸都有七階的修為,而且很多都是七階巔峰,他們的速度終於慢了下來。

時間只過了兩個多時辰,距離三個時辰還有不短的時間。

莫問故意不再往前闖,而是選擇了一個地方停留,儘可能的擊殺妖獸,提升自己的修為。

此時他也意識到,這一關,塔靈似乎不是為了為難他們,而是給他們一個擊殺妖獸提高修為的機會,接下來的關卡,恐怕才是真正的考驗。

不僅莫問停了下來,前面的白袍女子與鬼幽首領幾人,亦是不約而同的慢了下來,盡量降低速度,多擊殺妖獸。

他們這一慢下來,後面的人便追了上來,不知不覺,七人又聚集在了一起。

高寒山驚詫的望了莫問一眼,他一路上儘力追趕,居然依舊慢了莫問如此之多,同修為的情況下,他恐怕還不是這個少年人的對手。

藍重之緊隨高寒山之後,所過之處,寒氣席捲,一隻又一隻妖獸化為冰雕。塔靈雖然限制了他的修為,卻沒有限制功法的境界,他將寒水雲功修鍊到最高境界,寒氣也是可怕至極。

七人中,布行衣不管是能力還是修為都屬他最低,等眾人都到了之後一刻鐘,他才趕了過來。

幾人都很默契,沒有交流,悶頭擊殺妖獸,盡量多殺一點,令自己的修為更強。

當時間只剩下一刻鐘的時候,所有人才繼續往前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