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望著廣場邊緣處,艱難地掙扎著想要爬起來的雪蒙,再瞧得那斷裂的長槍,一些原本心中打著某些念頭的人,頓時感覺到一股寒意自心中湧出,好傢夥,當真兇猛啊。

從那個蕭毅所露出來的實力來看,沒有動用一絲靈力,竟然能夠把擁有寶器的九重靈師打吐血,其實力已經靈將了。

廣場中的灰塵緩緩落下,一襲黑袍的青年緩步走出,身體之上整潔得沒有絲毫皺褶的袍服,與狼狽不堪的雪蒙幾乎是兩個極端。

而從這裡看來,只要不是太過愚蠢的人,都是能夠清楚的明白,這個名叫蕭毅的年輕人的實力,遠遠超過了雪蒙!

想起這種可能,人山人海的看台上,頓時響起了一些抽著冷氣的聲音,再度看向蕭毅的目光中,明顯已多出了一些莫名意味。

此子實力遠超在場的大多數學生,看來進入精英學院已經板上釘釘的事了。

「好……好強……」

看台上,白潔等人微張著嘴,滿臉錯愕地望著場中那挺拔的削瘦背影,其後的一名少女,更是忍不住眼冒星星地失聲喃喃道。

誰能想到,那實力在九重靈師的雪蒙,竟然僅僅只是一個回合,並且還是在動用寶器的情況之下,被一拳摧枯拉朽的擊敗!

原本她們以為白潔講蕭毅的事情摻了很大水分,但是當她們看到蕭毅僅憑肉拳,就擊敗雪蒙,頓時明白為什麼上官老師會選擇蕭毅,而拒絕其他的追求者。

能夠煉丹、武學雙修的傢伙,的確配得上上官老師的一片芳心。

「盡情的囂張吧,等你到達內院,看我不把你抽筋扒皮剁骨頭,讓你後悔來到人世。」雲麒麟坐在座位上,靜靜的看著擂台上的蕭毅,眼光中流露出狠辣與惡毒。

「這個蕭毅,估計就是雨桐的心上人,果然有兩把刷子。」一個老者扭頭對著坐在正中央的黃埔院長道:「院長,這孩子我喜歡,我想收他為我的關門弟子。」

「收他為弟子?」黃埔青雲一愣,隨即看了一眼正在暗暗運氣的雲麒麟,明白了些什麼:「哎!麒麟這孩子心嬌氣傲,目中無人,什麼事情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蕭毅一個鄉下來的苦孩子,即便實力再強大,好漢難敵四手,怎麼和他斗,要是拜在你的門下,定會讓他收斂一些,不敢做出太過火的事情?」

「是呀!蕭毅是個好苗子,能夠在小地方達到如此高的境界,要是配上我們學院的資源,相信他成長的更快,說不定他就是下一屆核心弟子了。」

此時的場內,蕭毅瞥了一眼廣場邊緣處無力再戰的雪蒙,這才轉頭望向裁判席,微笑道:「不知此局能否算我勝?」

「呵呵,自然是能。」坐於裁判席上的一名灰袍老者,笑眯眯地望著蕭毅,目光中充斥著莫名意味地點了點頭。

蕭毅回到座位上,聽著周圍的人對他指指點點,話有好有壞,不過他並不在乎,接過上官雨桐遞過來的茶水,喝了起來。

台上的戰鬥繼續進行著,戰鬥如火如荼,參賽人員如同走馬觀花般的,更換交替,靈師碰上靈將,很快就會落敗,靈師碰上靈師,戰鬥激烈。

不過靈將暫時不會和靈將相遇,等到最後選出前十名的強者時,這時候才是靈將和靈將之間的戰鬥。 請輸入正文「你要收我為徒?」蕭毅一臉驚愕的看著眼前這個身材略顯矮小的老者,他想不明白,為什麼這個老者想要收自己為徒。

「老夫自然看你天賦秉異,根骨極佳,是個打鐵的料,自然就想收你為弟子。」老人頗為自豪的道:「只要你跟我學上一年半載的話,那就能夠自己熔爐打鐵了。」

「打鐵?」蕭毅睜圓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個老頭子來收自己當徒弟,就是為了讓自己去打鐵。

「老人家,我這些閑散慣了,對所謂的打鐵不敢興趣,你還是另選高徒吧!」

看到蕭毅不屑一顧的樣子,老者絲毫不生氣:「小子,不要急著拒絕,你可知道我是誰嗎?」

「老人家,請說。」蕭毅抬頭望著這方星空,他剛從上官雨桐的住處回來的路上,正好碰見了這位老者。

老者捋著三寸白須,一臉驕傲的道:「我是煉器師歐陽修,你可曾聽說過?」

在他看來,當他報出自己的名號,一定會讓這小子高興的合不上嘴,哪知道蕭毅搖了搖頭:「老人家,恕我孤陋寡聞,我從未聽說過您的這個名字。」

蕭毅並沒有徑直離去,他知道眼前的老者定然是在這學院的身份不一般,要不然也不會自由出入這學院之中。

歐陽修絲毫不休不惱,到了他們這個歲數,也算是看開了,什麼榮譽、頭銜都拋在腦後,這要是放在他年輕的時候,估計早已經動手教訓這個無知的小輩。

「沒有聽說過不要緊,你跟雨桐那個女娃娃打聽打聽,就知道我是誰了?」老者不再攔住蕭毅,從蕭毅的身邊閃過:「等大比之後,我再來找你。」

望著消失在夜色道路的老者,蕭毅笑了笑,不說話,回到了自己的寢室。

翌日,淡淡的溫暖陽光從天際傾灑而下,隨著天邊一輪耀日緩緩升起,安靜了一宿的學院,終於是再度變得充滿活力了起來。

無數青春洋溢的男女,從學院各處陸續不斷的湧出,他們的目的地極為明確,那便是位於學院中心的大廣場。

這兩日的內院選拔賽,幾乎是帝國學院中一年一屆的盛事,能夠有資格參與選拔賽的,無一不是在各自班級屬於出類拔萃之人,他們之間的強強競爭,極具看料。

今年的選拔賽,強者雲集,往年的靈將只不過十幾位,但是今年參加的靈將卻高達四十餘位,這無疑群英薈萃。

緋聞最多的實力不明蕭毅,已經達到靈將三重的新生焦猛良,以及那同樣屬於學院風雲各大人物的出場,便是匯聚了將近大半的眼光。

當然,除了他們之外,在偌大的帝國學院自然還是有著其他一些通過第一輪比試的參賽者,他們的出場自然也吸引了不少的少男少女的熱切目光。

而在這之中,作為大眾情敵,可卻以雷霆手段擊敗對手的蕭毅,自然是最為倍受矚目之人。

以他與在學院中被無數男學員視為生死大敵,原本以為上官雨桐高攀不上,就把目光投到另一個新來的漂亮的學妹身上,沒有想到,竟然還跟他一絲微妙的瓜葛,更是導致無數人咬牙切齒地想要等待著他的出醜。

作為此時學院中焦點聚集的人物,這一路上,那不斷從路旁射來的蘊含著各種情緒的目光,讓得蕭毅頭皮發麻。

瞥眼見到他那無奈的神色,一旁的上官雨桐,也是忍不住的莞爾輕笑,直接是使得道路兩旁,響起些許咽口水的聲音。

在一路灼熱的目光注視下,蕭毅一行人行進早已人山人海的廣場中,然後對著規定的西看台席位走去。

今天西看台上的人比昨天少了一半,很顯然被淘汰下去的人,是沒有資格在享受這萬人矚目的盛景了。

原本上官雨桐一個身為一個老師應該坐在東看台上,也不知道是不想和蕭毅分開,還是為了給蕭毅拉仇恨,不顧眾老師的反對,執意坐在西看台上的位置上。

自然,作為老大的女人,蕭毅的那群小弟十分默契的騰出位置最好的地方,供老大和大嫂坐。

在規定的席位上坐下,正與雨桐談話的蕭毅眉頭忽然一挑,一道惡毒的眼睛正盯著自己,他扭頭朝目光的方向看去。

在那裡一處位置極佳的地方,一襲黑衣的青年,正負手而立,瞧得蕭毅視線看過來,他嘴角勾起一抹淡淡冷笑,手掌撐在面前的欄杆上,手指卻是隱晦地對著蕭毅做了一個極具挑釁的動作。

「這個小子是誰?」

微眯著眸子望著那一身黑衣,面貌俊美,顯得玉樹臨風,極為帥氣的有些像娘們的青年,淡淡的問道。

「他叫宋旭乾!是大宋皇室八皇子,今年十八歲,天資不錯,是個二品煉丹師。」上官雨桐一臉厭惡的說道:「仗著他父親是皇帝,橫行霸道,不知道禍害了多少少女。」

從她的語氣中聽出了些味道,蕭毅微垂下的漆黑眸子中,閃過一縷寒芒,他從來不自詡自己是好人,這小子作風不幹凈,還敢跟自己搶女人,既然便依了他吧……

將目光從這個宋旭乾的身上收回,蕭毅目光再度從廣場四周掃過,在看台的中央位置處,有著一方視野最好的席位,在這席位處,僅僅只坐了四名發須皆白的老人。

雖然這四人渾身氣息幾乎與尋常老人沒什麼區別,不過蕭毅的視線,卻最先便是停留在他們身上。

別的人或許感覺不出什麼,可實力已經達到靈王的他,卻是能夠清晰察覺到四位老人周身那偶爾浮現的一縷空間波盪,這種空間波動,只有體內靈力強大到某種極限時,方才有可能與外界空間產生共鳴。

這四個老人應該都在靈王之上,正中央的那個老者卻給他一種無法抵抗的感覺,要是估摸不錯的話,應該已經達到靈皇級別的強者。

當然,這四人之中,有他一個老熟人,那就是昨天想要收他為徒的煉器師歐陽修。 在蕭毅打量著四位頗為樸素的老人時,四人是忽然有所感應一般,原本慵懶的眼睛一抬,渾濁目光直接與蕭毅視線對觸而上,幾目對視。

蕭毅把目光撤回來了,但那四個老人都露出震驚的神色:「此子的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感應力,竟然與他們不逞多讓。」

「好強大的靈魂感知力,要是讓他煉丹的話,我們煉丹界又要出現一名丹王。這個蕭毅若不是煉藥師的話,那可真是巨大的損失,看來我要去見見他。」坐於最左邊的一名老人,眼中掠過一抹詫異,緩緩地道。

「呵呵,火老頭,根據我得到的資料,他的煉藥天賦極其不弱,在去年就成為了一名二品煉丹師。若是能夠進你那煉藥系,恐怕日後成就,將會讓人咋舌。」中間的一名灰袍老人,微笑道。

「真的嗎?沒想到他竟然也是一名煉丹師,那我更要收他為徒,將來的成就絕對超過我。」被稱為火老頭的老者興奮的說道。

「我帝國學院煉藥系創始這多年,他若是能夠進入其中修習,對他也是好處多多,畢竟我們學院的煉丹術也是獨具一格的」灰袍老人搖了搖頭,笑道。

「停停停!我說老黃埔,昨天不是說好讓他當我的徒弟,怎麼今天你就反悔,想要把他介紹給火老頭。」旁邊的歐陽修臉色一變,出言質問道。

灰袍人正是帝國學院的院長,黃埔青雲。

面對歐陽修的咄咄逼人,黃埔青雲淡淡一笑:「昨晚,你不是拉攏他了嗎?他並不想當給打鐵匠,我只好另給他擇選老師嘍!」

「???」

「這四個人是誰?」蕭毅指著對面看台上,正中的四個老頭旁邊正在吐沫橫飛,據理力爭的歐陽修,朝上官雨桐問道。

「那四位都是我們學院的四位正副院長。你看,正中央的那個人叫黃埔青雲,是學院的院長,據說實力已經達到靈皇境界。

在他左邊的一位,就是歐陽修老前輩,因為他曾經煉製出一件靈寶,被稱為整個大陸十大煉器師之一,實力在靈王巔峰。院長右邊的兩位也都是副院長。

一個叫火羽,則是煉藥系的院長,手下掌管著一大批煉藥師,我就是在他的門下當一名老師。因為煉藥師在大陸上的特殊地位,所以,那煉藥系便獨立於外院與內院之外,沒有任何人能插手他們的事,哪怕就是院長都很少插手。

而最右邊的那位沉默寡言的老者,實權僅次於院長,他專門管理學生和老師的,執法者就是他組織的,沒有人不怕他。」

聽著上官雨桐的介紹,蕭毅心中有了一個想法。

在幾人低聲笑談間,廣場周圍看台之上,終於是再度擠滿了人山人海,喧嘩的聲響,直衝雲霄,第二日的內院選拔賽,終於是再度拉開帷幕。

當一名中年裁判緩緩走上廣場時,看台之上,頓時爆出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歡呼聲隨著裁判手掌的壓下逐漸平息,這名中年裁判環顧了一圈后,朗聲道:「各位同學,經過昨日的初步選拔淘汰,原本一千名的參賽選手,今日僅剩四百多人參加考核。

按照這速度,今天之內,應該便是會誕生出有資格進入內院的一百個名額。」

「好了,選拔賽時間到了。現在開始,凡是被叫到名字的參賽者,請儘快上台,一旦超過了規定時間,則將會視為棄權處理。」

中年裁判也並沒有過多啰嗦,在介紹了一遍比賽規則之後,便是緩緩退上廣場一處的裁判席上。而此時,兩個名字也是從裁判席上傳了出來。

「第一百二十五號羅浮對抗低三百九十六號崔莉!」

聽得點名,兩道已經準備好的身影頓時便是從看台中閃掠而下,旋即穩穩落在場地中,彼此對望,火花從眼中迸射而出,屬性各不相同的靈力自體內洶湧澎湃的湧出,雄渾的靈力,將兩人的身體包裹其中,形成一幅完美的護體戰衣。

上場的兩人,雖然在學院算不得能和蕭毅等人相比的風雲人物,可至少也是有著一點小名氣,因此兩人一上場,看台上便是響起一陣陣助威聲,

能夠有資格參加選拔賽,並且堅持到第二輪,不論怎樣說,在帝國學院外院里,至少也是九重靈師的實力。

場中的兩人,皆是九重靈師,崔莉為敏捷飄逸的水屬性,羅浮則為厚重沉穩的土屬性,一注重敏捷身法注重沉穩防禦,兩人相差不大的實力以及屬性,也註定了這場比賽將會處於膠著狀態,而事實也的確如此。

自從比賽剛剛開始,這位崔莉學員,便是化為一道青影,不斷地在對手周身閃掠攻擊,盡顯著敏捷之利,掌風刁鑽的直指對方周身要害。

不過她的攻擊雖然凌厲,可對手也並非庸人,身體如磐石般觸著地面借著那以悠久源長,戰鬥持久力著名的地系靈力苦苦堅持,若是仔細查看的話是能夠發現他雖看似落著下風,可卻是將對方所有凌厲攻擊,都是減少到了最小的傷害。

場中一攻一防的狠厲戰鬥,將廣上大部分眼球都是吸引了過去。

一道道吆喝的助威聲,不斷地互相匯聚著,最後如滾雷一般,在廣場上空響徹不休。

「那個羅浮看來勝算不小……」背靠在椅子上,蕭毅那望著場中那名將對手所有攻擊都是以一種最小的代價抵消的參賽者,輕笑道。

「他不是被崔莉壓著打么?」一旁,上官雨桐嘀咕了一聲,她煉丹天賦秉異,但對於打鬥還是不見長,並沒有蕭毅他們那獨到的眼力勁。

「那崔莉雖然看似攻擊兇猛,可這長久下去,靈力終會不支,觀其靈力顏色等等,想必她所修鍊的功法並不會太過高級,而低級的功法,根本不足以支撐他這般消耗太久。

反觀羅浮,自開打以來,腳步都未曾有過太大移動,並且每次與對方攻擊相接觸,腳掌便是會有些細微顫抖,那是在將勁氣卸進大地的舉止,雖然這卸力之法有些笨拙,不過卻依然是能夠節省許多不必要的靈力。

所以,若是那崔莉沒有太大的殺招,恐怕再出三十來回合,攻擊便是會逐漸減弱,直到最後的落敗。」一旁的焦夢蓮,微笑著解說道。

她雖然跟著上官雨桐住在一起,但學的不是煉丹之法,而是武學神通,對於雙方打鬥分析的倒是頭頭是道的。 請輸入正文場中膠著的戰況終於有所改變,那名叫崔莉的學員似是也知道自己即將到來的麻煩,所以,在狂猛地進攻了一陣之後,終於是打算減緩攻擊速度,保存實力。

然而,就在她速度縮減之時,那一直猶如烏龜般龜縮不動的羅浮,卻是陡然發力,一招與地系屬性地防禦天性截然不同的凌厲武學神通,一掌便是將對方震得連退了十幾步,一口鮮血噴出,竟然是直接失去了戰鬥力。

「不動如山,動如雷霆,一招敗敵,嘖嘖,不愧是帝國學院,學員戰鬥經驗和功法都是相對不錯的,怪這麼多人都想進入帝國學院,學習學院的武學神通。」瞧得那一招取勝的朱蒙,蕭毅略感詫異地搖了搖頭,在心中驚嘆道。

心中嘆息了一番,蕭毅便是再度將心神投注那場地中。場中,在裁判宣布羅浮勝利之後,心情截然不同的兩人便是在無數道目光注視下,退出了場地,而下一輪比賽,則是緊鑼密鼓地緊接而上。

這般不間歇的比賽,也始終是將那廣場周圍的看台給維持在高潮之上,震耳欲聾的歡呼助威聲,震得人耳膜發疼。

目光在那一場場比賽中,猶如走馬觀花般的閃過,蕭毅心中對這帝國學院,越多了幾分凝重,這次的選拔賽,大致能夠代表帝國學院外院的上層實力。

而從這些人的對戰中,蕭毅便是能夠模糊地看出,這帝國學院對學員的教導,的確很是有一手,學員間的戰鬥方式,遠非蕭毅所想的那般古板,反而更像是戰鬥經驗豐富的老手,交戰時,眼光不僅毒辣,而且該下狠手時,沒有半點留情。

這等略有些危險的比試,已經超過了普通學院間的切磋界限。

不過,真正的優秀者,也絕非是在溫和的象牙塔中能夠產生,沒有豐富的戰鬥經驗以及毒辣眼光,根本不足以成為真正的強者,帝國學院能在學院內營造這種氛圍,倒也算有本事了。

場中的比賽,也是逐漸進入尾聲,隨著那裁判的宣布勝利后,場中一輕傷一重傷的兩名參賽,便皆是被人攙扶著退了下去。

「三十八號,宋旭乾,對戰八百九十八號蕭毅。」

裁判席上,一名裁判緩緩站身來,目光環視了場中一圈后,最後朗聲道。

隨著裁判的音落,喧鬧的廣場頓時安靜了一會,旋即無數道目光唰的一聲便是轉移到了蕭毅身上,那些目光中噙著各種意味,當然,其中不善眼神自然是要較多一些。

「看來很多人都等著你出醜啊,畢竟這個宋旭乾可不是昨天的雪蒙可比,他的實力,就算是放進整個外院中,也能算做前十的啊。

而且他是皇室的八皇子,又喜歡煉藥,所以曾經吞噬過獸火,因此能夠使一種殺傷力不弱的火焰,很是棘手,你要小心……」望著周圍那一道道噙著幸災樂禍意味的目光,上官雨桐輕聲提醒道。

蕭毅笑了,這就是學院有人的好處,連他的絕招的知道。

蕭毅微微一笑,在眾目睽睽之下,緩緩站起身子,腳尖輕點看台,身體輕飄飄地落向廣場,似笑非笑的看著抽籤的裁判和宋旭乾。

不難判斷,他之所以能夠一出場對抗宋旭乾,肯定是裁判故意為之,其中的貓膩,就可想而知了。

在蕭毅進入場地之後僅僅片刻時間,一道清嘯便是陡然在廣場之外響起,旋即一道白色身影,瞬間劃過廣場半空,最後腳尖輕點廣場周圍的柱子,身體凌空翻滾著落進了場中。

在這名白色身影露面之後,周圍看台上利馬爆起來海嘯般的助威聲,看來,在這帝國學院中,很多人都希望這宋旭乾,能夠將初來乍到,可卻表現得極為強勢的蕭毅給打壓而下啊。

「這場戰鬥,應該便是能夠讓得那蕭毅施展渾身解數了吧。八皇子他可不是昨天的雪蒙那個廢物,他可是靈將二重。」

淡淡地望著場中二人,雲麒麟嘴角划起一抹冷笑,他昨天晚上親自去找宋旭乾,讓他出面擊敗或殺死蕭毅,並同意退出對上官雨桐的追求。

他這一招,一石二鳥,既能夠把八皇子拉到自己這一邊的戰線上,不管蕭毅贏不贏,絕對會得罪這宋旭乾,到時候有他在背後使力,讓兩人爭鬥起來,得利的終究還是他自己。

在各方心懷鬼胎之中,這對於蕭毅來說,頗為重要的一場立威比試,終於是即將開始。

「蕭毅,我給你一個機會,把上官雨桐讓出來,要不然休怪本皇子心黑手辣,容你不得。」宋旭乾站在台上,一臉憐憫的看著他,似乎這樣做,是對他天大的恩惠。

「就憑你,火候還差點。」蕭毅眉毛一挑,「你要想跟我決鬥的話,最好還是寫一份生死文書,要不然我下手重了,把你打得生活不能自理的話,你爹怪罪下來,那就不好玩了。」

狂妄!

這是在場的人第一個反應,第二個反應就是,看著這大宋皇朝的八皇子敢不敢簽這生死文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