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時,坐在葉夕瑤旁邊的葉青書手中玉骨扇一甩,然後靠近葉夕瑤,低聲道:

「大小姐,他就是朱仙萊,朱先生。」

「哦?」葉夕瑤挑眉,隨即轉眸看了朱先生兩眼。

只見那朱先生個子不高,身材消瘦,略有些皺紋的臉上很是乾淨,卻又透著幾分溫和之氣,即便此時隻身著一襲布衣,卻依然不減半分寒酸,反倒平添了一分謙虛樸實。

不得不說,這朱先生確實很讓人心生好感。而就在葉夕瑤打量的功夫,站在主賓席前的朱先生,先行對兩側的城中長老點頭行禮,然後才對在場眾人簡單的說了一下開場白。

朱先生很會說話,沒兩句,便讓在場的不少人點頭稱讚。但隨後這朱先生卻話鋒一轉:

「……城主宴三年一度,只是在座各位也應該聽說了,我東城的閆老城主一年多前,身染惡疾,一直閉門謝客。可為了這次城主宴,雖然朱某多方勸慰,但老城主還是堅持要來看看各位在座的少年英豪……」

朱先生的臉上適時透出幾分無奈,可他這邊話音一落,卻頓時讓人院子里的眾人炸了鍋。

要知道,閆老城主生病的事情,整個凌雲大陸近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而今天這樣的場合,雖然該他出場,但眾人也心知老城主疾病纏身,不出場也是理所當然的。可聽這朱先生的意思,難不成老城主要抱病前來?

一時間,在場的一眾年輕晉級者們心頭大喜。畢竟閆老城主可是這凌雲大陸上,當之無愧的英雄人物。甚至就連坐在葉夕瑤旁邊的孟家大少爺,此時也面露驚喜,眼睛里滿滿都是一片興奮之意。

倒是唯有葉夕瑤,眸光一閃,接著看向臨近主賓席的幾位城中長老,隨即果然只見那幾位長老也面露驚訝,顯然這件事他們之前也不知道。 閆老城主即將到場的消息,讓所有人歡欣鼓舞。

站在主賓席前的朱先生則始終面帶笑容。這時,只見一眾身著素裙的丫鬟悄然來到主賓席稍微布置了一下,隨即幾個漢子便抬著一頂轎子,走了上來。

見此情形,眾人微微一怔,隨即瞭然。畢竟閆老城主有病在身,估計是行動不便,才會如此到場。而隨後果然只見那抬轎的漢子在主賓席旁站定,然後挑開轎簾,將一位老者小心的扶了出來。

偌大的院子里頓時鴉雀無聲。眾人不禁目光灼灼的看向那顫巍巍走出轎子的老者,然後紛紛起身,表示尊重。

見此情形,站在主賓席前的朱先生,眼底瞬間閃過一抹幾不可見的鷙。

不遠處的葉夕瑤頓時暗自冷笑一聲。隨後便也將目光落到那名老者身上。只見那老者身形頎長,略有些佝僂,滿頭白髮,容貌憔悴,但依舊看得出出年輕時也是自有風華的人物。一眼看去確實和閆老城主非常相似。

但葉夕瑤還是一眼便看出端倪。因為那老者身上少了些氣,一股久居上位的睥睨之氣,和一股恣意天下英豪的豪邁之氣!

世人皆道落難鳳凰不如J。可真正的鳳凰,就算到死,也會頭顱高昂。因為那是曾經的輝煌烙印在它骨子裡驕傲,想忘都忘不掉!

所以看到這裡,葉夕瑤臉上冷笑再起,隨即隱去。而此時,待那老者落座,眾人這才坐了下來。然後便只聽那位老者開口說道:

「今日諸位前來城主宴,閆某歡迎之至。只是閆某身體欠佳,還請各位多多海涵。」

老者的聲音有些弱,期間還稍微咳嗽了一聲。眾人連說不敢,心裡高興看到老英雄的同時,也不禁感慨英雄遲暮的傷感。

隨後待又說了幾句話后,院子里琴聲再起,同時來訪的各位賓客紛紛上前將禮物送上。

這樣的場合,和晉級者沒有什麼關係,只是來訪的各大勢力聊表心意的過場。就像葉夕瑤旁邊的孟家大少爺,孟家堡多年來和東城關係緊密,所以這次孟家大少爺便送了一個據說有梳順靈力的玉佩,和三顆百草閣的珍品養元丹。

百草閣是凌雲大陸首屈一指的醫藥大家。傳承千年,醫術其精湛,放眼整個凌雲大陸無人能及。和它一比,什麼雲鼎山莊,簡直丟人現眼。

而這養元丹就是百草閣不可外傳的珍品之一,據說即便是百草閣,一年也煉不出十顆來。由此可見,孟家堡花了多少心思了。關鍵是,送的相當符合對方如今的狀況。

所以,這兩樣東西一出手,頓時引來眾人的驚呼。由此可見,孟家堡的心意了。

可這樣一來,葉家人就尷尬了。因為葉家人本就是以晉級者的身份參加城主宴的,根本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出。

可葉家人被安排的位置由實在太好,眼看著周圍各大勢力的人,都上前呈上禮物了,就葉家人不動,這顯然不只是單單丟臉的事情,一旦傳出去,估計整個葉家都會成為全凌雲大陸的笑柄。 在場的葉家人有些急了。就連葉青書此時的臉色也有些難看,立刻回去準備,肯定來不及。可如今身無長物,別說拿不拿的出手的問題,就連能送的東西都沒有。

這時,旁邊剛剛呈禮回來,滿面紅光的孟家大少爺也看出了端倪。坐在位置上,斜眼瞥了葉夕瑤一眼,然後冷哼一聲,道:

「怎麼?沒準備禮物?不過算了,看在你們可憐的份兒上,給你!」

說著,孟顯文伸手便從懷中拿出一個盒子,隨即避人耳目的扔給了離他最近的葉無塵。

葉無塵一愣,反S性的接過來。只見那盒子不大,做工卻精巧異常,好奇的打開一看,裡面竟陳放著一顆金系靈石!

而且還是三星靈石!

要知道,這靈石一星普遍,二星少有,三星簡直就可以說是奇珍異寶了。尤其是,那閆老城主本就是金系天賦,雖然對方可能並不缺少這東西,但只要送上去,就表明了葉家心意十足,分量也是絕對夠了。

葉無塵當下瞪圓了眼睛,心驚於孟顯文竟然這麼大方的雪中送炭,可他剛要說話答謝,就聽這位孟大少爺已然正襟危坐,然後鄙夷的說道:

「哼,真是土包子,你們葉家已經窮到這個地步了嗎?得了,先送上去吧,不過先說好,這是借你們的,之後可得給我補回來!」

葉無塵:「……」特么的,雖然得了幫助,可現在非常想揍他怎麼辦?

葉無塵憋得就快內傷了。可就在這時,卻見葉夕瑤秀眉一動,瞥了自家堂弟手中的小盒子一眼,接著一把拿了過來。

可就在眾人以為葉夕瑤會拿著盒子上前呈禮的時候,卻見葉夕瑤竟伸手將那三星靈石從盒子里拿了出來,然後直接扔還給旁邊的孟大少爺。

「這個盒子不錯,暫借一下。至於那顆靈石就不用了。」

說著,葉夕瑤從懷中拿出一個小瓶,放到那做工精緻的盒子里,然後直接起身向著舞台正對面的主賓席走了過去。

一襲翠裙的葉夕瑤風華無雙,一起身便引來不少人的注意。而待來到主賓席前,她也不廢話,甚至連名號都沒報,只說代表葉家,然後便將盒子送了上去。

那喬裝成閆老城主的老者微微一笑。可就在葉夕瑤打算轉身褪下的時候,只見旁邊的朱先生竟走了過來,然後揚聲說道:

「哎呀,竟然是葉家……朱某曾和葉老侯爺有過一面之緣,不知老侯爺如今身體可好?」

葉家背景不強,但眾人也都知道葉家的風骨,和出名的葉家鐵甲兵。所以一聽這話,越發關注起葉夕瑤來。

葉夕瑤眸光微閃,卻也乖巧的點了點頭,隨即抬眼看向面色溫和的朱先生。這時只聽那朱先生再又開口道:

「葉老侯爺一生戎馬,但為人最是真誠。想必這次老侯爺給城主送上的禮物,也定非凡品……呵呵,說實話,朱某也有些好奇,所以妄言問一下,不知可否將這禮物打開一見?」 當眾拆禮物,在凌雲大陸算不上什麼失禮的事情。而且照理說,葉夕瑤呈禮的時候,就該說明,就像之前的孟大少爺,就直白的將東西展露出來,藉以顯示孟家堡的實力和誠意。

所以朱先生這一番話,非但不見怪,反倒正合了眾人的心意,因為他們也想看看葉夕瑤這盒子里,究竟裝的是什麼。

一時間,眾人的目光頓時落在了葉夕瑤身上。坐在下面原本剛鬆了口氣的葉家人,再次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急死人了,堂姐送的究竟是什麼啊?一會兒不會當眾丟臉吧。」

「應該不會吧。要不然剛剛大小姐直接拿孟家少爺的那顆靈石不就好了?又何必……」

「不好說。你沒瞧見那孟家少爺什麼德行嗎?我聽著都想揍他!」

旁邊的孟大少爺:「……」怪我咯?哼,一群土鱉!

而就在葉家人兀自心急的時候,葉夕瑤卻只眨了下眼睛,接著揚起鳳眸,對朱先生一笑,道:

「當然可以!」

那一笑風情萬種,便是輕紗遮去了她的容顏,但僅是那雙展露在外的鳳眸,便已讓眾人為之一窒。接著不待眾人回過神來,葉夕瑤便直接伸手將那木盒打開,一個外表尋常的小瓶立刻展現在眾人面前。

「這是……」朱先生一怔,眼底幾不可見的劃過一抹精光,隨即狀似驚訝的微微一怔,看向葉夕瑤。

葉夕瑤回道:「算不得什麼貴重的東西,只是前些日子,晚輩從一位高人前輩手中偶得的幾顆藥丸。據說有補血養氣,固本培元,調養身體的功效。

所以今日特意先給閆老前輩,還請閆老前輩不要嫌棄才是。」

葉夕瑤說的也算是實話,那小瓶里的藥丸確實有那些功效。可惜,卻不是從高人老者手中得到了,而是葉夕瑤平時自己隨手捏的。

是的,就是捏的。因為葉夕瑤根本不會煉丹!

而此時要是龔少殤在場,定然一眼便會認出:特么的,那不就是之前他吃的糖豆嘛!

台下的葉家人也齊齊無語。但這並不影響其他人對那小瓶中藥丸的好奇。朱先生更是一驚之下,大喜道:

「當真如此?那豈不是……」

說著,朱先生面帶興奮的看向喬裝成閆老城主的老者。老者一怔,隨即立刻作勢精神一震,當下說道:

「丫頭,這藥丸當真有如此奇效?」

「晚輩不敢妄言。」

葉夕瑤不動聲色的應聲。這時旁邊的朱先生大喜道:「那真是太好了。最近老城主身體每況愈下,正愁不知如何是好呢,要是有了這藥丸……對了,既然如此,老城主便先吃一顆如何?畢竟,剛剛我看您臉色有些不太好……」

朱先生的提議立刻引來在場眾人的附和。畢竟大家都想讓老城主儘快康復,當場吃一顆藥丸,又有何妨?

那老者聞之虛弱一笑,這時朱先生趕忙上前將小瓶打開,倒出一顆藥丸恭敬送到老者手上,老者隨即將其服下。 那藥丸不過女子的指甲大小,十分小巧。

而待一顆入口后,老者只覺的一股晴朗之氣在唇齒間炸開,舒爽萬分,當下微微點頭,道:

「不錯,是好東西。清氣……呃,啊——啊——」

原本虛弱微笑的老者,臉上忽然痛苦的扭曲起來,雙手抓住喉嚨,不斷的發出讓人驚恐的叫聲。

所有人都傻住了。

一時間,偌大的現場鴉雀無聲。而就在這時,那老者再也堅持不住,掙扎中一把掀翻身前的桌子,接著只聽一陣雜亂的響聲,老者隨即倒在了地上。

這時,離得最近的朱先生,也臉上一驚,當下叫道:「老城主,您,您這是怎麼了?來人,快來人!」

隨著朱先生一聲大喊,院子里驚呆的眾人,這才猛的回過神來,當下也跟著大叫起來。

「怎麼回事?!老城主怎麼……」

「還說那些廢話有什麼用?叫人啊,快點叫人!」

「大夫呢?煉藥師煉丹師都他娘的哪去了……」

一時間,整個院子亂成一團,吵嚷聲不斷。葉夕瑤瞬間被擠到了人群之後,卻也沒有多說什麼,只一雙展露在外的鳳眸,冷眼看著眼前的一切。

而此時此刻,摔倒在地的老者,渾身已然開始劇烈的抽搐,驚恐的瞪大雙眼,接著伸手指向眼前的朱先生。

「啊——你,你……啊——」

老者想要說些什麼。這時,朱先生一把拉住那老者的手,安撫道:

「老城主,您不要激動。大夫馬上就來了,一會兒馬上……人呢?!快去叫人聽到了沒有?阿興!阿順!老城主快不行了!」

朱先生急的滿頭是汗。隨後不多時,有人帶著一位發須皆白的老大夫從外面跑了進來。

眾人趕忙讓路。那老大夫也不客氣,趕忙上前開始把脈。

此時那老者已然不動了。周圍圍了一圈人,卻沒人敢說一句話,甚至連呼吸都屏住了。可隨後不過眨眼的功夫,那老大夫便收回手,然後臉色黯然的嘆了口氣,低聲說道:

「老城主……已經去了!」

「什麼?!」

朱先生猛的瞪大眼睛,隨即厲聲說道:

「不可能!剛剛老城主還好好的,怎麼會……是不是你看錯了?」

老大夫本就心情不好,眼下被嚴重質疑,當下也有怒了:「這人都沒了,還能看錯不成?老朽就算再不濟,活人死人還分不清嗎?」

隨後,老大夫強壓下怒意,接著說道:

「如果老朽沒有看錯的話,老城主是中毒而亡。」

什麼?……中毒而亡?!

閆老城主堪稱當世英豪,主宰東城幾十年,便是凌雲殿也要給老城主幾分顏面,怎麼會……而且,誰這麼大膽子,竟敢對老城主下毒?!

偌大的院子里,頃刻間再次落針可聞。

所有人震驚的同時,也開始思考,究竟是什麼人,竟然如此膽大妄為?而此時的朱先生,卻有些怔忪的出神。可就在下一刻,卻見他猛的站起身,然後厲聲大喝道:

「來人,將她給我抓起來!」

眾人一驚,隨即反S性的順著朱先生手指的方向看去,卻那人不是別人,竟是剛剛呈上禮物的葉夕瑤! 眾人一時間有些沒反應過來,直待過了好會兒,才瞬間回過神來。

是啊,之前老城主可不就是吃了她送的藥丸,才忽然倒地的嗎?

沒想到她竟然真的……

頓時,眾人看葉夕瑤的目光立刻變了。原本站在她周圍的人,更是一下子躲出老遠,轉眼的功夫,葉夕瑤身邊便空出了一大片。

這時幾個府邸護衛快速上前,作勢要將葉夕瑤押住。葉家人一看不好,立刻飛身而來,將葉夕瑤徹底護在身後。

「信口雌黃!我堂姐不可能下毒!」葉無塵首先叫道。

聞言,朱先生冷冷一笑,直接說道:「朱某也相信不可能。可現在老城主中毒而亡,而中毒前,就吃了她送上的藥丸,你說她無辜?誰信?」

「我信!」葉青書揚聲開口,接著手中玉骨扇一甩,冷哼一聲,道:

「我葉家和老城主往日無冤近日無仇,為何要對老城主下手?而且,今天這個場合,各方強者雲集,精英豪傑在座,退一萬步說,就算我葉家真私下裡對老城主有怨憤,又豈會在這個時候下手?」

此時的葉青書依舊眯眯著眼,但說出的話,卻字字如刀。本已經認定葉夕瑤是兇手,一聽這話,到真的有些質疑起來。

是啊,沒人這麼傻,就算想動手,也不會這個時候動手!

可如果兇手不是她,又會是誰?

頃刻間,院子里竊竊私語聲悄然而起。朱先生眼底瞬間閃過一抹鷙,沉聲道:

「你說的看似有道理。可朱某隻看事實。而事實就是,老城主就是吃了她送上的藥丸后,才立刻倒地中毒而死的!

這就是鐵證,朱某不覺得可不覺得有什麼比這更重要!所以現在,如果爾等乖乖讓開,朱某可以保證,不會動葉家分毫,可如果你們一意孤行……」

說到這裡,朱先生目光一掃,接著勾唇露出一抹冷笑,揚聲說道:

「都給我抓起來,抵抗者死!」

朱先生一聲令下,一眾護衛立刻上前。葉家人迎頭而上,竟沒有一人膽怯分毫!

兩方對峙,頃刻間千鈞一髮。

周圍眾人退至旁邊,靜觀其變。在他們眼裡,朱先生的舉動完全正常。可葉夕瑤卻知道,如果之前這朱先生還有些隱晦的話,那麼現在就是公然表露殺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