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於是維列斯做出一個大膽的決定。

在所有的神都還沒反應過來之前,他以最快的速度逃出神殿,跟隨著三叉戟消失的雲層中沖了過去,然後朝著廣袤的土地直衝而下。

最終落入某一片未知的大地之上。

鱗片摩擦著濕潤的泥土,他向慌不擇路的獵物,拚命的逃亡。

雖然他的身後空無一物,然而佩倫卻高高在上的站在神殿之中,監視著整片大陸的一舉一動。

逃竄。

作為一位受盡凡人仰望和尊崇的神袛,從未遭受過這樣的恥辱。飽受屈辱的維列斯的第一個念頭是找到他的三叉戟,失去武器的神袛在雷神面前沒有抗衡的力量。

當年的十二主神逐漸凋零之後,佩倫就是是斯拉夫諸神之中僅次於至高神的存在。

「動手吧,佩倫。」

主神的語氣簡單而明了。

「生者無法涉足死的世界,如果維列斯能從你的手中逃向冥界之海的話……」

「他逃不走了。」

站在神殿之中的佩倫張開了他的雙手,緊握的五指伸直,戰斧和重鎚轟然墜地。

堅固如金鐵的地面,硬生生的被佩倫的武器砸出了一道凹痕。

他張開的雙手做出一個拉弓的姿態,然後虛無之中,出現了一張閃爍著淡藍色電弧的彎弓。雷神擁有著摧毀一切的狂暴力量,任何事物在他面前,都只有被劈開的命運。

縈繞在佩倫四周圍的雷電,準備降下可怕的天罰。

「維列斯,接受命運的審判吧!」

躲藏在山野菏澤之中,並且向三叉戟墜落方向靠近的維列斯停下了腳步。當他聽到佩倫的怒吼,不屑的說道,「做夢!」

跨出英靈殿之後,維列斯非常巧妙的隱藏了自己的身影,化身牛羊,甚至是人類,不停的逃跑。

他自信擁有和雷神一戰的實力,但失去武器之後,他只能夠暫時的躲避鋒芒。

一切都如同神話之中記載的一樣,然而事態卻出乎意料之外。

高高在上的佩倫根本不理會那些小動作,直接將弓箭指引的方向調轉了一下,瞄向了另外一端。

他的目標,是人世間祭祀維列斯的神殿。

摧毀神殿,等於剝奪掉了他身為戰神的資格,是對一個神祇最大的羞辱。

坐落在基輔山丘之上,民眾在維列斯的石像面前祈禱來年風調雨順,穀物豐收。

然而他們還不知道,一場神的暴怒即將降臨在他們所有人的頭上。

暴雷從天而降,肆虐整座祭祀神殿。

此時的紫雷籠罩了冥界海神的神殿,天雷引發焚燒殆盡的怒焰,將整座莊重聖潔之地捲入了燃燒的地獄之中,祭祀之中的巫女和眾人在天雷的炙烤之下瞬間化為焦炭。

人群四散的奔逃,躲避從天而降的神罰。那些還在遙遠的距離的普通人,他們就已經感覺到來自天神的可怕壓迫感。

雷電肆意的摧毀了他們崇敬的祭祀神殿,從天空之中閃爍烏雲遺留下來的縫隙中,陰暗的雲層之上似乎躲藏著裁決一切的天神。

軟弱和恐懼侵蝕著人的脊椎,他們在恐懼和戰慄,哀求高高在上的神袛結束他們的暴怒。

佩倫手中的弦已經緊繃著,沒有絲毫鬆懈的意思。他要一步一步的擊垮逃竄維列斯。毀滅他的神殿,摧毀他的意志,最終用萬鈞雷霆之力,將它釘死在大地之中。

失去三叉戟的維列斯等同於失去了一半的力量,在暴雷的天神之力面前,無處躲藏。

「這一箭,我要讓你永遠失去戰神的資格。」

佩倫張開了弓,一道藍紫色的電弧慢慢的在半圓之中凝聚,最終變成閃爍著光芒的長箭。凝聚了萬鈞雷霆之力的一擊,將徹底的摧毀維列斯在人世中祭祀的偶像。

從天而降的雷霆肆虐著神殿的中心,半個多的祭祀神殿都在佩倫揮手而來的陰影之下戰慄。

最終,祭祀神殿供奉的石像承受不住暴雷的力量,出現了細微的裂縫。當白色的石柱坍塌,整座神殿的穹頂再也扛不住暴雷的力量時,龐大的祭祀神殿瞬間崩塌,連同著石像一起,變成斷壁殘垣的廢墟。

毀掉祭祀的神殿,無異於一個神向另一個神宣戰。

看不下去的諸神陸陸續續的離開了眾神殿,只剩下雷神佩倫瘋狂的笑聲,充斥著整座宮殿。

斯文托維特全程冷眼旁觀,並沒有阻撓佩倫的所作所為,這一切都是他精心設計的局面。而維列斯是這場神的密謀中唯一的犧牲品。

「哈哈哈哈哈!」

「維列斯,你死不足惜!」

曾經恢弘的殿堂變成斷壁殘垣的廢墟,再冷靜的神也無法遏制心中的憤恨。

望著轟然坍塌的神殿,逃竄的維列斯終於憤怒了。

被誣陷,被放逐,甚至連祭祀的神殿也被剝奪,斯文托維特一步一步的將他逼上了絕路。同時腦海之中也萌生了最瘋狂的念頭。

弒神。

他深吸的一口氣,雙目猙獰的仰起頭,目光注視著白雲之上的神殿,握緊了拳頭,惡毒的詛咒說道,「佩倫,我會讓你付出慘痛的代價!墮入深淵,萬劫不復!」

「我還要告訴萬界萬物,雷神佩倫,你的妻子玩起來真棒!」 求推薦票!

(本書是斯拉夫神話,跟北歐神話沒有任何關係,神的形象在各大神話中大同小異是正常的事。)

沒有誰敢這樣向佩倫挑釁,即便對方曾經是與雷神並肩而立的戰神。

即便是神,也無法接受自己的妻子被玩弄,最終還被玩弄之人肆意的嘲諷。

更何況對方還是佩倫,當著世間萬物的面揭開了雷神的傷疤,他的憤怒可想而知。

黑暗的陰影逐漸爬上了雷神佩倫陰沉的臉龐。

狂風,電閃和暴雷。

如同末日一般的景象,出現在神殿的四周圍。

厚實的陰雲夾雜了電閃雷鳴,如同漂浮在蒼穹之上的島嶼,將天空與大地隔絕。此時星辰與月亮也要在他面前光輝暗淡下去。

閃電和雷鳴穿梭在陰暗之中,如同偶然露出一鱗片爪的巨獸。

世間的眾生此時都在雷電的陰影之中戰慄,巨大如同山峰的雷霆從天而降,落在了大地之上,一道又一道的雷霆撕開了土地,留下焦黑的深坑。

落雷在雲和地之間,牽連出一條閃耀的光,如同一條火蛇,向著維列斯的方向蔓延過去。

見識過佩倫憤怒的眾神,都暗自的搖頭嘆息,感慨這一次維列斯凶多吉少,沒有誰能夠在震怒之下的佩倫手中逃脫。

躲在遠處打量的斯瑪格爾煽動著翅膀,若無其事的望著神殿四周圍駭人的光景,表現出一副熟視無睹的神情,嘴角上紳士還帶著一抹諷刺的嘲笑。

大地之上的芸芸眾生都要面臨雷神的暴怒。任何敢樹立起木雕的神像祭祀維列斯的凡人,都將遭到他瘋狂的斬殺。

狂怒之下的佩倫腦海之中,只有一個念頭。

「啊啊啊啊,維列斯,我殺了你!」

「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惱羞成怒的佩倫不斷的搭弓,射箭,一道又一道充斥著滂沱神力的雷電之箭以極快的速度穿透了雲層,原本烏雲密布的天空被神聖的光輝刺穿,如同樹蔭之下的星光半點,照亮了黑暗的大陸。

然後,一道炸雷從天而降,狠狠的砸在地面上。

關於維列斯在土地上留下的一切痕迹都煙消雲散。

而且所有的雷霆走勢,幾乎沿著一條直線在前進。

那是維列斯逃跑的方向。

在佩倫的注視之下,無處遁形。

此時的遙遠東方沼澤,在水草,黑色的污泥和噁心的惡臭瘴氣瀰漫的菏澤之中,一股滲人的冰冷瀰漫在四周圍。

陰暗的未知角落裡,棲息著邪惡的精怪。

此時一群魯薩爾卡正小心翼翼的,不安的向這片沼澤的正中心靠近。她們從四面八方而來,慢慢的朝著散發白色光芒的正中心靠近。

這是一群棲息在沼澤之地的人魚,然而她們卻沒有絲毫的美感。這些醜陋的怪物擁有著一張蒼白的,毫無血色的面孔,皮膚近乎透明,深綠色的眼睛在黑暗之中散發出滲人的光芒。

這群肆虐在沼澤之中的鬼怪,卻表現出前所未有的恐懼。

因為前天晚上,一道從天而降的光芒摧毀了魯薩爾卡棲息的巢穴,巨大的神力幾乎在一瞬間消滅了整個巢穴中的怪物。

倖存的魯薩爾卡瘋狂的逃竄,直到一切都平息下來之後,她們才小心翼翼的涉足進來。迫切的想要了解,是什麼毀了她們的樂園。

然而看到的景象卻讓這群精怪神情驚訝,一柄奇怪的三叉戟正插在沼澤的正中心,以它為中心的四周彷彿經歷了一場可怕的天災。

從天而降的浩劫在地面上留下了一柄未知名的武器,周圍的潮濕的林木都被某種強大的衝擊力,向朝著四面八方倒了開來,高溫和熾熱曾在一瞬間將充滿生氣的魯薩爾卡巢穴,變成了地獄。

周圍都是沼澤人魚的屍體。

在三叉戟四周圍,沒有來得及逃離的魯薩爾卡還保留著臨死之前四散逃離的姿態,只不過這些精怪的魚鱗已經全部脫落,在高溫的炙烤之後只剩下一團焦黑的,面容模糊的死亡塑像。

一開始,所有的魯薩爾卡都面面相覷,不敢行動。彼此之間用一種難懂的低語交流。人魚滑動著身軀,慢慢的靠近死亡的巢穴,意識到沒有危險之後,便慢慢的從沼澤的四周圍遊了過來。

然而他們依舊不敢靠近三叉戟。

過了半天,第一隻膽大的魯薩爾卡站了出來,她艱難的遊動著身軀,鑽過焦黑的屍體,緩緩地游到了三叉戟的面前。

用黏滑的,長著蹼的手剛觸碰到冰冷的握柄,一瞬間,強大的力量沖入了她的心魂。

這是天神的武器。

最大膽的那位魯薩爾卡試圖拿起神明的武器,她將三叉戟高舉過頭,向自己的種群宣告擁有了強大而可怕的力量。

然而醜陋的精怪還沒有來得及歡呼慶祝,便被身後突如其來一個聲音打斷。

「畜生們,把你的臟手,從我三叉戟上挪開。」

聽到是男人的聲音,所有的怪物都回過了頭。

衣衫襤褸的男人冷眼打量著邪惡精靈的歡呼,他的身上各處正在冒著青煙,灰頭土臉狼狽不堪,還有從雷神的猛烈進攻中活下來的傷痕。

粗壯的尾巴此時已經傷痕纍纍,到處都是被暴雷肆虐之後的猩紅印記。

渾身是血的維列斯站在原地,魯薩爾卡的精怪們就已經感受到強烈的壓迫感。

此時維列斯的心情糟透了,尤其是當他深入沼澤尋找三叉戟,最終卻發現一隻低劣的精怪揮舞著神的武器一樣讓人憤怒。

他握緊了拳頭,纏繞在指尖的頭髮都被揪緊。

「喂,低劣的雜碎。」

渾身是傷的維列斯指了指握著三叉戟的魯薩爾卡,無視周圍害怕和兇惡的精怪,神情陰沉的說道,「那是我的三叉戟。」

他抬起了右手的頭顱,剛進入沼澤時捕殺的幾隻魯薩爾卡,她們的長發纏繞在手腕之間,此時正在懸挂著搖搖晃晃。

一瞬間,所有的魚人都做出了警惕的姿態,這些智商並不高的怪物們還沒意識到,自己面對的是誰。

維列斯的臉上不帶半點的感情,直接了當的說道,「我現在心情很不好,你是乖乖的拿給我,還是我砍下你的腦袋,然後再過去拿?」 求推薦票!

瀰漫著腐爛和惡臭氣息的沼澤,在天神維列斯的出現之後,瘴氣漸漸地消散。

從天國而來的光滲入了陰暗的水域,照亮了浸泡在腐水沼澤之中焦黑的屍體,雖然維列斯渾身上下都是傷痕,然而依舊散發出凌駕於眾生之上的氣勢。

他是神殿的守望,永不屈服的戰神。

「把我的東西還給我。」

為首的魯薩爾卡舉起了三叉戟,做出了警戒的姿態。

就像一個貪婪的小孩子,誓死保護自己的玩具。

她不允許任何人將神的恩賜奪走,這群躲藏在陰暗潮濕沼澤之中的怪物們受夠了東躲西藏的日子。他們試圖想要通過這件神的武器,成為大陸的主人。

不湊巧的是,他們遇到了滿腔怒火的維列斯。

更不湊巧的是,他們忘了,神凌駕於眾生之上的力量,並不是一件武器能夠扭轉的局面。

「你休想拿走。」

拿到了神的三叉戟,狂妄自大的魯薩爾卡根本不在意維列斯的警告。她猙獰的面孔流露出狂熱的神情,窺伺到神一鱗片爪的低等怪物們,以為自己擁有了與天神匹敵的地位。

竊取了天神之力的螻蟻並不知道,即便沒有神的武器,它們與天神之間,依舊存在著巨大的,無法跨越的鴻溝。

「所有的魯薩爾卡啊,都給我上,我們一族從今日起,不再為奴!」

維列斯丟下了手中的頭顱,活動了一下肩膀,眼神之中如同一汪不起波瀾的深潭。

如同一個冷靜的瘋子,平淡的說出一句話。

「那就去死。」

下一瞬間,他出現在三叉戟的面前,甚至還沒看清對方的動作,周圍的人魚就已經被切下了腦袋。

快的讓人出乎意料。

失去頭顱的半截身體浸泡在惡臭的沼澤污水之中,與之前的怪物死狀一致。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